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收集录

(1)、谁摸了总经理老婆

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宴请为项目出过大力的政府官员们,夫妇两一早就到了酒店,总经理西装革领、皮鞋程亮,总经理夫人时尚暴露,一颦一笑透出万种风情。俩人站在酒店大门前,毕恭毕敬地迎进政府各有关部门的男女官员。

宴席上山珍海味应有尽有,洋酒名酒饮之不绝。酒过三巡,高潮方起,红男绿女推杯换盏,调侃欢笑。正在觥筹交错的兴头中,包厢的灯突然全黑了,瞬间静如坟墓,剎时又欢笑声如海啸。

老总高叫:“小姐!灯为什么黑了?”

话音刚落,一声凄厉的怪叫划破笑海的欢浪:“呀—!谁?谁摸我?”

灯亮了,老总看见自己年轻的太太站着温怒地巡视着人群,老总赶紧小声叫住太太:“莫吵、莫吵,快坐下、快坐下。”

太太温顺地坐到老总身边,依旧是含情脉脉百媚生。

席终人散,两人回到家,老总急切地问:“摸你那里了?能知道是谁摸你吗?”

太太不高兴地回道:“摸哪里!还能摸哪里,你是男人想都想得到!”

“哪里?到底是哪里?抓得重不重?”

“哼!看来你也是趁火打劫的老手了,同你讲,不要让我抓住!有权有钱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吃什么干醋,问你正经事你又扯远了。说,到底摸哪了?”

太太“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就是在奶子上抓了一把,他手快我的手更快,一下撸下了就他的金戒子。”

说完从胸前的乳罩里摸出个金戒子,在手心中掂掂,接着说:“好重的戒子,起码有二十克!到底是当官的,戴的东西都与众不同。”

“给我看看。”老总接过戒子在台灯下细细一看,苦笑起来:“人心不足蛇吞象哦!这人怎么能这样?得了钱还欺负我老婆!”

“他是谁?你知道他是谁?都是你结交的狐朋狗友!”

“这个戒子是我送给市建委主任的,有二十八克重!怎会不知道是谁!”

两口子都沉默了,好一会,老总开口了:

“算了,你又没丢掉一块肉,戒子归你,你占大便宜了。你呀!以后出席这种场合,穿多点,别太露,太性感,让男人想入非非!”



(2)、提高品位

市里某经济效益很还的一家公司,年近五十的董事长要换秘书,他好不容易打发了追随十年的秘书,其主要原因是形象老化于公司有损。

他找到全市一家时名的企业策划公司,极为诚恳的聘请了三位高级经济师和一位大学教授为考试专家,请他们在众多的应试者中选定新秘书。

在一间庄重简朴的办公室里,上头坐着三位特聘的专家和董事长,正中一张椅子,门旁一张小办公桌后坐着办公室主任,由他安排考员的进出:“第一位!”

一个面容姣好,只是略显清瘦的女孩走近来,轻轻的带上门,不慌不忙地坐在中间的椅子上。

专家问:“一加一等于多少?”

她不假思索地答道:“等于二。”

董事长看了看主任,主任忙叫:“下一位!”

第二位进来的女孩高挑的个,剪女式男发,穿着干净利索,显得精明强干。

专家问同一个问题:“一加一等于多少?”

她想了一会说:“等于三或大于三。”

这次没让董事长看他,主任就叫道:“下一位!”

第三个女孩走了进来,她丰满性感,裸露得体的穿着让董事长眼睛一亮。她袅袅婷婷地走到椅子旁,扶起椅背一角,用一只椅子腿原地转了个三百度,放平坐下,正好与董事长对面而视。

专家还是问同一个问题:“一加一等于多少?”

她嫣然一笑,挺了挺丰腴的前胸,款款回答说:“等于二,也等于三或大于三。”

专家就三个女孩的表现对董事长说:“经过测试,我们一致认为第一个女孩中规中距,进退举止得体,适合秘书工作的条件;第二个女孩似乎有联象力,却只想到人类的繁衍;第三个女孩虽有二者的答案,却过于圆滑,攻关倒是把好手。所以,第一个女孩可以担任秘书工作。你就聘她吧。”

董事长答道:“不,该聘第三个臀部丰满,乳房高耸的女孩。”

三个专家面面相觑,木然了半天,才不解的问:“那您请我们来干什么呢?”

