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丹毒尊】(04-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4章:交易的筹码
「我有什么?是啊!我又有什么资本来换取【筑基丹】?」听完林云的话林
紫山反问着自己。
灵石?人家是能炼制【筑基丹】的炼丹大师,怎么会缺灵石,至于其他的就
凭自己家族的功法法宝人家估计看都懒的看一眼。
看林紫山一直在那低眉沉思不开口,林云也没了耐心,起身说道
「既然姑娘没有可交换的东西,那就请回吧」
说完就要转身往楼上走去。
「等一下!大师求求你在等一下……这个。大师你觉得我怎么样」
看林云要走,林紫山急忙挽留,自己没有什么可以交换的唯有自己这具身体
了。
「哦?你觉得你值一颗【筑基丹】?而且我要你有什么用?」林云停住脚步
看向林紫山说着
林紫山并没有回林云的话,只见她轻轻的拉开衣服上的绑带,双手一翻上衣
就顺着身体滑了下来,雪白的香肩和浅蓝色肚兜的就暴露了出来,林紫山也极为
的害羞低着头看着地面不敢直视林云。
让一个女孩子在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面前解衣露出肚兜,可见林紫山的
决心。
等了许久见林云还是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林紫山咬了咬牙强忍着羞意把裙
子也脱了下来。
一双雪白的玉足,大腿笔直丰满,肉肉的大腿不但没有肥胖之感反而有一种
让人觉得有一种不同于细长的魅力,浅蓝亵裤紧紧的包裹着林紫山最私密的区域。
林紫山因为害羞整个人都变成了绯红之色,她何曾有过这种遭遇?平时那些
门内弟子都是把她当成梦中情人个个都换着法子的讨她欢心,那会有像现在这般
场景。
「大……大师。你。你觉得我值一颗【筑基丹】吗?」林紫山因为害羞说话
都断断续续的。
林云看着正缩着身体全身发红的林紫山,玩味的笑了笑,开口到「还不够」
林紫山听到这话,眼睛里都有泪水在打转,她现在是多么想就这样终止交易回到
家族重新做回那个受人追捧的林紫山,但一想到家里的父亲整天为了【筑基丹】
忙碌着,现在整天郁郁寡欢无精打采,仿佛对自己以后的人生已经不抱希望一样,
她又一阵的心痛。
这时有道声音从林紫山心底升起,在她耳边低语着「你这么了林紫山?你难
道要看着你的父亲这样颓废过一辈子吗?你看看父亲他现在的样子头发都白了好
多,脸上也多了很多皱纹,为了父亲自己这点矜持算什么啊?别犹豫了万一人家
没耐心了不和你交易了你该怎么帮」
这声音犹如心魔,在林紫山心底不断的放大放大,是啊!为了父亲我这点矜
持算什么?
随后林紫山抬起头直视林云,抬手把肚兜和亵裤也脱了下来,现在林紫山整
个人光着身子着站在林云面前,虽然还有些扭捏和害羞但至少是没遮没拦,一丝
不挂的看的清清楚楚。
林云上下扫视着,这林紫山身段真的很迷人阿罗多姿的身段,妙曼的身材,
洁白如玉的肌肤,隐隐散发少女的芳香,小而坚挺的山峰,还有那细细绒毛下的
粉色的小穴。
「大。大人……请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现在很害羞。」
林紫山真的觉得自己要炸了,太羞人了
「嗯……好,姑娘这身材我很满意,最后问个问题你现在还是处子嘛?」
林云上上下下把林紫山看了遍后就开口问道,要是林紫山不是处子他就要考
虑一下林紫山是以什么身份来交换了。
「大师……你怎么能问着羞人的问题。我。我。我从未有过道侣,至今还是
处子」林紫山说完脸上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这样最好不过,可以了你把衣服穿上吧,我这正好缺个斟茶递水暖床的丫
鬟,三天过后来领【筑基丹】,还有好好珍惜这三天,三天过后你之前的一切都
和你没有关系了,你只是我的丫鬟」
林云边说边走,等说完他已经上去二楼了,林紫山光者身子傻傻的站着哪里,
就这样?林紫山以为会有一段不可描述的羞人事情会发生现在对方就这样放自己
走了?
