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雷电】(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8回、险死还生湖边激情
眼看百里逐电快将被那两把钢刀当场砍死时,一把雄壮的嗓子突然响起,
「刀下留人!」
随着那声大喊,一个铁塔般高大的大鬍子从天而降,落在百里逐电身前,双
掌一挥,一股劲风迎面而至,把那两个使刀的江湖豪客逼退,救了百里逐电一命。
这个大鬍子当然就是赶来赴约的雷霆万钧嬴春雷了。
他看见百里逐电被那么多人围攻,虽然对后者没有好感,但也不能袖手旁观。
于是他二话不说,马上出手,以一招雷霆咆哮震撼了在场诸多高手。
「他是雷霆万钧!雷和电联手了!」
「百里逐电已是强弩之末,我们一鼓作气把他们两个人都杀了!」
「受了伤的百里逐电武功也如此高强,当下再加一个嬴春雷,我们应付的来
吗?」
当那些武林豪客还在议论纷纷时,脱离险境的百里逐电蹲下去双剑一挥,那
双抓住他小腿的手马上齐腕而断。
他恢复自由后瞪了嬴春雷一眼,「谁要你自作主张出手的?莫非你以为我应
付不了这群乌合之众吗?」
嬴春雷没想到百里逐电如此不识好歹,心中也有点气了,但他不想在那些武
林人士面前与后者反唇相讥,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搭话。
其实在百里逐电心中,最不想出手救自己的人就是嬴春雷了。
他一心一意想要获取章雅男芳心,而嬴春雷却是他的情敌之一。
如今他欠了这个大鬍子一个大人情,以后还有面子与嬴春雷竞争下去吗?一
想到此点,百里逐电就火冒三丈,满肚子气只能找眼前这群不知廉耻的江湖豪客
发泄。
他虽然伤势更重了,但依然奋不顾身的挥着剑冲入人群中,一连几招快剑,
伤了三个敌人,但他身法大不如前,身上又添加了几道刀伤,真的是伤上加伤了。
那群人看见百里逐电受了伤依然如此凶悍,不由心悸了,有些人乾脆就打退
堂鼓,静悄悄的熘走了。
有了第一个人熘走,就会有第二人。
眨眼之间,竟然走了一大半人,只剩下七八人在与百里逐电苦战。
「老子今天不想再杀戮了,你们给我滚!」
百里逐电的气此时已经消得七七八八,并且他确实伤势不浅,所以就鸣金收
兵。
那几个人晓得有嬴春雷在压阵,再打下去只会吃大亏,既然百里逐电收剑,
他们也不再缠斗下去,纷纷转身离去。
直到最后一个敌人离去后,百里逐电才松了一口气。
他转头着急的问嬴春雷,「我的姐姐呢?你找到她了吗?」
嬴春雷苦笑着摇了摇头,「我来之前还寄望你这小子把雅男姑娘找回来了呢!
想不到你也一无所获。」
百里逐电问,「你这个大鬍子认识姐姐比较久,赶紧想想她还有可能会去了
哪里?」
嬴春雷叹了口气,「能想到的,我都去了。她不在苏州城衙门,也没有回家。」
百里逐电脸色一变,「会不会落入魔将手里了?」
嬴春雷沉吟半刻后说,「我们风雨雷电正在与魔将魔兵们开战。若是雅男姑
娘落在他们手里,肯定会被利用来威胁我们投降。魔将们会用尽方法让我们知道
雅男姑娘在他们手上了。如果在一两个时辰内没有收到消息,就意味着雅男姑娘
并没有落在敌手。」
百里逐电眉头一皱,「你们风雨雷和魔尊结怨就算了,为何还要把我姐姐扯
进来?」
他语气中带有很大不满。
嬴春雷有点无语了,「正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主。我也不想雅男姑娘有危
险,但事已如此,只能尽全力把魔尊灭了。」
百里逐电摇头说,「你们归你们,我归我。我看魔尊不顺眼,我自己会找他
打一场。」
嬴春雷哼了一声,「嬴某没有邀你一起对付魔尊。你想独闯龙潭,随便你。」
