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孽海】(2.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五章、慌不择路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瞬间白了脸色,同时流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尽管他们的阵仗远远比不上从官道上走的主力,可也不是随便什么蟊贼就有
胆子打劫的,何况龙池山距离江南重镇临汀也就六十里的距离,哪个悍匪胆敢在
附近的山头上安营扎寨?很显然,会在这个时候下狠手的唯有邪道修士。
只是,邪道怎么知道的?他们之所以兵分两路,便是为了避开邪道的眼线,
可结果还是被邪道给盯上了,这怎么可能?在众人还没有釐清楚哪里出了问题的
时候,密集的箭羽便接踵而至,猝不及防之下,当即又有两人被射中要害,直接
殒命当场。
天策府的人反应并不慢,指挥使杨茂在听到异动的一瞬间,便已经将腰间的
长剑抽出,纵马朝黄彩婷的车驾方向而去,当他帮南罗的使臣挡下一支箭矢时,
在山道两侧埋伏的邪道修士也已经冲杀上来,人数不下百人,其中不乏通玄境的
高手,乱战一触即发。
黄彩婷神色凝重的坐在马车上,何志则是护在了她的身前,所幸车驾外壁极
为坚实,拦住了大多数的箭矢,但还是有两根从侧面的帷裳处射了进来,好在何
志眼疾手快,瞬间出剑挡住。
听着外面传来的厮杀之声,何志握着剑说道:「小姐,我先出去看一眼,你
自己小心。」
放下这句话后,没有等黄彩婷开口,何志便已经走出马车。
黄彩婷深吸了一口气,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陷入险地了。
上一次是在断风山。
而这一次是在龙池山。
同样有邪道的影子在其中,只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陈卓不可能再出现了,
需要她自己渡过难关。
她看了一眼车内放着的两件贡礼,稍微犹豫了下,也提剑出了车厢。
外面的情势并不乐观,邪道此番显然是有备而来,发动突袭的人都是凝元境
以上的修为,骤然发难之下便让护送的队伍措手不及。
天策府指挥使杨茂被一个邪道的通玄境修士偷袭,腹部已经负伤,鲜血渗透
出来,触目惊心。
何志并没有走远,就在车驾的附近抵御邪道,防止邪道靠近。
徐文然则是凭藉着高明的身法,与来袭的邪道周旋。
不过,最让黄彩婷在意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南罗使臣阮元的贴身护卫竟然跟
邪道站在了同一边,与偷袭的邪道修士一同对付天策府的修士。
她看到这一幕,又想起这个护卫在出发之前因为一段「露水姻缘」
而耽误了行程的事情,隐隐已经明白过来邪道会得知他们会从龙池山经过的
原因了。
正当黄彩婷思绪百转的时候,又出现了变故,一名天策府修士被一刀枭首,
几个邪道趁势往马车这边压了过来。
黄彩婷循声望去,当看到迎面杀来的那个邪道修士的面容时,脸色微微一变,
心中暗道:「庞京竟然还在江南道。」
两个多月前,陈卓还在江南道的时候,便得到了有关庞京行踪的消息,当时
因为打草惊蛇的缘故,让庞京给熘了。
本以为庞京应该已经从江南道离开,结果没有想到在这里又碰上了。
黄彩婷没有多想,纵剑便迎了上去。
刀剑相交的瞬间擦出一道火花。
光滑如镜的剑身映照出一张美艳不可方物的秀靥,同时还有一张满脸横肉的
面庞。
「黄大小姐,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上次没能尝到你的滋味,不曾想到你又
送上门来了。」
庞京方才杀得眼红,并没有注意到站在马车边上的黄彩婷,如今接下这一剑,
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这位江南隋珠来跟自己过招了,他当即咧嘴一笑,心中
起了杀人越货之外的兴致。
黄彩婷冷笑一声,转手又是一剑,耀目生光,这一剑斜刺而正至,暗藏心机,
令庞京心中一凛,没有想到断风山一别,这位大小姐修为境界不见多少进步,但
这剑法却又着实精妙了不少,想必是上次在断风山失利后知耻后勇了。
