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了一对夫妻

我在网上到是认识了几个确有夫妻奴倾向的网友,虽说都聊得不错,但都还没能发展到可以现实的程度。其中一个我觉得最有可能现实的,是我在一个以SM交友为主题的QQ群里,认识到了一个有夫妻奴倾向的东北网友。因为在网上认识聊得比较熟识了之后,只有他介绍我加上了他老婆的QQ,此后我在网上和他们夫妻聊得也都不错,而且他们已经有过现实的淫妻经历了。可惜他们是东北的某个城市里,因彼此相隔得太远,一直也没有找到见面的机会。

五一假期的前夕,我上网时又遇到了这个网友。因他是用手机上的QQ打字不太方便,相互打过招呼又简单聊了几句后,他发过来了一条语音短信直接对我说:“眼看又到五一了,你有啥安排啊?你知道我们以前开了个小摄影店,自个做买卖不容易啊,越是人家别人放假我们反到是越忙,这多年五一、十一的都没出去旅游过。前不久我们把店给兑出去了,总算是没板着的了一身轻松啦,所以今年的五一,我准备带媳妇好好出去转转。可要出去了还不知道去哪,你五一出去旅游不?要是你不出去的话,我们先去你那边玩啊?”

听这个有着淫妻欲的网友这么一说,我自然是当即表示欢迎他们来我在的城市,并表示如果他们来了的话肯定会盛情款待。他听完后也就挑明了意图,又发过来一条语音短信说:“我们这回要是过去的话,当然也是想找你玩下SM。不过吧,找一个男的调教我老婆,我们已经玩过挺多回了,现在都觉得不是太刺激了,你看你能不能再找个男的,这回我想给我老婆找两个男的,一块来调教调教她。”

这个有着淫妻欲的网友说了想带老婆来找我玩,同时又说了还想让我再找个男的,我想了想在网上认识的同好,想起来还真就在网上认识一个这样的人选。

这个人叫唐僧,当然这是网名。他说给自己取了这么个网名,是因为别人都说他是个话唠。

要说这个唐僧挺有意思的,论年龄比我还大了两岁,他是既有着很强烈的淫妻倾向,还是一个欲望很强烈的熟女控。不过他虽有着很强烈的淫妻倾向,但还没能够做通妻子的工作,是一个欲望很强烈的熟女控,很想能调教到一个熟女M,但因他接触SM的时间还不太长,还没有过现实调教女M的经历。在跟我在一个SM的QQ群里认识了之后,听我跟他说了之前已调教过好几个女M了,他既是整天磨叽着让我帮他出主意,如何做通他妻子的工作让他妻子能接受淫妻游戏,同时还整天磨叽着我让我给他介绍熟女M。感觉这个唐僧虽然说话磨叽,而且我还没有跟他现实见过面,但在聊天中感觉他的素质还不错,于是有了这么一个机会,我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他。

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给了这个唐僧,一听不但是能调教到一个熟女M,还是能在这个熟女M老公的前面调教,这个唐僧简直是把我给视为了雷锋叔叔复活,当天便执意地非要请我出来吃饭。

以他请我吃饭的方式,我先和这个唐僧见了面,随后他又连着请我吃了两次饭,在那对东北的夫妻还没来的之前,我倒是先和这个唐僧混熟了。此后我和他就一起期盼起了,五一假期赶紧地到来。

距离五月一日还有两天时,总算盼到了有着淫妻欲的这个网友,带着老婆来了我们所在的城市,我和唐僧在火车站如约接到了他们。

在见面后彼此之间的相互介绍中,这对夫妻中的老公说他姓余,因他已年过四旬比我和唐僧都大,我和唐僧便把他称呼为了余哥。这对夫妻中的老婆在做自我介绍时,没说她姓什么说的是她的网名,因为她网名里有一个渺字,于是我现实见面后我把她称呼为了渺姐,唐僧自然也随着我叫起了渺姐。

余哥四十二、三岁的年纪,个子不高身材稍有些胖,脑门亮秃秃地已然谢顶,但脑门上一道皱纹也没有,面目上看上去显得很年轻。

渺姐三十七、八岁的年纪,但看上去要显得年轻得多。个子不是太高,也就是一米六稍多,身材却是绝对是魔鬼级别,腰细腹低两腿细且直,体重最多也就是九十斤。单看身材几乎就是二十岁出头的火辣靓女,仔细看上去给人的感觉,也就是三十岁的样子。

