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大国师】(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07章
邹良才躺在床盘算着,突然,眉头一皱。「唔!唔!先生,是不是我弄疼你
了……对不起,但是太大了,我之后一定小心再小心!」被子里的小香,自然是
在用口舌侍弄着。
不过,邹良才感觉差不多了,就拍拍小香的脑袋,示意停下。小香意犹未尽
的擦擦嘴,傻笑一声,去打水准备伺候邹良才洗漱。
每日晨间,如此享受一番,一整天都精神焕发。
吃过饭之后,邹良才等人刚刚到蓝月斋,屁股都没坐热呢。就见妆容无比精
致的雪秀,已经上门。
小蓝小月捂嘴偷笑,女人之间总有种莫名的默契。
雪秀毕竟年长,哪怕她和邹良才的那档子事,在场几人全都心知肚明,可依
旧害臊,不禁俏脸一红。
小香偷偷凑到雪秀耳边低声问道:「先生那么宏伟,真的能受得了吗?」小
香这两日每天吞舔,自然有些担心,所以提前找雪秀问问。
雪秀羞愧难当,捂脸道:「很是舒服,你试过便知道了。」
很快,雪秀上楼,二人目光一对,那种炙热便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如此丰润的少妇,曼妙的身材加上俏丽的容颜,邹良才初尝肉味,如何能够
控制得住。
「别着急嘛,让人家好好伺候伺候你。」
言语间,雪秀已经跪在地上,解起了邹良才的裤腰带。
吞吞吐吐之间,邹良才打趣问道:「你跟徐伯也是如此主动?」
「唔唔……」雪秀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
「你如此这般,就不怕被徐伯发现?」邹良才故意问道。
这次,雪秀倒是很坚定的摇摇头。
「倒榻上去吧!」
很快,二人将战场转移到了床榻之上,有了先前的经验,邹良才倒也没有了
那份着急,对准了洞口,反复研磨。直到雪秀苦苦哀求,实在是受不了了,才连
根没入。
「喔!」
那种完全没入的感觉,让雪秀直翻白眼。
太爽快了。
她以前,也是不相信,为何有些女人,明明有了丈夫,还要出轨偷人,可现
在她明白了,天天吃糠,尝一回肉,那种美妙的滋味,是很难放下。
「听说,从后面插,特别深,我想……啊……试试看……」雪秀一边喘息,
一边呻吟,一边说道。
「后面?」
当雪秀在邹良才身下,调整了动作姿势,邹良才再次插进去的时候。
雪秀有些后悔了,原本邹良才就极为宏伟,本来已经到底,从后面进入,那
便有些容纳不下。
甚至有些疼,但雪秀又舍不得邹良才现在拔出去。
于是,她强忍着痛处,继续享受着那种进出的快感。
这一次,二人之间的战斗持续的时间,更久一些。
楼下三人都尽量不发出声音,小心的听着楼上的种种动静。
小月小蓝二人,脸上自是满满的羡慕。
只恨她们自己容颜身材都拿不出手。
而小香,则是瞪大眼睛,脑海中补充着上面的画面,想着雪秀是如何被邹良
才按在身下操弄的。
半个时辰之后,雪秀慵懒的蜷缩腿下楼,脸上的红光,美的让人羡慕。
被爱情狠狠滋润过后,她不仅仅是气色卓越,脸上的那股幸福笑容,更是艳
羡旁人。
小香见状,也没有多说什么,立马打水上楼伺候。
果然,如小香所料,邹良才刚刚发射过,东西甚至都还没有完全软下来,整
个人慵懒的躺在床榻上。
「先生,我来帮您清理……是用嘴还是用毛巾……」小香试探的问道。虽然
嘴上这么说,可心中对于用嘴,还是有点担心。
可邹良才的话一说出口,已然堵住了她其他的选择。
看着上面的粘稠液体,小香深吸一口气,吞了唾沫之后,伸出了舌头。
