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淫乱的老妇人

列车在奔驰,窗外的景色很美,高高大大的杨树一棵一棵地向后飞速地掠过。我的心绪也在不停的飞。二十多年了,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儿子们在我心中留下的那份欲死欲仙的感觉。想到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可以见到儿子们,我的心开始砰砰地跳,胯下居然开始变得湿了,阴道深处仿佛有千百只小虫子在爬。
我看了看四周,旅客们好象都在注意我,很奇怪这个衣着时髦,挺着丰满高耸的胸脯的六十多岁的老女人,怎么会突然间满脸通红,呼吸急促起来。我知道这一定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其实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但我自己却无法再控制自己。
在我对面坐着的是一个和我小儿子差不多的三十多岁的年青人,跟儿子比,他的身材显得更健壮些。我突然想,不知道他的鸡巴是不是也很健壮。那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儿子笑嘻嘻地光着屁股站在我的面前,胯下那神气活现的、我赐予他的粗大阴茎正在一跳一跳地向我示威。我差一点儿就要叫出声来,裤衩更加湿了。
我站了起来,从车窗旁的挂钩上摘下皮包,急急地向车厢尽头走去。厕所是反锁着的,里面有人。我站在那里等着,我觉得时间过得实在太慢了。终于厕所的门打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从里面走出来,我几乎是冲进去的,根本不顾及旁边的人怎么看我,也许他们认为我一定是尿急得憋不住了。在里面锁好门,我长长出了一口气,急急忙忙地打开皮包,从皮包的最底下翻出了一个黑色的粗大的人工阴茎,这是大儿子在我五十五岁生日时送给我的礼物,我无时无刻不把它放在身边。
这是一列普通列车,厕所里的卫生由于没有水,所以总是非常地脏。便池里堆着一大滩大便,最上面的一坨儿还很新鲜,好象还冒着热气似的,我想可能是刚才出去的那个年青人拉的。
我把皮包挂在洗手盆上边的水龙头上,把裙子撩起来在腰上掖好,然后把三角裤衩脱了下来,我看到裤衩正中的位置已经是水洗一样的了,用手指划了一下,拉起了一根细丝,我心想这两天不知为什么白带总是特别多,尽管已经绝经很久了,可白带还是总有。
一想到月经这两个字,我就莫明地浑身燥热起来。二十多年前,我还只有四十岁左右,那时候的月经很准时,量非常大。大儿子那时候也不过才二十一、二岁,小儿子才十七、八岁,每当我月经来时,两个儿子就央求我在家里不穿衣服,更不能垫月经垫,就任由经血顺着大腿往下淌。儿子们或单独或合作在我的大腿上舔。最让我刺激的是,每次我来月经,儿子总是用碗接着,量大的时候能接一大碗,然后,两个儿子就郑重其事地要求我把经血做成血豆腐吃,有时打两个鸡蛋在里面做成经血蛋糕。直到他们先后结婚,离开我单独住才断了。不过,每次他们回家,只要赶上我来月经,就一定要做给他们吃的。
