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大国师】(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8 操母狗与阉公狗
人和野兽最大的不同,就人能够用理智道德来控制生理反应。
但是人虽然有理智有道德,在药物的强行干涉之下,那就不一定能够控制的
住了。
就好像此时的柳艳,已经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她本就是肥臀巨乳欲望
强烈的女人,这几天风餐露宿来这里寻宝,正憋着一股劲呢。
「少侠,掏出来吧,让我好好舔舔。」
这春药,已然让柳艳失去了羞耻和道德,完全沦为了欲望的奴隶。
当那根宝贝呈现在柳艳面前的时候,柳艳不仅贪婪的吞来一口口水。
浑圆直挺,硬朗上翘,暗红发紫,青筋暴怒。
赫然有种史前巨兽的恐怖模样。
「真,真的好大。」
柳艳小心翼翼的用手碰了碰,那温度都不可小觑……
旋即,一口含了上去。
柳艳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她哪怕在有了婚嫁之后,也不仅仅只有丈夫
一个男人,口技自然十分了得。对于男人这根东西上的各种敏感的地方,都十分
清楚。
或嗦或舔,挑逗翻滚,技法相当熟练。
「少侠,舒服么?我的口活怎么样!」
换气的间隙,柳艳甚至还能说出一些,勾栏里头婊子才会说的骚话。
虽然邹良才立志要淫遍天下美女,但现在的他,还远远没有到达能够肆意控
制欲望,对于各种美色能定住神的阶段。
于是,邹良才动了,弯腰,一手压在柳艳的奶子上,将柳艳放倒之后,用手
扣摸了几下柳艳已经潮湿甚至泥泞的芳草地。
「快进来,快点干我!」柳艳已经急不可耐!
而真真正正进去的那一刻,柳艳一声长长的呻吟。
那呻吟,有种其他人听了都能够带入的痛快。
随着邹良才开始慢慢抽动,柳艳浑身已经完全进入了巅峰的状态,似乎邹良
才的每一下,都能够让她从云端起落。
寻常的柳艳,可能没法这么快进入状态,但只能说那药量太足,药性太猛。
数个呼吸之后,正在逐渐加速的邹良才,突然感觉到身体之中的黑龙之力骤
然开始极速运转起来。
在小腹周围转了不少个小周天之后,这才稍许平息。
这种情况,是他在先前碰了那件阴邪之物才有的感觉。
「莫非,这药有毒?」想到这种可能,邹良才一阵后怕。
「还是江湖经验太浅,居然相信了灰狼兄弟那种凶恶之辈的鬼话,若不是我
有黑龙之力护体,恐怕今日就要和这两个短命的家伙一起埋在这里了!」
「不过,既然如此,那我不如将计就计……」
邹良才很快想清楚了其中一切,随即开始大力的抽插。
邹良才的体魄,可比柳艳的那几个书生姘头强了不少,而她的正牌夫君,虽
然也是练武之人,可那关键的家伙事,却是顶不上什么用。
「好舒服,好舒服!艳子从没有这么舒服过!」
「好带劲好爽,用力干我,干死我!」
柳艳在超爽的冲刺和剧烈的药效之下,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正常的思维,满脑
子都是爆棚的情欲。
如此激荡的画面,全然被柳艳的丈夫收入眼底,他无数次的想要闭上眼睛,
可眼睛一闭,耳朵里的声音,却成了更加可怕的煎熬。
只能够让脑子里的画面更加可怕。
男人的牙齿已经咬到脱力,手脚也已经耗费了所有的力气。
但就在此时,柳艳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波高潮。淫水激荡,宛若小溪汆流。
两条丰腴的腿,勾住了邹良才的腰,整个人平铺在地上发出了最激亢的声音。
泄了一波后,柳艳明显恢复了不少的理智,可看着邹良才还在发奋的冲刺,
便心想着给邹良才一些刺激。
于是,柳艳转过头,开口道:「夫君,你看到没有,这就是寻常给你戴绿帽
子的那些人,操我时候的样子。每一个人都比你强,每一个人都能够让我很舒服
……啊!操死我了!」
「看看,你那骚媳妇的样子,多下贱啊,比起那些窑姐都要淫荡。」
「可我也没有办法啊,谁让你自己是个废物,没法满足我呢?我起初偷人,
