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之刃-迷雾森林BAD END】(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2章
在森林的东北边,出现一名女性。这名女性虽然脸上蒙着些许黑色布,看不
出全貌,但仍然看得出是一位美人,有着金色长发,不知为何呈现紫色的瞳孔。
肩上披着斗篷,上半身仅穿着一件蓝色和白色的胸甲,手上戴着盾牌跟手套,腰
部以下,在腰际挂着腰带,佩戴着一把剑,而再往下可以看到,只穿一件丁字裤,
以及包裹着大腿以下的黑色丝袜。
她就是原本的流浪战士,也是现在被世人普遍认知的另一个称号,幻影的战
士—玛丽亚,但本名是蕾娜!拥有90,60,86傲人三围的她,是巴恩斯家族本来的
下一任继承人,却向往她仰慕的莉丝蒂,因而踏上旅程。不过,惨遭沼地魔女的
诅咒,使的她一天必须睡16小时才行。
「已经来到…相当深的地方了呢…」蕾娜看着周遭森林,似乎已经接近黄昏,
她拿出随手携带的火把,点燃着。突然,几条棕色藤蔓飞扑过来,蕾娜迅速躲过
攻击,在火把照耀之下,发现是捕人草,和捕食草不同,没有装载着猎物的器官,
所以捕人草会将猎物勒死,再吸干猎物的一切水分为止,是的,包含血液,因此
这是一种相当危险的淫兽之一。几条藤蔓再次攻击蕾娜,蕾娜将火把迅速插在一
旁树洞,举剑反击,刀光剑影之下,居然已经削掉几条藤蔓。
「不行…这样只是徒然耗费体力…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条藤蔓…没办法,来赌
一把吧…」蕾娜掏出一枚硬币,弹到空中,一把接起来放在手上,「正面!」打
开来发现是正面,于是她收起剑,将火把的火焰弄熄,然后待在原地。捕人草很
快的将她卷起来,蕾娜的四肢和身体被并拢着,紧紧捆住,带着刺藤蔓在她身上
留下许多伤口,「好难受…咕呜…」捕人草勒紧她的脖子,接着,缓缓将她拉到
空中。
从上方看到捕人草的本体,就像小型海葵,却有如此多不符身体大小的大型
藤蔓,本体正张开细小的嘴,喝着蕾娜身上,一滴滴落下的血液,「呜喔喔…」
蕾娜开始感到呼吸困难,脸色变得发紫,失了禁的尿液也往下喷着。「终于…找
到了…就是…现在…」蕾娜用力捏破是先藏在手里的小皮囊,里头的液体顺着一
滴滴往下落在捕人草身上,接着放开手上还有温度的火把,一碰到捕人草,居然
开始熊熊燃烧,疼的捕人草放开蕾娜,蕾娜顺势在往下同时,一把利剑出鞘,
「Dragon tail!」一击刺中捕人草本体,彻底杀死淫兽。
「呼呼…」蕾娜擦着身上的汗,简单止血一下,「可恶…这袋红酒没了…」
原来那是装着红酒的皮囊。虽然冒着生命危险,却打赢了强大的淫兽,也是有所
收获,「听说捕人草的中心结晶可以卖好价钱呢,顺便拿走吧!」蕾娜接着便往
森林里面走去……
「我…在哪里啊?这里不是牢房吧?」一名女性躺在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这名女性有着一头漂亮的红色长发,头的两边各垂下一束长发,其余的高高在后
面绑成马尾,显得简洁有力。成熟富有韵味的神情,以及看来有些狡猾却又不失
俏皮的面容。穿着红色的长披肩,而身上居然只穿着紫色比基尼以及紫色底裤,
仅仅在腰际上系着带子,另外,手上戴着毛皮手套,前面有金色指虎关节。右大
腿露出一个很明显的刺青。
她是四年前人称荒野义贼的莉丝蒂,三围90,66,85,虽然日前被女王军捕捉,
却不知为何来到此地,或许,是空间扭曲的缘故。由于被沼地女王诅咒,一直没
有办法好好吃东西,所以体力现在没有办法跟以前比较。
莉丝蒂站在一棵小树上,「啧…都是雾…莫非这里是迷雾森林…运气真差…」