“提高品位,提高本企业的品位,你们懂吗?!”

.(3)、小节

局长今年刚四十,在这个大局的历史上他是中年得志的唯一标志,不免有点忘乎所以,人缘吗?就可想而知了。

今天中午,他小憩片刻后就掭着日益见福的肚子优哉游哉地进入办公大楼,昂首阔步,目不邪视,从传达室一路进来,人们的交头接耳和过多的异样目光,他都只当做大家对他的敬畏。

“局长的前门没关(裤子的拉链没拉上),他里面穿着大红花的内裤。”这条新闻不到十分钟就传遍了十层大楼的每间办公室。

还时不时有几个不怕事的小青年找各种借口去局长身边,落实新闻的可信度。

几个副局长见了,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你总是颐指气使的,这回你自己去凉快吧!”都装作没看见。

党委书记见了,心里高兴:“总以为自己了不起,这么低级的笑话只有你能出!”又生怕自己喜形于色,引起局长的警觉而去关上那扇门,真的,多开一分钟就多出一分钟的洋像。他匆匆应酬了二句就提醒说:“X局长,二级机构的会还等你讲话呢,快去!”

局长依旧掭着略大的肚子,敞开着前门,登台慷慨激昂地发表一通如何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演说,又如凯旋的将军走出大礼堂。

跟着他的秘书好多次趁人们不注意时拉他的衣袖,每次都被他瞪了回去。只好默不作声,远远地跟着。

局长走进一楼大厅,下午五点半了,大厅里走动的人越来越多,X局长依旧是一副旁若无人、高深莫测的架式。

“爷爷,爷爷,看伯伯穿开挡裤,还是花裤子,同我的一样,羞!羞!羞!”一个稚嫩的童声在高叫,刚过五十的行政处处长两岁多的孙子指着X局长的裤裆势无忌惮的开怀大笑。

所有的目光齐集在X局长身上。

第二天,本局资格最老、能力一流、兢兢业业的老行政处处长内退了,原因吗,您自己去想。



(4、)乘电梯

某局长来到五星级酒家,他大腹便便、昂首阔步地走过大堂,来到电梯门前,伸出胖嘟嘟的手指要去按电钮,一只无比纤美的手指稍后一步来按电钮,正巧按在局长胖手指尖上,他侧头一看,右边一个美女朝他羞怯地“咯咯……”一笑。

这时左边也传来银铃盘的轻轻笑声。

局长又朝左边一瞧,左边一个美女大大方方的朝他嫣然一笑。

电梯门开了,他们几乎是相拥着进了电梯,俩美女一左一右,将前胸紧贴在他的手臂肘上,时不时还挤压一下,局长的感觉好极了,他被陶醉了,微闭双眼,享受着这廉价的温柔。

十八层比往常快多了,瞬间就到了,电梯门开之际,局长若有所失地朝左右看看,俩美女依就是冲他嫣然一笑。

他出了电梯,走进预定好的会议室,今天召开的是局精神文明建设和美化局本部环境的专题会议。

他一坐下,下意识地摸摸衣兜,钱包不见了,装有五千元人民币的意大利真皮钱包不翼而飞了,他清楚钱包的归宿,心痛不已,他的心痛不是区区五千元钱,而是那个意大利鳄鱼皮钱包,什么时候再去意大利啊!

与会的人都到齐了,主持会议的副局长请他讲话,稀稀啦啦的掌声把他从幽怨中拉了回来,他看看大家,一声长叹,无奈而感慨地、文不对题地说:

“同志们呐!千万要记住,作风问题的背后就是经济问题呀!”

. (5)、富二代的恋爱遭遇



? ? 正月间,相交五十年的老朋友,躲开各自家庭的琐事,相约到市郊的农家乐。



? ? 数月不见,自然是一番亲热景象。大家早早地围坐在大圆桌旁,先是茶,后是酒,觥筹交错间天南地北地海聊起来,从天上到地下、从远古到未来、从宫廷到农家……,书上的、网上的、道听途说的……,高雅的、幽默的、粗俗的……大家都是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生怕难博听者一笑。



? ? 先是老胜说:



? ? “我们这一代人最不抵,过苦日子饿得个半死,参加工作图表现累得个半死,左一个运动又一个运动又折腾得半死,青春贡献了,壮年牺牲了,一辈子直到退休拿哒咯鹅毛筒子钱,饿不死你、冻不死你。现在社会开放,什么都有了,世间的好东西、时髦的东西到这时候就只有看看、听听的份!



