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可以随便做爱的世界】(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六)
「茹娟,小荞,你们扶这位小姐去那边的沙发上休息一下。」柳姐招呼两位
女同事,把女孩劝离大堂,不要搞得那么难看,同时也示意黄队长以及其他保安
把围观的住客和其他闲杂人等劝走。
我感觉依依抓住了我的手,她的手心全是汗,其实我的手心也是。
「小姐,你不要坐在这里了,过去那边休息一下,宾馆肯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是呀,小姐我们先过去休息一下吧,这里多脏呀。」
但女孩仍然捂着脸一言不发,两个同事蹲在女孩面前劝了一阵,见毫无反应,
都扭头看着柳姐。
「亚一,过去给这位刘小姐道个歉吧!」柳姐轻声对我说。也是,我惹出来
的事情,当然要我去收拾。
但我的侧重点,却是……
「什么?她姓刘?!」我惊讶地问道。
柳姐面色一沉,刚想开口说什么,忽然,那位刘小姐一下站了起来,把两位
同事都吓了一跳,经过这么一阵,她泪水已经收了,但情绪不但没有丝毫平复,
反而显得更加歇斯底里。
「我向你们投诉,到头来搞得好像是我不对一样!好好好,你们想强奸我,
我不肯就心生不岔?既然你们这么想操我,我就成全你们,有种就在这搞!我…
…我还是自家人了!」
接下来她的举动把所有人都吓傻了,刘小姐身上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
和一条蓝色的短裤,她怒气冲冲地拉起T恤,猛地一抬手,整件白色T恤就直接飞
了出去,掉在她身后几米的地上。
「小姐,不要这样!」几个在场的女同事都失声叫了出来,虽然女性裸体很
正常,但她现在这样做,摆明就是要搞事。刘小姐再迅速地一手把黑色的胸围扯
开,一对饱满圆巧的乳房立马暴露在空气之中。
人群发出一阵赞叹,甚至有人起哄,刘小姐一边大骂「我给你们,我给你们!」
直接把胸围向着围观的人群一扔,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尺寸不错,手感应该很不错,但还是小了差不多一个Cup,乳晕也很像。」
我端详着刘小姐因为身体动作而不断上下晃动着的胸乳,心里默默地在比较着。
虽然这种场合比较这些肯定不体面,但我太想搞清楚对方的身份了。
「小姐请不要这样!」又有女同事冲过去想拉着刘小姐的手,但很快被甩开。
「别过来!客人脱几件衣服也不行吗?」刘小姐一声断喝,然后咬着嘴唇,
弯下腰把短裤连同内裤一起拉到脚踝,她下体茂密的阴毛与修长光洁的大腿又惹
来了一阵的感叹——这下我不好意思再去比较她的下体从外观上来看是不是也一
样,但她的身材看上去确是更加颀长。
刘小姐一脚把脱下来的短裤踢开,圆瞪的双目刚好与我触碰,旋即眼中寒光
一闪,手一扬,一件黑乎乎的东西向我飞了过来,我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接着,
这件东西触手柔软细滑,手上边还感觉有点湿湿的,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条女装
黑色蕾丝边内裤,一阵骚骚的味道马上钻进了我的鼻孔,我心神一荡,这股味道
……我甚至专门低了一下头,深呼吸了几下。
我这个举动她肯定看在眼里,她于是冷笑道:「你喜欢,那就送给你了,哼!」
接下来,刘小姐一只手摸着乳房,一只手抚着长发,俏脸居然露出笑容,再配合
着五分挑衅五分诱惑的眼神,环视着四周,说道:「来呀,满意吗?现在你们谁
想上我就过来,你们不是很喜欢操我吗?过来呀!」
「保安,把刘小姐带到那边空着的会议室去!让她休息一下,再替她把手包
扎一下。」柳姐一声大喝,一方面把几个蠢蠢欲动的围观者镇住,另外一方面,
显然一向温婉的她也发火了。
「放开我!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我就喜欢不穿衣服也不行吗……」
两位保安一边一个,不管刘小姐同不同意,硬把她拉到了一边空着的会议室里边。
柳姐呸了一声,走到我面前,面无表情地对我摊开右手。
「啊!」我醒悟过来,把刘小姐的内裤放了上去,其他人也把剩余的三件衣
物收拾好交了给她。
柳姐一言不发,转身跟着保安一起去了会议室,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了,只
