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才的老师

阿政黑料不打烊,恭喜你成为我们学校的老师!”少女洋溢着青春的笑颜将话语压低在鲜花之中,以新生代表的身份将一束鲜花送给讲台上的一位新近男教师。

“谢谢。”无框眼镜下一张清俊雅致的面孔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阿政,你硕士毕业不留校来我们学校当一个小小的保健室老师会不会太屈才了啊。”美如朝阳的少女搂着方政的脖颈,亲密的在他的脸颊香吻。

方政捏着她的小脸往自己的方向一转,“啵”一声亲在她甜蜜的小嘴上。“在你身边守护你,不好么?这样天天都能看到我的宝贝小舞了。”

颜希舞闻言甜在心里,抱着方政的头倒在英伦风的大床上。

“小舞國產 av,这样好吗…”高中新制的校服衬衫已经半开,深红色的领带挂在一边露出颜希舞白色蕾丝胸罩和半个圆润雪乳。

她脸向外侧一拧,皱着眉头说,“这种事情不要问我。”

“抱歉,那还是我来做主好了。”方政从海蓝色的百褶裙下抽出那条与胸罩同款的白色蕾丝底裤,颜希舞的小手不自然的挡在私密之间。

“都让我做主还挡住,这样不能做了啊。”方政轻轻掰开她的小手,顿时雪白的皮肤和黑色丛林相映成彰,粉嫩的穴肉在丛林下微微泛着光。

修长的手指探入穴口,引得害羞的少女娇吟,“已经湿了啊。”他勾唇微笑。

虽然已经认识十几年,在此之前,他们都只是在雷区边缘未曾过界,彼此承诺在颜希舞高中入学的那一天,成为彼此真正的爱人。

“啊…”他灵活的手指让颜希舞不断的尖叫。“小笨蛋,小点声啊,邻居们会听到的。”

“对不起,可是阿正一碰我,人家就抑制不住的想要喊出来啊。”颜希舞支起身子捧起方政的脸吻了上去,“这样,就不会发出声音了吧。”

舌尖缠绕间,方政的手指再次钻进那未经人事的紧致洞穴,长指在里面旋转,在她的肉壁上不断刺激她的敏感。

侧身将火热的欲望释放,它已经渴望那处温暖的巢穴已久。

热吻不断加深,她握住他的肉茎,不断低吟,“阿政,快进来,让小舞完全成为阿政的女人吧。”

刚刚十六岁的少女那粉红玫瑰花瓣似的肉穴,引得方政激动不已,她那么单纯,那么美那么娇,除了自己,她的感情几乎就是一张纯白的纸,所有的乐章都是他谱写上去的。

这张无可挑剔的精致小脸就在自己面前,等了十几年,盼了近十年,终于可以将她完整的归属于自己,怎能让他不激动,不兴奋!

粗长的肉茎在花穴前沾足了花蜜,对准那期盼已久的嫩穴深深一送。娇嫩的花穴撑裂开来,斑斑血迹记录了她成人的时刻。

“阿政外流 影片,好痛啊…”她仰起头弓着背在他身下尖叫。等她适应他的硕大,才敢将欲根完全推入。

方政一进去就已迷失在这片美好的神秘谷,牟足劲儿往里抽送。“疼啊,疼啊,阿政,这样…太激烈了…”

她的穴窄肉紧,又是初次,流着血的小穴让人看了更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他含住她抽泣的小嘴,将她的不满吞下,身下也渐渐缓下速度,不再一味的抽送。

颜希舞搂住他的脖子,眼角滚落几滴幸福的热泪,十六年来的纯贞,送给彼此相爱的人,是这样的刻骨铭心。

衬衫下的雪乳在冲击中一波一波的摇晃,裙摆在波动间上浮下落,颜希舞被方政顶弄的死去活来,小穴绞的死紧,让方政咬着牙,额头不断落下大颗的汗滴。

“小舞,放松,夹的太紧,是会早泄的…”方政只好暂停冲刺,分开她的腿大张开来,在她身间不断磨蹭。

磨蹭了一会,她就被引诱的娇喘连连,止不住的要求道,“动啊,快点动…”

方政期待这一天那么久,又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恨不得把自己全部冲进她体内,永远不拿出来。

