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看着母亲离去的身影,秦天心里有许的遗憾,本想回来好好跟母亲缠绵一番,
再次回味那让他魂牵梦绕的绝世极品美穴。
但秦天非常得尊重宫宵月,也是真心的喜欢她,所以秦天一般不会强迫母亲
做任何事,虽然只要他开口,母亲多半都不会拒绝就是了。
没尝到母亲的美穴,虽有遗憾,但在寝宫内还有二个巨乳肥臀的极品熟女在
等着他,他也好久没陪伴狐九狸和炎朵儿她们了,把她们从下界带上来后,就基
本没怎么在一起过,秦天内心多少还是有些歉意。
二个女人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们唯一的依靠就是自己,而自己却
抛下她们去了苏家,不过苏家这一趟收获一个美孕娘纪若嫣,还顺带解决掉了一
个天命之子,到也是收获颇丰,至于狐九狸和炎朵儿,大不了就多补偿补偿她们
吧,以后都带在身边好了。
在寝宫内,两位美熟妇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炎朵儿已经换上了秦天专门给
她定制的性感旗袍,开叉到腰部,不到一指宽的裙摆,还是半透明的,让炎朵儿
这位熟妇的韵味和性感,发挥的淋漓尽致。
炎朵儿有些不高兴的说到:「狐九狸,夫君这么久才回来,你怎么就不让我
多陪陪夫君。」
狐九狸此时也穿着那件极短的齐逼小短裙和露背和侧面的衣服,她掩嘴轻笑,
说到:「你这个骚货,是想夫君的大肉棒了吧,这段时间我看你是欲火焚身了。」
「你才骚货,你这个骚狐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晚上一边扣着自己的骚穴
一边喊着夫君的名字。」
炎朵儿不甘示弱的回嘴道,这段时间每天都在炼化大道之力,提升修为,但
一段时间没被秦天操后,总感觉空荡荡的,以往被秦天的肉棒操插得感觉就越不
受控制的涌上心头。
其实不止炎朵儿,狐九狸也同样如此,身为九尾魅狐的她,天生对这种事有
着天然的优势,懂得也多,她知道,她和炎朵儿已经彻底沦落为秦天的肉棒奴隶
了,肉穴一段时间没有尝到秦天的肉棒,就开始瘙痒起来,内心的空虚寂寞更是
难以忍受。
更何况她和炎朵儿都是千年级别的熟妇,守寡多年,这一下就尝到了如此美
妙的肉棒,也难免开始欲求不满起来。
「炎朵儿,别闹了,夫君要陪伴母亲,我们在这等他就好了,他会来找我们
的。」
狐九狸说是如此,但她也不确定今晚秦天会不会来找她们,秦天和宫宵月之
间的关系,她也心知肚明知道是怎么回事,谁说有点荒唐,但想想,自己和女儿
都能服侍一个男人,与母亲乱伦这事秦天还真的干的出来。
这要是秦天和宫宵月情到深处,做了起来,以秦天的战斗力,估计到明天都
轮不到她们了。
「怎么?才几日不见,就骚浪成这样?」
这时秦天走了进来,嘴角微笑,看着两位穿着性感暴露的美熟妇,真就是肥
乳峰臀,肉欲满天。
「夫君!」
炎朵儿惊喜一声,正要上前的时候,就只见一阵香风拂过,再一看狐九狸已
经扑到了秦天的怀中了,炎朵儿一跺脚,说到:「狐九狸,你也太快了吧!」
「呵呵,谁叫我是狐狸,你是一朵花呢,当然没我快了。」
秦天一手按在了狐九狸丰饶的肥臀上,另只手直接伸进衣内将狐九狸的巨乳
抓捏在手中,说到:「还是九狸摸起来舒服。」
「能让夫君舒服,是九狸的荣幸。」狐九狸那一双狐媚眼似乎有着勾人心魄
般的魔力。
不亏是九尾魅狐,秦天都大呼受不了,有个九尾魅狐当妻子,怕不是要精尽
人亡死在她的肚皮上。
秦天微微一笑,他伸出一只手将炎朵儿也拉入怀中,搂着两位娇妻,说到:
「为夫在外劳累,两位妻子是不是要好好得伺候我呀。」
狐九狸靠在秦天怀中,纤细的手指隔着裤子点在了早已经勃起的肉棒上,说
到:「母亲都跟我们说了,那个大着肚子叫纪若嫣的女人是谁?」
炎朵儿也说到:「夫君确实挺劳累的,没少在那个女人的子宫内射精吧?还
是个孕妇……」
「呃……」秦天有些尴尬了挠了挠头,没想到母亲居然全都说出去了。
「我们不在乎你有多少女人,我们打算跟你来上界的时候起,我和炎朵儿就
做好了心里准备,以你的身份女人肯定不会少,而且我和炎朵儿以前又是有夫之
妇,还有过身孕,自认身份底下,能得到夫君的宠爱,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狐九狸微微一笑说道。
「夫君只要不嫌弃我们,我们什么都愿意做。」炎朵儿在一旁也说道。
「有你们真好……」
「夫君我想吃你的肉棒……」狐九狸一手隔着裤子抚摸肉棒,一只手放入嘴
中,像极了一个馋嘴的小孩向父母要糖吃的模样。
「我也想……」炎朵儿还是做不到像狐九狸那般骚,有些害羞的小声道。
「哈哈哈,既然夫人想吃,那就吃个饱,你们一起来。」秦天说着就立刻坐
到了床头上,分开双腿,指着那硬得几乎要撑破裤子的巨大肉棒。
「夫君最好了。」狐九狸媚笑一声,用胳膊肘顶了一下炎朵儿,笑道:「炎
