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盛世】(11)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老丈,来两个包子!」
刘老根抬眼看了看包子摊,摊子前面站着一个俏丽小娘,衣着清雅,气质更
是不凡,只是身边除了跟着个小厮外并无他人。
刘老根心里了然,这该是那金陵甄家大公子的美婢,叫香云,每次出来省亲
都会在自己这给她家的弟弟买些吃食。
「两文,姑娘。」刘老根用纸包好了两个肉包,递给小厮,那美婢香云从荷
包里掏出两文钱,放在桌子上,施施然走了。
刘老根一直看着香云二人拐进岔路,这才又坐回椅子上,眼睛里暗红的雾气
纠缠不清,之后消散不见。
待到雾气消散,刘老根一下子回过神来,茫然的摇摇头,不知道刚才发生了
什么。
香云左拐右拐,领着小厮到了个木门前,敲了敲门,院子里传出声音来,
「谁啊!」
「娘,是我。」香云高声应了下,不一会,木门嘎吱一声开了,是个面容疲
惫的妇人,眉眼间看得出来年轻时是个美人。
妇人看到香云,眼角有了笑意,拉住香云的手摩挲着,「瘦了不少…」
「哪有…」香云也红了眼睛,安慰着母亲。妇人领着香云向屋子里走去,絮
絮叨叨的说着家里的事。
「娘,」香云看向堂屋里,在自家族谱旁竟然供奉着一尊怀抱婴儿的菩萨,
「怎么又摆到堂屋了?」
妇人慌忙打了一下香云的手,又拉着香云向着菩萨雕像下跪赔罪,「佛母菩
萨在上,小女年少无知……」
香云在甄家做着大公子的婢女,见识要比她娘多上不少,知道这是婆娑门的
菩萨,也明了婆娑门里的肮脏龌龊。
甄家虽有人信奉,但甄老爷向来是不喜欢这婆娑门,连带着亲近大少爷的香
云也厌恶佛母菩萨起来。
只不过香云娘却是坚信不疑,多年下来信仰坚定,这次香云回来,又把在卧
室摆放的菩萨雕像请到堂屋里供奉。
香云叹了口气,也不去管她娘亲的想法,只是随着娘亲一起跪拜了下去。
随着这一跪,一道暗红的丝线从菩萨雕像上延伸于香云身上,而另外一道更
加粗壮的红线则是从金陵城其他地方而来,连接在这雕像上。
若是向上而看,就能看出,有一道暗红如瀑布般,由金陵城中心直冲青冥,
在云霄处消失不见。
随着香云这一跪,在金陵城婆娑门香坛那里,荣夫人嘴角一扬,鱼儿终于上
钩了。
蓉殊上师的交待终于有了眉目,荣夫人心头大好,手下一挥,面前撅起的翘
臀上就多了个掌印,正随着臀肉的颤动摇摇晃晃。
「嗯……」荣夫人胯下的美妇娇喘一声,扭过俏脸看着荣夫人,媚眼如丝,
看的人血脉喷张,荣夫人却是玩弄情绪的高手,表面上性欲高涨,面腮粉红,心
里却是如古井一般,不起丝毫波澜。
心念一动,无边欲念就被塞入面前美妇身内,美妇感觉心底一片燥热,种种
欲望幻境就在眼前显现。
荣夫人瞥了瞥美妇,只见那美人双眼迷茫,嘴角流津,发出『嗬嗬』的声音,
不由得得意一笑,身边围绕的红雾化成条棒状,寻着美妇蜜穴与菊花就插了进去,
玉手则搭在美妇翘臀上,有节奏的拍了起来。
「师傅…」一道疲惫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是被荣夫人收为弟子的薛宝钗,薛
宝钗身披着宽大的袍子,袍子下面鼓出来一大块,里面好似有着什么东西。
「乖徒儿,修炼的怎么样了?」荣夫人懒洋洋的往后一靠,询问道。薛宝钗
