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荣耀

在KT投资公司辛苦工作了一年,我终于有了回报,心里一下子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憧憬,仿佛世界就在我的脚下。

在KT公司的一年,也是我来到S市满一年。这次升职后,我顺利地拿到了攒足的七天假期。好久没回家了,我决定回家看看。

家里除了父母外,还有一个十八岁的妹妹。

记忆中,妹妹又瘦又干,与“好看”两字相去甚远,更别说是美女了,何况我又是喜欢成熟一点的女人,所以对于妹妹,我这个做哥哥的从来没有过超出伦理道德的非分之想,哪怕一丁点都没有。

一年后回到家,家还是原来的家,路还是原来的路,几乎什么都没改变,也许一年时间太短,任何事物都难在一年里有什么变化。

可是,有一个人变了,这个人就是我的妹妹,李香君。

见到我妹妹的那一刻,我真想到了那句经典老话:女大十八变。

“真的是小君?”和父母一通嘘寒问暖后,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婷婷玉立的少女。如果只是在街上碰见,我一定认不出这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就是我的

亲妹妹来。

“哥,看你的样子多夸张,我还……还不是原来那样子,倒是哥一年不见,变得……啧啧”妹妹的声音从小就发嗲,这句话最后的“啧啧”两字,让我记忆起了熟悉的声音。想不到,我在妹妹的眼睛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什么叫啧啧啊?说说看,你哥变成什么样子了?”我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眼前这个美若天仙的妹妹。

“当然是变帅了,变成熟了,还变得有点坏坏的哟”小君咯咯娇笑,不停地拧着衣角,少女那种特有的羞涩和娇憨表露无遗。

我假装拉下脸:“怎么说哥坏呢?”

“还说不坏,有你这样盯着人家看的吗?怪怪的。”小君插着腰,一副不辩倒我不罢休的样子。

这又让我的记忆回到了以前那个熟悉的妹妹,小君从小就爱和我顶嘴,抬杠,无论大事小事,总喜欢和我辩论一番,那股执着劲,真的如《审死官》里的周星星,黑的能说白,白的能说成黑,也许死人也能说活过来。

“你变漂亮了哥才看的嘛。”我心里不得不承认,我刚才看妹妹的眼神有点暧昧,因为妹妹确实与以前大大不一样了。

“那么说,我以前很丑喽?”小君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不过那嗲嗲的声音听起来还是软软的。

“以前也不是很丑啦,只是头发有点灰,皮肤有点黑,瘦得像营养不良,对了,你满脸都是痘痘,还有……”我突然发现小君的眼神有点不对了,本来她那又大又圆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从这条缝里射出了一丝寒光,就连嘴角也向下弯成了一个弧度。

察言观色不是我的强项,但小君的脸色变化就是笨蛋也能看得出,我赶紧住嘴,但已经太迟了,一道红影扑了过来。

饭桌前。

我伸出了有两道抓痕的左手,向母亲诉苦:“妈,你看看小君,样子变了,性格还是老样子”

没想到我妈却护起了我妹妹的短来:“谁让你这样说你妹妹?活该,做哥哥的都不知道疼爱自己的妹妹。”

旁边的老爸更是护得不行:“小君现在越来越懂事,也越来越乖,就不像你这个小子,一年在外,电话都不多打几个,老让你妈担心,现在你妹妹毕业了,也该让她见见世面,这次你回S市,就把妹妹捎上,你要好好照顾她,让她在S市玩几天。”

“玩几天?”我问。

“爱玩几天就几天,如果不想回来了,你就帮你妹在S市找份工作。”也许漂亮的女人都不是读大学的料,我老爸也不强求小君出人投地了。既然老爸一锤定音,我哪敢说半个不字。

饭桌边。小君的眼睛眯成弯月,可以去玩,她当然开心了。

探亲的日子很快就过了,在家的那段时间除了和以前的那些同学,朋友喝酒叙旧外,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倒少得可怜,几乎把妹妹将与我一同回S市的事情给忘了。

直到小君和我一起坐上飞机,我才明白未来一段时间里我的钱包要大出血了,按照我老爸的意思,我不但要让小君吃好,玩好,还要尽量满足小香君的要求。

现在都说男女平等,我就怎么没感觉出来?相反,我这个妹妹被父母宠得不行,想想我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心里就直叹气。

“叹什么气?李中翰,是不是怕我吃你的,花你的?”小君虽然没有出过远门,见识也很短,但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似乎能看穿别人的心思。

心里的小九九被小君无情地戳穿,我有些脸热,干笑了两声,说道:“多心了吧,你哥哥疼你还来不及,这次,哥一定让玩开心,玩尽兴,还让你满载而归总可以吧?”