她跳下树梢,「没办法了,先找路出去吧,这里看来不是那么简单解决的!」当
然,森林的淫兽不会轻易放她离开的,几条噬血鳄鱼已经朝着她奔来,张开血盆
大口,「来的好!试试看我的新手感!」莉丝蒂看着笨重的鳄鱼能够高高跃起,
张开大嘴要咬到自己时,一拳击中鳄鱼的上颚,连同头骨击的粉碎,鳄鱼当场毙
命。「呜呼!」莉丝蒂惊险的下腰,躲开了另一条鳄鱼的甩尾,重达百公斤的尾
巴击中可不是闹着玩的,莉丝蒂顺着抓住鳄鱼尾巴,竟然能够举起巨大的鳄鱼,
摔在地上。
「再一只!」莉丝蒂跳上树干,从最后一条鳄鱼另一边落下,反身旋转,一
拳打在鳄鱼脑门,当场毙命。「虽然被诅咒没有胃口,还是先处理一下当作食物
吧…」莉丝蒂开始蹲着身子,处理地上的「食物」……
森林一边,出现了空间扭曲,一名女性走了进来,很紧张的看着周遭。这名
女性头上戴着蓝色贝雷帽,帽子下盖住了她的金色长发,上半身穿着白色以及蓝
色为主的制服,搭配红领带以及白领,背后则是完全打开的,露出雪白的肌肤。
手臂上的袖套除了有着徽章,还有系着红色长长的带子。她的短裙底下,是过膝
黑色袜以及蓝色长靴。
「这里是…」她是苍之继承者—诺爱尔,三围73,59,93,相对许多女主角而
言胸部算是娇小许多,这也是她比较自卑的一点。诺爱尔举起她的武器,两把枪,
被称为贝柏克的魔枪,看上去相当特殊。没有了这个,她可是完全打不起精神的。
突然,感受到恶意袭来,诺爱尔转头看着来源,一群陷阱地精邪恶的看着她,
「这些家伙…是怎样啊?一直笑的,好恶心…」就在此时,后方一条绳子套住了
诺爱尔的身体,连同双手臂一起套住,「不好!」诺爱尔喊道,更多绳索套住她
的身体,接着地精们围着她开始旋转,「好大的力气…可恶!」诺爱尔对着最近
的地精开了几枪,有几只地精试着扑到她身上,诺艾尔一脚踢飞,一只地精知道
她会踢击,便吩咐附近地精一起扑上前,在诺爱尔一脚踢飞这些地精同时,绳索
套住了她的脚,「糟糕!」诺爱尔重心不稳,倒在地上。一只地精兴奋地按耐不
住,抱住她的头,开始口交着诺爱尔。
「呜呜呜呜!」诺爱尔试着站起来,却被另一支抱住臀部,肉棒侵犯了她的
小穴。「呜喔!!」诺爱尔感受到肉棒膨胀,「噗哧」精液射在她嘴里,「好臭
…不好…这样下去的话,不行…看我的!!」诺艾尔把双枪往后集气,一口气释
放,制造冲击力,趁着打乱地精之际,顺势咬断含在嘴里的肉棒,疼的地精在地
上痛苦打滚,诺爱尔顺势挣脱还没绑紧的绳索,回头就是举起手枪,「Blue tri
gger!」把其余的地精打的灰飞烟灭,现场满是地精体液与白色精液,「呜喔喔
…咳阿…好臭…呸呸呸…」诺爱尔擦着嘴巴,看着这些地精。
突然,几条触手趁其不备,将她的双手拉到背后,「什么…呜呜!!」还没
说完,就被堵住嘴巴。诺爱尔被强大的力量拉扯着,拖到森林某处。在那里,诺
爱尔看见阴森而几乎无光的森林底层,隐约看见肉色的树…不对,是柱子。肉柱
伸出触手,将诺爱尔压在肉柱表面,肉柱迅速的把表面的肉壁包裹住诺爱尔,很
快的,诺爱尔剩下上半身还在外面挣扎,突然,肉柱里面伸出触手,粗暴地插入
她的蜜穴,「呜呜呜呜呜呜!!!」诺爱尔疼的眼睛睁大,她止不住眼泪流下,
不断无助扭动着。
肉柱又伸出触手,末端变成面罩一般,罩住诺爱尔的头部,「呜呜呜呜…呜
呜呜…」诺爱尔感觉嘴里被一根巨大的肉棒塞满,而她的挣扎也开始逐步受限,
身体被肉壁包裹着,像是在一层布料中要挣扎出来一样,只剩下隐约动作着,已
经看不出她的身体位置。此时,触手开始大量射精在她体内,小穴和肛门更是能
感受到一颗颗如同鸡蛋大小的卵产在她的体内,把她的肚子撑大……
「嗯…我记得本来应该准备打下一场比赛的?」一名看似年龄不过国中生的
少女,有着一头橙黄色长发,红色的瞳孔散发出些许杀气,穿着酒红色皮衣套装,
把纤细的水蛇腰显露出来,连同略为丰满的乳房都衬托出来。手上和脚上戴着金