也都是被你逼迫的。啊……舒服……好舒服……」
柳艳一边浪叫,一边说着一些刺激的话。
终于,男人控制不住情绪了。怒吼道:「贱女人,闭嘴!」
「怎么?现在承认我是贱女人了,早年你上门提亲的时候,怎么不说?当时
你不知道我有几个男人?你明明知道,就是为了我家的财产,为了我爹的那些铸
造绝学!」
「不过我告诉你,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就算是把那些东西给外面的野男人,
也不会给你的!」
柳艳正说着,突然被邹良才狠狠的抽了一巴掌。那一巴掌力量极其巨大,直
接将柳艳的嘴角都抽出了血,整个脸蛋更是多了一个红扑扑的巴掌印子,很吓人。
「你说谁是野男人?」邹良才一边还在挺动着腰肢,一边低声质问道。
柳艳马上回头道歉道:「我错了,您是我的好爸爸,是奴的好主人,操我,
操死我!操烂我这块肉!」
「我要当你一辈子想操就操,不想操就一脚踢开的骚婊子!求您给我这个机
会!」
柳艳说起骚话来,真的颇有一手,看来跟那些书生们偷情的时候,没少尝试。
「主人,能不能把我压在身下狠狠的干我,把我抱到我夫君面前,让他清楚
的看到,他的骚逼老婆是怎么被干的!」
在柳艳这番话的拨撩下,在柳艳蜜穴来回收紧的夹击下,邹良才也没有太过
于控制,很快的就抽出家伙,飙射在了柳艳的巨乳之上。
一道横着还有血痕的伤口,数道竖着的白浆,这一副画面,还颇有些美感。
一次结束之后,邹良才甚至没有等多久,柳艳就立马主动上前,一口含住那
根尚未平息的家伙。
「主人,我给你弄干净,艳子生来就是为了伺候您的。」
可就在此时,柳艳已经恢复了部分理智,用极低的声音道:「小心灰狼。」
说完柳艳抬头看着邹良才,想知道邹良才有没有得到自己的提醒。可邹良才
却根本不看她,再清理的差不多之后,邹良才一把将她推开。
看着这边完事了,灰狼兄弟,淫笑着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兄弟,你这时间也不太长嘛,回头我给你一份强根坚固骨的药,保管你龙
精虎猛,夜御七女不在话下。」
「怎么样,这个婊子够劲吧,要不是时间紧急,看的我都想来一炮了。」
邹良才从兄弟二人下毒开始,心中已经清楚二人绝对不怀好意。可他依旧装
作信任,摆出一副笑脸客气道:「小弟对女人这一道,一直是缺乏研究,日后还
希望两位兄弟,多多指教啊!」
「这个好说,我兄弟二人,干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方面的问题,
兄弟你只管开口。」
「那时间也不早了,早点结束,早点寻宝吧!」
灰狼兄弟对视一眼,已经有所知会。二人多年来无恶不作早已经默契十足。
可就在此时,邹良才突然惨叫一声,瘫坐在了地上。
「啊!好疼!这逼有毒!」
「你们竟然在逼上下毒!」
邹良才狼狈不堪的一手捂住裤裆,一手指着灰狼兄弟骂道。
灰狼兄弟也没有料想到那毒发作的如此迅速,一时有些意外。柳艳见邹良才
突然倒下,心中似乎有一些明悟,马上也翻滚在地,痛苦的哀嚎起来。
「哈哈,看来那狗东西没有骗咱们,这个东西的毒性,真的非常大。不过你
小子也太不自量力了。我们灰狼兄弟是什么人,你就这点本事,也敢在我们面前
吆五喝六?」
「别耽误时间了,这种不堪入目的小菜鸟,一刀结果了算逑!」
「我刚刚看的心动,也想怼一下这个骚逼……」其中一人,色眯眯的看向了
柳艳。虽然柳艳在地上翻滚,可那白净肉感十足的身材,真的很有味道,让人色
心大动。
「淫人妇女,老子常做,可当着她男人的面,老子还没做过几次。」
「他妈的,这种时候也要骚,等弄到了宝贝,岂不是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灰狼兄弟稍起争执。
可就在此时,柳艳的男人,突然说话了。
「两位好汉,你们也都是男人,被人当面戴绿帽,简直是奇耻大辱,今日我
败在你们手下,虽败犹荣,但能不能让我把这个婆娘亲手宰了!」
「你有什么资本跟我们谈条件!」
灰狼兄弟并不急于打断男人的话,反而问起了条件,通常这个时候,男人多
少有点条件的,不然也不会开口。