“不行了,太紧了,要射了…呃…”火热的肉茎被夹的发麻,忍无可忍的受不住闸门,再深深的捣入中张开马眼,将浓稠的精液喷涌进去。

方政倒在她身上,颜希舞娇娇柔柔的抱怨,“刚才好疼啊,阿政。”他揉着她的小腹,满脸歉意,“抱歉,下次我会温柔一些。”

“难道这是阿政的第一次吗?”颜希舞翻过身水汪汪的大眼睛无邪的看着他。

方政不自然的清咳一声,“嗯,算是吧…”

“我好高兴!”颜希舞喜悦的笑着,她怎能不开心,这么多年来阿政一直为自己守身,是百里挑一的专情男子。

“再做一次吧。”她亲吻他的鼻尖,小腹磨蹭他的肉茎,之间软趴的肉茎顿时竖然起敬,她娇笑,握着他的肉茎往自己身体里插。

方政刚开荤,正是在欲望的劲头,将她翻身压下,温柔的抽送,直到她花蜜四溢,才重重的猛插狠送,直抵那娇柔的花心,将少女的花穴插个彻彻底底。

这一晚,两个陷入爱河的男女已经记不起沉浮了几次,在一次又一次的登顶之中,将彼此身体里的爱液,传送到彼此的身躯。

激情散去,两人最终都体力不支的倒下,四肢交缠拥抱着彼此,她的脸埋在他的胸前,以一种幸福的姿态,沉沉睡去。

“哎呀,都中午了,我得赶快回家了,妈妈下午就要出差回来了。”颜希舞看了一眼闹钟赶紧从方政怀里跳出来。

方政起身套上t恤走向厨房,“别急,吃了饭再走。”

“不吃了不吃了,回家了,你别送我了,省的被妈妈撞见,我下楼打个出租车就回去了。”小姑娘下令,他不得不听。幸亏他家里备了几件她的衣服,不然那一身沾满浊液血迹的校服衣裳,要怎么穿回去。

“我走了,你在家乖乖的啊。”颜希舞吻了一下方政的脸颊,急匆匆的跑出去,方政站在门口无奈的看着跑远的小身影。

“妈妈,你回来了!”时间正好,回家草草洗个澡,换了件立领衫,颜希舞就听到大门的动静,第一时间打开门迎接老妈。

“宝贝,看妈妈给你带回什么礼物。”柳如眉进门给了自己宝贝女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只可爱的泰迪熊,颜希舞很满意的点头。柳如眉是一名舞者,岁月和生产并没有剥夺她跳舞的权利,三十八岁的女人身上有着二十几岁少女般的娇躯,年龄只是为她更增添了几分风韵。

“宝贝,你走路的姿势怎么怪怪的?”柳如眉将行李放下。“哎呀,昨天入学典礼有舞蹈表演嘛,不小心扭了一下,没事的,明天就好了。”颜希舞只好撒谎。这下给柳如眉心疼的不行,又找药膏又拿理疗器的给她用,颜希舞借口说肚子饿把这件事搪塞过去。

第二章

正式上课第一天,方政在颜希舞家楼下的拐角处停车,等着心爱的女孩下楼一起去学校。

不一会就见小人儿风风火火的跑下来,东张西望的刺探好敌情,再往自己这边跑来。

“不是让你别着急么,下次慢慢走。”方政摸着她的长发,宠溺的说道。“快把校服给我啦,血渍什么的都洗干净了?”

方政从身后的包包里抽出一套全新的校服,他才不会告诉她,那身染上她处子血的校服他已经收藏在箱底。

颜希舞爬到后座将衣服换好,

再爬回来捧起方政给她买的蛋糕牛奶,香甜的吃了起来。

“报告!方老师,

颜希舞同学突然肚子痛,很痛的样子。”王雅茜扶着捂着肚子难受的皱着小脸的颜希舞走进保健室。

正在电脑里输入学生健康状况档案的方政扭过转椅,“我知道了,请你将她扶上休息床吧,之后的我来处理,你可以回去继续上课了。”

王雅茜将颜希舞扶上床,帮她盖好被子,拍拍她的手,挤眉弄眼的小声说道,“等午休的时候我再过来给你送好吃的哦。”

“方老师外流 影片,人家肚子好疼啊…”颜希舞在被子里晃动身体,待方政走近掀开被子时,她露出调皮的小脸,眨着眼睛说:“阿政的baby要生出来喽!”

