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黎明传说】(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
依然是过渡章节,墨黎似乎成了路人呢,好像还有点惨,不过无所谓,毕竟
是主角。早晚会厉害起来的。
主角融入新时空的方式,我想来想去,还是做奴隶最合适,不过害的主角老
被爆菊实在是很对不起,又被一个专门折腾屁眼的奴隶商队给收了,感觉更抱歉
了。大概主角的屁眼是合不住了吧,不过那家伙真的是直的。
顺便说一句,我好想看评论啊,昨天凌晨发的第一章,到现在一个评论都没
有,略心塞呢。
**
今天似乎是豪森的幸运日,豪森以贩奴为生,平日里在多个人类王国间穿梭,
战俘,难民,是豪森奴隶的主要来源。当然,「商路」上遇到的没有什么战斗力
的「旅人」,豪森也会派手下直接拿下,上一刻还在开开心心采蘑菇的天真小姑
娘,想着回家给心爱的他做顿美餐。下一刻便手脚被缚,小穴红肿,屁眼儿灌精。
哭哭啼啼的开始了作为奴隶的下半生,这种事对豪森来说是家常便饭,嗯,
不过大多数这种小姑娘,短短几个月就能知道如何充满感激的给主人舔鸡巴了。
豪森生性谨慎,以生意为重,不确定危险系数的「旅人」根本不会出手,若
是不小心踢到铁板,即便只是让自己略费手脚的猎物,也会刺激运输中的奴隶们,
让他们感觉到希望,伺机逃跑。
豪森每年要穿过晨风森林两个来回,其中住着许多独身猎人,偶尔进城交易
些生活用品。在豪森来看,独身居住的猎人微丝,必然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从
每年都能从微丝这里带走几个奴隶的事,也可以看出,微丝相对于自己,并不弱
小。
豪森与微丝相安无事,但身为奴隶贩子的豪森知道,凭微丝的资本,若成为
自己的奴隶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
无论是卖到角斗场成为实力与美貌并存的美女角斗士,还是卖给贵族做性奴
兼女护卫。即便是卖去当婊子,也会大赚一票,见到微丝的第一眼,豪森就看出
微丝是个性欲旺盛的女人。或者说是,天生的婊子。
而今天,豪森像往常一样,带着十一二个护卫押着四十多个奴隶打算穿过晨
风森林,前往所罗门帝国国都圣恩城,出手今年的第三批奴隶。
清晨时分,豪森抱着补充些食物,和看看有没有倒霉的家伙被微丝「猎」到
的想法,领着几个手下。敲响了一所简陋的砖瓦小屋的门,这就是微丝的家。
「哈哈,微丝!好久不见,似乎又漂亮了!胸部也变大了呢!我又来收你多
猎的肉了,老价钱。」豪森爽朗的笑着,想要俘获微丝的想法深深压在心底,豪
森不能拿整个运奴队冒险。
「嘻嘻,哪有~你先等等,我前几天又抓了个奴隶,是个大个子呢,这次可
要多给我几个钱咯。人家马上带他上来。」微丝对着豪森调皮的抛了个媚眼,关
上门。转过身踏着小皮靴「咚咚咚」地下楼了。豪森知道,下面是微丝这几年为
了抓奴隶刻意修的地牢。
……
片刻过后,微丝的小屋变得毫无声息。豪森觉得这并不像是「人家马上带他
上来」的样子,心情变得不再美丽。豪森皱着眉头左右徘徊。
终于豪森失去了耐性,毕竟清晨正是赶路的好时段,奴隶们休息的太多,难
保精力过剩,滋生出逃跑的念头。
「咚咚咚」豪森的敲门声显得孤零零的,房间内并没有豪森期望的回复。
「南特,把这破门撬来,其他人进门就拿食物。那婊子在楼下,都给我悄悄
