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到炮友

运气不错,应聘的时候正赶上国内运输业红火,被一个维修配件厂招聘了。
后来市政府统一整顿,安排我们这种配件厂搬迁到乡下继续生产,我们虽说不愿意,但还是服从安排。
新单位距离市内竟有五十公里,别说公交车,连长途车都没有。
也幸亏我已经买车,每天还能开车上下班,但每天上下班在路上的时间就要超过三小时。
后来又在附近农村里和两同事合租了个平房,懒得回家的时候就在这睡。
与我合租的两个同事是一对情侣,男的叫林立,女的叫菲菲,因为经常蹭我车回市里,关系也算不错。
故事就是从这开始……
那天因为林立买了房子,要办房产过户什么的就请假没上班,下班的时候只有我和菲菲一起开车回到市内。
路上聊着天,也没感觉无聊,但菲菲的一句话勾起了我的心思。
“白哥,你平常看黄片嘛?”菲菲问道。
我听着一愣,孤男寡女的上来就讨论黄片?这么明显的信号我也听出来了。
说实话,平常我根本就没关注过菲菲,毕竟她已经有对象了,而且也不算是漂亮的值得关注的女生。
“看啊,怎么你想看?我手机上就有。”说着我把手机打开小电影后递了过去。
“别闹,我就是问问,不是想看。”菲菲虽然拒绝,但手还是接过我的手机看了起来。
“都是成年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帮她辩解道。
从她结果手机的时候我就知道,今晚肯定有收获,索性放慢车速,慢慢的向市内开去。
菲菲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得入迷,连我故意走错路都没有察觉,任由我开着。
我转头看着副驾,菲菲虽然长得不咋地,但胸部却是硕大,这时候被安全带一勒,更是凸显本色,看得我鸡巴已经硬的不行。
“要不今晚会陈疃村吧。”我不着痕迹的说道。
谁都不是傻子,这时候我说回陈疃村菲菲也明白我的意思,轻声嗯了一下后,我把车掉了个头往回开去。
至于今晚会发生什么,傻子都知道。
一路上菲菲一直盯着屏幕,而我也没管超没超速,一路风驰电掣,就为了把身旁的少女压在身下狠狠地发泄一通。
回到陈疃村,我把车停好,示意菲菲下车,之后一看座位,已经被淫水浸透了巴掌大的地方,我心中暗喜,迅速锁上车拉着她走近屋里。
一关房门,我匆匆把门一锁,立马抱着菲菲压在墙上,亲吻着她的嘴。
菲菲牙关一松任由我的舌头攻城略地,之后也开始慢慢回应。
农村小院的走廊有些脏,我也没多留,引着她进了正屋,一进屋我就掀掉了她的T恤,露出了黄色的乳罩。
“唔……唔……”菲菲虽然配合着我的动作,但却报复似的也给我脱了上衣。
我也没着急继续让她的奶子解放,嘴唇一路向下,亲到了她的脖子。
“嗯……不……不要……”菲菲低声呻吟着。
在菲菲仅剩语言的抵抗下,她被我剥成了赤裸的羔羊。
我们相互抚摸着对方,在菲菲迷离的眼神下,我把她抱到了案机上,轻轻分开她的双腿,把头埋到她的裆下。
“嗯……嗯……”
菲菲可能没接触过这种特殊的服务,身体一阵扭动,但随着我舌头的深入,她则开始慢慢享受。
感受着她双腿更加用力的加紧我的头部,我伸出一只手开始进攻她的胸部,硕大的奶子一只手难以覆盖。
“哦……嗯……哦……”菲菲扭动着身体不断躲避着我舌头的进攻,却没想到扭动的时候更加的配合着我的舌头。
“别……肏我……肏我吧……来啊……”
在我的进攻下,菲菲终于忍不住开始求我进入正题,而我的鸡巴这时也涨的难受,没有丝毫的怜惜,狠狠地刺入她的小屄。
“啊……疼……慢……慢点……哦……”
我也没想到菲菲这种非处的小屄能这么紧,正好让我好好享受。
随着我抽插动作的展开,菲菲也逐渐适应,更加疯狂的释放性欲,叫床的声音也更加高亢。
“哦……哦……用力……”
“干烂……我的骚屄……干……哦……”
“亚麻带……亚麻带……”