二、

在火车站接到了他们夫妻之后,我和唐僧先请余哥、渺姐去了一家饭馆吃饭。我和唐僧两个人,都是首次跟夫妻玩这种激情游戏,跟余哥、渺姐见面后都显得很紧张。余哥到是对我俩有说有笑地显得很自然,渺姐因是初次见面没怎么说话,但看上去也要比我和唐僧显得自然。不过点完了菜一边喝着酒一边又聊了一阵,跟他们夫妻之间进一步的熟悉了些之后,我和唐僧的紧张不自然的感觉,很快也就变淡了。

快吃完饭时渺姐起身去了卫生间,余哥冲我和唐僧会意地笑了笑,探头凑近了坐在他对面的我们俩小声说:“你俩别担心,我老婆玩过挺回了,既然她见到了你们俩后,没背着你们告诉我她对你们不满意,就是觉得你们可以能接受跟你们玩了。等一会吃完了饭,你们俩就去开个房,等进了房间,你们直接上她就行了,等被干上了,我老婆就怎么干都行了。”

按照余哥交代了的,吃完饭出了饭店之后,唐僧跑去开了个房间。因为是要四个人一起玩,为了安全起见,唐僧不是去宾馆开的房,而是去一家短租公寓开的房。唐僧开的这个房间足足有五十多平,不但面积相对宾馆的房间大了很多,而且里面的生活设施相对也更齐全,有一张很大的双人沙发,还有着电脑桌以及电脑,甚至连冰箱洗衣机都有。这种短租公寓也比酒店宾馆自由着很多,交完钱后是直接令来了房间的钥匙,就等于是以日租的方式直接租了套房子。

进到了这间很是宽敞的房间里,余哥显然是为了鼓励我和唐僧直接上他老婆,刚一进房间便走窗台前去拉窗帘。渺姐进屋后坐到了沙发上,我随着她也坐到了沙发上,唐僧进屋后却是又显得不自然了起来,拿起遥控器打开了房间的电视,姿势很生硬地坐在床沿上看起了电视。

渺姐下身穿的是一条紧身的淡绿色八分裤,上身外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宽松长衫,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低胸紧身背心,这样的衣着无疑更加突显出了她的魔鬼级身材。吃饭时已得到了她老公的暗中提示,来了房间后他老公还主动给予了配合鼓励,我挨着缈姐坐到沙发上后也就无需装正经了,一只手搭到她的肩膀上搂住了她,另已只手伸到她的胸前,隔着衣服摸起了她的奶子。

渺姐对我的举动丝毫也没有阻挡,于是我又贴近上去吻起了她,对我的亲吻渺姐也没有阻拦躲闪,反而是主动和我舌吻了起来。我开始跟她激吻起来的同时,隔着衣服更大力地揉起了她的两只奶子,揉了几下觉得隔着衣服摸得不过瘾,干脆松开了伸到后面搂住渺姐脖子的手,伸进到她上身里面的白色低胸紧身背心内,退下去胸罩将她的一只奶子整个掏了出来,直接抓在了手里肆意地揉捏了起来。

我和缈姐先在沙发上亲热了起来,唐僧听到动静扭脸注视了过来,但仍是显得很不自然并没有马上过来。反而是缈姐表现得更放得开的多,在开始和我亲热了起来了之后,主动站起身三下五除二便把身上的衣服全脱了。等缈姐主动脱光了衣服,看到这个魔鬼级身材的美艳熟妇,一丝不挂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话唠唐僧也就再装不下去“御弟哥哥”了,情不自禁地从床边站起身走了过来。

这间房间沙发前的地板上,铺了一张很厚很软的地摊,唐僧走过来后还是没太好意思直接下手,暂时是靠躺着坐到了沙发上。缈姐见状主动跪到了沙发前的地毯上,跪在我和唐僧面前分别给我俩解开了皮带,把我们两个早已硬挺其的鸡巴,挨个从我俩的裤子里掏了出来。一手一个地帮我们两个撸了几下,扭头看了一眼此时坐到了床边的她老公,朝着她老公挤眼坏笑了下,随后先含住了我的鸡巴,开始给我口交了起来,不一会吐出来我的鸡巴,换成了给唐僧口交了起来。