方政叹气,“还真是胡闹。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陪你逃课。”颜希舞拉住方政身上的白大褂,俏生生的说,“人家不是在逃课嘛,人家是跟你学习生理卫生的课程哦。”

她将大腿分开,白色的底裤在黑色透明的包臀丝袜下越发诱人。

“你乖乖睡觉吧,我去工作。”方政转身拉开转椅坐回电脑桌前刚坐下,颜希舞一屁股就坐在他身上,抱着他的脖子撒娇,小屁股还在他的肉茎部位来回的磨蹭。

“不要这样。”方政有些喘,火热的南傍国经她摩擦几下就在里面隆起。

颜希舞在她怀里撒娇,“你答应和我在这里做,我就停下来。”“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你是学生,应该回教室里好好上课。”方政别过脸,用眼镜挡住他的渴望。

“你这里都这样子了,还说不要,阿政真不诚实哦!”她的小手捂上他的隆起,隔着裤子还能感受到那布料包裹着的灼热。

灵巧的小屁股在上面前后摆动,方政被刺激的没法子,只好妥协说只做一回,抱着她回到休息床上。

两个人偎在小床上紧紧靠着对方,方政的大掌隔着衬衫摩挲她的乳房,一只手隔着丝袜摸她的大腿。

“阿政,把长袜撕破吧。”

撕破的丝袜挂在她的腿上更显淫靡,他将她私密处的丝袜拽开大洞,将内裤拨向一边揉弄她的花心。

“小舞,这样好淫乱。”他舔着她的耳廓。“阿政,把热热的肉棒,插进小舞的花穴里…”

方政自拍 外流咽了下口水,这姑娘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话了,不过倒是很受用,他拉开裤门拉链,将肉棒掏出来“噗呲”一声插了下去。

“好大,好胀啊!”颜希舞咬着牙抑制尖叫。“小舞的身体真是敏感。”他抱着他的腿深浅不一的抽送。

“好舒服,好舒服啊,阿政,阿政…”粗长的肉棒直来直往的捣入她的花穴,一下比一下狠重,每一次都让她满涨的充实。

“小舞,我的小舞…”

方政硬挺粗悍的大家伙在颜希舞稚嫩的小穴内,被那紧致的穴肉挤的生疼,那大蘑菇头抽动一下便会被勒的又酸又爽,于是加深力度,又将颜希舞操的尖叫连连。

“笨蛋,不要那么大声,外面会听到。”

“可是阿政的那活儿太大了嘛,顶的人家好舒爽。”颜希舞调皮的挤眼。她的身体真的是太过敏感,方政只是亲密接触都会让她有感觉。

方政将她的双腿往两侧大大掰开,跪在她双腿之间挺身而入,她实在忍不住,只能咬住校服的领带,闷哼着声音不发出来。

颜希舞上面衣着完好,下面的百褶裙翻了上去,破烂不堪的黑色丝袜裸露出白皙的皮肤,私处被剥开,粉嫩的花穴被粗长的紫红色巨物不断抽插着。

这一幕令方政看的欲念大增,双手将两条腿几乎掰成平行,猛着力道往里干。那娇嫩的穴儿不出一会就被插的红肿起来,爽的方政险些射精。

在保健室里很不安全,门不能上锁,怕被人撞见却插在娇人儿的穴里无心拔出来,这滋味儿让人着实欲罢不能。

颜希舞听到走廊里有训导主任轮流视察课程的脚步声,不由花穴一紧,喷出大量花汁。

方政也听到脚步声,怕她叫出声音,就压下身子亲吻她叼着领带的小嘴儿,领带被挑开,两人毫无顾忌的舌吻起来。

汁水淋漓飞洒在碰撞之间,他加快速度祈求解脱,舌头吸舔着可人儿甜香满溢的小嘴儿,大掌捏着她的乳房酥麻登顶,将阴精齐齐射入身下的花丛小穴。

“阿政,我还想要耶…”嘴角还淌着口水的少女夹紧肉茎,已经微软的东西瞬间意气风发。

方政压住她的小腹“噗”一声将肉茎抽出,“不行,只能一次。”他准备提起裤子。

她哪里肯放过,趁他动作将他压倒,握着他的男根就坐了上去,“呃…小舞,不要这么任性。”唰啦”保健室的大门被打开,

“听说我们班的颜希舞同学在上化学课的时候晕倒了?”班主任苏艺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啊,是苏老师来了。”方政从天蓝色的屏风后面走出来。“方老师,她情况怎么样了?”苏艺一见方政,话音变得十分柔媚,还夹着点些许的娇羞。

