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萝莉女友

前言
会和「思言」认识,完全是意外,某一天某个晚上打错电话,就这样聊起来了。第一次见面只有吃饭,我心里就知道她还蛮喜欢我的。
先介绍一下思言:
刚从高职毕业两三个月,151公分、43公斤、C罩杯,还蛮可爱的,完全就像小朋友一样。那时她已经在服装店工作,高职时她交过一个男友,不过听她说只有接吻而已;我175公分、略胖,退伍后在台中县某大学念书,住附近的学生宿舍。
(为了确定年龄,我还借机看了一下她的身分证,残害国家幼苗的事我可不会做。)
我特别喜欢个子不高的女生,个人癖好啦!接吻和做爱时看到对方垫脚尖的样子,就会特别兴奋;正常位做爱时,还可以把对方的头抱在胸口,然后顶她。
相信有做过的网友就知道了。
(一)第一次的经验
(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的事情)
「喂,思言吗?明天你放假,我刚好没课,要不要一起去玩啊?」「好啊,要去哪玩?」
「我也不知道耶!台中你比较熟,还是先来我家我们再讨论看看。」「好啊!」
(女生千万不要单独进入男生的房间唷!)
隔天,她一进门,我马上抱住她:「思言,我好想你喔!」「嗯~~」
「那你想我吗?」
「嗯~~」
下一步当然是接吻啦!
「不要这样啦,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耶!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啊?」我看着她的眼睛:「你愿意当我的女友吗?」
她腼腆的点头了:「嗯~~」
我知道第一次一定要慢,慢慢寻找、开发她的性感带,这样才能让她喜欢性爱,未来才方便调教。
床上
我慢慢地亲吻她的嘴唇,柔柔的感觉,双手摸着发稍、缓慢地顺着头发往下摸,一遍又一遍,舌尖攻进她的嘴唇,寻找另一个舌尖来结合;缓缓舔着她的左耳,左手顺着她的右耳绕着圈,有时轻柔、有时伸进耳洞,右手找着那对头灯,C罩杯的大小刚好一手几乎可以掌握,柔柔的又有弹性;脖子,用舌头慢慢的舔着,嘴唇缓缓的吸着,她小朋友般的声音在我耳边绕着:「啊……不要啦,那里会痒,啊……」
双手已经伸进衣服里,戳揉着那对头灯,有时缓慢有时用力,再用拇指、食指夹住那对乳头(我快受不了了),直接把她的衣服往上翻,粉红色的头灯有种精虫溢脑的感觉。吸着那对乳头,用舌尖在那画圆圈,轻轻咬着它,双手帮她把衣服脱掉,然后往下攻略。
「啊……不要摸那里啦!有点脏……啊……」
「怎么会脏?你身上每个地方我都喜欢,等下还会亲『那里』唷!而且如果你爱我的话,你也要喜欢我那里唷!」
「嗯~~」
脱掉她的长裙和内裤,也把我的衣物脱光。
「有看过男生这里吗?」继续吸着乳头,慢慢抚摸她的妹妹和大腿。
「嗯~~」( 难道以前有过?)
「你和前男友不是只有接吻而已吗?」
「对啊!是和高职的女同学一起躲起来看A片的。」(原来啊!)「你好湿喔!」
「讨厌啦~~啊……」
舌尖挑逗阴蒂,用力吻着、吸着,双手对着奶或大腿抚摸。(口交花了好多时间。)
牵着她的手来摸我的家伙:「摸摸看啊,你也要学着摸唷!」「讨厌~~我不会啦!啊……好硬喔!」
不知过了多久,我开始用「那根」来挑逗她的「妹妹」。
「啊……」
「我可以进去了吗?」
「嗯……」
龟头缓慢的进去,然后用力一顶……
「啊……啊……」
「你皱眉的样子好可爱喔!痛喔?我先不动喔!」(好紧!)「嗯……」
「和你结合在一起,好棒喔!有没有感觉我在你里面啊?」「嗯……」
「嗯什么?」
「有感觉你在我里面啦!讨厌鬼……」
「我的什么在你里面啊?」
「你那根啊!」
「为何我那根会在你里面?」
「嗯……因为我爱你!」
「(微笑)嗯,我也爱你!」
拥吻……
缓慢地全进全出。
「舒服吗?还痛吗?」
「嗯……比较不痛了。」
「嗯什么啊?」
「嗯……舒服啦!讨厌鬼~~啊……」
九浅一深的开始,深的那一下要停留几秒。
「嗯……嗯……嗯……嗯……嗯……嗯……啊……」「你好湿喔,床单都有你的水耶!」
「啊……你是讨厌鬼啦!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开始快进快出。
「思言,说『你爱我』。」
「啊……我……爱……你……啊……我……爱……你……啊……」「说你喜欢被我干。」
「啊……我喜欢被你干……我一辈子都要被你干……啊……啊……快点……快点干我啦……啊……」