跪在我和唐僧面前的地毯上,缈姐是在自己老公的面前,同时给我们两个做着口交,这样的场景自然是极大刺激到了有着强烈淫妻欲的余哥。似乎也是情不自禁地从床前站起了起来,余哥解开裤子掏出来也以坚挺起的鸡巴,走到沙发前要求他老婆也给他口交。

见自己老公掏出鸡巴也想让她口交,缈姐却是用调侃性的口气拒绝道:“你不是老想找别人来替你玩我吗?现在找到替你玩我的人了,我这才跟人家第一回玩,咋你还着急上了啊?老实儿坐在一边看着吧,先紧着人家两个玩我吧,等他们玩完了我,你还是等着涮锅水吧!”

他的老婆在他面前给我和唐僧口交着,却是用调侃性的口气拒绝给他口交,余哥对此当然不会生气发火。因为对他这种有着淫妻绿帽倾向的人来说,要的就是自己老婆自己不能玩,只能提供给别人玩的这种感觉。因此遭妻子拒绝后余哥笑呵呵地站在了旁边,近距离看着自己的妻子给两个男人口交的淫荡举动,听着别人鸡巴抽插在自己妻子嘴里发出的声音,亢奋至极地自己撸起了自己的鸡巴。

像这种带有SM性质的多人性游戏,想要玩出所期望的刺激感觉,其中必须要有一个人做为主导者。缈姐主动进入到了被调教的性奴状态,余哥进入到绿帽奴的状态自是喜欢由别人来做主导者,唐僧则表现得是个毫无经验的小白,于是我当仁不让地肩负起了主导者的角色。

缈姐吐出来唐僧的鸡巴,又换过来了给我口交,我趁这个机会对唐僧说:“来,你把衣服脱了,躺沙发前的地板上,然后让嫂子骑你身上,你先从下边操操她。”

唐僧听完当即飞快地扯光了衣服,摸过避孕套撕开一个套在了鸡巴上,仰面躺在了沙发前面的地毯上,我把鸡巴从缈姐的嘴里抽出来说:“嫂子,骑他身上去,先让他从下边操操你。”

“是,主人!”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玩这种游戏,见我主动肩负起了主导者的角色,缈姐没用我要求便主动配合起了我,在我的面前进入了奴的角色。把我称呼为了主人答应了一声,从跪着的沙发前的地毯上站了起来。

三、

在缈姐才地毯上站起来来时,我看到她此时的逼里已溢满了淫水,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自己撸着鸡巴的余哥,看着妻子被别人玩弄时浮现出了亢奋至极的表情,为了更刺激他的淫妻欲让他也更进入状态,我指了指缈姐的下身对他说了句:“余哥,嫂子可真骚啊!你看,嫂子还没开始被操呢,逼里的水就流到大腿根了。”

“啊——”在我说话间缈姐已骑坐在了唐僧身上,把唐僧的鸡巴套坐进了她的逼里,拖着长音发出了一声浪叫,随后便连续浪叫着来回上下移动起了身体。

我快速地也脱了个精光,手握着鸡巴站到了唐僧的身体一侧,把梆硬的鸡巴放到了缈姐的头前,随后稍微地向前一弯腰,把鸡巴头杵在了她的一侧脸蛋上。继续上下移动着身体套坐着唐僧的鸡巴,缈姐侧歪过头用嘴迎接向了我递给来的鸡巴,张嘴把杵在她脸上的龟头含进了嘴里。

躺在沙发前的地板上从下面操起了缈姐,刚才还表现得不是不自然的唐僧,这时已经完全地放开了。一只手抓住坐在他身上的缈姐的奶子使劲揉着,另一只手抱着缈姐的屁股协助她上下移动着,向后昂着连对站在他身后的余哥说:“余哥,你老婆真是太骚太厉害了,在上边坐男人鸡巴的功夫太棒了,这么会就快把我给弄得要射了。”

