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魔】(10)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十章:九大天族
「反正,老子已经死过一次!!!怕,你,不,成?」李旭看到自己的大腿
已经被啃食的血肉模糊,有些地方都可以看到白森的骨头。
他直接向食尸鬼被白色真气焚烧之处抓取,居然,直接将那些白色真气抓起,
对着食尸鬼的脑袋拍去。
陷入疯狂的食尸鬼不要命的大口大口的吞噬着李旭的阴体,根本不在乎他的
反击。
带着白色真气的马手直接穿透了食尸鬼的鳞甲,从它的喉咙处直接穿了进去,
带着李旭最后的力量突破到了食尸鬼的大脑。
白色的真气直接在食尸鬼的头颅里肆虐,瞬息之间就焚烧了它体内的真灵,
食尸鬼连一声喊叫都没有机会发出,直接被秒杀。
抱着食尸鬼的尸体,沉到湖底的李旭已经双眼发黑,胸口的伤势已经让他回
力无天。
用力的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昏迷的张嘉佳,「对不起了,主人……主人,可
能带不了你回阳间了!!!」
李旭无奈的咧着嘴,躺在黄泉河底,看着急速而过的河水,无力的闭上了双
眼。
黑………无边的黑,寂静的黑,空虚的黑!
李旭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纯黑的世界,没有方向,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上
下左右弥漫着无尽的黑。
正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及其遥远的地方有一点点极其微弱的光亮,一闪一
闪的。
就像是冰天雪地中唯一的那盏烛火,深深的吸引着李旭不断奔跑。
好似跑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可是他和那点微光的距离依旧遥远,只可远观,
不可接近。
我不想死,不是因为我怕死!反正我已经死过一次。
我要回阳间,是因为我要去报仇,我要再一次站在那两个狗男女的面前,亲
眼看见他们该如何面对我…………
李旭继续用力的奔跑,不要命的跑,发了疯似的跑。
他感觉自己的左手越来越烫,越来越热,好像要离开自己的身体一般。
但是他无所谓,此刻的他只想要跑到那一缕微光处。
「啊!!!」李旭看了自己的左手一眼,那个传承至马面罗刹的手臂变得通
红,好似被烧红的铁块。
当疼痛到了极致的时候,那条手臂居然真的脱离了他的身体,悬浮在他面前。
「难道……你也要离我而去?!!!」
通红的手臂突然冒出了熊熊的火焰,点亮了李旭周遭的空间,在黑暗之中尤
为显眼。
当熊熊火焰降下去之后,那条手臂,居然变成了一匹赤红的马,四肢蹄子带
着燃烧的火焰,金色的鬃毛无风自飘。
比李旭还要高一个头的马,后蹄直立,一双带着火焰的前蹄在空中飞舞,对
着天空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声。
李旭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呆呆地看着这匹威武无匹的马,比他前世所有见过
的马都漂亮,都要高大。
宣泄过后的马儿,低下头看了看面前的李旭,居然很亲昵的用自己的头在李
旭的脸上抹茶。
「好马………好马!!!」李旭知道这定是那条手臂所化,随即翻身上马,
轻轻的抚摸着马头,感受着那肌肉线条下的爆发力。
黑暗的空间中,突然出现了一条刺眼的红线,这条红线还在不断地跳动。
那是带着李旭的骏马急速而过留下的残影,向着那灯光而去。
有了马手幻化的骏马帮助,李旭也觉得过了好久才感觉离那微弱的灯光越来
越近。
隐隐约约间,李旭仿佛看见那散发著微弱灯光的东西,是,是那个神秘的珠
子!
「妈的,怎么哪都有你!」当看到那颗神秘珠子的时候,李旭一阵阵的无语。
这珠子每次都神出鬼没的,关键时刻反而老是掉链子,但是李旭又舍不得扔
了它,总感觉它有大因果,大机缘。
当赤炎马带着李旭到达神秘珠子前后,浑身又一次冒出火焰,重新变成了原
来的手臂样子,再一次组合到了李旭的身上。
用力的握了握左手,依旧使唤自如,「真是一条好手啊!!!」
随即,李旭再一次观看起面前的神秘珠子,依旧是那么暗淡,依旧是那么缓
慢的旋转。
「这特么是个什么鬼?」李旭一边绕着珠子转圈,一边喃喃自语。
「我才不是什么鬼东西………我是混元天丹!!!」一直很安静的珠子突然
发出了声音,把边上的李旭吓了一大跳。
「这……这玩意会说话?!!!」李旭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珠子,嘴巴张的老
大,指着珠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废话,老夫乃先天至阳之物,天地灵宝中都赫赫有名的存在,又岂是你这
个小小阴鬼可以了解的存在………」
混元天丹是什么东西李旭不知道,先天至阳之物干嘛的他也不清楚,至于天
地灵宝有那些他更是一个都不知道。
但是李旭知道,自己面前的这玩意,真的很特么嚣张啊!
