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之风流段二】(03)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003章:练成北冥,淫戏宝宝
「淳哥,你现在……现在好厉害……比当年……当年还强些……」此时的刀
白凤,颤巍巍地靠在了段正淳的怀中,低声喘息,刚才那番销魂蚀骨,当真是美
妙无比,快慰无边,让此时的刀白凤回味无穷,那语气却也软了许多了。
段正淳却也心中欢喜,他可没想到,这刀白凤年过四旬,居然如此有如此风
味,当真让人回味无穷,此时琴瑟和谐,当真是人生极乐。
忽又想到:「这刀白凤虽然十分妙哉,可是不许我这大理段二娶妻纳妾,这
倒是件麻烦事儿……」
随即又想:「这原来的大理段二,娶刀白凤是因为她是摆夷族族长的女儿,
因为大理在治理云南的时候,需要依仗摆夷族,所以这刀白凤仗着后台硬,才不
许原来的段正淳娶妻纳妾,若我此时贸然提出要娶妻纳妾,他定然不会答允,看
来,我只能加强我的实力,待我将来实力强了,将大理国的疆域扩大,更有甚者,
在灭辽国、大宋,一统天下,这女子定然不敢在不让我纳妾了!」
当下打定主意,定要在此时扩大自己的实力,将来三宫六院,那才不枉穿越
成段正淳。
当下,段正淳和刀白凤温存了一阵,接着便即穿衣离开,刀白凤眼见丈夫要
走,虽有心挽留,可是随即想起此乃佛门清净之地,自己却和丈夫在菩萨面前做
这等苟且之事,本来就已经是十分不妥,而丈夫在外面依然情人无数,一时之间
心里面的苦闷再度上来了,这让此时的刀白凤的心里很是憋闷,也就不在阻拦段
正淳了……
……
数日之后,此时,在无崖子和李秋水所在的那个秘洞里面,此时的段正淳终
于出现在了这里。
要知道,段正淳的武功不弱,而且又熟悉原著的剧情,要找到这个秘洞,并
不困难,此时这不就找来了吗?
而且,此时的段正淳已经吞服了莽牯朱蛤了。
要找这莽牯朱蛤倒也是不难的,只是可怕的是他的毒性,只不过此时的段正
淳已经准备好了避毒丹,这避毒丹乃是当年那边疆小国花费五十年的时间,收集
天下奇珍药材、依照祖传药方炼就而成,世间绝无再有,服用之后,一个时辰之
类,便如同原著段誉一般,百毒不侵,因此段正淳见到莽牯朱蛤后,莽牯朱蛤的
毒自然是毒不死段正淳,而段正淳这个时候用内力震晕了它,在强忍恶心,将这
莽牯朱蛤生吃了,只因生怕这莽牯朱蛤死了,或者被烤熟以后便无百毒不侵之能,
因此不敢烤煮,只得生吃。
这莽牯朱蛤周身都是剧毒,虽然一个时辰内,段正淳吃它的时候不会中毒而
死,可是却也吃的恶心无比,厌恶欲呕,好在段正淳当时已经知道自己要生吞莽
牯朱蛤,所以故意两日两夜不吃饭,只喝水,饿的周身乏力,因此吃这莽牯朱蛤
的痛苦才减缓了不少。
待吃下去之后,段正淳盘膝运功,消化莽牯朱蛤,终于让这万毒之王和自己
的身体彻底融合,自此之后百毒不侵了。
而此时的段正淳,在吃了莽牯朱蛤之后,自然是立刻前去寻找那李秋水藏匿
北冥神功之地,而终于也找到了。
而此时,眼前一座白玉雕成的玉像,摆在石室中央。玉像与生人一般大小,
身上一件淡黄色绸衫微微颤动;更奇的是一对眸子以黑宝石雕成,莹然有光,神
采飞扬。
段正淳知道此玉像是无崖子制作,是按李沧海的身材、模样制成。
东壁上刻着数十行字,都是「庄子」中的句子,大都出自「逍遥游」、「养
生主」、「秋水」、「至乐」几篇,笔法飘逸,似以极强腕力用利器刻成,每一
