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一次差点被强奸的遭遇




其实,很不愿意说出这件丑事,有些东西适合沉淀在心里,但私密版却提供了一个很好倾吐的地方,安全防腐,比掘地三尺,长出驴耳朵要好得多;在这里重温下自己青涩幼稚的过去,也是一种回顾和省思,还能和大家讨论,也是平淡生活中的一点乐趣,一抹色彩。

大二那年,我渐渐适应了大学生活,熟悉了周围的环境,常到附近一个理工科大学的周六舞厅去蹦迪,而我去那的目的有二:一是学习交谊舞;而是蹦迪健身,保持曼妙身材。

一周六晚,我照例7点准时到大学生活动中心的迪厅,很多男男女女的学生都来了,门票价格相当便宜:女生2块,男生4块(做女人还是有好处地!)。刚开始是10分钟蹦迪,然后是10分钟交谊舞,然后又是10分钟蹦迪,10分钟交谊舞,以此类推。蹦迪的时候,我会在一个角落,把头发散下,微闭双目,踏着节奏,尽情地扭动脑袋和身躯,出一身汗,甩掉了烦恼和脂肪,那种感觉,很是酣畅淋漓。兔子舞的时候,有时候会有男生过来跟你对跳,但跳完这曲,又各自走开,自个扭动,这种方式比较自由,大家都是学生,也比较安全。

但交谊舞的时候,情况就多了。最近舞厅来了很多年纪较大的社会上的人,看着鬼头鬼脸的,估计都是别有目的而来:蹦迪的时候,他们都候在角落里,默默观察;交谊舞时,就会出击了。但当时的我,社会经验少,而且喜欢新鲜刺激,胆子也比较大,不会像现在回忆时这么冷静分析。

当柔和的三步舞曲缓缓升起,一位中年微胖的男子朝我走来,伸出一只手,邀请我跳舞。我犹豫了下,还是接受了,因为据说在舞池里拒绝男性,对方会很没有面子,而我,是最不会拒绝人的人。

在舞池里,他娴熟而老练地带领我跳了一曲又一曲:三步,四部,伦巴,吉特巴,甚者国标他都会,但那个实在难,我很是不适应。他轻轻地搂着我的腰,夸我身材很好,很柔软,我很是害羞,被人夸多少还是有点窃喜的。从小都有人夸我身材好,手才腿长,该胖的胖,该瘦的瘦,而那天穿了件紧身的小毛衣,更是身材凸显。平时上课我不怎么敢这么穿的,毕竟平时还是很保守,不敢那么招摇。

那个男人问了我很多情况,我差不多都如实告之,比如学校,几年级,哪里人...那时候,真的傻傻的,问什么答什么。他告诉我,他是某个学校的副教授,家住在大学附近的某某小区。我对他顿时肃然起敬,戒心也小了很多。

说实话,这个所谓的副教授,长得真不怎么样。他不高,但肚子却很大,眼睛很小,还有点秃顶,看着快要40岁的样子。但我那时候不会怎么看人,觉得天下人都是好人,何况是在学校里,何况他是有文化的副教授。

几乎整个晚上,他都一直要邀请我跳舞,还买饮料给我喝。我那时候真喝了,幸好也没事(后来看到有新闻,说不要喝陌生人的饮料,想想自己够大胆,够粗心)。 到了9点多的时候,他说:“热不热?要不要开车去我家看看?就在附近,那有空调,比较凉快,家里有个碟子很不错……。”我犹豫了下,竟然答应了。他说的那个小区,我的某位大学老师也住在那,我很是好奇,想去看看。

他开着小车,带着我,驾驶了10分钟,就到了那个小区。在黑暗中,穿过几栋楼,到了他家所处的那栋,而且还要爬到6层,累的我气喘吁吁。进了他房间,三室一厅,装修比较简单,大方,淡雅,家具一应俱全,沙发,组合式音箱,液晶电视等都应有尽有。

他和我坐在沙发上,给我播放电影,看了一会儿,他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开始坐近我,搂抱我。我看大事不妙,就说:“我要上厕所。” 

于是,我进了厕所,落下裤子,坐在马桶上,心里开始打鼓:“该怎么办?”

但还不允许我思考,那个男人就朝厕所走来,我赶紧从马桶起来,准备拉上短裤,放下裙子。但是,我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把裤子拉上,他就推开了厕所的日式门(我忘记关了)。他的脸涨得通红,喘着气,一把把我抱住,我挣扎,他就一把把我扛起来,倒挂在肩膀上,大步朝卧室走去。我害怕死了,大声地叫,但又叫不大声,我嗓音本来就小而细,头朝下微微倒立着,更是不好发声;而且裤子都没拉上,很是害羞。

他一把把我扔到卧室的双人床上,要开始拉我的半挂的裤子,我就双手使劲拉住裤子,不许他拉。但是他力气好大,控制住我的手,把矛头转向我的上身,欲扯开我的上衣。我就开始大叫,我带着哭腔大声喊:“不要!救命啊!我会大叫,让大家都听到!” 他立马警觉了下,一只手按住我,一只手挪过一个枕头,压在我的脸上,嘴上;我觉得很闷,喘不过气来,更发不出声,好绝望! 

更绝望的是,他扯开了我的上衣,我的两个丰满雪白的乳房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他低下头,吮吸了一下我的乳头,这种感觉我并不陌生,但此刻的感觉并不好。恐惧压倒了一切。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乳房!他开始进攻我的下身。我的手被他控制住,脑袋也被压住,我的力气又那么小,任我怎么踢腿,这次,他还是一把扯下了我的裤头和短裙,我的修长的腿和曲线玲珑的下身也绽然呈现在他的眼皮底下。

我好绝望,真的,那一刻,无比的绝望,夹杂着无比的后悔!我为什么要跟他来这里!我为什么这么不知道保护自己?失身给这么个丑陋的老男人,我不甘心!确切说被人强奸的感觉让我感到恶心!我不要被这样的人玷污!这是来自我心底的呼喊。

这时,老天保佑,奇迹发生了!!他突然间停止了,并且松开了压在我脸上的枕头。我睁开双眼,朝他开了一眼,他沮丧地坐在床边,无奈而自嘲地说:“你真有本事!” 我仔细打量,才发现,他下身还没碰到我下身的时候,在我激烈挣扎下,他一激动,就提前射了。

他补充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会真的伤害你的。”

这话我真不知该信不信。所幸没有发生最糟糕的,我舒了口气,但还是感觉很屈辱。但是,谁叫我自己来的呢?

我立刻说,我要回去。他说:“好,等一下,我送你个礼物”。他从柜子里拿出一瓶包装精美的白酒,要我带回去。

我看都没看,就说:“不要!我要回去!”

后来,他送我回去了,我在学校附近就下车了,但愿再也不要见到他。后来,我也不怎么敢去那个舞厅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