深入。
「你说的喔!要一辈子都我干喔!」
「嗯……」
「那你应该要叫我什么啊?」
「老公……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继续快进快出。
「老婆,头抬起来,看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嗯……」
「看到什么了?」
「嗯……看到我们结合在一起。」
「除了这个呢?」
「看到你在爱我……看到你在干我啦!快点……啊……啊……好大啊!」深入。
「老婆,有点想射了耶!想要我射在哪里啊?」「嗯~~我不知道啦!」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你的第一次,可以射进去吗?等下再去买避孕药好了。」
「嗯……好……」
……
「啊……啊……啊……快点……快点……啊……」「我要射了……啊……」
「啊……啊……」
「有没有感觉啊?」
「嗯……」
「什么感觉啊?」
「你的爱都在我里面的感觉啊!」
拥吻……
(待续)
===================================事后的抚摸也是很重要,不过在这里就略过了。
床单上淡淡的血迹,让我的脸上挂着三条线 (懒得清理,但不清理又不行)。
(二)电爱
「老婆~~你今天有没有想我啊?」电话中。
「有啊~~」娇娇的声音百听不厌。
「你有上『台湾Kiss』看我要你看的文章吗?」当初还没有四合院。
「有啦!我问你喔,你喜欢我被别人看、跟别人做喔?」「没有啦!我怎么舍得你这样,我那么爱你,只是想象啊!增加一点情趣,在做爱的时候,我超喜欢你讲一些淫荡的话。而且如果发生的话,我会在旁边保护你的。」
女友小小声甜蜜地回答:「嗯嗯~~」
「那你看文章的时候有湿吗?」
「讨厌鬼,有啦!」(「讨厌鬼」是她的口头禅,很嗲很酥的声音。)「为什么会湿啊?」
「因为想你啊!」
哈哈!我的心里在窃笑:「我的弟弟现在也在想你耶!可以叫给我听吗?」「叫什么啊?」
「我想听你叫春啦!就是我们做爱的时候你发出的声音啊!」「我不会啦!讨厌鬼~~」
「先去把门锁起来,我再来教你唷!」
「锁起来了……可是我妈的房间在隔壁耶!」
「没关系,小声一点就好了。我想听你叫,想射出来给你。」「好啦!好啦~~」
「老婆~~你喜欢我粗鲁地干你,还是温柔地干你啊?」「只要老公喜欢,我都喜欢。」
「我喜欢粗鲁的唷!」
「嗯~~」
「先把裤子脱掉,我要看你的妹妹。」
「嗯~~」
「妹妹湿了吗?」
「嗯~~」
「都还没摸就湿了啊?什么时候开始湿的啊?」「听到老公的声音就开始湿了啊!讨厌鬼~~」「先用右手摸一下妹妹,手指还不能放进去喔!」「嗯……嗯……老公……妹妹好湿喔……」
「食指先慢慢放进去,左手去摸胸部喔!」
「啊……」
「慢慢抽出来再放进去……越来越快喔!」
「啊……啊……老公有没有在想我啊……啊……好舒服喔」「有啊!最想你了~~我现在在打手枪,要射了再跟你讲喔!」「嗯嗯……啊……最爱你了……啊……以后都要叫给你听……啊……」「你最听话了,把中指也插进去吧!」
「啊……好粗……老公……快一点……啊……」「手机放在妹妹旁边,我要听听声音。」
「嗯……啊……」
『滋……滋……滋……』好会流口水的阴道。哈~~「老公……我还要……用力一点干我……啊……」「喜不喜欢让别人来看我干你啊?」
「好啊……啊……让他们知道我有多爱你……我有多淫荡……啊……」「如果他们受不了要来干你呢?」
「不要,我只给老公你一个人干……啊……快点……啊……」「嗯,你的妹妹只能给我一个人干喔~~如果他们要干你的嘴巴呢?」「好啊……我要吃他们的弟弟……让他们干嘴巴……啊……因为老公会在旁边保护我……啊……他们好多人喔……好硬……啊……老公再快一点干我……我还要……啊……有人偷摸我的胸部……啊……好舒服喔……」「没关系,让他们摸,让他们羡慕我有这么可爱的老婆。」「嗯……他们摸得好用力喔~~老公……我快受不了了……啊……」「他们要射了,你要让他们射在哪里啊?」
「啊……我要吃……我要吃他们的精液……啊……老公……啊……他们射好多喔……啊……有人射到乳头上面了……啊……好热……」「要吸干净喔~~我最喜欢看你吃精液的样子了!」「嗯……好多啊……好爽……老公……再快一点……我要看你射给我……」「嗯嗯~~再放一根手指头进去,我快要射了,你要我射在哪里?」「啊……老公喜欢射在哪里……都可以……啊……好粗……快点啊……」「那我要射在你的妹妹里喔!脚打开一点。」
