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娜的快感

春燕报晓,柳绿桃红,这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季节,夕阳西沉,一阵阵和风,柔软的吹在人们身上,万物有了生气,这个时间是一年当中最美的时候。

娜娜自拍 av花枝招展的装扮,一条短短的热裤,由後看去,那圆圆的屁股几乎有一半是露出外面的,胸前的一对乳房,挺得高高的,显示得那麽富有弹性,走起路来,两只乳房不断的上下摆动着,身上的香水昧,散发出诱人气息,使人着迷。

娜娜走到兰香家门口,按了门铃,里头走进一位男士∶「是谁呀?」「我是娜娜,兰香的同学,请你开门!」来开门的是她家的司机,年纪二十三、四岁,高个子,英俊的脸挂「是娜娜小姐,请进,兰香小姐在房里。」「谢谢!」娜娜是兰香家的常客,几乎天天在家报到一次,所以就直接的走向兰香房间去。

兰香自拍 外流的门是关着的,娜娜随手推开了,兰香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身上穿着件英色短袖衬衫,一条白色的迷你裙,衬衫领口开得低低的,一对大肥的奶子,有一半都露出视线,一见娜娜来了,赶紧就拉着她,叫她跟自己一起坐沙发上,聊了起来。

「兰香,你干嘛老在房里?」

「外面好热呀!在房里吹吹冷气,多好罗!」

「你呀!一天到晚就知享受。」

「人嘛!就是要懂得享受,不会享受?其笨如牛。」「娜娜!你跟王民进展如何?」「没怎麽样,坦白讲,他只亲过我,连摸不敢的他。」「真差劲,你是死人啊!为什麽不主动点?你总不一辈子都当处女吧!」兰香和娜娜谈了不少话,娜娜总拿不出一个决心来,兰香看时间已超过十一点,夜也静了。

「娜娜!你今天留下来陪你好了!我们好好谈谈。」「好是好,今天晚上,没人陪你!」「累了一天,没有兴趣,改天再玩。」「你说弄那种事叫玩?」「是呀!这有什麽希奇?」

「好了!我不回家也该打电话免家人操心。」

「你自己去打,我来放洗澡水。」

娜娜打完电话回到房里,兰香拿了件睡衣给她,自已也接着脱下衣裙,两只特大奶子也没穿奶罩,摇摆幌动。

「娜娜快脱衣服,一块儿洗澡!」

「跟你一起洗?」

「你怕什麽?我下面又没有那根东西,跟你一样又不能玩。」「你说娜娜也脱得光光的,奶罩取下,细嫩的奶子和兰香比起来,略为小一点,可是也很有诱惑力,兰香的奶头是紫红色的,奶嘴突出的较大,却只有一粒小豆子般的大,奶头是鲜红色的。这两个少女嘻嘻哈哈的跑进浴室准备洗澡。

「娜娜成人视频,我们两个洗鸳鸯澡,对不对?」

兰香坐在浴缸里,娜娜也跳进了浴缸。

「是呀!我们洗的是冤枉浴。」

「你这小鬼,胡说什麽?你有什麽冤枉?」

「因为在家洗过一次,现在又要陪,岂不冤枉!」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兰香,你下面的阴毛好多,又黑又长的一大片,我没那麽多,只有一点长在下面。」「娜娜,站起来我看看。」娜娜起来让兰香看,并让她摸了几下。

「没吃过鸡巴的小嫩屄,差不多是这样。」

「你以前是不是这样?奶头有这麽大吗?」

「以前阴毛没有这麽长,只长了两三根阴毛稀稀的,自己看了都觉好笑,有天洗澡擦肥皂,浑身擦满满的,抓抓洗洗的好半天,後来澡洗好再数数,阴毛只剩两根,原来是擦香皂时,大力把它擦掉了!」「你这小鬼,名堂倒不少。」「说正经的,昨天我跟王民接吻,毛灯下面那根,硬挺挺的顶在我的下腹,好怕他想我好事。」「你摸过了?要不然怎麽知道是鸡巴?」「你死相!只有那个东西才会顶在小腹上,玉民不要脸的把我的手抓着,叫我摸它,我才不干!」「我知道,八成是你去摸了,是不是?」「真的没有,摸它干什麽呀?」「你呀!死人,我背得痒,彼此擦背好吗?」