有依依还拉着我的手站着。
「依依,我刚才是不是太冲动了?」现在整个人冷静了下来,我也感觉自己
刚才的所为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从宾馆同事的角度来看,你确实是冲动了,但,如果从我的角度来看,
亚一,谢谢你!」说着,她抬高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轻声说:「你以后怎
么操我都行,我不会再抱怨了。」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的羞赧。
我没说话,也不知应该说什么。坦白来说,如果刘小姐发作的对象不是她而
是其他同事,我肯定不会出头。但问题是,我不可能长久在这个宾馆干下去,我
已经在酝酿自己的未来,离开这里的日子已经迫在眉睫。
依依也回去值班了,会议室里边还隐约传来一阵一阵的咆哮声,看来还有一
阵子闹,我要回前台,也没有时间再理会,直到柳姐一边摇头一边从里边走了出
来,我连忙迎了上去,诚恳地说:「柳姐很抱歉,我给你添麻烦了。」
「唉……她好歹现在情绪已经平复了,我通知了医院,一会儿送她去医院包
扎和检查一下,医药费宾馆负责,这事我会向沈总汇报,看他怎么决定吧。」
「啊?去医院?至于吗?」
「我也没办法,她手伤了,情绪又不稳定,去医院看一看也好。亚一,一会
有机会你向她道个歉,我刚才已经代表宾馆向她道歉了,但她没说话,也不知有
没有接受。」
「好的,我会道歉的,谢谢柳姐。对了,柳姐,你刚才说她姓刘?她还说是
自家人?」
「你怎么那么纠结那个,她在宾馆登记的名字叫刘千蕙,怎么了?你认识她?」
「哦,你不是说要去道歉吗,我当然要知道她的名字。」我顺口胡诌。
「她说自家人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可能她是林总集团其他企业的员工吧,但
应该还只是个学生,亚一你还是去看看救护车到了没有。」
对于宾馆来说,救护车与要送医的人绝对不能在正门出现,因为这样会吓坏
其他住客,所以救护车都停在侧门,跟车的护士包扎好刘小姐的手,将她扶了上
救护车。
「小姐,现在请你去我们医院检查一下,我要做一下病历登记,请问你的姓
名是?」护士问道。
「刘千蕙」刘小姐终于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莫非真的只是人有相似?无
论如何,看着她上了救护车,只要送了她走,我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但意想不到,当护士打算关上车门离开的时候,柳姐跑了过来,示意救护车
先不要开,然后和我说:「亚一……沈总意思,你和刘小姐一起去医院,看她还
有没有什么需要,等她从医院出来,你再回宾馆。」
「啊!」我惊讶地张大嘴,救护车上的刘千蕙明显听到了,但她没有反应,
只是将头扭到一边。
「当然了,事情是你搞出来的,你负责善后。」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听从安
排,谁叫我还从这里支薪水?
整个路上,救护车上的气氛都比较尴尬,刘千蕙扭着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我也没说什么,几次想开口道歉,还是忍了下去,心里想着,逮到有一对一的机
会再说吧。
来到这个世界后,我还是第一次来到医院,原来的世界医院红十字是明显的
宗教标志,这里没有那些宗教,所以医院标志是红色的一男一女并排手拖手,第
一次看见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厕所。
医院现在病人不多,刘千蕙也没什么大问题,所以救护车上的医生让我们直
接去五号诊室,里边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病人没出来,虽然脸色有点差,但肯
定不会是大病,里边的医生在病历上写了一阵,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电话。
「护士站?请派个护士来五号室,有位男病人需要取样,对!麻烦了」同时,
那个病人自己走到诊室一边的诊床前,开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取样?