「嗯……射进来……快点射进来……我最喜欢你射进来了……」「啊……射了……」男生射精短暂的高潮。
「呵呵……要不要老婆帮你吸干净啊……」
「呵呵~~等见面说到要做到喔!我先去清理了。」「嗯~~」
「小宝贝,最爱你了!以后没见面时,每天都要叫给我听喔!」「好啦……讨厌鬼……」
「那早点睡吧!晚安!」
(待续)
===================================后记:
原本要写暴露的,却写到电爱了。
我跟女友就这样几乎每天最少一次电爱,手机费花超凶的。不过也因为这样,只要想到我,她就湿了。哈~~
到目前为止都是真实经验,文章书写还不是很流畅,感觉上太多「」,有点分不清楚谁在说话,我会再参考其它大大的作品。
(三)简单的公园暴露
***********************************前言:
思言是个个子不高、身材不错、笑起来很甜的女生。
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个性,虽然我喜欢暴露女友,可是我并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不爱做的事,所以很多事我都会事先询问女友的意见,例如:看色文、看A片etc。女友是自己喜欢的人,当然会尊重她的意愿,文中有时会出现我询问女友的看法,大部份思言都很配合我,这也是我特别喜欢她的缘故。
***********************************电话中……
「老公……我明天放假,你要带我去哪里玩啊?」「我们每次都是在我的房间里『玩』啊……哈哈……还是你要……换个场地『玩』?」(带点双关,哈哈!)
「讨厌鬼!……每次我们都在室内,出去外面走一走好不好啊?老公……而且我最近买了新衣服喔!你看到一定会喜欢的,明天穿给你看。」「真的吗?」(眼睛为之一亮)
「嗯啊……」
「那我们去附近的都会公园走走好了,怎样?」「好啊!」女友高兴的道。
「十点买早餐给我吃喔!顺便叫我起床。」(交往开始是我买早餐给她,现在变成她买给我,这就是人生啊(茶)!)
************隔早
「懒猪!起来吃早餐了……」女友轻轻的摇着我。
「啊!你来了啊……」睁眼一看,长发过肩的女友穿着深咖啡色的吊带裙,裙子快到膝盖,内加一件白色短T,上衣有几片花瓣,真是超乎我的想象。
(还以为是:露肩低胸短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啊!)女友看到我有点失望的表情,说:「漂亮吗?你不喜欢对不对?」「漂亮、漂亮啦!……穿在你身上的衣服都比不上你漂亮。懂吗?我的小宝贝。」顺便轻轻吻了女友一下。
「可是你刚刚好像有点失望耶!」思言突然抓起我的右手……「哪有啊!我只是愣了一下,才发现今天你怎么那么可爱!」(人要懂得说话,特别是男人。)
思言抓着我的右手往她的胸上摸去,「哇!你没穿啊?」我现在可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耶!睡意完全醒了,两眼寻找那对头灯。
「就说过你会喜欢的啊,讨厌鬼!好摸吗?」女友害羞的道。
靠!只靠一件白色短T,自己骑车来找我,又去买早餐给我吃……(身体某个地方慢慢变硬了……)
「永远都很好摸啊……你没有被发现啊?」
「讨厌鬼,看你笑成这个样子!楼下早餐店的老板一直在偷瞄我,还找机会跟我聊天;还有……刚刚上来,过楼梯的时候,遇到一个男生,不小心被他的手臂擦到了,然后……他就一直看着我,害我脸都红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左手往女友的裙下摸去,「啊……你有穿内裤啊!不是应该一起没穿的吗?呵呵!」
「想得美啦!讨厌鬼……吃你的早餐吧!吃完我们赶快出门,不然就快中午了,很热耶!」
「好、好……遵命!老婆大人。」
早餐就这样在一边摸,一边吃之下结束了。
************下楼……准备骑机车去都会公园……
「老公,今天换我载你喔!」
「为什么?你刚拿到驾照还不到一年耶!太危险了,不行!」(小女友才刚满十八,再说,女友是来爱护的啊!)
「没关系啦!都会公园才十几分钟就到了……而且,你在后面也可以保护我啊!求求你啦!老公~~」
「好啦、好啦……」(还是对撒娇没辄)
一上路,当然是搂着可爱女友的小蛮腰啦,顺便握一握她那有弹性的C罩杯奶。耶!……我又发现一件事了,原来,手可以伸进去吊带裙里!原来,这就是女友的心意!