笔都深入石壁几近半寸。文末题着一行字云:「逍遥子为秋水妹书。洞中无日月,
人间至乐也。」
段正淳猜想,这定是无崖子与李秋水两情相悦时所书。
段正淳按图上提示,检查玉像的鞋子,凝目看去,右足鞋上绣的是「磕首千
遍,供我驱策」八字,左足鞋上绣的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八个字。知道秘
籍藏于绣鞋旁边蒲团下方,移开蒲团,伸手掏摸,里面是个绸包。
绸包一尺来长,上写几行细字:「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
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
段正淳捧着这个绸包,知道里面必定是北冥神功等逍遥派秘籍。
第一本秘籍是「北冥神功」上面写道:「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
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
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
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
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
招数为末。以下诸图,务须用心修习。」
段正淳打开帛卷,上绘有一幅横卧的裸女画像,全身一丝不挂,纤丝清晰,
段正淳现在年龄已是成人,望着卷上裸女,不由欲心大动。画中裸女嫣然微笑,
眉梢眼角,唇边颊上,尽是妖媚,比之那玉像的庄严宝相,容貌虽似,神情却是
大异。段正淳不由心头狂跳,口干舌燥。看那裸女身上,有一条绿色细线起自左
肩,横至颈下,斜行而至右乳。
段正淳看到画中裸女椒乳坟起,心中大动,急忙闭眼,行功一遍,过了良久
才睁眼再看,见绿线通至腋下,延至右臂,经手腕至右手大拇指而止。
另一条绿线却是至颈口向下延伸,经肚腹不住向下,至离肚脐数分处而止。
线旁以细字注满了「云门」、「中府」、「天府」、「侠白」、「尺泽」、
「孔最」、「列缺」、「经渠」、「大渊」、「鱼际」等字样,至拇指的「少商」
而止,段正淳知道这些都是穴道名称。
帛卷最下,写的是:「北冥神功系引世人之内力而为我有。北冥大水,非由
自生。语云:百川汇海,大海之水以容百川而得。汪洋巨浸,端在积聚。此『手
太阴肺经』为北冥神功之第一课。」
裸女下面写的是这门功夫的详细练法。
最后写道:世人练功,皆自云门而至少商,我逍遥派则反其道而行之,自少
商而至云门,拇指与人相接,彼之内力即入我身,贮于云门等诸穴。然敌之内力
若胜于我,则海水倒灌而入江河,凶险莫甚,慎之,慎之。本派旁支,未窥要道,
惟能消敌内力,不能引而为我用,犹日取千金而复弃之于地,暴殄珍物,殊可哂
也。「
段正淳仔细看了一下这段话的意思,此时才明白,这北冥神功其实并不是需
要人废除掉自身的内力,而是需要在修炼的时候,不要想起原来的内功修炼之法,
否则两功相冲,立刻毙命,这一节可以说难倒了天下之人,尤其是内功越高之人,
自身的内功修炼之法早已经深入脑髓,要想尽忘所学,岂能容易?