朵儿,你的骚穴都快被夫君给操烂了,你还这么害羞,这第一口就让给你了。」
「你……你的骚穴才被操烂了呢……」
炎朵儿嗔怪的轻打了一下狐九狸,虽然跟秦天做了很多次,但每次炎朵儿这
位平时英气十足的女人都会显得那么的腼腆和羞涩,她红着脸看了一样秦天,然
后就扭动着丰满性感的身躯趴到了秦天的胯下,含情脉脉的看了爱人一眼,便将
秦天裤子脱下,她低着头看着这根征服了她的肉棒,随即低下头握住了肉棒。
顿时一股久违的浓郁男性气息直冲鼻尖,让她不由得为之陶醉,炎朵儿凑近
龟头,琼鼻轻耸,肉棒的气味让她顿时就湿了,想都不想就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我也要吃夫君的肉棒……」
狐九狸看着也是心痒难耐,整个人也趴在了秦天的双腿间,低下身子小嘴亲
上了秦天的睾丸,艳红的嘴唇将秦天的睾丸包裹,开始吸吮着,小巧灵活的舌尖
舔了睾丸上的每一处抽褶。
「哦……」
秦天顿时舒服得弓起了腰,嘴里也发出了舒服的呻吟,见两个迷人的尤物跪
在胯下为他口交,她们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几乎快要贴在一起,两张温热湿润的嘴
唇在肉棒上游走着,秦天的脑子已经乱得无法思考了,兴奋得肉棒几乎都要充血
炸开了,但比起身体的刺激,视觉上的冲击和心灵上的征服感所带来的的感觉更
加刺激,更为猛烈。
狐九狸和炎朵儿都是极品熟妇,她们对于服侍男人可谓是相当的擅长,炎朵
儿可能会稍微逊色些,但狐九狸可真的是要人命的妖精,她的技术是他所有女人
中最好的,也是服侍得他最舒服的,毫不夸张的说,在关于服侍男人的方面,宫
宵月都比不过狐九狸。
没办法,狐九狸可是大名鼎鼎的九尾魅狐,一个光凭容颜就可霍乱天下苍生
的存在,在她们的血脉中,天生就有着最为淫荡的基因,所有每次狐九狸都能让
御女无数的秦天爽得合不拢腿。
炎朵儿虽然不如狐九狸,但她也是血脉稀有的炎阳花皇,可轮回不灭,作为
一朵炎阳花,炎朵儿的小穴温度很高,插进去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暖炉一样,水还
特别多,没次抽插都能激起大片水花。
这两人都是世间难寻的绝色美熟妇,要是能得到她们中的一个,都是祖上修
得福分,已是人间极乐,但现在她们竟然都是他的女人,一起双飞,还如同两条
母狗一般跪在胯下一起为他口交,看着她们那倾国的容颜在胯下摆动,怕是神仙
都没得这个待遇。
「夫君,舒服吗?」
炎朵儿在龟头上舔了一圈后,抬起头怯生生得问道,她知道自己在这方面不
如狐九狸,这期间她也忍着羞涩向狐九狸请教了很多,她怕秦天对她的口交不满
意。
「舒服!太舒服了,朵儿你的小嘴爽死我了……」
秦天说着伸手抚摸了一下炎朵儿的俏脸,认可得说道,两个极品美熟妇口交,
他相信只要是个男人都会爽到升天,说不定爽死都有可能。
「夫君肯定爽啊,我们这么服侍他。」
狐九狸说着用舌头继续舔着睾丸,她看见炎朵儿只吞吐着龟头,她也不在满
足于吸吮睾丸,一路往上舔去,那条柔软的舌头在肉棒上来回游走着。
「嗯,两位夫人的口舌真的是爽得不行……」
秦天哼道,他能感受到龟头被炎朵儿的口腔包裹,也能清楚感觉到狐九狸的
嘴正在亲吻肉棒,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剧烈了,剧烈到让秦天有了一丝要射了的感
觉。
感受到肉棒的跳动,炎朵儿和狐九狸伺候得更加卖力了,炎朵儿含龟头然后
往下压去,将肉棒含在嘴中,而狐九狸则是侧着头让出位置,亲吻着炎朵儿含不
下去的根部。
口交了好一会后,炎朵儿的嘴都酸了,表情有些难受,狐九狸见到就身子往
上抬,将肉棒从炎朵儿的嘴中挤了出去,然后她马上含住了秦天的肉棒,继续吞
吐起来。
秦天的肉棒上已经分不清是炎朵儿还是狐九狸的唾液了,但狐九狸依然满脸
陶醉,快速的吞吐着头版,小手有规律的爱抚着秦天的腿根。
炎朵儿见状,顿时不由得笑了笑,心里清楚这个闺蜜虽然平时老喜欢抬她的
杠,但却是一个心软的人,她休息了一会,就立刻趴了上去跟狐九狸争夺起肉棒
的口交权起来。
狐九狸一愣,随即兴奋起来,她也不甘示弱的回击,两人的嘴唇在肉棒上来
回舔弄,时不时的两人还会亲在一起,狐九狸狡黠一笑,一只手拍在了炎朵儿的
屁股上,然后修长的手指顺着股沟滑下,微微用力二根手指就插进了炎朵儿的蜜
穴之中。
「啊……」炎朵儿不由得叫了一声,嘴中的肉棒也吐了出来,狐九狸见状立
马将肉棒整根含入,然后开始吞吐起来。
「狐九狸!你耍赖……啊……你……你别扣了……」炎朵儿想要重新去争夺
肉棒,但小穴中的手指却用力的扣了起来,让她浑身一颤,趴在了秦天的大腿上,
身子随着狐九狸手指的抠挖摆动着。
享受了好半天,秦天有些好笑的看着胯下的两人,看着狐九狸和炎朵儿在胯
下服侍,这种刺激实在是太爽了,现在秦天就想对着她们那不知道让多少男人都
垂涎疯狂的容颜,来个颜射!