属质感的手套和靴子。
语毕,突然附近草丛一阵窜动,一只约将近3米的黑色蝎子冲向了这名少女。
少女的头发在一瞬间变成了闪耀的浅蓝色,高高跃起。她就是库拉・黛雅门度,
三围81,57,83,看似柔弱的她有着意想不到的身手,库拉向后空翻了接连两圈,
单手撑住身子稳定,看着眼前的敌人。
蛇尾毒蝎,顾名思义在尾巴部位变成了蟒蛇一般,尖端则是变成毒蛇头部,
利牙咬住猎物,紧紧捆住并绞死猎物之后,再用前端的大螯夹住猎物,血盆大口
会咬碎猎物身躯,即使没死在蛇尾,也会被大螯夹断四肢并疼痛中失血而死。毒
蝎一见到美若天仙的猎物,便用超乎寻常的速度冲向库拉。
「钻石气息!」库拉的手里冒着烟雾,随即制造了冰块,袭卷毒蝎,然而毒
蝎只是步伐停顿了些许,接着再一次发动攻击。「喝啊!」这次库拉制造更多冰,
覆盖住毒蝎前半段,却忘记后半段的蛇尾,在刚刚库拉跃起发射冰柱之时,就将
她的左脚卷住,虽然毒蝎本身被冰冻一半,却因为神经节众多,还有一部份可自
行活动。
「糟糕!」库拉急忙冰住蛇尾的毒蛇头部,却在慌乱中被甩出去,撞上树干,
「呜喔!」库拉吃痛着,吐出些许鲜血,毒蝎终于也挣脱冰冻状态,一步步靠近
库拉。「呼呼…怎么能…就这样…趁现在,冰冻风暴!」刹那间,像是算计好这
一步,巨大的冰块笼罩住蛇尾毒蝎,将淫兽冰冻在其中,冰晶闪耀如同钻石一般
的光辉,库拉简单的整顿自己的气息,向森林深处行走着。
「呼…刚刚那只怪物好强阿…而且怎么突然就知道我的位置呢…嗯?」突然,
库拉停了下来,几条触手向她的身躯挥舞着,库拉连接着闪避,却被其中一条触
手骗到,当她的右脚往右一踩,从死角窜出的触手捆住她的脚踝,「又来了…有
玩没完啊!!」库拉准备冰冻触手并摆脱时,她整个人被拉扯了过去,触手收的
迅速,让她也看清了触手来源—肉柱树。这株淫兽植物将她拉向本体更多触手准
备将她五花大绑,「该死…咦?那是人…吗?」她看见一有着女性的身材轮廓正
不断扭动着,在肉柱树表面试图挣脱,「没办法了…先救下她吧!钻石冰刃!」
如同利刃一般的冰刃划开触手,库拉制造许多冰刃,向下降落时顺势砍掉袭击的
触手。
「冰冻风暴!」暴风雪伴随着大量冰球,袭卷着肉柱树的根部,只见肉色的
表面慢慢萎缩,变得深咖啡色,而包裹着诺爱尔的部位也枯萎着,诺爱尔掉了下
来,库拉等在下方接住。
「我…怎么了…」诺爱尔昏睡了半小时,醒了过来,「没事了!我把恶心的
家伙解决了,现在应该是没有危险了!」诺爱尔看着眼前逐渐清晰的轮廓,库拉
刚变回橙黄色头发,正趴在她身上,用额头量着温度,吓得诺爱尔迅速往后拉开
距离。
「叫我库拉就好了,你的身体有怎样吗?」库拉问着。
「还好…还行…」说着,库拉把两支枪拿给诺爱尔,「这是你的吧?」
「还好没有不见,谢谢你…那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诺爱尔问着,没想到库
拉一脸表情惊讶。
「诶?我以为你知道呢…看来我们都一样被传送过来,好吧!」库拉插着腰,
「我就先来看看森林的外面吧!你要一起来吗?不过我看你在休息一下比较好…」
库拉变回浅蓝色长发,看着诺爱尔,笑了一下,就迅速跳着离开现场。
「真是的…不一起走吗?」诺爱尔把双枪插回原本位置,缓缓地离开现场,
然而,肉柱树却隐约动着触手,开始修补着……
「好难走的地方…」库拉一跃一跃的,跳在高耸树林底层的巨大树根间,冰
冻了一只只淫兽。虽然有的淫兽像是凶猿会整群扑上来,但是毫无思考而直接的
攻击,迎接的只有冰冷无情的结冻;而陷阱地精的团结虽然够力,但是速度却赶
不上库拉,也不够隐密,瞒不过库拉的眼睛。眼看猎物似乎开始前往森林外围,
淫兽们也开始逼急了,所以,有些低等淫兽居然开始串联起来,准备给予猎物一
点颜「射」瞧瞧!