可是此时的段正淳却是大喜过望,原来他此时乃是穿越者之身,虽然吸纳了
段正淳的武功记忆,可以施展他的武功,可是他从未修炼过段家内功心法,虽然
可以运用自身的内力,但是却不算自身所学,此时那些内功修炼之法若要忘记,
倒也不难,就如同现代学生,小学中学那般学了做应用题,结果一毕业就全还给
老师一个道理,此时真是说忘就能忘了。
本来段正淳对于这散功之事其实颇无把握,现在发现不用散功,自然大喜过
望,当下段正淳便坐下来修炼北冥神功了。
……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了,由于段正淳虽然身有自身内功,但尽忘以前所学内
功修炼之法,倒也不难,短短半月,这北冥神功已经尽数练成,而这凌波微步也
已经学成了,他此时已经可以以此神功取人内力,当下内心欢喜,烧了秘籍之后,
这才离开了。
此时段正淳北冥神功已经练成,凌波微步也已经练的颇为了得,可以说几乎
天下无敌了,而他此时却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儿,那就是这个时候,在万劫谷的
那个俏药叉,甘宝宝。
这个时候,段正淳其实已经知道了,自己穿越的是什么时间了,大概是原著
里面剧情开始的半年前,而自己没逼段誉学武,段誉也就没离家出走了,而此时,
钟灵应该还在万劫谷才对。
想到这里,段正淳心里想起了甘宝宝这绝丽美人儿,心猿意马,再也熬不住
了,当下便要到那万劫谷去,见见这位老情人了,嘿嘿嘿……
那万劫谷在哪里,段正淳虽然读过天龙八部,但是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好在
书里面的内容,此时的段正淳倒是还记得清楚,记得那万劫谷,要经过一个叫
「善人渡」的铁索桥,所以段正淳沿途打听,终于找到了「善人渡」。
过了铁索桥以后,段正淳在此找了大概半天的功夫,才终于找到了万劫谷—
—其实很容易找的,因为只要能找到那片松树林就可以了。
段正淳走到这里,见左首一排九株大松树参天并列,他按照天龙八部的剧情,
自右数到第四株,绕到树后,拨开长草,树上出现个洞口,心想:「这『万劫谷』
的所在当真隐蔽,若不是我看过原著,又怎能知道谷口竟是在一株大松树中,看
来这钟万仇为了防备老子,倒也颇为用心。」
心下暗笑之下,钻进树洞,左手拨开枯草,右手摸到一个大铁环,用力提起,
木板掀开,下面是一道石级。他走下几级,双手托着木板放回原处,沿石级向下
走去,三十余级后石级右转,数丈后折而向上,上行三十余级,来到平地。
眼前大片草地,尽头处又全是一株株松树。走过草地,只见一株大松树上削
下了丈许长、尺许宽的一片,漆上白漆,写着九个大字:「姓段者入此谷杀无赦」。
八字黑色,那「杀」字却漆成殷红之色。
此时,段正淳看到这些字以后,叹了口气,心想这钟万仇倒也是可怜的很,
自己喜当爹当了接盘侠,给自己养了女儿,又害怕老婆被自己夺走,整日提心吊
胆地过日子,在这里束一块牌子,自得其乐,倒也是可怜至极了,实在是很悲剧
的。
只不过他虽然可怜,可是段正淳可不会可怜他,反而是要在此时潜入到这其
中,好好玩玩儿才是,毕竟那甘宝宝本来便是他段正淳的女人,去玩儿自己的女
人没什么问题的,而宝宝和自己分开这么多年了,也该和她好好团聚一番了,嘿
嘿嘿……
当下段正淳便偷偷潜入到这万劫谷中,他武功比钟万仇高上一筹,而这谷中
也没什么高手,而他此时修炼了北冥神功,凌波微步这两大奇门神功,外加原来
的一阳指和段家武功,此时自问就是对上段延庆也已经丝毫不惧,自然在此时什
么都不怕。
进入万劫谷之后,这谷中十分宽大,段正淳对这谷中不熟,当下也不乱走,
于是在一偏僻之处,将一名丫鬟制服点穴以后,带到一处僻静之地,恶狠狠地对
着这个丫鬟说道:「我现在解开你穴道,若你敢叫,我便一掌打死你,知道不?
