【极品家丁之三哥歪传】(番外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本意上与歪传正文无关)
两父子棒打洛神(一:一夜荒唐)
自从上午看了那香艳的一幕,贾福喜一天都难受的要命,在家里在不济还有
个老婆,虽然不是多么的好看但是终究可以解决一下。出门在外,而且还不让四
处乱走,贾福喜真是愁坏了,低头盯着小兄弟昂首挺胸的在那里,确实有点憋屈。
下午的时候还闹出了人命,他一个车夫更不敢独自行动了,其他几个人没什
么事已经躺下了。因为可能会用到车马,所以他们几个被林三留了下来,跟一众
家眷住在了一间客栈。贾福喜对面就是宁雨昔的房间。跟他住在一个屋的叫王田,
喝了点酒有一句没一句的俩人聊了会天,王田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知道他睡得
死,贾福喜也就没去叫他,叫了也白叫。
客房两边隔得不远,贾福喜正想用手解决一下,就听到有人上楼,他怕有人
来叫他们,提上裤子听了听。好像不是来找他们的,好奇的从窗户看了一眼,就
看到一个男人扶着林三进了他对面的房间,还有一个男人看了眼就走了。他知道
哪两个人是林三的朋友。
「怎么送人还给送到屋里去了?」贾福喜有些纳闷。对面的房门打开的时候,
住在里面的女人露了个侧脸,贾福喜没太看清,但是知道这女人绝对是花容月貌。
贾福喜也没什么事干,索性就坐在窗边看着对面,想着要是那男人出来,自己没
准还能看到女人一面,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男人出来,贾福喜越想越不对。
在贾福喜斜对面的屋里一个女人说道「你干什么去?」
「我看看相公去。」洛凝一直没睡,就等着林三回来,但听到高酋胡不归跟
林三在一起,她也不好意思直接出去。但是听声音,好像是没把林三送回到他自
己的屋里,洛凝想了想还是打算起来看看。
「相公可能已经睡了。」巧巧也坐了起来,抓着洛凝的手不让她去。
「我就是去看看,马上就回来。」洛凝可不想跟秦仙儿住在一起。
「让她去,巧巧你来我这,咱俩一起睡。」秦仙儿根本不想搭理洛凝,要不
是怕她出事,才不会管她,但是既然人家自己执意要求,自己何必操那个心呢。
「仙儿姐姐,你陪洛姐姐去一趟吧,怪不安全的。」巧巧有些着急道,这时
候洛凝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在穿鞋。
「不用」「不去」
「哼!」洛凝看都没看秦仙儿,跟巧巧说道「相公要是睡了,我就回来,要
是相公没睡,我就不回来了。」
「要不我陪你去吧。」说着话,巧巧也坐了起来。
「巧巧你别管她,这么大点的一个客栈,难道她还能丢了不成?」秦仙儿不
屑的说道。
「你躺下吧,我自己可以的。」洛凝说着冲巧巧笑了笑,转身的时候特意白
了秦仙儿一眼。本来屋里还有个伺候人的小丫鬟,巧巧打算让她跟着,但是也被
洛凝回绝了。
看着洛凝提着裙子走了出去,巧巧还是有些不放心,秦仙儿招呼着巧巧过去,
巧巧想了想带着被子就过去了。在床上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洛凝回来,秦仙儿也
劝她放心,想着客栈里都是人,应该问题不大,巧巧这才放心的躺好。
贾福喜真想过去看看,对面屋里在做什么,仔细一想万一他们在谈事情…又
一想也不对,哪有大半夜到人家女眷屋子里谈事情的。正琢磨着,贾福喜就看到
洛凝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对面的房间,小心翼翼的贴着窗户,似乎在听里面的动静。
贾福喜没想到这一晚上会发生这么多的事,而且都让自己看到了。透过窗户
缝贾福喜就看到洛凝身子一颤,赶忙用手捂住了嘴。就见她有些惊慌失措的蹲了
下去,娇小的身子被栏杆挡住了。
贾福喜似乎猜到了对面屋里发生了什么,可是让他不解的是,林三不像是那
种跟人分享妻妾的人啊!再一回想当时林三进门的样子,跟此刻洛凝的反应,贾
福喜笑了笑,看样子林三这顶绿帽子戴的可真憋屈。想到这里,贾福喜忽然想到,
自己难道就不能分一杯羹吗?
