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之大明无忌】(01-02)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001章:穿越无忌,初见九真
此时,在一片风景秀丽,鸟语花香的山谷里面,一名浑身衣裳破烂至极,蓬
头长发,胡须满满的男子正坐在这山谷的地上发呆。
而这人,便是张扬了。
张扬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夜店王子,说白了就是鸭子,专门在夜店伺候
勾搭富婆的下三滥。
而在2018年世界杯开赛的时候,张扬好赌,把自己一生的积蓄几百万都
投入到德国和韩国的比赛中,买德国赢,结果德国居然输了,把张扬搞的倾家荡
产,张扬这个鸭子一时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
可是谁知道,张扬这一跳楼,从二十层楼摔下来,自然是粉身碎骨,死无全
尸,可是谁知道这一摔之下,竟然让张扬的灵魂就此出窍,然后就附身到了此时
的这具身体上。
也就是说,他穿越了!
而等到附身到这具新的身体上以后,张扬迅速吞噬了原来的这具身体的灵魂,
并且一下子知道了这具身体的真实身份。
而这具身体的真实身份,则是——张无忌!
没错,就是殷素素和张翠山的儿子,未来的明教教主张无忌!
张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穿越成张无忌!
而这个时候穿越过来的时候,正好是张无忌把那几卷经书给埋了,正准备去
见朱长龄,然后被他骗得摔下悬崖的时候,只是还没去,张无忌就被张扬夺舍了。
而且更让张扬难以相信的是,此时的他不但穿越成张无忌,吸收了张无忌所
有的记忆,包括他在这里五年所学会的九阳真经,还有他学到的医术和用毒之术,
而更厉害的是,他竟然获得了未来四十岁时期的张无忌的武功!
要知道,张无忌在22岁的时候,武功几乎就已经天下无敌了,而书末又得
到了九阴真经和郭靖黄蓉其他的武功,真可以说是厉害无比。
而张无忌和赵敏归隐蒙古之后,除了和赵敏厮守之外,便是每日练功,苦练
二十年之后,不论是九阴真经,还是郭靖的降龙十八掌等功夫,均是已经练到了
出神入化的地步,外加乾坤大挪移,太极拳,太极剑,圣火令武功,张无忌的武
功之高,便是张三丰也远为不及。
而这个时候,张无忌所有的功夫,竟然也在张扬穿越的时候,进入到了张扬
的体内,也就是说,此时的张扬,已经是武功天下第一了,就算是张三丰来了,
此时也不是张扬的对手。
「妈的……想不到老子赌世界杯输的这么惨,居然他妈的一下子还可以穿越,
还穿越到了张无忌的身上,还有这么厉害的武功!」这个时候的张扬,也算是彻
底变成了张无忌了,他心里暗暗吃惊,同时也是暗自欢喜,「不管怎么样,既然
穿越成了张无忌,那老子就绝对不能在重蹈张无忌的覆辙,一定要活的爽,那才
行!」
当下张无忌打定主意,站起身来,寻思:「如今还是先从这里离开才好,而
要出去这山谷,此时倒也不难,只是那朱长龄需要先料理了才好,否则那可是个
后患……」而以他此时功夫,便十个朱长龄也不放在眼里,当下再也无惧,当下
找到那个洞口,弯腰向洞里钻去。
原来的张无忌进来时十五岁,身子尚小,出去时已二十岁,长大成人,却钻
不过那狭窄的洞穴了。但此时的张无忌功力何等之强,吸一口气,运起了缩骨功,
全身骨骼挤拢,骨头和骨头之间的空隙缩小,轻轻易易地便钻了过去。
朱长龄倚在石壁上睡得正酣,梦见自己得了屠龙宝刀,在家中大开筵席,厮
役奔走,亲朋趋奉,四方英雄齐来道贺,好不威风快活,突觉肩头有人拍了几下,