很快,一名年轻的护士走进诊室,她穿的不是白色的护士袍,而是粉红色的,
代表还是实习护士。医生看见她就笑道:「姑娘,你好,请帮这位病人取样检验,
这次量比较大,不能用口,直接用下边,明白吗?」
「好的,没问题,这位先生,来,我先帮你脱裤子吧。」
实习护士蹲在那个病人面前,把他的裤子拉到脚踝处,露出他挺直的鸡巴—
—此时诊室门根本没关,外边人来人往。「医生吩咐,这次我就不用口了,请先
生直接进来吧。」说完,护士微微一笑,把身上的护士袍解开,除了一条白色的
内裤,再无其他。
「姑娘你好漂亮,谢谢你了。」病人按捺不住,一对手就在护士身上游走。
「先生别急,我还要准备一些东西。」说着,笑盈盈的护士走到一边的柜子,
拿出一盒东西,从中取出一样我曾经比较熟悉的东西。
「避孕套?」来这里之后,我从来没用过与看见过的东西,想不到居然在医
院内发现了。
护士对这个「避孕套」的处理方法也差不多,先整个拉出来,再把贮精囊吹
了出来,轻轻套在那个病人的鸡巴上,一直套到根部。
「先生,你不需要紧张,就像操其他女人一样操我就可以了,取样过程很自
由的,你喜欢什么姿势都可以。」说着,护士还把头发上的橡胶带取下,让一头
秀发飘落下来。
「来,姑娘,你坐在这张床上吧。」病人笑着把护士拉到诊床边上,然后拉
下身上仅存的内裤。护士的屁股坐在诊床上,手揽住病人的脖子,把胸乳往病人
的前胸上蹭着,病人则紧紧地抱着她的腰。
「姑娘,你可以分开双腿吗?这样取样可以插得更深了。」
「没问题呀」护士把双腿张大,很快,令人愉悦的「取样」声,就传遍了整
个医院大堂。
医生看了一眼病人正在打桩般起伏的屁股,听着护士的浪叫,在病历上写了
几下,然后扔在一边,对着门外说道:「请下一位!」
于是,在诊室内,就出现了滑稽的情景,一边是一对正在亲密「取样」的男
女,而另外一边,刘千蕙有些厌恶地看看那对男女,但没说什么,坐下来按照医
生的意思,伸出左手,让医生看着自己的伤口,我则站在她旁边,一直盯着那对
交合中的男女。
「包扎得不错,我再开一些药膏和敷料,小姐你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一个青花磁盘,陈列的那种。」我眼睛一直盯着那边,头也不回地替刘千
蕙回答。
「啊……要出来了……好爽……啊……啊……快……插深点……啊……取样
好成功」
「护士妹妹,你好骚……小屄好紧……啊……多取一些……多来一些……」
「那么,先生,这位先生!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医生提高了音量,我才
回过神来。
「我和她没啥关系。」我回答,刘小姐同样沉默不语。
「没关系?没关系你送她来就医?」医生抬起头看了一眼,继续说道:「那
你出去帮她交费取药吧,可以了。」
「好的,谢谢医生。」我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滚蛋了。
「医生,那个磁盘都不知放了多久,上边也不知有些什么东西,我的手又见
血了,可能感染了,我想留医观察几天。」想不到此时,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刘千
蕙居然提出这种要求。
「啊……出来了……出来了……啊……啊……」
不单是我,连医生也是一阵愕然,整个诊室只听到那位病人「嗷嗷」地叫了
起来,他下身死死地顶在护士的胯间,不用说,取样结束了。