那味道,比想象中的还要强烈,一股骚臭的味道,小香有些想干呕,可强忍
了一会之后,小香又觉得那股味道,似乎没有那么难闻,反而有种兴奋的感觉。
仔仔细细将上面的东西全都舔舐干净之后,小香意犹未尽的松开嘴巴。
「先生,您打算,什么时候要我的身子啊。」
「你很着急吗?」邹良才俯视的看着小香。
「有点想试试。」
可邹良才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淡淡道:「若是为了我的舒服,碰你的时
候,自然会碰你。若是为了你自己,你要摆正自己的地位!」
小香被这话,吓的一激灵。
立马一阵点头。
「小香啊小香,你就是个下人,丫头,你在想什么!能侍寝,便是你的荣幸,
你怎么敢主动问这种事情!」小香在心中狠狠的责怪着自己。
的确,也就是邹良才为人和善,没有端着架子。
不然若是以二人的身份地位差距,换个人,丫鬟哪里敢如此直接的问。
舒爽之后,邹良才调整了气息后,换上一身便于行动的衣服,就朝着城西走
去。
三十多里的距离,不算远,一路小跑的邹良才,短短一刻的时间里,就已经
到达了那卦象显示天降异宝的位置附近。
「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邹良才想了一路,可也想不出个什么东西。
然而,其他人未必知道具体的地方,可天下想要来分一杯羹凑热闹的人实在
太多。
就在邹良才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突然听见前方一阵打斗的声音。
邹良才定睛一看,战斗正发生在四个人之间,两个灰色衣服的男人,手持大
朴刀,一看便是凶狠之辈。他们的对手,则是一男一女,身着彩色劲装,男子手
持一柄长剑,气息悠长免密,招式更是滴水不漏。与对手打的难解难分。
可那个女人,虽然手舞双剑,但招架上就显得有些乏力,仅仅是邹良才看的
这一会,已经有三次险情。其中一次,更是被划破了衣裳!
「要不要多管闲事呢?」邹良才还在盘算着。
可突然间,那女人看到邹良才在附近观战,大呼道:「师弟快救我!」
师弟!
这让两个刀客着实没有想到,一回头,果然发现邹良才正在不远处。
这二对二,灰衣刀客只有微弱优势,也是拼了好久积累的,可若是有新人加
入战团,那劣势的可就是他们兄弟二人了。
想到这里,二人不约而同的放开了面前的对手,朝着斜处推开数步。
男人一下来到女人跟前,查看她身上的伤口是否严重。
而女人却一把推开男人,继续朝着邹良才高呼道:「师弟,我们三人一起灭
了这两个家伙!」
一听女人如此猖狂,两个灰衣刀客也是非常谨慎,对视一眼后,立马急匆匆
的逃走了。
女人抄起双剑,作势还要追击。
「别让他们跑了,让他们付出代价!」
可二人听见如此,哪敢回头,立马极速的逃走了。
见二人已经逃远,这一男一女才来到邹良才身边。原本邹良才以为多少回有
句感谢的话,可那女人一到近处,便讥笑道:「小子,现在城外到处都是武林高
手,你这一身修为,也想争夺宝贝?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艳子,别乱说,这位少侠怎么说也算是帮了我们的忙!」男人显得稍有礼
貌。
「我就是因为他帮了我们的忙,我才好心好意的劝他赶紧离开,不然,横尸
当场都没有人替他收尸。」
这话也许是好话,可听在此时邹良才的耳朵里,却难听的要命。
邹良才看的清楚二人修为不低,一身内家功夫也算是好手。