秦天已经爽到了极点了,射精的欲望再也抑制不住,他双手按着狐九狸和炎
朵儿的头,将她们的头同时按向了肉棒。
狐九狸和炎朵儿也明白,同时卖力的舔着秦天的肉棒,然后两人贴在了一起,
同时张开嘴伸出舌头,狐九狸和炎朵儿一起握着肉棒撸动着。
「夫君,射在我们脸上吧……」
「夫君,射给朵儿……」
「啊……」
三人同时发出呻吟,秦天射在了眼前两张绝美容颜上,射出的精液挂满了在
狐九狸和炎朵儿的俏脸上,不少的精液都流入到了嘴中,也有不少的精液射在了
她们的巨乳上。
炎朵儿此时被浓郁的精子射了满脸,那特有的浓厚气味让她昏呼呼的,但狐
九狸却没有,她握住肉棒,满脸都是精液的她再次将肉棒含入嘴中吸吮起来,她
知道秦天喜欢射完后让她用嘴吸出来,清狸干净。
看着一个优雅高贵的绝顶尤物被颜射或口爆,之后还顶着被颜射的脸,清理
肉棒,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最极高的满足。
「嘴巴好酸……」
炎朵儿此时回过神来,嗲嗲的抱怨道,她揉了揉自己的下巴。
「两位夫人,好东西别浪费了……」秦天嘿嘿一笑,然后按住她们的头,将
她们两人的脸凑在呢一起。
狐九狸和炎朵儿看着对方脸上的精液,明白了秦天的意思,炎朵儿还有些拘
谨,但狐九狸可不管,她双手搂过炎朵儿的细腰,四对巨乳挤压在一起,就强吻
上了炎朵儿的嘴唇。
炎朵儿睁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但在狐九狸高超的舌吻下,炎朵儿也进入了
状态,两位绝美佳人,如同是在互相用舌头清洁同伴毛发的猫咪一样,不断的伸
出舌头,在对方的脸上舔着。
秦天看着这一幕,顿时来了兴趣,说道:「你们继续……」
「夫君坏蛋,有肉棒也不给我们用,让我们自己玩……」狐九狸嘟着小嘴摇
着身体说道。
「我们都是女的……不……不好吧……夫君……」炎朵儿还因为和狐九狸互
舔红着脸。
「炎朵儿,把腿分开,让我看看你的骚穴……」
「啊???你刚不是说要夫君的肉棒吗?」
「嘿嘿,这是夫君要求的,我也就只能满足他了。」
「不……不好吧……啊!」
炎朵儿惊呼一声,就被狐九狸按到在地,说道:「我们都一起服侍一个男人
了,这点算什么。」
说着狐九狸就转过身,趴在了炎朵儿的小腹上,两人形成了一个69的姿势,
狐九狸双手将炎朵儿的阴毛梳开,稍稍用力将粘连在一起的肉穴分开,肉穴被扒
开,还有不少粘稠的丝液相连着,一股热气从内散发出来。
狐九狸在炎朵儿的小穴内抹了一把,然后看着手指中粘连成丝的淫液,笑道:
「你水好多啊……」
「嗯……」炎朵儿轻嗯一声,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她没有做声,看着上方几
乎沾满了她视线的肉穴,有些不好意思的撇过了头。
「发现一个小宝贝……嘿嘿……」狐九狸手指挑逗了一下炎朵儿的阴蒂,见
身下的闺蜜身子剧烈的颤了一下,便坏笑一声,将阴蒂含入到了嘴中。
「啊……不要……哪里不行……嗯……」
炎朵儿娇躯轻颤,脸上也浮现了潮红,她看向狐九狸的肥穴,咬了咬牙,双
手抱住狐九狸的屁股,一口吃了上去。
「嗯……」狐九狸也轻嗯了一声,身子开始有些轻颤,随即也一口将炎朵儿
的美穴吃在了嘴里。
两人互不相让,狐九狸含着阴蒂不断的吸吮舔弄,同时用二根手指快速的抽
插着炎朵儿的肉穴,把炎朵儿扣的淫水滋滋的往外喷,炎朵儿也不任由狐九狸欺
负,她将嘴深深的埋入狐九狸的肥穴中,鼻尖都埋进去了,口舌并用的挑逗着肥
穴深处的嫩肉,同时也将中指插入到了狐九狸的菊穴中,在菊穴中转着圈。
两人的小穴湿得更加厉害了,在这忘我的充满激情的前戏,给她们带来了无
法抗拒的快感,她们早已经意乱情迷,互相的口交动作也变得非常自然。
秦天在一旁看着狐九狸和炎朵儿互相口交,看的他邪火升腾,他走到狐九狸
面前,将肉棒抵在了狐九狸的嘴唇上,正在勤恳得吸吮着炎朵儿阴蒂的狐九狸看
着抵在自己嘴上的肉棒,也就松开了炎朵儿的阴蒂,张开嘴将龟头含进了嘴里。
秦天双手抱住狐九狸的头,在她的嘴里抽插了一会后,让肉棒沾满了狐九狸
的口水,就抽了出来,他双手抓住炎朵儿那修长的美腿,将其分开,然后将肉棒
顶在呢了炎朵儿的小穴上,在摩擦几下后,就便插了进去。
「啊……夫君……」
炎朵儿顿时情动的喊了一声,她能感觉到体内被那根熟悉的肉棒慢慢占领,
而阴蒂还在被狐九狸吸吮着,在这双重的刺激下,让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