在丈夫面前的淫妻游戏刚刚开始,唐僧便说要他快要射出来了,我自然是不想他这么快就完事,用脚踢了下躺在地毯上的他的肩膀说:“你咋这么没用呢,这么快就要射了啊?哪这样吧,你先别在下边操了,让缈姐老公躺下边换换你,咱俩一个接着操她的嘴,一个玩玩她的屁眼,正好把缈姐的三个洞都玩起来。”

此时余哥看着他老婆在他面前不到一米远处,和两个男人进入到了3P的姿势,一边扭动屁股伺候身下一个男人的鸡巴,一边吸裹吞吐伺候着站在身前的另一个男人的鸡巴,而且脸上还浮现出了一副骚浪且兴奋的表情,这样的场景自然是满足到了他强烈淫妻欲,因此他兴奋至极地欣赏着眼前的情景,站在妻子的头前正用手撸着鸡巴。听到了我略带命令的口气的要求。要让他替下唐僧躺到沙发前的地毯上,余哥马上停止了撸鸡巴的动作,快速脱光了她身上的衣服,等唐僧站起来后躺到了沙发前的地毯上。

余哥换过唐僧躺到沙发前的地毯上,缈姐又骑坐在了自己老公的身上后,但她不是骑坐在自己老公的胯间,而是骑坐在自己老公的脸上,让自己老公用舌头舔起了她刚被操过的逼。

唐僧躺享受了缈姐在上面的套坐没一会便要射了,是因为刚一进入这种另类的刺激游戏时,令他过于地冲动兴奋了,因此把鸡巴从缈姐逼里拿出来缓了一会,他也就把要射精的感觉给压了回去。缈姐在上面套坐男人鸡巴的功夫很高,显然是令唐僧觉得很是舒服享受,于是等骑坐在自己老公的脸上,让自己老公用舌头给她舔了一会逼后,唐僧压回去射精感觉的,马上又在他的鸡巴上戴好了一个避孕套,换过余哥躺在了沙发前的地毯上,继续享受起了缈姐在上面的套坐他鸡巴的感觉。

余哥被从自己老婆的身上换下来后,又是在一旁看着自己老婆被操的情景,继续自己用手撸弄起了鸡巴。不过此时已进入到了绿帽奴的状态,余哥不是像刚才那样站在旁边撸鸡巴了,而是跪在了被操着的老婆面前撸起了鸡巴。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现场看到,女人被男人操的情景,因此转到了骑坐在唐僧身上的缈姐身后,刻意地观看起了鸡巴在逼里抽插的情景。

首先我注意到有着魔鬼级身材的缈姐,是属于那种典型的运动型的身材,屁股并不大但浑圆结实。显然缈姐年到三十七八岁,依然能保持这样魔鬼级的身材,肯定是平时经常做健身运动。

随后我看到缈姐浑圆结实的屁股,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地不停运动着,唐僧从下面插在了她逼里的鸡巴,随着她身体的移动在她的下体里忽隐忽现着。由于缈姐在唐僧身上移动身体的幅度很大,唐僧的鸡巴每次被她套坐进逼里时,都是整根地尽没在她的身体里,只留下两个卵蛋挂在她的屁股下面。

发现我去后面看起了他操缈姐的情景,唐僧配合地把两身伸过来抓住缈姐的屁股,往左右两边扒开了缈姐两片浑圆结实的屁股,让我更清楚明了地看起了他的鸡巴在缈姐逼里进出的情景。两片浑圆结实的屁股被唐僧给左右扒开了,缈姐的屁眼也完全暴露了出来,我看到随着唐僧的鸡巴在她逼里的进出,她的屁眼口也在一合一张地不停收缩着。

四、

我、唐僧和余哥、缈姐夫妻一行四人,进到房间后既开始了淫妻游戏,进行了不长的时间之后,又进一步地进入到了夫妻奴调教的游戏里。我成为了四人游戏的主导者,也就等于算是成为了余哥、缈姐夫妻二人的主人,唐僧因表现得是个毫无经验的小白,也只好是充当起了配合我调教余哥、缈姐夫妻的角色。既然成了这场四人游戏的主导者,于是我也就开始按我的意图主导起了游戏,站在缈姐身后看到她暴露出的屁眼,随着被抽插的动作一合一张地收缩着,我在她的身后开始玩起了缈姐的屁眼。