「老婆,我知道你为何要载我了,我摸看看喔……耶!怎么那么多水啊?」我的手已经伸进内裤,和小穴共处了。
「啊……还不就是你刚刚吃早餐乱摸我,所以妹妹才那么湿……啊!轻一点啦……讨厌鬼!」(思言真的很容易就湿了)
两只手指帮女友热身,还好路很大,也没啥车。
哇!停红灯了……
「讨厌鬼……旁边有人啦……不要那么快……我会叫出来的……」「好好,老婆说的都好……」(不管她,一样的速度,一样的好心情)停在隔壁的这个年轻人好像注意到了,我只好停下来不动,不过,以手的位置,应该猜得出来我的手放在女友的小穴上。
绿灯了,那个年轻人居然对我比起大拇指。
「老婆,穿着内裤很难插耶!手指都会卡到……脱掉好不好?」「啊……好啊!可是没地方的……」女友也开始慢慢放荡了。
「前面那里高速公路的高架桥下啊,有个很大的阴影处……那里好不好?」(各位色友,我指的不是路边草丛,而是路旁,大马路上的最边边!)「啊……好啊!你帮我看看有没有车子过来。」「好。」
女友就这样马上骑到高架桥下,下车、把内裤脱下……(靠!粉红色的小裤裤,脱到一半还会卡到左脚!哈哈,今天真是赚到了!)突然,一个老伯伯骑着台机车过去,看了我们一眼……(因为我们停在路边很突兀)
「啊!」女友差一点跌倒。(唉,跌倒说不定还可以看到小穴,真可惜!)「讨厌鬼!不是叫你注意车子吗?」女友有点小生气的说。
「好啦、好啦……车子那么快,我怎么注意得了啊!来,乖!亲一个唷!」(在路边『喇基』加上摸胸,体内男性赫尔蒙直线上升……)「讨厌鬼……下次要多帮我注意啊!不然不理你了~~」「好啦、好啦……走吧!」(还有下次耶,真是期待……)就这样,大太阳,没有云的中午,我们到了都会公园……(色友一定会很好奇,为何我会挑大热天的中午到都会公园?都会公园离我的学校很近,我早就去过了,只有一个原因,中午几乎没啥人!哈哈……)「老公……很热耶~~」
「对啊!看你,都流汗了。你的乳头好明显喔!哈哈……」「讨厌鬼……那我们还要逛都会公园吗?」
「来了当然还是逛逛啊!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嗯嗯……」
(有去过台中都会公园的网友就知道了,公园中间有个很像日晷的东西,在我看来长得像阴茎,特别是头的部份,超像龟头……哈哈!有空请各位自己去见识见识。)
「老婆,你看,那个像什么啊?」
「啊?……好像你的弟弟喔!怎么会摆在公园里啊?是艺术品吗?」思言天真的回答。
「哈……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艺术品,我只知道我现在要……」(后面略。静音)
「要啥?我听不清楚啦!」
轻轻的,到她耳朵旁说:「要干你!」
「讨厌鬼!又没有地方……怎么做啊?」
拉着女友到旁边类似昆虫区的地方,三面有墙,只有一面是空的,不过,三面墙上有几个小窗。
「就在这里……我要直接干你!」
「嗯……」女友主动蹲下来,脱下我的裤子,轻轻含住龟头,用舌头缓慢地绕圈,慢慢套弄阴茎……(不愧是花了半年调教的成果,一切自动化,哈!)拉起女友的上衣,露出那白嫩的奶,用力抓去,捏着乳头,我也快受不了了。
「嗯嗯……老公……好大喔!滋滋……」
「好了,趴在墙上!我受不了了……」
「嗯……」思言慢慢站起来,两个白皙奶就这样上、下跳动,很听话的趴在墙上,转头看着我:「老公……快点进来……我要……」我有点瞪她:「是这样说的吗?」
「啊?……老公……请干我……我已经准备好被你干了……」「嗯,这才乖!」
不需要前戏,女友小穴已经很湿了,我唯一会做的就是——用力地干她!
「啊……好爽……老公……我最喜欢你干我了……啊……啊……」(之前有说过,我特别喜欢站着从后面干她,扶着她的腰,看着她垫起脚淫叫,上、下甩动的两颗奶,还有这野外的环境,就算满身汗,也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爽!」)
(突然有脚步声,是我听错了吗?!)
