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教坛说(《武林淫魔传》第二部)】(3-4)

喜欢的话,请点击 →→ 谢谢支持!
最近更新有点勤,3-4两章先发出来。
接下来男主就要正式踏入江湖了,与八大家族和圣教结下诸多纠葛,当然少
不了第一部的人物的后代~
***********************************
第三章
早晨我们离开时,玉莲似有不舍,师傅答应说,过些时日还会再来光顾,她
才恢复笑颜。师傅又额外给她百两白银,她再三推辞不过,还是收下了。
回去以后,我问了师傅很多问题,男人是不是射出精液才是最舒服的,女人
又怎样才是最舒服的,那运功法门又是怎么回事?
师傅给了我一个爆栗子,这才一一解答。原来我练的师傅独门武功炽火焚天
诀有锁阳之效,所以阳气一直沉积在下重楼,如不找女子阴精滋养,便会伤及经
络,强练下去更会爆体而亡。但师傅又说因为炽火焚天诀的法门,我昨夜射的只
是阳液,并不含阳精,精华还是集聚在下重楼,那套运功法门是吸取女子阴精滋
养元阳,防止元阳爆发,危及性命。
师傅见我满脸惊恐,笑道:「自成不用担心,为师只有你一个入室弟子,怎
么会害你呢。锁阳之效和练童子功有异曲同工之效,待到你功法成熟,自然可以
打开阳关,行阴阳和谐一道。」我无奈地应了一声,师傅又抛出诱饵,说只要练
功进步得快,自然会常带我去找玉莲姐姐。我闻之大喜,不过后来才知道,师傅
所说的进步,乃是功法压不住阳气暴涨,玉茎难以复原的时刻。于是,我更加苦
练神功,期待和玉莲重逢的缠绵的时刻。
春去秋来,朝廷发生一件大事,武太后废了皇帝,自立为王,改国号为周。
与武太后有联系的八大家族如日中兴,正式成为武林正道大统。
这些我都不想管,师傅的身体每况愈下,又过五年,终于撒手人寰,留给我
的只有圣教暗号和一块令牌。令牌通体黑色,隐隐金光流动,看来绝非凡品,正
书「大自在拜火圣教」,背面为火焰图案,上书「炽火」二字,想必是师傅的护
法名号。
根据师傅的遗愿,如今八大家族对圣教打击已渐渐淡漠,正是时候回归圣教
总坛,为圣教事业做贡献之时。
我虽然舍不得玉莲姐,但带她进入武林更不安全,师傅遗命不可违,我只能
来和她做最后的告别。
「真的要走吗?」玉莲姐凄声道。
我「嗯」了一声,却不敢看她。
「六年了,我的好弟弟也长大了,好男儿志在四方,应该出去好好闯一番事
业。」玉莲姐拉开矮橱,取出一只绣花锦盒,里面竟是厚厚一叠银票,「自成,
这是你师傅历次给我的银票,我都没用,你出门在外总需要花销,这里一共八千
三百两银票,你拿好。」我一惊,怎么也不肯收下。
玉莲姐怒道:「你就不把我当姐姐了吗?」我只能收下,感激道:「姐……,
等我找到师傅的门派,安定下来,一定回来接你。」玉莲如今已二十有三,体态
较以往风韵几分,颇有美艳熟妇姿容。她星眸含泪,一把抱着我腰身,抽泣道:
「自成,这一别不知几时才能相见,今晚陪我好吗?」我心有所感,怜惜地将她
搂在怀中,待她抽泣稍歇,这才吻去她两颊的泪痕。
玉莲霞飞双靥,我知她情动,正要抱起她去榻上,却不想她已解开我的腰带,