这样想着,只是一瞬间的事,我的里越来越骚了,我用手揉着头儿,另一只手握着假鸡巴把它塞进了我的阴道里。我的后背紧紧地靠在厕所壁上,并尽力向下蹲,两腿大开,整个阴部向前挺出。手中的假鸡巴抽插得越来越快,我真想大声地叫出来,可是不敢,只是低低地呻吟着,好在列车的声音很大,估计外面是听不到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在奔驰的列车上,躲在厕所里自淫,外面就是拥挤的旅客,真是很淫糜呀!一想到这一点,我更加兴奋了。我换了一个姿势,将身子向前弯出,一只手继续抽插着假鸡巴,一只手扶按在便池上方的扶手上,我的骚越来越痒了,两只腿已有些支撑不住,不知不觉地我就跪在了混合着尿水泥土的地面上,屁股用力地向上撅着,手从小腹下伸到阴部,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脸越俯越低,口鼻几乎就贴在了便池里的那堆粪便上,滚滚的车轮声掩护了我的呻吟声,我只觉得腔里的搔痒简直就令我无法呼吸,又抽插了几十下我的腔里猛地喷出了热热的阴精,高潮终于来了,我大张着嘴奋力地呼出了一口气,谁知这一放松,按在便池前档的手一滑,“扑哧”一下,我的嘴鼻整个儿埋进了那堆粪便里,口中立刻灌满了屎,与此同时,我的骚水顺着手中的假鸡巴流到了地上。我终于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时,外面有人在拧门把手,停了一下,又敲了起来。我不理他,依旧保持这个姿势不动,然后慢慢地把假鸡巴拔了出来,“扑”的一声,一股淫水混着粘粘的白带从阴道里喷出来,在地上形成了一大滩。我吐掉嘴里的大便,不知为什么我一点也没觉得肮脏,屎臭味在我的鼻子里闻来,竟好象没有异味似的。我从皮包里掏出纸巾,象擦屁眼儿似的把嘴擦拭了几下,然后我呶呶嘴,舌头一勾就把上下满口假牙吐了出来,用纸巾擦干净又放回嘴里,口腔和舌头上的屎就没有办法了,只好吧叽着嘴咽下去。我把沾满淫水的假鸡巴放进嘴里舔着,然后,我用力地收缩小腹,挤了好几下才把憋在膀胱里的尿撒出来,我用手接了一把尿放进嘴里尝了尝,颜色很黄,尿骚气很大,我知道这几天有些上火,可能是急于想见到儿子的缘故吧?
门外又敲上了,我拿起脱下来的三角裤,用裆部的软布擦拭着骚
,然后用它把假鸡巴包起来,放在皮包里,心想把这个送给儿子吧。我放下裙子,看了看地上的尿水和淫水,心想不知一会进来的是什么样的人,看到地上的样子,他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刚刚出去的老太婆在这里淫荡的手淫。
我平静了一下,拧开门把手,拉开门出去。哇,原来外面已经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了,我根本不理他们的眼光,径直走回了座位。

#1 超极荡妇-2
列车缓缓地进站了,我拎着一个小旅行袋,随着人流走出了车厢。小儿子说是要来接我的。
我就站在月台上四处张望着。上次见到儿子们还是两个月前的事,那一次是他们带着孙子们回家来。这一次小儿子说他前几天刚刚办完离婚手续,我担心儿子想不开,心情不好,影响了身体,就急着赶来看儿子。怎么还不见儿子的面?我有些着急起来。
一双温热的大手突然从后面捂住了我的双眼,不用猜,我太熟悉这双手了,尤其是从这双手的主人身上传过来的气息,每一次都让我呼吸急促,脸红燥热。
“强儿!”
“妈!”身后的人笑着叫道。
“坏蛋!吓了妈妈一跳!”
“咦?你不是好好站着吗?没有跳起来呀?”
一个身材适中,面目英俊的三十多岁的年青人笑嘻嘻地站在我的面前。这就是我的小儿子,在我心中永不能替代的儿子——张强。
“妈妈,来,我帮你拿。”
儿子接过我手中的旅行袋,伸手自然地搂住我的肩膀,一同向出站口走去。儿子的体温传到我的身上,我心中立时充满了一种幸福感。
儿子搂着我,侧着脸看着我。
“妈妈,我真的好想你。”
“强儿,妈妈也想你。呆会儿妈妈告诉你,我刚才在车上是怎么想你的。”
儿子突然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是用妈妈的骚想我吗?”
我点点头,也轻声说:“儿子的鸡巴想妈妈吗?”
“想,都想死我了。”
我们一边说着,就走出了出站口,向儿子的汽车走去。
“强儿,健儿什么时候过你那儿?”