的。」南特跟了豪森十多年了,这是个个子不高,干干瘦瘦。面相猥琐的家伙。
作为盗贼,某次在所罗门帝都圣恩城行窃中套,蹲了几年监狱,本该释放的
时候却被牢中狱卒,以廉价近乎白送的价格,卖给了豪森。成为了奴隶的一员,
跟在奴隶的队伍里。走运的是,南特身怀熟练的开锁技能,曾经的某天也遇到了
类似于今天需要开锁情况,被豪森发现了他的开锁特长。最重要的是这家伙的这
副猥琐卖相,当奴隶根本卖不了几个钱,或者说卖不出去,当苦力都被嫌弃。最
后豪森把他留在了身边。
让豪森惊喜的是。南特童年缺爱,导致成年后的他内心有些变态。对调教奴
隶很有一套,变态点子层出不穷,南特本人也乐在其中。多年后,已经成为豪森
运奴队「训奴军师」般的存在。
然而南特的开锁技巧依然没有退步,偶尔也干着老本行。
「啪嗒」微小近乎无的一声,小屋上的锁对南特来说,简直不堪一击。
「搬吃的!都运转斗气在脚下,记住,悄悄的。」豪森谨慎的嘱咐着手下们。
豪森认为,只要够快,微丝甚至不会察觉。即便被微丝发现,对她来说这也
仅仅是一次偷窃。这和奴役微丝不同,对她没有人身威胁。豪森人多势众,微丝
自然会服软。
斗气运转,只有豪森脚下隐隐散出淡红色荧光,而包括南特在内的四名下属
脚下皆是白色荧光。
五人隐蔽而迅速,趁着微丝不在楼上,搜刮着微丝的家。
片刻过后,小屋内的财物,食物几乎一扫而空,豪森正要下令撤离,不在等
待。
「藏起来的不找了,剩下一点也不要了,拿上最后一批,咱们……」
然而,就在此时。
「呜!!!!」一声尖细的浪叫声打断了豪森。尽管这个声音有些遥远,来
自底下的声波多次反弹,传到地表几乎微不可查。豪森还是分辨出这是女人高潮
时无法抑制的淫叫,而且这骚浪音色的主人,正是微丝。
「我觉得今天会发生什么好事,哼哼。」豪森悄悄思索了一会,似乎明白了
什么。嘴角微微翘起。
「放下东西,咱们下楼。」手下们淫笑着,脚下闪烁着斗气荧光,跟随豪森
前往底下牢房。
……
豪森等人面前,小小牢房里正上演着淫乱的一幕。看着拥有高大健美背影,
此时抱着「娇小」的微丝,白浊精液随着肥硕肉屌抽插甩动而飞溅,然而感受不
到斗气的气息,明显是个普通人,这是墨黎。以及被操到失禁,嫣红肉屄尚未合
拢,满身腥骚,高潮到晕厥的微丝。豪森开心极了,心情再度美丽。因为豪森知
道,今天他将收获两个奴隶,而且是免费的,高质量的奴隶。
……
「!!?」
墨黎转过身后,惊骇万分的发现牢房外站着几个人,自己却没有察觉到丝毫,
就像之前在河边被微丝袭击时一样,说明这几个人也身怀「斗气」。
「啪,啪,啪。」正中的一人,一百八十公分,拥有饱经风霜的黑褐肤色,
满脸络腮胡子,似乎是这几人的首领。此时正满脸赞许地鼓着掌。
「小兄弟干的不错啊。看来今天是我豪森的幸运日啊,哈哈哈!」话音刚落,
墨黎眼中的豪森华为残影,极速冲来,右拳被淡红色光晕包裹。直击墨黎小腹。
「嘭!!」墨黎虾子一般弓起腰身,冷汗顺势淌下。不具备斗气的他,虽然
拥有重达一百六十斤,高达一百九十多公分的身躯,却并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唔!!!这就是……斗气的力量?呜!」墨黎死死捂住腹部,脑海里全是
豪森淡红光晕包裹的拳头。
「嘭!!!」豪森似乎还不放心,又是夹杂着斗气的一记重拳。
「噗!!」墨黎已经松弛的屁眼再也夹不住了,黑色菱形携些些许肠液喷涌
而出。庞大的身躯轰然向前倒下。肌肉痉挛,汗珠滚滚落下。
「哦?没想到这个大家伙看起来喜欢操女人,其实实际上是个喜欢玩自己屁
