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之神】(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艾尔莎摇晃着丰满肥硕的屁股,两腿之间的美好尽收罗德眼底,艾尔莎左手
掰开自己的肉壶,粉嫩的蜜肉收缩不止。罗德快步走上去,跪在艾尔莎后面,肉
棒已经触碰上艾尔莎的蜜穴,在蜜穴外面时快时慢的摩擦,罗德把双手放在艾尔
莎的臀部上,感受上面惊人的光滑和舒适的触感,罗德再也忍不住,俯下身子,
狠狠亲上艾尔莎的肥臀,艾尔莎任由罗德玩弄自己,她却趴在昏迷的卡梅拉身上
,亲吻着卡梅拉的樱唇,双手也揉捏卡梅拉的巨乳。
艾尔莎的皮肤十分细腻,罗德的舌头舔着艾尔莎的屁股,根本没有多少摩擦
,时而吮吸一口,也吸不起来多少臀肉。罗德双手顺着艾尔莎纤细的腰肢一直向
上,直到艾尔莎的巨乳,以这个姿势罗德自然无法完全掌握如此巨大的乳房,艾
尔莎就再度向上翘起臀部,腰肢弯成一个惊人的弧度,让罗德在品尝自己臀肉的
同时也能享受自己的乳房。
这样玩了一会,罗德感觉自己的肉棒急需慰藉,就松开双手和嘴唇,艾尔莎
也停下来,疑惑的看着罗德,罗德先坐下来,然后两边的胳膊各自抱住艾尔莎的
大腿,向后一拉,自己再顺势一躺,二人就成了标准的69式,艾尔莎的大腿夹
着罗德的脸,冰凉的皮肤让罗德感觉十分舒服,罗德把自己的脸靠近艾尔莎的蜜
穴,火热的气息立刻笼罩了罗德的鼻子,肥硕的翘臀也压在罗德的脸上,不仅有
弹性的触感,还有凉凉的皮肤,罗德鼻孔呼出的热气让艾尔莎打了个激灵。
罗德不在疑迟,伸出舌头向艾尔莎热乎乎的蜜穴中舔进去,吮吸流出的蜜汁
,罗德双手攀上艾尔莎的臀部,一边揉着,一边向自己的脸狠狠压去,感受艾尔
莎臀部的冰凉和弹性。艾尔莎也没有闲着,罗德的肉棒就在自己面前,她怎么会
放过这样的机会,艾尔莎托起巨乳包围住肉棒,只留下龟头的前段露在外面,艾
尔莎伸出蛇人特有的细长的三角形舌头,轻轻舔着龟头,让自己的口水与龟头流
出的液体混合,艾尔莎一边用手挤压自己的乳房,让细腻的乳肉包围住肉棒,然
后再度伸出一段舌头,顺着乳肉与肉棒的间隙,缠绕着肉棒向下伸着。
蛇人的特性不仅让艾尔莎高潮时阴道可以使劲收缩,给肉棒强烈的快感,细
长的舌头在口交时也能更好的服侍肉棒,艾尔莎意识到怎么舌头的灵活后,干脆
放开了乳房,伏下脑袋,想把肉棒全含进嘴里,可惜在舌头灵活的范围内,还是
有一段露在外面,艾尔莎就从龟头开始,用舌头一圈圈缠绕肉棒,长长的舌头直
到缠绕到肉棒根部还有一段剩余,艾尔莎用舌头紧紧拴住肉棒,然后脑袋开始上
下起伏,无论露在外面的肉棒有多少,总是能看见舌头紧紧的缠绕并不停蠕动着

在艾尔莎的舌头攻势下,罗德不久就弃械投降,感到肉棒绷紧,艾尔莎赶紧
含住肉棒,在艾尔莎「唔...唔...」声中,肉棒一阵颤抖,精液全都射进
艾尔莎的嘴里,然后被蛇人吞进肚子里,等到肉棒射精完成,艾尔莎松开嘴唇,
但舌头还缠绕在肉棒上,艾尔莎张着嘴喘着粗气,猩红的嘴唇上沾染着白浊的精
液,细长的舌头从嘴里伸出来,粉红的舌头还有精液缓缓流动,然后就是还在被
舌头缠绕的肉棒,缠绕肉棒的舌头也有白浊覆盖,艾尔莎松开肉棒上的舌头,肉
棒与舌头之间就有了数条精液细丝,艾尔莎伸回舌头,细细品尝着精液,两腮粉
红,慵懒的趴在罗德身上,露出满意的神色,然后又含起有些疲软的肉棒,舔吸
上面残留的精液。
罗德也松开艾尔莎的肥臀,享受高潮的余韵和艾尔莎的侍奉,不久,罗德拍
拍艾尔莎的屁股,艾尔莎听话的起身,站起来面对罗德,罗德也坐起身子,示意
艾尔莎坐上来,艾尔莎坐在罗德身上双腿跨过罗德的腰,让自己的蜜穴靠近肉棒
,罗德也不动,艾尔莎白了他一眼,亲自握着肉棒缓缓插进自己的阴道,「唔.