“真的?那才差不多,哼,如果你怠慢我,我就告状,嘿嘿。”小君狡黠地笑了。

我的心却在滴血。

小君没有出过远门,更别说坐过飞机了,飞机还没有起飞,她就激动地东张西望,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我不禁觉得好笑,忍不住揶揄她:“女孩子,矜持点,别让人说你是土包子”

小君兴奋的心情被我这么一盆冷水浇到头上,顿时凉了下来,她冷冷地告诉我:“看在到了S市后要吃你的,住你的,花你的份上,这次我不和你计较。不过,下次不许你再说我土包子,你也不瞧瞧,有那么漂亮的土包子吗?”

我想笑,想大笑,可惜飞机是公众地方,我只好忍着。我承认,我确实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土包子。

飞机起飞了,我身边的土包子却吓得搂着我的手臂,嘴里咿呀乱叫,我忍不住大笑。

三个小时的飞行过程很单调,尽管小君对一切都感到新鲜,她还是有了困意,跟所有乘客一样,靠在座位上打起盹来,我正好明目张胆地欣赏小君。

一年不见,以前那个毫不起眼的学生妹,怎么就说变就变,变成一个引人注目的小美人了呢?我正纳闷,一缕淡淡的清香飘进了我的鼻子,我仔细地打量着小君。她显得是那么清秀脱俗,以前黑黑的皮肤,现在却雪白雪白的,小翘的鼻子,长长的睫毛,就连头发也变得又黑又细,柔柔地散落在胸前,飞机上尽管光线不明亮,但依然无法掩饰她头发上的光泽,我靠了靠过去,那股淡淡的清香沁入我的心肺,我像小偷似的,贪婪地吸了几口。

飞机遇到气流,晃了起来,小君的小脑袋一下子滑到了我的肩膀,她醒了过来,我忙说:“没事,飞机遇到气流了,很正常,来,靠哥肩膀休息一下。”

“恩”小君应了一声,又把头靠了过来。我突然间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不过,瞬间,我就大骂自己:李中翰呀李中翰,她是你亲妹妹,你有毛病是不是?

就是好色也不能好到自己妹妹身上吧,别再龌龊了喔。

我为自己脑子里产生的那一丝龌龊感到愧疚,眼前的小君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我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有如此非分之想呢?

可是,小君的下一个动作让我再次杂念丛生,她呢喃地告诉我:“哥,你肩膀能不能低点,我靠不舒服。”

为了让妹妹舒服点,我压低了肩膀,小君美美地“恩”的一声,把整个小脸蛋都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刚心驰神往,小君的双手就抱了过来,像抱枕头似的抱着我的手臂,紧紧地抱着,我感觉到手臂上被一样东西压着,软软的,弹弹的。

天啊,这真要命了。

不知不觉中,这三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竟然就过了。

“啊,到了哦”随着飞机的降落,小君又充满了活力,她兴奋地观察着眼前的一切,S市是大都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让小君目不暇接,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了解这个城市了。

而我,我的生活,却从这一刻起发生了波澜壮阔的变化,这些变化搀杂了太多太多的酸甜苦辣,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但生活就是生活,一切都可以发生,一切都无法预知。

“哥,这里环境不错,就是房子小了点。”回到了住处,小君显然对我所住的地方心理准备不足,没办法,S市物价高涨,房租更不低,这套一室一厅的房租也是高得离谱,幸好房租是公司代缴。在公司里,能有这样的一个窝,我恐怕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将就点吧,我的大小姐,出门在外不同于在家。”从下飞机到回到家,我都像我车夫一样帮小君拎着行李,时当盛夏,我不但累,还满身臭汗,可小君也没说半句谢,我心里多少有点郁闷。

小君的眼睛四处瞄了瞄后,皱着鼻子问:“我睡哪?”看来,爱干净的小君闻到了异味,虽然我也是爱干净的男人,但男人再怎么干净也比不上女人干净,特别像小君这样有洁癖的女人。

“你是公主,当然睡大床啦,我睡客厅沙发,这样总不亏待你了吧?当然,如果你想睡沙发,那我也不勉强你的。”看见小君绷鼻皱眉的样子,我心里就更有气,放下了行李,我打开冰箱,咕嘟咕嘟地狂喝了几口水,然后倒在了沙发上。
“既然我是公主,又怎么能睡在沙发呢?睡沙发的当然是卫兵了。”小君嬉笑道。这又让我想起了妹妹小时候与邻居小孩玩公主和王子游戏时,经常拉我做卫兵。多少年了,这份美好的童趣依然烙印在我心里。

“小君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啊?哈哈!想吃什么?哥哥弄几个菜给你吃。”

