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肠煎蛋

妳好,这是李公馆吗?我是刘志成,请问李太太在吗?」我在电话那头说着。
「妳是小珍的表哥吗?我是小珍的同学绫玲,你要帮我妈补习日文是吗!嘻……嘻,我去叫她。」她调皮的笑声,像是她妈做了什么滑稽的事似的。
不一会,美兰姐来接电话,她略带娇嗔的抱怨,为什么我隔了那么久才和她联络。不过话说回来都怪我太忙了,所以我连忙向她说抱歉,并约好下午会到家里上课。
上了楼,来应门的正是美兰姐,她今天穿了一件无袖的白色连身裙,并略施脂粉,看起来更加年轻。
她带领我到一间和式的房间,桌上已经摆了饮料和点心,我拿出準备好的教材,和她聊了一会之后便开始一对一的教学。想不到美兰姐领悟力不错,一下子便将五十音都学起来了。
「美兰姐,妳真是相当聪明,才花不到四个小时,便将基础都打好了。」我像是称讚小学生一样夸她。
「哪里!是志成你这位明师,才能将我变成高徒。嘻嘻。」她开心得像个受到讚美的小公主,不知不觉的手舞足蹈起来。
课后,她坚持要我留下来用晚餐,一顿饭吃到七点多,直到绫玲回到家,我才想起表妹,便起身告辞。
经过几次教学之后,我和美兰姐情感益发热络,有时候我也经常会到她家吃饭,看电视,她也把我当成自家人一样,显得相当自然,有时候竟然着我的面就脱起丝袜来了,连底裤都被我瞧见,但是她是有夫之妇,又是小珍同学的妈,要是我有非分之想,岂不被阿姨K毙才怪。
过了两个月,小珍学校举办课外教学,有三天的行程,一大早我便将小珍和她那一大袋子的衣服都给送上了校车,下午下课后,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志成吗?我是美兰姐啊!晚上家里有火锅,要不要一起过来吃……」美兰姐知道我从不开伙,所以有什么好菜式,总是亲切的邀我前去。
正好五脏庙已经开始不安分,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一路飞车前往。
到了内湖,按了熟悉的门铃,来开门的想当然是伊人。果然门一打开,正是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何美兰。不过,等一下,美兰姐今天似乎有点不同,她平时总是穿着轻便宽鬆的衣服,今天却穿了一件紧身的小可爱,和一件短的不能在短的短裤,连肚脐都暴露出来,一双硕大的乳房被衣服紧紧的裹住,坚挺的乳头正骄傲的挺立着,像是不安于室的小孩一般,一抖一抖正对着我。当她转身背对着我走进饭厅,只见短裤包裹着曲线优美的双臀,一双修长的玉腿露出大半截来,整个浑圆诱人的大腿一览无遗。这时我那「家伙」已经蠢蠢欲动,我不知该趁机一饱眼福,还是赶紧岔开话题,倒是美兰姐先开口化解了我的尴尬。
「志成啊!美兰姐刚做完韵律操,我先去沖个澡,你先将火锅料加热一下。拜託你啦!」美兰姐对我说话时,我似乎撇见她闪过一丝狡狯的眼神,似笑非笑的对我撒娇,这时我下面的悸动尚未平息,只好唯唯诺诺的回答。当我在调理火锅时,因为心不在焉,还被烫伤了好几处。
过了一会,我听见浴室的门已经打开,便将火锅端上餐桌,只见美兰姐竟然仅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超短睡衣,连胸罩都没戴,便来到桌子前面,她还弯下腰来闻了闻桌上的火锅。
「好香呀!志成,想不到你的厨艺也不赖嘛!谁要是嫁你做老婆,真是幸福呀!」美兰姐一面说着,一面忘形的检视起材料来了。
只见她那丰腴雪白的乳房正好透过宽鬆的衣领让人一览无遗,两颗吊钟型的肥乳白皙赛雪,连青筋都隐约可见,还有那宛如硕大紫色犹如葡萄般的乳晕,正因为刚洗完澡而充血胀大挺立起来,更妙的是,当她用丰满的臀部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我时,丝毫未发觉她那超短的睡衣根本遮不住臀部,只见她还不时一下下颤动着臀部,那条细细的粉红红丁字型内裤刚好仅能遮住「重点」部位,但见双腿边的根部肤色比大腿略黑,茂密黑森林也让身后的我一览无遗。