「呼呼…」在湿滑而难走的路段迅速移动了约近百公里,库拉也稍微休息了
一下,「看起来还没到呢…不过似乎有空气流通了…」库拉喘着气,拉拉领口。
就在此时,脚底突然窜起吸盘状藤蔓,包裹住她的双脚脚掌,把库拉往上一拉,
库拉倒吊在半空中。「又来了…这是…植物吗?」绿色藤蔓顺着往上,是一种附
生植物,叫做倒吊草,本体连接在高大树干上,将猎物倒吊之后,包裹起来慢慢
奸淫。
「又是这种雕虫小技…」库拉双手冒出冰凛气息,准备将其结冻,眼前突然
一黑,库拉的头部不知为何被包裹住。「呜呜呜呜…呜呜呜…」库拉的嘴里被硬
是塞入腥臭的软管,让她发不出声音。
黑色的外表,如同SM商品中的头套一般光滑,这种淫虫被称为头套虫,虽然
为何能够演化成人类世界的商品外型还未得知,但无庸置疑的,要让人瞬间丧失
感觉,这是最好方法之一!头套虫将库拉的头部包裹之后,开始奸淫着她的嘴巴,
而身体下方柔软触手化为韧性的绳子一般,勒住她的脖子,库拉一时之间忘记使
用能力冻住头套虫,错失良机。
「对了…先冰冻住眼前的奇怪生物…」可惜晚了一步,乳胶树皮从她背后跃
起,将她的双手包裹在树皮间,树皮拟态成黑色的单手乳胶手套,将她的双手自
肩膀以下包裹在背后,连手指都张不开。「呜呜呜…怎么…回事…手不能…动了
…」库拉变得毫无防备,徒然的在半空中扭动,倒吊草慢慢的包裹到她的小腿上,
膝盖下方位置,让库拉逐渐无法剧烈挣扎。
「呜呜呜…不能这样下去…好痛苦…呜呜呜呜呜呜!!!」突然,钻肠虫趁
机扑向库拉,盘在库拉大腿上,对准她那毫无防备的肛门,钻破紧身衣,伸了进
去。「呜呜呜呜!!!有甚么…进入我的…肚子…好痛…好痒…不行…好痛苦…
好痛苦…谁能…救救我…」库拉虽然被包住头部,看不到表情,但她已经开始翻
着白眼,鼻孔和眼睛流出鼻涕眼泪出来,嘴角也泛起口沫。钻肠虫一边往内钻入,
一边分泌着淫液,让库拉不自觉分泌淫水出来。
此时,倒吊草已经吞到大腿根部,顺势伸出从本体延伸的产卵管,插入湿到
毫无阻力的小穴深处,开始一颗颗产下卵。「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库拉被这样刺激,疼痛化为爽快刺激,居然高潮了!同一时间,头套虫也射了满
满的精液在库拉嘴哩,深入喉咙,差点给她呛晕过去。
接着,倒吊草慢慢吞到她的腰部,眼看就要吞完库拉,突然,库拉的身上所
有生物都像是静止一般。「钻石…结界…」库拉勉强使用能力出来,先运气将双
手上的树皮结冻,接着大力扯破,再来伸出双手,将整个头部的面罩冰冻,然后
一点点的大力剥下冰冻的面罩虫,手伸向嘴巴,用力拔出被冰成坚硬无比的肉棒。
「就是你这家伙要活吞我吗?」库拉看着被冻住的倒吊草,「钻石冰刃!」瞬间,
将倒吊草冰成冰柱,然后双腿发劲,踢破倒吊草的包裹,跳向地面。
「最后是…」库拉自己冒出冰寒气息,将钻肠虫逼出体内,再一脚踩死。虽
然倒吊草的种子卵粒被冰死了,却还没办法弄出体外。库拉看着略为膨胀的肚子,
也无奈的接受了。
「只能再想办法了…」库拉看着肚子走着,突然脚下一空,接着就往地底滑
进去,洞穴里湿滑的表面让她抓也抓不住,「喔喔喔喔…这是要到哪啊啊啊啊!!!
