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后 胜新婚

燕一边擦头发一边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就在她走进卧室准备换上睡衣的时候,灯突然熄灭了,一个黑影扑了上来。黑暗里,燕看不清黑影的样貌,只知道在挣扎中,自己的双手被黑影用自己进门时脱掉的丝袜牢牢地绑在了床头。

一丝不挂的燕无助的躺在自己的卧床上,柔美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想要挣脱束缚。但燕不知道这样的动作更加激发了黑影的慾望,黑影看了一下自己的杰作,把头慢慢的向燕的乳房移去。那是一对难以一手掌握的美乳,黑影用舌尖在乳房四周打起转来,双手也不停的抚摸着燕那吹弹可破的肌肤。

「不要啊!求你别这样」燕不停的扭动身体,但一个月没碰过男人的身体却不像她的头脑那样听话。渐渐的,随着黑影的舌尖一点点接近燕的乳头,燕的身体一阵酸麻,舒服的感觉让她不想让黑影停下来,但是理智却又告诉她这是不对的。

「啊……不要去那里」燕敏感的阴蒂感觉到了黑影的手指同时,早已硬挺的乳头被黑影一口整个含进嘴里:「嗯……」燕忍不住又是一阵呻吟。

黑影的手指在燕的阴蒂上动作频率越来越快,还不时地把燕已经泛滥的淫水抹一点来润滑,「哦……哦……啊……别停」皮肤已经潮红的燕不自觉地不停的呻吟起来,开始享受身体的愉悦。

「你说什么?什么别停?」黑影带着淫邪的语气问燕,同时加快了手指的频率。

「啊……啊……」燕不想回答,但是阴部的快感却又让她不想停下。

黑影的手指突然不动了,酸麻的感觉戛然而止。「别停,要动!」燕不甘心就这样失去舒服的感受。

「那你就乖乖阿答我问题,小浪货。」黑影一边恢复手指的动作一边对燕说:「什么别停?动哪里?」「动我的那里,不要停!」燕禁不住身体的诱惑,还是说了出来。

「那里是哪里?」黑影继续追问。

「小贱逼,动我的小贱逼。」燕的快感随着黑影手指动作的加快而越来越强烈。

「好的,小贱逼,哥哥这就让你变成真正的小贱逼。」黑影不但越动越快,而且加大了运动的幅度,已经开始摩擦包括阴道口的一大片地区。

「嗯……嗯……啊……啊……就这样,再快一点。哦……啊……」燕觉得整个身体都变轻了,彷佛所有的感觉神经都在向阴蒂聚集,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哥哥,快一点,小贱逼不行了。啊……啊……噢~~嗯。」燕突然挺起了臀部,整个阴道和肛门止不住的痉挛了起来,阴道口和屁眼有规律的一伸一缩--在黑影的手指下,燕居然就达到了高潮。高潮的快感还未完全退去,燕还沉浸在舒畅的感觉里。突然,黑影把他已经站立的粗壮的武器插进了燕的阴道里。

「啊……」一种充实的感觉占据了燕的身体,使她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她很希望感受插入拔出带来的快感,而黑影并没有进一步动作,而是对燕说:「现在插在你的贱逼里的东西是什么?」「大鸡巴。」燕羞怯的回答。

「想不想被大鸡巴操啊?」黑影一边问一边在燕的阴道里剧烈抽动了几下。

「嗯……噢……想,想被操……噢……」燕一边呻吟一边回答,身体的享受战胜了一切。

「你说操你就操你啊?求我!」黑影又停下了动作。

「求求你,用你的大鸡巴操小贱逼吧!小贱逼不行了。」「好吧,看在你这么浪的份上,哥哥就让你爽个够。」黑影开始在燕的阴道里抽插。

「喔……喔……喔……喔……喔……好舒服……用力……干我……啊……对……干我……啊……啊……」燕的叫床声越来越大,黑影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两个赤裸的肉体因为激烈的碰撞而发出啪~ 啪~ 啪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相当的刺耳,但是却能激发起人本身的兽性慾望。

「喔……喔……喔……喔……哥哥的鸡巴真硬……你要操死人家了……啊……噢……啊……」燕一面发出淫荡的呻吟,一面开始狂野的扭动下半身迎合黑影的动作,使每一下都更加深入。

「小贱逼,哥哥操的你舒服吗?看不出来你还真够浪的!」黑影一边努力一边对燕说。

「喔……我就是个浪逼……啊……啊……欠操的……浪逼……快一点……啊……快一点……啊……」燕意识已经模糊,身体却已经向高潮冲刺。

「啊……我要射了!」一段时间的不停抽送,黑影也快不行了,於是动作开始更加猛烈起来。

「啊……喔……啊……小贱逼也到了……别停……射在里面……啊……嗯~嗯~ 嗯……啊」燕的身体一阵抽搐,高潮来临的感觉然她就像漂在半空中。她感觉到阴道里一股一股的热浪冲击着自己的子宫,黑影的鸡巴配合着自己阴道的收缩也在一下一下的膨胀。她和黑影同时到达了高潮。

「你这个小贱逼被几个人操过啊?」黑影趴在燕身上,对着燕的耳朵轻轻的吹气。

「就被我老公一个人操过。」燕亲了黑影一下:「大傻子,只有你可以操我。

还不去把灯开开!」

「不开,要多在你身体里呆一会。」我没动弹:「我扮强奸犯来操你容易吗?