若你不叫,就眨两下眼睛,我就给你解穴!」
这丫鬟忽然被人暗算,此时吓得脸都白了,听到段正淳的话,赶忙眨眼,段
正淳便解开了她的穴道,那丫鬟果然不敢叫喊。
段正淳问道:「你想死还是想活?」
「自然……自然想活……大侠饶命啊……」那丫鬟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你回答我几个问题,答对了就让你活!」段正淳说道。
「是是是……大侠请问……」这丫鬟此时受到生命威胁,哪敢不从段正淳?
赶忙点头。
段正淳哼了一声,问道:「你们家老爷钟万仇如今在何处?」
那丫鬟答道:「我家……我家老爷数日前已经出去了,到今日还未回来!」
段正淳一听钟万仇不在,心下一宽,又问道:「那你家夫人和小姐在吗?」
这才是此时的段正淳最关心的问题。
「夫人,夫人和小姐都在……」那丫鬟不敢撒谎,如实回答,而这回答自然
让段正淳心里欢喜,当下又问清楚了甘宝宝的卧房位置,接着一个手刀下去,便
将这丫鬟打的晕死过去,接着段正淳嘿嘿一笑,提起轻功,便朝那甘宝宝的卧房
而去。
段正淳忙于赶路,此时来到万劫谷的时候,天色已黑,不过万劫谷中灯火通
明,他内功也确实不错,此时倒也是看得清楚。
而此时钟万仇不在,整个万劫谷自然无人可以阻拦此时的段正淳,给她轻而
易举地就摸到了甘宝宝和钟万仇的卧室门口。
此时到了卧室门口,段正淳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附近没人,于是嘿嘿一笑,
一把将门给推开了,登时就看到,一间装饰的十分精致的卧房内,一名身穿淡绿
绸衫,三十多岁的美貌少妇正坐在桌前看书,正是段正淳昔年的老情人甘宝宝。
段正淳一见这少妇,立刻心中大跳,这少妇容色清丽,身材更也是丰满别致,
外加气质优雅,绝对是个能迷倒任何男人的绝代尤物,想起这样的一个绝代尤物,
却做了那钟万仇的妻子,段正淳心里就十分不痛快。
「谁?!」甘宝宝本来正在看书,可是忽然有人将门打开,这一惊当真非同
小可,一下子站起身来,可是随即,却一下子呆住了,因为门口那人进来后将门
关上,微笑着看着自己,虽然已经十余年没有见面,可是此时的甘宝宝还是一眼
就认出来了,眼前这人,不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坏人吗?
「宝宝,我想死你了!」此时的段正淳见到这等美人儿,哪里还忍耐得住?
当下一把扑上前来,他这段家轻功,凌波微步何等了得,而甘宝宝十余年后
重见爱人,早已意乱情迷,此时又哪里躲避得开了?登时便给段正淳抱住,一双
大手按在了甘宝宝挺翘的大白臀上,隔着衣裳抚摸揉搓,同时段正淳低头一把亲
上了这俏药叉的小嘴儿。
「嗯……呜呜……嗯……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的……他不可能找到这
里,绝对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
此时的甘宝宝被段正淳亲吻抚摸,那本就如狼似虎的肉体登时一阵火热难耐,
情欲大生,自然丝毫不加挣扎,而同时心里更想这定然是自己做梦,因为她隐居
万劫谷,而万劫谷地处偏僻,若无内人指引,外人绝对难以找到,如今段正淳忽
然在此出现,定然是自己在做梦,既然是做梦,那便不用顾忌人妻身份,可尽情
在梦中和淳哥缠绵了……
此时的段正淳搂抱着这性感迷人的美妇,大手搓揉着这个女人衣裳下的肥大
屁股,口里的舌头更是熟练地吮吸缠绵着甘宝宝的香舌樱唇,甘宝宝十余年没和
段正淳见面,和钟万仇这个不解风情的丑陋男子做爱行房,其实殊无快感可言,
