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故事·凌辱》(无减全本 插曲1-3 特别篇1-3 杂记1-4)

我从后面轻咬着女友白嫩的脖子,同时一下下结实的插入她的小穴,享受的说道,「嗯嗯~~那是~嗯~那是我~越来越爱你~~」我越插越快,感觉到积累已久的精液火山马上就要爆发了,我的手下移到了女友的腰部,以便更稳的扶稳她的身体,我凑到她的耳边说道,「嗯~~宝贝~我要射到你的身体里……」
「嘭!」
突然!门一下被推开了!
「可反!要不要一起打球?」
成杰有些粉刺的圆脸,和矮胖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干!该死!我忘了门锁坏了!这个混蛋怎么不敲门!
瞬间三个人都愣住了。
女友正对着房门,而由于房间不大,床离门口又是格外的近。女友的双腿分开跪在床上,双手展开抓着两边的支架,这姿势像一朵绽开的海棠一般,把每一寸肌肤都暴露在门口的人面前。
女友的乳房饱满而翘挺着,乳头由于做爱的兴奋变得挺立而鲜红;她下身本来就只有稀疏的毛发,而经过清理后更是光洁如镜,粉嫩的阴唇和阴蒂清晰可见;而我的大鸡巴正整只没入她的身体,把她的小穴大大的撑开;女友黑亮的秀发微微打湿散落的披在肩上,而她雪白的身体透出粉红还挂着云雨时的汗珠。女友这样异常淫荡而诱人的姿势,是哪个男生都梦寐以求的。
成杰长大这嘴巴,看着这一切,仿佛雕像一样定在了门口。
虽然我也无比震惊,但是我的精液已经脱缰而出,不在受我的的支配,随着小脑的控制,和鸡巴的抽搐一下下喷入了女友的身体,然后又从两人的结合处溢出。
我足足射了半分钟,而我们三个人居然就这样愣了半分钟。
瞬间.「啊!」
女友的叫声,「嘭!」
成杰的大力关门声同时响了起来。
干!怎么会这样。虽然女友和成杰已经很熟了,她在我家的时候也难免小小的走光一下,但那最多是露露大腿,乳沟。和今天这样完全不同,这一次,女友完全赤裸的身体一下全被看光了,这下可亏大了。而且,怎么这么该死,几个人怎么都愣住了。让成杰这个家伙一下看了这么久。
想到女友平日只有我能欣赏的乳房和小穴全被室友看光了,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又是愤怒,又发不出火,竟然还有一点点暴露女友的快感。我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女友叫着一下钻进了被子,盖着头哭闹着,我的鸡巴也一下被抽出了她的小穴。
可恶!今天干的真不爽。
我抄起一件浴巾围在腰间,迈出了门.看到站在楼下的成杰,我大怒的喊道,「你这个混蛋!你他妈的怎么不敲门!」
成杰平日虽然经常说些下流的事情,像个混混,不过其实是个胆小的人,个头不高,身体有些发胖,年纪比我还小两岁,平日在大街上看到打扮怪异的黑人,他总是吓得绕着走。
他本来就惊慌失措的在一楼踱步,听我这么一喊,他「咚」的就跪了下来,「可反!可反!是我不对,是我~~是我不好,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个屁!你又不是在招供!」
这事情真麻烦,就算我打他也不能挖了他眼睛啊。而且,也不是他的错,也是我自己的门锁坏了。
「对不起~~对不起~~」成杰一劲儿的说道。
「这事以后永远不要再提起,最好忘掉!」
我走到楼下,踢了他一脚喊道,「滚!」
「是,是!可反,」
成杰点着头一溜烟的跑出了门.唉,我叹了口气,这下女友那边可就难办了,她一定要怪我没锁门了。
当我回到房间,看到女友全身躲在被子里,似乎还在发抖。
「小慧,出来吧,这是个意外,我也打了他,他也走了,」
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
「呜呜~~呜呜~你,你这个坏人,呜呜~干嘛让人家摆出那么难堪的姿势,呜~~还不锁门~呜~害得人家~~呜呜呜~~」女友躲在被子里哭到。