小君一番薄嗲娇嗔把我心中不爽一扫而空,心想,小君也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喜欢不喜欢,厌恶不厌恶都七情上脸,哪有那么多心机呀,我这个做哥哥的也忒小气了点,看看天色已晚,已是晚饭的时间,我决定给小君做一些拿手的好菜,在外漂泊了一年,也让我练了一手不错的厨艺。

“怎么会不记得?我小时候你老是欺负我。”小君对以前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似乎记忆犹新,说了一大堆我以前怎么欺负她的事情,我却一头雾水,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有那回事,只是听她这么一顿诉苦后,我反而觉得亏欠了她,心里对小君就多了一份疼爱。

“好啦,看来哥要把以前的过错弥补一下了,说,想吃什么?”我笑眯眯地问道。

“我不想吃什么,恩,一个鸡肉汉堡,一个鱼香汉堡,一包薯条,记得要番茄酱喔,呃,再要两个炸鸡腿,两个辣鸡翅,一杯果汁,恩……还有,算了,先吃点再说。”小君晃着小脑袋,好象还想添点什么。我心中释然,怪不得上楼前,小君的眼睛老盯着楼下的肯德基。

“喂,你不是患了爆食症吧?这些东西你能吃得完么?”小君不想吃我做的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小君的胃口之好更出乎我的意料。


“怎么?舍不得花钱?”小君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看得出,那眼神有点狡黠。

“那好吧,你先收拾一下行李,我马上下楼去买,渴了,冰箱有饮料。”我还能说什么呢?买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花我什么钱,我暗喜。

“好啦。”小君已经不耐烦了。

我住五楼。六楼C座里住着一个叫戴辛妮的女人,她是我们公司的行政秘书,专门负责我们公司的琐碎事情,也许是长得不是一般的漂亮,她可以随意地进出我们公司总裁的办公室。这当然引起公司上下的议论纷纷,闲言碎语。不过,我对这些议论嗤之以鼻,因为据我观察,此女性格十足,骄傲异常。不像甘于做别人二奶,情人之流。

虽然我们是楼上楼下的关系,但我很少邂逅这个美女,偶尔相遇也是惊鸿一瞥。这个女人,似乎与我一点缘分都没有。

但生活就是奇迹。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这个戴辛妮,过程充满了香艳。

老实说,我有点好色,特别喜欢女人的亵衣。每次经过商场看到那些琳琅满目的女人内衣裤总让我砰然心动,心如蚁串。

我经常想,我对女人内衣裤的感觉是不是有点猥琐,有点变态呢?

可惜,尽管我相貌和气质一流,身材也不错,可年过二十六了,我还没有真正收藏过一件自己喜欢的女人贴身之物。也许上天可怜我,让我很意外地获得了一条内裤,一条很性感,很诱人的内裤。

那天早晨。一个狂风暴雨过后的早晨,天气明媚,晴空万里。

我走进阳光挥洒的阳台,准备沐浴一下早晨的阳光,呼吸一下雨后的新鲜空气。

突然,阳台上一个粉红色的东西强烈地吸引了我的目光,这粉红色的东西静静地躺在阳台的扶栏上。我走近一看,原来这粉红色的东西竟然是一条内裤,性感的蕾丝内裤。突然之间,我感到呼吸急促,血液直冲脑门。

我小心而紧张地捡起了这条蕾丝小内裤,这条内裤不但透明性感,还质地柔滑,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就好象是抚摸一个女人的身体。

“谁的内裤?”我嘀咕着,心中猜想,一定是昨夜的狂风把这条火辣的内裤吹到了我阳台上的吧。

我四处张望,想看看谁家的阳台上有同一颜色的内衣,如果有,那这条内裤就找到主人了,很可惜,我在附近两边的楼层都看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哪家的阳台上挂着同样颜色的内衣。

但我一点都不失望,因为不管是谁的内裤,我都不打算归还了。

我把内裤放到鼻子下闻了闻,一股淡淡的幽香钻进了我的心肺,那一刻,我硬了,硬得厉害,我记得那天早上,我嗅着小内裤的幽香,自渎了两次才去上班。

刚到S市,别说红粉知己,都连房间的蚊子也许都是公的,据说母蚊子爱叮人,可我连被母蚊子叮一下的机会都没有。每当孤枕难眠,生理需求的时候,我只能通过自渎来满足,就是自渎也百无聊赖。因为让我幻想的女人不多,时间一长,连幻想的女人都腻得无影无踪。

这条粉红小内裤的到来,犹如来了一个女人,一个性感的女人,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