“大哥说他有笔生意,正在谈,大概下午四点多钟就能过来。”
一上车,儿子突然就抱住了我,火热的双唇就压在了我的嘴上,他的一只大手麻利地伸进我的上衣里抓住了我的大奶子。我也回应着他,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就象他小时候我拍他睡觉一样。
“妈妈,妈妈!”他不停地叫着。
我解开上衣,一双大奶子从里面跳了出来,说实话,我虽然已经是六十三岁了,但奶子仍然雪白肥大,尽管弹性不如年青人,而且已经开始下坠,但是奶头并不象有的老年人那样又大又黑,乳晕也大,我的奶头园园的,外型很漂亮,并且非常敏感,儿子的手也好,嘴也好,只要一碰上,马上就有反应。
强儿的手放弃了奶子,伸到了我的裙子里,往上一摸,就摸到了我的骚
上。我刚才在火车上就没有完全擦干净,再加上儿子这一阵亲吻抚摸,早已经又湿透了。
“妈妈,你的嘴里怎么有一股臭味?唔,好象是大便的味儿。”
我就把在车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我越说越骚,终于忍不住趴在儿子的大腿上掏出他的鸡巴啜了起来。
儿子一边开车,一边用手摸着我的。到儿子家的时候,他已经在我嘴里射了两次。
强儿的家是在一个环境很优美的花园小区里,是那种有二十几层的高楼区。在电梯里,我偎在儿子的怀里,手在儿子的裤裆摸着。
“妈,别摸了,再摸我就忍不住在电梯里
你了。”
“那你就吧!妈妈随时都准备让你!自从你和你哥哥把我了以后,妈妈的就永远是你们哥俩的。”
电梯到了,我跟在儿子的身后走进了儿子的家门。才一进门,就听见客厅里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息声,我一听就知道是有人在。果然,转过玄关就看见宽大的客厅中央的大沙发上,一对年约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正在起劲儿地干着。那个女孩子肤色不是很白,但却很丰满,一个硕大的浑圆的大屁股小山似的高高地撅着,那个男孩儿身材匀称,结实的屁股正在起劲儿地前后抽动着,很清楚地看见他的那条粗大的鸡巴在女孩子的阴道里出出进进。
“啊………啊,阿雄啊……你死我了,大鸡巴好硬呀!我要大鸡巴死劲我…………我呀!啊…………我的骚…………要被你烂了…………啊!”
你妈…………我让你骚!我死你…………啊,你妈的大、骚、臭。我你妈…………你妈的大骚!”
“啊…………吧,你想我妈…………就让你,我妈…………是个大骚,我…………是个小骚,我和我妈的…………都是你的,都让你,啊…………你吧,啊…………阿雄,是你爸爸回来了。啊…………伯父…………你儿子死我了。”
我刚刚平静下来一点的心,看到这一幕就又激荡起来。这个男孩儿就是强儿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孙子阿雄。那女孩子我却没有见过。
阿雄叫了一声爸爸,一转头就看见了我,高兴地叫道:“奶奶!”
“啊,我的宝贝大孙子。”
看来那个女孩子早就了解强儿家的情况,看见我和儿子进来一点也不慌张,反而更加卖力地向后耸动着屁股。
儿子拍拍我的屁股,说到房间里给大哥打个电话。
我走到孙子的旁边,阿雄伸手搂住我,给了我一个吻。我看见他一脸的汗水,心疼地说:“乖,轻一点,别累坏了。”说着拿起茶几上的毛巾,替他擦拭了一下。
“阿雄,这就是你…………常跟我提起的…………你的奶奶吧?”
“对………怎么样小骚
?我奶奶六十多了,还是………非常性感吧?告诉你,我奶奶
起来比你还过瘾呢。”
我转到小女孩的前面,弯腰用手抬起她的下巴,一张十分清秀的小脸儿呈现在我的面前。
“唔,不错,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值得我孙子,你很幸运,小姑娘。”
“谢谢奶奶!啊…………
死我了!啊…………奶奶,你看上去确实不象六十多岁的样子,好年轻,好…………性感喔!”