可比起自己所拥有的黑龙之力,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管好你们自己吧!不知感恩的东西!」邹良才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可就在邹良才要转身的瞬间,却看到了男人扯开艳子伤口想要疗伤包扎的一
幕。
胸口的衣领稍许扯开,那胸前的一团,竟然跃动般的跳了出来。
尤其是上面还有一道血红的伤,更是极具视觉冲击力。
因此,本来已经转头的邹良才,又回头继续盯着二人。
「看什么!再敢盯着看,狗眼给你挖了!」女人比划起手中的短剑,恶狠狠
的说道。
本来,邹良才已经不想多跟二人产生交集,重要的心思想要放在寻宝上。
可被艳子一来二去的说些难听的话,他已经心怀报复。
「我偏偏要看了,你能怎么样呢?敢把衣服撕开,就别怕被看啊!」
艳子一听邹良才这话,作势便要起身,可被男人一推。
「先上药。」
随着一些药粉落在伤口上,艳子疼的龇牙咧嘴。胸口更是一阵起伏,那庞然
的一对巨乳,更是上下翻滚,让邹良才直接目不转睛的看了半天。
「真白啊!」邹良才不仅要看,还要说出这种调戏的话来。
「你混蛋,再敢多看一眼,老娘挖了你的招子!」艳子已经急躁不堪,开始
口出怒言。
男人倒是冷静些,回头挡住身后的艳子,冷冷道:「小子,念在你帮了我们
的份上,刚刚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放你一马,快走,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有你小
子好看的时候!」
男人虽然不像艳子那般急于动手收拾邹良才,可说话的语气也是难听了起来。
可就在此时,邹良才却突然笑了。一边笑,还一边摇头,让艳子和男人,完
全看不懂邹良才到底想要干什么。
「可惜,女人可以奶大没有脑子,但男人却不能没有脑子。」
邹良才说出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让这二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快滚!」男人直接皱眉怒斥。他担心邹良才耽搁久了,影响他们办正事,
而且这地方到处都是危险,多分一点心思,都是不好的。
「少侠,你也是来寻宝的吧!」
这时候,一个让人窒息的声音在艳子背后响起。
赫然竟是那一对灰衣刀客!
「我来此做什么,与你们又有何关系!」邹良才朗声回道。
「少侠,不瞒你说,这夫妻二人,乃是江南一带颇有名气的武器锻造大师,
柳龙功的女儿和女婿。我们兄弟二人,跟了三天四夜,才跟到这个地方,恐怕那
宝藏,就在此处不远的地方。若是少侠有与我们兄弟联手,到时候宝藏,我们三
人平分!」
三人平分这么仗义的办法,恐怕就是生死之交都难以说出口,邹良才心中明
白这话自然不真。
可对于柳艳夫妻二人来说,这个话,可就直接将邹良才推到了他们夫妻二人
的对立面。
刚刚二对二都在下风的情况下,现在对面又多了一个帮手,那情况属实要遭。
「少侠,若你帮我们御敌,日后来江南铁龙湖,我让我老泰山,免费帮你锻
造一把趁手的兵刃!价值千金!」
男人瞬间变色开口,态度好了不少。
「哈哈,少侠,这两个人鬼主意不少,你可不要被懵逼了,我们灰狼兄弟,
虽然名声不好,可向来是说一不二。」
灰狼兄弟也不靠的很近,毕竟二人刚刚也是一番大战,精力消耗不小,相互
警戒乃是十分有必要。对于灰狼兄弟来说,只要邹良才不插手,二人便稳稳可以
将柳艳夫妻拿下。
面对两边的言辞,邹良才意识到,自己坐地起价的机会来了。
虽然是第一次跟这种江湖人打交道,可邹良才心中明白,利益才是根本,不
管对面是什么人!男女老少,全都一样!