抖着,淫液更是流了满床都是。
狐九狸趴在炎朵儿的小腹上,近距离的看着肉棒插进小穴,她开始舔着秦天
和炎朵儿的交合出,不断的分泌出唾液涂抹在肉棒和的小穴上。
「好宝贝……啊……」
秦天舒服得叫了一声,他一只手按着炎朵儿的大腿,一只手按在了狐九狸的
脑袋上,整根肉棒被小穴包裹在湿润和温暖中,龟头甚至都能感觉得到子宫的蠕
动,在有狐九狸的小香舌服务。
此时的狐九狸时而含住炎朵儿的阴蒂吸吮舔弄,时而伸出灵活的舌头,在两
人的交合出涂抹唾液,这让炎朵儿的呻吟声变得更加高亢,此时的炎朵儿在这双
重刺激下,已经不知高潮了多少会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高潮就没断过。
秦天跟是兴奋,他抽插小穴的速度加快了起来,享受着肉棒在哪湿润而紧窒
的肉穴中进去摩擦的极乐快感,还能看着狐九狸那种倾国美颜,时不时小腹还能
顶到狐九狸的鼻尖,这视觉上的冲击,让秦天兽性大发,抽插的速度变得更加快
速,更加的凶狠。
「啊,夫君……好大……夫君……哦……我……我不行了……嗯……要疯了……
太舒服了,太爽了……夫君在用力点,插烂我的骚穴吧……」
炎朵儿顿时大叫起来,此时的感受到的快感剧烈倍增,肉棒的抽插,狐九狸
的舔逗,让她几乎疯狂,在无边无际的快感中,她只能选择自救,她紧紧得抱住
狐九狸那性感丰满的屁股,将整张脸都埋入到了狐九狸的跨间,开始卖力得舔弄
着。
狐九狸也同样受到了不少的刺激,她能感觉到身下炎朵儿被肉棒撞击而摆动
的身体,再加上看着秦天的肉棒在炎朵儿的肉穴中进去,每一次的插入都是尽根
没底,出来时带出更多的爱液,那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她的理智瞬间崩溃,快感
冲击着每一寸神经,她开始胡乱亲着炎朵儿的阴蒂小穴、舔着秦天的小腹,疯狂
得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两个尤物的呻吟一波高过一波,身体几乎都伴随着秦天的抽插而摆动着,这
刺激的一幕,让秦天的脑子都要发晕。
秦天在操了一阵子后,炎朵儿已经被无边无际的高潮弄得有些昏厥了小穴那
也是爱液横流,而狐九狸也是情动万分,看着两位尤物,秦天露出了一丝坏笑。
他抽出正在操炎朵儿小穴的肉棒,由于剧烈的做爱,让炎朵儿分泌了很多淫
液,在经过快速的摩擦成了浆,肉棒从小穴中抽出来的时候,上面就好似挂了一
层粘稠的浆糊一样。
秦天抽出肉棒,双手抱住狐九狸的头,挺起肉棒递到了她的嘴边,说道:
「张开嘴,我要操你的小嘴。」
「啊……」
狐九狸没有半分犹豫,啊的张开了小嘴,抱住秦天的腰后,小嘴含住了满是
淫液水浆的肉棒,这股混合的淫靡之味太过浓烈,让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但狐
九狸没有嫌弃,继续将肉棒吃进嘴中,直到将肉棒完全吞入后,她抬起眼眸看向
了秦天。
「做的好宝贝。」
秦天赞赏了一句,以秦天肉棒的尺寸,全部含进去是很困难的,狐九狸这一
下基本已经将肉棒含到了喉咙里了。
享受了一下狐九狸湿润的口腔后,秦天就开始挺动着腰,抱着狐九狸的头,
抽插着狐九狸那张性感而又迷人的小嘴。
炎朵儿这时才得以又片刻的休息时间,但同时也有着高潮退去的回味,和小
穴的空虚,一直被肉棒填满的小穴,在没有肉棒的填充后,小穴就好似一张贪吃
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蠕动着,小穴内的嫩肉更是久久不愿合拢。
炎朵儿抬眼看去,看见秦天正在疯狂的抽插着狐九狸的嘴巴,那一脸兴奋模
样,她也不好在去索求,她已经被秦天操得够多了,所以她只能将这种空虚感全
都发泄在了狐九狸的小穴上。
在狐九狸的小嘴里抽插了几分钟后,秦天见狐九狸开始翻白眼了才恋恋不舍
得见肉棒从她的小嘴中抽出,然后再一次得插入到了炎朵儿那迷人的小穴中,继
续凶狠的抽插起来。
狐九狸的嘴角挂着不知道是唾液还是爱液,她微张小嘴喘息着,一股股热气
从她的嘴中吐出,看起来更加的妩媚迷人。
这时狐九狸将头趴在了炎朵儿的小穴上,张开嘴将舌头伸出,与炎朵儿的小
穴更好成了一条直线,秦天见此大喜,暗道,这狐九狸真的是一个完美的床上尤
物。
秦天一手抱着炎朵儿的美腿,一手按着狐九狸的脑袋,他在炎朵儿的小穴抽