不过,这也让庞京心中兴致更甚,黄彩婷本就姿容上乘,聪明伶俐,如今她
越是优秀,便越发让庞京想要征服。
正在黄彩婷与庞京交手的时候,另一边的情势逐渐恶劣,一来邪道有心算无
心,既然敢出手,便有拿下他们的把握,二来便是天策府修士不敢过于离开马车,
生怕邪道趁机夺走马车里的贡礼,腾挪之间多有不便。
徐文然见状,已经心生退意的他往黄彩婷那里望了一眼,黄彩婷的修为到底
不及庞京,刚开始还能与庞京斗得不分上下,可几十个回合过去,便开始力有不
逮,如今已显现出颓势。
徐文然眼睛微微一眯,在场这么多人的死活,他徐某人可管不着,但唯独黄
彩婷,这个他一心要得到的女人不能死在这里。
正在他计较之时,与他交手的邪道见着他露出破绽,当即狞笑一声,全力挥
下一剑,只取头颅。
徐文然见状不惊反笑,就像有意露出破绽让对手下死手一般。
他后发先至,以手中长刀招架住对手,然后脚尖往前一点,骤然发难,他将
藏在背后的第二柄短刀抽出,只见寒芒闪过,一刀封喉。
黄彩婷终于支撑不住,想要招架住庞京的阔剑,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剩多少气
力,虎口一震,手中长剑差点脱手,庞京紧接着又是一剑刺来,黄彩婷心中一惊,
下意识侧过身子,这才险险躲了过去。
何志在与邪道交手的时候,也一直在关注着黄彩婷这里,眼看黄彩婷开始节
节败退,险象迭生,便一剑将对手击退,然后飞身来到黄彩婷身边,帮黄彩婷挡
住了庞京。
只是何志一走,那边便又多了一个缺口,两名邪道修士趁机杀了进来。
眼看天策府修士形成的人墙即将崩溃,黄彩婷与何志二人陷入险境的当口,
忽然一道身影陡然闪了过来,一刀从背后狠狠刺入了一个邪道修士的身体,然后
一脚将其踹开,黄彩婷抬眼一看,没想到竟然是徐文然。
这时候指挥使杨茂也已经解决掉对手,前来救场。
徐文然望了一眼前方的战场,可以看出来,邪道修士快要突破防线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直接翻身上了马车,道:「南罗国的贡礼决计不能让邪道
夺走,现在必须有人先带着贡礼离开,黄姑娘,你和我先走吧。」
杨茂略作思索,点头道:「徐公子所言甚是,我等为你们断后。」
黄彩婷眉头一蹙,她可不想要与徐文然这样的人一起走,何况何志也还在这
里,她怎么可以扔下何志不管?只不过,她现在确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心有馀
力不足,而且把如此重要的东西交给徐文然一个人她也不放心。
正在她犹豫之时,正与庞京交手的何志也催促道:「小姐,你快与徐公子先
走,不必管我。」
黄彩婷深吸一口气,眼下情势危急,确实容不得她多做矫情,她望了何志一
眼道:「我明白了,我便与徐公子先走一步,何叔、杨大人,拜託你们了!」
说罢,她立刻进了马车。
庞京自是不肯让黄彩婷就这么轻易熘走了,只不过何志的身手不在他之下,
有何志拦着着他,他也只能干瞪眼。
便在这个时候,天策府修士终于抵挡不住,人墙开始溃散。
指挥使杨茂神色肃然道:「你们快走,我等拖住他们。」
徐文然不敢耽误,四下望了一眼,找准了方向,立时扬鞭策马,带着黄彩婷
疾驰而去。
尽管有着杨指挥使还有何志等人断后,但邪道到底人多势众,还是有人追了
上来。
拉车的四匹骏马胜在耐力,但要说速度,还是及不上人的轻功,黄彩婷坐在
车厢之中依旧不敢有丝毫放松,她一边握紧手中的长剑,一边透过车窗往后面看
去,眼见一个邪道修士已经近在眼前想要钻进车厢,她拼尽全力刺出一剑。
邪道修士闷哼一声,肩头喷出一道血线,跌落在地,滚了两圈,不得不放弃
追赶。
徐文然回头一看,虽然黄彩婷击退了一人,但后方还有两人再追赶,他心里
头一发狠,不再往大道上走,而是将马车往草木生的郁郁葱葱的密林中赶去,打
算藉着密林遮挡住邪道的视线,隐藏行踪。
车?辘辗转不停,林荫小道自然不如大道来得平坦,走起来颠簸无比。
黄彩婷一番折腾下来已经香汗淋漓、玉靥酡红,身上的薄衫被香汗浸透,紧
紧贴着身子,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也完全展现出来。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本就峰峦起伏的胸前,此时再一颠簸,那饱满挺拔的玉