一惊而醒,睁开眼来,只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面前。朱长龄跃起身来,神智未
曾十分清醒,叫道:「你……你……」
朱长龄虽身处于张无忌记忆当中,可此时这新的张无忌还是第一次见到朱长
龄,心想:「我可不是原来的那个傻逼张无忌,此番无论如何不会上你的当了!」
当下笑道:「你好,我是张无忌!」
朱长龄又惊又喜,又恼又恨,向他瞧了良久,才道:「你长得这般高了。哼,
怎地一直不出来跟我说话?不论我如何求你,你总不理?」张无忌微笑道:「我
怕你给我苦头吃。」
朱长龄右手倏出,施展擒拿手法,一把抓住了他肩头,厉声喝道:「怎么今
天却不怕了?」张无忌冷笑一声,身子轻轻一抖,运起自己那深厚无比的内功震
动一下,朱长龄登时感觉一股巨力袭击而来,还没反应过来,立刻将他震的倒飞
出去,这平台狭窄,但这一震之力何等了得,朱长龄最起码要被震动飞出十丈以
外才能停下,而后面便是万丈悬崖,朱长龄自然是没有任何悬念,在一阵惨叫声
中跌入了这万丈深渊,他又无原著张无忌那般神功,这一下去自然是粉身碎骨,
至死却也不明白,张无忌短短五年,如何练成这等神功。
「哼,垃圾!」张无忌骂了一句之后,当下展开缩骨功,再度潜回那深谷当
中,寻法离开。
而张无忌此时早已经想到了一个法子可以脱困,那就是如同黄蓉等人下绝情
谷一般,只要寻树皮搓成绳索便可下去。
这山谷之中别的不多,便树木极多,当下张无忌以手做刀,切割树皮,在用
树皮搓成绳索。
以张无忌此时的功夫,手上虽然没有兵刃,但是内力所及,手掌立成利刃,
只是他做这等粗笨功夫,也不过胜在力大劲足而已,未必便强过寻常熟手工人,
而他只有一人更是忙碌,比之黄蓉等人人多力量大,自然更艰难的多,而为了能
尽快出去,他除了吃饭和睡觉(只睡两个时辰)之外,便一直在做,好在他内力
深厚,倒也不觉疲累。
一直做到四天,才终于做出了一条大概有数百丈之长的绳索,张无忌将绳索
一端拴在一颗大树上,做成死结,接着牵引着另一端,依靠缩骨功潜回平台,将
绳索慢慢往下放。
待到绳索完全垂到深谷当中,张无忌试了试绳索,觉得甚是坚固,当下手握
绳索,施展轻功,往下而去。
以他此时的武功,要下这绳索之能,自然是丝毫不难的,不到片刻便已经到
了谷底的雪地。
待到雪地之后,张无忌立刻就看见了下面血肉模糊的一团,看衣裳便是朱长
龄了,此时的张无忌虽然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张无忌,可是毕竟是第一次杀人,
心下也有些不忍,于是叹了口气,心想:「这朱长龄虽然可恶,可毕竟是神雕里
面的朱子柳的后人,如今又命丧于此,我做做好事儿,让他入土为安吧!」于是
将朱长龄血肉模糊的尸骨捡了埋了。
张无忌正要离开,猛听得远处传来几声犬吠,跟着犬吠声渐近,显是有几头
猛犬在追逐什么野兽。
张无忌愣了一下,立刻就想起了原著里面的情节,看起来,是那朱九真和卫
壁到了,他心下大喜,想到:「这朱九真在倚天世界可是个十分貌美的女子,老
子在那深谷呆了好几天,也没碰过女人,今日且要好好爽一爽了!」
当下凝目向雪地里望去,只见有一人如飞奔来,身后三条大犬狂吠追赶。那
人显已筋疲力尽,跌跌撞撞,奔几步便摔一跤,但害怕恶犬的利齿锐爪,还是拼
命奔跑。
以张无忌此时的武功,若是有心出手相救,自然毫不费力,可是张无忌知道
这几人不过是农民而已,便给咬死了那也无妨,当下也就凝目看戏,并不出手。
蓦地里听得那人长声惨呼,摔倒在地,两头恶犬爬到他身上狠咬,这人凄惨
大叫,拼命挣扎,可是又如何抵挡得住这几头恶犬?转眼间已经给咬死了。