抬眼看着对面已经重新站起来的洛凝,贾福喜大着胆子,悄悄的从屋里走了
出来,慢慢地走向洛凝。
极度震惊中的洛凝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后一只黄雀在靠近,她能听到里面宁雨
昔跟高酋的声音。她原本去到林三的房间看了一眼,知道他没回去,想着萧夫人
的屋他是不能去的,这时候应该只能在宁雨昔的房里。洛凝也是好奇,也有些不
甘心再回到屋里,所以这才过来看看。万没想到,竟然发现了高酋跟宁雨昔的奸
情,而且还是当着林三的面前。洛凝紧张的要死,蹲在那里想到自己跟巧巧也曾
不忠于他,现在宁雨昔这天仙般的人物也不甘寂寞有了入幕之宾,这偌大的林家,
还不知道藏了多少秘密。
稍稍冷静下来的洛凝再次附耳上去,既是想确认一下,更多的还是好奇心作
祟。
屋里女人憋闷声音,洛凝太熟悉,那是被男人的器物填满小嘴时发出的声响。
想象着屋中的情形,洛凝舔了舔嘴唇,不知道现在在宁雨昔小嘴里肆虐的是谁的
阳具。
「唔…」洛凝正聚精会神的注意着宁雨昔房中的动静,一不留神,小嘴竟被
人捂住,另一只手将她整个人抱紧在怀里。
「别出声,不然都不好看。」贾福喜毕竟是干活的下人,家里也有点地,长
的又高又壮,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身体还是很好的。娇小的洛凝那里能挣扎过
他,扭了两下就没有多少力气了,被贾福喜半抱半拖的逮回了自己的房里。
「贾伯?你干什么?」进到屋里贾福喜指了指床上的王田,告诉洛凝别喊。
被放开的洛凝回身,在惊讶中这才看清是贾福喜。
「夫人,带你过来是有件事要麻烦您一下。」贾福喜刚才拖着洛凝回来的路
上,可没少占她的便宜,看着洛凝凹凸有致的身段说道「我这出门在外也没个暖
床的,夫人是不是可以…?」
洛凝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男人「你疯了?」洛凝心里有鬼,再一个也是
很害怕,所以很小声的说道「你放手,让我回去。」她现在有点后悔没有让秦仙
儿陪着自己了。
「你要走我也不拦着你,就是不知道,林家这点事传出去,在大华算不算大
事。」贾福喜说的是宁雨昔的事情,洛凝听着可是连自己的事情都带上了。
「你…你胡说什么?林家…林家怎么了?有什么事?」洛凝眼睛躲闪着不敢
看贾福喜。
「哦!深更半夜,两男一女,独处一室。家里的夫人跟外人不清不楚,这也
不叫事了?」贾福喜说的都是宁雨昔的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洛凝也曾偷过嘴。
洛凝以为他说的『夫人』是指自己,当时就瘫软了下来。贾福喜看准时机一
把将洛凝抱住,后者象征性的无力的反抗了一下子,就任由男人摆布了。
「夫人奶水很足啊!」贾福喜一点不客气的上去就按住了洛凝的神峰,娇弹
绵软的乳肉让他爱不释手。
「你别这样。」洛凝扭着身子躲闪着,可是腰肢被男人环住,整个人都贴在
他的怀里,要躲也没有地方可躲啊!「贾伯,你放开我,我给你钱,你要多少都
可以。」洛凝想着脱身的办法,这时候如果自己大喊大叫,一定会有人来救,但
是林家这『点』丑事怕是瞒不住了。
难道自己委曲求全一次?洛凝想到这里就冷静多了,自己也不是什么干净的
身子了,再有一次又如何?突然想通了之后,洛凝决定绝不能让男人掌握的主动
权,自己要是一直被动下去,迟早会被男人吃掉,问题既然答不上来,就不如把