「弟弟坐下,姐姐先替你吹上一曲。」我依言坐下,她温柔地褪下我的长裤,羞
涩地看着我高高立起的玉箫。我今年也十六了,不在是那个懵懂的小孩,因为和
玉莲房事做的早,下身耻毛颇多,肉棒也长到九寸,比之以往更是粗壮一指有余。
玉莲跪在我胯下,娇嫩的小嘴含住龟头轻轻厮磨,而后慢慢吞下肉棒,及至
喉咙,才吞进过半,还有偌大一截露在外面。她吐出肉棒,媚眼如丝地看着我:
「弟弟,你的玉箫实在是太大了。」我淫笑道:「姐姐不就喜欢我这粗大的玉箫
吗?」玉莲微嗔,纤纤玉手握住宝箫快速套弄起来,肉棒在她手中迅速发热,不
多时,马口便泌出滴滴淫液。她用舌尖接过,粘稠的淫液拉出长长细丝,淫靡的
气味飘散开来。
她放荡地瞥了我一眼,媚眼充满爱意,俯首将玉茎含入口中,螓首上下耸动,
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温暖湿润包裹了肿胀的玉茎,小舌灵活地舔吮着龟菱,贝
齿时不时轻轻啮咬龟头,微微的痛楚混合着强烈的快感阵阵袭来,我放松身心享
受,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玉莲吞吐愈发卖力,即将喷发的前一刻,我按住她的螓首,锁住精关,将玉
茎从她口中退出来。她满嘴黏腻,布满晶莹液滴,美眸疑惑地看着我。
我横抱起她走向床榻,她惊呼一声缩在我怀中,我哈哈大笑:「别浪费了,
弟弟喂给你下面的小嘴。」她「嘤」了一身,自脱了衣裳,又来伺候我宽衣,我
上下其手,揉捏着她敏感部位,惹得她娇喘连连,花了好大功夫才把我脱成赤身。
她惊呼一声,冷不防被我从后面按倒,上身压在床上,膝盖顶着榻边,白皙
圆润的翘臀就挺在身后。
「咦,怎么湿成这样?」我用食中二指分开她的穴口,蜜穴内淫液充盈,滑
落下来,沾湿了黝黑的芳草地。
她回首腻声道:「还不是你。」我不怀好意地用龟头拍打她的蜜唇,她娇吟
不断,肉臀后挺想将玉茎吞入,却被我死死按住不能动弹。
玉莲娇媚道:「弟弟,别逗姐姐了,快给我吧。」我故意问道:「给什么?」
她霞飞双靥,「当然是弟弟叫人欲仙欲死的宝箫啦。」我拿捏着她蜜唇上的宝珠,
她浑身一颤,酥软下来,「姐姐这么想我肏你吗?」她已是不堪挑逗了,哭叫道:
「是,姐姐要你肏我,弟弟,快肏死我吧。」我不再戏弄她,双手撑住她盈盈一
握的腰肢,挺起雄壮的玉箫,对准翕合间不断吐出透明淫液的蜜穴,腰身一沉,
用力插了进去,直到小腹撞到她肥美的肉臀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啊——」的娇吟出来,却不是疼痛,是舒爽的叫唤。
我缓缓抽出,再用力刺入,几日不见,姐姐的小穴又归紧窄,反复开垦几次
方可抽插自如。我快速抽送,小腹撞击她的肥臀,激起阵阵臀浪,看得我心旷神
怡。
她不住浪叫,反手抓住我的后臀,似乎要我轻点,但她大腿贴着床牙,玉臀
不能闪避,被我枪枪刺中花心。不多时,玉莲的淫液便洒满身下,交合处更是白
沫翻腾。
火热的蜜穴里蠕动愈来愈快,收缩愈来愈强烈,我知道她高潮在即,尽力冲
击。玉莲浑身一震,瘫软下来,蜜穴内阵阵紧箍,阴精源源不断地奔泻出来。