「啊……老公……不要停啊……我的妹妹很痒……帮我止痒啊……不然我要找别人干我了喔……」
「哈……好啊!我早就想跟别人一起干你了!」「啊……我最喜欢被干了……我要找很多人一起干我!我要帮他们口交……吃他们的精液……老公……快点……啊……」
(耶,脚步声好像又没有了,是我听错了吗?)不过,女友真是越来越了解我了,知道讲这些来满足我。
(野外还是不太安全,早点做完早点回去好了。)「老婆,我快一点喔!早点射出来早点回去喔……」「嗯……快点……啊……射进来!射到我的妹妹里……我要帮你生小孩……啊……」
「我射到妹妹里,那别人要射到哪里啊?」
「啊……他们只能射到我的嘴巴里和身上……我会帮他们吸干净……妹妹只给老公一个人射……啊……快点……用力干我……」「可是……我想看妹妹被别人射,可不可以啊?」「啊?……好!只要老公高兴……啊……让他们也射进来!我的小穴……要装很多人的精液……啊……还要……快……啊……」「嗯……射了……」
「啊……好烫!啊……老公……我爱你!」
「我也爱你!小宝贝。」
拥吻……
吻后,女友主动蹲下,又吸起我的弟弟……(因为之前一起看A片,思言问我:为何里面的女生在做爱前后都会帮男生口交,我说:这样男生会很爽,而且做爱前后帮男生口交,比较干净,也是种礼貌。哈哈……)整理好衣物,走出三面墙,突然看到一个老伯坐在附近……(我只好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了,当作没看到吧!)
回程,还是女友载我,不一样的路程,改走小路回去。途中经过一个军营,看到两个站哨的卫兵,想起我以前当兵的辛苦,就……「啊……讨厌鬼!干嘛?这样很难骑车耶!」
「一下子就好了,只是突然想看看可爱老婆的奶……好好摸喔!」「要摸可以伸进去摸啊,不用整个衣服拉起来吧!啊……不要摸了啦!不然我又要湿了……」
「呵呵……好啦、好啦……」
(调皮一下,顺便劳军!哈哈……)
(待续)
===================================后记:
本来想要一天一篇,不过下礼拜要去环岛,可能会隔很久。
我和思言只有第二次做爱有戴过套子,因为不习惯和不喜欢,所以以后都没戴。
这次写作应该有比较进步一点。
(四)女友家中的激情
***********************************前言:
「思言」——我女友,高职毕业没多久就在服装店工作了,类似板桥车站附近的」埃玛特」。服务业真的很辛苦,有时候女友要负责开店,早上十点就要开始上班,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大部份的时间都是用站的,薪水当然不高。
女友住家里,家管严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在她放假时才能一起出去玩。今天的故事当然也是她放假的那天发生的。
***********************************「伯母您好,我是来找思言的……」
「啊?你就是她的男友啊!你坐一下,她还在睡觉,我去叫她。」(中部标准的透天厝——一进门是客厅,后面是厨房兼饭厅。很多老人家第一次看到我,都会觉得我很「古意」,哈……)「你等一下,她马上就下来了!我要去菜市场一下,你们自己出去玩喔!」(她妈真是热情客气,哈……)
「讨厌鬼!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啊?」
「想你啊!所以就早点出门了。」
(靠!「萝莉」果然是穿小朋友的睡衣:一件长袍白色睡衣,上面还有小丸子的图案,……看我等下怎么把你脱下来!耶!两颗奶还会晃动……)「老婆,你里面又没穿啊?」小小声问道。
「对啊,哪有人睡觉在穿胸罩的啦?……讨厌鬼!只会注意人家那里……吃饭没?要不要我做早餐给你吃?」
「哇,你会做早餐啊?真是看不出来。」
「呵呵,简单的法国土司啦!冰箱还有牛奶,要不要啊?」()就这样,我们进了厨房……温柔地看着老婆打蛋、温牛奶……真是莫名的幸福!忍不住从后面搂着她……
「老婆,我好幸福喔,可以吃到你煮的东西。」「呵呵……手不要再往上摸了,楼上还有人啦!」「不是都去上班了吗?」