眼的变态么。」
「正好卖给血螺湾海盗们,塞到木桶里,只露个屁眼,天天有人操,天天有
的爽,哈哈哈!」
看着墨黎的丑态,豪森手下也说着羞辱人的话,嗤笑声一片。不过并没人注
意从墨黎屁眼泄出的究竟是什么。
「好了,赶紧捆起来,拉进奴队!那边的微丝……似乎有斗气功底,绑结实
点。」
豪森打断了手下的嘲讽行为,果断下令。
为防备「突发情况」奴隶贩子们每人都在腰间缠着些备用麻绳。此时正好解
下,狞笑着逼近无法反抗的两人……
……
此刻,走在地牢通往微丝小屋的阶梯上的墨黎气喘吁吁,并不是因为楼梯有
多长,只是身上的绳子太过诡异。
「快走!慢吞吞的!」豪森的一个手下拉扯着绳子,而绳子的另一端,是墨
黎的双手。
双手合拢被绳子紧紧捆住,这没什么,只很普通的捆法。难受的是,在墨黎
收到重击,鸡巴垂下之后,南特用麻绳绕着龟头一圈打结后,又把墨黎的龟头和
卵袋根部绑在一起。随后把剩下的麻绳团成一团后打结,塞入墨黎屁眼。
这团麻绳直径已达到五公分,质地略硬,表面光滑,南特淫笑着扶着墨黎屁
股,旋转着麻绳团,一点一点的往屁眼里钻。刚钻到一半墨黎的大鸡巴就开始充
血了,龟头与卵袋绑在一次,肉屌在墨黎的腿间竟膨胀成一个环形,像个把手一
样。这时墨黎就知道鸡巴头和卵蛋被这么捆在一起的滋味了。
还有更恐怖的,南特不懈的努力下,这团麻绳终于塞进墨黎的屁眼,片刻过
后,墨黎惊骇的发现这已经不小的一团麻绳竟然在涨大。原来这类麻绳是专门用
来捆绑牲畜及奴隶的,遇水则会吸水膨胀。
此时麻绳团吸收的是墨黎的肠液,墨黎只觉肛穴内越来越涨,同时肛穴内的
麻绳拉扯卵蛋的力量也越来越大。而直肠越被刺激,鸡巴充血的力量也会越大。
屁眼内的麻绳团拉扯卵蛋的力量也就更大了。由此形成恶性循环。以至于墨
黎每走一步,便会不自主的沉吟。
如此「妙招」自然是南特想出来的。南特表示,不论男女。只要每个奴隶都
用这种麻绳团塞住屁眼,把屁眼塞得慢慢的,节省人力又能充分折磨。那他们的
行动能力就会限制为只能慢吞吞得走,这也符合豪森老大,『不求快,但求稳。』
的指导思想,奴隶们走路时神经绷的紧紧的,努力忍受屁眼的刺激,那也么没心
思策划逃跑了。而屁眼里吸收肠液而膨大的麻绳团也只能通过强行扯出来除掉。
这样一来,若是某些奴隶非想跑,强行拉出了屁眼里的绳球,那么等待他的
也只有后门大开,腿软无力地跪在地上,屁眼抽搐着喷屎的下场,后门在敏感一
些的人甚至会出现精屎齐喷的景象。根本没力气再逃走。
……
墨黎终于离开了微丝小屋,时隔多日,重见光明,亮的墨黎睁不开眼。
其实墨黎爬楼梯根本没用多久,只是对于屁眼塞着的墨黎来说,时间太过难
熬。
对于遗失在地牢里的黑色菱形坐标记录仪,墨黎表示遗憾,如今的他并不能
保存得住那个重要的东西,不管塞屁眼塞多深。既然豪森等人没有在意那个东西,
就让它在那里好好躺着吧,有朝一日,恢复自由身后,再回来这个林中地牢取就
是。
适应了阳光后,墨黎由于肛穴及被锁住肉屌的缘故,上身微曲,好奇的观察
着四周。此时微丝小屋外驻扎着一个运奴队,这是墨黎在这个时空第一次见到这
么多人。
此时的运奴队中所有的奴隶都全身赤裸,排成四「串」。队中有一辆车,用
以运输路途中奴隶贩子及奴隶们的食物和水等必需物资,然而只有轮子,没有马,
看来是以奴隶为动力。
物资车前为两「串」赤裸男奴,高矮胖瘦都有一些,数量在30左右。车后
是10多名赤裸女奴,模样身材大都姣好,似乎是筛选过的。男奴精力旺盛些,
用来拉车,女奴被车拉着。