「条件嘛,自然是可以谈,不过态度上来看,本公子觉得这两位兄弟,更舒
服一些。」邹良才一边说,一边朝前走着。
「少侠,你有所不知,这两兄弟乃是强盗,杀人劫掠无恶不作,你若是相信
他们,恐怕难免吃亏上当,更有性命之忧。」
「我夫妻二人,有家有业。若是你帮我们度过难关,事后必有重谢,金钱宝
物,我夫妻二人绝不含糊。」
男人郑重认真的说道。知道情况危机,柳艳也收起了刚刚的脾气,满是惬意
道:「少侠,刚刚小女子出言不逊,还请少侠大人有大量。若是少侠喜欢女人,
将来到江南铁龙湖,自有江南美女奉上!」
这夫妻两人突然变脸的样子,着实让邹良才有些意外。
可论起混迹江湖的经验来说,这夫妻二人还是比不上灰狼兄弟。
「少侠,若是想要宝物和女人,何须等到日后再去江南!」
「没错,宝物咱们此行找的便是宝物,那虚无道尊留下的东西,可谓是件件
珍宝,就凭他一个江南的打铁匠,也配合虚无道尊比?再说女人,哪里用等到过
些时间,这眼前,不就有个丰乳肥臀的大美人吗?」
「没错,届时将她男人绑在树上,看着少侠在她身上使劲,操的她水乱流,
岂不是刺激无比?」
诚然,灰狼兄弟虽然未必靠得住,可这个提议,着实有些打动了邹良才。
而邹良才看向柳艳的眼神也贼溜了起来。
「少侠,这个女人交给你,我们兄弟将她男人制服!」
「成交!」
邹良才一口答应。
形式瞬间变化,战局瞬间开启。
灰狼兄弟以二敌一,瞬间就把男人压制住了,大刀本就势大力沉,攻击范围
广,一对一尚有腾挪闪躲的空间,可二打一,就难了许多。
男人且战且躲,已经离开柳艳十多丈远。
而邹良才的脚步,却越来越近。柳艳强支身体,拿着双剑,也起身移动起了
脚步。
「就凭你的本事,想拿下我?做梦!」柳艳倒也不敢仓皇出手,毕竟她有伤
在身。
可邹良才同样不急,戏谑道:「我当然也不着急,等你男人被斩断手脚,到
时候你不是被我肆意摆弄?有你男人看着,你会不会更加浪荡更爽呢?」
邹良才已经完全没有了蓝月斋里那个神韵极佳的翩翩公子的样子,现在的他,
亦然像个穷凶极恶的采花大盗。
「啊!」
柳艳的男人,受伤惨叫。
柳艳眉头一皱,知道自己必须迅速拿下邹良才,汇合二人战斗力,才有希望
从灰狼兄弟手下逃出生天。
「找死!」大喊一声之后,柳艳手持双剑朝着邹良才扑了过去。
可邹良才的速度,岂是柳艳能够比拟。
轻松躲开之后,邹良才脸上露出不屑笑容。
「喝!」
柳艳心道不好,可此时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咬牙冲锋。
「要是你主动投降,我可以留你们二人一条命。不然,你被爽过之后,还要
横尸荒野。到时候尸体沦为野狗嘴里的食物。被撕扯的一条一条,骨头都会被不
同的野狗叼走。」
邹良才说着,手中还有动作在比划。
这让柳艳身子一颤。她犹豫了,从邹良才展现出的身手动作来看,她甚至都
不是邹良才的对手,想要战胜他之后去帮丈夫,再打赢灰狼兄弟。
看起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
也许是邹良才刚刚描绘出的画面太过于吓人,也许是柳艳本身惜命。
犹豫片刻之后,柳艳选择了投降。
「少侠,放过我们吧。」
柳艳单膝跪地,将手中的双剑插在地上,已然是求饶姿态。
邹良才上前将两把短剑踢远,朝着远处的灰狼兄弟高呼道:「两位兄弟,这
边我已经拿下。」
「夫君,投降了吧。」
柳艳担心自己的男人受到伤害,直接主动劝道。
男人一见如此情形,也主动停手,弃剑投降。
「早如此,就对了嘛!」灰狼兄弟一人将刀架在男人的脖子上,另外一人则
是收缴了男人的武器。
几人汇合一处,灰狼兄弟动了动手中的大刀。
「说吧,宝藏在什么地方,你们有什么情报。说完之后,再让我们这位兄弟
爽快爽快,便放你们离开。」
见男人有些犹豫,另外一柄大刀直接搭在了柳艳的肩膀上。
「你们该不会想在这里做一对亡命鸳鸯吧?我们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们耽
误。」