咬咬牙,掀开衣袍,露出瘫软在自己脚边的薛夫人。
那薛夫人已不复往日的雍容华贵,双眼无神,赤裸着身子,玉臂紧紧抱着女
儿的小腿,一对丰乳闪着淡淡金光,流着奶香四溢的乳汁,原来光滑的小腹现在
鼓鼓囊囊,如身怀六甲,然而却时有鼓起,不知里面怀着些什么。
「好徒儿!好徒儿!」荣夫人娇笑起来,对薛宝钗大加赞扬,「不仅已经入
内识境界,而且『身孕菩提』神通已然小成,看来徒儿你在娘亲身上耕耘不少啊。」
「南无帝母菩萨,」薛宝钗低吟一声不再言语,只是问道,「神通小成后,
可孕一金身,特此来向香主求教。」
「可孕一罗汉或一菩萨或一法宝。」荣夫人笑了笑,手上却是不停,还在揉
着身下美妇的翘臀。
「你修行『无上妙法诃梨帝母万劫经』,乃菩萨根本大法,神通自成,这
『身孕菩提』神通,要不是你说出来,为师也不太清楚。」
「但为师侍奉菩萨多年,经验却是你不能比的,以你的天资,到返虚阶段,
菩萨自会赐下法宝,定比自身孕育的要好。」
「而我门又是以菩萨为主,自然不能去选那罗汉金身,这是那庄严山该选的,
而且若为师猜的不错,选了菩萨金身后,冥冥中自有菩萨加持,何乐而不为呢。」
薛宝钗听后默然,只是捏个法诀,就听身下薛夫人呻吟一声,惨叫起来,原
来是薛夫人肚子沸腾起来,不知生出什么东西。
薛夫人岔开双腿,露出红肿的小穴,身体在地上扭曲着,不一会,一个金色
头颅从薛夫人小穴里冒了出来。
那金身还沾着花浆淫水,闪闪发亮,虽然只出来一半,已是宝相庄严,只是
那菩萨却是衣衫半解,坦胸漏乳,面相与母女二人都有些相似。
随着菩萨金身从小穴里排出,薛夫人也如同刚生育完一样,面色苍白,全身
大汗淋漓,但眼神却是恢复了清明,透露出心里的羞耻,挣扎与沉沦享受。
那菩萨金身落地就长,直到与真人一样高,才褪去金色,恢复肉色,也是个
丰满美人,只是阴阳圆满,阳具与小穴共存,与薛家母女待在一起如同母女三人。
那宝钗菩萨微微一笑,把身体虚弱的薛夫人压到身下,金色阳具顺着未闭合
的小穴就插了进去,抽查几下就射出金色精液,射到薛夫人胞宫中。随着元阳的
吸收,薛夫人神色也好了许多。
待到薛夫人休息好,薛宝钗不发一言,让宝钗菩萨抱着薛夫人,缓步离开了
香坛。
荣夫人也不以为意,她也知道薛宝钗虽是信了佛母菩萨,对自己这个师傅却
是恨之入骨,待到她有了能力后必然把自己挫骨扬灰。
想到这里,荣夫人不由得有些嫉妒,自己未能修习菩萨的根本大法,后续无
力,怕不是跟不上薛宝钗的修炼速度。
不过,自己那徒儿也是经验尚浅,荣夫人眼睛闪过一丝得意,荣夫人伸手揉
了揉胯下美妇的脸蛋,那美妇五官一变,竟是荣夫人的样子。
舍去这具分身,也能起到血裔的作用,照样能练成『身孕菩提』神通,而且
自己在徒儿身上可是留了诸多后手。
想到这里,荣夫人不由得咯咯一笑,俯身身堵上了自己分身的樱唇。
——————————————————————
昆仑宫,星宫。
此时正好是夜晚,银河绰绰,星海满天,一道清光护着什么停到一观门前。
一高挑女道打开观门,信步走上前,冲东方一作揖「多谢葛师兄。」
那清光发出清脆如玉石的声音,之后就飞向九天,消失不见。
那女道低头一看,正是那日被葛洪带走的李玄机的魂魄,女道一皱眉,取出
个葫芦来,把李玄机魂魄收入,转头走进道观中。
不多时,女道取了把剑,佩在身上,一捏法诀,天上诸星闪烁,女道抬头,
认准了一星辰,也化为流光冲着东方飞去。