我从没想到过那个人前可爱活泼的鹿璐竟然这么骚,更没想到过她的小屄竟然这么紧。
抽插了十几分钟,我在菲菲的淫叫中射在了她阴道最底层。
一直等到一股股的精液完全排净,我这才恋恋不舍的拔出鸡巴,仔细打量着她赤裸的娇躯,我暗暗后悔。
当年菲菲和林立搞对象还是我撮合的呢,当时怎么没发现鹿璐的身材这么好,蜂腰肥臀,胸部硕大,而且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少妇气质,真是瞎了狗眼。
当年也是嫌她不够漂亮,但哪怕是炮友呢,真是最大的失误,白白便宜了林立当了两年的猪。
菲菲这时还伏在案机上喘着粗气,我也没寻思太多,直接公主抱,把她抱进了她和林立的房间。
在林立的床上给他戴绿帽,狠狠地蹂躏他的女朋友,怎么想着想着我又硬了呢。
说干就干,也没管菲菲恢没恢复,又把她压在身下,趁着她的小屄还没干燥,我的鸡巴再次捅了进去。
“哦……等……等……别……”菲菲欲拒还迎的抵抗了两下后,又开始闭眼享受着我的鞭挞。
这次她也适应了我较粗的鸡巴,没在喊疼,而是专心享受。
而我第二次比第一次时间长的多,菲菲最后被我整的实在没劲了,原本高亢的声音逐渐降低,最后只剩下哼哼的呻吟。
直到四十多分钟后,我才又射了一次。
而我身下的菲菲已经开始翻了白眼,等我射完后直接闭眼睡了过去。
我已经近一月没做过爱,正憋的难受,菲菲主动送上门给我发泄一番,射过两次之后果然神清气爽。
我赤身裸体的走到厨房烧了两瓶热水,之后又做了点简单的晚餐,等着睡醒的菲菲一起吃点补充体力,毕竟这才不到六点,还有一晚上要战斗呢。
菲菲可能是真的累坏了,睡了两个小时才醒,和我匆匆的吃过点已经凉了的晚餐后就嚷嚷着要洗澡。
呵,热水都准备好了,就等你说这话了。
这平房能洗澡的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院子里,另一个就是厕所,但厕所没有下水道,蓄水式厕所夏天能臭死个人,平常是顾忌对方在,也没办法,只能在厕所,这时候哪还顾忌这么许多,直接在院子里开始洗澡。
从井里打桶水,兑上一暖瓶开水,水不凉就能用毛巾带着水往身上泼。
菲菲蹲着享受着我的服务,温水淋在身上,把刚才剧烈运动出的汗全部冲走,我拿着毛巾搓洗着她光滑的后背,之后又转到她面前,示意她站起来。
结果菲菲像是定住了一样,呆呆的看着我的鸡巴。
“这……这么大……”菲菲喃喃自语道。
“不大你能爽的飞起。”我自豪的说道。
“你……流氓!”菲菲含羞的啐了一口,但双眼还是盯着不从移开。
我向前一小步,把鸡巴凑到她眼前。
“来,给爷舔舔。”
我也只是想开个玩笑,但没想到菲菲斜了我一眼后竟然真的给我含了进去。
她温润的小舌头不断包裹着我的鸡巴,在配合着她吞吞吐吐的前后移动,更是让我爽的不行。
只是她的牙齿偶尔触碰着我的鸡巴才让我知道,她也不是个口活老手。
这么好的尤物,真是便宜林立这混蛋了。
我的鸡巴在她温暖的口腔中坚挺,直到她感觉到口齿酸麻后我才示意她趴到墙边,撅起了肥硕而挺翘的屁股。
她的淫水早就已经泛滥,这时候我的刺入没有任何阻碍,她眉头一皱,我的鸡巴已经齐根而入。
“嗯……嗯……”
这是在院子里,四周小路较多,菲菲也生怕被路过的人听到,只能强忍着不敢大声呻吟。
我也配合着菲菲的叫声,生怕因为我动作幅度的加大而被人发现,毕竟偷情这事我俩谁也不想公开。
轻柔的动作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我和菲菲才一同高潮。
虽说没有刚才那种狂风暴雨的爽快,但这种露天的做爱却是我俩第一次经历,心里的刺激不比身体上来的轻,以至于后来我俩都爱上了这种露天打炮,更发展到经常半夜趁着林立睡着,我俩跑到屋外昏暗的小路旁寻求刺激。
做完爱后又再次开始洗澡,互相淋水的时候不免又动手动脚,以至于刚刚洗完澡后又回到房间里开始战斗。