......」二人都长出一口气,艾尔莎眯着眼,双手扶住罗德的肩膀,罗德
则开始吮吸艾尔莎的乳头,罗德只是坐在地上,艾尔莎则开始起伏,看起来就像
骑马一样,没有花哨的姿势,只有原始的抽插。
「唔.....啊.....小罗德......好舒服....」
罗德松开乳头,把头埋在艾尔莎双峰之间,「我也很舒服,母亲大人。」
听到最后四个字,艾尔莎两眼一红,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唔
.....混蛋......臭儿子......插死妈妈了.....啊..
....」艾尔莎狠狠的向下落着身子,想以此来报复罗德的迟来的告白,自己
却被插的爽快,心里石头落地,艾尔莎越来越放荡了。
不久,艾尔莎一阵抽搐,瘫在罗德身上,罗德也没有坚持,跟随艾尔莎射出
了自己的精液,艾尔莎懒懒的趴在罗德身上,她能感觉自己的阴道里满满都是热
乎乎的精液,这让她十分安心。罗德也知道艾尔莎的心事,不同于罗德还有前世
的记忆,艾尔莎自从有记忆起,就一直和罗德生活,并且极力保护当时弱小的罗
德免收伤害,在艾尔莎心里,她与罗德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虽然罗德也是这麽
想的,但随着半马人的加入,艾尔莎感到了极大的威胁,罗德已经有半马人保护
了,以后抛弃自己了怎么办,艾尔莎十分恐惧这样事情的发生,心里的傲娇又不
允许自己亲自跟罗德明说,就用性爱放纵自己,也时常搞事来吸引罗德注意力,
罗德也知道艾尔莎不想名义上「低」于自己,就用此次机会告诉艾尔莎,自己是
把艾尔莎当「母亲」看待的。果然,艾尔莎立刻理解了自己的意思,罗德也随她
了。
二人休息了一会,艾尔莎抬起头,双眼迷离的捧起罗德的脸,用不确定的语
气说「小罗德,我是你妈妈?」「嗯!」罗德用肯定的语气回答,艾尔莎展颜一
笑,轻轻吻了一下罗德。
———————————————————————————
清晨,雾霭氤氲,半马人部落飘起几缕轻烟,卡梅拉怔怔的看着和昨天梦里
几乎一样的场景,不同的只是部落里有贤惠的雌性乳牛族出来打水做饭,不同于
她们的主人,昨夜激情一场,半马人还在呼呼大睡,乳牛族却要早起做家务,不
过乳牛族们倒是并不介意,相反,她们还十分享受被人保护,日子就是家长里短
的生活,她们的职责就是侍奉好自己的主人,这比男奴强多了,毕竟,没有比较
就没有伤害。
卡梅拉回味昨夜的情爱,昨夜她被主人和艾尔莎玩弄时的耻辱、恐惧让她沉
迷,她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这种感觉。不过,主人喜欢这麽玩也是出乎她意料,
卡梅拉决定好好和阿比盖尔谈谈,再做几件这样的事来愉悦主人。
傍边的刚醒的艾尔莎坐起来,打量着清晨的部落和旁边的卡梅拉,卡梅拉最
后也是知道了罗德和艾尔莎的事,她急忙行礼「晨安,艾尔莎大人。」艾尔莎点
点头,如果说原来艾尔莎放荡的动作让她看起来就像妓女,现在和罗德有了名分
,艾尔莎沉稳的举止让她越来越像一位贵妇,艾尔莎淡淡的点了点头,「你注意
我的事不要大肆宣扬,」卡梅拉领命,艾尔莎顿了顿,「晚上去我屋子一趟。」