「这个女人,身上有一件宝物,能够探测磁力大小,乃是寻宝利器!」男人
也不多隐瞒,直接开口说道。
「哦?你看,可是这个?」灰狼从怀里摸出那个巴掌大的盒子。
「哈哈!自作孽不可恕!贱婊子,这东西,本来是我家祖传的秘宝,被你爹
骗取,如今你却死在了这件宝物身上。」
男人突然一阵疯癫。
原来,当年男人家道中落,在铁龙湖寄宿,无意中提及这件宝物,对于柳艳
的父亲柳重吸引力十足,于是柳家父女将他诱成女婿,来了一出生米煮成熟饭的
好戏。
男人所图乃是柳家的家产,而柳重图的是这件宝物,柳艳图的是他入赘不打
扰自己风流。
「少废话,还有什么拿得出的东西没有!没有的话,就去见阎王!」
一柄大刀已经来到男人脖子旁边。
「既然二位英雄没法让我亲手结果了这对奸夫淫妇,那能不能让他们两个走
在我前头,我也好死得瞑目!」
男人说出了最终的诉求。
灰狼也可能有些同情,也可能是想积一点阴德。
破天荒的同意了这个临死前的诉求。
「可以,那,这位不知名的少侠,你就先去见阎王吧。」
「知道为什么我们兄弟一开始就没有问你的姓名吗?因为,死人的姓名,没
有任何的意义!」
瞬间,灰狼抽刀,直接砍向了倒地的邹良才。
然而,这不足三丈的距离,本该是鲜血四溅的一刀。却劈砍在了空地上。
「哼,你们想要本尊的命?」
「那就不要怪本尊心狠手辣!」
邹良才早在意识到那药粉有毒的时候,就早早的对灰狼兄弟有了防备,岂能
中招。
与此同时,邹良才已经暗暗的将黑龙之力提升到最大。
「果然,能够来这种地方的,都有几把刷子,不过,我不相信你没有中毒。
强行运气,我看你能支撑多久!」
片刻,灰狼双刀一左一右逼住邹良才,横竖拦截,似乎要将邹良才切开四份。
很快,三人便缠斗在了一起。
灰狼兄弟配合默契,刀法纯属,威力不凡,尤其是二人的合击之术,更是相
当了得。
但邹良才在黑龙之力的加持之下,无论是速度力量还是感知力,都高出二人
数倍。虽然没有什么对战的基础,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可看起来狼狈,实际上却
依旧称得上游刃有余。
而就在此时,柳艳突然翻身,飞快的从头发里摸出一柄小刃,扑向了大树。
瞬间割开绳索之后,急声道:「快走!」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男人万万没有想到,他没想到柳艳在这个时候,竟然
还想着自己。
可他被绑了这么久,手脚无力,根本跑不动。
但柳艳似乎没有放弃他的想法,哪怕是背着,也要带他一起走。
这行为,让男人大为感动,一时间竟然道:「艳子,我误会你了,你走吧…
…找个好人再嫁……」
柳艳这锲而不舍的救他,让他以为,刚刚假装中毒,假装迎合邹良才都是装
出来的,为的就是等待这个机会,让二人逃走。
一时间,男人对自己的愤恨达到了极点。
「混账啊,我真的是混账,夫人如此忍辱负重,为了救我,我居然,我居然
……哎!」
男人骂着自己。
「都怪我没有用,若是我武艺再高一些,哪里会容的旁人欺负你。」
男人的自责和愤悔无限的涌上心头。
「不论此番能够逃出生天,今后我一定好好伺候夫人,心甘情愿的当牛马,
如若有来世,我也甘愿当牛做马!不论夫人做什么说什么,我都没有半点怨言…
…」
男人还在舒服着自己的情感,可柳艳是一下没耽误,赤裸着身子,背着男人
急匆匆的朝前跑去。
可柳艳毕竟是一个女人,胸口受了伤,体力消耗极大,背着一个大男人,又
能有多快的速度呢。即便如此,柳艳还是踉踉跄跄的朝前跑着。
跑总是有一条活路,可若是等他们打完了,那只有一条死路。
而这边,邹良才已经完全适应了灰狼兄弟的刀法,之所以没有结束战斗,是
因为邹良才想要借机磨炼一番自己的实战能力。
这种实力刚刚好的情况,可是不多见。
但邹良才这种想法,很快就被灰狼兄弟给发现了。
因为他们发现,无论是什么招数,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风紧!」
「扯呼!」
灰狼兄弟瞬间对完暗号,便分别冲两个不同的方向逃走。
那逃窜的速度,真的是训练过的,几乎做到了同时同刻。
「想跑?」
