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姑丈弄上床


我是一位女子高中生,生活除了读书还是读书,不止拍拖,连男性朋友也不多,想不到我的初夜却是被一个大色狼夺去的……





一个下午,我在家中做家课,因天气很热我穿了一件小背心及短裤。家中只剩下我,晚上,细姑丈来到,说要帮哥哥检查在厅中的电脑,还不时的打量着我。





爸爸妈妈到了外地旅行,哥哥也说今天不回家睡,想到家中只有细姑丈和我,我知道躲不了呢!细姑丈和我晚饭后,便急急叫我去冲凉去,我心中跳过不停,在他再三催促之下,我下才无奈地取了睡裙入冲凉房。


我刚想锁上冲凉房门时,细姑丈却说要去小便,我只好满瞼通红,急急让他先。很快,他便出来。





当我闭着眼,享受着喷着热热的花洒时,我的心仍是不停的跳过。这位细姑丈外面很斯文,在我们亲戚中,他是很受欢迎的!但是,我却十分怕他呢!或者,是他每次盯着我的那种眼神,那是一隻很饿的豺狼,面对一头肥羊的眼神。





我虽然只得十六岁,身裁却很好。我那对足有三十六吋的大乳房,就相信令很多男人心动。在平时返学的日子里,我总爱用细码些的胸围,缚得紧些,免得受其他人投以希奇的眼神。





在此炎热的夏天,在家里不禁穿得随便些!这时正是热天,所以和姑姐姑丈她们一起时,我总爱穿鬆身阔袖的T恤,可能在我没有留意时,在他们面前走了光呢!假如没有细姑丈在家,我每次冲凉都要用上个多小时呢!我现在却哪有心情,只希望快些叫他走吧!





当我用毛巾抹身时,看见镜中一丝不挂的我,长长的秀髮、娇佾的脸孔、丰满的乳房和我下面浓密的森林,连自己也心跳不停呢!





我穿上那丝质的白色的内衣裤后,赶忙穿回睡裙走出冲凉房时,不禁有些犹疑,因为我这套睡裙是一件紧身而白色半透明的丝质迷你的短裙,我知道细姑丈一定可以看到我的身裁,甚至可以看到我的白色内衣裤呢!





果然细姑丈看见我出来后,用双眼盯了我很久,直至我披了件外套。他跟着瞇着眼说:「继续整哥哥那部电脑呢!不知为何他整了半天也是一样。」





我说:「不如明天再来吧!」





我己经暗示要睡觉,谁知他竟说不要理他,叫我自己先睡呢!哼!他在我家裏,叫我怎可以睡呢!于是,我只好取出本杂誌细阅吧。





细姑丈像是很认真的检查,差些整部电脑也给他剖开呢!看来要有很长时间他才可以完成呢!





可是,我忽然感到整个身体仿似被蚂蚁咬噬。起初我只是用手抹抹吧!不多久我己经痒得用手隔着睡衣拚命的磨擦呢!但是这于事无补呢!那痕痒很快己经蔓延全身呢!我的双手控制不了,竟偷偷地钻进裙底隔着内裤去磨擦着。我却没有留意细姑丈利用电脑萤光幕在偷看着我呢!





那痕痒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愈来愈厉害呢!我终于决定走进冲凉房去,为怕细姑丈怀疑,我不敢用花洒,只是脱光衣服,放满浴缸水,然后赤条条的走进浴缸去,用水去洗呢!





我看见整个身体大部份也给自己磨擦得通红呢!当用水去洗时,稍为好些,但一穿回衣服却又开始痕痒,于是只好躲在涷水中!那种难受,令我辛劳得哭了出来呢!





忽然细姑丈拍门,他问我是否有事。我只得赶忙穿回衣服,开了门。他看见我曾哭的模样,他柔声的问了几句。我实在太辛劳,虽然是怪难为情,但是我仍告诉他,我身体有些痕痒,很不舒适呢!他很认真问了好几次,他说我一定是身体敏感呢!他还说可能是皮肤癌呢!吓得我一跳,很惊惶的问他怎样呢!