“嗯……用力……”
“亚麻带、亚麻带……”
“干……死宝宝吧……干我……肏我……”
菲菲的叫声总是深深的刺激着我,一次又一次的把精液射到她的小屄深处,第二天早晨起床后才感觉,我的腰部已经酸疼的厉害,而菲菲更是浑身散架一般。
因为单位上班较晚,我俩又睡了个回笼觉之后才起床上班,我扶着腰,菲菲却神采奕奕。
果然,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从那晚之后,菲菲看我的眼神就像是随时要把我吃了,我昨晚知道林立了肾虚的毛病比较厉害,菲菲也被我开发的食髓知味,炮友的关系算是确定了下来。
但昨晚菲菲跟我说林立是她第一个男人后,我更是用力的要肏烂她这个烂屄,真是便宜林立这个王八蛋了。
第二天林立还是请假,我俩非常默契的换了个眼神后,各自给家里搪塞了理由,再次回到陈疃村。
一进房门就扒光了对方的衣服,发泄似的又干了两炮,菲菲吃过金毓婷后,又在我的胯下挨了两炮。
干别人的女朋友还不用戴套,真是刺激。
等林立下次插进菲菲小屄的时候发现是大海涮拖把的时候,也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第三天林立回来上班的时候,菲菲没来由的对着林立发了一通大火,估计是生气林立耽误她在我的鸡巴上享受,而林立忍气吞声的不反驳,只是默默承受。
又过了几天,菲菲借口说林立睡眠不好,给他开了些安眠药,原本一次一片,被菲菲狠心的加到了一次两片,熟睡的林立再也管不了我和鹿璐在他旁边肆无忌惮的做爱。
菲菲趴在床边,撅着屁股承受着我的鸡巴,而我们正对着熟睡的林立,呼噜震天响,但他却万万没想到他的女朋友、未来的老婆,竟然在承接我的子孙。
“哦……哦……”
“好大……干死我……”
“干烂了……”
“干破了……啊……”
菲菲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非常明显,我不着痕迹的把手机打开录音,录取着菲菲淫荡的叫声。
后来我不经意间在林立面前打开,吓得我一身冷汗,但林立根本就没察觉那是菲菲的声音,只是评判着女主角真是个骚货。
可能是菲菲在他面前总保持着那个淑女一般的矜持吧。
菲菲知道我录音后也没生气,反而配合着我录了一段一百多分钟的高清视频,把她身上的细节录的分毫毕现,在镜头下的她可爱开朗,做爱时疯狂妖娆,一直是我最宝贵的珍藏。
一年后菲菲和林立结婚,结婚现场看着她俩恩爱的模样我不禁暗笑,林立还被菲菲蒙在鼓里,趁着林立被他朋友拉住喝酒,我偷偷跑到新娘更衣室肏了一顿穿着婚纱的菲菲。
刚刚提上裤子整理好着装,伴娘敲门进来,看我俩的眼神不太对,伴娘也没深究,谁让她是菲菲花钱雇来的呢。
从那之后我俩做爱都比较克制,一直带着避孕套防止让林立喜当爹,后来菲菲怀孕,这才抛开避孕套不用。
林立因为菲菲怀孕不敢动她,但菲菲这种性欲高的女人怎么能忍得住,一过三个月危险期,菲菲就不断找机会和我幽会,而我也默契的控制动作,经常用精液浇灌着林立的闺女。
菲菲的肚子在我眼前一天天的变大,乳晕也渐渐扩张,直到临近预产期,菲菲这才老实在家等待生产。
而我也有幸在菲菲身上感受到了从少女到少妇,再到熟女的过程。
除了身体的变化外,一成不变的还是菲菲那欲求不满的骚屄。
她生完孩子后仅仅两个多月,又按捺不住开始联系我,因为我也新买了房子,和她密会的地方选在了我家。
一进门,还没等我关门,菲菲便已经贴到我的身上,嘟着小嘴开始索吻。
“等……别让邻居看见。”我回避着说道。
也得亏是新房,邻居们都没入住,我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家约炮。
“嘿嘿……人家想你了嘛。”菲菲撒娇道。
菲菲对我的感情非常畸形,她从没喜欢过我,却非常喜欢和我做爱。
她也主动给我介绍过她的小姐妹跟我相亲,还经她努力促成了一次。