「你是混元天丹?」
「嗯」
「你是先天至阳之物??」
「嗯」
「你是顶级的天地灵宝???」
「嗯」
李旭越问越多,珠子的回答就越来越高傲。如果它是个人的话,估计现在脑
袋都能抬到天上去。
「那你……怎么会在这!!!」这下子李旭将珠子问尴尬了,还是非常非常
尴尬的那种,因为那老气的声音好一会没有在说话。
「老夫……老夫,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哦!!」再次响起的声音不复刚刚的傲
气,充满了气急败坏的恼怒。
李旭没有搭腔,只是淡淡的看着珠子,听着它的抱怨。
「老夫当年……当年翱翔九天,脚踏地府,三山五岳众妖莫敢不从………」
一说起当年的事情,那道声音又变得趾高气昂。
「那你到底是怎么沦落到了阴间……」李旭恰到好处的又加油添火。
「还不是那该死的扶天族,为了得到我族的不传之密,居然……居然趁着我
族少主大婚当日,举族来袭……」说到这,那个苍老的声音变得极其的凄凉与怨
恨。
「怎么回事?」李旭生前就是一个凡人,没想到死后才知道,世界原来这么
光怪陆离。
珠子叹息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我本是先天一道灵气,经过万万年的演
变,才诞生出第一道灵智。」
仿佛带着无限的缅怀,「当我刚刚诞生灵智的时候,恰好遇见了我的主人,
擎天族的少族长,也是后来的九大天家之一的擎天族长。」
「他天赋秉异,性质高雅,我心甘情愿的认他为主,伴随他强大,陪着他征
战沙场,与一个又一个世家战斗,他不曾抛弃过我,而我也从未背叛过他。」
「在荒古岁月,整个九天之上,无数的世家争霸,渴望能站立在所有种族的
头顶上,渴望成为其他人仰望的存在。那是一个激情澎湃,又残酷冷血的岁月。」
好像在回想当年的英姿,珠子好半响没有动静,「不知道厮杀了多少年,或
许百年,或许千年,死在我手下的强者无数,最后才定出九天之上的九大天家。」
「作为九天争霸的胜利者,擎天族本可万世享有无限光芒,高高在上的享受
其他万千种族的敬仰。可是……可是,该死的扶天族,简直就是畜生啊!!!」
刚刚还沉浸在声音描述的故事中,感受着那九天之上的辉煌战斗,体会着那
个激昂的荒古年代时,珠子突然发出凄厉的呐喊,将李旭吓了个机灵。
「什么玩意,一惊一乍的,怪吓人的。」李旭被突然的怒吼下了一哆嗦。
「该死的扶天族,他们居然利用扶天族号称万年一遇的美女去勾引主人的儿
子,让他陷入情网,一发不可收拾。」
「喂喂喂,既然你说你的前主人那么强大,不会不知道这么简单的美人计吧!」
「主人他当然知道,可是少主太年轻,太容易受到诱惑。少主他,他居然背
着主人,偷偷的和那个女孩做了苟且之事。」
「………」李旭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典型的就是狗血韩剧里面的豪门恩仇
录啊。
「后来,作为九天之主之一的主人,面对咄咄逼人的扶天族,和其他不怀好
意的天族,只能被动的接受那个女孩。」
「好家伙,这是引狼入室的节奏啊!」李旭在一边低声的抱怨道。
「毕竟是主人的独子,身为九大天族之一的少族长大婚,主人还是大操大办,
邀请了九天有数的各大种族。九天之上,银河如瀑,繁星点缀,神雀成群,圣兽
聚堆,根本不可想象!!!」
「擎天族族长嫡子迎娶扶天族万年美女,这本可以算是一段佳话,甚至让最
顶尖的两个种族联合起来,称霸九天。」
「但是,就在那一夜,在那个本应该是喜庆的夜晚,发生了畜生不如的事情
……」
这个苍老的声音不断地叙述着当年发生的事情,或许是他带着无尽的感情,
又或者是这些事情太过于离奇。反正李旭被深深地吸引,希望他继续说下去。
「整个夜晚我都悬浮在主人的身边,感受着喜悦的气氛……主人说,我不是