男奴在前,女奴在后,也避免了男奴看见女奴们摇曳小腰和滚圆的屁股把持
不住。
至于为什么用「串」作单位呢,这又是足智多谋的南特的妙计。
同墨黎一样,每个奴隶的屁眼里都塞着一个麻绳团,只是捆在后一个奴隶鸡
巴上的绳子会再死死的系在前一个奴隶的麻绳团的绳子上,接近会阴的位置。女
奴的话是每个麻绳团之间相连。也就是说,除了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奴隶外,每个
奴隶的屁眼被前后两条麻绳牵引,一个拉着一个,前面的走了,后边的就必须跟
上,不然两边的人屁眼内的绳团就都会被大力牵引,些许胀痛还好说,若是直接
被拉出来了,除了那恐怖的后果,奴隶贩子也会给那个奴隶换上「更合适」大小
的麻绳团。
……
一个奴隶贩子拉扯着踉踉跄跄的墨黎,把手里的绳子栓到了其中一串男奴的
最后一个人的屁眼上。墨黎此时稍微松了一口气,想道不用两边受力还是不错的,
然而墨黎想的有点美。
随后这个奴隶贩子,从物资车下引出两条粗麻绳,系在墨黎,和另一串奴隶
的队尾屁眼上。随后再次引出两条粗麻绳,从墨黎肩头伸入,从被捆住的双手形
成的环中穿出,如此依次通过所有奴隶。应该是拉车用的绳子了。也有防止奴隶
逃跑的作用。连接着屁眼也有它的妙用,不想屁眼多受力,就要手上多用力。确
实是个好办法。
女奴那边似乎轻松了很多,毕竟她们对队伍的威胁也比较低。这批奴隶是被
俘获没多久的生奴,也就是尚未充分调教,仍没有什么奴性,只有使用暴力管制。
这批女奴依然哭哭啼啼,沉浸在悲悯之中。尽管束缚着双手,也在尽力遮掩
羞处。车后的两串女奴,一串是未开苞的少女,一串是已婚初经人事的少妇。努
力贩子们最喜欢走在队伍的后面,然而前面的男奴那边需要更多人手。因此每个
奴隶贩子只有少数时间能轮到监管女奴,而这段时光他们都会格外「珍惜」。
然而不管怎样,她们的屁眼都已经被这只拥有变态调教师的运奴队搞大了。
这也是豪森奴隶商队的一个特点,附近的大城都知道这些,豪森商队带来的
奴隶,不管男女,不论可人少女,外族美人。屁眼儿一定是松的可以塞拳头的。
监管着没啥危险、被动跟车的光屁股女奴们。是多有趣的一件事啊,不用担
心什么,她们没胆子逃跑。哪个女奴小屁股扭得不好看了,直接照着屁股蛋儿就
是一鞭子,绝望羞怒的娇吟多么动听。偶尔欺负欺负这些可怜的小屁股们。欺负
累了,走过去用大手揉揉她们的差点被你抽的开花的屁股蛋儿,或许哪个小可爱
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对你的温柔产生了别样的感觉,每每你走过,都用一
双滴水的柔情双眸楚楚动人的盯着你,嗯,也可能是滴水的小肉屄呢。
到了晚上,监管女奴的奴隶贩子就更开心了,只要不动那些处女值钱的小穴,
其他的洞儿皆可随意享用。这些少妇和姑娘们已经害怕极了,鸡巴放进嘴里也不
敢咬,哪怕是用牙齿碰到也不敢。她们清楚地记得这次旅途中第一个用嘴巴伤到
人的可怜孩子的下场,她被豪森队长单独拉出来,在运奴队的人面前被奸淫着,
在那之前她还是个处女,豪斯队长似乎是为了立威,因此不惜牺牲一个值钱的处
女,而这次立威的效果显而易见,十分成功。
黝黑肉屌被淡红斗气包裹,犹如利剑。刺入,抽出,刺入,抽出。……每次
抽出都带着小片血肉,那是被斗气轰碎的阴道内壁。可怜少女的哀嚎声越来越弱,
最后一次抽出,豪森将她破抹布般抛起,旋转着血花四散,携着些许内脏碎片,