峰更是晃荡得厉害,只可惜徐文然此时正忙着赶路,根本看不到车厢内的诱人春
色,否则定会想入非非。
黄彩婷紧紧握着长剑,手上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着,却不是因为畏惧而颤抖,
而是由于她现在已经力竭,与庞京对阵之后,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刚才那一剑,
更是将所剩不多的真元消耗殆尽。
如今,光只是握着剑,便已经让她感到吃不消。
生怕邪道再次追上,她频频探出头往后面望去,直到再也看不到邪道修士的
踪迹,她才稍微松了口气。
但她并没有放下警惕,甚至心中更加不安。
徐文然为了躲开邪道,偏离大道绕了路,这件事她自然是知道的,尽管心中
不愿,但她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只是经过连番交战,她的身上已经不剩多少力气,她看得出徐文然的状态比
她好不少。
眼下荒郊野外的,又是孤男寡女,而且徐文然也不是什么君子,「刚出龙潭,
又入虎穴」
这句话用来形容她,正好合适。
黄彩婷望了前方的厢门外一眼,徐文然还在专心驾车,她轻轻俯下身子,靠
近厢门,然后伸长藕臂,一点点推动厢门,在车马的颠簸声中,慢慢将厢门关上,
再将厢门锁住,这时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徐文然听到了车厢内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便明白了过来——这是黄彩婷
对他生了戒心。
徐文然不引以为意,笑道:「黄姑娘,我们现在暂时安全了,方才邪道修士
穷追不舍,在下也是慌不择路才走到了这里。」
黄彩婷让徐文然看穿了心思,秀眉微微一挑,嘴上不动声色道:「徐公子哪
里的话,方才情势危急,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眼下既然已经甩开了邪道,那么
便请徐公子将马车赶回东阳郡再作打算吧,不要再绕路了。」
她现在几乎精疲力竭,可说话的时候,却让人难以听出她此时的虚弱。
徐文然笑了笑,道:「方纔一番颠簸,想必黄姑娘也已经累了,便趁现在好
好休息一会儿吧。」
黄彩婷冷澹道:「我身子无恙,无需担心。」
说完后她取了一枚随身携带的丹药,吞入腹中,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坐在
车内的软塌上开始打坐调息了起来。
徐文然驾着马车走了一段,眼看着天色越来晚,他有意无意的放慢了马车的
速度,然后竖着耳朵听车厢内的动静。
发觉车厢内十分安静之后,他的眼珠子微微一转,心想黄彩婷应该还在打坐
调息、恢複真元。
之前慌不择路,又往南跑了将近两个时辰,已经离既定路线很远了,他估摸
着现在已经快到了岭南道。
依照目前来看,想要在天黑之前赶回东阳郡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至少要
在这荒郊野外过上一夜,要是搁平日,他肯定觉得是个苦差事,但现在却大不相
同,车厢内正坐着一位千娇百媚的大小姐,令他日思夜想的大美人,长夜慢慢,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知想到什么,徐文然开始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徐文然回头望了一眼厢门紧闭的车厢,犹豫了一下,还是忍着性子等黄彩婷
出来。
他知道,错过这个村便没有这个店了,等到天亮后,黄彩婷彻底调息好,他
便是有贼心贼胆,也很难有机会得手,毕竟这位大小姐也是一个凝元境修士,可
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只不过,他现在摸不清楚黄彩婷恢複得如何了,倘若现在就行事,风险可不
小。
想到这里徐文然眼睛一转,又抬头看了眼天色,扬鞭一抽,驾着马车继续赶
路,马车在林间转了个弯,朝着东阳郡的方向走了一段之后又转了几个弯,继续
往南驶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