方政斯文微笑,“已经不大碍事了,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吃了药正在睡觉。”苏艺瞧着埋在被子下熟睡的俏脸,

心生不悦:“最近这孩子老是往保健室跑,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在借口逃课。”转而冲向方政又温和的说:“作为班主任我是很担心每一位学生的,可是,颜希舞不会是装病吧?”

“怎么会,听闻这孩子是公费录取的,学习又名列前茅,大概是女孩子身子都比较柔弱吧。”方政赶紧为自己的小人儿辩解。

苏艺转头又看了看床上的颜希舞,“嗯,这么一看,

似乎脸上红红的,也流了不少汗水的样子,也许女孩子的身子都比较娇气吧,哎呀,方老师,我也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呢…”

她说着,就往方政的身上靠去,方政眉头一蹙,将她的身体扶正远离自己的身体,“苏老师,上课铃响起了,你该去上课了。”

苏艺听到铃声,郁闷的跺脚,做作的扭着腰走出保健室。

第三章

“那么大岁数还没结婚,据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她肯定是欲求不满,每晚都拿着自慰器和跳蛋把自己的穴都插到高潮!”颜希舞换了条丝袜,趴在床边咬着方政叫的外卖汉堡当午餐。

方政口中刚喝下的绿茶差点没一口喷出来,“你这都是从哪学来的?”颜希舞没理,自顾自的说着,“一定是这样的,这样的女人欲望都很大,没准按摩器都不能满足她,去召午夜牛郎还得一次找上两个插烂她的穴!”

颜希舞刚才眯着眼看到苏艺对她的阿政搔首弄姿,心里很是不爽!她恨恨的认为,这老女人是用黄瓜都满足不了的,每天都得求着男人用粗壮的大东西把她塞到死。

坐在转椅上的男人知道自己的小人儿心生闷气,也不敢帮着苏艺多说一句话,若是惹了这小丫头不高兴,吃不了兜着走的可是自己,再说那苏老师也是自己横竖都看不上的东西,随她怎么高兴怎么意淫着骂去吧。

放学后,颜希舞本来是答应好友李佳怡晚上去她家陪她过夜的,开始李佳怡说父母旅行没有及时赶回,小姨有事回家了,她跟妈妈说好今晚不回家了,晚上到李佳怡的家里再给她打电话。

晚上到了李家,李佳怡的父母又赶回来了,颜希舞觉得不方便,就打电话给方政,方政以为她今天晚上会在同学家陪夜,就答应了同事的邀约聚餐,一时间也不好意思推脱。

颜希舞百无聊赖的打车回家,进门刚想喊妈妈却听到了不属于她家里的男人声音。

她站在玄关,余光看到地上摆着一双男式的运动鞋。轻轻的将大门关上,她光着脚丫慢慢走进屋子。

独立浴室的门半敞开,美艳的母亲柳如眉正被男人抵在浴室的壁砖上,从背后的姿态站姿插入,顶弄的死去活来。

身后的男人身材高大,肌肉纹理清晰可见,臀部十分翘挺,从他栗棕色的短发和耳鼓上散发银色光芒的耳环不难看出这男性的年纪不算大,应该很年轻。

那男的挺着超大尺寸的肉棒按着柳如眉的紧翘小臀,摆动着腰肢狠狠操入。女人的前身趴在冰凉的墙壁,后背被男人挤着因动作而上下磨蹭,她的乳房被挤变了形,硬立的乳头在压着暗纹的壁砖上来回摩擦。

颜希舞惊的呆立当场,捂着嘴巴说不出话来,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别人的真实欢爱,这次受惊的关系还是在场的女主人公是她的妈妈。