「我们现在也没病房了。」医生说道。
「普通病房我也不会住,我想要单人套房。」
「刘小姐,你这样,似乎有些过了……」我连忙表明宾馆的态度。
医生没说话,他举起了话筒。刘千蕙对我说道:「住院的钱会我自己出,那
些钱我还有,不用你担心!」
好吧好吧,我闭嘴就是了。
「先生,你好棒,我看你射了很多了。」喘完气的护士微笑着轻轻推开压在
身上的男人,让他的阴茎离开自己的小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取样器」从他阴
茎上摘了下来,里边已经贮了相当多的白色精液。护士把取样器的口索好,放进
盒子里,对医生说道:「医生,我先拿去化验了。」
「好的,姑娘辛苦了。」医生刚好放下话筒,我和他的目光都同时放在护士
圆润的屁股上——她出去的时候衣物还扔在诊室里边。
「刘小姐,我问了一下,确还有单人病房,如果你是要入住,也可以。但最
多住三天。」
「好的,我要了,三天就三天。」
虽然不知刘千蕙在卖什么药,也不知道她的钱是怎么来的,但单人病房总算
是干净宽敞光线充足,还有独立的洗卫间和小型厨房,虽然嘴上不说,但看得出
刘小姐还是挺满意。我见她神色总算缓了下来,感觉时机差不多了,就算是敷衍,
要做的始终都要做,于是说道:「刘小姐,为今天中午在宾馆的事情,现在我正
式向你道歉,是我太冲动了。」
道完歉了,她接不接受我才懒得管。
但她仍然歪着头,一言不发,正当空气逐渐凝固的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
「先生和小姐,你们好,我是单人病房的专职护士,刚才真不好意思,我去
吃午饭了。住院的是这位美女吧,你有什么吩咐和要求可以和我说呀。我会尽心
为你服务的。」
单人病房的专职护士果然与众不同,普通的护士,即使包括刚才「取样」的
那位,护士袍都是相当端正,下摆一直遮到脚踝,甚至手臂都不露出来。但眼前
的这位「专职护士」其绯红色的「护士服」,却是裹胸热裙,纤秾合度,身材烘
托得相当出众。
还有她一脸的风骚相和一对极品杏眼,不用问都知道是如何为病人服务的。
「谢谢你,姑娘。有什么事我会叫你的。」刘千蕙说道。
「嗯,我就在外边的那个小房间内,值班时间内尽管吩咐,如果我下班了,
小姐你可以按一下那个红色的按扭,我们的同事会马上过来的。」说着,护士的
目光落在我身上,她嘴角微弯,露出一个笑容,说道:「这位先生,你是这位美
女的……」
「我只是送她来医院的。」我连忙解释。
「哦,先生你真有爱心呀,像先生你这样的人已经很少了,美女你真是有福
了。」
我本来心里都在盘算着什么时候离开,她都留院了,我还有必要留下来?但
看见这位专职护士,我的心思也开始在她身上。
「那么,小姐,要不要我帮你通知家人?又或者帮你买些生活用品?」护士
笑着问道。
「不用了,家人我会自己联系的。我现在就想休息一阵。」刘千蕙也对开口
说话了。
「哦,好的,那你早点休息,医生下午会过来查房的。」
护士走了,病房只有我和她,我开始想着她什么时候下逐客令,但刘千蕙却
只是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直到我轻轻地咳了一声,她才回过神,淡淡地
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下我有些犹豫了,如果我说出名字,她会不会又是已经听谁说过?