张无忌看到恶犬杀人,叹了口气,当下身形一闪,奔上前去,双掌齐出,三
只恶犬登时集体毙命。
张无忌听得马蹄声响,有人连声呼哨,正是朱九真在呼召群犬。
张无忌心里欢喜,心想:「这美人儿到来,那可爽了,今日非好好乐呵乐呵
不可……」同时看了看四周,但见天寒地冻,冷风瑟瑟,虽然他体内九阳神功已
经大成,又修炼了九阴真经的易筋锻骨章和总纲等高深内功近二十年,自然风寒
不惧,可是在这种情形下和女人做爱实在大煞风景,而且自己周身也是污泥很多,
外加胡须头发均是密长至极,犹如野人一般,也实在不妥,当下想了一下,便有
了个计划。
此时蹄声渐近,两骑马驰了过来,马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潇洒,俊朗
不凡,女的却是眉目如画,身材高挑,虽此时周身穿着厚厚的棉衣,却也难以掩
盖凹凸有致的丰满身段。
「这就是朱九真吧?当真美貌,比21世纪的大明星也丝毫不差啊!」此时
张无忌眼见朱九真如此的美貌,当时色心大发,真恨不得立刻上前,把眼前这个
大美人剥光了,狠狠的玩弄一番才是。
此时的朱九真和他的表哥卫壁,来到这里之后,眼见地上三条恶犬已经丧命,
而一个农夫的尸体躺在地上,浑身血肉模糊,看起来已经毙命,而一个衣裳破烂,
浑身脏兮兮,蓬头散发,满脸胡子的男子站在面前,二人脸色都是一变。
朱九真此时一把挥动手上的马鞭,指着此次的张无忌说道:「可是你打死了
我的爱犬?」言语之间十分愤怒,只因这三条恶犬还是朱九真十分喜爱的宠物,
此时居然被这人给打死了,朱九真愤怒无比,只待此人承认,是他打死之后,便
立刻取他性命,为自己的爱犬报仇。
以此时的张无忌的武功,自然是丝毫不把眼前这两个人放在眼里的,而此时
眼见朱九真一脸愤怒,但这生气的表情,在此时这绝色佳人脸上泛现出来,却是
越发诱人,令张无忌真是心猿意马,不可自己,当下笑道:「不错,这三条恶犬
是我给打死的,你们想怎么样?」
朱九真一听自己的三头爱犬,真的是被眼前这乞丐一样的野人打死的,自然
是心下大怒,叫道:「那你就要为它们偿命!」说到这里,朱九真拔出腰间长剑,
跃下马背,对着张无忌急刺而去,而卫壁也并未阻止,反正这样的一个人的性命,
也不放在他心上。
可是以张无忌此时的武功,小小的一个朱九真,又如何能奈何得了他?但见
长剑袭来,张无忌狞笑一声,身形微微一晃,朱九真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手
上长剑,已经脱手,而接着那人已经一把将自己胸口要穴抓住,朱九真顿时浑身
似乎被无数铁链捆绑一般,再无丝毫力气。
「胸部不小啊!」此时的张无忌,左手夺下了朱九真手中长剑,右手抓住朱
九真胸口穴道,触手只觉丰满异常,心下情欲更是大盛。
「表妹!」此时马背上的卫壁,眼见自己的表妹被抓,心下大惊,不及多想,
也是拔出长剑,对着张无忌扑将过来。
只是以卫壁这个时候的武功,又如何能和张无忌抗衡呢?张无忌嘿嘿一笑,
顺手点了朱九真的穴道,将她推倒在一边,接着看着眼前冲过来的卫壁,剑招狠
辣,他也丝毫不放在眼里,身形一晃,卫壁只觉眼前一花,胸口穴道已经被点,
登时浑身酥软,在也动不得了。
朱九真和卫壁乃是出自名门,武功在年轻一辈里来说,也不算是弱,可是此
时眼前这个脏兮兮的野人均在一招之间便制服二人,卫壁和朱九真都难以置信世
间居然会有此事。
此时张无忌制服二人之后,冷笑道:「怎么?现在还要为你的狗我偿命吗?」
「不,不不,这位大侠,我表妹年少不懂事儿,还请你别见怪,我们给你赔
礼道歉……」此时的卫壁已经知道对方武功之高,实在难以想象,此时要取二人