捡到小内裤的那天,我一下班,就匆匆忙忙地赶回家,心里想的就是那条亵裤,那情景就如同跟一个情人约会一样,心里充满了幸福的期盼。

回到家,我从枕头下拿出了小内裤,小内裤很小很轻,包住女人阴部的地方被漂亮的蕾丝镂空了,唯有包住臀部的地方比较大,又比较滑。我轻轻地摊开小内裤,包住了已经变粗的阴茎,然后轻轻的套动,那感觉真的奇妙极了,我兴奋地闭上了眼睛,抖动着我的右手,幻想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在我身下娇哼承喘,风情万千。

很快,剧烈的快感就奔腾而至,我的手套动也越来越快,柔软的小内裤如同女人阴道的肉壁一样。我喘息了。

突然,一阵温柔的敲门声划破了寂静的空间,扰乱了我幻想,也打断了我套动的激情,我的手停了下来。

虽然恼怒异常,但我也无奈地把小内裤塞回了枕头,望着门口方向,我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一下我急剧起伏的气息。

“谁呀?……”我穿着运动短裤走出了客厅,吆喝着打开了门,万万想不到,门口站着一位美得让我心脏狂跳的女人。

明亮有神的大眼睛,鹅蛋型的脸,小巧的鼻子,雪白的皮肤。深栗色的披肩长发柔柔地散落在胸前,发稍却是波浪卷曲,很有时尚感。白色的短袖衬衣,长及膝盖的深色桶裙,黑色丝袜,黑色的半高跟鞋,怀里还抱着一个文件夹,这副打扮是标准的白领打扮,也就是男人口中传颂的OL。遗憾的是文件夹挡住了关键部位,我无法判断女人的胸部是否如传说中的那样高耸。更遗憾的是女人虽然美到了极点,但神情淡然冷漠。

我认识这个女人,她就是我们公司的行政秘书,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戴辛妮。

“你好,我是住在你楼上的,就是六楼C座。”戴辛妮不但美,还细声软语,宛如小溪边的黄鹂在低鸣。

“哦,我知道,我知道……有什么事吗?”我有些结巴。这不能怪我,换别的男人也许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我的衣服掉到你阳台上了,我是来取回去的。”也许戴辛妮知道想取回的东西是女人的贴身衣物,她有点不好意思。

“啊?是什么衣服?”我兴奋得差点跳起来,心想,是不是小内裤的主人找上门来了?

果然,戴辛妮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态,她羞涩地笑了笑:“是……是一条内裤。”戴辛妮虽然冷漠,但现在有求于我,她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这让我心动不已。在公司里,很少有人看到过戴辛妮的笑容。为了这个笑容,我恨不得把月亮都给她,何况一条小内裤?

可是,我却不能把小内裤还给她。因为小内裤上已经沾有了一丝东西,那是龟头渗出的精液,如果此时把内裤还给这个美女,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哦,我没发现有你的衣物呀,你不如进来看看。”我只能祥装说没有看见。

戴辛妮却没有踏进我的屋子,她显得很谨慎,我房子不大,她伸了伸脖子往我房子张望了一下,然后用迷惑的眼神看着我,说道:“怎么会没有呢?我今天早上还看见,因为急着去公司,我怕时间来不及了,所以……所以就等到下班再来……我明明看得清清楚楚的,就在那……阳台的栏杆上,是……是粉红色的,麻烦你再去看看。”

“真的没有。”早上是有个重要的行政会议,身为行政秘书的戴辛妮当然要早早去做准备。也许时间紧迫,她没有来得及敲我的门。但她似乎已经看见内裤掉到我阳台上了,这让我暗叫糟糕。很无奈,我已经否认在前,只能抵赖到底。

我一边敷衍,一边走向阳台假装四处查看。

“怎么会呢?哎呀,好贵的……”戴辛妮似乎很心疼这件内裤,她跺跺脚,再也忍不住看个究竟的冲动,踏进了我的房间,径直向阳台走去。

我的阳台本来就不大,加上杂物之类的东西很少,一眼过去,就什么都看清楚。

“也许又被风吹走了,哎,知道早上敲你的门就好了,算了,打扰你了。”

戴辛妮很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恩,是啊,真可惜。你是戴辛妮?”我当然不放过与美女认识的机会。

“对呀。你好象是策划部的吧?”戴辛妮露出了淡淡地笑容,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她笑,虽然这笑容有些不自然,但足以用闭月羞花来形容。

“对,对,对,戴秘书对我有印象,真好,真好,呵呵,我叫李……”我又开始结巴了。看着这个女人将要走出房间,我有失落的感觉,内心里多么期望上天能留住这个女人啊。

“李中翰是吧?”戴辛妮说出了我的大名,而且她居然停下了脚步。

我大为狂喜。心想,难道上天真的可怜我?难道上天故意这样安排?啊,上天啊,你真仁慈!