卡梅拉又怔住了,这是赤裸裸的强制命令啊,让她晚上去侍寝,可艾尔莎的地位
又让她无法拒绝,卡梅拉只好同意了。
艾尔莎满意的看了看卡梅拉,独自迈着步子走了,与原来艾尔莎诱惑但浪荡
的步伐不同,现在艾尔莎也知道以自己的地位得有符合地位的举止,诱惑又不失
典雅才是她勾引罗德的良方,至于其他的女人,作为罗德的母亲,勾勾手就有大
把的雌性渴望上她的床。
与荒淫的上层主人不同,底层甚至中层的部落居民早就开始勤劳的建设了,
新来的鹰身人要在划给自己的土地上建造巢穴,由于鹰身人的身体特性,部落高
层决定直接在树枝上建造类似鸟类的巢穴,但亚马逊的树普遍不高,勤劳的鹰身
人工匠就把几个树的树枝都当做一个巢穴的支撑点。放眼望去,一个个巨大的卵
形巢穴长在一片树林上,特殊的结构让巢穴稳稳的架在枝丫上,可以承受很大的
重量,一个个的结构又让树林不至于全被覆盖,鹰身人工匠还设计在离小树最近
的树林制作一片精致又巨大的巢穴,作为给罗德主人的献礼,同时也是鹰身人的
政治中心。
这些建造的杂事自由下面的人关心,现在罗德等领袖关注的是阿尼耶的敌人
到底是谁,对自己有没有危害,怎么取得利益。讨论了半天,只得出静观其变的
结果,罗德无奈,然部落多派斥候,自己也钻研一把可以观察的术法,争取尽快
得到那人信息。
几天之后,罗德刚刚释放出新习得的镜像术,就感觉一股强大又陌生的精神
波动出现在阿尼耶之山的山脚,罗德估计这就是阿尼耶所要面对的人,阿尼耶的
精神波动比这要强大,但没这麽锋芒毕露。阿尼耶巡游亚马逊的时候罗德也会感
到强大的精神波动,每当这时,罗德就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这股陌生的波动应
该存在有几天了,只是释放镜像术的时候增强了罗德的感知,他才感到有陌生的
精神波动存在。
罗德关注这陌生的精神波动好几天了,每天都一样,就在今天晚上l,万里
晴空,月光皎洁,那股精神波动从山脚直奔山顶,罗德心里一炳,立刻使出镜像
术,同时也有几处出现了镜像术的波动,估计是附近地区的人也在观察,那人也
不去理这些偷窥的各方,直至冲到阿尼耶之山的山顶,才停下来,好似在等待什
么,不多时,一股煌煌的精神波动出现并慢慢强大,罗德知道,这是阿尼耶的精
神波动,这时,旁边的术法波动更强了,罗德也顺大流加强精神传输,开启镜像
传输,顿时,阿尼耶之山山顶的景象浮现在罗德眼前。
一个身着黑袍兜帽的人凭空站立在阿尼耶的山洞前面,静静的等待着,不多
时,人首狮身的阿尼耶迈着凝重的步子出来了,英俊的人脸上严肃万分,阿尼耶
抬起前爪,爪子在空中闪出白光,白光就在空中如同水波一样散开、消失,而爪
子就像踩在平地一样踩在空中。
阿尼耶缓缓迈步走到与黑袍人相同高度,碧蓝的眼眸盯住面前之人,阿尼耶
缓缓开口「阁下擅自闯入我的领地,作为【传奇】,你也应该知道【琥珀条约】
的规定吧,你想破坏规定吗?」黑袍人并不答话,只是揭下兜帽,露出来真实的
脸庞,那是一个青铜肤色的脸,短寸头型,长又粗的眉毛,棕色的眼眸,高耸的
鼻梁,较厚的嘴唇紧紧闭着,脸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两条暗白色的条纹,从下眼皮