“小嘴儿倒是真甜。来,既然你这么说,就来舔舔奶奶的吧。”
我撩起裙子,一条腿支在茶几上,整个骚
正好对准她的脸。我的从在火车上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时间干,始终是湿湿的。一看见孙子更是骚的难受。
小姑娘果然高兴地伸出舌头舔了起来,我把
拚命地一收一放,把里面的骚水挤出来流进了小姑娘的嘴里。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啊对不起,奶奶,我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同学小静。”
孙子“波”的一声把鸡巴从她的里拔出来,我乘机伸手过去抓住了孙子的大鸡巴,撸了起来。
“是小静啊。你刚才说让我孙子
你的妈妈,你妈妈真的可以让他吗?”
“当然是真的呀!阿雄其实已经
了我妈妈好几回了,我妈妈一想起来就痒,总是让我有机会领他再到我家里去她呢。”
“太好了,那天让你妈妈来做客,我会让他们父子俩一起她的。”
“唔,好…………好,啊…………奶奶,你的
味好骚呀!”
“嗯,你舔得不错。在家里经常舔你妈妈的骚吧?”
“嗯,我和妈妈总是互相舔。”
这时候早换成她躺在沙发上,孙子站在她两腿间
她。我也跟着上了沙发,面对着孙子跨蹲在她的脸上。小静的舌头非常灵巧,不但舔我的,连我的屁眼儿也一块舔。我上面抱着孙子的脖子啧啧地亲着他。
大概又
了几百下,阿雄突然加快了速度,我知道他要射了,小静在下面也配合他拚命地向上耸动,我急忙从小静的身上下来。跪在孙子的脚下。
“乖孙子,别射在她的骚里,射在奶奶的嘴里。给奶奶吃。”
我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孙子浓稠的精液,倒底是年轻人,跟他爸爸比,又多又浓。小静也过来分了几口。
这时,儿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妈,一会儿我大哥就过来啦。”
我点点头,尤自品味着孙子的精液。
小静站起来穿衣服。我儿子过来,伸手在小静的乳房上摸了摸,道:“小静,你就在这儿多呆一会儿吧?”
“不了,谢谢张伯父,奶奶今天刚到,你们一家人团聚,改天我再来吧。对了,伯父,再来时伯父要好好
我哟!奶奶再见!阿雄,我走了。”
“再见!”
儿子还没等小静走出门去,就猴急地掏出鸡巴塞进我的嘴里。
“妈,快点吃吃我的鸡巴,我要你!”
我吃了几下,然后吐出来,道:“别急,儿子!让妈妈脱了衣服,在车里妈妈就想让你
了,脱了衣服,妈妈让你好好一次!”
我三下五除二就脱光了,客厅的大镜子里映出我的身影,镜子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双乳硕大下垂,大肚子的赘肉又肥又厚,胯下的阴毛很茂盛,不过已有了很多白毛,大腿的肉仍然很结实,转一转身,大屁股又白又大,就象一块大磨盘似的。我坐在沙发上,向后仰躺着,两手搂着双腿向两边分开,一个又肥又厚地大骚
就展现在儿子和孙子的面前。
儿子微微下蹲,单手把着鸡巴,对准我的口“扑哧”一下就插了进来,我噢了一声,立刻觉得空荡荡的腔里被一根粗大的热乎乎的肉棍子撑满了。儿子片刻不停立刻快速地抽动起来。天啊,让儿子的感觉真是太过瘾了,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撸着鸡巴的大孙子。差不多两个多月了,儿子的鸡巴终于又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我尽可能地向两边分开大腿,以便儿子能更舒服地我。望着圆睁双眼,拚命地我的小儿子,我的内心和身体都有一种幸福的感觉。这个四十来岁中年人就是我的儿子,而这个儿子正在努力地着他的母亲,着这个把他生到这个世界来的母亲的。这也是一种意义上的回归吧。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体会着
腔里抽动的感觉。突然,一根火热的肉棍子捅到我的嘴边,我睁开眼,原来是孙子阿雄的鸡巴在我的嘴唇上捅着。我张开嘴啜着,孙子的鸡巴比强儿的还要硬,不愧是年轻人,恢复得真快。我的里插着儿子的鸡巴,嘴里含着隔代人的鸡巴,啊,我真是幸福啊!