性命当真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看起来是武林中一位大人物,当下只得服软。
张无忌冷笑一声,说道:「赔礼道歉,便能做罢了?废话莫说,你们刚才这
三只恶犬,差点咬到小爷,不管怎么样,也该赔偿我些精神损失费吧?」
卫壁和朱九真不知道精神损失费是什么玩意儿,可是既然是赔偿,而且还有
个费字,定然是要钱了,二人都松了口气,他们二人家中都有万贯家财,若是可
以赔钱解决的话,那自然再好不过。
「大侠,我二人身上都带着银子,不多,但也有三四百两之多,大侠尽可拿
去!」卫壁赶忙说道。
「三四百两银子便打发小爷了?你当小爷是要饭的啊?」张无忌冷笑道,
「少废话,没十万两银子,今日你二人别想活着离开!」
卫壁和朱九真一听这人一开口就要十万两银子,均是吃了一惊,朱九真道:
「我们出门在外,身上哪有这许多银子?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张无忌冷笑一声,说道:「这还不容易,你们家住哪里?我带你们回家取银
子便是!」
卫壁和朱九真一听这话,都是心里一喜,原来最近,六大门派约好了要前往
昆仑山剿灭魔教,而朱武连环庄便在西域昆仑之地,此时天寒地冻,有些武林高
人正在朱武连环庄休息,其中还包括昆仑派掌门何太冲和班淑娴夫妇这等第一流
的高手,此人居然敢到自己家去,岂不是正好自投罗网?凉他武功再高,也绝对
不可能抵挡得住那么多武林高手。
当下,卫壁赶忙道:「是是是,大侠去我们家中,我和表妹自当赔偿大侠那
个……那个精神损失费,那个,别说是十万两银子,便一百万两,一千万两,我
们也赔给大侠……」
卫壁这大话可说的大了,他朱武连环庄虽然家财丰厚,可是要拿一百万两也
已经不易,这一千万两是无论如何拿不出来了,只是此时卫壁为了能让张无忌带
自己二人回家,让家里的高手群殴他,以至于说此大话。
张无忌此时读过原著,自然此时朱武连环庄中有些高手,这姓卫的打什么主
意,他自然也是一清二楚,但此时却不说破,哈哈大笑,说道:「那好,你说的,
一千万两,要是少一分,我可让你二人死无葬身之地!」
说到这里,张无忌又装模作样地询问了一番朱武连环庄的所在,接着一把提
起二人,展开轻功,便朝着朱武连环庄而去。
他此时内功、外功何等了得,轻功之强,也是当世无敌,此时手提二人,却
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朱九真和卫壁二人穴道被点,全然无法动弹,此时被张无
忌一手一个提在手中,只觉耳畔生风,犹似腾云驾雾一般,恍如梦中,真不信世
间竟有这等武功高强之人。
而张无忌此时轻功之高,实在是匪夷所思,不过奔行半个时辰,便已经到达
了朱武连环庄门口。
第002章:美貌芷若,魔教大仇
此时的张无忌,一手提着一人,很快的就回到了朱武连环庄,这个庄子在他
的记忆当中,倒是印象深刻,只不过现在倒是第一次站到这里来,但见庄子豪华,
器宇不凡,定是大富之家,心中想到:「妈的,这朱武连环庄还有不少钱啊,也
不知道朱子柳和大小武贪污了大理和襄阳多少银两军费,才能建造起这么大的一
座庄园……」
想到这里之后,张无忌将此时的卫璧和朱九真扔在地上,解开他二人穴道,
笑道:「好了,快快进去拿银子吧,说好的一千万两,快且拿出来了吧!」
卫璧和朱九真,这个时候得获自由,当真是如蒙大赦,而二人心中对张无忌
恨之入骨,这个时候时候只盼快点让里面的高手出来,把张无忌收拾了,所以卫
璧赶忙说道:「是是是,大侠请在此等候,我和表妹这就进去拿银子!」
说着,这个时候的卫壁和朱九真赶忙就转身进去,飞也似地前去叫人来,而