灰狼兄弟的语气逐渐有些不耐烦,表情语言都略显暴躁。
的确,这世间,无数的江湖人士,都在麟州城附近搜罗,迟一分,便有迟一
分的麻烦。
「快说!」
灰狼兄弟见柳艳还在犹豫,提刀便顺着男人的胳膊上狠狠的来了一下。
男人吃痛呻吟,鲜血瞬间飙射。
「我说,我说!」
「等一下,防止你们两个骗人,得分开来说!」
灰狼兄弟江湖经验十足,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一人押着男人走远几步,另外一人则开始盘问柳艳。
「说吧,要是有半句假话,你们两个一定活不了!」
柳艳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道:「我说了,你们确定能让我活着离开?到时
候怕不是杀人灭口……」
柳艳的目光挪动到邹良才身上,眼神之中,似乎有特别的用意。
「少废话,难道不说,就能活了?」灰狼兄弟显然不吃这套。
但邹良才沉默了半天,突然道:「你要是先说实话,可能死的就是他一个人,
可万一他要是先说了实话,死的可能就是你了,你想清楚!」
邹良才这话一出,柳艳倒吸一口凉气,远远的瞟了远处的二人一眼。
常言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在此时的情况下,先破坏夫妻二人的信任,无疑是最关键的。
「没错,若是你们二人所言不一致,那我便先拿你开刀!」灰狼说着,大刀
一横,已经擦着柳艳的咽喉。只要她稍许动弹,恐怕就要掉脑袋了。
「家父在我们出门之前,告诉我们,那宝贝可能是埋在地下。武器之类的金
属,需要用磁石来探测。」
「此乃常识,谁不知道?但是几件武器埋在地下,寻常磁石,怎么探测的出
来!」
「那是没错,所以家父准备了特别的东西……你把刀挪开些,我来取。」
柳艳等灰狼的刀稍许挪开,便伸手在自己后腰摸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
「通常来说,磁铁无法探测底下伸出的铁器。但此物不同,哪怕是底下十米,
也能够有所反应。」
「十米?」灰狼眉头一挑,脸上闪过一丝喜悦。
这可是个好宝贝。
但同样是听了这话的邹良才,却心中暗道:「磁铁越大磁力越大,如此小的
东西,岂能有那么大的效用?」
正当邹良才觉得不相信是,柳艳主动提出要演示一下。
经过演示,放在大树后面的兵刃,是能够有所反应。这让灰狼大喜过望,有
了这个宝贝,可以说比其他人就多了很大的机会了。
「兄弟,这宝贝,九成是咱们的了!」灰狼朝着邹良才,很是高兴的说着,
脸上笑的很真。
可就在此时,柳艳突然道:「此物,乃是我爹单独给我的,他不知道……」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哈哈,女婿果然还是外人。没问题,我答应你。」
片刻,灰狼兄弟的另外一人,汇合了过来。
「问的怎么样?核对一下情况!」
而刚刚柳艳单独拿出的宝贝,自然是被隐瞒了下来。
而刘艳夫妇其他的内容,说的几乎一致,有区别也只是描述上的区别,大概
意思是没有问题的。
「三位好汉,我们该说的都说了,放过我们吧。」
「是啊。寻宝这种事情,得趁早,若是晚了,其他人都来了,这地方可就难
了。」柳艳夫妇试图脱身。
但,灰狼兄弟可不是什么好人,食言的次数简直比吃饭的次数都多。
「放你们走,没问题,不过按照先前说好的,你得让我这位兄弟爽爽才行。」
灰狼笑着拍拍邹良才,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柳艳憋红了脸,一脸为难的看着邹良才,她身边的男人,更是满脸的痛苦和
不甘,但他却没有说一句话。
灰狼兄弟见如此情形,哈哈大笑道:「兄弟,看来你模样俊俏,这浪娘们,
想伺候你。想给这个乌龟当面戴个绿帽子了!」
灰狼兄弟一边嘲笑,一边朝着男人的脸上随便的拍打着。
侮辱,可谓是到了极致,男人此生从没有经过这种侮辱,但,他有什么办法?