「怎么了,还向我道歉,名字也不能告诉我?」她目光继续看着天花板。
「当然不是,刘小姐,我叫陈亚一,是宾馆的前台接待,工号PJ2031。」
「那你是宾馆派来照顾我的?」
「是的,宾馆让我来看你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言下之意,没有需要那我就
滚了。
「那好,你今天晚上就不要走了,在这陪着我。」
这……我靠,倒真是相当出乎意料。
「我让你守着门口,不要让其他男人进来,不然的话,这里晚上就像昨天你
们宾馆一样,一堆男人进来想强奸我,其中甚至还会有无聊的值班医生,他们会
打年轻女病人的主意。」
我心里真是相当错愕,错愕的当然不是她要留我下来过夜,而是她对性的态
度,完全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你不答应?行,我也猜得出来。」说完,她在床上坐了起来,抬起手,又
一次把上身的T恤和胸围脱掉,放在床头,露出摇摆颤动的祼胸和嫩红挺翘的乳
头,再伸手在被子里脱下了短裤和内裤。
这是她今天第二次脱衣服了,我是彻底傻了,完全想不出这个女人在搞什么,
上一秒才说不让男人操,下一秒又在一个男人面前脱衣服。
「我这内裤刚才扔了给你,就算送给你了。你们男人不是好这口吗?」她把
内裤放在一边的床头柜上「作为今天晚上的交换条件,我可以让你操一次,操一
个晚上也行,你也可以睡在这床上。其他男人进来你赶走他们就是了。」
「啊!这样呀……」我明白过来,她让我操一次,然后我只要我一晚上守着
她,其他男人就不敢过来操她,对她来说,让一个男人操完可以避免让更多男人
轮奸,很划算。
她和林嘉碧,真是两个极端。
「我去洗个澡,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离开,我不拦你。」说着,刘千蕙掀
开被子,下了床走向浴室。
傻子都不会在现在离开!她虽然一直冷着脸,但相貌也总算不错。虽然乳房
不大,但我对奶子没有太过份的要求,弹手就行。更何况她一双长腿实在诱人,
确有令男人性奋的本钱。
玩过含蓄但即插即骚的少妇许颖芝,热情放得开的老板娘张芸芸,有些天然
呆的大学生杨菲逸,熟女人母人妻柳檀,性子有些烈但可爱的依依等等等等……
不要说那位极品林嘉碧了,再玩一下你这个冷口冷面的刘千蕙,就当换个口味。
但当十五分钟后,我在病床上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时,我才发现问题真不小,
她的阴道比我想像中要紧窄,但问题是,有些干涸,我在之前操过的女人,其小
穴只有湿润和相当湿润两种。
这里的女人完全不需要前戏,你直接插进去,阴道就马上进入状态,「卜卜」
的都是水声。男人性欲永远高涨,随时都有新鲜精液,这两点就是与原来世界最
大的不同。
我进去的时候,刘千蕙甚至「啊!」叫了一声,明显不是呻吟,是因为疼。
「你的东西好粗!」她叫了起来。
如果其他女人这样叫,我肯定会很高兴,但现在的情形,再想起早上依依对
我说过的话,那真有些麻烦,我只能尽量支起身体,慢慢把鸡巴捅入她的阴道里
边。
「啊……真不应该……」
真不应该?真不应该让我干是不是?我一时火气上来了,停了动作,对她说:
「你想舒服就要听我的话,摆一摆姿势,调整一下!」
不等回答,我把她的大腿和臀部抬高,用被单垫着,让她可以更好地接纳,
我再降低了速度,现在,总算勉强可以了,她的下体也渐渐有液体出来,阴茎开
始感觉到湿滑。但是,这个问题解决了,还有另外一个问题。
她在做爱的时候毫无反应,不单不叫,身体动也不动,而且目无表情,说句
不好听,我是在奸尸,只有当我动作大,摇摆了她的身体,她的眼珠才会转一下。
为了挑起她的情欲,我举起一直支撑着身体的右手,落在她的一侧乳房上,
使劲捏了几下,然后用两根手指头夹住她的乳头,再用大拇指逗弄了一阵。
「你奶子也很挺了,喜欢摸的人多吗?嗯……或者,只有一只手还不够!」
看她还是没啥反应,我发起狠来,把她的大腿再分开一些,让自己的腿有空
间支撑起身体,这样可以解放双手,一起大力抓住她的双乳……这招其实很粗鲁,
