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龙和王妍

“没事了……没事了……都结束了……”幕龙一下将王妍紧紧搂在怀里,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一股清新略带草木气息的味道飘进王妍的鼻腔,冲散了意识里的血腥味。又能呼吸了!王妍趴在幕龙怀里大口的喘着气,窒息的感觉慢慢消退。
“别走!不要离开我!”感到幕龙要起身,王妍忙把他的腰搂住。
“伯母,你身上都是汗,我给你拿条毛巾。”幕龙摸了摸王妍的后背,她的睡衣都被汗水湿透了。
“不要!”王妍没有松手还是紧紧抱着幕龙。幕龙知道现在得让王妍平静一下,便搂着她躺在床上。过了一会王妍的呼吸平稳下来,不在那么急促。
此刻的王妍进入了一种奇特的幻觉,好像置身于一个美丽的山谷里。周围百花盛开彩蝶缤纷,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自己就躺在花丛之中,被鲜花的清香笼罩着,双手不由的去抚摸柔软的草皮。
幕龙感到王妍的手在自己胸膛上抚摸,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微眯着双眼,一脸的恬静和安然,便没有阻止。王妍的幻觉还在继续,感觉手下的草皮有些粗糙,便温柔的去抚平。幕龙感到王妍的小手在解开自己睡衣的衣扣,一颗两颗最终全部解开。随后她的小手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游走。就在幕龙还在考虑要不要阻止的时候,王妍又开始去扯他的睡裤。
幕龙闻到一股天然的体香,是成熟女性特有的浓郁而芬芳。犹豫了一下这几天分忙和紧张,让幕龙一直没有和他的女人亲热过。潜意识里对这种肌肤之亲充满了渴望。这稍微的懈怠让王妍顺利地将幕龙的睡裤扯了下来,里面没穿内裤温润的小手一下抓住了肉棒。突如而来的刺激让肉棒瞬间勃起了起来。
王妍感到手里握着一个圆柱形的东西,很粗一只手居然握不过来。硬硬的热热的又很有弹性,握住之后身上好像舒服了很多,不由上下撸动了几下。身上突然热了许多,王妍一手握着肉棒一手去脱自己的睡裙。脱去睡裙身上好像很有一些羁绊,王妍又脱去了内裤和乳罩。然后从新投入幕龙的怀抱,赤裸的肌肤摩擦让王妍舒服的嘤咛一声。
幕龙感到王妍赤裸的丰满肉体,像蛇一样在自己怀里扭动。尽管双手不敢乱动,幕龙还是仰头看了看王妍的身体。看过之后肉棒不禁跳了两下,王妍肌肤雪白光滑身材凹凸有致。和王欣比不相伯仲,丰满浑圆的奶子好像还更胜一筹。王妍的奶头已经肿大,通过两人胸部的摩擦幕龙能清晰的感受到。王妍的小腹贴着幕龙的大腿不停挺送,感觉腿部的皮肤痒痒的。幕龙知道那是王妍茂密的屄毛在作怪。
在王妍的幻觉里自己在抚摸一匹骏马,而这匹马神骏而温顺,突然有骑上去的冲动。想到这里王妍翻身跨坐在幕龙身上,扶起肉棒将其纳入浪屄。在幻觉里这只不过是调整一下马鞍的位置,骏马开始奔跑上下颠簸,王妍也开始起伏自己的屁股。
这是一个被开发的非常成熟的浪屄,温热滑腻而又极其紧凑充满弹性。丰满挺拔的奶子没有任何下垂的趋势,随着身体的起伏如波涛般摆动,刺激着幕龙的眼球。阵阵酥爽才肉棒向全身蔓延,幕龙控制着想要狂干一场的冲动,他知道王妍的意识不是很清醒。
王妍觉得自己是在天地间策马狂奔,在开满鲜花的原野里驰骋。好像身处云端没有任何的压力和忧愁,只要无尽的愉悦和兴奋在体内升腾。最终感觉有些累了,放慢速度趴在马背上休息。
幕龙看到王妍经过一阵剧烈的起伏后,趴在自己胸前喘息。王妍还在微微碾磨着丰满的屁股,让肉棒在屄缝中缓缓摩擦。幕龙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搂住王妍的后背,布满汗水的后背凉浸浸,幕龙在上面轻轻抚摸。感到王妍的屄缝在轻微痉挛,屄心子贴在龟头上微微张合。像是婴儿在吸吮母亲的奶头。幕龙知道王妍已经达到了高潮,轻轻翻了个身让她平躺在床上。此时王妍紧闭着双眼像是进入了梦乡。
幕龙仰起身子轻轻向外抽肉棒,想从王妍身上离开。在龟头即将脱离屄缝的时候,王妍突然将一双玉腿把幕龙的腰身紧紧缠住。向前一带肉棒一下从新肏进浪屄,王妍同时抓住幕龙的胳膊不让他离开。王妍挺立的奶头如鲜红的豆蔻,随着有些急促的呼吸,在挺拔的奶子上舞动。滑腻紧凑的屄缝还在不住律动,王妍还不时扭动一下屁股。
肉棒传来一丝胀痛和轻轻摩擦带来的快感,幕龙决定不再克制体内的欲火,开始轻轻挺动肉棒在浪屄里肏干。幕龙不敢太用力保持着均匀的力道和幅度,龟头在屄心子上浅尝即止。不一会王妍就又放松了下来,松开了双腿有些瘫软的躺在床上。幕龙低头含住王妍一颗奶头吸吮,同时把另一侧的奶子握在手里轻轻搓揉。此时王妍的身体全面的放松了,彻底的向幕龙开放,嘴里非常微微的喘息和呻吟。
幕龙逐渐的加快了速度和力道,不经意间龟头一下刺穿了屄心子。突如其来的的剧烈刺激,让王妍用四肢将幕龙紧紧抱住。全身都在抽搐樱,唇大张却没有发出一丝呻吟。龟头被子宫紧紧的包裹着,屄缝缠着肉棒不住挤压,王妍的屄肉向来非常有力。尽管这次肏进屄心子很容易,但幕龙知道他是这里唯一的游客。
幕龙还知道人在面临极度恐惧和压力时候,会出现幻觉会激发强烈的性欲。
就像王妍现在这样,幕龙决定今天要彻底的满足她。
文殊菩萨的金身神龛庄严而安详,又有一股普度众生的威严和慈悲。王妍跪在这里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久久不愿离开这里。
第二天醒了的时候已经快上午十一点了。王妍感到有一具身体压在自己身上,浑身酸软像是散了架一样。尤其是浪屄火辣辣的还有阵阵胀痛传来,奶子好像还被什么东西攥住了。王妍一下清醒过来睁眼一看幕龙压在自己身上,像是两棵古藤紧紧缠绕在一起。
由于这几天的紧张和奔波,昨晚又在王妍身上操劳了大半夜。幕龙射精后已经十分劳累,所以直接在她身上就睡着了。被王妍一声凄厉是尖叫惊醒,忙爬起身来。
“……伯母……你好好想想昨晚……不是我……”幕龙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捡起衣服跑了出去。暗恨自己昨晚为什么不阻止王妍,以致现在如此难堪。
在浪屄里淤积了大半夜的精液和淫液混合物,没有了肉棒的堵塞缓缓从屄缝溢出。顺着有些肿胀的肉唇,流到洁白的床单上。王妍没有理会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像是被石化了脑海一片空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