我感激上天只五秒钟就突然想哭了,不是感激得要哭,而是痛苦得要哭。因为我忽然发现枕头下露出了一小截粉红色的东西。

我的枕头是兰色的,床单也是兰色的,粉红色的内裤在一片兰色中显得太显眼了,我不但看到了那一小截粉红色。可怕的是,戴辛妮也看到。

空气在凝结,仿佛时光已停止。这是一句我经常唠叨的口头禅,此时此刻用来形容我的感受那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戴辛妮的笑容消失了,代之而来的是冷肃,她在我反应过来前迅速地跑向到我床边,用两根手指的指尖夹住了粉红色小内裤,一点一点地从枕头下拖了出来。

我注意到戴辛妮的手指很美,又白又尖,像两根嫩葱。但我已经无暇去欣赏手指了,我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感到不知所措。

“我的内裤怎么会在你……你枕头下?”小内裤在空中晃荡,戴辛妮的脸冷得可以结霜,她厉声地质问我。

“对不起……我……我……”吞吐了半天,我涨红着脸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只能看着戴辛妮,眼神里除了羞愧外就是乞求,我只能企求这个女人原谅。

“李中翰,你……你这个变态。”拿起小内裤之际,戴辛妮就发现了内裤上有一些黏滑的痕迹,她又羞又怒,似乎觉得小内裤已经污秽不堪,她怒骂了一句,狠狠地把那条小内裤摔在了地上,然后像旋风似的跑出了我的房间。

“完了,这次真糗到了家。”我沮丧到了极点,暗叹了一下命运的捉弄。然后呆呆地把小内裤从地上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放进了裤兜里。

就在我准备把门关上的时候,一阵噔噔的脚步声传来,想不到戴辛妮又突然杀了回来。

我吃惊地看着戴辛妮,我甚至想到戴辛妮会不会给我一个耳光之类的?如果她真想打我,我倒非常心甘情愿,哎!我只能叹气。

戴辛妮没有给我耳光,甚至没有看我一眼,她直接地走到我房间,掀开了床上的枕头,又四处搜寻了一下后,厉声问:“裤子呢?”“你不是不要了么?”

我已经从初时的羞愧和不安中恢复了过来,只是想不到戴辛妮杀回马枪的原因还是为了那条内裤。

“我就是不要,也情愿撕烂,扔进垃圾桶也不给你这个变态弄脏。”戴辛妮一边辱骂一边用眼睛四处继续搜寻。

我这时候才看清,原来戴辛妮的胸部很丰满,很挺,白衬衣把她的胸部包裹得有些过紧,也许是极度地愤怒,戴辛妮的胸部起伏不停,我真担心她胸前的纽扣会突然绷落。

“我扔到楼下了。”我想了半天,说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

“你拿不拿来?”戴辛妮果然不相信我的鬼话,她叉起了腰,瞪大了眼睛,一副要不回小内裤誓不罢休的样子。

“扔了。”我咬了咬牙。

“不拿是吧?你不拿我就砸。”气急败坏的戴辛妮走到我小书柜前,抄起了一只瓶子高高地举了起来。

那瓶子是一个精美的水晶玻璃瓶子,瓶子有很多截面,把一堆五颜六色的石子放进去,就能从各个截面折射出色彩斑斓的光晕,很有梦幻的感觉。这是大学时,一个暗恋我好长时间的女孩送给我的,虽然那女孩的相貌不敢恭维,但这只水晶瓶子却陪伴我渡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真的扔到楼下了。”尽管我很担心这个水晶瓶子,但我绝对不相信戴辛妮敢摔我的东西,我心里在冷笑:你吓唬谁呢?

“砰……哗啦……”瓶子碎了,玻璃碎屑四溅,我目瞪口呆。

“再不拿来,我摔你电脑。”戴辛妮走到我的电脑桌前,一手抓住了电脑显示屏。

“不要啊,你先住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大惊失色。

看来我的判断出现了错误。在公司里我就知道戴辛妮很有个性,但想不到她的脾气如此火暴,想想为了一条小内裤把事情搞得无法收拾,我是不是吃饱了撑着?为了不让左邻居右舍听到我赶紧把门关上。

“拿来。”戴辛妮叉腰的样子越来越像母夜叉了。

我投降了,只好从裤兜里掏出了小内裤,并递了过去。

戴辛妮又骂了一句:“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以为我好欺负?真是贱。”俗话说,士可杀不可辱。

“不行,你说内裤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据?”本来已经打算投降的我被这“贱”字激怒了,手刚伸到一半,我又缩了回去。我决定刁难这个貌美如花,但凶悍似泼妇的戴辛妮。

“什么?证据?难道我会上门讨一件别人穿过的内裤吗?你变态就算了,别把别人也想肮脏了。”也许刚才把水晶瓶子摔碎发出的巨响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戴辛妮的声音压低了许多,不过,她说的话依然尖酸刻薄。