我停下动作,运起功法照单全收,一分都没有浪费。等到她稍缓过气来,我
将她抱上床榻,俯身压上,下身再度插入。
她媚眼迷蒙地看着我,「自成,姐姐好快活。」我轻咬她的耳垂,低声道:
「姐姐今日怎生如此不济?」她不答话,娇艳的双唇深深吻住我,我任由她灵巧
的舌头搅动我的牙齿,「啾啾」吮出津液四溢,好久才分开,俏生生道:「人家
今晚想全心服侍弟弟嘛。」我笑道:「长夜漫漫,今晚保证姐姐明早下不来床。」
她娇羞地「嗯」一声,我将她双腿盘在腰间,玉茎款款抽送,行那九浅一深之道。
六年来,我和姐姐学了不少房中之术,各类奇淫技巧也尝试过不少。这九浅一深
之术虽然不如方才动作剧烈,但其中却有妙不可言之处,她扭动身子得不到爽快,
我偶尔一下深刺更能满足她的胃口。
抽送了几十回后,她已是霞红满面,娇喘连连,下身拼命耸动却得不到想象
中的冲击,空虚难耐。
我知她心痒难消,决议不再逗她,一下抽出肉棒,殷红迷人的宝穴口「啵」
地喷泻出如白粥般浓稠的淫液。
我两指粘取稍许,放入口中品尝,一副沉醉美味模样。她羞红了脸,双手捂
住下身,不肯再让我品尝。
我抱起她的玉臀,将她反转过来,她知我心意,跪趴下来,双臂支撑着上身,
圆润的玉臀高高翘起,左摇右摆,似小狗一般引诱我。
我呵呵一笑,一巴掌拍在她右臀上,留下五指红印。她娇喘一声,宝穴口泌
出一道水线,沿着粉嫩的腿根滴淌下来。
我呵斥道:「贱人,下面全湿了。就怎么想挨肏吗?」手上左右开工,在雪
白硕大的玉臀上留下道道掌痕,看似红印遍布触目惊心,实则一粘即走,伤皮不
伤肉,过了明日自然红印全效。这是从《奇巧淫技》中所学,淫虐之法若是运用
得当,更能增加房中之趣。
玉莲浪叫道,「对,我是贱人,弟弟,快肏我吧。」我一把握住她坠下的奶
房,用力一捏,「叫大爷。」乳房被我拿捏变形,她几乎疼的要哭出来,「是,
大爷,快肏我这个贱人吧。」「哼,骚货。」我冷哼一声,两手拨开那片茂盛的
草地,狰狞的龟头对准吐涎的嫩穴,奋力一刺,直插到底。肉棒冲过重重阻碍,
破开花心,直入玉宫,花蕾包裹着龟菱不住紧缩。
她如何受得了这般突如其来的刺激,极致的痛苦带来极致的快感,尖叫一声,
宝穴内再度泄出阴精,重重地喷溅在龟头上。而后双臂一软,瘫软在床上,面颊
深深埋入绣花枕,大口喘气。
坚硬的阳具扔插在湿腻的蜜穴中,感受着她高潮后的余韵。肉壁律动渐渐平
复,双腿颤抖也趋于平息,我温柔地趴在她身后,轻吻她苍白的面颊。
第四章
半晌,玉莲恢复过来,发觉还夹着我坚硬的玉茎,面颊微热,又撞见我温情
的眼神,竟如少女般羞涩难堪起来。
我舔吮着她敏感的耳垂,粉嫩如雪的脖颈,轻声道:「姐姐,舒服吗?」玉
莲双眸微闭,享受着此刻温存,腻声道:「姐姐舒服死了,嗯?别——」我下身
款款抽动,坚硬的玉茎在那迷人的宝穴口进出,带出丝丝稠液。
她反手按住我的臀肉,哀声求饶道:「好弟弟,休息一下,姐姐下面不行了。」
我略一思索,邪笑道:「便依姐姐的,不弄下面了。」她正惊讶今日我为何如此
听话,便发觉我沾着淫液的指头正对着她娇嫩的菊门画圈,惊道,「弟弟想采了
姐姐这朵菊花?」我「嗯」了一声。是的,我与姐姐尝过书上各种秘术,唯独不
肯给我玩弄后庭,我也不好强求。