细姑丈问我是否有一些薄荷膏呢,我连忙取了出来。他说要将所有患处也擦抹一遍,他还说要帮我手,我当然是不同意。





他微笑问了句:「你可以搽抹背部吗?」





在我犹疑时,他又嚷着:「快些吧!一阵间可能愈来愈痕呢!」





那阵痕痒又涌现,我只好满脸通红,低下头来让他帮手搽呢!谁知他说:「不如入你的房吧!费事给对面屋的人看见呢!」





细姑丈没有等我考虑便半拉半推了我入房,和我坐在床上。唉!我的房间连爸爸也不准进入,今天却让一个男人坐在我的床上,除了阵阵痕痒外,心竟有种怪异的感觉,心一直跳过不停呢!





忽然见细姑丈盯着我刚才冲凉前抛在床上的不同颜色的内衣裤,我竟感面红,双手赶忙推在枕头底呢!





细姑丈叫我伏在床上,我只好跟着做。我感到他的双手在我的背部不断隔着睡衣在抚摩呢!





我问他做甚么时,他含糊的应道:「做热身呢!」





忽然他拉下我的睡衣的拉链,我的心跳过不停,我很紧张,双手紧捉着枕头。他的双手却己经不规矩的由我的肩膊向下抚摩去呢!我催他快些搽薄荷膏吧!





他慢慢的搽满双手,才轻轻的由我的肩膊抹下,那种清凉的感觉,令我十分愉快,我不禁闭上眼去享受。他很温弛的抹着,怪舒适呢!





忽然他由我的肩膊拉下那睡衣,幸好我是伏在床上,他只是拉至我的胸前,不过我的背部却完全赤裸暴露在他的眼前。他狡辩说,为了不用弄污我的睡衣呢!我才不信呢!不过,心想他不过是搏懵佔些少便宜吧!现在家中只有他一个人,不要触怒他,否则后果更严重呢!





细姑丈见我不敢发怒,没有理会我,继续他的抚摩。他的双手却总是在我的胸围的背后的带子移动,或者伸手轻轻触碰我的胸前。我知他是搏懵,不过他的双手却真像有魔力,我感到他的手非只传来凉意,还有阵阵触电的感觉,我忍不住闭起眼享受。





细姑丈的手慢慢的向下抚摩去,将仍然遮着我的内裤的半截睡裙撩开,好让他的右手可以直搽向那内裤的裤头边缘。我刚想出声时,他的手又游开了,我只好装作闭着眼睛。如是者,他的手不断的往返抚摩我的背部。很希奇,我却愈来愈觉得很舒适呢!





忽然我发现他的双手又游回我那乳房的背部,是使劲的撚弄着,害得我叫出声,他却在狡辩是更有效呢!我还未有任何表示,他更放肆的将双手穿过我的胸围,紧紧握着我对乳房,而身体更压向我的背部。





我这时才发硫他竟是赤裸上身呢!我大惊叫道:「救命呀!不要呀!」





他没有理会,他反而用嘴去吻我的嘴。因为他在入房后己经锁了门,并且开了厅中的电视机,他是有备而来的。





阵阵惊惶的感觉,身体又给他压得透不过气来呢,身体的气力也渐渐微弱起来,再加上他的双手不停的捏搓着,整个人竟软了下来。为了避开他的嘴,我索性埋了我的头在枕头,谁知他放弃了我的嘴,用舌头沿着肩膊舐我的背部,那种比刚才痕痒大数以十倍的刺激如触电涌现。





我想起身反抗,他却用左手按着我的颈,使我有些晕眩,整个身体也软软的,全发不了力。他这时右手却不再搓捏那对发热的乳房,改为向那对发硬的乳头拨弄撚撩着,我的双手虽然是拉着他,但那是没有用的,最惨的是我下面竟给他刺激得有反应呢!