」库拉的声音回荡在地底通道中,绵延不绝着……
回到诺爱尔这边,只见诺爱尔已经开始上气不接下气,虽然走过的路径上都
是尸体,但她也已经逐渐没力,身上也是越来越多痕迹,双乳上的衣服都被扯烂,
更别说魔物最爱的大腿根部,满是痕迹以及精液。诺爱尔将步伐放慢,让自己喘
着气。
突然,一阵风吹草动,诺爱尔才刚放松,还来不及反应,双枪还未拔起之时,
几条红色触手连接起来,变成板状物体,扑向诺爱尔。「这是…什么?」诺爱尔
尚未反应过来,双手和脖子就被固定在一起,动弹不得。原来,触手型的淫兽彼
此串联起来,制成了「触手首枷」,将诺艾尔的双手固定住,让她无法开枪。
「糟了…动不了…可恶…拔不出来…呜呜呜呜!!!」触手首枷的下方伸出
触手,堵住她的嘴巴,让诺爱尔发不出求救,诺爱尔站的不稳,一下子就滑倒,
跪在地上,被强行口交着。
「咕呜…怎么能够这样…」诺爱尔还想努力挣脱,她加强了力量要抽回双手,
触手首枷竟然真的开始被她扯开缝隙,但,人算不如「淫兽」算,后方,缓缓伸
出两根耳罩般的藤蔓,这种藤蔓是捕食草的一种,喜爱将猎物的意识破坏,再慢
慢捆起来消化。耳罩藤蔓一下子贴住她的耳朵,迅速伸出细小的触手,插入耳孔
内,接着,喷出大量黏液进去耳朵。
「呜喔喔喔喔喔喔!!!耳朵…怎么了…听不到声音…到底怎么了…」诺爱
尔想要转头看发生什么事情,却被首枷底下伸出的触手捆住眼睛周围,让诺爱尔
失去视野。「看不见…也听不见…身体…好热…咕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触手首枷射出浓稠的精液在她嘴哩,伴随着惊异的是强制发情的毒液,诺爱尔身
体一软,就无力挣扎,任由触手插入她的嘴巴深处,直达喉咙。
「好深…呜呜呜…又要…去了…呜喔喔喔喔!!!」诺爱尔的下体因为高潮,
不断喷洒着淫液,吸引着淫兽前来。一只寄生淫蝇顺着味道飞了过来,一把抱住
诺艾尔的腰部,将膨大的肉棒插入她的小穴,开始一阵阵的抽插着。「呜喔喔…
呜喔喔喔喔…要去…又要去…去了呜喔喔喔喔喔喔!!!」
此刻,诺爱尔已经翻着白眼,肚子被寄生淫蝇产下的卵撑起,还有触手不断
灌入肚子里面的精液,而她的耳膜已经被捕食草扎穿,射出满满的浓液在脑里,
已经把她的敏感度调到最高点,让诺爱尔不断的高潮着。「身体…轻飘飘的…肉
棒…好好吃,再来,我要更多…更多舒服…呜喔喔喔喔喔!!!」诺爱尔的浑身
上下,精液以及淫液沾满着身子。
此时,一只刀子飞向寄生淫蝇,将其砍死,几个人上前,把捕食草和触手首
枷砍成碎块,原来,是那出了名的盗贼团。「哎呀我说,这笔真的赚到了!寄生
淫蝇的小宝宝可是能够高价卖出的呢!那些有钱人巴不得用这个调教女奴呢!」
「不过可惜这女子已经废了!双耳应该听不见东西了!」盗贼团首领捧着诺
爱尔她那稚嫩的脸颊,「看来这货只能路上玩玩,再卖给重口味的玩家了!」
「这武器倒是不错,不过不知道怎么用…老大,要先回去吗?」「我想想…
这次深入的地区危险性太高了…折损了好多兄弟,先打道回府吧!下次往王国军
那边晃晃,搞不好顺手捡个一两个女将士呢!」盗贼团将诺爱尔扛起,装在布袋
里面,带回地下商城,准备拍卖……
「这里是…」库拉躺在地上,稍微适应了地底的黑暗之后,才缓缓站起来,
只见,前方有个人影。「谁!」库拉摆好战斗姿势,准备就绪。
「不要紧张…这里是我的巢穴…」站在她面前的,是触手魔人,只见那肥厚