手脚都被捆在了树上,而柳艳就坐在他面前的草地上,似乎随时都可以被侵
犯。
「夫君,委屈你了,为了活命。你忍忍吧。」柳艳略带不舍的回头劝说。
男人只是压低脑袋,微微点了点头,说不出一句话。
「兄弟,那你办事,我们就在不远处看着。快一些,别弄太久,咱们还有正
事要办呢!」跟邹良才审讯柳艳的人拍拍心口,示意那个神秘磁力盒子。
而另外一个人,上来一刀破开柳艳的大半衣裳,一把撕开柳艳的裤子。凶巴
巴道:「把衣服都脱了。」
大刀在前,柳艳哪敢迟疑,立马将自己的裤袜上衣,全都脱下。
忽然,一阵粉末撒到了柳艳身上,着重是胯下的那些地方。
「兄弟,这可是南洋弄来的春潮浪荡粉,女人沾上,别说是男人,就是一根
枯树,她也能给它淹了。放心整。」
灰狼兄弟一副鼓励的样子,反而让邹良才有些不好意思。
就在邹良才迟疑的瞬间,柳艳反而主动开口。
「少侠,来吧。」
「荒野之中,没什么条件,就在这地上弄我吧。」
柳艳将两条大腿微微抬起,摆出一副随意你碾压操弄的样子。就在自己的丈
夫面前。柳艳的男人可全都看在眼中,但手脚都被绑住的他,却也无能为力,只
能狠狠咬牙,心中发誓要杀掉这些让他备受侮辱的人。
邹良才这才低头仔细打量起柳艳。
柳艳口鼻有形,体态丰满,虽然此时缺乏打扮,可身材结实丰腴,尤其是一
对巨乳,让人忍不住将目光挪开。
「少侠,快些吧,奴家都好些天没有过男人了。」
「要不,奴家帮你脱衣服?」
「喔!好大啊,隔着衣服都能把我吃了一样……」
「比起我家那个废物东西,光一看就强多了。吃几口的话,味道也一定很不
错才是!」
柳艳可谓是媚态百出,说的那些话,根本不像是一个有身份的女人,倒像是
一个烂裤裆的贱女人。
绑在树上的男人,拳头捏紧,脚指头甚至都要将鞋底扣破。可一切的努力,
只是徒劳,且不说他无法挣脱捆绑,就算是挣脱了,受伤之下的他,能怎么样?
到头来连命都保不住。
「夫君,你看我,我骚吗?你想不想看,你明媒正娶的女人,被怎样一个俊
俏的少侠操啊!就在这天地之间,我猜那滋味一定比你弄我弄的爽!」
柳艳还回头拨撩几缕头发,说些挑逗男人的话。
「少侠,我痒,帮帮我,求求你了!」
柳艳双手摸向胯下,两个胳膊将胸口的巨乳,挤的更加有形。
那庞然大物,可是邹良才从未见过的雄伟。
而那些药粉,也很快的在柳艳的身上起了反应,按理说,如此情形之下,她
说这么些骚话,不过是心里的驱使。
但因为药粉的作用,她浑身发热发烫,就和用了兽药的牲口一样,浑身很是
兴奋。尤其是下面,更是已经犹如涓涓细流一般。
「少侠,来吧,狠狠的办我。」柳艳将手,伸向了邹良才的裤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