自己换做出题的人,至于答案就让别人去做去选就行了。
「夫人真香啊。」贾福喜嗅着女人的体香,把洛凝抱了个满怀,丰满的酥胸
压在他的胸口,贾福喜性奋极了。「夫人这奶子可没少让人摸吧?」贾福喜讲着
浑话挑逗着洛凝,洛凝听着更确信他『知道』自己的事情了。
「你别乱说。」洛凝想要推开男人,可是手抬不上来只能在他后背拍打着。
「在房里你就是这样伺候你男人的?」说着话,贾福喜就把洛凝抱起扔在了
自己的床上。
「呀~ 」洛凝一声轻呼。对面睡着的王田,睡梦中嘟囔了一句话,贾福喜跟
洛凝都没听清。「你轻点。」白了一眼男人,洛凝动了动身子,让自己躺的舒服
些。
「轻点?轻点怎么会舒服。」贾福喜刚才也是吓了一跳,万一王田醒了自己
这美事可就泡汤了。
「你把帷帐放下,别让他看到了。」洛凝调整着自己的情绪,一双大眼睛一
闪一闪的看着男人。
「怕什么,他睡得死,打雷放炮都不会醒的。」贾福喜说着话伸手就去脱洛
凝的衣服。
「别这样。」洛凝娇羞的躲闪着男人的动作,酥胸有意无意的蹭着男人的大
手。贾福喜在洛凝的胸口忙活了半天,也没解开一颗扣子。
「你在发浪,我就把你的衣服撕。」洛凝听完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动的更激
烈了。贾福喜真有些害怕,万一弄出动静把王田弄醒了可怎么办。只好把帷帐放
了下来,也不去管洛凝上身的衣物了,直接去掀她的裙子。
洛凝起来是要去找林三的,所以内里就穿了一件小内裤,小的不能再小的那
种,外面穿的是一件素面百褶裙。贾福喜掀开裙子映入眼帘的就是女人的两条白
腿,登时眼前一亮。「骚货,真他吗的骚啊。」
洛凝自己都忘了出来时近乎赤裸的下身,赶忙双手往下压着裙子,侧躺在床
上蜷起双腿。
贾福喜怎能放过这香艳美景?拿住洛凝的脚踝,左右一分就把她的双腿分开
了。「这穿的是什么东西?」这可是贾福喜第一次看到,好奇的看着洛凝股间轻
薄小巧的布料。
「别。」洛凝小手压住裙子,双腿想要收回,可根本不是男人的对手。「放
开我,别这样,你弄疼我了。」
「你别动,让我好好看看。」贾福喜放开洛凝的双腿,让她把腿收了回去。
「你穿的是什么东西?」
「你别管。」洛凝娇小的身子蜷作一团说道「你要是想要就快点,你要是不
想要了,就放我走,别以为我真的不敢喊人。」
「要要要。」贾福喜赶忙说道「但是你总得脱了那东西吧?」说着话,贾福
喜就来到洛凝身边。「来我帮你脱。」
「不用。」洛凝已经退无可退了,只能双手护住自己的下身。「你让开,我
自己来。」
「好。」贾福喜说着向后退去。
洛凝看了贾福喜一会儿,这才伸手到裙子里去脱内裤,小巧的物件拖来下攥
在手中就行了。可是洛凝没想到,刚脱到腿弯处,贾福喜就欺身压上,洛凝是提
也不是,脱也不能。双腿被男人压住,整个人都对折在一起。
「你…」洛凝有些生气的看着贾福喜。
「夫人别气,我就是好奇而已,看看怕什么。」说着话,贾福喜就在洛凝的
腿弯处找到那奇怪的东西。
「你给我。」洛凝双腿高举着,浓密的丛林中一朵娇艳的红花这艳丽的绽放
着,可男人却把玩着那一小块布料。
「这里怎么湿了?」贾福喜看到那小物件中间的布料颜色深一些,摸了摸发
觉竟然是湿的,低头再一看洛凝的肉蛤这才恍然大悟。「夫人原来动情了。」
「看完了就赶紧给我。」洛凝伸手去要,可贾福喜却没有要给她的意思,抓
着小内裤有给洛凝穿上了。
「你干什么?」洛凝没想到他会给自己穿上,难道?曾经林三也让自己穿着
它跟他欢好过,这贾福喜不会也想这么干吧?