但为了唤起她的性欲,也只有这样做了。果然,伴随着我的动作,刘小姐终于发
也了一阵阵的哼哼声,而且闭上了眼睛。
但她发出的声音,也只限于哼,连续不断的哼哼,甚至节奏也差不多,那感
觉与其说是享受,不如说是在念经。
我真是有些索然无味,心里忽然想着刚才那个风骚的专职护士,然后又把她
的脸庞幻想成大小姐,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将她的双峰的乳肉挤在手指缝之
间,同时大力地猛攻她的小穴,每次都恨不得把睾丸也塞进去。
「妈的……我看你爽不爽,我看你爽不爽……我就操死你这欠操的货!」
她睁开眼睛,眼神中又带上了怒气。
「怎么样?我就要好好玩你,让我的大鸡巴操爽了?不服气吗?你见过像我
那样粗的鸡巴吗?就是为了你这种骚货准备的!」我继续用言语进行攻击。
刘千蕙的身体略挣扎了一下,挑不起她的情欲,就挑起她的情绪,让她有被
人强奸的感觉,比起一动不动好玩多了。
「刚才可是你求着让我操你的,忘记了?你这小穴平时操过的人很多吧,他
们喜欢怎么玩你?嗯?说呀!」
她眼中的怒气越来越盛,但还是继续不说话。
「我操完后就让外边的男人进来轮奸你,他们可比我有办法多了,一定让你
这骚屄爽透了。或者干脆扔你出走廊外边吧!」
「不要!你这狗男人!」她终于开口了,眼神从愤怒变成怨毒,挣扎得更厉
害,我死死压住她,笑道:「这才对嘛,现在真是好玩多了!」说完,我整个人
扒在她身上,下身也开始最后的百米冲刺。
她的哼哼声连成了一片,下体的泉水越来越叮咚悦耳,一直雕塑般纹丝不动
的臀部也开始了摆动。我将她的乳房彻底压扁了,喉咙里发出「啊啊」的声音,
精液烫得刘小姐浑身颤抖。
「你脸上也有红晕了,好漂亮呀。」我摸摸她的脸,笑道。
她一下拍开我的手,怒冲冲地说道:「你走吧!我今天晚上不用你守着了!」
「你性子要不要那么倔?」我也终于忍不住了。
「不用你们这些男人管!」说完这句之后把我推开,拉上被子,侧着身闭上
眼睛睡觉。
她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性格如此刚?
我在衣柜里找到了备用衣服,一边穿一边说:「你放心吧,我答应了你就不
会走,现在都下午了,我肚子好饿,你吃东西吗?」
她没理我。
「那好……我就在外边不远处。」
出了病房,果然看见那位专职护士在外边的办公桌前坐着写着什么,看见我
出来,她笑着迎上来说:「先生,你出来了?病人在休息吧,现在都两点多了,
你要订餐吗?」
「她睡了,晚点再吃吧,护士姐姐,你是不是要帮病人解决性欲?」我诞着
脸笑道。
护士眼睛一亮,微笑着和我说:「解决性欲是我的工作之一,只不过,先生
你不是病人呀。」
「有什么区别了,我今天晚上就要和病人睡一张床了。」
护士「噗嗤」一笑,说:「先生,你和她的关系也发展得很快呀,按规定我
们是专门照顾病人的,但如果先生你确是很需要解决性欲,我们也是不会拒绝的
哦。」
「我确实是很有需要了……我现在鸡巴好饿,想吃吃蜜穴里的甘露了。」
这才是性交!我在办公桌上啪啪啪地冲击着护士小姐姐的小穴,每一下都带
出白色的水沫,我粗硬的鸡巴确实需要一个充满激情的肉洞,而她的婉转啼叫也
令我兴奋不已。
但想不到,正干到酣处,手机响了!
我只能把手从护士姐姐的屁股上拿开,拿出手机,一看,是柳姐打给我的,
不能不接。
本来示意她先停下来,但调皮的护士姐姐有意和我作对,不断摆动着白嫩的
屁股,还提高了音量,铁了心要令我说不好话。
「喂……柳姐……你小声点我在打电话……不不……对……我在医院……啊
……别闹……小声点……对……我在做爱……不不不……不是和刘小姐……不不
不……我刚才已经操过她了……什么……她不姓刘?我早知道了……哦……我意
思是我猜到了……刘千蕙是假名登记……啊……你先停一会……她叫什么?沈总
不肯说?……哦,我早知道了……哦,也是我猜到的……现在马上有人过来接她
……好……啊啊……别……啊……好爽……行……我在……啊……来找我就行…
…啊……好紧……好紧……我要射了……柳姐……我要射了……这有个小妖精…
…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