——————————————————————
「白姐姐,你为何去学了剑?」张轩明看着抱着剑不松手的白素贞,好奇的
问道。
在他印象里,法力高深的白素贞可并不擅长剑,还得了蛇剑仙的称誉。
「自是为了完善道心。」白素贞笑意盈盈达到,她正为崔曼雪揉着脑袋,崔
曼雪则慵懒的躺在白素贞大腿上。
「素贞性格大过极端。」闭着眼睛的美妇崔曼雪解释了一句,「我这婢子,
性子说好了是仁慈,菩萨心肠,怜悯世人,说不好就是心肠太软,懦弱!」
「哪有公主说的那样…」白素贞红了脸,弱弱的争辩了一下,冲着张轩明笑
了笑,这一笑,张轩明却是信了崔曼雪的话。
这本来该妖气森森的蛇妖,见谁都是一幅慈爱如母的样子,比菩萨还像菩萨,
雪姨怕不是也被这蛇妖当女儿养着。
「所以我让她修炼剑法,」崔曼雪叹了口气,「像借剑法的锐气刺激她,改
改这性子。」
「没想到还是没用,性子没改。辅修的剑法倒是出了名。」崔曼雪抱怨着,
「还天天背负个邪兵,像自己感化消磨它。」
「邪兵?」张轩明来了兴趣,「是啊…」白素贞自依然笑着说,打开了背负
在身上的剑匣,一股阴冷邪气扑面而来。
白素贞一挥手,把这股邪气堵在了匣子里面。「此虽剑,却名刀,却是有一
剑灵,自名为刀,世人叫它刀姬,」
「刀姬灵体只有身躯,无手无脚,却是要寻一貌美女子为寄主,斩去四肢,
用四只剑刃代替,再寻其他女子,遇到心仪手脚,也斩下来,用剑刃穿过,才可
活动于常人。」
「刀姬看上了素贞的四肢,想要夺取却被我制度,我不认销毁它,所以日日
戴在身上,想以此消磨它邪性。」
「你啊,以后迟早栽这上面。」崔曼雪抱怨一声,扭了扭身子,换了个姿势
仍躺在白素贞大腿上。
「轩儿,那薛家的账本,查的怎么样了?」崔曼雪问道,「已经查好了,金
陵一个小盐商,年收入百万银两,」张轩明不由得冷笑,「朝廷今年拨给水师的
费用也不过五百万两而已,可见这些盐商真是富可敌国啊!」
「富可敌国?」崔曼雪皱了皱眉头「那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
「若是要的不多也就罢了,」张轩明叹了口气,「可惜父皇下了密诏,直言
西北用兵,看来少于一千两不行啊。」
「江南盐商关系盘根错节,又各有供奉,漱玉盟里泰半都与他们有关系,也
有不少真人。」旁边白素贞也解释道。
「其实这些盐商问题不难解决,」崔曼雪伸了个懒腰,「无论是交易还是强
抢,银子都不难解决,朝廷敲打敲打的意思到了就成。」
「关键是甄家,」崔曼雪挑了挑眉毛,「在南方紫衣卫人手太少,只能依靠
婆娑门。」
「婆娑门么?」张轩明也皱起眉头,他一直对婆娑门有警惕心理,不知道那
位菩萨对自己持什么态度。
「你大可相信她们。」崔曼雪看出了张轩明的戒心,摇了摇头解释道,「提
防她们只是做无用功罢了。」
张轩明愣了愣,也不知这婆娑门与自身有什么关系,知晓这事的雪姨则反常
的不告诉他。
只能回京城再做计较了,张轩明暗想,不再去纠结这件事,而死问起甄家的
事来。
「据金陵香坛的香主报告,婆娑门已有一个眼线安插到甄家高层了。」一个
弱弱的声音从张轩明身后响起,那是一身轻纱的秦可卿,这回张轩明来江南只带
了秦可卿作为紫衣卫的信使。
「静观其变吧。」张轩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倒不必等待。」旁边的白