张无忌如何不知二人心意,只是他此时有心试试此时的功夫,对付这个时代这些
所谓的高手,到底有多大威力,所以这个时候也就没有丝毫阻止之意。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便在此时,庄子里面冲出来八个人来,张无忌定睛
看去,还别说,这里之人大半他也认识,因为此时的张无忌的记忆里都存在着的。
而这其中二人正是那卫璧,还有朱九真,他们旁边站着一人,乃是一美丽少
女,论颜色虽逊色朱九真几分,却也是个美人儿,却是那武青婴。
而在那武青婴的身边,却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乃是他的父亲武
烈。
而除了这四人,还有两人,乃是昆仑派的何太冲、班淑娴夫妇二人,这些在
张无忌的记忆里,那都是认识了的。
另外二人都是女子,其中一女子年纪不小,已经年过三旬,一身淡蓝衣裳,
倒也有些姿色美貌,只是不如朱九真那般艳丽无方,张无忌却是认得,是峨嵋派
的丁敏君,数年之前,原来的张无忌在蝴蝶谷见过他。
而最后一名女子,张无忌一见之下,却是脑袋一翁,只觉得心中大荡,心里
只想:「天啊,这从哪里冒出这么个美貌姑娘来?」
但见眼前女子约莫十七八岁年纪,一身白红相衬的衣裳,眉目如画,肌肤如
雪,当真是美若天下,犹如西子下凡,朱九真虽然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可
是跟这女子相比,却似乎还是颇有不及,而张无忌这一生,在21世纪,却也没
见过这等绝色佳人,此时一见之下,当真是如痴如醉,真恨不得立刻上前,和这
女子合体交欢,一尝所愿。
刚才卫璧和朱九真进屋之后,赶忙找人求援,此时武烈正在和庄上的峨嵋派、
昆仑派高手说话,忽见卫壁和朱九真慌慌张张地进来,赶忙上前询问,而朱九真
和卫璧此时见这么多高手在这里,自然是添油加醋,绝口不提放狗咬人之事,好
像就是那野汉子无端伤人,要勒索银两,更要见色起意,对朱九真非礼云云……
此时在朱武连环庄上,峨眉、昆仑二派高手已经到了,灭绝师太自然也在其
中,只是灭绝师太素来高傲,不愿见客,在房中休息,只是让门下弟子丁敏君和
周芷若前来和武烈说话,而何太冲和班淑娴,跟武烈颇有交情,当下和他,以及
丁敏君周芷若一起在厅房说话。
而刚刚得知消息之后,武烈自然要为两个师侄报仇,当下便首先出去,何太
冲和班淑娴、周芷若和丁敏君听朱九真二人说那野人武功甚高,心下也是好奇,
外加何太冲夫妇跟武烈早已经熟悉,而朱武二家上代跟峨嵋派颇有渊源,所以此
时也一起出来助拳。
张无忌此时见到的那名让他心动不已的女人,自然便是原著里面,和赵敏分
庭抗礼的周芷若了,只是此时张无忌,虽然内心里面有幼年周芷若的记忆,可是
从未见过长大以后的周芷若,因此自然是不会认识周芷若的。
而此时,何太冲,班淑娴,武烈,丁敏君,武青婴,周芷若六人打量着此时
的张无忌,但见他衣衫破烂,馒头蓬发,络腮胡须漫步整个脸颊,看不清相貌,
而周身尽是污泥,一看就像是个深山野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武林高手,心下都
是暗自疑惑。
「贼小子,你看什么看啊?」而丁敏君却发现,此时眼前这个野人居然目不
转睛地盯着周芷若看,心下恼怒,张口大叫出来,她倒不是有意维护周芷若,只
是丁敏君往日自负美貌,可是跟周芷若比却大为不如,外加周芷若年轻,又素得
师父宠爱,而自己此时和周芷若和自己并排而站,这野人居然只目不转睛看周芷
若,而不看她,自然让她十分愤怒。
而周芷若虽未说话,可是被浑身脏兮兮的蓬头野人这般观看,而对方眼中的