我不仅吞了一下口水,这时美兰姐不知是装傻还是真傻,还笑我贪吃,食物还未煮开就已经口水直流,这时我的肉棒已经被美兰姐撩人的姿态瞬间给涨大了起来,心里恨不得把美兰姐一口吃了。我拼命努力让小弟弟不要越来越硬,这时美兰姐望着我,眨了眨眼,又微笑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娇豔欲滴的红唇,像是在考验我的定力,我只得偷偷把小弟弟弄正,免得它将我的老爷裤顶的像帐棚一样。
这顿饭吃得真是食不知味,只见美兰姐边吃边流汗,使得原本就很轻薄的睡衣,更是失去遮蔽身体的作用,紧紧的贴着她那性感动人的乳房,隔着溼透的睡衣,我清楚地看到她那深色的乳晕和乳头,让人看了就觉得快要洩在裤子里。
好不容易将一锅火锅吃完,我自己也溼透了,到不是火锅的热力使然,而是我胯下那股无名火作祟。
「志成,你看你满头大汗,等一下先去沖个澡,美兰姐拿几件我那死鬼老公的衣服让你换穿,嗯!身材应该差不多!」她一面打量我的身材,一边用大姐的口气命令着我。我丝毫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好乖乖的被美香姐押往浴室。
当我正搓洗着下体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只见美香姐抱着几件睡衣,眼睛直盯着我的男根,由于刚才美香姐撩人姿态的刺激,那根八吋的大家伙已经挺立很久了,美香美丽的脸庞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种淫靡的表情。
「志……成,你挑看看哪一件比较和身!」美香姐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话也说的有气无力,双颊潮红,眼角含春。我知道美香姐的淫心已经被我打动,我原本鸡巴便涨的难受,我心想:是妳引诱我在先,分明是妳独守空闺,慾求不满。索性心一横,便一把将美香姐搂住,舌头便要往她的殷红美唇深入。
「志……成你干……什……么?快……放……开……我!」美香姐伸出粉拳无力的抵抗,可惜她怎是我的对手,她身上的睡衣及亵裤,三两下便叫我给撕开了。我将美香推向墙壁,扣住她的双手,令她弯下腰将小穴露出,一欉黑色茂密的阴毛像淋过水一样溼搭搭的黏在大腿根处。
我挺起大家伙,对準她那盛开的花瓣便要刺入,当我触及到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如触电般的快感不断冲击着我们二人。
我发现,原来美香的阴户生得是外肥内紧型的,和阿姨的外小内宽型大大不同,美香的淫肉把我的龟头包得紧紧的,舒服极了。
「志………成别……太……用力,美……香……姐会受……不……了的!」
「啊……!就……就是那里!啊……」美香已经在我凌厉的攻击下,已经忘记抵抗,转而忘我的叫喊着。
我摇动我的腰,肉棒也跟着不断的抽插着,浴室里不断传来「啪、啪、啪」的声音和美香的呻吟声,美香双手撑着墙,随着我的肉棒不断的插入的肉紧声,她的嘴里也不断的发出呻吟声,交织成天地间最动人的乐章。
很快的美香的阴道里的肉壁一阵一阵的紧缩,我手伸到她的脚里抱着她,让她面对着我,将她一上一下摇动,使得我的肉棒更加深入她子宫里。
「志……成……别动……别……!啊……」美香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一阵哆嗦后,便整个人软绵绵的搭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她已经达到身为女人最幸福的一刻了。
隔天早上一觉醒来,发觉美香已经不在我身边,但是我昨天穿的衣服已经洗乾净,并整齐的叠好放置在床头柜,我回了回神,听见厨房似乎有声音,于是便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果然美香正在为我做早餐呢!美香专心的挥动着锅铲,我则趁机摸了她的屁股一把。
「志成,你想吓死美香姐啊!」美香非旦没有怒意,脸上反而洋溢着一股满足的小女人模样,我一时被美香姐的成熟柔媚的姿态所吸引住了,冷不妨被她一把抓住小鸡鸡。
「正好来个香肠煎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