素贞插嘴道。
「漱玉盟内多是散修,寿元始终是个题,」白素贞顿了顿,「若是殿下能拿
出延年益寿的丹药来,直言要银子,或许能直接凑出这一千两来。
「举办拍卖会,怕不止有一千两了。」「崔曼雪眯了眯眼睛说道,」况且,
本宫这里,正好有东极长生丹丹方,可延寿百年。「
「只是交易,怕是起不到敲打的意思。」张轩明突然说到,崔曼雪笑了笑,
并不在意,「不是还有甄家么,杀鸡儆猴好了。」
「还请素贞广邀同道,举办这延寿大会吧,」崔曼雪坐起身来,胸前高耸颤
颤巍巍的,玉手捏了捏白素贞的玉颌。
白素贞俏脸羞红,点了点头,崔曼雪见此美景,忍不住低头一咬,吸住白素
贞樱唇,身子也半匐在蛇妖身上,一双玉手握住白素贞胸前丰乳,大力揉捏起来。
「公主……公主……」蛇妖哀求着,不想在人前被自家主子侵犯,「素贞呐,」
崔曼雪淫笑着,「我就喜欢你这种样子。」
『嘶啦』一身,崔曼雪就撕开蛇妖的白衣,露出白玉似的皮肤和青色的肚兜,
「啊…」白素贞惊叫一身,慌忙想遮住自己身子,却被崔曼雪抓住胳膊,无法动
弹。
崔曼雪嗅了嗅蛇妖身上的清香,伸出香舌舔着皮肤,白素贞还在哀求,身体
却没有一丝反抗。
「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原谅我的,是么?」崔曼雪在蛇妖耳边低语,白素
贞只是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哀求着崔曼雪。
崔曼雪看着蛇妖也于心不忍,咬咬牙,狠下心来,扯掉蛇妖的肚兜,白素贞
胸前玉乳弹跳而出,粉嫩乳头镶在玉肤上,让人不由得咽口唾沫。
玉手掐上蛇妖的玉乳,狠狠的揉捏起来,白素贞疼的皱起眉头呻吟起来,却
还是不肯反抗,只是随意让崔曼雪在身上肆意蹂躏。
终于,见蛇妖还是四肢无力,仍由她施为,崔曼雪终于心头火起,轮起巴掌,
狠狠拍在蛇妖丰乳上,『啪』的一声,一个红肿的掌印就出现在蛇妖玉乳上,甚
是醒目。
白素贞惨叫一声,倒在榻上,崔曼雪则是大声斥责,指责她为何还是不肯反
抗,这种烂好人的性格,枉废自己心血。
蛇妖只是低声抽泣着,也不与崔曼雪争执,崔曼雪发泄了一阵,又是不忍,
抱起蛇妖好声安慰着。
「真不知道你这几年怎么过来的?」崔曼雪抱怨着,「别人饿了拿你去做蛇
羹你都不会反抗一下。」
「哪有…」蛇妖抹了抹泪,破涕而笑,说自己还有个妹妹,性子最是调皮,
争强好胜,这几年都是她替自己处理外事,外人看自己的实力,也不敢造次,二
人也只是清修,过的倒也自在。
「你那妹妹现在又在何处?」崔曼雪皱了皱眉,担心蛇妖的妹妹对她有不利
企图。
「自是在山中清修,这次知道公主要来,就自己出来了。」白素贞又笑了起
来,只是赤裸着上身玉体,甚是诱人。
「叫她过来,本宫亲自见见她。」崔曼雪冷哼一声,把蛇妖拥入怀里安抚着。
旁边的张轩明则是哭笑不得,这二位的性子和地位完全是反的,要是以崔曼
雪为主,白素贞为婢看的还正常点。
「殿下…」身后的秦可卿走上来,「金陵里各大勋爵都有意邀请您去赴宴,
问您何日有空闲。」
「呵,」张轩明冷笑一声,「大小官员都去找张白圭了,这群勋爵倒是还记
得我。」
「就定在明日吧,倒也看看这金陵的大小勋贵比之京城有何不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