百里逐电说,「大鬍子,你没有获得我的同意就擅自出手救我。这一点,我
会记住的。你下次被魔尊打得落花流水,穷途末路时,我百里逐电一定会及时出
现,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
嬴春雷呵呵一笑,「嬴某这辈子杀人无数,也救人无数。好像你这样的道谢
方法可真是初次遇见啊!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到底是嬴某一掌击毙魔尊,
还是嬴某不幸落败,死在魔尊魔爪之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嬴某做了该做之事,
至于成败胜负,只能看嬴某的造化了。」
「嬴春雷!别说得富丽堂皇,江湖上讲的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随着一声大喝,近月楼的地板突然破裂,嬴春雷与百里逐电两人一起往楼下
垂落。
他们两脚尚未落地就有无数暗器往他们身上招呼,嬴春雷只好挥着铁掌,与
百里逐电的短剑一起把暗器击落。
嬴春雷刚把一把飞刀击飞后,迎面而来的却是一支铜锤。
嬴春雷人在半空,根本就无法闪避,只能以一双铁掌硬碰硬。
一声巨响后,嬴春雷藉着铜锤之力,往后飞落,总算落在地上了。
嬴春雷有铜锤招呼,而百里逐电就有一把短刀迎接他。
使刀者是个小童,但脸上却有与他年龄不符合的凶残,正是在不久前暗算百
里逐电的童杀。
他与百里逐电一样,使的都是短兵,虽然速度比不上电光火石,但他身材短
小,轻盈如燕,加上攻其无备,百里逐电身上竟然又挂綵了。
百里逐电火了,一连几剑把童杀逼退,但小腹已经中了一刀,才止了不久的
血又再流了。
使铜锤之人当然就是四大魔将中的铜虎了。
昨天一战,魔将们损兵折将,连老四铁鹰也阵亡了,对于铜虎而言,真的是
个奇耻大辱。
所以当他收到彙报说银狐去伏击嬴春雷一事,他也马上召集手下魔将魔兵,
赶去助阵。
他赶到时,嬴春雷已经不在了;爱面子的银狐当然不肯透露自己不敌,只是
说被嬴春雷逃脱了而已。
于是银铜两人各自带领一群刚到达苏州城的魔兵,兵分两路去搜索嬴春雷。
铜虎在路上刚巧碰见与赵家弟子一起追杀百里逐电的童杀。
他们同是魔将,于是一拍即合,两组人合并,一起对付雷电两人。
嬴春雷庾铜虎硬碰硬居然不分胜负。
他武功原本是比铜虎高,但昨天与金龙拼掌时受了内伤,今天又经历了多场
恶战,消耗了不少内力,自然不复平时神勇。
他落在地上后定睛一看,发现除了铜虎和童杀这两个高手之外,楼下还有大
约十二个魔兵。
近月楼的伙计和顾客都跑光了,这家在苏州城首屈一指的酒楼已经变成了一
个杀戮战场了。
「他奶奶的,这些魔兵真的是杀之不尽啊!」
嬴春雷不禁暗自咒骂。
铜虎朝着嬴春雷狞笑,「雷霆万钧,你昨天与我大哥硬拚掌功,受的伤显然
不浅。今天就让大爷捡了一个大便宜了!你就乖乖的受死,让大爷拿着你的人头
领功吧!」
童杀也对住百里逐电嘿嘿一笑,「电光火石,方纔那一刀没把你刺死,算你
命大。但此刻的你伤痕纍纍,咱们这边可是人强马壮,就算你如何顽强,也得人
头落地啊!」
嬴春雷与百里逐电交换了一个眼色。
两人都晓得两个魔将所说属实,但他们都是性子刚烈之人,心想已经到了这
个地步了,只能放手一搏,就算是劫数难逃,也要多杀几个魔将陪葬。
嬴春雷豪迈一笑,「铜虎,若想要嬴某人头,你可得拿出一些真本事,就站
着耍耍嘴皮子可要不了嬴某的命!」
百里逐电也是个牙尖嘴利的人,也不甘示弱于人,「童杀,你这个长不高,
只懂得暗箭伤人的怪物,老子我就算只剩下一成功力,也足以把你们杀光!有种