洛凝还真猜对了,贾福喜看着洛凝穿着内裤的样子,胯间的驴货硬的跟铁棒
一般,就想着能不能让她穿着跟自己玩玩。「夫人穿上之后就更骚了。」贾福喜
扒开内裤,露出洛凝的花唇,用手指在上面滑动着。洛凝一下子呼吸就急促了起
来,身子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夫人身子好嫩啊,摸摸就不行了?」贾福喜双手分开她的花唇,找到那颗
花蒂子,用两根大拇指剥开阴蒂上的包皮,然后在那里闻了闻。「真香,老爷的
几位夫人身子都是这么香吗?」
男人的温热的气息就打在自己的穴口,洛凝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两腿间贾
福喜此刻扭曲的面容,一阵委屈夹杂着莫名的性奋涌上心头,一股泉水自花芯中
溢出。「都这么香。」洛凝甜腻娇媚的说道。
「是吗?让我尝尝,夫人是什么味道,有机会再尝尝巧巧夫人的味道。」说
完,贾福喜就用舌尖在洛凝的花蒂子上用力的舔了一下,后者浑身一颤。
贾福喜一点也不着急,像他这个年纪找过了贪图一时之欢的年纪。抱着洛凝
的大屁股,在她的蛤口哈着热气,用嘴唇吸吮这边的阴唇,再咬扯一下那边的花
瓣,趁其不备的再舔弄一番洛凝的阴蒂。不消片刻,洛凝整个人的情欲都被贾福
喜挑拨了起来,花芯酸胀难耐,甬道空虚异常,花蒂子不用手扒着,就已经露出
头来了。本来抓着裙子的双手,此时也按在了自己的胸口,捏着娇挺的乳头大力
的揉动着。
「夫人的鲍鱼果然香甜可口,不知道夫人的花汁又如何。」
「不要,给我吧,我想要。」洛凝迷离的双眼溢满了春情,红唇中荡出的是
低声的哀求,粉嫩的脸蛋娇艳欲滴,一节露出的鹅颈也泛起了潮红。
「夫人也嘴馋了?好啊!送夫人根香肠含着。」贾福喜对自己的本钱很是自
信,而且他确实有自信的条件。一根紫红色的肉棒高高挺起,正常粗细肉棒,竟
然有一般男人的一个半长,再加上前面涨红的大龟头,给人的视觉冲击绝对不小。
洛凝都看傻了,她经历过的几个男人里那一个也不比这根吓人。「哼哼!」贾福
喜看到洛凝的神情满意的笑了笑,他很自信只要是女人尝过了这根驴货,绝对满
意到以后心甘情愿的让他玩弄。
「夫人,光看着有什么意思,来,你也尝尝我的味道如何。」贾福喜躺在床
上,让洛凝趴在自己身上,抱着她的屁股将舌头伸进她的花谷中在里面肆意的翻
搅着。
洛凝看着眼前的淫秽之物,竟不知道该如何下口,生怕男人一发狠把这东西
死命的往她的嘴里捅去,怕死直接能捅在她的心尖上。「好长啊!」
「喜欢吗?」贾福喜捏着洛凝有些汗湿的臀肉问道。
「有点吓人。」洛凝伸手握住男人炙热的器物,上下撸动着,看着它耀武扬
威的样子,伸出舌尖在马眼上舔了一下。
「继续。」贾福喜最喜欢女人给自己口了,越是看她们难以容下自己,他就
越性奋。
洛凝轻缓的撸动着男人的肉棒,感受着他别样的长度,一想到一会儿这东西
就要在自己的身子里闹腾起来,洛凝地身子就一阵发软。含住他的龟头,洛凝双
手扶着他的肉棒,防止他突然深入,然后尽量的将肉棒含在嘴中,这种小嘴被填
满的感觉,让洛凝满足感暴增。
「舒服!夫人小嘴真舒服。」贾福喜赞美着洛凝,实际对他来说,洛凝的服
务给他带来的快感真的不多,但是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发觉自己的努力得道了认
可,她就会在潜意识下努力的做得更好。
这一男一女完全沉浸在二人的小世界里,洛凝玩弄着男人的驴货直到小嘴跟
小手都酸的不行了,才停下来。贾福喜伸着舌头舔了半天,舌根也有些发酸。两
个人同时觉得应该换一种更直接的方式来取悦对方。