他的一件兵器,而是他的伙伴,所以他从来都不将我收入体内,只让我陪伴在他
身边。」
「万族来贺的场面极其的壮观,主人也十分的开心,和身边几位天族的人物
相互交谈打趣,那时候我突然就感觉到了有一双眼睛偷偷地观察我。」
「我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正当我纳闷的时候,少主带着扶天族
的那个贱女人来了。」
「春风得意的少主带着披着盖头的贱妇踏着七色彩虹,从天边而来,直接落
在了大殿之中。」
神秘珠子一边对着李旭叙说着当年发生的事情,甚至虚空投影,将一些画面
分享给李旭观看。
「擎治,我儿,今天你大婚,为父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哈哈哈!!!!」
擎天族族长的笑声仿佛传遍九天之上,声势无双。
画面中,李旭看到一个身高足足四丈多高的巨大身形,双目如电,浑身散发
着无敌光辉的人,「这……这就是擎天族族长?」
「恭喜擎天王,贺喜擎天王………」,画面中,万族的恭贺声震响大殿,也
将气氛推向了顶峰。
九天之所以号称九天,洪荒争霸战最后为什么决出九大天家,是因为九天分
为九层,九大天族各自占领一层天。
李旭静静地看着画面中事情的发展,擎天族的少族长也是玉面高冠,面容极
其俊朗,活生生的一个天家公子。
到是那个新妇盖着头盖,看不清楚样子,但是从那纤细的身材,如杨柳般的
细腰,超完美比例的双腿,绝对是一个顶级的美女。她甚至有一种慵懒的气质,
竟演绎出气质美如兰,绝世而独立。
李旭看着那高高在上的女人,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果然是一个倾国倾城,
又祸国殃民的女人。
李旭暗自压下去体内莫名躁动的邪火,「不愧是能勾引擎天族少族长的尤物,
仅仅是一个画面就让人深陷其中……」
擎天族少族长和那个尤物恭敬的磕头斟茶给开怀大笑的擎天族长,「哈哈哈,
吾,擎天族长,钧天之主,赐你二人,万福万寿,与世共存!!!」
画面一转,就见着一群宫女陪着那个女人退出大殿,那摇曳的体态,那勾人
心魄的身躯,让李旭都不敢深看。
「玉儿,快来拜见各位叔父……」擎天族长带着自己的独子,热情的向周围
各大天族的来宾介绍起来。
天上不知日月,对于这些成神做祖的人,时光留不下任何痕迹。
按照李旭的估计,就这一场婚宴,从开始到结束估计有好几个月的时间。琼
浆玉露海量的消逝,山珍异兽成堆的烹饪。
待到所有人都感到尽兴的时候,已经过去好长一段时间,和擎天王一一拜别
后,三三两两的离去。
「擎天王,本王亦该回去了………」最后擎天王带着新婚少年一一送别其他
几位天的天王,最后只留下扶天族族长,作为亲家的扶天族有理由留在最后。
「扶天王,咱们以后就是亲家了,哈哈哈,我中央钧天与你东方苍天必将世
代友好……」擎天王酒杯,与扶天王遥相举杯。
「我儿,你新婚燕尔,就不要在这里陪着我们这些老头了,赶紧去吧!!!」
擎天王看着自己儿子在底下一脸焦急又不敢明说的样子,仿佛看到了自己当
年新婚时的情形,立马明白了年轻人的焦急。
「去吧,莫要让我族万年一遇的女神久等,哈哈哈!!!」扶天王也在一旁
调笑道。
「是,扶天族长说的是,父亲大人,孩儿先告退……」话还没说完,少族长
就一道彩云精光从足底升起,飞速而去。
「哈哈,年轻人啊………」擎天王与扶天王相视一笑,觉得这年轻人的猴急
样太过有趣。
那边,少族长飞驰闪电般向自己的宫殿而去,一向注重形象的他此时不顾狂
风吹乱他的发型,内心一阵火热的想要拥抱自己的娇妻,想要探索那艳绝九天的
傲人身体。
他一路直飞进了自己的婚房前,纳闷的看到两个扶天族的侍女严阵以待的呆
在门前,「你们怎么在这,不进去伺候你们家小姐?」