的就一起上,让老子手上的剑多沾些血!」
「如你所愿,大家一起上!」
童杀最恨人家说他是个侏儒,一马当先出刀朝着百里逐电勐攻,而他带来的
那些魔兵也随着他,举起各种各样的武器往百里逐电身上攻击。
童杀一出手,铜虎也挥着大铜锤,狂喊着往嬴春雷冲过去,「雷霆万钧,你
就嚐嚐大爷的真本事吧!」
同样的,他旗下的魔兵们也一起出击,誓要把嬴春雷乱刀砍死,以此立功。
面对着汹涌而至的敌人,嬴春雷不慌不忙的铁掌一挥,把身旁的一张桌子带
起来,再加一掌把它击碎。
顿时间,木屑四处飞溅,冲在最前面的几个魔兵以及铜虎更是首当其冲,被
木屑迎面击中。
嬴春雷击碎桌子那一掌是含了他毕生功力,那几个魔兵马上头破血流,就武
功比较高的铜虎一人承受得住,虽然痛彻心扉,但铜锤攻势不止,依然朝着嬴春
雷头部砸下去。
嬴春雷此次不与铜虎硬碰硬了,而是侧身一闪,然后一招雷霆咆哮,反击铜
虎胸口要害。
铜虎怒吼一声,赶紧挥着铜锤自救。
没想到嬴春雷那来势汹汹的一招竟然是虚招,铜虎铜锤刚变招,他的一双铁
掌已经转变方向,击中了两个正在冲过来的魔兵。
嬴春雷晓得此乃生死关头,所以出手不留情,那两个魔兵惨叫一声后就当场
毙命了。
嬴春雷刚刚得手,铜虎已杀过来,铜锤再次朝着他头部击下。
这次嬴春雷避无可避,只得鼓起真气,双掌齐出,与铜虎恶拼。
硬碰硬后,两人都后退三步,分别在于嬴春雷还要应付身后魔兵的攻击,而
铜虎却在回气后继续再攻。
嬴春雷虽然以奇招伤了好几个魔兵,也毙了两人,但以寡敌众,依然是险象
环生。
童杀为人阴险狡诈,善于暗箭伤人,并没有像铜虎那样身先士卒,而是由得
下属冲在前面,他就在百里逐电应付魔兵时不停的找空隙给予后者致命一击,若
不是百里逐电身手敏捷,早已被他得逞了。
魔兵虽然人多,只剩下一半功力的百里逐电要应付他们也不难,但童杀时不
时的暗算却令他疲于奔命,一不小心就会命丧黄泉。
嬴春雷与百里逐电,两个武功盖世的高手,就因为受伤在先,以致虎落平阳
被犬欺,稍不小心就会死在鼠辈手下。
嬴春雷为人豁达,明明是命悬一线,但却毫不在乎,一边尽力应付敌人,一
边笑着向百里逐电说,「臭小子,看来你欠嬴某的那笔帐是永远都没有机会还清
了!」
他顾着调侃百里逐电,没想到铜虎趁机勐攻,铜锤突破他掌式,直攻他胸口。
眼看他快将中锤,百里逐电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短剑一挥,刺中了铜虎腋下,
阻止了铜锤的攻势。
百里逐电虽然及时赶到为嬴春雷解围,但他也因此付出了代价,虎背又被童
杀趁机刺了一刀,顿时间血流不止。
百里逐电也晓得今天凶多吉少了,但他没有把生死当成一回事,反而笑嘻嘻
的说,「大鬍子,你错了!总之老子今天不会让你比我先死。我绝对不会欠你人
情的。」
铜虎腋下中剑,嬴春雷趁机连出数掌把他击退。
他与百里逐电背靠背的应付来敌,以此杜绝了敌人从后攻击的风险。
两人合力,总算挡住了诸多魔兵们的攻势。
「你这小子欠嬴某的方纔已经还了。你伤得比我重,说不定待会儿又轮到嬴
某救你一命了!」
嬴春雷一掌击中一个魔兵天灵盖之馀,也不忘与百里逐电继续口舌之争。
「我是伤得比你重,但我出剑比你快!」
百里逐电是那种死不认输的人,一连几下快剑,把一个魔兵耳朵割下,另一
个魔兵握刀的手指砍断,得意洋洋的向嬴春雷炫耀。
可惜他话才说完就被童杀又刺了一刀,若非嬴春雷奋不顾身出掌把童杀逼退,
那一刀再深几寸就要了他的命了。
嬴春雷救了他,但顾此失彼,虎背硬生生的捱了铜虎一锤。
受此重击,强如嬴春雷也不禁闷哼一声,当场吐出了一口鲜血。
百里逐电见嬴春雷为了救自己而受伤,也赶紧出剑攻击铜虎要害,不让他给
予嬴春雷致命一击。