「好!来!开始。」

娜娜替她抓背,一下下的揉着,她舒服的闭上眼睛,转过身来,娜娜就在她奶头上揉擦着,反她揉得欲火上升,直吞口水。

「娜娜黑料,我有点受不了!」

娜娜听兰香说受不了,就故意的挑逗兰香的身体,上下「兰香,好难受,里面好像东西在爬好要命!」「我也是,你看看,痒得直流水,小鬼都是你害的,现在要是有根鸡巴,不管他是谁都让他插进去。」兰香一面说话,一面就用自己的手指在屄里面插,手还不停的抽出捅进的,不住的喘着长气。

娜娜看她在弄自己的屄,又似很舒服的,把手指伸到屄边,也准备将手指放进去,刚刚才将手指插进屄口,好痛好痛的,怎麽也弄不进去,赶紧将於拿开。

兰香坐在浴缸边上,两只大腿叉的开开的,一手不停的里面抽插着,自己弄了半天,手也不会动了,可是屄里还是痒。

「娜娜,你来嘛!抱住我的奶头。」

娜娜就坐在她旁边,用手抱着她,低下头来咬着她的奶头,用嘴吸着轻轻的吮,嘴也不住的喘息。

「娜娜,手好酸哦,拜托你用手指插我的屄嘛,快嘛,我的命啊!拜托你,我的好娜娜!」娜娜见她似疯了,急切需要人干似的∶「兰香,那乾脆去跟你家司机玩一次嘛!」「好娜娜!来不及了,我忍不住了,你用手指插我的屄呀!快点吧!你知道吗?」娜娜见她那可怜可急的样子,就用中指插进她的屄里,学着她一抽一插,抽弄起来。

「好娜娜,用两根手指吧!用力很快的往里西插。」「你不会痛吗?」「不会的,快嘛,我痒死了!」娜娜看她需要之切,就用两根手指插进她的洞屄,用力很快且急的抽插着,她似在陶醉。兰香舒服得上了天似的,就大力的用指头给她插,插得她屄里咕嘟咕嘟只是响。

娜娜又飞快的用指头连连的插,她屄里响得更大,忽然兰香屄里噗噗吱吱的唧的一下子,屄里一般白浆往外只是流,流了娜娜满手都是白白的。

她全身好像死去一般,知道她已舒服到天来,自己为什麽手指一进去就痛,一点也没办法,也急了,就用手掌对着屄口擦起来,过了一会,屄里面果真的有水流出,可是流出来的是手上白白兰香的水。

「兰香啊!快洗嘛!洗好了到床上睡,怎麽在浴室里睡?」兰香有气无力的挽着娜娜∶「让我休息——就好了。」「你不洗澡吗?弄出来那麽骚水,你又泄出那麽多阴精,身上多脏呀,站起来换水。

娜娜说完就帮兰香洗澡,自己也洗好了。然後穿上睡让兰香光光的回房。

兰香吃瓜网扶着他的肩膀回到房里,赤裸裸的就躺上床。

娜娜就睡了下来,故意去逗她,在她大腿上,屁股上屄上到处的给她乱摸,可是兰香却一动也不动。

娜娜用手拍着她的脸∶「兰香,你死呀!怎麽不说话,死相气死人了。

以前你跟我吹牛,告诉我说一夜能弄三个鸡巴,都是骗人的,现在只根指头你就躺下了,还有什麽用?」兰香轻轻的说∶「那样不同的!」说完就睡着了,把娜娜气得直叫。娜娜看看也没法跟她说话,就抱着兰香也睡下了,兰香身子紧紧的靠着她,好像很舒服似的。

经过了一夜的睡眠,兰香精神恢复了,上午十点半,兰香先醒来,她看看身旁的娜娜抱着自己,裸着身子。娜娜的大腿放在她身上,兰香故意的把头向娜娜的怀里靠近。她睡得很沉,一点感觉都没有,兰香将她身上的扣子解开,奶头露了出来,用嘴去吃,轻轻的吮吸很久,娜娜依然沉睡,兰香见她毫不知觉,猛地用力一咬,重重的将她的奶头吸得紧紧的。

「是哪一个呀?」娜娜紧张。

「是我呀!你把屁股打得好痛。」

「你这骚货,一大早作怪。」

「还一大早呢,娜娜,都快十一点啦!」

「你这死鬼又有精神了是不是?你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谁如此大胆,原来是你呀!」「你以为玉民吗?嗯!」「你才不敢,只要我的一瞪眼,他就乖乖的连巾也不敢巾一下。」「起不敢,只要我的一瞪眼,他就乖乖的连巾也不敢巾一下。」「起来吧!小姐,我们还要出去呢?」穿好了衣服,她们一齐步出家门。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