孙子
了一会儿我的嘴,跟他爸爸说要一起我。儿子就坐在沙发上,让我骑在他的身上把鸡巴倒插进去,身子向前趴着,让孙子的鸡巴进我的屁眼里,这父子俩较着劲儿地着。我的里和屁眼里同时插着一根大鸡巴,我兴奋得大呼小叫。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儿子,去开门,一定是你大爷来了。”
孙子恋恋不舍不地把鸡巴从我的屁眼里拔出来。
就这样挺着鸡巴去开门,果然是我的大儿子张健来了,跟在他后面的是我的大儿媳妇素芳。健儿今年也已经四十五岁了,素芳比他小一岁四十四了。两口子一进来,看见侄子阿雄光着屁股,健儿就笑道:“怎么?你奶奶刚来就上了?”
“奶奶欠
嘛!你好,大娘。”
“好,乖儿,大娘也欠*啊,你怎么不说来*大娘啊?”
“有我表哥在家
你嘛!对了,大娘,我表哥怎么不来?”
”他呀,在家你表妹呢。”
三个人说着已经走了进来,我被小儿子
得昏天黑地的,直到大儿子走到跟前,才睁开眼睛冲儿子笑笑。
“你好,妈妈,才下火车也不休息就让弟弟?”
“妈妈的
痒,不怪你弟弟。健儿,你也快来
妈妈吧?”
素芳也过来,伸手摸着我的奶子。
“妈,媳妇儿来看你了。”
“唔,好孩子,让你老公我。妈妈的真的好痒呀!”
“好,当然会让妈妈舒服的。老公,你就
你妈*吧。阿雄,让给你大爷,你过来*大娘。”
健儿脱了衣服,一根绝不亚于弟弟的大鸡巴就跳了出来。
“来,大鸡巴儿子,妈的屁眼刚才让大鸡巴孙子已经
滑溜了,你直接进来就行。啊,好大!儿子,怎么你的鸡巴好象比以前粗大了?先轻一点儿,别把妈拉稀喽!”
素芳在一旁“扑哧”笑了出来。
“大娘,你笑什么?”
阿雄已经把大娘的衣服扒光了。她的身材尽管保养得不错,但还是已开始变型,奶子也已下垂,小腹下也有了两道肥厚的肉褶子,不过,她的阴毛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没有,非常淡,这使得她的看上去显得很嫩,尽管小阴唇也开始发黑。
“啊,我是笑你奶奶刚才的话。你没听她让你大爷轻点儿
吗?怕把她出屎来。”
“听到了。怎么了?大娘。”
“跟你说,上次在我家里,你大爷真的把你奶奶
出屎来了。”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那一次你和你表哥英儿到我妈妈家,我妈去了。”
“啊,是那次啊。那我大爷怎么把我奶奶
拉稀的?”
“说来没什么,你奶奶那天不知吃什么吃坏了肚子,本来就有些拉稀,你大爷当时一直在你奶奶的屁眼儿,着,你奶奶就来了屎,可你大爷的鸡巴插在她的屁眼儿里,她拉不出来,等你大爷的鸡巴一拔出来,就象拔了塞了你奶奶屁眼儿的塞子,这一拔出,你奶奶的稀屎就”扑“地喷了出来,喷了你大爷一身,哈哈,有趣极了。”
阿雄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在儿子们的夹击下,被
得高潮不断,和屁眼儿里同时获得了巨大的快感。我一边配合着儿子们的动,一边望着孙子和儿媳妇
,这种奇特的家庭关系令我兴奋不已
#1 超极荡妇-3
素芳和大儿子可以说是天生的一对,门当户对。素芳生活在一个很富裕的家庭里,上有大哥大姐,她是最小的小女儿。父亲刘天龙也是个经商的,传下一份家业给了子女们。母亲据素芳讲原是一名教师,曾因生活作风问题被学校开除,就一直在家闲居,但是淫性不改,不但和外面的男人乱搞,而且和自己的儿子女儿常年保持着乱伦关系。
素芳十五岁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妈妈和哥哥的秘密,从此便加入了家庭乱伦的关系中。