远远的跌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少女血腥的下半身,双腿打开,正对着战栗
的奴隶们,曾经紧致无缺的可爱肉屄,如今已经成为破烂血洞,不,不能叫血洞
了,她的下身整个消失,包括原本有些松弛的屁眼儿,大概不知在时候也被斗气
巨屌轰碎了,断裂的碎肠子散的到处都是。双腿似乎也已经与身体主干分离。她
几乎没感受到任何快感,以这种血腥的方式结束了她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同时结束的还有她的人生,或者说是提前结束了悲惨的奴隶生涯,似乎也是件好
事。
……
奴隶贩子随意地把两串女奴的串首女奴接在物资车尾后,这次的奴隶队伍便
拼接完成了,随时可以上路了。
而微丝呢,由于身怀斗气,豪森队长特意嘱咐南特对她重点照顾。
毕竟微丝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骚浪入骨,奴隶贩子们趁着微丝尚未醒来,
轻手轻脚,把微丝拨成赤条条小母羊,十分保险的捆成四马攒蹄的样子。两只小
手反捆在背后,两只肉脚丫并拢捆住拉到屁股附近,再用绳子把手脚捆住,把尚
未清醒的微丝拉成反弓形。若不死之前被墨黎暴操弄出的痕迹尚未清洗,身上腥
臊难忍,精斑尿痕到处都是。而且豪森队长尚未下令,否则众贩子早就忍不住,
扑上前去,把微丝吞进肚里。
豪森眼里的微丝可是一块金子,丝毫伤不得,让她像其他女奴一样光着脚丫
在外面走可不行,脚丫划伤了可是会贬值的。但也不能给微丝留下鞋子,一个没
留神给她有机会跑了可怎么办?不过以豪森谨慎的性格,可能性基本为零。
「南特!给老子想想办法!」豪森再次请出调教军师南特,这个猥琐感受的
家伙,看着地上动弹不得的微丝,捻着唇边的小胡子,猥琐的淫笑着。似乎想到
了什么有趣东西。
「哼哼,很简单,我们可以把她挂起来。」
「嗯?挂起来?呸!咱们哪有地方挂她,物资车上东西都放满了!」豪森一
听就气歪了鼻子,暗骂南特愚蠢。
「别急,你看,那是什么?」南特自豪又带点高深莫测的感觉指着微丝小屋
的侧后方。
豪森转身一看,那是一个木制方形柱子,柱子顶端有一柄铁钩,是猎人打猎
后用来晾肉,晾皮的东西。
「然后呢?」豪森有些摸不着头脑。
「咱们把它挖出来,然后斜插进物资车的窗口里,固定住。咱们不就可以把
微丝小婊子挂在那个钩子上了么?」南特一脸自己好棒和你没想到吧的表情。
「妙啊,真不愧是南特,够卑鄙,我喜欢。哈哈哈哈」豪森似乎豁然开朗,
运转斗气弯腰双手一报,大喝一声。便把晾皮架倒拔出来。
豪森叫来手下一起把晾皮架插在物资车向前的窗口里,固定好,就要把微丝
往上挂。
「等等」南特突然叫停,仍然猥琐的捻着小胡子「微丝现在这个姿势挂上去
可不太好看,我有个更有趣的想法……」
……
「哈哈哈,这骚娘们醒过来发现自己处境的时候一定会很有趣的。」南特满
足的看着自己的「设计」。
此刻的微丝两条腿屈膝,再分别的被另两条绳索固定于两侧,双手反绑于背
后,两腿成M型打开,蜜穴一览无余,后庭勾着一条钝铁钩,钩柄的环形系着细
麻绳,紧紧缠在双手之上的麻绳交汇处,最后由此引出一根粗麻绳,挂在晾皮架
的钩子上。
拉车的墨黎回头看着,挂在车前的轻微左右晃动,低垂着头的微丝,细细想
来,似乎微丝被俘与自己有一定关系。墨黎有种不祥的预感,冷汗直冒。
「继续前进,大屁眼子们,拉车吧!下一站华特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