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的周末



茱莉是我在工作中认识的一个女人,我们是好朋友。在相识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我们相处得非常愉快,几乎无话不谈。虽然我们在一起也会讨论到性话题,但我们还没有做过爱。我们都有各自的婚姻,不希望用不理智的行为毁掉两个幸福的家庭。但是,不可否认,我们的确关系很亲密,算是精神上的知己吧。
这天晚上,我们下班后约在一起去了一个酒吧。在喝了几杯后,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其实,说是制定,倒不如说那计划是无心之作。
在我们边喝酒边聊天中,我无意中说起了我妻子从周四到下周一要到外地出差。茱莉听到我的话,眼睛里露出一丝惊异的神色,她伸出手掌,像交警叫停一辆违章车辆一个样阻止我继续往下说,我本能地停下,不解地看着她。
「你妻子这几天不在家?」
她问道,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是啊,她是不在家,怎么了?」
「我丈夫卡尔要在周六早上出差,要一周后才回来。」
真是很奇怪,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了很多事情。我想,我们可以有机会单独度过一个周末,可以有机会做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可是,我又有些害怕这些念头,我不知道我能否处理好这样的事情。但是,虽然有些担心,我们还是约定周六的时候一起出去玩——当然,我能感觉到这样的「玩」是可能会发生些事情的。
周六的早晨,我起床后便感觉心里忐忑不安,既期待着即将和茱莉的约会,又担心这样的约会会给我们之间的友谊和家庭带来不好的影响。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收拾好背包,再仔细将房间打量了一番,似乎想看看是否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是不是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反正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我用了一个半小时开车去我们约定的地方,在路上,我只有一半的注意力放在驾驶上,更多的心思是在考虑我们的约会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想到了几乎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来到这个度假村,我在停车场看到了茱莉的车,哦,她已经到了。我突然觉得嗓子发干,心跳得十分厉害。我停好车,提着我的背包,走进酒店。
我看见茱莉在服务台前站着,我走过去,拥抱了她,亲吻了一下她的面颊。
「你好,斯特沃特先生,你来得好准时。我正准备去你的房间看望斯特沃特夫人呢。」
我感觉有些奇怪地看着茱莉,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茱莉向我诡异地笑了笑,拉着我的手臂朝房间走去。一进房间,我就问她道:「什么『斯特沃特夫人』?你刚才在说什么啊?」
她笑着回答道:「『斯特沃特』是我行李箱上的商标。斯特沃特箱包公司,1887年成立。呵呵……」
原来如此!我也呵呵笑着,打开提包,将牙具和衬衫拿出来。这时,茱莉走进浴室,打开了淋浴喷头,脱去衣服开始洗澡。
我有些犹豫地在浴室门口站了片刻,然后,走了进去。我透过淋浴间的毛玻璃,可以看到茱莉裸体的轮廓被一团升腾的水雾包裹着。我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
在我们决定在这里约会的时候,并没有谈及要怎么安排这次约会,茱莉也没有任何暗示她想跟我上床。我想,我现在能进去跟她一起洗澡吗?好象太卤莽了一点吧?
我犹豫着坐在淋浴间外面的马桶盖上,脖子僵硬地扭着看着窗外。这时,茱莉从淋浴间走了出来,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我没好意思直接看她,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用余光打量着她,偷看她在那边换衣服。虽然我没有完全看到她的裸体,但我已经对她的身体心存觊觎了。
吃午饭的时候,我向茱莉「坦白」说,我刚才在她洗澡的时候,很想进去跟她一起洗澡。茱莉听了笑了起来,她要我「放松一点」说我们要一起待两天呢,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念头,就「想做就做吧」说着,她从餐桌那边向我靠过来,告诉我说,她刚才洗澡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想法,她也希望我能进去跟她一起洗。
我们继续边吃边聊,相互诉说着初次这样相处的尴尬与不安。后来,我们决定不再想那么多,就凭着自己的感觉吧做,别弄得太紧张了。
聊着聊着,我突然注意到茱莉在听我讲话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她时不时地越过我的肩膀去注视我的身后。过了一会儿,我明白了,原来她是在看一个非常高大健壮的黑种男人,他一直坐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吃饭。后来,他起身走过我们身边,茱莉的眼睛一直跟着他的脚步,目送着他离开餐厅。
吃完饭,我们刚刚走出餐厅,茱莉就一把抱住我,热烈地跟我亲吻着,「走啊,我们回房间去吧,赶快。」
她说着,不等我回答,就拉着我的手,快步向房间跑去。
刚一进房间,我们便迫不及待地相互撕扯着对方的衣服,转眼之间我们就都一丝不挂了。我们紧紧拥抱着对方,双手在对方的身体上抚摩着,舌头在对方的嘴巴里搅动着。我拥抱着茱莉向后退,把她推倒在床上,我趴在她身上,我的舌头舔着她的肚子,然后慢慢向下,来到她的两腿之间。
当我的舌头接触到她的因唇的时候,茱莉大声呻吟起来,并抓着我的头发,使劲抬起她的臀部,让我的舌头和她的阴户接触得更加紧密。只过了大概十几秒钟,她就达到高潮了,她的身体瘫在床上抖动着,而我的鸡巴涨得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茱莉喘息了一会儿,然后睁开眼睛看着我,说道:「你起来啊,我想吸吮你的鸡巴。」
我从她身上爬起来,跪在她头旁边,把我的阴茎伸到她的面前。她伸出双手握住我的鸡巴套动了几下,就张开嘴含住了它,接着,她就开始使劲吸吮我的鸡巴。从来也没有人像她这样为我口交,这应该用哪个词来形容她呢?需要?对!