见面之前约定的是要在余哥面前调教他老婆,我和唐僧在跟余哥、缈姐夫妻俩见面之前,自然是准备了好些件的SM工具,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肛交润滑剂。决定了要从后面对缈姐的屁眼下手了,我拿过来了那瓶肛交润滑剂,拧开盖子挤出来一些先倒在了我的食指上,然后蹲下身对准缈姐的屁眼涂抹了起来。在她的屁眼口周围涂满了润滑油,又把手指抠进了她的屁眼里,她屁眼口的里面也涂进去了润滑油。

躺在地毯上的唐僧看到了我的动作,抱住了缈姐的腰部使劲往下一搂,使得缈姐的屁股尽量地向上抬起,好让我更得劲地给缈姐的屁眼涂润滑油。在缈姐的屁眼四周及屁眼口内涂好了润滑油,我在自己的鸡巴上套好了一个避孕套,前胸贴着缈姐的后背弓着身站在了她身后,在她的逼继续被唐僧的鸡巴从下面操着的同时,把我的鸡巴从后面操向了她的屁眼。

在AV片里面看起来,两穴同插的场景看起来相当得刺激,可真是实际做起来其实姿势很难拿。缈姐是骑坐在了唐僧的身上,让唐僧从下面把鸡巴插进了她的逼里,而唐神的两条腿还伸在了缈姐的屁股后,我在他们的身后只能是以大劈叉的姿势,双脚站在了唐僧两条大腿的左右两侧,同时还得尽最大程度向前弓着身,这样才能让我的鸡巴够到了缈姐的屁眼。还好缈姐的屁眼已不是第一次被插了,我又在她的屁眼周围和屁眼口内涂上充足的润滑油,我把龟头抵到缈姐的屁眼口尝试着插了一会,鸡巴就完全进入了她的屁眼。

两穴同插的姿势实际做起来虽很难拿,但真做到了后自然是相当得刺激。逼被唐僧的鸡巴从下面插着,屁眼又被我的鸡巴从后面插了进去,缈姐的逼和屁眼同时被两根鸡巴插了起来,当即便发出了痛苦中带着极度兴奋的叫声。“哎哎呀……主人…主人饶命……主人饶命……您的鸡巴太大太粗了……要把骚货的屁眼操爆了……”

被我从后面操起了屁眼,缈姐也就没法做上下移动身体套弄唐僧的鸡巴的动作了,唐僧便伸出双手捏住了她的两只奶子,侧脸转向跪在一旁撸着鸡巴看着老婆被操的余哥说:“你这个骚货老婆,就要这么操才行,不插满了她不舒服!”随后又仰起脸对骑坐在他身上的缈姐问道:“是不是?是不是?”

因我是进入到了作为他们夫妻主人的角色,唐僧则是作为了配合我调教他们夫妻的角色,缈姐便以唐僧是我朋友的感觉,把他称呼为了“唐僧爷”。听唐僧羞辱性地问起了她,缈姐连续浪叫着连忙回答道:“是…是…是……唐僧爷说的是,我是个骚货贱逼,是主人和唐僧爷的性奴,就应该被逼和屁眼一起操……”

“哪是他鸡巴,操得你逼舒服,还是我鸡巴,操得你屁眼舒服啊?”我在后面紧跟着追问了一句。

「都…都舒服……骚货的逼和屁眼都熟妇……主人和唐僧爷的……的鸡巴都很大很厉害……骚货的逼和屁眼……被主人和唐僧爷……操得都非常得舒服……」以这样的姿势同时操起了缈姐的逼和屁眼,大劈叉弓着腰站在后面操屁眼的我,因为姿势的难度系数实在太高,做起来自然也非常得累。操了大约七八分钟,我就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只好拔出了插在缈姐屁眼里的鸡巴。以这样的姿势被同时操着逼和屁眼,缈姐需要尽量向前倾着上身也非常得累,因此我拔出鸡巴不再从后面操她的屁眼了,她便也从唐僧的身上站了起来,但意识到随后唐僧肯定也想要操她的屁眼,马上又撅着屁股跪趴在了沙发前的地毯上。