此时和段正淳再次亲热,立刻情热如火,不可把持。
转眼间,段正淳已经将甘宝宝压在了床上,那张她和钟万仇一起睡了好些年
的大床。
「淳哥,我又在做梦了……」此时的段正淳,将甘宝宝这美妇压在了身下,
大手按在了甘宝宝的乳房上抚摸,而甘宝宝却脸现晕红,抚摸着段正淳的脸颊,
嗔道,「这么多年了,我经常做梦梦到你,淳哥,我没一日一夜不在想你,念着
你,只是今日的梦,好逼真啊……」
段正淳此时搓揉了几下甘宝宝丰满的乳房,正要伸手去解甘宝宝的衣带,把
她剥个精光玩儿个痛快,可是谁知道,甘宝宝忽然说什么做梦,段正淳愣了一下,
接着嘿嘿一笑,说道:「宝宝,这不是在做梦,今日就是你我的好日子,这怎么
能是在做梦呢?」
说到这里,段正淳轻轻伸手,便在甘宝宝的脸颊上捏了一下。
「哎呀……好疼!」这一捏之下,当着是疼得很,甘宝宝惊叫一声,此时才
明白,感情不是做梦,段正淳真的在她的面前。
「哎呀,不行不行,我是有丈夫的女人,你不能这样,不能……」此时的甘
宝宝心里登时羞耻无比,她虽然心爱段正淳,可毕竟跟钟万仇十余年的夫妻之情,
颇为深厚,此时如何能背叛丈夫?当下便要挣扎。
可是段正淳嘿嘿一笑,压着她的身子,将嘴凑到她耳垂边上,低声道:「宝
宝,我想了你十几年,我们还管他什么其他?你就是我的妻子,我的心肝儿,我
的甜蜜饯儿,我爱你,直到世界末日的最后一秒,如果要为我们的爱加上一个时
限,我希望是一万年……」说到这里,段正淳张口含吮着甘宝宝的小耳朵。
「啊……啊啊……淳哥……哎呀……啊啊……」段正淳这番在现代可以说是
烂大街的情话,对此时的甘宝宝实在铺天盖地的杀伤力,她此时情醉如火,此时
已然瘫软成了一团稀泥,再也动弹不得,哪里还管什么钟万仇李万仇?
段正淳眼见这身下美妇气喘吁吁,不在动弹,嘻嘻一笑,温柔地便为甘宝宝
宽衣解带,甘宝宝神情迷醉,毫不挣扎,心中早忘了自己那个丑陋无比的接盘侠
丈夫了……
一件件的衣裳被扔掉,甘宝宝粉嫩的玉体逐渐暴露在了段正淳的面前,甘宝
宝生钟灵的时候才不过十七岁年纪,而今年钟灵十五、六岁年纪,她也就是才三
十二三岁年纪,而且因为修炼内功,外加在万劫谷养尊处优,锦衣玉食,这一身
冰肌玉肤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娇嫩白皙,而段正淳将甘宝宝很快脱的几乎浑
身光溜,只剩下那粉红的亵衣亵裤,勉强遮住那曼妙的胴体。
「宝宝,你真美……」段正淳边说边将甘宝宝的亵衣亵裤给脱掉,随着肚兜
横飞,亵裤离体,这绝丽妇人的肉体,终于在无任何遮拦地暴露在段正淳的面前,
但见丰乳肥臀,长腿纤腰,无不完美无缺,美不胜收。
「啊啊……淳哥,人家……人家都老了,你不会嫌弃人家身子不好看吧?」
甘宝宝在十余年后,再一次将自己完美的身子,暴露在自己最心爱的男人的
面前,此时真是害羞不已,同时也担心,自己年纪大了,淳哥会嫌弃……
「宝宝,怎么会?你这般美丽无双,我疼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你!」
此时将眼前这美丽妇人剥光之后,段正淳瞧着她白皙动人的娇嫩身子,只觉
当真是无一处不美,此时自然是忍耐不住了,当下呼喘着气,便在床上脱衣服。
他本是风流浪子,这脱衣服的时候当然是快若闪电,转眼间就在床上脱的赤
条条,那一根粗大无比的肉棒此时也登时暴露在了甘宝宝的面前。
「啊,好大……这……真是……啊……真大啊……」看着眼前的段正淳那根
粗大无比,坚硬似铁的阳物,甘宝宝只看的浑身发热,眼神迷醉,相比之下,自
己那不解风情的丑陋丈夫,如何能有这等雄伟之物?