仿佛是知道林紫山心里在想什么似的,林云的声音送楼上传了下来「你现在
还不是我的丫鬟,等三天后你在期待也不迟」
「讨厌。人家哪有」林紫山喊了一声匆忙穿好衣裙就跑了出了隐仙洞。
林云并不是柳下惠说他没有现场把林紫山给吃了的想法那是不可能,但他也
是个非常有原则的人,说三天就三天。
林云还正感叹林紫山那凹凸有致的身段时,一楼的门就被人推开了,林云有
禁制令牌当然知道有会来了,不过他并不在意,他用脚想都知道是谁来了。
这一次暗杀对刘天明来说真的是九死一生,虽然等级爆升二级,但柳天鸣有
他师傅赐予的一件防御法宝,柳天鸣借助防御法宝和刘天明打的是不可开交,最
后还是刘天明硬接一下重击才反杀柳天鸣。
等他带着柳天鸣的储物袋来见林云的时候已经是灯尽油枯了在加上爆气丹和
副作用也开始了,全凭意志推开了大门就再也没有力气昏死了过去。
看着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的刘天明,林云没有展现出同情之色,把刘天明扶
向二楼把他放在一间客房内,给他简单的包扎下喂他吃了一颗疗伤的丹药就不在
理会刘天明。
林云还是一样的平静,仿佛刘天明刚刚没来一样,坐在蒲团上脑海里回忆【
筑基丹】炼制的手法和需要的灵药。
炼制【筑基丹】需要用到朱果,而且年份必须是要五百年以上的,少一点也
不行,其他材料林云倒是不缺但这朱果却是没有。
林云捏了捏下巴「看来得去找一趟紫霞宗宗主了,刚好我这里有刚好有他感
兴趣的东西,这紫霞宗家底可是非常的厚实,我的多要点好东西才行」
天已经黑了,林云看向远处喃喃自语着「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也该来了」
说着这里林云眼里流露出一丝精光。
第05章:炼制筑基丹
第二天一大早紫霞宗天象峰中就传出一阵怒吼,愤怒的咆哮声响彻整个紫霞
宗上下。
今天天象峰的王长老早上起来居然发现柳天鸣的魂灯息了,他立马知道自己
刚收的徒弟可能遭遇不测。
正想用魂灯来追查凶手,结果仿佛有什么东西阻隔了魂灯的探查,这让王长
老气得脸的发绿了,立马施展秘法强行突破封锁魂灯探索的阻隔。
「噗……」王长老喷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剧烈喘着粗气,就在刚才他施展
秘法就要突破封锁魂灯的屏障的时候一到剧烈的冲击直接把他的神识从魂灯中弹
了出来。
神识受损这让王长老伤的不轻,王长老愤怒的咆哮着「到底是谁!老夫一定
要找出你,来人,内门弟子柳天鸣遇害,去天罚峰传令,告诉他们我死要见尸,
活要见人」
说完也不顾自己的伤势直接御空向紫霞宗主峰紫霞峰而去。
他一把年纪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个满意的传人,才收徒几天就被人杀害这让他
如何能不气愤,他要去禀报宗主他要去亲自把杀害柳天鸣的人找出来。
在隐仙洞内林云手里一张符?刚好燃烧殆尽,抬头看向远方,那深邃的眼神
仿佛能穿透山体看向正在飞往紫霞峰的王长老。
「这场交易有点亏啊!为了一株地灵云芝我额外赔了一颗回血丹,一张遮天
符」
林云苦笑摇了摇头,不去想这种小事,起身也往紫霞峰而去,王长老的事情
我没兴趣但林紫山他却很有兴趣。
炼制筑基丹的事情得抓紧去办,至于刘天明他在隐仙洞内安全问题到不用担
心。
刚到紫霞峰的林云就看见王长老脸色阴沉的从紫霞峰主殿走了出来,正好和
林云碰头。
林云笑呵呵的一拱手问候到「原来是天象峰的王长老,今天一大早就弄这么
大动静,到底是为了何事?」
王长老见林云找他搭话他也不敢不理会也拱手回礼,说着「让林大师见笑了,
是老夫前几天刚收的徒弟遇害了,老夫正要去追查凶手」