我的怒气一点点的增加。

“难说,这么漂亮的内裤男人都喜欢,你是女人,更难免有觊觎之心。嘿嘿,你不把证据拿来,就休想把这条内裤拿回去。”我开始对这个凶悍的女人针锋相对。

“好,李中翰,我把同样颜色的内衣拿来给你看,我让你无话可说。”气极的戴辛妮说完,又一次冲出了我的房间。

看到戴辛妮气恼的样子,我心里有了一丝舒坦,只是看到满地的碎玻璃我又怒火中烧,想了想,我计上心头。

噔噔噔……

戴辛妮的半高跟鞋杂乱无章地敲打着地面,很快,她又从楼上旋风般来到我的房间。手里还拿着另外一件粉红色的东西。

“看到了吧?这是一套的内衣。”戴辛妮展开了手的粉红色的东西。果然是一件薄薄的蕾丝乳罩,同样非常性感,非常诱人。我一看,更是见猎心喜,一种居为己有的强烈心态驱使我要把这套漂亮的内衣夺过来。

“看到了。”我冷冷地说道。

“拿来。”戴辛妮恶狠狠地瞪着我。

“你学过法律么?”我没有把内裤还给戴辛妮,也没有接她的话,我一边关上门,一边反问戴辛妮。

“罗嗦什么?我要回我的东西跟我学法律有什么关系?别浪费时间,我一秒钟也不想站在这里。”戴辛妮很不耐烦。

“根据民法第一百四十六条,辱骂公民属于侵犯人权,现在社会强调人权,你知道么?从你进入我家开始你一共骂了我三次变态,一次贱。你已经属于情节非常严重地侵犯了我的名誉权,隐私权。按照法律规定,你将被处于罚款,和七天之内的警告拘留。”关上门后,我很认真很严肃地开始了我的报复行动。身为一个金融投资策划,我对国家的法律是比较熟悉的,这是我所学的一部分。我相信,戴辛妮一个行政秘书,对法律应该懂不多。

“少拿法律来压我,因为你就是贱,所以就变态,我说的是事实。”戴辛妮还是那么盛气凌人,只是她很专著地回答我的话,让我感到鱼儿上钩了,我暗喜。

“请问,我怎么变态?怎么贱?请戴辛妮小姐说话注意点,现在你已经是第四次说我变态,第二次说我贱了,我们所说的话我已经开始用手机录音了。”我站累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还把手机拿了出来,摆在茶几上。虽然我心中并没有把握蒙骗到戴辛妮,但我严肃的表情和规范的用语一定给戴辛妮的心理造成了压力。

“录……录什么音?哼,我说错了吗?你拿我的内裤做什么?”戴辛妮眼睛有些飘忽闪烁,她开始有点心虚了。

“笑话,我一偷二不抢,我只是在我私人的地方捡到了一条内裤,就冒犯了你戴辛妮?请问,我怎么变态了?我怎么贱了?”我开始冷笑。对于戴辛妮的露怯,我暗叫有戏。

“那我要回内裤你为什么不给?你不给我才骂的。”戴辛妮眼睛紧盯着茶几上的手机。似乎有些忌惮,她说话的声音也不如刚才那么高亢了。

“内裤上又没有写你名字,我怎么知道是你的,直到你拿出了同样的内衣,我才知道。如果你一开始就把内衣给我看,而我又拒绝还内裤给你,那我才有错。

对不对?“我开始有理有据的分析。

“哼,现在你知道内裤是我的,你把内裤还给我就可以了,你罗罗嗦嗦那么多做什么?我明天还要上班的。”戴辛妮不但露怯了,还开始强词夺理。

我心中更是暗喜。

“戴辛妮,你也许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你骂我只是小事,只属于民法。但你摔坏了我的瓶子,那就不同了。根据国家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三款,你蓄意破坏公民财物。伤害公民人身安全。你将被提请刑事诉讼。按照刑法,你将分别被判三年和七年的徒刑,加起来就是十年。”我一字一句,慢条斯理地告诉戴辛妮。

其实这些法律我早已经模糊,至于是多少条,多少款的规定,我简直就是在胡噱。

而且我的手机的录音功能也没有打开。就是打开了也没有用,因为我与戴辛妮之间的距离太远,录音根本就录不了。

但是戴辛妮不知道这一切,她听着我的话后脸色渐渐地凝重,只是她嘴上还是不服输:“乱说,你乱说,我承认摔了你的瓶子,但我怎么伤害你了?”