那一天她下学回家比较早,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发现爸爸和大嫂开车出去了,她本想叫他们,却发现一上车,大嫂就和爸爸亲起嘴来,她吃了一惊,急忙躲起来。心想,怎么会这样?家里倒底有什么秘密,许多平时想不通的疑团又涌上心头。
她看见爸爸不但和大嫂亲吻,还把手伸进了大嫂的上衣里摸着她的奶子。素芳和大哥相差十岁,她当时虽然小,但由于发育的早,十五岁的女孩子看上去已经象是大姑娘了。何况她对性并不陌生,就在刚才在学校里,她刚刚和一个比她大两级的男生在学校的教学楼后面干完。没想到一回家居然碰上这样的事情。
她注视着爸爸和大嫂开车走了,便继续往家里走。一回到家,还不等弯腰脱下鞋就听见在母亲的房间里传出来的淫声浪语。这一点她倒不陌生,母亲经常在家里和男人,从不避讳丈夫和儿女们。
素芳也没在意,只是刚才看见了爸爸和大嫂,在学校又刚刚和同学完,听到这淫声又有些兴奋而已。
她放下书包,倒一杯水喝,刚喝了一半,她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是的,没错,是大哥的声音。难道是大哥在母亲的房间里?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令她莫明地兴奋起来。
素芳悄悄地走进母亲的房门口,门并没有关,她透过半掩着的门向里望去,呀,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她平时想都想不到的淫秽画面。
在母亲的大床上,妈妈王凤兰一丝不挂地骑在同样一丝不挂地大哥身上,雪白硕大的屁股疯了似的一上一下地颠着,哥哥刘伟的那条大鸡巴在妈妈的
里一出一进,皮肤相击的声音和鸡巴在阴道里抽动时发出的咕叽声夹在一起。
王凤兰披头散发地在儿子的身上发泄着,口中不停地胡言乱语。
“啊…………儿子,死…………妈妈了,啊…………妈妈的骚要被烂了,大儿子………………的鸡巴把妈妈的臭、破
透了。啊…………啊,儿子…………啊,妈妈爱你,爱你的…………大鸡巴,啊…………我的大鸡巴儿子呀!”
刘伟向上使劲儿耸动着屁股,一双手抓紧妈妈的奶子揉着。
货!我替爸爸…………教训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上外面去找男人,你这个千人骑………万人的母狗!”
“啊,对对,儿子………教训我吧,我…………是坏妈妈,是骚…………妈妈,是喜欢千人骑…………万人的臭婊子…………老母狗。儿子用你的大鸡巴…………狠狠地教训我吧,把我…………死,玩死,虐待死吧!我是你们刘家的性奴隶。”
素芳简直看呆了,小里骚痒难耐,早就知道妈妈是个婊子,但从未想过会骚成这样。她不自觉地一手伸进裙子里,一手伸进上衣的乳罩里,上下其手地手淫起来。就见屋里的人不停地变换姿势的着。她注意到妈妈仅有的几根阴毛好象已经剃光了。这一点她好象继承了妈妈的,也是没有多少阴毛。这时候大哥开始妈妈的屁眼儿,可能是常年累月地,妈妈的屁眼儿乍一看上去,是一个红乎乎的大洞,往外一使劲儿,红红的大肠头就翻了出来,倒象一朵正开放的花儿。
刘伟不管这些,上去就是一捅,妈妈噢地叫了一声,大哥就拚命地了起来。
素芳已经有些腿软,身子燥热,双眼迷离,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伸过来捂住了她的嘴,同时有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胯下。素芳大吃一惊,想叫嘴却被捂住,她转过头,一看原来是大姐素云,更令她吃惊地是,大姐居然是一丝不挂,丰满高挺的乳房,阴毛茂盛的阴部就这样展现在她的面前。
“二妹,怎么样过瘾么?”
“姐姐你?”
“没什么。姐姐刚才让大哥
完就上了厕所,妈妈就接替了我。你也不小了,也该让你也尝尝乱伦的乐趣了。哟,你的小流了这么多水啊。想不想让大哥你呀?”