的身躯下,不时有着触手钻动的痕迹。「看来是不会轻易放我离开了…」库拉摆
好姿势,「很不错的眼神…看来又是个好苗床!」
「恶心!钻石气息!」大量水分及结成冰块,砸向触手魔人,让触手魔人大
吃一惊,「居然使用冰!」触手魔人用不合体型的速度闪开攻击,「看来…不可
以小看你了…」触手魔人弹着手指,只见肉壁制成的地板涌出大量触手,集结成
「肉墙」,扑向库拉。
「冰冻结界!」库拉用大量冰块包裹住肉墙,然而,肉墙散发的高温居然融
化了冰冻结界,「不…不可能!」库拉吃惊地看着缓缓扑上前的肉墙。「钻石结
界!」冰块制成的冰壁耸立在她跟肉墙间,但是,肉墙一波波的涌上前,强大压
力之下,冰墙也开始碎裂。「可恶…看来只能赌一把,将操 肉墙也只是触手制成的,单一点上来说,无法抵御冰冻的低温,库拉像是在
肉墙中挖洞一般,迅速开凿出通道。然而,触手魔人早已算计这点,肉墙开始分
泌高温液体,消耗更多库拉的体力,也让库拉深处于充满液体的环境中,不知何
时,她像是走在沼泽一般,每往前一步,消耗的体力也更加惊人。「可恶…就快
成功了…」库拉还没察觉,衣服已经被溶解的所剩无几,只剩下单薄的贴在身上
而已。
「喝啊!」库拉用右脚奋力踢进肉墙,就在此时,触手魔人改变指令,将她
的右脚包裹住,不让她拔出。「可恶…拔不…出来…」库拉使尽力气,将双手贴
在肉墙上,试图拔出右脚,突然,双手也像是被算好一样,陷了进去!
「放开我…好热…好臭…呜喔喔喔喔!!!」肉墙从上方分泌大量带有催淫
的腐蚀液体,把库拉全身浸泡一遍,「好热阿…身体…好痒…不要阿…住手…放
开我…呜呜呜呜呜!!!」眼前的肉墙伸出触手,填满她的嘴巴。胸前也伸出两
条吸盘状前端的触手,紧贴着乳房,大力榨取着乳汁。
「呜呜呜…呜喔喔喔喔!!!」一根中空的触手插入她的小穴,将里头的卵
粒一颗颗的吸出来,等到她肚子凹陷下去时,又加速抽插着,把大量精液填满她
的小穴里面,再次撑起来。「呜呜呜…」库拉逐渐无力,突然肛门也被触手插入,
后方隆起肉墙,将她包裹在里面,把库拉紧紧包住,无法挣脱…
「这样就行了…」触手魔人看着天花板上,库拉被固定在那里,四肢包裹在
肉壁之中,肚子隆起的不规则状,里头满满的卵粒撑着。她的乳房直径也变得和
卡车轮胎一样,被触手紧贴着乳头,24小时不间段榨着新鲜乳汁。库拉的头部被
肉壁伸出的喇叭状触手包裹着,她的恶梦会一直无限循环,直到生命逝去之时……
「呜喔喔喔…再给我…更多肉棒…」随着盗贼团回到地下黑市,诺爱尔被调
教成没有肉棒就活不下去的淫荡货色,一路上被不断的干着,也折腾了盗贼团的
所有人物。
「该死的…还真吃不消…」盗贼们将诺爱尔抱进拍卖会,很顺利的,被一名
研究拷问女性的研究员买下。这研究员具有医学背景,在自己的研究室中,居然
动着手术,把她的耳膜修复完毕,不过,也顺便动了点小手术…
「呜呜呜…这里是…好暗…看不见…有甚么盖在脸上…」诺爱尔终于醒来,
但当她想用手拿掉盖在脸上的东西时,却大吃一惊。「手…我的…我的手…没有
感觉了…被切除了!!不要!!!脚…脚也没…没了!!谁来救我…救救我!!!」
诺爱尔想要大声呼救,却没发现盖住脸部的面罩相当紧密,声音根本传不出来。
从外面看,她的肩膀以下,以及大腿根部以下的四肢都被切除干净,胸部被略微
整形变得比较丰满,然而,最重要的是,两腿间多了一根软趴趴的「肉棒」!