「宝宝,我要你!」段正淳脱光了衣裳,便一把压在了甘宝宝的肉体之上,
将这俏丽妇人洁白的丰乳抓在手心,尽情搓揉,将舌头伸出,以舌尖咀嚼甘宝宝
那粉红的奶头。
「啊啊……啊……淳哥……啊……好棒……啊……我好快活……啊……啊啊
……」
甘宝宝今年三十多岁,正是女人最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此时又和心爱之人如
此亲热,哪里熬得住?她本来还羞于背叛丈夫,又和老情人偷情通奸的羞耻感,
而不便叫喊,可是此时却是再也遏制不住,被段正淳这番激情挑逗,刺激的连连
呻吟而此时。
这此时这淫乱的浪叫呻吟,就在甘宝宝以前和自己的丈夫同床共枕的卧室里
里面开始回档着,这一刻,这间屋子便只她和段郎二人,丈夫钟万仇出门去了,
女儿钟灵这个时间不会到这里来,她自然可以安心的与段正淳,这个自己想了十
几年的爱人在这里疯狂偷情,尽情通奸,给丈夫戴尽绿帽,此时她和钟万仇的大
床,就是她和段郎的二人世界,今天可以任由他们两个人一起疯狂。
而钟万仇此时却还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最心爱的女人,正在自己和她
以前一起睡觉做爱的床上,将自己最美丽的身子,任由奸夫玩弄,他这活王八定
然是百分之百做定了,无论如何逃不了绿盖顶天的悲剧。
「这女人这对奶子当真妙不可言,我爱死了……」此时段正淳抓捏着甘宝宝
的奶子,这妇人当真身材曼妙,虽不如刀白凤高挑,却丰满犹有过之,而这对饱
满的大白玉兔,更是挺傲之极,丝毫没有因为到了三十多岁而有丝毫下垂,此时
段正淳边搓边肉,极尽玩弄之能事,把个甘宝宝挑逗的是迷醉不堪,欲仙欲死,
当真是爽之难以。
段正淳此时的性技何等厉害,唇吻遍这迷人少妇的每一寸肌肤,在宝宝的身
体上烙下一个又一个爱的印记,那两个圣洁白皙的神女峰,更被段正淳不断的捏
成各种形状,而甘宝宝这淫荡骚人妻,随着这奸夫段正淳的爱抚,丝丝液体从她
的身体流出,她那诱人的小嘴轻轻开合着,那诱人的小舌不时的舔舐着自己的嘴
唇。
温柔地亲吻抚摸着甘宝宝柔嫩的身躯,一寸寸地和甘宝宝肌肤亲密,从奶子
亲摸到小腹,纤腰,大腿,最后将这万劫谷钟夫人的大腿分开,等时看到她下面
粉红一片的女性私处,但见几根稀疏的阴毛之下,那女性的嫩逼是如此的可爱,
宛如少女般的粉红,更是诱人无比,而此时下面早已经湿润不堪,令段正淳越看
越喜。
「宝宝,我要你……」此时的段正淳早已经忍耐不住,迫不及待地便分开了
甘宝宝的大腿,接着将自己那根早就硬的厉害的大鸡巴,对着甘宝宝的下身凑了
过去。
「恩……啊啊……淳哥……啊啊……我要……我要……啊啊……啊……哎呀
……」
此时的甘宝宝,大腿已经被段正淳分开,那丰满的玉腿下的女性骚屄看得一
清二楚,被叉开大腿等着挨操的甘宝宝,看到男人的那根巨物逼近自己,更是淫
荡地叫喊,此时的她,和之前作为人妻端庄的样子,早已经是判若两人了。
段正淳将身体压在甘宝宝的身上,似乎便要立刻占有她的身子,而此时已经
再无人妻矜持的甘宝宝,主动地将雪白的大腿张开的更厉害,低声道:「给我…
…我要……啊……淳哥……快插进来,啊啊……啊……」
人妻的性欲一旦被挑拨起来,管你是平民还是习武之人,都是一样的,更何
况此时的甘宝宝,是在和自己想念了十余年的心爱之人颠鸾倒凤,又怎么会抗拒?