他们两人到了此时虽然已伤了不少魔兵,但自己也是伤痕纍纍,任谁也看得
出他们支撑不了多久。
铜虎与童杀更是喜形于色,心想连杀雷电两大高手这个大功,看来是领定了。
魔将魔兵们士气高涨,接下来的攻势更加凌厉了,而嬴春雷百里逐电两人也
命在旦夕了。
眼看他们快将被乱刀分尸时,一道黑烟忽然从外面飘进近月楼。
黑烟所到之处,魔兵纷纷惨叫,一股又一股血雨洒在地上。
一连五个魔兵倒下去后,铜虎与童杀才看清楚来者原来是个一身黑衣的年轻
女子,正是血雨纷飞蓝冰雨。
「她是蓝冰雨!」
铜虎晓得童杀不认识她,于是赶紧让他知晓来者身份。
蓝冰雨一到,局势又有了大变化。
昨天一战,她毫无损伤,当下功力正处于巅峰;而铜虎童杀两人经过了一连
串的恶战后,虽然没有受伤,但已消耗了不少体力。
他们两人都是老江湖,一想到此点就心中一凛,马上变招,两人一起朝着蓝
冰雨出招,打算合力把她一举击毙。
他们俩一厢情愿,以为蓝冰雨会与他们交手,没想到她却偏偏不和他们交锋,
而是以轻灵的身法到处游走,左一剑右一剑,不停的把魔兵刺倒,先缓解一下雷
电两人的压力。
她的身法虽然不及百里逐电快,但胜在奇幻莫测,敌人明明看见她朝左,突
然之间她就来到身后给你一剑,让人防不胜防,一时之间死伤无数。
魔兵少了,嬴春雷两人压力大减,应付起来也得心应手了。
铜虎与童杀眼睁睁的看着手下一个又一个的倒下,不由气急攻心,但蓝冰雨
一直不与他们正面交锋,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她。
童杀是个满肚子坏水的傢伙,眼珠子一转就有了歪主意。
他突然一转身,不再追击蓝冰雨了,而是一刀从后偷袭百里逐电。
「这小娘们摆明就是来搭救雷电两人。既然如此,我乾脆攻敌必救,要嘛她
坐视不理,让我把百里逐电杀了,不然的话她就必须和我交手了!」
童杀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
他这一举确实够毒,蓝冰雨不可能任由他屠戮雷电两人,必须要出剑相救,
如此一来,她之前的战术就行不通了。
可是他千算万算,就算漏了一点,就是嬴春雷与百里逐电绝非一般高手。
嬴春雷十来岁开始行走江湖,这些年来大大小小一百多战,能活下来除了武
功高强之外靠的就是随机应变。
百里逐电从小就与勐兽搏斗,在江湖上多次死里逃生靠的就是野兽般的灵敏
以及闪电般的反应。
当童杀的刀快要插入百里逐电时,在他眼前的人突然换成了铁塔般高大的嬴
春雷。
嬴春雷身材比童杀这个侏儒高出不知凡几,他那一刀只插在嬴春雷大腿上,
一个不致命的部位。
嬴春雷怒吼一声,一招雷破乾坤犹如泰山压顶般的击中童杀天灵盖。
中了这一掌,一口鲜血马上从童杀嘴里喷出。
若非嬴春雷受伤在先,就这一掌已经足以送他上西天了。
童杀倒下,魔将只剩下铜虎一人。
蓝冰雨此时也不再闪避了,手上黑剑鬼魅般的飘到铜虎眼前,一连几剑把他
杀得节节败退。
铜虎心想自己独力难支,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也顾不得重伤倒在地上的
童杀了,向自己属下呼啸一声后就转身熘之大吉。
蓝冰雨也不赶尽杀绝,只是挥剑把几个跑得慢了点的魔兵砍杀了而已。
看见魔将魔兵们远去,嬴春雷和百里逐电才松了一口气。
百里逐电斜着脸瞪着嬴春雷说,「我方才救了你多少次?」
嬴春雷回敬他一句,「绝不比我救你的次数多。」
蓝冰雨没好气的说,「拜託你们俩不要你一句我一句的了!若非我及时赶到,
恐怕你们俩的下场就是共赴黄泉。」
百里逐电把蓝冰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血雨纷飞,果然名不虚传。」