兽欲,周芷若更瞧得出来,似乎恨不得立刻上前把自己生吃了一样,自然心中恼
怒,只是她一向涵养极好,此时自不能如泼妇般骂街。
武烈此时走上前来,说道:「尊驾是谁?不知我朱武连环庄如何得罪了尊驾,
为何跟我两个师侄为难?」武烈本人长得极为威猛,说话嗓门也大,又内功深厚,
这番话说出来自然是声响至极,在场之人若非聋子,个个都听的一清二楚,但此
时的张无忌却似乎充耳不闻,只是痴呆地看着周芷若。
这一下众人均是看出,这野人定然是被周芷若的花容月貌所迷,而朱九真更
是气极,她自负美貌婀娜,可是自见周芷若之后也不禁自惭形秽,心中本就嫉妒,
只是对方是峨嵋派灭绝师太的爱徒,在借朱九真十个胆子也不敢对其有丝毫无礼,
只能子啊心里面诅咒周芷若生儿子没屁眼。
而此时眼见这野人如此痴迷地看着周芷若,而刚才看到她的时候,却丝毫没
有如此痴迷,当真是气急败坏,若不是顾及女儿家矜持,早如丁敏君般痛骂出来
了。
武烈的武功在当今武林虽然不算绝顶高手,可是毕竟也是名门之后,一方豪
强,眼见眼前这野人对自己的话充耳不闻,反而痴迷地盯着人家峨嵋派的姑娘看,
心里恼怒,同时又想:「这人如此看着人家姑娘,整个一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能是什么高手?」当下不在多言,决定先制服这人在说,于是轻喝一声,身形一
跃,一指点向张无忌胸口的天池穴,所用的正是他赖以成名的一阳指神功。
张无忌此时依然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周芷若,对武烈这一击丝毫不避,何太冲
和班淑娴等人均想:「这人如此的下三滥,见到美色便晕头,哪里是什么高手了?
多半是那朱九真和卫璧在说谎!」
而就在此时,武烈的一阳指已经正中张无忌的胸口,接着武烈立刻感觉到一
股从所未见的大力反击过来,还没等武烈反应过来,立刻就被这股大力反击而回,
一声惨叫中倒飞出去,直朝着班淑娴这肥婆倒飞过来。
班淑娴眼见武烈朝自己飞过来,一时没想其他,扔下长剑,双手一推,想将
武烈身子托住,接着在将他放在地上,哪知手掌一碰武烈身子,一股大力席卷而
来,如排山倒海一般威力无穷,班淑娴大叫一声:「不好!」接着肥胖的身子和
武烈一起撞飞出去,二人一起撞在大门柱子上,均是被震晕过去。
这一下在场所有之人均是大骇,如何太冲、丁敏君、周芷若这般或是武林前
辈,或是所学不凡之人,均是看出,刚才武烈以一阳指神功点中那野人胸口,那
野人手不动脚不抬,便将武烈反震出去,这本已经是当世罕见的内功,而班淑娴
武功比之灭绝师太也未必逊色多少,已可算当世一流高手,可她想要伸手接住武
烈,却依然被这股反震之力震的倒飞出去,这区区反震之力便一举击溃当世两名
一流高手,这等功夫,众人均是从所未见。
张无忌此时却是冷笑了一声,说道:「哎呀呀,怎么二位老人家这般不小心,
自己往柱子上撞?」
其实周芷若虽美,但张无忌也不至于完全看傻了,只是他为显功夫,让这几
人知道厉害,所以才故意无视武烈之言,果然这武烈便忍耐不住,向他攻击,此
时他体内九阳神功早已大成,又修炼九阴真经数十年,其功力之强,早已经到了
心随意动,无所不能的境界,武烈一阳指击中他胸口,体内内功登时激起反应,
以极强反击之力将武烈身子反弹而去,这股大力不知比武烈本力强过多少,班淑
娴武功虽高,但内力终究和武烈不过差距不大,此时不知好歹,居然胆敢前来硬
接,自然也被这股大力击得倒飞出去了。
「爹爹!」武青婴惊叫一声,赶忙跑到自己父亲面前,查看一番,发现自己
父亲只是晕迷了而已,当下心下才一宽。
「尊驾好俊的功夫!」此时的何太冲检查了一下自己老婆的状况,也不过是