插了一会后,再次拔出插进了狐九狸的小嘴中,然后又插回炎朵儿的小穴中。
一嘴一穴,两种不同的滋味让秦天爽得浑身毛孔都打开了,他眯着眼睛,仰
着头,就在炎朵儿的小穴和狐九狸的小嘴中来回切换着。
「太他妈的爽了,哦……你们真是好宝贝……呜……啊……太棒了。」
「不,不行了……啊……夫君我要被你操你死了……」
「夫……夫君……」狐九狸喘气道,刚刚秦天的肉棒才从她的嘴里抽出,对
于房事异常敏感的她,从秦天的表情中读到了秦天要射了的消息,她在嘴里咕哝
了一下,张开嘴伸出了舌头,口中的唾液顺着舌尖滴落在了秦天和炎朵儿交合处,
九尾魅狐的体香和唾液可都是有催情作用的。
「夫君,你就射在炎朵儿里面吧,让她给你生个儿子。」狐九狸说道。
「狐九狸……」炎朵儿听到狐九狸的话,心中又感激又是羞涩,她的儿子被
人夺舍,最终死在了下界,这一直都是她的痛,作为一个母亲,连自己的孩子都
能保护好,她觉得自己很失职。
所以她需要一个弥补的机会,狐九狸也清楚的知道炎朵儿的心事,所以第一
个才让给了炎朵儿,并全心全意的帮助秦天和炎朵儿的做爱。
「好,以后我都射在朵儿你的子宫内,让你给生个儿子。」
秦天也感觉到自己快到极限了,他双手抱住炎朵儿的大腿,腰部开始剧烈的
抽插起来,每次都尽根插入,小腹啪啪作响的撞击着炎朵儿的小穴。
「呜、呜呜……啊……夫君……啊……射给我,让我给你生个儿子吧……」
炎朵儿如哭泣般的喊道,紧紧得抱住狐九狸的雪臀,在一阵剧烈的抽搐后,
瞬间整个灵魂仿佛升华了一般,如海浪般汹涌的快感迅速席卷向了炎朵儿,让子
宫承受不住的开始剧烈痉挛,大量的爱液似宣泄般控制不住的喷射而出。
秦天感受到炎朵儿的高潮再次来临,立刻卖力的抽插起来,随着剧烈的高潮,
火热的爱液也在灌溉着龟头,而炎朵儿浑身僵硬着,小穴也剧烈的收缩着,而这
时原本紧闭的子宫,也打开了。
秦天的肉棒如同攻城锤般,一次次大力的撞击着炎朵儿打开的子宫口,在炎
朵儿高潮的瞬间,秦天猛地插进了炎朵儿的子宫内,精液也随即射了出来。
「啊!!!」
被滚烫的精液在子宫内喷射,炎朵儿爽得几乎要昏厥过去,炎朵儿弓起腰,
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鸡皮疙瘩起了满身,就在这时炎朵儿身上散发出了一道
刺眼的阳光,红发如火般燃烧起来。
而在房间内,瞬间就有无数的炎阳花破土而出,将房间内变了花海,高潮过
后,炎朵儿浑身一软,再也没有动弹的力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闭着眼睛,一
脸高潮的媚红,此时的炎朵儿脑子里一片空白,体内只剩下强烈的快感还在持续
盘旋着,剧烈得让她根本无法想像。
狐九狸坐起身,有些惊讶的看着房间内的景象,在看看炎朵儿此时的模样,
说道:「夫君,你把炎朵儿操成炎阳花皇形态了,在这样下去怕不是要被你操回
原形了。」
「呃……」
秦天嘴角一抽,那画面确实有些猎奇,一个性感美妇,操得正爽的时候突然
变成了一朵花,这搁谁都受不了啊,主要一朵花也没地方让他操啊。
「夫君、对不起……呼……太激烈了,我忍不住……」
秦天笑着,伸手在炎朵儿的脸上抚摸着,说道:「不用道歉,真把你操回原
形,这不是说明我厉害嘛,哈哈哈」
「嗯……夫君最厉害了……肉棒好舒服……夫君……多插一会,让我受精,
我不想让夫君的精液流出来,我要给你生个儿子……我想当个母亲……」
此时炎朵儿也恢复到了平常状态,她死死得抱着秦天的脖子,泪眼婆娑的说
道。
「好。」
秦天就说了一个好字,但也足可证明他的决心,两人相视一笑,亲吻在了一
起。
亲吻了许久,也许是实在太累了,炎朵儿竟然睡了过去,秦天看着被他操得
死去活来的美少妇,摇头一笑,炎朵儿已经是经不起折腾了,最后慢慢的把肉棒
拔了出来,龟头离开炎朵儿的子宫,并没有太多的精液流出,看来是都被吸收了。
不过想要怀孕对秦天还是炎朵儿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秦天有着最为纯
净的仙秦血脉,同时还有这落痕仙朝的皇族血脉,也是天魔转世身,而炎朵儿则
是炎阳花皇,两人的血脉诞生子嗣的难度非常之大。
当然系统商城内也有一键怀孕的东西,但价格非常的昂贵,两股强大的血脉
结合诞生的下一代,绝对是非常恐怖的,所以哪怕是系统,限制也很多。
不过秦天也没打算用就是了,一键怀孕,哪有被自己操得怀孕有成就感?