「嗯,还有一个弟弟在楼上啦!他放暑假,等下才会出门去帮我爸做事。」「喔!可是我好想要喔!你看……」(把女友的手抓过来摸)「讨厌鬼!……怎么硬了?!」
(隔着衣服摸着女友那对奶,好像比伸进去摸还爽!哈……手掌轻轻滑过乳头,手掌摊开做圆周运动,绕啊绕……舌头攻击后颈……女友也该湿了吧?)「不管啦!我要你现在帮我口交!」(稍微用力压女友的肩膀,要让她蹲下去。)
「不要啦!老公,你听话啦!等下吃完早餐去你那,要怎样都可以啊……」「一下下就好了!老婆,求求你啦!我知道你最疼我了……」(男人精虫溢脑,可是会兽性大发的)我主动把自己的裤子拉下,露出雄伟的男根,把女友的手牵过来,套弄它……
「好啦!受不了你耶……」
整个男根被温暖的空气包住,我由上往下看这个女人,轻轻抚摸她的脸颊、耳朵,一个湿湿软软的东西在我龟头上绕——是女友的舌头!舔着龟头上那条隙缝……突然吐出男根,把两颗睾丸含在嘴哩,手不停地套弄阴茎……「老公,你好硬喔!是想要干我了吗?」
(靠!一边口交还要说淫荡的话,我受不了了!……要化被动为主动!)两手紧抓女友的头,用力的插下去,一下、一下,都是深入,一阵阵的快感和强暴的画面在脑里浮现……
「……」
女友用力一推,「咳……咳……咳……你等一下啦……很难受耶……」停下的同时,把女友从地上拉起来,把她往饭桌上推,双手迅速伸进女友睡衣里,硬扯下内裤,抓起女友的右脚,让内裤脱落……「啊,你干什么啦?……啊……会跌倒啦!」
「老婆,脚打开,我要干你!」
「不行啦!等下我弟下楼看到怎么办?你不是说只有口交吗?」拉起女友睡衣,强壮的男根往屁股钻去;思言还是很不愿意地扭动臀部,企图站直身体,不让我得逞。
「老婆,你不要乱动啦……我答应你,做快一点,不然,你弟看到我们这个样子也不好吧?求求你啦,一次就好了!」
「好吧!」女友想了想,慢慢不反抗了。
「啊……太用力了啦……讨厌鬼!啊……」
「老婆,你的妹妹怎么那么湿啊?早就想要了吧?」「讨厌鬼,快点干我啦!啊……不然我弟……会看到……」「小笨蛋,你会不会叫得太大声了啊?……乖乖趴好!小声点,叫给我听就好了!」
「嗯嗯……好!啊……老公……啊……」
在女友家的饭桌上做爱,握着女友的小蛮腰,不时隔着衣服摸那对奶,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捏爆它』、『用力』……往前一看,原来我和女友都面对着厨房的门!耶……门外有个影子在晃动!
「老婆,我们到客厅的沙发上做爱……好不好?」「啊?不行啦!隔壁的阿姨……可能会来……串门子……啊……」「那更好啊!我最喜欢让别人看我干你了。」
「不要……啦!啊……好硬!再快一点……」
用力一抽,把女友转过身来,抱住她,顺便脱掉小丸子睡衣。
「啊?!啊……干嘛……换姿势?啊……老公……快一点啦……」「脚要夹住我的腰,不然……会掉下去喔!」
(这就是我喜欢个子不高女生的另一个原因,可以和A片一样抱起来干。一边走一边干,虽然很累,也维持不了多久,还好思言不胖,除了胸部重了点……耶!刚刚门外的影子怎么不见了?)
「啊……你要去哪里啊?啊……」
(思言只要暴露或是紧张,小穴就会特别夹紧,真是爽啊!)把女友往沙发一丢,抱着女友的头,死命地冲刺……偷偷用眼睛的余光往楼梯的地方看,靠!
怎么有半张脸在楼梯边?那应该是思言的弟弟吧?
「啊……太快了啦!啊……啊……我要……高潮了!啊……」「老婆,你弟在楼梯旁……偷看喔!」我突然放慢速度,在耳边小声告诉女友。
「啊?!不要……啊……」思言开始挣扎。(我当然不管她,把女友整个抱住,努力冲向终点……)
「啊……不要……那么快,啊……我要高潮了啦!啊……啊……」「我要射了!」
「射进来……老公……射进来……快……啊……让我弟弟……看看……我有多……淫荡……啊……快……快点射进来!啊……」「射了!嗯……」
「啊……」
(余光再瞄过去,果然不见了!)
「呼……讨厌鬼!快点起来啦!还插着干嘛?快起来,我帮你吸干净啦!不然……我妈回来就糟了!耶!你不是说……我弟在看吗?怎么没有?」「刚刚骗你的啦!我没看到你弟。」(当然要这么说,避免她们尴尬)「你唷,最坏了!还好是假的……还不起来!你要害我被骂啊?」抽出……又看到女友贴心地帮我口交,努力地吸着阴茎上残余的精液……真是可爱!
