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孽海】(2.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四章、突如其来
龙池山逶迤如龙蛇,因此而得名,平时少有商旅来往,所以路上显得十分清
净. 一队人马从山道上经过,虽然只有数十人,但修为全在凝元境之上,其中更
是有将近十位通玄境高手。
黄彩婷坐在车厢之内的软塌上,南罗的贡礼就放身前的矮桌上,贡礼不多,
就两样——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还有一串水色完美的翡翠项链。
虽然就两件贡礼,但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而且这是国礼,意义非凡,像这
样的事物,非得亲自保管才能让她安心,此番若是顺利,便是一举多得,可要是
出了什么差池,她也得惹上麻烦。
山路上除了林间的鸟鸣声外,便是车?辘滚过山道的声音,偶尔交杂着几声
交谈。
刚开始众人只是闷头赶路,走了一个时辰后也会偶尔聊上几句。
徐文然倒是哪里都混得开,才刚走了三十里的路便已经跟好几个人搭上话了。
当车队经过一座亭子时,便停下来歇息了一下,徐文然左看看右瞅瞅,目光
又转悠到了黄彩婷的那架奢华的马车上面。
何志拉紧了马缰,停下了马车,坐在车板子上抹了抹额头上的细密汗珠,尽
管现在天气还不算热,但长途跋涉下来,还是不免感到口干舌燥。
正准备将腰间的水囊解下来,徐文然便已经拿了一壶酒来到马车旁,笑问道:
「来点儿?」
何志笑了笑,没有客气便接了过去,喝了一口,本也只想润润嗓子,可仔细
一品却禁不住露出惊诧。
他不太确定的问道:「金陵大曲?」
徐文然顺势翻身上了车板,称讚道:「何前辈可真是厉害,才喝了一口便知
道名堂了。」
何志哑然道:「金陵大曲是江南数一数二的好酒,我还是吃得出来的。」
徐文然有些遗憾,歎了口气道:「只可惜从天都带来的寒凤酒已经让我给喝
光了,不然一定得让何前辈尝尝。」
何志笑道:「听说徐公子曾经便是天玄宫的人,如今天玄书院已经重建,今
后应该在北边待得时间更多吧?」
徐文然摆了摆手,感慨笑道:「独身惯了,其实还是在江南这里待得滋润,
不过现在是这么想,到时候人会在哪儿,我也不知道。」
说完这话,他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后头的车厢,这才离开。
……
黄彩婷隔着厢门听到了徐文然与何志的谈话,禁不住冷笑一声。
她并不担心会让徐文然这个登徒子打探到什么,毕竟何志也是老江湖了,知
道说话的分寸,但她对徐文然跟自家车伕套近乎这件事感到不舒服。
她清楚得很,徐文然就是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表面上越是亲近,内里藏着的
心思便越龌龊。
忽然想起了什么,她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来。
信纸上面有着两行娟秀的字迹——「公子,我已经看到你的回信啦。我也想
要尽快见到公子,不过关于江南之行,还请公子不必着急,公子眼下当以书院事
务及修行为主……这是她准备写给陈卓的回信。可以看得出来,这封信只刚开了
个头,还没有写完。几日前收到陈卓的来信后,她还没来得及撰写回信,便接到
了王庆的委託,回信的事情便暂时搁置下来,现在她准备想想接下来该写什么。
照例,关心自是少不了的,那接下来还写什么呢?提醒他在天都该注意什么
人?
黄彩婷想了想,又微微摇头,轻喃道:「有时候女人太聪明,也不是什么好
事情。」
「不若打趣他一句,问他有多想自己?」
黄彩婷的目光里流露出几分狡黠。
这一次陈卓回信的时候,可算是榆木脑袋开了窍,在最后憋出了一句良心话,
终于是知道想自己了……想到这里,黄彩婷禁不住生出几分好笑。
她从来没有想过,一来一回的书信,竟然也能有这般多的乐趣,甚至有时一
整天的时间都在盼着陈卓的回信……黄彩婷知道自己是动真情了,超乎了宗门、
家族与利益。
……
徐文然走后,何志便敲开了马车的厢门。
只见黄彩婷正以玉手支颐,专注的看着手中的一纸书信,听到了动静,才睫
毛一动,抬眼望向何志。
何志在对面坐了下来,望了一眼黄彩婷手里的信,笑道:「准备寄给陈公子
的?」
黄彩婷秀靥微红,道:「不错,只是还没有想好怎么写。」
这段日子黄彩婷与陈卓之间频繁来信,在黄家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何志颇
有几分好奇道:「小姐现在跟陈公子进展得如何了?」
黄彩婷的目光中闪着异彩,轻声道:「他在信里说——会来江南找我。」
何志先是一怔,然后笑道:「小姐您邀请的?」
黄彩婷轻轻点了点头。
「能让陈公子不远千里来到江南,看来小姐在陈公子的心中,也有很大份量
了。」
何志有些感慨,天华剑宗一行,不论是他也好家主也好,都没有想到黄彩婷
最后倾心的人竟然是前天玄宫的少主。
不过就现在看来,自家小姐的眼光确实也是极好,只不过……何志忽然想起
什么,皱眉道:「小姐,我记得陈公子似乎是还有婚约在身……」
「我早便考虑好啦。」
黄彩婷摇头一笑,道:「公子将来的成就定然不低,随着他愈发出色,原来
被当作笑话看待的婚约,也很有可能被皇上、皇后重新考虑。且不说永明郡主,
以后公子的身边肯定不缺女人,这是可以预料到的事情,我只要他将来能够给我
一个平妻的位置,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何志闻言点了点头,佩服道:「还是小姐看得深远。」
黄彩婷只是笑了笑,然后望向窗外。
聪明如她,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些?婚约一事还看不清楚,可如今陪伴在
陈卓身边的何薇薇,便足够让她感受到危机,何薇薇也生得很是漂亮,且论起身
材之曼妙,还要胜过自己,尽管心思单纯了些,但这也是何薇薇的优势,将来随
着陈卓的身份进一步提高,活泼单纯的何薇薇、高贵完美的凌楚妃,对陈卓的吸
引力会更大,所以到了那个时候,她便要适当收敛自己的聪明才智。
虽然有些不甘心,不过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
她明白如何克制自己,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看着窗外的青翠草木,黄彩婷忽然蹙起了眉头。
风吹草动,似乎很正常,可她却觉得哪里不对劲,而这种不对劲也成了不安
的阴翳笼罩在她心头。
出发之前,她便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方才一路顺利,才让她警惕稍减,可在
这一瞬间,这种感觉却又浮了上来,而且比此前更为强烈,让她感到心慌意乱。
按理说他们此番行动已经足够隐秘,邪道根本不可能想到他们竟然会带着真
正的贡礼从龙池山绕路。
她不断这般安慰自己,可却收效甚微。
黄彩婷有些烦躁,想要放下车窗上的帷裳。
便在这一瞬间,她忽然注意到了什么,目光骤然一缩。
只见一道乌黑的光芒突然破空而来,一个天策府修士的脖子被直接贯穿,睁
大眼睛直挺挺的从马背上栽了下去,惊起一片尘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