? ? 讲一这首社会上流传的打油诗給你们听:‘爹娘给我一支枪,一生只打老地方,改革开放形势好,可怜枪里没子弹。’”



? ? “哈哈哈,你这个老东西,就你讲得出这种无聊的诗!”众人一阵大笑。



? ? 再就是老茂说了个富二代恋爱遭遇的故事:



? ? “某市一个依山畔水的别墅区,一幢带游泳池的豪华住宅里,住着这个城市几乎是家喻户晓、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喆哥’,他原本是个地方政府官员,官虽不大,却也掌控着一方土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看准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机会和自己是多年官场经营起来的人脉,于是毅然地辞官下海,夫妻两个做起了生意,生意越做越大,涉足地产、制造等各个领域,终成大气候,不久前还当选为市政协常务委员,市企业家协会主席。



? ? 然而最让市民羡慕的是,他有一个年近半百却风韵犹存漂亮能干的老婆和一个刚大学毕业的英俊儿子,他的家总显得那么的和谐,这么有钱的老板居然没有换个老婆,这在当今成功人士群里实属罕见,乃凤毛麟角之绝好男人。



? ? 儿子也绝对是个好儿子,大学四年里埋头读书,且又安分守纪,从未结交过异性、谈过恋爱,以致一出大学校门就屏弃了一切,如饥似渴地满天下寻找、结交女朋友。



? ? 一天,儿子异常兴奋地向父亲说起他新交的女友:



? ? ‘许燕年方二十,美丽非凡,高一分嫌矮、矮一分嫌高,不胖不瘦又特显性感,真的爱死个人了!’幸福之色溢于言表。



? ? ‘喆哥’听后,沉默了半天问:‘哪个许燕?她家住哪里?’



? ? 儿子说:‘她家住在城东郊世纪花园,房子虽不大,却总是整理得井井有条。’



? ? ‘喆哥’脸一沉,断然说:‘不行,坚决不行!另外去谈一个再说。’



? ? 儿子垂头丧气了好多天,十天后他又眉飞色舞地向父亲介绍起新找的女友:



? ? ‘爸爸,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又交了个女友,她虽不如前女友漂亮,却是别有一番情趣,十九岁,卫校大专生,她娇小玲珑,活泼可爱,只要同她在一起人就不知什么叫愁!我厉害吧,爸。’



? ? ‘喆哥’问:‘她叫什么?家住哪里?’



? ? ‘啊,对不起,是我忘了说,她叫钱锦凤,住城南公寓。’



? ? ‘喆哥’脸色一变,坚决地说:‘不行,这个也不行!’



? ?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 ? ‘不行就是不行!别问为什么,我不同意是有道理的。’



? ? ‘我不,你不讲清楚我就要和她谈。’儿子也是一口的坚决。



? ? ‘莫争,你翅膀还冒长硬,我说不行你就得照办,不然我断了你的经济来源。’



? ? 儿子顿时像阉了的公鸡,耷拉个头走了。



? ? 半个月后,儿子又像得胜还朝的将军,有点忘形地对父亲说:



? ? ‘爸爸,我又谈了一个,她长得像电影明星翁虹,叫柴来第,十八岁,住在县城里的翠平小区六栋东门401房。这回你总该同意了吧。’



? ? 谁知‘喆哥’仍旧是脸一沉,断然坚决地说:



? ? ‘不行,还是坚决不能同意。’



? ? 这次该儿子发难了:‘你有病啊!是不是要我一辈子打单身,一个不行、两个不行、三个还是不行,你到底是为什么啊?’



? ? ‘儿子,我不同意是有充分理由的,听话吧,你还年轻,慢慢的找吧。’



? ? ‘不,这次你不讲情不同意的理由,我坚决同她谈下去直到结婚!’



? ? ‘喆哥’语塞了,低着头沉思了好久好久,终于他抬起头,看着儿子那双愤怒而期待的目光,长舒了口气,缓缓地说:‘儿子,话到这里我也只有实说了,尼莫大惊小怪,也莫恨我,你同她们三个是兄妹,她们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兄妹怎么能结婚呢?’