就是需要!她需要吸吮我的鸡巴,她需要吃我的精液,她需要让我发泄。
哦,好舒服啊,她口交的技巧非常好,很快我就再也无法忍耐了,我的高潮来得非常迅猛,大股的精液有力地射进她的嘴里。我可以听到她吞咽的声音,我可以感觉到她继续吸吮的力度,我知道她把所有的精液都吸进了她的肚子里,一点都没有浪费。
射完后,我疲惫地躺倒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充满兴奋的脸说道:「你真让我感到惊喜。」
我们小憩了一会儿,然后穿衣起床,来到楼下餐厅的酒吧里喝了杯酒,随意地聊着天。后来,当酒保把菜单递给我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了。
我感觉自己有点醉了。
我们点了几个菜,一边吃着饭,一边继续喝酒。我们继续聊着我们之间的事情,谈论着今晚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时间不长,屋里的灯光变暗了,音乐声也变得大了起来,好象餐厅就要变成夜总会了。
这时,我发现吃午饭时吸引了茱莉注意的那个黑种男人也来了,他就坐在吧台那里,眼光扫视着屋子里的人。
女服务员走过来问我是否再添些啤酒,我拒绝了。茱莉笑了起来,她问我是不是害怕喝醉了无法做爱了。我也笑了,我告诉她说我心里有个计划。
「哦,什么计划?你是准备告诉我你的计划呢,还是打算把它当作一个『秘密计划』呢?」
茱莉开玩笑地说道。
「呵呵,也不是什么『秘密计划』,我想告诉你,我想喝多少酒就敢喝多少酒,一旦我无法满足你,我会找那个男人来帮忙的。」
我手指着那个黑人说道。
茱莉看到那个黑人时怔了一下,她紧紧盯着那个黑人,什么都没说。过了几分钟,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仿佛才回过神来。
「你还好吗?」
我笑着问道。
「还好啊。」
她嘀咕着,扭动着身子,好象有点如坐针毡。
这时,屋子里有人开始跳舞,好象人越来越多了。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我听到自己在对茱莉说:「走啊,去他那里,站在他旁边。」
茱莉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没有说话,然后就起身朝那边走过去。
当茱莉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家伙个子可真够高的。我大概比茱莉高5英寸,但那个家伙足足比茱莉高出一英尺。茱莉靠在吧台上,转头看着我这里。那个黑人把头扭向茱莉,上下打量着她。我喝着酒,观察着那边的动静。在下一曲舞曲响起来的时候,我看见那个黑人牵着茱莉的手走下了舞池。
他们在一起跳着舞,身体紧紧地挨在一起。我看到茱莉不时大声笑着,仿佛他们聊得很愉快。渐渐的,他们的身影就被跳舞的人群包围了,我只能看到那个黑人的脑袋在人群中不时地闪现出来。
我很惊讶,已经跳过三曲了,茱莉仍然待在那边没有回来。在人群中,我看到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缓慢的舞曲中慢慢地摇着。慢慢的,其他人在我眼中模糊起来,我只能看到茱莉和那个黑人在那里跳舞。他的大手很放荡地放在她的屁股上,茱莉在他的抚摩下蠕动着。我看到那个黑人抓住茱莉的手放在他的大腿上,然后又把她的手夹在两腿之间。
茱莉头微微向后仰着,她的舞步有些凌乱,我知道她一定是隔着裤子摸到他的阴茎了。
舞曲终于结束了,茱莉回到我这里,在我身边坐下,说道:「我想我们该上楼去了。」
她浑身颤抖着,喘着粗气。
「你还好吗?」
我问道。
「我很好,我只是想回房间了。」
她脸上浮现一个奇怪的微笑。