邹良才冷哼一声,瞬间提速到极限,几乎一个呼吸间,就抓住了远在三丈之
外的一人后颈。
旋即,狠狠的甩在了一边的树上。
这一摔,光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就足足有三四十声。
五个呼吸的时间之后,灰狼的另外一人,也是同样的遭遇。
原本嚣张跋扈无恶不作的灰狼兄弟,现在已经变成了残疾两兄弟。就以他们
现在身上的骨折骨裂程度,恐怕再乞丐堆里,都算是顶个惨的。
「英雄,好汉!」
「我们二人有眼无珠,放过我们吧……」
「对对,放过我们,我们告诉你关于这个宝藏的秘密,绝对是独家消息!」
「说!」
「你先答应我们……」
邹良才面如重水,冷哼一声,直接一脚踢在了刚刚说话的人的胸口。
登时,灰狼兄弟便只剩下一个人了。
「我说,我说!」
「这秘宝虽然在麟州现世。可消息却是有人故意传出来的。」
「什么人?」
「不知道……噗!」
从此,灰狼兄弟已经彻底消失在了世上,他们所欠下的血债,也只能随着他
们的死亡,一笔勾销。
「夫人,我们这样跑也不是个办法啊……」
柳艳紧咬牙关,一言不发,只是朝前一瘸一拐的跑着。
邹良才处理灰狼兄弟所用时间不算太短,可这边实在跑的太慢,以至于邹良
才都不用什么办法,直接能够看着追过来。
「累了就歇歇吧。不然啥时候是个头啊!」
突然,邹良才鬼魅一般的声音,从柳艳后脑传来。
啪!
柳艳那一口气松了,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此时,白净的裸体,早已经泥泞不堪,狼狈的完全不像是一个富家小姐。而
她身边的男人,更是披头散发,没有了半点傲气,就算是丢在乞丐堆里,也是完
全看不出什么特别的。
男人率先开口。
「公子,我想那灰狼兄弟,一定见了阎王,但他们你可能用不上,我擅长寻
宝挖宝,对于兵器很有研究,您带着我寻宝,一定有所帮助!事成之后,您留我
一条命就好。」
「至于这个女人,您若是不嫌弃,便可以带回家去,当牛做马的随意使唤操
弄。对了另外告诉您,这女人的后门也是开过的,不过我没有碰过,据说操起来,
肥美紧致,相当有感觉。」
男人瞬间就将刚刚誓死守卫柳艳的话,抛之脑后。毕竟,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谁愿意真的赴死呢?
尤其是为了那种烂婊子,根本不值得!
男人心中盘算着,同时已经跪在了邹良才的面前。
「呵,呸!」
柳艳一口混着血水的唾沫,直接吐在了男人的脸上。可男人丝毫不在意,依
旧对着邹良才谄媚的笑着。
「啧啧。」邹良才看着可笑的二人,咂咂嘴。
「你想活着?」
男人疯狂点头。
「那行,不过你的身份,得变一下。」
「没问题,我愿意为您当牛做马……」
「不是给我,而是给她。」邹良才一指男人身后的柳艳道。
「她!」男人相当窒息。
「少侠,她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烂货,蛇蝎心肠,若是把她留在身边,日后
后患无穷啊!」
「收拾一下,找点衣服穿。」
邹良才给柳艳丢下一句话,转头来到一棵大树面前,盘腿打坐,恢复起刚刚
消耗掉的黑龙之力。
虽然刚刚戏弄般的与灰狼兄弟战斗很轻松写意,可消耗着实不小,对于邹良
才来说也是一个小挑战。
而这番凶险,也让邹良才意识到,此地危险程度,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高上不
少。
「艳子,你该不会……」男人跪在地上,惶恐极了。
「你真是条狗!」
柳艳狠狠的说完,一脚踹开男人。
说完头也不回的朝着灰狼二人的死处去了。她们的包裹还在那里,衣服什么
的,她得赶紧换上。
等柳艳将自己收拾的差不多,这才看向男人。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狗了。而我是他的丫鬟,他的奴隶。你是什么身份
懂了?」
「懂了懂了,还希望您在主人面前美言几句。」
男人变脸的样子,真的很快。
「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