男人拔出阴茎准备换个姿势,颜希舞在她妈妈几乎要转过身来看到自己的时候挪动脚步无声的跑走。

鬼使神差的,她没有离开,也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闪进了妈妈柳如眉的卧室,拉开壁橱钻了进去。

欧式的松木壁橱中间有几排细小的镂空装饰,却给了颜希舞视觉上的解放。不一会,卧室门被踢开,那男人抱着柳如眉两人赤裸裸的倒在大床上。

男人支起身子,颜希舞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哦不,这个男孩,是自己学校的高三学长,舞蹈社的社长于翡!

于翡可是全校名人,他主演的歌舞剧和现代舞都拿过世界级的青年组大奖,他爸于少枫又是赫赫有名的余洋集团的总裁,学校里三令五申不准染发和佩戴饰品等规定在他眼里就是真空,连屁都算不上,放屁他还瞥瞥眉呢。

颜希舞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个人物凭空跑到她家,和她亲爱的妈妈在做这种事情。

柳如眉已经被于翡干的不知今夕何夕,哪里知道壁橱里还藏着亲生女儿正在围观自己的风流韵事,她只知道身上那血气方刚的男孩,正卯着劲儿,不知疲倦的往她身子里插。

和于翡认识源自舞蹈,她被找去充当临时编舞老师,那支舞成功获奖,于翡也成功的爬上她的床。

“宝贝,你的滋味真棒!”于翡吻着她的耳珠,一边耸动腰臀,一边诚心夸奖。

柳如眉轻哼,“别哄我了,我的年纪都快可以当你妈妈了,啊,轻点!”于翡不满意的狠顶,“你想当我妈,也行,让我吃你的奶,我可有奶就是娘。”

说着,他两手捏住她的一对丰乳,将她暗红色的奶尖儿挤的耸立,低着头使劲去唆她的乳头,就像是真的要从里面吸点奶下肚才能善罢甘休。

“我还真没吃过我妈的奶,连她乳房长什么样我都没印象,你这奶子真香真软,我好喜欢…”男孩在她胸前埋着头呢喃着。

吧唧吧唧的吃奶声让壁橱里偷窥的颜希舞都觉得俏脸火辣的烫,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热热的,心里饥渴难耐,便悄悄的褪下连裤丝袜,将内裤往边上一拉,捅进去一根细嫩的中指。

于翡将柳如眉抱起来,她那修长美腿顺势就盘在他的腰间,她坐在他身上,正好方便他吸乳。

“荡妇,快让我使劲儿操你!”年纪轻轻的于翡除了脾气不好,还有一点,就是喜欢在床上说些荤话,越是难听下流他越爱,和平时他那高傲的外表简直一丝不符。

柳如眉不应声他就停下动作,被卡在不上不下之中最终只能妥协,期期艾艾的求着,“翡,操我,使劲儿操我…”

听闻这话的于翡如同火上浇油,低吼着将粗大的性器戳进她的深处,满满的将她的空虚充实。

柳如眉的老公、颜希舞的爸爸颜肃已经去世好多年,美艳动人的柳如眉身边不乏追求者,可她一直没有从丧夫的阴影中走出来,直到遇见这个比她小了十来岁的男孩。

有品位的女人更喜欢做一些深度保养,比如卵巢,比如阴道,勤于保养的结果就是让她三十八岁的年龄还是保持着二十多岁女人才拥有的紧致和弹性。

于翡玩过的女人不少,遇见真合心意的还真没有,处女学生妹他嫌尝着太青涩,放荡熟女他又嫌人家脏,遇见柳如眉的第一眼,他就呼吸不稳,在她纠正自己舞姿的时候被她身上那种高雅的气息所吸引。

娇嫩的花心被他的大龟头牢牢顶着,柳如眉长而短的尖叫声划过,于翡磨蹭几下,

感觉到那温热的蜜汁正如注浇灌在蘑菇头上的马眼,顺着缝隙往里渗入,那感觉舒服之极,又被刺激粗了几圈的肉茎缓缓退了一步又恶狠狠的冲进去,干的她身子往上一窜,发出巨大的拍打声。