一直延伸到下巴。
阿尼耶的眼神更加凝重了,他认得眼前的人,【叛乱的黑武士】潘达因,一
个从【黑暗圣堂】叛变而出,连斩几十个同届黑武士,受到【圣堂】世界追捕而
不死,最后【面具】的首领看上他的能力,亲自担保庇,从此潘达因就是【面具
】的一个忠心打手。阿尼耶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面具】来人了!【协会】
阿尼耶还不担心,捕捉魔女毕竟是见不得光的,【协会】还得要脸面,不敢公然
来讨要,要是来了,阿尼耶也就把他们公布于众,估计【协会】总部立刻就会把
这个分部给亲自处理,然后送礼道歉。但【面具】天生就是为黑暗服务的,做事
百无禁忌,阿尼耶担心【协会】暗地里与【面具】冰释前嫌,由【协会】雇佣【
面具】来调查魔女失踪之事。
「为何阻拦我们的调查。」潘达因惜字如金,质问阿尼耶的干涉,阿尼耶沉
默不语。他早知道罗德的事,毕竟亚马逊半马人的扩张不正常,自然引起他注意
,观察几天后就发现了罗德,不同于阿比盖尔等人无法看出罗德的来历,阿尼耶
年轻时是一位大人物的侍从,跟随那位大人物见过很多世面。丰富的阅历让阿尼
耶能轻易的判断罗德的种族,那个种族人数不多,血统纯正的就更少,且无一不
是金字塔的最顶端,阿尼耶现在就像一个普通的商店老板,然后顶级商阀的继承
人来他的小店打工,还惹上事了,阿尼耶在赌,赌罗德身边一定有守护者,而自
己现在对罗德的维护将来一定能获得罗德同族的赏赐,只要那些人稍微赏赐一点
,阿尼耶就知道自己能迎来人生第二次成长。
「什么调查?」阿尼耶在装糊涂,等待罗德守护者的出场。
潘达因皱皱眉头,原来【面具】派来许多人来调查亚马逊的半马人部落,以
此来找到魔女的下落,但每次都被人拦下来,亚马逊地区有这样能力的人只有面
前的阿尼耶了,但阿尼耶死不承认,这让前来质问他的潘达因很不痛快,他本来
就不善言辞,这次来就是想武力解决,但看阿尼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他又犹
豫了。
「【面具】找回丢失的东西,需要调查亚马逊部落,你为什麽竭力阻拦。」
潘达因按住烦操,又解释了一遍。「是吗?我可没见到有调查亚马逊部落的,再
说」阿尼耶眼神冷下去「未经别人同意,擅自作出疑似敌对行为的事情,你们【
面具】已经猖狂到无视【琥珀条约】的地步了吗!」
潘达因长出一口气,解开身后黑袍,黑袍随风飘落,露出一身漆黑的铠甲,
潘达因又作出戴头盔的动作,双手放在头顶,缓缓下落的同时,两掌之间黑色蔓
延,形成一个黑底白纹的桶盔,只露出潘达因冰冷的双眼。潘达因双手在空中一
拉,黑色的雾气就凭空出现,雾气散去,潘达因已经手持十字剑了。
「既然如此....」
阿尼耶浑身放出金色光芒,变成了一个身披白底金纹铠甲,手拿半月刀的直
立白狮,后腿弯曲,做好战斗准备。
潘达因身上「蓬」的燃起黑色火焰,阿尼耶身后也发出煌煌金光,好像太阳
升空。二人看着对方,同时会务着刀剑冲了过去。
「那就打一场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