“嘿嘿,你看我的脚就知道了。”我故意冷笑一声,用手向左腿上的一道伤口指了指。

原来我的脚踝上被碎玻璃划破了一道口子,口子虽然很小,但鲜血已经渗出,一开始我还不注意,等心情一放松,我就感到了一丝刺痛,这才发现被碎玻璃割伤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这点破伤也叫伤害?”轮到戴辛妮感到委屈了。

“也是,这点伤不算什么?但你入屋行凶,入屋破坏财物的性质很恶劣。不过,法官念你是初犯,又是一个女子,估计判刑上也减半,那就是五年,如果加上你父母,律师的求情,估计只有两年的刑期,如果你在监狱表现良好,那么你最多坐半年牢就能出狱。半年时间而已,不怕嘛,很快就过的。”

“你……你别吓人,最多我赔你瓶子,赔你医药费就是了。”戴辛妮脸色都青了,她紧张地拧着手的蕾丝乳罩。在她看来,莫说坐半年牢,就是坐一秒种的牢她也绝对不愿意。

“赔?医药费我就不说了,就说那瓶子,你知道吗?这瓶子是……是我的初恋情人送我的,她……她得血癌,早已经过世了,这瓶子是……是她留给我唯一的纪念,你……你却把这瓶子打碎了……你赔得起吗?”我痛苦的表情,哽咽的语气,把戴辛妮一下子带到了悲凉的气氛当中,我还故意把头拧过一边,那情景就如同电影上男主角强忍着眼泪不掉下来一样。只是我把头拧过去,却是强忍住不笑出来。心里对那个送我瓶子的女同学连说抱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说笑的,你没有血癌,也没死。

空气在凝结,仿佛时光已停止。我这一句口头禅,绝对可以用来形容戴辛妮此时的感受。我眼角的余光发现,戴辛妮无力地坐在了我的电脑前的椅子上。

“你想怎么样?我……我……”戴辛妮紧张地注视着我,她的语气很软,简直就是可怜兮兮的。

“算了,我也不想为难你,看来你也不是故意的,干脆……干脆让110警察来处理吧。”我决定给戴辛妮的心理以致命的一击,我拿起手机,佯装要拨电话。

“哎,哎,别这样,李中翰,我们同事一场……你别这样好嘛?”戴辛妮从椅子上跳起向我飞奔而来,一手夺过了我的电话。

“你还抢手机?”我夸张地瞪大了眼。

“不是,不是的,我求你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这样骂你,我只是这段时间工作很不开心,所以,所以脾气不好。我求你别生气了,最多我赔你钱,好吗?我不知道这瓶子对你那么重要,我想办法找回同一样子的瓶子,你别打电话了,我求你了……”戴辛妮的眼泪已经扑簌扑簌地流了下来,她不再凶悍,不再骄傲,她看上去是那么地楚楚可怜,就是铁石心肠的男人都会被她打动,何况是我?

我的目的达到了,而且超过了预期。

我故意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得对,我们同事一场,我没有必要做那么绝,恩,那我提一个条件,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戴辛妮像鸡叮米似的,猛点头。

“瓶子摔了就摔了,虽然我很伤心,但摔碎了也是天意,也许是上天让我忘记那个初恋情人。你呢,你不必费心去找什么同样的瓶子了,哪怕样子相同,也不是原来那个了,对不对?”

“恩,你说得对。”戴辛妮看起来我说什么她都会点头。

“我也不是变态,我只是留意你很久了,你很漂亮,很吸引我……”我一边说一边观察戴辛妮,我发现她开始脸红了,天啊,她真的很美,越看越美。也许是色胆包天,我接着说道:“但我知道,像我这样身份卑微的男人是配不上你的,所以,我只能暗自喜欢,暗自欣赏你,我也不想有太多的强求,我只想你给我一套内衣,可以吗?”

“内衣?你……你怎么提这个要求?”戴辛妮的脸红到了脖子根。

“不可以吗?”我温柔地问。

“好吧。”戴辛妮想了想,把手中的那件粉红色乳罩递了过来。

“哦,我的意思是你现在身上穿的那套。”戴辛妮那么爽快地把粉红色的乳罩递过来,让我有了得寸进尺的想法,我咬咬牙,决定趁热打铁,虽然荒唐了点,但我总想试一下。

“你……你好过份哦。”戴辛妮吃惊的看着我。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并不生气。

“求你了。”轮到我乞求了,看着戴辛妮犹豫的神情,我内心狂跳,紧张得手心都是汗。我承认,我的手段很卑鄙,很无赖。

“这……这怎么可以呢?”戴辛妮高耸的胸部不停地起伏,她只是在犹豫,并没有坚决地说不行。所以我对得到戴辛妮的贴身内衣充满了信心,我焦急而热
切地看着戴辛妮。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戴辛妮在我灼热的目光下,再次低下了头,她用小到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了一句:“我上洗手间。”说完,她站起来,走进了洗手间。