? ? 儿子顿时木了、焉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一夜里翻来覆去,彻夜难眠,气愤、痛苦折磨得他要发疯,直到天快大亮时他才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



? ?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后传来母亲的关切话音:



? ? ‘儿子,都快正午了,你饿不饿?’



? ? ‘妈妈,你进来吧,我太痛苦了!想同你聊聊。’



? ? 于是儿子如泣如诉地向妈妈陈述了自己这三次的恋爱经历,末了说:‘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谈过爱,想不到第一次的青春萌动竟全部惨遭覆没,而且还是被自己的父亲扼杀的。’



? ? 妈妈耐心地听完儿子的诉说,没有丝毫的愤怒,只是淡淡的一笑,然后神色凝重地对儿子说:



? ? ‘为了你的幸福,我也实话实说吧,你不是你爸的儿子,你同她们三个人没有血缘关系,你爱谁就只管谈,先莫同你爸说,到时候有我做主。’”



? ? “哈哈哈……”,震得房梁都颤抖起来。“妙妙,妙就妙在你不是你爸的儿子!”……



? ? 这种和谐里的混乱、道貌岸然下的肮脏交易不说也罢。



? ? 笑了一阵后,换了个话题。



? ? 老黄说:



? ? “笑话无处不在,往往笑话大都是普通人创造出来的。



? ? 我原来工作的单位有个老书记,最喜欢在大会上作报告,体制改革后,厂长成了一把手,书记的失落感不小,因此就养成无论是什么会议,他都要讲一通话。一天厂工会主席召集全厂班组长会议,布置计划生育工作,工会主席刚布置完工作,他赶紧抢过话筒,大声说:



? ? ‘同志们,耐点烦,我只讲十分钟。这个、这个我该从何处开始讲呢?’



? ? 话音一落,下面有人大声回答:‘那您就从第九分钟讲起吧!’



? ? 台上台下一阵大笑,书记的兴头随之消失了,会也就散了。”



? ? 其实是害怕老书记没玩没了的唠叨,一句无心的话,细细想想,话里的确内含着许多的机智、诙谐,真的是好笑话。





(6)、县长的幽默



? ? 县里的常务工作会议结束了,县长和几个部局长们一起吃饭庆祝,一杯酒下肚,部局长们便开始了那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的恭维:



? ? “县长,我们从未见过尊夫人,今天能不能让我们一赌芳容?请她赏个脸,让我们陪她吃个饭。”大家都知道县长的千金刚考上大学去了省城,只有夫人一人在家。



? ? 县长面露难色,迟疑了片刻说:“算了吧。”



? ? “别、别,县长还是来一个与民同乐吧!”大家是七咀八舌,恭谦而热情。有个局长自高奋勇的说:“我去请,一定把她接来。”



? ? “啊!难怪您不到四十就当上十强县首县的县长,肯定是有个贤内助。”



? ? “诸葛亮不就是有个才高八斗的夫人吗!?”



? ? “不,县长夫人一定是要学问有学问,要风度有风度。”



? ? ……



? ? 县长无奈地说:“不是我不让老婆出来,是她有老又丑,怕污染了大家的眼睛,怕影响了大家的食欲。”又一本正经的说:“你们有所不知,我们是大学同学,当年结婚时,大家都笑我找了一个‘老娘’呢!”



? ? 一时,大家都尴尬的你望着我,我看着你,半天蹦出一句话:



? ? “县长的高风亮节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 ? “哈、哈、哈……,不就是娶了个丑夫人吗!别人看了恶心,我到哪都放心,这样的老婆不好吗!再说,眼一闭什么不都是一样的吗?心中有花处处花嘛!



? ? 好,言归正传,不就是要助兴吗?我打个电话让胡蓉秘书来,怎样?那胡蓉可是县花呀!不过,你们可都要规矩点,喝喝酒、助助兴可以,千万莫动手动脚,谁要不规矩,莫怪我不客气。”



? ? “那是,谁都知道县长是怜香惜玉的人,放心吧,我们会象爱护国宝一样地爱护她。把她毫发无损的还给您。”



? ? “哈哈哈……。”一阵会心的、开心的大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