素芳就象着了魔一样点头。
大姐哈哈一笑,就拉着素芳进了房门。
里面正在忘情地的母子,听见笑声,齐齐转过头来一看,不由得大喜。
大哥首先叫起来:“啊,是二妹呀!快点来,让哥哥你。”
“哎呀,是…………我二闺女,来吧,看妈妈被你哥…………
的多过瘾呀!你也快点来吧。”
“哈,这小浪妮子一直在门外偷看呢。一边看一边自己在那儿抠。”大姐说着,拉着二妹的手来到两人面前。
“二妹,把衣服脱了,让我们看看你的小骚
。你看,大哥的鸡巴多大多粗,把妈妈的屁眼儿都翻了。”
素芳脱了衣服。三人叹道:“好漂亮的身材。”
的确,素芳的身材很漂亮,皮肤雪白,双乳坚挺圆滑,小腹平坦,胯下干干净净的。
大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二妹的双乳,道:“真是我见犹怜!”说着竟埋下头,一口叨住二妹的奶头舔了起来。
这时,刘伟已经把鸡巴从妈妈的屁眼儿里拔了出来,站在二妹的身边一手搂住二妹的头,和她亲吻,一手摸向她的阴门。
“二妹,哥哥早就想
你了,爸和妈总说你还小要过几年,今天一见真是可惜了我妹子,早就应该你了。来,摸摸大哥的鸡巴,喜欢吗?”
“喜欢。大哥
我!”
刘伟抠着二妹的阴道。
“二妹,你好象早就不是处女了。什么时候开苞的?”
“一年前,让我班同学的。”
刘伟一抬手“啪”地一声打了妈妈一记耳光,“
你妈的,我早说要她,你们就是不让,怎么样让别人占了先手。”
王凤兰陪着笑脸,顺势跪在地上,抓住儿子的脚。
“是妈妈不好,你惩罚妈妈吧。”说着,捧着儿子的脚趾舔了起来。不料,刘伟一抬脚,“嗵”地一声踢在王凤兰的下巴上,王凤兰猝不及防,差一点儿咬断了舌头,一个身子向后倒去,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她还是陪着笑脸,只是这笑脸看上去有些怪异。
素芳看着妈妈被打,竟没有丝毫吃惊,只是道:“大哥,这事不能全怪他们,小妹也是傻,早知你们不对劲儿,却想不到。不然早就会让大哥
了。大哥别生气,小妹今后就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就是就是。大哥别跟这货生气。我们姐妹好好伺候你。来,小妹,先让大哥你,对,躺好喽!”
“滚出去!”
王凤兰低声道:“是。”
她象狗一样爬了出去。素芳有些不忍,叫道:“妈,你先呆一会儿,大哥舒服了,我就去找你。”
“不,不,你好好伺候你大哥吧,妈妈给你们弄点吃的,一会儿你们该饿了。”
王凤兰来到客厅,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流血的嘴角,张开一看,嘴唇和舌尖都有破的地方。心想刚才儿子踢我的时候,不知道他的脚踢没踢疼,等一会儿得给他看一看。
有些内急,她进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哗哗尿了起来,
的太狠了,阴道有些发疼。肚子里咕噜一声,她屏住一口气,向下用力,屁眼儿涨得生疼,好象大肠头又出来了,然后扑噜噜地拉出了混杂着精液、淫水的粪便,排泄带来的快感,使她又兴奋起来。她伸手又摸起了自己的骚。摸了一会儿,她的手不觉摸到了屁眼儿,果然有一小段直肠露在外面,直接能触摸到直肠,这种感觉很舒服。
正在这时,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她顾不得擦屁股,就跑到客厅里,抄起了电话。
“喂,你好!”
“你好,是凤兰吧?我是朱静。”
“啊,是亲家母呀!你怎么样?对,我很好,你在哪儿?”
“我刚从宾馆出来,我儿子有两个朋友非要
我,我只好陪他们了,唉呀,都要把我死了。”
“真的呀?太棒了!这回你的老
可过瘾了吧?”