「王长老请节哀」林云安慰完王长老随后一脸的愤恨之色说着「居然有贼人
如此胆大包天,这完全是不把紫霞宗放在眼里啊!王长老你可一定把此人揪出来
严惩不贷」
「林大师不说,老夫也不会放过此人,等我知道是谁我一定要把它挫骨扬灰,
哼」
林云捏了捏下巴,要是熟息他的人知道一旦林云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一定是
在想什么坏主意。
「那个王长老,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说」
「哦」林大师有话但说无妨」
「爱徒在紫霞宗内被杀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柳天鸣也没和宗门内的人有什么
生死大仇,王长老你说会不会是其他宗门下的手,要知道天煞魔宗这种事情可做
的不少」
林云继续把事情搅浑,看戏的不嫌事大,他还巴不得紫霞宗和天煞魔宗开战,
自己从中捞些好处。
听完林云的话王长老眼睛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连忙向林云告辞便飞速的
向宗门外飞去。
林云看着王长老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来不久就会有事情做了」林
云自言自语着
与此同时天罚峰上大量的弟子遁光而出,或乘骑坐骑或脚踏法宝好不壮观,
紫霞宗内许多弟子都在议论纷纷
「这全是天罚峰执法堂的师兄弟吧?难道发生什么大事了居然这么兴师动众」
「哎呀,你还不知道啊!今天早上天象峰上发出来的怒吼你有听到吧」
「那到是有听到,跟这事有关系?」
其他弟子听到两人的谈话一些不知道事情来由的弟子也都好奇的围了过来
「这位师兄,难道你知道?不妨说说啊!」
「是啊、是啊」
不知情的弟子也都在附和着
「嗨。这事啊,可不得了,你们知道前几天刚被天象峰王长老收为徒弟的柳
天鸣嘛?」
此人顿了顿接着说着「听说啊!柳天鸣被杀了,现在连尸首都没找着勒」
听完此人的话大伙一阵惊呼,顿时七嘴八舌的在议论个不停。
顿时有一名内门弟子悲痛欲绝,眼泪哗哗的流不停的捶胸叹气,在喃喃着
「柳天鸣啊!你这么就这样去了,你这一走我怎么办啊!」
众人看着也不由的心生同情,连忙去安慰什么人死不能复生啊,请节哀的安
慰话说着不停。
「屁!那柳天鸣死就死了,死之前好歹把事前说好的丹药给我啊!我心痛的
是我的【琼浆酒】啊!」
众人一阵无语……
林云进入紫霞峰主殿,要里面的弟子通报一声,不一会紫霞宗宗主便出来迎
接了。
紫霞宗宗主名叫萧承安,整个人看起来比较消瘦留着山羊胡,就像是世俗中
的教书先生一般,可千万别被他这斯文的外表所迷惑,萧承安可是真真切切的筑
基大圆满的修士。
「呵呵,林大师难道来我这一趟,快快进来我这刚好有一批新的灵茶,我这
就沏上一壶让大师尝尝。」
林云说「宗主不用如此劳烦,我来只是想个宗主交换一样东西而」
萧承安显然是知道林云来的目的,嘴里说着要泡茶却连手都没动一下,「林
大师你想要何物?」萧承安好奇的问着。
林云道:「我要一个六百年份以上的朱果」萧承安听完林云的话眼神一凝,
开口问道「不知道林大师要这朱果作何用处」「呵呵,也不瞒宗主,我要朱果是
为了炼制筑基丹」
「哦?林大师要筑基了?」
「并不是只是有人向我求一粒筑基丹,并给出了我让我满意的报酬」
「是林家那个老家伙吧,就他那点家底又能拿出什么东西,居然能请动你?」
「这点宗主就不用过问太多了,我用一个消息向你换取朱果如何」
「哦?这就得看林大师你说的是什么消息了」
「这个消息我想宗主一定会满意的」
林云看着萧承安一字一字的说着「紫。霞。剑」