玉莲眉头微皱,似乎在做激烈的心理斗争,但很快就舒展开了,释怀道:
「今夜过后,我俩不知何年才能相见,你若想取,姐姐这便给你吧。」我闻言大
喜,伸出舌尖轻轻点缀娇红的菊花,她初尝被人舔弄这私密部位,颇为不适,
「弟弟别舔,那儿脏。」我舌尖刺入菊蕾,又再度拔出,这一下就叫她酥麻不已:
「姐姐是干净的,身上没有一处是脏的。」她热泪盈眶,满是爱意道:「好弟弟
……」我怜惜道:「姐姐,弟弟先用手指帮你拓展下,待会插进去就不会难受了。」
得到她首肯后,我一遍又一遍将大量淫液涂抹在菊蕾,伸出食指轻轻插入,只觉
得里面紧窄火热,令人心颤。玉莲无力地承受着,菊道阵阵收缩,似要将我的手
指挤出去,待到食指没根插入,她已是湿汗淋漓,轻声呜咽。
我缓缓抽出食指,她身子一阵哆嗦,连跪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字型趴在床上。
我乘热打铁,双手拨开姐姐深深的臀沟,将紧缩的菊蕾拉成一个圆孔,坚挺
难忍的龟头一寸一寸刺入那粉嫩娇羞处。
即便有手指打头阵,我的玉茎还是太大了,刚进入一个龟头,她难受得抽泣
起来,菊道奋力收缩,我不敢强硬插入,只能等菊门收缩稍缓再做打算。
待她稍稍适应后庭的满胀感,我又刺入一些,菊道再度收缩。如此反复五六
次,硕大的玉茎已经进入大半,我怕伤着她,不打算再深入,开始缓缓抽送。
起初玉莲全身僵硬,完全不堪耸动,几十下抽送后,终于适应了我的粗大,
渐渐有了感觉,蒙在枕中的喉咙发出含糊的呻吟。
菊门虽不如蜜穴那样舒适,炙热的肠壁紧密地挤压玉茎,感觉却更加强烈。
我追逐着快感奋力加速,玉莲不堪地连连娇喘,双手抓着被褥扭成一团。
美妙的一刻终于降临,我玉茎暴涨,火热的阳液在后庭激射。她被我一激,
宝穴阵阵翕合,淫液飞溅,畅快地泄出身来。
我心满意足,提臀退出玉茎,发觉玉莲娇嫩的菊花此时已扩成一个合不拢的
小孔,向外吐着白浊的稠液。我嬉笑着拉着玉莲的素手感受后庭的大小,她娇羞
的将头埋入枕中,半天不理我的哄闹。
我将她翻身,平躺下来,她亦双手捂脸,似洞房花烛夜的新娘一样,不敢看
我。
我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拉成一字型,刚刚射过的阳具依旧坚挺如新,驾轻就
熟地重入那泥泞小道。
玉莲「嘤」了一声,无力道:「不成了,弟弟,让姐姐歇一歇吧。」我见她
美眸紧闭,秀眉微颦,俊秀的面颊布满细密的汗珠,蜜穴无力收缩,采伐后庭对
她刺激实在太大了,只得忍住继续抽插的欲望,将她拥入怀中稍寐。
她看来是太累了,不一会儿呼吸平缓起来,殷虹的小嘴微带笑颜,进入美妙
的梦乡。
我深怕惊醒她,下身的坚挺依然插在宝穴中不敢乱动,运功吐息片刻,也觉
眼皮沉重,便睡下了。
等我醒来天已微亮,红烛不知何时也已燃尽,空余红泪滴挂烛台上。
下身传来轻微的摩挲,舒适难喻。我低头一看,却看见萋萋芳草丛中,那艳
红的一汪泉眼。泉上一朵娇艳的菊花奋力绽放,微微红肿,还未能回复到原有大
小。
玉莲趴在我身上,口中喊着我的玉茎温柔吮吸,私处正对着我的脸。我情不
自禁伸出舌尖,在那粉嫩多汁的肉缝上轻轻划过,她浑身一颤,贝齿差点咬住我