「你醒了阿…」研究员发现诺爱尔恢复意识,「放开我…」诺爱尔虽然听的
到,说出来的却不见得会被听到,变成了无意义的状声词。研究员戴着手套,手
套上抹着黏液,开始搓着她的肉棒。瞬间,像是强大电流伴随高热,席卷诺爱尔
的神经,「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如何?很有感觉吧!这可是特殊淫兽制成的速效型淫药呢!」研究员接着
搓揉着她的阴囊,诺爱尔身体一弓,居然就射精了!「这可真是不错的手术…再
来是…测验忍耐力…」研究员握住诺爱尔勃起的肉棒,拿出三个可以打开的铁环,
仔细看上面都有小孔,扣起来之后要用特殊钥匙才能打开,研究员将铁环依序扣
住阴囊的根部,以及诺爱尔肿起的龟头下方。研究员拉开头套在嘴巴位置的拉链,
「请…请放过我吧…拜托…不要再…折磨我了…」
「那怎么行?你可是我买回来的商品呢!」研究员将两根细铁钩,撑开她的
马眼,「不要阿…好疼…好疼阿…」诺爱尔大声地呼喊着,研究员无视她的挣扎,
将一根铁制的针插入她的马眼中,深入尿道。
「呜喔喔喔喔…好痛…不要阿…好疼…」这根铁针其实是中空的,位侧有着
许多细小的孔洞,研究员顺着将液体透过导管,灌入针体之中,这些液体是高剂
量的睾固酮混合着其他激素,让诺爱尔的肉棒变得更加耸立。
「呜喔喔喔喔喔…呜喔喔喔喔喔!!!」诺爱尔一阵阵抽搐,下体喷出淫水,
剧烈刺激让她禁不住,潮吹了!「哎呀!这样就不行了…那接下来怎么办呢?」
研究员拿出一盒大头针,开始扎在她的肉棒上面,「喔咿咿…呜喔喔喔!!!」
因为针都扎在特殊穴道,让她不仅更加欲火焚身,更因为无法释放,浑身大汗淋
漓,连发出的声音都变得如同家畜一般。
「如何啊?现在的感受?」研究员停下手边的工作,问着诺爱尔。「好烫…
那边…好痛…好胀…拜托让我…解放吧…」诺爱尔再也无法讲出对等的话,而是
低声下气的乞求着。
「那就说:『主人,求求你,让奴隶那肮脏又低贱的肉棒获得解放吧!』,
这样,我就考虑让你解放,如何呢?」研究员说着。
诺爱尔咬着嘴唇,随即,「主…主人…求求你,让…让奴隶…那肮脏又…低
贱的…肉…肉棒…获得解放…吧…」虽然看不到诺爱尔的表情,但她已经哭的表
情近乎崩溃,现在的低贱,又是曾经的她哪里想过的呢?
「很好…那么…」研究员解开了她的阴囊上以及龟头下的拘束,也拔出了针,
「不过因为刚刚的小手艺,我想你现在是射不出来呢…该怎么办呢…」
「主…主人…求求您,让奴隶…奴隶射精吧…奴隶的肉…肉棒好胀…快要…
爆炸了…」研究员此时,拿出了一只淫虫,这种淫虫是囊袋水蛭的一种,外表看
似大型的水蛭,成体可长达一人身高,足以吞下女子猎物,然而,被驯化的眼前
的水蛭并不会吞食女子,而是用强大的吸力,榨取着汁液为食。
「那以后,你的主人就是这家伙了呢…只有这家伙…能够解决你的需求…」
研究员将水蛭套在她的肉棒上,随着水蛭贪婪的大力吸着,诺爱尔滚盎的精液通
过那变形的尿道,艰难的射了出来,把水蛭撑的鼓胀着。
「研究还算…顺利,看来日后还可以再做调整…」研究员看着因为水蛭吸着
精液,不断淫叫着的诺爱尔,心中盘算着下一步计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