交往过一阵后和那女生实在不对脾气,也就狠心散了。
那时我和菲菲的关系却是停了一阵,后来她跟我说,只要我有对象,除非我约她,否则她绝不主动联系我。
这么善解人意的炮友,还有什么可说的,打炮的时候多出力吧。
我伸手把菲菲拽进怀里,直接便对嘴亲了上去,舌头不断的在她舌头上缠绕。
菲菲生产前后这三四个月,我是真的憋坏了,这时候她主动送上门,不给她肏肿了我都算是对不起她。
一阵拥吻中我们互相脱着对方衣服,直到都一丝不挂这才满意。
我的大手在她身上不断游走,感受了一会她生产后微微发胖的身材,我这才把她抱起放在床上。
我这时候才抽空观察了菲菲的裸体,硕大的奶子这时候被奶水一撑,更是巨大,奶头乳晕变得漆黑,经过我刚才的揉捏,这时候已经挂上了白色的奶水。
腰也变得粗了,但还算是可接受范围,小腹上也多了一道剖腹产的伤疤。
当时林立家要求顺产,但菲菲知道顺产之后阴道会松弛,也就要求了剖腹产。
“来啊……来肏我!肏死我……肏我的烂屄。”菲菲还没等我进入正题就开始急不可耐的呻吟道。
“来,爹今天肏死你这个烂货破鞋!”我狠狠地说道。
我们的淫声浪语此起彼伏,每当我用最下流淫贱的话骂她的时候,她总是能更加助兴,这也成了我们做爱的习惯。
我没着急捅进她的阴道,而是用鸡巴在她大阴唇上不断磨蹭着,上身则趴在她身上不断地吻着她的脖子和锁骨。
和她打炮也有几年了,她身上的敏感区估计我比林立还熟,在经过我前戏的不断努力后,菲菲越发忍受不住性欲,见我迟迟不动手,狠心把我往侧面一推,让我倒在她的身旁。
而她则趁机直接骑在我身上,扶着粗大的鸡巴插入小屄,然后狠狠向下一坐。
“哦……”她一声舒爽的呻吟,像极了瘾君子犯病的时候吸入了毒品。
“哦……干我……干烂我的……我的……”
“干烂我的……骚屄……”
“哦……噢……”
菲菲还在上下活动,我的手已经攀上了她的双乳,轻轻揉捏下,她的乳房开始不断分泌乳汁,湿了我一手。
之后我双手在她后背一拉,让她趴到我身上,她的奶头正好对准了我的嘴。
随着我的吸允,菲菲更像是得到了发泄似的,叫床的声音逐渐变大。
“哦……哦……”
“用力……啊……用力干我啊……”
一阵疾呼后,菲菲的阴精喷到我的龟头上,我一阵哆嗦后也缴枪投降。
“呼……呼……”菲菲浑身大汗的趴在我身上大喘着粗气。
“怎么性欲这么高啊,憋了多久啦?”我问道。
“还说呢,上次联系你还说没空,让我多忍了半个月。”菲菲说着给我瞥了个白眼。
“哈哈,我那不是怕你没恢复嘛。”我应付道。
“切,你还不是嫌我胖啊。”菲菲鄙夷地说道。
“没没没,真没有,你现在这肉感也挺好。”
“这还差不多,我报了个瑜伽班,后天就开始上课了,我要赶紧减肥。”
“嗯,减减吧。”
“你还说你不是嫌我胖!”菲菲怒气冲冲的说道。
其实让女人不生气的办法有好多,比如在钱上征服她,再比如在做爱上征服她。
我也没回嘴,直接把菲菲压在身下,占了口唾沫润滑了下她的阴道,之后挺枪直接刺了进去。
“噗……啪啪啪……”
随着我动作幅度的加强,菲菲也开始放开束缚的大声回应我。
“啊……啊……破了……”
“干破了……哦!哦……”
“干烂我……我的……骚屄……”
我的抽插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这才把滚烫的精液射在她的小屄深处。
之后乏力的菲菲强撑着用嘴给我把鸡巴上的淫液清理干净,这才安静的躺在我身旁睡了过去。
看她熟睡的模样,我知道她这几个月就没睡过一个好觉,刚刚睡着就会被孩子吵醒,我也没吵她,去厨房烧了点开水等着她醒后下点方便面。
等她醒来已经下午一点多,吃过方便面后,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但孩子在家也办法,只能回去照顾。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