细姑丈见一招奏效,于是得寸进尺,手指偷偷的解开我上身的钮扣,魔掌疾伸而入,肉贴肉的抓着了右边乳房。姑丈早就发现我胸部甚有本钱,却没想到我的乳房美妙到这种程度。细嫩粉幼,又带弹性,饱饱满满的一手握不完全,他隔着胸罩按压着,左手继续打算解开其餘的钮扣。





我急得快哭了,想要阻止姑丈的侵犯,却那里反抗得了这体格强健的大色狼。不一会儿,他已经将我的钮扣完全解开,露出了雪一般白的上身。





我紧拉住姑丈的双手,请求说:「不要……!不要……」





姑丈一时不忍,暂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轻拥着我,疼惜的吻着我的脸颊。我羞得将整个脸蛋儿埋进他的怀里,他故意又用指头轻按着我的乳头位置,我的乳头那一小点尖尖突突的,想必是兴奋引起的硬挺。他只让乎我稍喘过一口气,便又回复攻势,时揉时捏的,而且还伸入到睡裙里面,对乳尖搓搓拉拉,直弄得我唉声嘆气,求饶不断。后来,他索性拉下睡裙,漂亮胸脯清楚的呈现在眼前,我只能羞臊得用双手遮脸,反而便宜了旁边的大色狼,正好贪婪的饱览胸前的美妙风光。





他知道我没有反抗,捉着我双手,硬将我身体平放,好使我的身体大字型的暴露他面前。我还是第一次赤裸上身,尤其是在自己亲人面前呢!不过,看见他满眼通红,像飢饿的豺狼看着一头肥羊,他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足有三十六吋的豪乳上,我心跳得不了,我知他己经忍不住了。





果然他像发疯似的,将头埋在我柙对乳房上,狠狠的咬噬着,那痛楚令我大声叫着,我的悲痛的叫声只引得他更疯狂的咬噬呢!而我只能将身体稍为移动来减轻痛楚呢!忽然他竟咬着我的乳头,就像吃葡萄提子呢,我则痛得眼泪直标,假如不是身体给压着,我一定弹跳起来呢!





他显然不再给我喘息的机会,他的嘴巴竟向下游移,他的舌尖顺着的舐着呢。他的舌尖每舐一处,也令我叫过不停。我感觉到自己是给他撩到有反应呢!他的双手索性将那脱至小腹的睡裙除了,抛在床下去。这时的他,竟放开了我,双眼满是淫笑的盯着我,站在床前脱他的长裤,他似乎知道我己经不会反抗呢!





软软的我无力的大字型的摆在他面前,阵阵羞耻及想到自己姑丈快将和自己做那件事,心中那种羞耻及罪恶感浮现,而自己在给人如此狎弄竟有高潮,更是羞耻。





我的眼泪不停的流着,口中低声说道:「姑丈,不要呀!……」





看见细姑丈把全身脱了个精光,只剩—下一条蓝色三角,壮硕的肌肉和巨大的肉棒,宛如希腊雕像般的男子,强健体壮,气息粗喘,双目赤红汗流浹背的光溜溜大汉,下腹一根让我看得目瞪口呆。在那蓝色三角裤内突出那部份,很是骇人呢!这时姑丈整个人,靠近我的面前,用手抹了我眼泪,轻声说:「不要哭。」





我不敢直望他,我只是紧紧闭着双眼。他忽然捉着我的手,移到他身体上。他要我的手按着他三角裤上突起的部份。那是发热的,我感到他是有生命的,彷似是在不停的跳动着,又像是有一条火热的大棒在裏面。姑丈不要我去细想,他竟拉开裤头,捉我的手去接触他的东西。





十六岁的我还在女校读书,连男朋友也没有,要我做这污秽的事情,要我的命似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