只希望对方越和她激情做爱,那越是好的,可以说淫荡人妻的特性,在此时
的甘宝宝身上一览无遗。
「嘿嘿嘿,宝宝,这就来了!」此时的段正淳,哪里还忍耐得了这个迷人少
妇的诱惑?那早已蓄势待发的巨炮,此时直接架上了甘宝宝这骚人妻湿漉漉的花
苞入口,随着段正淳一声低吼,肉棒刺入,他和甘宝宝,这万劫谷的钟夫人,终
于合为一体。
「啊!啊啊!哎呀……啊……」甘宝宝发出连声的呻吟,紧紧地抱着段正淳,
卖力地扭摆着身子迎合起来。
其实,她当年虽然让钟万仇接盘了钟灵,喜当爹了,但是这十余年来,一直
恪守妇道,这算是她第一次真正的背叛丈夫,和别的男人交欢,而此时身上这个
男人是她想了十几年的恋人,不管又怎么样的后果,被别人说自己是淫妇也好,
什么也罢,现在的甘宝宝,已经管不到那么多了!
「好大……好舒服……啊……好厉害的……好强……」此时,段正淳的巨大
之物,已经在甘宝宝的肉体内膨胀驰骋,身上的男人正在卖力地大开大合,激烈
冲刺,操的甘宝宝舒服的要死。
段正淳粗鲁地在这个少妇身上开始了强烈的征伐,甘宝宝完全被他的强大征
服了,她已经十余年没有过如此快慰的房事,跟这个段正淳比起来,钟万仇算个
屁!
此时甘宝宝现在心里除了赞叹这个段郎的强大,就是对自己丈夫的鄙视。
钟万仇,怎么就比不上段郎的一半啊?甘宝宝心里无奈地想到,而此时段郎
的巨物,粗大的火龙,深深刺激了久旱的甘宝宝,她真的好满足。
「哈哈哈……这下可是真的成了隔壁老王,不,隔壁老段了,妈的,钟万仇,
老子现在就是操你的老婆,你又能如何?!」
此时压在甘宝宝身上任意寻欢的段正淳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他肉棒插入到甘
宝宝小穴那一刻,就察觉到这女子身子妙不可言,虽然生育过孩子,而且已经三
十多岁了,可是肉穴还紧的很,火热的阴道夹住自己的肉棒,真是妙不可言,爽
快难当。
而同时,在以肉棒奸淫此时的甘宝宝的时候,段正淳更是享受到了那种偷情
别人妻子的快感,这种刺激绝对比任何快感都要强烈,毕竟所谓妻不如妾,妾不
如妓,妓不如偷,如今偷人家老婆,段正淳的在生理和心理上,均是极乐无穷。
可怜钟万仇这个接盘侠,一直担心段正淳来偷她老婆,所以使了不少诡计,
希望可以除掉段正淳,为此还不惜找来四大恶人帮手,可是哪里知道,此时他的
老婆还是免不了被段正淳给奸淫玩弄的命运,而他老婆还是主动就这奸夫的。
而此时在内心欢乐之下,段正淳更是毫无顾忌地玩弄着甘宝宝的身子,伴随
着巨物的耸动,段正淳更温柔地舔她的乳房,摸她的屁股,动作激烈,干的甘宝
宝三魂不见了七魄,欲仙欲死到难以想象的欢乐地步。
「啊……好舒服……啊……好棒……我要死了……被你搞死了……」
甘宝宝在极乐巅峰中,彻底沉迷,段正淳带给了她钟万仇永远无法给她的东
西,她在寂寞孤苦中熬了十余年,现在才真的感觉到了做女人的快乐。
在极乐地冲刺,温柔地抚摸下,甘宝宝的高潮很快来临,迷乱的性爱中,甘
宝宝,这个钟万仇的梦中情人,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便在情郎段正淳的身下,背