「狗狗没有名字,主人还没有给狗狗起名字呢!」
「哈哈。那我得去问问我的主人了!」
柳艳尬笑一声,调整好了衣着,又用方巾擦擦脸,补了一点腮红,捋顺头发
之后,这才来到邹良才面前。
「主子,奴婢带着狗收拾好了。不过这贱狗还没有个名字,求主人您赐名。」
邹良才睁开眼,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二人。
一把将柳艳扯如怀中,直接在她胸口揉搓了起来。
柳艳毫无怨言,并且享受的哼唧了起来,身子紧紧贴在邹良才的身上。想到
刚刚那种潮水一般凶猛的高潮,她不仅脸上露出潮红。
「你就叫灰狼狗吧。」
「灰狼狗谢谢主人的主人赐名!」
灰狼狗立马磕头拜谢。
「哈哈哈。艳子,不过你们之间可还有婚姻关系存在。若是在人前,你们可
得以夫妻相称!」
「主人坏死了,让艳子当母狗……艳子只想给主人当母狗,随便主人操弄玩
耍……」柳艳娇羞无比的说着露骨的骚话,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已经完全无视了
她丈夫的存在。
在柳艳的眼中,她的丈夫已经死了,现在只是多了一条会说人话的狗罢了。
灰狼狗也大概明白邹良才的意思,可事已至此,只能先服从了,日后再想办
法了。
灰狼狗磕头答应。
「艳子,一条狗,应该会武吗?」
「回主子的话,不应该呢!」
「那该怎么办呢?」邹良才故作不知的问道。
「那应该是挑断他手经脚经,再阉了他,让他变成一条乖巧的狗啊!省的到
外面弄了母狗,惹了麻烦。」
柳艳说的轻巧至极,就像是真的要阉了一条狗一样。
灰狼狗听见这话,瞬间浑身抽紧,尤其是阉的那个字。
虽然他天生家伙小一些,但也好歹是个男人,可若是阉了,那就真的是一条
丧家犬了。
「手脚筋若是废了,岂不是要拖着走?阉了就行了。你下得去手吗?」邹良
才问柳艳。
柳艳心知这是投名状,但她却也没有什么下不去手的。
答应之后,直接用扯下灰狼狗的裤子,看着那个曾经在自己体内抽插进出过
好些次的小玩意。
柳艳不由的笑出了声。
一手抓住那东西的根部之后,调笑道:「平时就小,到这种时候就越小了,
反正也没有用,割了还能长寿些。」
说完,柳艳手起剑落。
一对带血的小球,便永远的留在了这里。
灰狼狗忍痛不敢叫出声,可还是流出了伤心的泪水。
「小灰,怎么哭了啊,是不是太高兴了。终于成了主人的狗了?能一心一意
伺候主人了?」柳艳无情的问道。
「哈哈,走。」
邹良才路过,顺便一脚踢在灰狼狗的身上,瞬间一道精纯无比的黑龙之力席
卷在他体内。
顷刻间,黑龙之力已经将他的内劲蚕食完毕,甚至连孕育出多年的气海,也
给戳破打碎。
这一刻开始,他真的是个废人了,武功尽失,男人的资本也没有了。某种程
度上来说,他跟狗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而下一刻,柳艳已经毕恭毕敬的追上了邹良才,开始说一些浪荡的骚话。
声音充满了魅惑,用词酌句,就跟那最低档次的窑姐,没有什么区别。
「主人,您下次操我干我的时候,能不能把我绑在树上,不然我怕您太猛,
我坚持不住……那样就算是骚逼操烂,也不会耽误您舒服……」
「主人,如果有一天,你看不上我了,嫌弃我了,就把我卖到窑子里,这样
还能给您赚点钱,也算是有点用处……」
……
「你知道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结果吗?」
灰狼狗有些茫然。
「因为,主人根本就不是寻常江湖人。」
灰狼狗继续瞪大眼睛。
「你以为那灰狼兄弟的春药真的没用?错!是主人在操我的时候,顺便就给
我将毒解了。」
「你以为我是因为他武力超群,本事高强,才愿意当牛做马吗?」
「错,主要是主人操我的时候,实在是太爽了,让我死了都行,那种感觉,
是你这种废物东西,一辈子,十辈子都不能理解,不能想到的。」
「如果有下辈子,我劝你也别鞍前马后的侍奉我了,投胎做个下贱的婊子,
真的很舒服的。」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