「夫君,你应该有留我的份吧……」
这时,狐九狸靠了过来,她靠在秦天的胸膛,手摸着还坚挺着的肉棒,连续
的前戏和口交早已经让她的身体极度的空虚,小穴更是泛滥成灾,看到秦天操完
了炎朵儿,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求欢。
「我可还没尽兴,有你这样的宝贝,我就算精尽人亡也都要喂饱你这个骚货
啊。」
秦天的手攀上了狐九狸那完美的巨乳,揉捏起来,他可是非常乐意享受狐九
狸那完美丰满的身材。
「好夫君,我要……我要夫君的大肉棒……快给我吧……将大肉棒插进我的
骚穴内,插进只为夫君你流水的骚穴……」
狐九狸趴在秦天怀中,舔着秦天的脖子,然后就摇着性感的雪臀,趴在了昏
睡过去的炎朵儿身边,趴下身子抬起屁股,一摇一晃的摆动着。
「你真他妈的骚!」
秦天一巴掌拍在了狐九狸的大屁股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然后秦天抓住她
的两辨屁股,将菊穴和泛滥的小穴漏了出来。
「我是夫君的骚货……用力干你的骚货吧……夫君……」狐九狸扭动着屁股
继续诱惑着秦天。
着秦天那忍得住啊,他跪在了狐九狸身后,双手揉捏着屁股,坚挺的肉棒在
小穴和大腿摩擦着,狐九狸知道秦天喜欢后入的姿势,这样能插得更深,更有力,
能让秦天和狐九狸都能得到最大的满足,而且后入的视角能让男人有着更强的,
占有欲、征服欲。
看着狐九狸挺起那雪白而浑圆的翘臀,腿间的小穴早就泥泞一片,饱满肥大
的肉穴似乎在等待肉棒的到来,如花瓣般的阴唇微微盛开,饶是如此,那粉色嫩
肉和早已经硬立的阴蒂豆还是那么诱人。
秦天双手抓住狐九狸的大屁股,深吸一口气后,一手握着肉棒对准了她的小
穴,由于前戏已经做的够多了,炎朵儿也舔了这么久,狐九狸的小穴早就润滑无
比,秦天直接一挺腰,将肉棒整根插了进去。
「啊……夫君……好大……好硬……好热呀……」
狐九狸立刻就舒服得呻吟起来,饥渴的肉穴欢愉得迎接这肉棒的到来,穴内
嫩肉都兴奋的紧紧包裹着肉棒蠕动着,被肉棒插入的充实饱胀肝让狐九狸陶醉起
来,高翘的屁股也激动颤抖着。
「好满足啊……小穴被肉棒塞得满满得……夫君好厉害……」
狐九狸满足的哼着,当秦天的肉棒尽根没入,硕大的龟头冲撞到她的子宫口
时,更是控制不住的抬起上身,四溅的汗珠让空气变得更加淫靡。
秦天贴近狐九狸雪白的玉背,双手穿过腋下抓住了狐九狸那对巨大且饱满的
巨乳,享受着那无与伦比的手感和弹性,一边又挺动着腰如同一只发情的公狗般
抽插着狐九狸的小穴,每次的插入几乎都是整根插到底,看着身下的巨乳肥臀的
尤物被撞得浑身颤抖不已,看着她那一头的长发被撞得前后翻飞,内心顿时有股
强烈的冲动,哪还管温不温柔,立刻加快速度,开始大力地抽插着。
「夫君、对……嗯……就是这样……用力……用力操我……我的好舒服……
夫君的肉棒好舒服……夫君是世界上最棒的……」
狐九狸一边叫饭着,一边又用着鼓励和称赞的语言刺激着秦天,听到一个如
此美丽的尤物这般认同和夸赞,那个男人不雄风大振,这也让秦天抽插的越发大
力,这种狂野的交配让狐九狸的原始兽性完全发挥了出来。
她本就是一只妖兽,用动物最原始的姿势交配最合适不过。
肉与肉的碰撞声,如同战鼓般啪啪作响,秦天的肉棒化作最为狂野的猛兽,
每一次的抽插都是力大深沉,每一次插入都能激起大片淫液,每一次抽出也能掀
出大片粉嫩淫肉,此时的狐九狸已经兴奋的快要坏掉了,不断发出高亢的呻吟,
疯狂地扭动着肥臀,迎合着秦天的每一次撞击。
而秦天也已是兽性大发,狐九狸的小穴实在是太舒服了,看着如此迷人的尤
物像一条母狗般扭动着屁股迎合着他的抽插,双手揉捏狐九狸巨乳的力道更大了,
两对惊人巨乳就好似两团面团,在秦天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每一次撞击几乎都
拼尽全力,恨不得直接插穿她的身体,永远和狐九狸结合在一起。
持续高亢且淫靡的呻吟、男人粗重且兴奋的喘息,肉与肉激情的碰撞声,这
一切都把两人的浴火燃烧到了极点。