叛丈夫,偷情通奸,享受到了做女人的极乐。
而段正淳似乎力气不减,在甘宝宝地的高潮来临后却依然用力猛干,甘宝宝
被操的那叫一个喊爹叫娘,一波波的快乐,真是要折腾死人了,短时间内第二次
高潮到来,真是太刺激了。
但段正淳可还没满足,只见他上提下击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重,野马一
般地奔腾跳跃着,插得甘宝宝这迷人人妻的口嫩肉不住外翻,汁液更是痛快地倾
泄出来,那种畅快到了极点的欢愉,让甘宝宝虽然两次高潮,可是却更无法满足,
此时完全失去了矜持,她快乐地呼叫着,只知痛快迎合,享受段正淳所带来的、
快乐欢悦至极点的肉欲快感,全然不知人间何处。
也不知道段正淳干了多长时间,甘宝宝更不知道自己丢了多少次,她这十几
年都没享受到过的快感,今晚却已经享受的太多了,此时在连续激情之下,最后
实在是浑身无力,小穴都干麻了,浑身都似乎要散架了一般。
在这等疲倦之下,甘宝宝只能无助地哀求:「不要再干了……淳哥,啊……
我不行了……求求你了……再弄宝宝就死了……」
段正淳此时奸淫了甘宝宝良久,也已经箭在弦上,只因他学过高级房中术,
懂那熬战之法,所以这才可以一直不泄,而他也觉得今晚也确实玩儿的够了,于
是,哈哈大笑,道:「能够把宝宝操成这个样子,是我大理段二的荣幸!」
说完,他不在以自己所学的房中术遏守精关,于是快速抽送了几十下,力道
极大,干的甘宝宝哇哇大叫。而他也终于舒服地一抖腰部,就将滚烫的精液射了
出来,射满了甘宝宝的下体,滚烫的精液直冲刷的这骚人妻又是一阵快慰,无力
地在这奸夫怀中喘息不已。
「淳哥,这当真不是在做梦吗?」此时,甘宝宝虚弱地和段正淳搂抱在一起,
脸上还有高潮后的片片红晕,「我真怕……真怕这是一场梦,醒来……醒来你便
不在了,那我……我却该如何是好?」
「放心,这不是梦,宝宝,我和你在一起呢,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段
正淳此时享受了这迷人人妻的温柔,自然是心下欢喜,此时一手搓揉着甘宝宝的
奶子,一面用嘴亲吻她的脸颊,笑道,「宝宝,你是我的心肝,甜蜜饯儿,我要
做小贼,一辈子和俏药叉欢悦快乐,我一辈子都要和你成双成对,永不分离…
…」
「淳哥,人家这辈子都是你的人,绝对不会和你分开,你去哪里,我就去哪
里……」听得这奸夫的情话,甘宝宝内心早已经被爱欲包裹,此时什么丈夫,什
么有夫之妇,在甘宝宝心里早就忘得一干二净,她什么都不想,只想和这个男人
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段正淳嘻嘻笑着,一面抚摸甘宝宝洁白的身子,一面亲吻她,二人享受着极
乐后的余味,均是欢喜无比。
而就此时,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接着门口传来了一个粗重的声音:「宝
宝,宝宝,我回来了,你在吗?」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