蓝冰雨微微一笑,「此地不宜久留。我带你们去疗伤吧!」
嬴春雷问,「血雨纷飞,冒味问一句,你出来之时可有看见雅男姑娘回去吗?」
蓝冰雨摇摇头,「没注意。」
嬴春雷和百里逐电顿时大失所望。
「那雅男姑娘到底去了哪里?」
嬴春雷喃喃自语。
蓝冰雨失笑说,「章雅男一身武艺,你倒不需要太担心她安危。你和百里逐
电当前伤势不浅,还是赶紧随我找个安静地方疗伤吧!」
她一说完就展开轻身功夫离去,雷电两人自然紧随其后。
「你是如何知晓我是百里逐电?」
百里逐电一边奔跑一边问。
由于蓝冰雨并没有全力奔驰,受了伤的雷电两人依然跟得上她。
蓝冰雨听后娇娆一笑,「你电光火石受了重伤一事早已传遍苏州城。你一身
白衣,使着两把短剑,出招神速,不是百里逐电还能是谁呢?」
她带着两个男人来到了苏州城外,一路朝着太湖飞奔。
「为何不回去蜜儿那儿?」
嬴春雷有点奇怪了。
蓝冰雨澹澹的说,「魔尊在苏州城里耳目众多,我们先找个隐蔽地方,让你
们疗伤,然后再回去。」
他们三人奔跑了约莫一盏茶时刻后就看到了几乎一望无际的太湖。
嬴春雷与百里逐电把上衣脱下,跳入湖里把伤口洗乾净,然后在湖水上漂浮,
除了暗自运功疗伤之外,也藉助水力缓解一下这几天的紧张情绪。
既然有蓝冰雨在一旁压阵,他们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总算可以从无休无止的
刀光血影中暂时抽身而出。
过了良久后,两人闭上的眼睛才睁开,发现已经日落西山,到了黄昏时分了。
他们互望一眼,突然一起呵呵大笑。
两人原本就并无仇怨,之前大打出手纯粹是为了争夺章雅男的芳心,方才与
魔将们决战时生死与共,先前的不快早已抛到脑后了。
「臭小子,我救你比你救我多一次!」
嬴春雷笑着说。
「你这个大鬍子别胡说八道!是我救你多一次才对!」
百里逐电笑骂着回答。
「无论你们救了对方多少次,到了最后,救你们的还是我。」
一把冷酷但又不失娇媚的语声在他们身边响起,当然就是蓝冰雨了。
他们转头一看,发现蓝冰雨也和他们一样泡在水里。
只见她一头秀发漂浮在水面上,一身黑衣早已湿透,在水里的胴体若隐若现,
散发着一股妖媚的魅力,使得他们俩一时之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此情此景令嬴春雷想起首次与蓝冰雨相见的情景。
当时她也是在太湖上逐浪,还与他云雨巫山,令他回味无穷。
百里逐电与她是初次见面,没想到这个与自己齐名,方才出剑狠辣的武林高
手,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充满了魅惑的女子,心中的情欲马上就被挑起来了。
蓝冰雨游到两人面前,从水中站起来,坚挺的双峰刚好露在湖水上。
她轻解罗裳,任由黑色袍子在水中漂浮,一双娇嫩的乳房终于露在两人眼前。
「你们是否应该要报答我?」
她腻声说。
百里逐电连连点头,「救命之恩必须报答。」
蓝冰雨一把抓住百里逐电右手,放在自己嘴边。
她张嘴含着百里逐电中指,使劲儿的吸吮着,一股快感立刻传达后者全身。
她一边吸吮,一边伸手抚摸嬴春雷胸膛,手掌心不停的揩着那大鬍子赤裸的
乳头,令他很快就呼吸急促了起来。
百里逐电看见她吸吮自己指头的媚态,顿时热血沸腾,双腿之间那巨龙勃然
而起。
嬴春雷曾经与她相好过,交欢时的销魂记忆犹新,稍微恢复了元气的他心情
激荡,巨龙同样也怒发冲冠了。
蓝冰雨把手伸入水里,一手一个,隔着裤子抓住了嬴春雷与百里逐电的巨龙。
她仰着头媚笑着说,「操我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