「小慧,你就忘了这事情吧,是意外,」
我心想,女人真是奇怪的生命,她可以任由尚志勇凌辱,但被别人看到了裸体就这么伤心。女生的逻辑真是奇怪。
「不,不要~~呜~~你走嘛~~呜呜~~我要一个人呆着~~」「哎~好吧,那你休息一下吧,我去弄吃的,」
我心想,让女友立刻就忘了这个事情也许真的不太容易,还是让她静静吧,想到这里,我就转身离开了房间.想到刚刚我和女友还沉浸在性爱中,而已转眼就闹了别扭,心里真不是滋味。我一个人在楼下煮饭,天色渐渐暗了,大约七八点的样子女友终于下楼了。
她穿着一件我的大衬衫,和她的短裤,红着眼光着脚丫走下了楼。
「别哭了宝贝儿,眼睛都哭红了,等我在看到那个混蛋我在揍他几拳,好不好?」
我安慰道。
女友摇了摇头,沉默的走下楼梯,「拉着我的手说道,可反,我想问你个问题?」
怎么了?我疑惑的想到。看到女友的神情似乎有些黯淡,「你说吧,小慧。」
「你会不会和我永远在一起,不论发生什么事情?」
女友看着我认真的问道。
奇怪,女生就爱问这样的傻问题,如果发生天灾人祸那还说的准。不过当然,我不会这么回答。我说道,「会的。怎么?你还在想刚才的事情么?」
「真的!那你会不会娶我?」
像小慧这么漂亮的女友简直是天上掉入凡间的一般,要是平常我一定会坚定的娶她的。不过,今天她突然这么问,让我实在觉得很奇怪。
就算被成杰看光,女友应该也不会受到什么太严重的打击。女友这么反常,难道是有什么别的事情?难道是尚志勇又来骚扰她了?还是女友怀了别人的孩子!
女友看到了我的犹豫,追问道,「你不会么?」
「会,我会的。只是最近我还没想过结婚,我也没想过要孩子…」
想到刚才我的猜想,我突然犹豫了,倘若尚志勇真的每个月都来骚扰小慧,我怎么能娶一个老婆,而老婆每一个月都要有一次被别人干遍每个洞呢?而且万一有了别人的孩子又怎么办.想到这里,我补充道,「现在可能不行,不过,不过,等我们稳定了就……」
不知道是不是小慧听错了我的意思,还没等我说完,她的泪水突然就夺眶而出,我还不知所措中,小慧就跑向门廊,抓起她的钥匙穿上鞋子跑了出去。
「小慧……」
我叫道。
我从没有看到小慧这么激动过,我正犹豫着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当我跑到门边,小慧的车已经驶出了街口。
我赶忙跑上楼,抓起手机拨打女友的电话,而电话那边是关机的留言而已。
干!
我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猜想小慧应该生气的回家了吧,等明天在找她吧,等她那时消了气再好好解释一下。而我由于激动后的疲惫,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当我被雷声惊醒的时候,发现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从床上坐起,又给女友打了一通电话,虽然打通了了,但是没有人接听,看来她还在生气。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愤怒的砸着桌子,心想今天怎么这么倒楣!
就在我震动桌子的同时,桌上休眠的屏幕突然出现了影像,网页中一则新闻赫然出现在屏幕上,「倪XX夫妇,贪污情节极为严重,并涉嫌毒品,将被处于死刑……」
天啊!
怎么会这样!并不是成杰,也不是尚志勇,而是她的父母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怎么没想到!怎会这样!
我懊悔的冲下了楼梯,奔上车开向了小慧的家。当我到了她家的时候,雨已经下大了,伴随着狂风暴雨把这一个月的忍耐都爆发了。
然而我突然发现女友的车并不在院子中。而屋中黑着灯,空无一人。怎么会这样!这样大雨的天气女友回去哪里?难道她去寻短见!
冷静!我告诫着自己。也许她去朋友那里呢?