(待续)
===================================后记:
当天和女友做完,整个人就累了,一起回我那睡觉休息,下午才又跑出去看电影。在电影院当然又是「情色绵绵」啦,有空再写出来。
台风,没办法去环岛,只好留下来打字。希望明天天气可以好点。至于上篇帮我整理版面的大大,大部份格式我都延用了,再一次感谢您。
(五)不能出声的快感
***********************************前言:
这次的故事跟「思言」比较没有关系,介绍另一个出场人物:筱佩——前女友,交往了八年才分手,也是萝莉型,154㎝、34D或E、49㎏,淡淡咖啡色的小脸,大大的眼睛,皮肤超好,国中认识到现在都没啥变,比「思言」略胖了点。筱佩现在有男友,是个可怜的流浪教师。
***********************************电话中……
「老婆,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礼拜六有个朋友要来我这边过夜。」(和女友对话中)
「是喔!谁啊?为什么会突然来找你啊?」
「就是部队一个很要好的学弟小坤啊!你也见过面的;太久没见了,所以才上来找我玩。」
「喔!好吧!」(有点失望的声音)
「所以我礼拜六晚上,你睡觉前就不能陪你聊天啰!」「喔!好吧!那我礼拜天在打电话给你。」
「嗯。」
************礼拜六晚上八点,台中车站附近,空气还是一样的糟。()筱佩慢慢从车站走出来,淡蓝色衬衫,灰色A字裙,咖啡色格子侧肩背包,俏丽的马尾,多了一份动感。
「好久不见啊!……肚子饿吗?要吃东西?还是要先去我那?」(半年多没见了)
「我吃饱了,回你那吧,要早点休息。」
「嗯。」
牵起筱佩的手,慢慢走向公车站牌。(她的手还是一样小、一样的软,时间好像不会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公交车上人不多,我知道过了「朝马」站,人就会变少,选了一个后排座位,让筱佩坐在靠窗的地方,筱佩把背包放在大腿上,坐下后……
「……你的手在干嘛啊?我要告诉你的小女友喔!……」(「思言」小我六岁)
「裙子的质料不错啊!……没关系啦!后面又没人……你男友知道你来找我吗?」(慢慢把裙子往上掀起,黝黑的肤色,还是一样的光滑,轻轻的由膝盖上往大腿滑去,整个手掌放在大腿上,手指或轻点,或抚摸,寻找大腿内侧另一片大陆。)
「怎么可能让他知道!只是跟他说:要借住台中朋友家考试。嗯……你的小女友知道我要来找你吗?嗯……你会不会摸得太过份了啊……拿出来啦!」(筱佩抓住我放纵的右手)
「呵呵!会太过份吗?还好吧,以前我们也这样啊!我跟女友说部队学弟来找我玩……手拿开啦!不然别人看到的话,就很明显知道我们在干嘛了!……你跟男友最近过的怎样了?」
「最近还好啦!有时候会吵架,他老是觉得我心里还有你。嗯……不要再摸了好不好?」
「嗯嗯……吵架很正常啦!哪个情侣不吵架的,心情不好的话,我可以陪你啊!放轻松一点……不要把事情看的太严重了。」「嗯……这个我也知道啊……不要再摸了啦……你在摸哪里啊!……」慢慢离开大腿内侧,轻轻摸着筱佩的内裤,食指、中指在内裤上交互滑动,往小穴的位置滑去……定位——食指与中指先在内裤上作慢跑状,轻轻的、慢慢的加快速度……换成中指贴在内裤小穴的位置上,缓慢绕着大圆、小圆……往圆心靠拢,时而往小穴中心用力一压,再不停地绕圆……「舒服吗?……你湿了喔!呵呵……」
「嗯……那么久没见,你怎么还是这样……啊……你再这样……我要回台南了……」
「好啦、好啦,再三分钟就好了……你稍微站起来一下。」「嗯!干嘛要我……站起来?」
(利用筱佩起来的一瞬间,把内裤稍微往下拉,中指钻了进去……)「啊……你!……停下来啦……啊……」
(果然很湿!坐着只有一个坏处:中指只能进去一半,要整只进去,可能会被车上的人发现……没办法了,只能再把食指放进去)两只手指规律的抽插,看着筱佩想叫又不能叫的表情,身体某个地方逐渐挺直……「啊……你怎么……用两只手指!啊……不是说三分钟吗?啊……快抽出来啦……」
「呵呵,你还没回答我『舒不舒服、爽不爽』啊?不然我怎么能抽出来!」「吼!舒服啦……都那么湿了……啊……不要再进去了,快抽出来啦……」「好吧,说到做到!」(整个右手离开筱佩的裙子,伸到后面搂着她的腰)「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这样玩?这次我是来考试,顺便找你叙旧的,不可以再乱来喔!」筱佩趁机稍微站起来,把内裤拉好,整理了一下裙子。
坐下的同时,我右手钻进筱佩衬衫的领口里,用力捏她的大奶,利用刚刚湿湿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夹着她的乳头。
「啊……你又要干什么了啦?!」
「没有啊,下面摸完换上面,总不能下面回忆过了漏了上面吧!呵呵……」「啊……不要啦!我这样……会没力……啊……」抽出右手,把筱佩的衬衫往上翻,淡黄色的内衣还带蕾丝花边。(靠!半年没见,这对奶好像越来越大了!隔着内衣称一下重量,一手无法掌握的快感啊,爽!)用力一翻,淡粉色的乳头和淡巧克力色的乳晕,外加这乳牛般的胸部,这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吗?哈,我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吸……)
「啊……你、还、要、多、久、啦!我、快、受、不、了、了、啊……」「等下陪我洗澡我就不弄了,怎样?」
「好……啦!啊……」
(收回一切动作,看着筱佩整理衣服;看着窗外,该下车了,哈!)************「……你住六楼怎么没有电梯啊?很喘耶!」
「我怎么知道你身体那么虚……快到了,剩几步而已。」进门,关门,拥抱。
「筱佩,我好想你喔!和他相处得不好的话,可以回来找我啊!你知道的,我心里还有你……」
「嗯……我和他没有那么糟啦,还没有要分手……你还有小女友呢,不要太花心了!」
「花心也只对你啊!」
拥吻。
(筱佩的嘴唇小小的、软软柔柔的,是我亲过的最好亲的女生。)互相寻找对方的舌头,交缠、吸吮着她的口水,双手轻揉她的胸部,慢慢拉起她的衬衫,解开胸罩,往下直接伸进内裤,捏着筱佩的翘臀,好圆、好滑……(我喜欢有点肉的女生,摸起来或是干起来特别赏心悦目,就像是筱佩这种,如果还能加上思言的淫荡,那就更好了!)