“眉儿,我操你操的舒不舒服,嗯?舒不舒服?”他咬着她的乳头,屁股一个劲儿的往上顶。

柳如眉已经眼角泛着泪光,被干的睁不开眼睛,只能软着声音回答:“舒服,舒服死了…”

“还让不让我操?让我怎么操?嗯?”“翡喜欢怎么操就怎么操,眉儿喜欢让你操我…”

于翡压她躺下拽起她两条腿压在胸前,肉棒狠命往里钻,身子死死压住她的腿,猛顶狠插不要命的往里干,直到钻进那花宫深处撞到花壶宫壁才算完。

不绝于耳的欢爱拍打声充盈满室,柳如眉的花穴被十八岁的男孩干的里翻外撅,花宫里都被他侵占个严严实实。

“翡,我受不了了,快点射出来吧…”柳如眉呜呜的低求。“不行,我还没操够,再操一会,不然就让我再操五回,否则你别想睡觉!”

再操五回?那她明天就不用起来直接在床上度过吧!柳如眉心想明天是周末,女儿不知道几点会回来,可不能被她撞见自己萎靡不振的样子,索性也不劝他快点结束,任着他折腾。

乳头都被他啃肿了,他还爱不释口的舔着吻着,咂巴咂巴吃个没完。大床被他弄的剧烈晃动,颜希舞都怀疑这结实的实木床会不会被他干塌。

蜜汁一波波的浇在他的大龟头上,于翡咬牙忍住几次要被刺激的射精意念,最后在她高潮时不断收缩的嫩肉中瞬间击毙,“骚货,你给我弄射了!”他只好深深一顶,将龟头插进她扩张的花心中,将浓浊的精液释满她的子宫。

于翡搂着柳如眉倒在床上,拨开她额间的湿发亲吻她的脸,心想着,这带了环的女人就是方便无后顾之忧,怎么操都不怕怀上。

可他无意识的又开始幻想他们的孩子,一定又美又可爱,他摩挲着她光滑的脊背,喃喃的承诺:“我是美国国籍,等我过了十八岁的生日,我们就结婚。”

柳如眉是很需要一个有男人保护的家庭,这样她就不会在辛劳的演出归来也只是空守卧房,她想有一个坚实的臂膀去做自己和女儿的港湾,可于翡,却不是她心中的理想模样。

听到这话她又喜又惊,

“翡,你还年轻,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于翡来气,抬起她的下巴直视自己,“我年纪小,说的话未必不算,我说结婚,就会结婚,你若怕世人眼光,我们以后可以出国。”

见她沉默不语,他将依旧插在里面的悍器再次抽动,“你不答应我,我就操死你,我们这样一起死也未尝不是一件快事!”

直到他冲动脾气暴,她只得哄着,“别气,若你想好不嫌我年纪大,我又有什么不愿意的。”

这下于翡才消气,在她红润的唇瓣上狠狠一啵,“人家科学研究表明,年纪大的女人找个比他小十岁八岁的男人正好,如狼似虎的年纪遇上血气方刚才正是对上胃口,找个比老的,根本满足不了你们!”

柳如眉娇嗔的抽打一下他的手臂,他的腰又顺着感觉动了动。“别再来了,明天小舞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得起早走呢,赶紧睡吧。”

“回来就回来,我还怕人看怎么,

大不了叫我一声小爸爸,我给她包个大红包当见面礼好了。”柳如眉笑了,吻吻他年轻的皮肤,“你们好像是一个学校的吧,我怕你给她吓到,还是先不要让她知道好了,听话啊,乖!”

于翡抱着她将脸颊贴在她胸前,撒娇的说:“那明晚你去我家陪我,我爸明天跟几个朋友去渡假村玩,不回来的。”接着又补充一句,“你若不答应,我就接着干。”

柳如眉拿他没辙,只好点点头。

两个人从进门就开始猛干,柳如眉早就累的浑身发软,也没去冲澡就着黏腻搂着怀里的小男人幽幽睡去,一夜无梦,睡的香甜。

可这就苦了扒在壁橱里的某小孩了,上了一天的课,晚上跑了一圈回来又蹲在里面那么久,半路观赏着真人版的动作片又自我安慰了一场,她一晚过的可是欲哭无泪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