晕迷了而已,这下他也知道对方武功实在不可小觑,于是决定先以言语询问为好,
「不知尊驾是何门派,为何和今日和贤主人一家为难呢?」
张无忌冷笑一声,说道:「为何要与贤主人为难?呵呵,你且问问这二人,
为何无端放出恶犬伤我?!」说到这里,张无忌身形一闪,众人只见眼前一花,
接着就听卫璧和朱九真一阵惨叫,接着就见眼前的张无忌已经一手提着朱九真和
卫璧的后劲了。
这一手身法更让在场人骇然,因为刚才卫璧和朱九真忌惮张无忌了得,站的
离他最远,可是张无忌居然在瞬息之间,跨过几位高手,将二人轻而易举擒住,
对方所有人,包括何太冲这一流高手均未看清,这人是如何抓住站的距离他最远
的朱九真和卫璧,这等诡异快速的身法,众人均是生平从所未见,均想:「以他
这等身法,若是适才不是抓朱九真和卫璧,而是对我身上击打一掌,此刻我哪里
还有性命?」
张无忌此时抓住朱九真和卫璧的后劲,笑道:「我劲力一吐,要你二人立刻
筋断骨折,你们信是不信?」这一番话直说的此时的朱九真和卫璧吓得脸色发白,
朱九真赶忙叫道:「别……别,大侠饶命,饶命……别……别杀我!」
这朱九真乃是女子,又心性歹毒,却偏偏又极为怕死,此时在这等死亡威胁
之下,自然是吓得脸色发白,只得开口求饶。
而此时,周芷若已经走到了武烈和班淑娴身边,在二人身上推拿了几下,此
时二人苏醒过来,均是已知,张无忌武功极高,自然不敢再擅动,而武烈支撑起
身子来,见卫璧和朱九真已经又给擒住了,当下赶忙上前,武烈道:「这位大侠,
你武艺极高,我等自愧不如,但不知我这两个后辈如何得罪你了?还请示下…
…」
武烈虽然为人卑劣,但也不是不辩是非之人,此时见识了张无忌的神妙武功,
自然知道识才朱九真所言什么、无端要害他二人,意图奸淫非礼之事绝对是假的,
以张无忌这等功夫,真要奸淫朱九真,她俨能得保清白?他素知朱九真仗着朱武
连环庄势力庞大,在这四处作威作福,看来此时定然是哪里得罪了这位大高手了,
此时出言便客气的多。
张无忌冷笑道:「这位老者,我且来问你,若有个人要你为几条狗偿命,你
会觉得很荣幸吗?你这侄女放恶犬意图袭击于我,我将恶犬打死,她反要我偿命,
你说,他二人是否得罪我了?!」说到这里,张无忌狞笑着说道:「你二人速速
将刚才之事一五一十地道来,若有半句谎言,定然立将你二人一掌击毙!」
到此关头,朱九真和卫璧哪里还敢隐瞒?当下只得吞吞吐吐,将刚才之事,
包括如何和表哥约会,如何被乡农瞧见,如何放狗追那乡农之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而说完之后,朱九真却哭道:「大侠,我……我只是让我的狗去追那贱民,它们
……它们都是畜生,哪知大侠厉害?小女子也是不懂事,不知天高地厚,还请大
侠不要见怪……您……您要的十万两银子,我们立刻如数给您就是……」
此时武烈听完前因后果,登时知道此事确实是自己一家理亏在先,而随意纵
犬行凶,滥伤无辜,传出去也确实不大好听,所以只得拱手道:「大侠,此事确
实是我这侄女不对,但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过我这侄女一次,在下立刻预备
白银十万两,外加黄金一万两,给大侠赔罪如何?」
张无忌心想妈的,这一家人还真有钱啊,不过老子劫色不劫财,可不稀罕你
的钱,心里虽这般想,此时面上却是淡淡一笑,叹了口气,放开了卫璧和朱九真,
说道:「呵呵,在下已经是命不久矣,哪里还能说什么钱,此番也不过就是发泄
一番而已!」
这番话一说出口,在场之人均是大吃一惊,心想这人武功之高,众人都是有
目共睹,却是世所罕见,怎么忽然说什么命不久矣?这却是为何?