「你……又要……干嘛了?!」
在她耳边轻轻说:「干你!」
她像是不会反抗般让我脱掉了全身的衣服,推倒在床上,双手不费力地拨开她的双腿,我埋进她的大腿间,拜访那久未见面的小穴——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小穴,大阴唇不大,小小的两片,拨开后,里面像是粉红色的洞窟一般,随着呼吸,一开、一闭的摆动……忍不住舔了一下,舌头滑过的瞬间,筱佩娇声叫了一下……(很湿!水没什么味道,甚至有点淡淡的香味)「筱佩,我可以干你吗?」
「嗯……」
我坐起,龟头在隙缝中摩擦,一上、一下,带着她淫荡的水,挑逗着她……「啊……不要再弄了啦……快点进来……快点进来干我啦……」深入,规则而缓慢地抽插……温柔地看着筱佩的双眼……我又和她结合在一起了!
「啊……啊……啊……啊……好大!啊……」
手机突然响起。(靠!十点半多了,女友下班打电话来查勤。要接吗?)「……你有电话……不接吗?先停一下啦……啊……」「好吧……」腰部还是继续缓慢的抽插。
「喂……老公……你在干嘛啊?今天有没有想我啊?」思言可爱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有想你啦!……我正和学弟看电影,不要吵我们喔!乖!」「看什么电影啊?你们不会是在看A片吧?」
(靠!猜得这么准。)
「对啊!刚好学弟说很久没看A片了,要挑几片回台南看。」「真的假的?那我要听声音!」
(靠!去哪里生A片的声音给你听啊,计算机又没开机。)「那有什么好听的,你叫得比较好听啦!」
「不管,不管,不给我听就表示你心里有鬼!」(好吧!没办法了。和筱佩对望了一眼)
「你等一下喔,我把喇叭开大声一点……」
「啊……啊……慢点!慢点啦……啊……好爽!你还是……跟以前一样……那么会……干我……啊……啊……」
「怎么会是国语的?你不是都看日本的吗?」
「呼……这片比较经典啦!先等一下喔……」(把筱佩翻过来)「啊……老公,我……爱……你!还是……你干得……最爽!啊……啊……还要!快……啊……」
「好吧,那不吵你们了……记得早点睡喔!老公晚安。」「好,晚安!」(你老公——我,正在骑别的女人啦!)「啊……她……已经挂……掉了?慢……点啦……啊……好爽……啊……」手机又响起,这次是筱佩的。
「停……啦……我要接……电话!啊……啊……他打……电话来……」(好吧,速度只好放慢,等她接起来之后再来好了!呵呵……)「喂……(用力一顶)……啊……没事……没事……你怎么还没睡啊?……我朋友啊,她睡了啊……(再用力一顶)……啊……(呵呵,瞪我也没用,这个时候最爽了,冲刺吧!)……啊……没事,有蚊子在叮我……(靠!把我的屌比喻成蚊子叮)……没别的事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面试,啊……(真刺激,好爽啊!快射了!小小声问问她,看要射在哪里好了)……嗯……没……那是电视的声音……(不理我?那就中出吧!哈……)嗯嗯,你也早点睡……晚安……」「啊……你……要干死我啊?!快……啊……啊……还是你干的……最爽!
啊……我要……高潮了!啊……啊……你怎么射在里面?!」「呵呵,我刚刚有问过你喔!」
「吼……刚刚在讲电话啊!有了怎么办?去买药啦!」「明天再买吧,72个小时内都有效啊!晚一点再来一次吧……」。
===================================。
后记:
睡不着,又写了一篇。我没有劈腿喔!顶多是一夜情,哈……这篇大部份也是真实情形,每隔一、两年,我和筱佩都会来个几场友谊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