“过瘾是过瘾了,不过毕竟年纪不饶人,的我两腿都木了,骚和屁眼儿到现在还疼呢。这三个臭小子还不满足呢。”
“他们的鸡巴大不大?”
“当然大,其中一个小子的鸡巴不但很长,而且还向上弯弯着,往里一正好顶在我的阴道上壁,他妈个骚的,真他的过瘾。我真恨不得把他的鸡巴咬下来,一天到晚地在里夹着。”
“天啊,朱大姐,你说的我的都受不了了。有机会一定要让他我一次。对了,你现在要上哪儿呀?”
“这个宾馆离你家不远,我想上你那儿去看看。”
“太好了,欢迎!咱们老姐俩也好长时间没在一起玩了。上次你舔我的屁眼儿好舒服呀。你快过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老成什么样子了。”
“好,我再过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对了,我女儿佳丽在不在家?”
“不在,她和我丈夫天龙一起出去了。”
“这个小骚货,一定又是和她公公出去
了。真是的,天龙都五十多岁了,来还是生龙活虎似的。”
“你们家老黄也不错呀!上次我看他你们的女儿也是虎虎生风。象我这个久经战阵的老也差点不是他的对手。”
“那有个屁用?他现在根本就不我,成天就惦记着她妈。”
“对了,老黄的妈妈有多大年纪了?听说她年轻时是上海滩有名的妓女。”
“七十多了呗!那老骚才骚呢,本来我以为象她的岁数性欲不会强了,没想到她是越老越淫。”
“真的?等哪天你陪我见见她,我想玩玩她的老
。”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的手机要没电了,再过一会儿我就到了。”
“好,一会儿见。”
王凤兰放下电话,这才想起屁股还没擦呢,便随手从茶几上拿起盖着茶杯的手巾,一只脚登在椅子上,用手巾擦拭了几下屁眼儿,拿出来放在眼前一看,手巾上除了残余的粪便外,还有湿漉漉的淫水。
房间里突然传来儿子刘伟的叫声:“老!老!”
王凤兰急忙往房间里跑,一边高声应着。
她进了房间,就看见素云、素芳俩姐妹狗似地趴在地上,脖子上各自系着一个项圈,项圈上的皮绳握在儿子的手上,儿子刘伟象个驯犬师似的,一只脚踩在素云的屁股上。
“老,快点过来躺在那儿让她们舔你的。”
“好的。”
王凤兰说着就躺在地上,两腿开,一张老正对着两个女儿,素云、素芳两姐妹就爬上来轮流舔着妈妈的骚*。
刘天龙和儿媳妇回到家里的时候,正看见老婆和两个女儿被儿子象狗似的在地上鞭打着。
佳丽走过来弯腰伸手抬起婆婆的脸,淫笑道:“哟,老骚婆,怎么又变成一只母狗了?”说着抬手就抽了她一记耳光。一转身,搂着身后公公的胳膊道:“爸爸,人家的小*好痒呀!”
“乖,
痒就让你妈妈给你舔舔吧。来,乖媳妇,你也吃吃爸爸的鸡巴。”
刘天龙拉开裤子拉链,一条硬梆梆的大鸡巴立刻弹跳出来。佳丽这边撩起裙子,里面根本没有穿内裤,一分腿就站在婆婆的面前,然后侧转身弯腰把公公的大鸡巴含在嘴里,前后吞吞吐吐起来。下面的王凤兰仰脸伸舌头舔着儿媳妇的小,后面自已的让两个女儿舔着,而大儿子刘伟则在两个女儿后面坐在沙发上,用脚玩着两个妹妹的小骚
一家六口公公、婆婆、儿子、儿媳妇、两个女儿正玩得高兴,门铃响了。
王凤兰从儿媳妇的胯下抬起脸来道:“佳丽,可能是你妈妈来了。我们刚才通过电话。”
“啊,真的,太好了。爸爸,你又可以
我妈了。我去开门。”
佳丽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面带微笑、身材瘦小的五十多岁的老女人。
“妈妈,真的是你呀!”
“是呀,佳丽你也回来了?”
“你知道我出去了?”
“是,你婆婆说的,说你和公公出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