五、

缈姐撅着屁股跪趴着的姿势,可以说是做的非常得标准。腰的位置压得很低,屁股高高撅起显得更加突出,因她得腰非常得纤细,这样后背和肩膀就成了一个倒三角形,从后面看上去的视觉诱惑力相当得强。唐僧从沙发前的地毯上坐了起来,马上跪到了撅好姿势的缈姐屁股后,把鸡巴又操进了缈姐的屁眼里。我则是站到了缈姐的身前,摘掉套在鸡巴是的避孕套,把鸡巴塞进了缈姐的嘴里。

唐僧显然是第一次有干熟女后门的机会,把鸡巴从后面操进缈姐的屁眼里后,便是以最猛烈的节奏抽插了起来,结果猛干了两三分钟便大口喘着粗气停了下来。不过唐僧刚一停下来,缈姐则是主动挺动起了屁股,每一次都竭尽全力地用屁股顶撞着唐僧的小肚子,让唐僧的鸡巴深深地插进着她的屁眼里。

获得了肛交一个美艳熟妇的机会,而是还是在这个美艳熟妇的丈夫面前肛交着她,生理和心理上都得到了极大的兴奋刺激,唐僧很快就又来了要射精的感觉。这一次他是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了,抱着缈姐结实圆浑的屁股一阵猛干,在抽插的动作中大叫一声射了出来。

唐僧射精后因出了一身的汗,便先去了卫生间里面去洗澡,我则是撅趴着的缈姐脸转向了她老公,又在自己的鸡巴上套了一个避孕套,准备在她老公的面前继续肛交她。不过缈姐却是扭过脸来对我恳请道:“主人,求求您先操操骚货的浪逼吧!刚才骚货被您和唐僧爷操得,现在已经快要高潮了,主人您再用大鸡巴操骚货的浪逼一会,骚货肯定能到高潮了的。求求您了主人,先赏赐给骚货一次高潮吧!”

我一听便把鸡巴操进了她的逼里,而被我操入后缈姐当即大声浪叫道:“啊啊啊……主人…主人……您的大鸡巴太厉害了……骚货的浪逼被您操得太舒服了……求主人您使劲得操……使劲得操骚货的浪逼……用您的大鸡巴赏赐给骚货高潮……”

此时我也已进入到了兴奋到顶点的装备,抱着缈姐的腰一边大力地猛操着她,一边拍打着她的屁股辱骂着她说:“你个骚逼贱货……我操死你……操死你……在你老公面前操死你……”

“操死我……操死我……主人您操死我吧……在我老公面前操死我吧……我是个骚货、臭婊子、贱母狗……就喜欢被人在我老公的面前操我……又是喜欢被主人您这样大鸡巴的男人……在我老公的面前操我……”

被我猛力地操干了一百多下,缈姐的开始更明显地收缩了起来,回身用一只手紧紧抓住了我的一只胳膊,声音更大地扭着脸对我叫喊道:“啊啊啊……主人…主人……我要来了……我要来了……”

我把抽插她阴道的速度、力度都提到到了最大,又是猛力地地操干了几十下下,缈姐在连续地大声浪叫中被我操到了高潮。这一次的高潮来的很是强烈,高潮后的缈姐脸贴地直接趴在了地板上,但嘴里却还继续下贱地叨咕着说:“主人…主人……您的大鸡巴太厉害了……操得骚货的浪逼太舒服了……骚货太喜欢被您操了……”

把缈姐操到了高潮,我也达到了快射精的状态,抱着她的腰拉高起她的屁眼,又是把鸡巴操进了她的屁眼里猛干了起来。在缈姐的屁眼里操干了没一会,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喷射出来了,连忙从缈姐的屁眼里拔出鸡巴腾身站了起来。缈姐没有用我命令她,便极其配合的直起身跪在了我面前,摘掉我鸡巴上的避孕套张嘴含入了口中。被缈姐技术熟练地吞吐着鸡巴没一会,我兴奋地「啊——」地大叫了一声,痛快地把精液全部射入了妻她的嘴里。
阁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