两个人默不作声的动作着,贾福喜脱了个精光,洛凝衣襟已经被解开了粉红
的肚兜也被推了上去,贾福喜一只大手捏着洛凝的奶子,一只手握着肉棒在洛凝
的蛤口擦蹭着。
「你轻点,你的太长了。」洛凝既期待又有些担心,要是让他弄伤了自己可
怎么办。
「夫人放心吧,小的自有分寸。」大龟头借着女人的淫液堪堪滑过穴口,那
一瞬间洛凝的心都提了起来。
吊足了洛凝的胃口,贾福喜可不想玩过头了,龟头对准女人的微张的花穴,
腰身用力,肉棒一点点的向洛凝的身子里推进。
贾福喜不算粗壮,加上动作并不粗鲁,那火热的棒首轻轻地点在洛凝最深处
的时候,洛凝这才松弛下来,男人并没有停顿下来。小幅的退出,再推进,再退
出,再推进,洛凝就这样跟一个下人交合在了一起。
男人一直注意着女人的反应,洛凝拧着眉微张着小嘴,每次顶在她的花芯上,
洛凝都是一阵吸气。双手扶在贾福喜的腰间,洛凝初时还小心的戒备了他,男人
律动了几十个来回之后,洛凝已经有些发软了。甬道里的淫水也越流越多,身体
的反应也更激烈了,她现在急需男人更快更强更有力的抽送。
「嗯~ 嗯~ 」洛凝哼着鼻音,双腿勾在贾福喜的身上,男人还有一节肉棒露
在外面。「好人~ 嗯~ 再快点~ 」
「夫人水好多啊!林家的夫人都这么浪吗?」贾福喜加快的抽送的速度,而
且次次长距离的深入浅出大起大落的操弄着洛凝,洛凝爽的双腿直打颤。
「浪~ 啊~ 嘶啊~ 嘶~ 」男人既有力又沉稳的抽送,肏的洛凝直吸凉气。贾
福喜将洛凝的双腿抱住架在肩膀上,双手掐着她的小腰,不要命似得快速的抽送
着。
「是吗?你都知道的人里谁最浪?」贾福喜放慢了速度给洛凝点喘息的时间。
「别~ 别停~ 凝儿要~ 」洛凝在男人的身下扭动着屁股。
「肏,我看就他娘的你最浪。」贾福喜很久没玩到这么妖娆美艳的妇人了,
今晚一定要好好的玩玩。
「啊~ 我知道巧巧~ 嘶啊~ 巧巧跟~ 啊~ 好深啊~ 好~ 好~ 」洛凝话到嘴边
被大肉棒几个深入就顶了回去。
「跟谁?」贾福喜趴在洛凝身上,屁股抬起夯下,用力的砸着女人娇嫩的阴
户。
「唔~ 嗯~ 嗯~ 嗯~ 」洛凝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喊出来。贾福喜看着一
脸苦楚的洛凝一阵满足,他停下动作,改重砸为轻挺,享受着女人湿滑阴道给自
己带来的酸麻。
「刚才爽了吧?」贾福喜整个人都压在洛凝身上,青春成熟的身子然如此美
味多汁,看来自己之前的冒险行为一点也不亏。
「要被你弄死哩。」洛凝刚才被男人送上了一次高潮,现在整个人都软绵绵
的,说话的声音更是甜的腻人。「你的东西好酸人,顶的人家魂儿都没了。」
「你刚才说巧巧也偷人了?」男人在洛凝的耳边低声问道。
「我…」洛凝没想到自己把这事说了出来。听到男人在问也不知道该怎么回
答。「我胡说的。」
「是吗?」贾福喜撑起身子看着洛凝。洛凝闭着眼睛不去看他。「我就是好
奇问问而已,你别多心。」
「你好了吗?」洛凝想起自己可不是来偷情的,而是被人要挟之后强暴了,
怎么还跟他聊起天来了?「好了我就该回去了。」洛凝心知肚明,男人还没有出
货,这么说一时想快点脱身,二是想转移话题。
「再有一会儿就好了。夫人才美了一次,就这样让夫人败兴而回多不好。」
说着话,贾福喜将洛凝翻了个身,然后骑到她的屁股上。
「那里可不行。」洛凝回手捂着菊花,防止男人进入。
「放心吧。我不喜欢走旱道。」贾福喜说着话一边将肉棒重新送回到女人的
身体里。
两个人就这样又在小床上纠缠了半个多时辰,最后,筋疲力竭的洛凝用小嘴
吸吮了半天才让男人射出了精液。
疲惫的洛凝本想休息一下就走,没想到迷迷糊糊的就睡下了。贾福喜自然不