我急忙躲回车上,一个个拨通她朋友的电话,可是每一个答复却都让我心中更加冰冷。没有一个朋友今天见过小慧。到底该怎么办,我问着自己。打给U 国的警察么?V城这么大,他们也不见得能立刻找的到女友呀。
我冷静的想着,以我对女友的了解,我知道她是个坚强的女孩,即使遇到这样可怕的事情,我想她也不会去寻死,那么她一定在附近。
我跳上车,一边继续打电话给女友可能会见的同学或朋友,一面在大街上寻找,希望能看到女友的车的踪影。
天渐渐更加暗了,我在附近的街上逛了许久也都没有看到女友车子的影子,大约晚上十点多了,我正已经心灰意冷,准备去U 国的警局报案的时候,突然发现女友的车子停在了V 大学边的一条街上。
奇怪!刚才我怎么没有看见,难道女友刚刚到的么?我急忙下车,确认了车牌和车内的装饰后,虽然认定了是女友的车子,但是却看不见她的踪影。
难道她去了V 大学么?想到这里我跳上车开向了大学.周末晚上十点多的大学是十分冷清的,尤其又是一个这么恶劣的天气。我不顾大雨湿透了我的身体,击疼了我的面颊,全力的跑向女友学院的主楼。
然而出乎意料,我看到了一个人影正从楼里走了出来,虽然似乎不是女友,但也许知道什么也不一定呢?我赶忙跑了过去,结果发现是那个叫刘小威的猥琐男子,他个头很矮,戴着一个古板的眼镜,虽然看了他就生厌,但是既然他和女友是同一个系的还是问问比较好,「哦,你是刘小威,你看到我的女朋友,倪慧珍了么?」
他似乎喝过酒,贼眉鼠眼的脸上有一份醉意,「哦,你说,慧珍?没看到。她不是你女友,嘿嘿,是不是她偷偷…嗯?嘿嘿嘿」听着他亲热的叫着「慧珍」,而又说出半是黄腔的醉话真让人生厌。可是我实在找女友心切,没有多和他纠缠就跑进了楼。
我检查了每间可能屋子,可是依然没有慧珍的影子,时间就这样到了晚上十一点多。
我感到无比担心和疲惫,在雨中失落的向路边的车走去。
突然,一辆汽车的影子出现在我的视野中,那辆车停在另一个停车场的一角,躲在路灯灯光找不到的地方,靠近边缘的树丛。也许刚刚来的时候太过着急没有看见,而现在突然发现那似乎和尚志勇的吉普是同一个车型。
我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不安的假设,难道小慧在最为悲伤的时候无所依靠,竟然打电话给尚志勇?
不可能,尚志勇所在P 州离这里开车要五个多小时,他不可能赶过来的。可是,我又想起,既然上个月他会由于工作而来V 城,会不会这次也是呢?
我实在放不下心,一步步走向了那辆吉普。
雨依然很大,当我走近的时候,渐渐看清了吉普样子,同样的颜色,同样款式,连牌子也是P 州的,不用说,这一定是尚志勇的车了!
就在走得更近的时候,我看到一双黑色的「人」字拖就掉在车后轮边,被雨水冲刷着。
我的心一下比雨还要寒冷,我感觉有些站不稳,一下坐倒在车的后轮边。天!女友竟然又和尚志勇在一起!我心中万分的懊悔,如果不是我说错了话,而又或者我把门修好,这样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我寻找了一整晚,才发现女友竟然又和这个流氓一样的尚志勇在一起幽会。
我有些失落的正准备离开,突然车身震了起来。
难道?干!难道这就是车震,难道尚志勇正在车里操着我的女友么!