何太冲问道:「兄台武功高明,乃是何某生平罕见,如何忽然说命不久矣?
不知能否告知?」
张无忌此时长叹了一声,说道:「我当年一家老幼,都被魔教的一个淫徒,
名叫杨逍的给杀了,我两个姐姐更被淫贼杨逍先奸后杀,我这些年隐居深山,苦
练武功,便是为了找杨逍淫贼报仇雪恨,这番武功大成,便要上光明顶和杨逍恶
贼决一死战,只是单打独斗,我虽然不惧那杨逍恶贼,可是魔教人多势众,高手
如云,俗言双拳难敌四手,我此番已经是抱着必死决心而去,要和魔教妖人决一
死战,同归于尽了!」
说到伤心之处,张无忌哭了起来,似乎是因为想起了自己一家惨死在杨逍淫
贼手上的恶行,当下激愤而发,哭的十分厉害,其实他内功深厚,周身肌肉控制
自如,这区区泪水,自然是说来就来了。
众人倒是没想到这人跟魔教的杨逍居然是生死仇敌,这番要上光明顶和魔教
决一死战,不过他这番言语一出,何太冲、丁敏君等均是一喜,何太冲上前一步
道:「原来兄台跟魔教有此大仇,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不满兄台,魔教作恶多
端,那杨逍淫贼奸淫妇女,更是恶中之首,我等名门正派早就欲除之而后快,这
一次少林,武当,峨眉,崆峒,华山,外加在下的昆仑派,便准备一起攻上光明
顶,和魔教决一死战,誓要将这般邪魔外道一举歼灭,兄台既然和魔教有此深仇,
不如和我六大门派合力而攻,一起将这魔教给歼灭,岂不妙哉?
这一言,在场所有人均是如此而想,眼前之人武功之高,所有人都是有目共
睹,而和魔教又有深仇大恨,若是得他助拳,何愁魔教不灭?
张无忌心里暗自好笑,可是面上却装出一副惊喜之情,说道:「六大门派当
真要灭掉魔教?那可真是太好了,我跟魔教有不共戴天之仇,既然如此,那在下
定然要一起前去,歼灭群魔,为我家人报仇!」说着,张无忌仰天长笑,叫道:
「魔教妖人,这一次,我定要为我家人报仇!」
他这一下叫喊,用上了内功,当真是惊天动地,如巨龙啸天,在场之人无不
变色,朱九真,卫璧,武青婴三人内功浅薄,当场均是给这吼声震的摔倒在地,
丁敏君和周芷若内功稍强,但也只能勉强站立不倒,心腹之中一阵翻腾,厌恶欲
呕,说不出的难受,而何太冲,班淑娴,武烈三也均是觉胸中气血一阵翻腾,尽
皆骇然,心想当世怎会有人能练就如此深厚的内力?
而此时,有数人从朱武连环庄中窜了出来,都是女子,领头一人是个四十岁
左右的中年尼姑,容貌颇美,只是眉目之间颇有戾气,神色更也冷酷至极,正是
峨嵋派掌门灭绝师太,原来她在房中打坐练气,忽闻这惊天动地般的吼声,心下
惊骇,还以为来了敌人,便立刻出来查看。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