许久之后……
炎朵儿才从哪无尽高潮的余韵中,悠悠清醒过来,她无力的睁开眼睛,映入
眼帘的就是狐九狸那张满朝潮红,一脸被操坏了淫荡模样,随即就是一声声淫言
秽语。
只见狐九狸侧着身趴在了她身边,而秦天一手抱着一条腿扛在肩上,一手按
着腰,让狐九狸侧着,秦天那巨大的肉棒正在奋力的抽插着,在狐九狸的小穴中
肆意侵犯,两人的交合处早已氾滥一片,分泌物的气息不断钻进炎朵儿的鼻孔。
狐九狸感受到炎朵儿醒了,但此时的她嘴里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因
为秦天那有力野蛮的冲撞带给她的快感早已经淹没了狸智。
「你们这是干了多久了啊……」炎朵儿撑起身体,坐在床上,看着正在疯狂
交合的两人,又看看向了窗外正在日落西山的太阳。
「朵儿,你醒了!」秦天见炎朵儿醒了,就伸手抓住她手拉到怀里,他一手
搂着炎朵儿的细腰,将她性感迷人的身体贴在身上,一边又扛着狐九狸的美腿继
续操着她的小穴。
「夫君……呜……」炎朵儿刚说了一句,就被秦天堵住了小嘴,两人就开始
亲吻起来。
「呜……呼……夫君,你真坏,你一边操着别的女人,一边还轻薄我。」
炎朵儿舔了舔嘴唇上的唾液,娇媚说道,她看向在秦天身下承欢的狐九狸,
说道:「夫君,她还没被你操晕过去,继续操她……」
「啊……炎……炎朵儿你……下次你被夫君操死的时候,我一定不帮你忙……
啊……夫君……我太舒服了……我……啊……」
狐九狸侧趴在床上,双手死死得抓着床单,丰满的身体随着秦天的撞击而摆
动着,一堆巨乳更是摆动的剧烈。
「夫君,你看这骚狐狸还有力气说话,你再大力点,操死她……」
炎朵儿笑着,然后眼睛一亮,就伸出双手抓向了狐九狸向前甩动的巨乳开始
揉捏着,说道:「狐九狸,你小时候吃什么长大的?这胸能发育的这么好,大的
双手都抓不住,小时候也没见你有这么大啊。」
「嗯……别……别弄……啊……」被上下夹攻狐九狸的身体顿时剧烈的颤抖
起来,而秦天感受最为清晰,狐九狸的肉穴正在不停的收缩着,嫩肉在一阵阵的
蠕动中紧紧夹着肉棒,顿时让他舒服得连腿根都有点发软。
秦天看见炎朵儿挺翘着屁股,趴在一旁玩弄着狐九狸的巨乳,那雪白的屁股
一晃一晃的,淫荡的小穴清晰可见,他空出一只手按在了炎朵儿的屁股上,轻轻
得抚摸着,二根手指穿过股沟摸向了小穴插了进去。
「夫君……你好坏……」
「夫君……别停……我要来了……快干我……」
两女同时叫道,狐九狸此时已经到了情欲的顶点,而秦天也给与了回应,他
一边扣着炎朵儿的小穴,一边用力的抽插着狐九狸的小穴,每一次抽插几乎都要
顶穿狐九狸那性感成熟的身体,每一次每一下都深入到最深处,直到撞到子宫,
这让狐九狸发出了更加亢奋的呻吟声。
身子如筛糠般抖个不停,呻吟像是在哭泣,此时的狐九狸肉穴被秦天的肉棒
疯狂的抽插着,胸前的巨乳也在被炎朵儿玩弄,点齐来的快感让她快要崩溃,彻
底的得到满足,体内的每一根神经都沉浸在极端的快感中,强烈得让她都快要晕
厥。
「啊!啊!,夫君……要……要来了……夫君……我要死了……啊!!」
狐九狸突然身体一僵,开始大叫起来,比之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的高潮汇
聚层澎湃的海啸冲刷着狐九狸的每一处神经,每一个细胞,无与伦比的快感让她
几乎要晕厥过去。
秦天被狐九狸高潮喷出的淫液烫得浑身透爽,他也已经达到了射得边缘,秦
天抓着狐九狸的大腿,闷吼一声,开始狠狠抽插着狐九狸那高潮小穴。
「嗯……夫君……射给我……把我的子宫射得满满得……」
「啊!」秦天怒吼一声,肉棒死死的往里面一顶,肉棒最终破开了子宫口,
插进了子宫内,随即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喷射而出,浇灌着这具性感而又迷人的身
体,滋润着幼嫩的子宫。
秦天正在射着精液的时候,看到在一旁的炎朵儿露出一丝渴求的目光,看来
她是真的很像当一个母亲啊。
秦天见此,抽出了还在狐九狸子宫了的肉棒,快速的抱起了炎朵儿的屁股,