还不等我怀疑,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腿就从头上半开的车窗中向两边分开的伸了出来,小巧的脚趾紧紧扣着,小腿随着车身的震动一下下轻轻上下轻轻摆动。即使不看车内的情况,也猜的出来,女友一定是分开雪白的双腿躺在后座上,而尚志勇一定在小慧的双腿间奋力的一次次把粗大的鸡巴插满小慧的小穴。
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女友的拖鞋落在了后轮边,应该就是这样在尚志勇一次次的进入时,女友兴奋而抽搐的小腿甩落了鞋子。
半开的车窗中传出了女友喘息的声音,「啊啊~~你都~啊啊啊~~干了三次了~~怎么还要~~」听到了女友有些放浪的声音,我的心中更是连一丝怀疑的希望都没有了。
「嘿嘿,」
尚志勇淫笑的声音道,「这不是~~嗯~能~~帮你忘了~伤心的事情…」
「别~~啊啊~~你不要说~~~」女友的声音呜咽着,不知是伤心还是被蹂躏得太过分。
「好好~嗯嗯~~那就让我的大鸡巴~~~把你干的~~嗯~~什么都不知道吧~」车的震动更加明显了,而女友的诱人叫声也更大了,「~啊啊啊~天!~~啊啊啊!~你~~啊啊~太深了!~~~啊啊~~」我心中有些痛,但是同时,我突然发现自己的鸡巴也突然肿胀了起来。我一手套弄着鸡巴,站了起来,偷偷的向车里看去。
里面是两个赤裸的身体,沉浸在放荡的性爱中,根本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
尚志勇多毛干瘦但是巨大的身体跪在后座上,上半身向前俯在后座上,压着另一个身体,而他的腰部如同最原始的野兽一样机械地快速前后运动着。
而另一个雪白的身体就是我的女友小慧,她全身赤裸着,被尚志勇巨大的躯干如同孩子一样压在身下。女友躺在吉普的后座上,圆润的膝盖微弯,纤细的小腿伸出窗外,白嫩修长的双腿大开着,让尚志勇跪在她腿间,在她最娇嫩部位恣意的发泄着兽欲,藉以逃避她心中的伤痛。
想到女友和她父母的遭遇,我都不知道是应该怪她,还是不应该。只有握着自己火热的鸡巴,发泄自己的不满.女友身上的香味,车里的烟味,还有淫液的骚味从车里涌出,令人有一种怪异但刺激的感觉. 车外的雨中,就在女友分开的小腿间,就在不到半米的距离,我看着尚志勇如打桩机一样把丑陋粗大的鸡巴上下飞速的插入我女友的小穴,每一次都整只插入,直没入根部,从小慧的嫩穴中挤出黏糊的淫液,再带出白色的泡沫。
「~啊啊!~你的~啊啊啊~~~你的鸡巴好烫~啊啊!~天~啊啊~~啊啊啊~天!~烫死人家了~~~啊啊~~别~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女友放荡的叫着,也许是为了发泄心中的痛,她浪叫的声音仿佛要传遍整个停车场一般。
「嗯嗯嗯~干!~~嗯嗯~真爽~~嗯嗯嗯~~干死你这个骚逼~嗯嗯~干!干你这母狗~~嗯嗯~~~」尚志勇卖力的干着小慧,而手也没闲着,一边毫不怜香惜玉的揉着女友丰满的乳球,另一边已经把中指塞入了女友粉粉的屁眼,缓缓旋转着。
本来,女友在今天下午还是属于我的,是我的鸡巴在她的身体中侵略。而现在,仅仅到了晚上,就看到了另一个大鸡巴占有了女友的身体,自由的在她最秘密最娇嫩的小穴中随意进出,而且已经三次把传宗接代的种子射在了女友的最深处。
自责缠绕着我,但是一种奇怪的兴奋,令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女友的粉嫩的小穴被另一个鸡巴一次次插入,而且,这种兴奋的感觉甚至比平日和女友在一起还要刺激。
正个停车场都空空荡荡的,而雨夜没有停下来。而我,也许本应该在家中,好好在这个凉爽的夜晚,尽情的享受女友白嫩柔滑的身体. 可现在,一起都出乎意料,我半是尴尬而担心的偷偷躲在车窗外,树丛间;而车里,我的女友小慧正被另一个男子抽插着。
尚志勇大约真的已经干了三次,他就如同野狗一样的姿势抽插了小慧半个多小时,而依然没有射精的迹象。




附件设置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