上洗手间做什么?紧张到尿急?我在纳闷。

等了很久,戴辛妮终于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她飘了我一眼,脸红红的低声说道:“放在洗手间里了。”

“啊,真的?”我兴奋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壁挂上,除了挂着我的毛巾外,一条乳白色的乳罩也静静地悬挂着,我激动地走过去,用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手指间,戴辛妮温暖的体温我依然清晰地感觉到,还没有靠太近,乳罩上的芳香就飘进了我鼻子,那芳香很浓郁,很特别,也许除了香水,沐浴液,汗液外,还有的就是奶香和体香了,那么多的气味搀杂在一起,对我吸引绝对是致命的,我硬了,硬得非常厉害,我第一次感觉到自渎已经不能满足,我很想女人,很想和女人做爱。

走出洗手间,我眼神怪异地看着戴辛妮。

戴辛妮并没有离开我的房间,她拿着扫把正在扫地上的碎玻璃,她的紧身白色衬衣里两颗凸点已经若隐若现,天啊,我血液冲上了大脑。但我还是强忍着欲火走近了戴辛妮。

“嗨”我小声地喊道。

“恩?”其实我不喊,戴辛妮也知道我走近了她身边,她还在扫着玻璃,但我知道,她在注意我,因为她的脖子还是那么潮红。

“我说的是一套,好象缺了一件。”我发现自己不但色,简直就是厚脸皮,厚到了极点。

“我……我改天洗了再给你,现在脏。”戴辛妮突然间就变了,变得温柔婉约,就像一个淑女,原来的骄傲的个性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真怀疑眼前这个美女是不是戴辛妮。

“不,我就想闻你身上的气味,不洗最好。”这句话我一点都不做作,完全是真心话,但我知道,这句话太肉麻了,不过,我已经不在乎了,我现在的胆子比天还大,我什么话都敢说出来。
“改天好不好?”戴辛妮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她胸口急剧起伏,衬衣里的那两颗凸点越来越明显,也许发现了我盯住她的胸口,她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了起来。只是她的眼睛有些水汪汪。

“不行,如果你不会脱我来帮你。”不是我不温柔,也不是我不解风情,只是女人太嬗变,说不定明天她就会变卦。我坚持着,而且越来越大胆。

戴辛妮看了我一眼,咬了咬红唇,无奈地坐到了沙发上,随后撩起了长裙,以很快的速度脱下了内裤。她拿着内裤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你真恶心。”说完,把乳白色的内裤往我身上一扔,转身跑出了房间。

我接住内裤的那一瞬间,整个大脑是空白的,等我缓过神的时候,戴辛妮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了。

捧着手中暖烘烘的内裤,我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因为手中这条内裤快湿透了,尤其中间的那一滩水印上还有了一些分泌,腥臊的气味扑鼻而来,在镂空的蕾丝间竟然还夹着两条卷曲软毛。

我大骂自己是一头蠢猪。然后发疯地冲上六楼C座,摁响了门铃。

里门开了,戴辛妮站在防盗门后看着我,她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有什么事?”“你把门开开。”我就像一头饥肠辘辘饿狼,正在看着即将到手的猎物。

“为什么要把门打开?”戴辛妮居然向我眨了眨眼睛,如电的眼波横扫了我心灵。

“我腿有伤,想找你要创口贴。”这是我想到唯一可行的借口。

“我这里没有创口贴。”戴辛妮故意地靠在门边,她交叉着双腿,轻甩了一下她的秀发,还故意挺了挺胸部。

我又一次如遭电击,心中大吼:这不是诱惑么?这不是故意刺激我么?天啊,她怎么能这样?

“跟你说了那么久,你总给我一杯水喝吧?”我绞尽脑汁,就是想骗戴辛妮把门打开,我心里发誓,只要门一打开,我就……我就……

“那不行,你渴就回家去,放心,你家那么近,保证你不会被渴死。”我看得出戴辛妮忍住笑。

隔着一扇门,就隔着一扇防盗门,我居然无计可施,我懊恼地问:“进你家坐坐总可以吧?”“不行,我这里从来没有男人进来过。何况……何况你太危险了。”戴辛妮一边梳理着她的秀发,一边耐心地和我周旋。

“我危险?刚才你在我家我也没对你怎么样嘛。”我连忙辩解。

“那是因为你还有些顾虑,现在就不同,现在你什么都敢,所以……所以你现在很危险,幸好我在你变得很危险之前逃走了。”戴辛妮终于笑了,她吃吃地笑,得意地笑,她看我的眼神就好象在看一个笨蛋。

我茫然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次我真服了。

那一夜晚,我无法入眠。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早一点动手,早一点进攻,我是不是已经抱得美人归了呢?

我悔极了,肠子都悔青了。

我不断骂自己是一个笨蛋,超级的那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