腰一挺插进了炎朵儿的小穴内,将剩余的精液射了进去。
「啊!夫君……」炎朵儿被这突然起来的内射惊了一下,随后面露感激的看
了秦天一眼。
「你不是想要当母亲嘛,就多给你一点。」
「谢谢夫君……」
秦天射完后,将肉棒抽出,一个人面对两个千年熟妇,就算是他经历了这么
剧烈的做爱后,难免也有点虚,他穿着粗气,看着床上躺着的两位美熟妇,全都
被他破开了子宫内射了进去,这成就感简直没谁了。
此时的秦天觉得腿有些发软,看来是要修炼一本双修秘法了,原本狐九狸就
是一个吸精妖精,现在无比渴望再次成为母亲的炎朵儿更加厉害,对他的精液真
的是饥渴无比。
而且他的女人多数都是这种级别的熟妇,他一个16岁少年,在加一个进来,
怕不是真就要做个风流鬼了。
「呜……夫君偏心!这原本是我的份,你却给了炎朵儿,人家也想给生个儿
子嘛……」
此时狐九狸有些不乐意的,第一发都让给炎朵儿了,这还来跟她来分。
「好了,狐九狸,你不累啊?还有力气大呼小叫的。」炎朵儿躺在她身边无
语的翻了个白眼。
「哼……我现在动都不想动了,作为惩罚,夫君……抱我……」
狐九狸有气无力地伸出双手,身体还因为沉浸在高潮中而白里透红,披头散
发的样子看起来更加性感。
「我也累了,我们休息吧。」
秦天挥手间将原本已经湿透的床单换成了新的,然后就躺在了两女之间,一
手一个的将她们抱在了怀里,他的双手各抓一边,轻轻得揉捏着她们的巨乳,轻
声道:「别乱动,别让子宫内的精液流出来了。」
「嗯……夫君,我好困……」
「我也是……」
两人听话的点了点头,然后都侧身趴在秦天怀中睡着了,三人躺在床上互相
拥抱着,秦天双手各搂着一个美艳的不可方物的绝世尤物,抚摸着她们因为和自
己做爱而火热的身躯,这一切对一个男人来说是至高无上的享受。
秦天满意的笑了笑,看着熟睡过去的狐九狸和炎朵儿,眼里露出了温柔之色,
在她们得脸上各亲了一下后,他也沉沉得睡去了,也宣告了这个香艳双飞之夜的
完美结束。
就在三人熟睡之际,一道倩影迈着修长的玉腿走了进来,看着床上赤裸相拥
的三人,宫宵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还是回来晚了,没有赶上啊。」
「算了,反正尝得也挺多了,就让这小子多休息休息吧。」宫宵月摇了摇头,
她乃是一尊大帝,修为达到了这个层次,已经不会被七情六欲所影响了,只要她
想她可以变成一个为儿子献上肉穴任其抽插的骚货,但是只要她不愿意,哪怕是
灌春药,都不会有半点情欲。
要是一个大帝,被肉棒操了几次,爽到了就彻底沦陷,成为了肉棒奴隶,那
这大帝也太没用了,那还修个屁的仙。
除非这个大帝从小就被人调教,一路晋升到大帝小穴都在被人开发,被人操,
修的大道也是跟双修有关,只有这种晋升完大帝之后,才有可能被情欲控制,对
调教她的主人卑贱如母狗。
但这种事情太匪夷所思了也太天方夜谭了点,就算你从小调教,但晋升大帝
可又是容易之事?不勤学苦练,没有天大机缘,你天天调教,连成大帝的希望都
没有。
宫宵月走上前,握住秦天软下的肉棒,在龟头上亲了一下,双手扶着秦天的
屁股抬起将腿分开,然后一口含进了嘴里,在嘴里吞吐了一会后,吐出肉棒,拿
出手巾仔细的擦拭起儿子的肉棒,狐九狸和炎朵儿被操得太累了,所以这一次没
有清理干净。
宫宵月精细的帮儿子擦干净了肉棒和睾丸,又用毛巾擦拭了儿子的全身,做
完这一切又看向了儿子两边的狐九狸和炎朵儿,既然她们作为儿子的妻子,那也
是她的儿媳、女儿了,她抓起狐九狸脚踝,将她的腿抬起,由于没有清洗,狐九
狸的小穴处混合着各种液体,黏糊糊的。
宫宵月也不嫌弃,拿起毛巾分别给狐九狸和炎朵儿都擦拭了身体,这才拿出
被褥盖在了三人身上。
做完这一切,宫宵月才起身离开,她虽然是一国之主,大帝之尊,但她更是
一位母亲,所以做这些她觉得是理所应当的,并没有什么身份不合适之类的想法。
「不知道娘给你准备的礼物,你会不会喜欢,哪一位年纪可就有点大了,不
过天儿就喜欢年纪大的,也正好。」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