「啊!!!是少……少族长回来了」看到突然从天而降的少族长,两个侍女
一下子慌了神。
虽然觉得蹊跷,但是一心想要见到自己新婚娇妻的他,不做旁的想法,径直
过去想要推门而入。
「少主……不,不要!!!」少族长居然被两个丫头拦住了,在自己的婚房
门前被两个丫头挡着,不让进去。
「怎么回事?!!」少族长虽然有点恼怒自己的好事被人拦着,但是本性善
良的他,不至于下一子就发怒。
「这……那……」两个丫头就是一脸焦急的拦着少族长,嘴里支支吾吾就是
说不出来什么事。
「啊……」就在这时,房里传出了自己娇妻的叫声,很压抑,但是很激昂。
「走开,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一想到自己新婚娇妻在屋里,怕是遭
受了什么意外。少族长双臂一震,虚空中传来一股巨力,将两个丫头冲击到了两
旁。
少族长急忙上前,直接双臂推开房门,进入到里屋。
一向温文尔雅,有着九天四公子之一美誉的他,这一刻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直接怒发冲冠,双目赤红。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犹如受伤后猛兽的嘶吼,少族长这一
刻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自己的新婚爱妻,号称艳绝九天的绝世佳人,现在浑身赤裸,像一条母狗似
的趴在床上,双目带着水雾的迷茫。
而她雪白至极的身躯后面,居然有一个同样浑身赤裸的男人,正不断地用打
手在她身上用力的蹂躏,留下大片大片的殷红。
而那个男人的腰部正用力的撞击着女人用力撅起的屁股,虽然少族长看不见,
但是他知道面前这两个人正在做着最淫荡的交媾。
这对男女身体疯狂的撞击声,女人娇喘呻吟的哀讨,和男人浑厚的粗喘,不
断地围绕着少族长,让他羞愤欲狂。
「瑶儿,怎么会这样……」这一刻已经被眼前一幕刺红眼的少族长,带着最
后一丝理智询问着自己的挚爱,这个被其他男人像母狗一样操弄的女人。
「你,王八蛋,你是谁!!!」少族长歇斯底里的对着那个正玩弄自己妻子
的男人大吼。
「我是谁?哈哈哈,我是这个母狗的主人啊……」面对擎天族少族长的面,
居然一点都害怕,甚至连操弄身下女人的动作都没有片刻的停止。
「你,你……去死吧!」少族长出手了,这一刻任何男人都会出手的,面对
自己的娇妻被人淫弄,谁都不可能忍受的了。
号称九天四公子之一的擎天族少族长,其战斗力绝对和名声成正比。
出生于九大天族之一的擎天族,贵为擎天王的独子,从小就有海量的天材地
宝熬炼身体,无数珍藏的功法供其修炼,一手擎天剑,一身擎天法,在同龄人中
罕逢敌手。
此刻,擎天玉双手摊开,体内海量的精纯真气运转,在虚空中幻化出了一道
剑型,周围几十里空中的灵气,在这一瞬间都被吸空。
恶狠狠地看着对面的狗男女,这个在新婚之日居然和别的男人媾和的女人,
看着她那熟悉又陌生的脸,「去死吧!!!」
利剑如破风般,带着呼啸声,飞速向床上的两个人杀去。
穿上的男子看到擎天玉如魔神般疯狂杀来,立马双手合十,他的手腕处,一
个手镯幻化成一道绿色的真气对着杀来的巨剑而去。
「这是我父王赐予的秘宝,专门给我防身而用……嘎嘎,小母狗,不用管那
个废物,我们继续!!!」看到劈杀而来的攻势被自己的秘宝挡住,立马用力的
扇打女人雪白娇嫩的臀肉,继续用力抽插起来。
胆大如斯,也是少有,当着擎天族少族长的面,擎天族的中央钧天的大本营
内,肆意的玩弄少族长的新婚妻子。
这人是谁?!!!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