我趴到她耳边小声地问道:「你害怕了?还是兴奋了?」
她看着我,瞪大眼睛说道:「兴奋了!我特别想做爱。我差点在舞池里就达到高潮了。那个家伙挑逗我,让我差点失态。」
我握着她颤抖的手,说道:「我想,如果他能让你这么兴奋,那你应该把他带上楼。」
茱莉的脸色越来越白,她又怔住了。我从兜里掏出一张房卡,递到茱莉的手里,说道:「10分钟以后,你把他带到我们的房间来。」
不等茱莉说话,我就起身离开了她。
我跑上楼进入我们的房间,打开阳台的门,躲到阳台上。这个阳台的长度与房间的长度一样,一整面玻璃墙隔在阳台和卧室、浴室之间。在阳台上,通过这面玻璃墙,可以看到屋子里的任何角落。
我拉好窗帘,当然要留好偷窥的缝隙,退到阳台一角,坐在椅子上,从这里既可以看到屋里,也可以看到楼下的小湖。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我站起来,走到窗户旁边,通过窗帘的缝隙看到茱莉和那个黑人走了进来。我听到那个黑人问茱莉她丈夫去了哪里,她告诉他说,她「丈夫」去钓鱼了,几个小时以后才能回来。
茱莉请那个黑人坐下,然后去为他取饮料。那个黑人跟在茱莉的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上将她的头转过来,开始亲吻她。他们亲吻了大约一分钟,那个黑人就把手伸进茱莉的领口,抓住了她的乳房。茱莉的双膝颤抖着,回手隔着裤子抓住了那个黑人的鸡巴,那根让她在舞池就兴奋不已的肉棒。
茱莉转过身,面对着那个黑人,她的手半握着,顺着他的腿上下滑动着,抚摩着,可以看出来,在裤子里面有一根又长又粗的东西将裤子顶了起来。他揭开她的衣服前摆,一双粗黑的大手在她的裆部摸索着。当他的手伸进她裤子里时,我看到茱莉张大了嘴。我想,他的手指一定已经插进她的阴道里了。
随着那个黑人手指的抽插,茱莉的身体前后摇摆着,同时用手继续抚摩着他的阴茎。过了一会儿,茱莉好象到高潮了,她紧紧抓着桌子,弓着身体,不停地颤抖着。
等茱莉从高潮中缓过神来,她手里握着黑人的阴茎,拉着他走到卧室里。她把他推倒在床上,然后跪下来,拽下他的裤子。我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么粗、这么长的鸡巴。显然,茱莉看到这根粗大的鸡巴也很吃惊,她两手握着那根鸡巴,上下套动着,然后,她将那个巨大的龟头含进嘴里,一边吸吮着,一边继续用双手上下套动着。
过了几分钟,茱莉站了起来,把他拉起来,让他面对着沙发站着,她坐在沙发上继续吸吮他的阴茎。这时,我的视线从那个黑人的背后看过去,我看到茱莉的手在他的大腿上摸索着,一会儿又抚摩着他的两个屁股蛋,一会儿又去搓揉他的睾丸。然后,茱莉躺倒在沙发上,用充满诱惑的眼神看着那个黑人,嘴里喘着粗气,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那个黑人足有12英寸长的阴茎上粘满了茱莉的唾液,她的口舌服务让那根本来就很雄伟的阳具更加狰狞,黑人抓住茱莉的脚踝,把她的腿向上抬起,推到她的胸部,让她的阴户完全暴露出来,然后挺起那根巨大的家伙,凶猛地插进了早已是淫水泛滥的阴道里,接着,就是快速猛烈的抽插。
茱莉被插得大声呻吟着,双手紧紧抓住沙发的边缘,她的头随着他抽插的动作左右摇晃着。黑人每次的抽插,都要将茱莉的阴唇带进带出,随着流出来的,还有她的淫水,把沙发打湿了一大片。他们的性交一直持续了大约一个小时,那个黑人才在茱莉的阴道里射了。在这个期间,我能看出来,茱莉最后有四次性高潮,而且期间还被干得有几分钟失去了知觉。
当那个黑人射完将鸡巴抽出来后,大量的精液立刻从阴道里涌了出来。我看着这样的情景,手里握着坚硬的鸡巴快速套动着,把一大股精液猛烈地射在玻璃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