萧承安听到紫霞剑这三个字整个人都一震,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声音都有些激动起来「大师,你难道知道紫霞剑的下落?」
「宗主不用如此激动,我既然说发出来自然知道紫霞剑的下落,只是不知道
这紫霞宗镇宗之宝的下落值不值一枚朱果?」
这紫霞剑是紫霞宗的祖师爷的佩剑,当年在连云山脉可是威名卓着,死在紫
霞剑下的修士数不胜数,只可惜在紫霞宗第9代宗主带出后就一直没有找到这一
人一剑的下落。
要是紫霞宗能重新获得紫霞剑这不仅仅是一把威力强大的法宝,同时也是紫
霞宗正统的象征,无论如何萧承安绝对会同意的。
林云就这样拿着朱果回了隐仙洞,在同时萧承安也请出了在后山闭关的太上
长老和一众老怪物一同去了一个地方。
看着紫霞峰,林云嘴角微微的翘起喃喃道「不知道这些紫霞宗的人能不能打
得过那个老家伙,反正我也提醒萧承安可能是在金丹修士手里能不能拿回来就看
紫霞宗的实力了」
不过这些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朱果已经到手是时候开始炼制【筑基丹】了。
在隐仙洞内是有一处炼丹室的就位于一侧的山壁中,里面只有一个大大的炼
丹炉,很是简单。
林云在心里过一遍【筑基丹】的炼制过程后就毫不犹豫的开炉,只见林云一
指炉底顿时一团烈焰凭空燃起,温度非常之高不一会炉底就烧的通红。
掀开炉盖,把早已准备好的材料全部倒入其中朱果也一同放了进去,盖好炼
丹炉后,林云稍退一步,双手猛地一掐法诀顿时一道法印脱手印在了炼丹炉上。
当法印打在炼丹炉上的时候炼丹炉都震动了一下,随后只见林云双手的法诀
变换不定,林云现在是用灵力和神识在操控炼丹里的材料。
第一步是去除灵药中的杂质和多余的东西,林云的灵力就像一双大手一样透
过炼丹炉在里面借用炼丹炉里的高温在炼制灵药,要是能看见里面的情形就知道
里面的灵药一个个都被炼制成了一团团的液体,个个都是晶莹剔透显然是杂质全
被提炼出来的样子。
第二步就是融合,这一步就是把提炼好的灵药液体全部融在一起,也一步难
就难在不同的灵药有不同的特效要是一股脑的全部融在一起铁定是会炸炉,但这
对于灵丹来说根本不是事,他的药灵毒体能轻易的感知灵药的特效和对灵药的控
制。
第三步就是成丹,只要能融合在一起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很多就是用烈火不
断的炼制直至凝结成丹。
这些三步说起来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人杂质提
炼不净导致丹药杂质过多的,融丹失败炸炉的,炼制火候掌握不好烧成灰的或凝
结不了的比比皆是。
炼制【筑基丹】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林云双手法诀一变大喝一声「开!」
砰地一声炼丹炉的顶盖直接掀飞,一股白色浓烟从炼丹炉内飘去,伴随着的
还有一阵丹香。
等浓烟散去林云前去查看,只见两颗【筑基丹】悬浮在炉中,这一次炼制【
筑基丹】居然出了两颗,这一点是林云没想到的。
正好他也打算尽快提升修为早日筑基,这道是省的他日后在炼制了,林云把
【筑基丹】取出分开放入不同的盒子中一个放入储物袋留给自己筑基时用,另一
个给林紫山。
「嘿嘿嘿,一颗【筑基丹】换个美人,这修真界的人还真是不值钱,不过我
就喜欢现在这种局面,哈哈哈」
由于此时的修真界资源匮乏,一颗能提升修为的丹药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基本
都是求知若渴的东西,就连大型门派也得妥善管理安排节省丹药的消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