的龟菱,羞涩道:「弟弟,你醒啦?」「姐姐早课作得这般认真?」我笑道,拍
拍她圆润的玉臀。
她乖巧地献上一吻,而后躺下,搂着我的脖子,嗔道:「还不是因为你,插
了人家一整夜,害的人家做了一夜春梦。」「哦?」我嬉笑道,「梦到什么了?」
她瞥了我一眼道,「还能梦到谁?当然是我最亲最爱的好弟弟!」我呵呵大笑,
还以深深一吻,她双眼微迷,奋力吮吸我的舌根,直到她气息不畅了才分开。
「再过一个时辰城门就开了,弟弟要走了吗?」她凝视着我,很是不舍。
我点点头,她思索半晌,道:「弟弟昨晚没尽兴,姐姐再服侍你一回吧。」
玉莲纤纤素手划过我的腹脐,捏住我的玉箫轻轻套弄,挑逗道,「弟弟,你的宝
箫可真烫!」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抓着她的玉臀,扶着跨坐在我腰上。她心领神
会,二指夹着火热的玉箫,引进下身湿腻的销魂窟,挺起腰肢,画着圈儿缓缓挺
扭起来。
玉莲对观音坐莲之法颇有心得,可惜遇上了我,在我巨大的玉箫冲击下,她
动了不到四十下便软倒下来,大口喘气:「弟弟,你的实在是太大了。」我轻柔
的将玉莲放平,抓起她两条修长玉腿压向螓首,然后挺起狰狞的龟头,「嗞」一
声插进肉缝中。
髋骨并拢,穴肉尽数挤在一处,比之菊蕾紧凑不妨多让。我享受着穴内层峦
叠嶂的压迫感,耸动腰身,快速抽插起来。
面对我凶猛的攻势,玉莲也不避让,反而奋力挺起腰身,方便我进入,结果,
才插了三十多下,她便长长的娇喘着泄了身。
我停下动作,吸纳了溢出的阴精,感受着蜜穴里高潮后的律动。
我松开玉莲的双腿,她无力的跨开两边,下身中门大开,活像一直翻身的蛤
蟆,好不羞耻。我抓着她的胯子,深深刺入,牢牢顶住她的玉臀,旋腰让玉茎在
蜜穴内辗转研磨。
玉莲顿时叫了起来,声音都腻了,「啊……嗯……弟弟,顶着心窝了,好难
受,又好舒服,好像下面的喉咙都被堵住了!」我笑而不言,缓缓将玉茎退出,
然后猛地一刺到底,然后弓起身子,下身急动,玉茎在宝穴内狂进狂出。白皙娇
嫩的乳峰随着冲击剧烈跳动,我心有所感,俯首衔住一枚乳头用力吮咬。
玉莲高亢地娇唤起来,我担心惊动周遭,忙抓过一件衣物,也不管是她的亵
裤,堵住了她的小嘴,她只能呜呜不断。
芬芳的蜜液被粗大的玉茎阵阵汲出,下身交合处白沫翻腾,一片狼藉。火热
的蜜穴蠕动愈来愈快,收缩也愈来愈强烈,我知她高潮在即,放开心思追随着那
迷人的快感,酥麻感渐渐凝聚,终于在她一泄如注后,我也将灼热的阳液射出,
撞击在她柔嫩的玉宫中。
我摘掉亵裤,她口中呓语,已是神知不清的征兆。我连忙渡一口真气过去,
她才平静下来,胸口起伏如常。
我拔出缩软的玉茎,玉莲穴口潺潺地留出浓稠的浆汁,我取了湿巾轻柔地擦
拭干净。见她恬静地睡下,拉过被子给她盖好,轻叹一口气,穿好衣裳,小心翼
翼的开上房门。
我不喜欢分别时难依难舍的感觉,希望姐姐醒来后可以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喜欢的话,请点击 →
→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