会叫醒她,抱着这温香暖玉般的身子,贾福喜也深深的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王田就起来了,在大宅子里干活久了,自然而然就不
会贪睡。叫了声老贾,知道他也醒了,王田就下楼去了。
洛凝昏睡中就感觉自己还在大海上,海浪拍打着船身,小船不住的晃动着,
自己也随波摇曳。洛凝很想喊出来,有种压抑的情绪在体内不断的积累,她需要
一个宣泄的途径。
这种感觉越来越真实,洛凝甚至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摇晃着她,她的身子
里有条大鱼在翻腾。
「相公?」洛凝娇滴滴的叫了一声。
「嗯!」身上的男人答应了一声,下身不住的挺动着。
「凝儿好累啊~ 别~ 好狠~ 好深~ 」洛凝还没闹清楚自己在哪里。
「再叫一声相公听听。」贾福喜用力的捏着洛凝的乳房。
「相公~ 啊~ 嗯嗯~ 今天好坏啊~ 」洛凝睁开眼睛,看着身上的男人。昏昏
沉沉的她发现不是林三,想了一下,这才发觉自己正被另一个男人奸淫着。「你
…」
「别喊,昨晚都玩了一宿了,老夫老妻的有什么放不开的?」贾福喜捂着洛
凝的嘴,怕她喊出来。
洛凝听了男人的话,这才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看这天色已经放亮了,洛凝
紧张的要死。「你放我起来吧。一会儿大家都起来,会知道的。」
「我快点弄,一会儿就好了。」贾福喜抱着洛凝光洁的身子,用力的挺着腰
身。他放松身体,大龟头用力的摩擦着女人的阴道,舒爽酸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耳边的女人的娇喘,胸口压着的是她的美乳。细嫩的皮肤上有自己也有她的汗水,
贾福喜闭着眼睛,让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肉棒上。
洛凝知道男人不完事,是不会放自己走的,她这时候也只能极尽能事的配合
男人。
「我要射了。」贾福喜龟头越发的酸麻难耐,动作也越来越恨,枪枪深入恨
不得将女人刺穿。
「不要,不要在里面。」
「肏. 」男人又挺了两下,抽出肉棒就送到了洛凝的面前,洛凝张嘴用力的
吞吐着,贾福喜看着洛凝一脸骚浪的样子,心头火气,抱着她的螓首就是一通抽
送。洛凝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刺险些弄得背过气去,好在男人只是强弩之末,最后
顶着洛凝的喉咙将一股股精液射入。
「爽死了。」
「咳咳,咳咳,呵咳咳咳。」洛凝弯腰咳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贾福喜给她
顺着背,洛凝打开男人的手说道「咳咳,你要死啊?」
「好久没这么爽过了,一时冲昏了头。」说完,贾福喜就抱着洛凝亲了一口。
「诶呀。」洛凝娇嗔的瞪了一眼男人,然后勉强的起身穿好衣服。
贾福喜先四处看了看,看到对面的人都还没起,这次让洛凝出来。洛凝穿着
裙子来到楼下,她的小内裤被贾福喜拿走了,她也没有办法。在楼下跟小二要了
壶热水让他送到楼上去之后,洛凝转身就上楼去了。
敲开房门,小丫鬟把洛凝让了进来,巧巧正好刚起,秦仙儿已经起来打坐有
一会儿了。她俩都以为洛凝是从林三的房里过来的,也就没多问什么。洛凝更不
会多嘴说些什么。
趁大家洗簌的时候,洛凝找了条亵裤穿在裙子里,这一夜的荒唐算是瞒了过
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