很有技术性的!很费体力的!把你操爽了就想把我甩了?没那么容易!」「切~ 少来这套。操我你不爽啊?呵呵。」燕看着因为过於卖力而无精打采的我笑了。

「我精尽人亡了,你收拾吧,呵呵。」我从燕身上滚下来,躺成一个「太」字。

「那你要把我的手解开才行啊?大笨蛋。」燕无奈的看着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我赶忙解开捆在床头上的丝袜,然后又躺了下来。

燕把头探到我的胯下,亲了我的小弟弟一口:「我的花生米,一会见,哈哈。」然后就去卫生间做自我清洁了。

躺在床上的我仍然心潮澎湃,呼吸起伏。刚结婚半年不到就因为工作的原因分开一个月,也难怪这次做爱如此令人激动。我刚刚恢复平静,燕就洗好回来了。

我拥着燕,嗅着她的发香,抚摸着她圆润的屁股,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回小夫妻久做性趣冷购情趣好似添一人

我和燕结婚时间很短,但是做爱的历史可很长了。燕18岁刚刚成人的时候就把处女之身给了我,作为回报,我也同时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记得那会根本没什么舒服的感觉,只是觉得疼,不到一分钟就射了。懵懂的我还以为自己是阳萎。后来长知识了才知道处男都这德行。燕把我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我把燕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女人,但是,这么多年来没变的是彼此的情感。我们初尝禁果之后,疯狂的爱上了做爱这件事情。

我们两家的大床、写字台,宾馆的地毯、学校的宿舍、甚至公园的草地都留下了我俩爱的痕迹。但是近些年来,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审美疲劳,对性也不再热衷了。燕表现的尤为明显,经常是我再三要求,它才会勉强同意。

这究竟是怎么了呢?我们俩的感情依然炙热,可做爱却再不积极。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吃过晚饭没事的时候就去网上寻找答案。

有一天,我在网上无意的逛到了春水堂,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心中怦然一动。

第二天晚上,我在燕前面洗好澡,等燕一走出浴室的房门,我就把她抱起,亲吻她的全身。没有准备的她也很快进入了状态,半闭着眼呓语:「老公,要你操我,狠狠的操我。」我一边用手蹂躏她的乳房一边对她说:「今天我不着急,让新朋友先享用我老婆的身体。」说着,我就拿出预先藏在枕头下的在春水堂订购的大鸡巴和小跳蛋:「你想先被大鸡巴操啊,还是先被小弟弟操啊?」燕双眼迷离的看着我手上的东西,咬着我的耳朵对我说:「先让小弟弟上,然后大鸡巴干,最后你操我,一定要操的我特别爽!」我就喜欢燕在床上放荡的贱逼样子,今天见她表现得这么好,心中一荡。於是打开跳蛋的开关,开始刺激燕的乳房。

「嗯……」燕低沉的呻吟,呼吸变得急促。我看见燕的贱逼已经渗出少量的淫水,便改变策略,突然把跳蛋挪到了燕的阴蒂上。

「啊……啊……」燕显然对突如其来的刺激没有心里准备,开始淫荡的叫起床:「嗯……嗯……啊……啊……就这样……就是这样……哦……啊……」我毫不怀疑我的小贱逼是一个阴蒂高潮型的浪货,因为燕开始提要求:「老公,要跳蛋更强烈一些。」我把跳蛋的功率调到最大。

「哦……」燕深深地感受着这刺激,脸蛋和身上开始潮红:「哦……啊……小贱逼不行了……啊……啊……噢~~嗯。」燕双腿紧紧地夹住我拿跳蛋的手。

看来跳蛋的刺激对燕来说很有效,她从来没这么快到过。我赶忙拿过电动大鸡巴,打开开关,毫不费力的插进了燕湿滑的阴道。

「喔……喔……喔……喔……喔……好舒服……用力……对……用力……啊啊…」燕摇着屁股不停的浪叫,电动阳具给她的刺激是前所未有的,那大鸡巴比我的粗壮一圈,也长了很多,把燕的小贱逼撑得满满的:「哦……哦……啊……别停……千万别停……」燕的声音越来越淫荡。

电动的大鸡巴在燕的贱逼里左旋右转,每次旋转都带出很多淫水,很快就弄湿了床单。我开始用很快的频率用大鸡巴在燕的逼里抽插。这下燕叫的更大声:

「喔……喔……喔……喔……大鸡巴好硬……操的我要死了……啊……噢……啊……」我一边抽动一边问燕:「小贱逼喜欢大鸡巴吗?」燕歇斯底里的淫叫:「喜欢……喔……喔……喔……喔……我爱大鸡巴……啊……老公我爱你……啊……啊……」。

随着我更快的抽动,燕就要到高潮了:「喔……操我这个浪逼……啊……啊……欠操的……浪逼……快一点……啊……快一点……啊……」高潮到了,燕的贱逼开始有规律的伸缩。我却并没有停下来,这个鸡巴不会射精,我要让燕充分享受性的乐趣,於是我更加努力的用大鸡巴抽插燕的浪逼。

燕显然没有想到,淫荡的叫床声响彻云霄。

「啊……喔……啊……救命啊……臭老公……我要让你弄死了……啊……啊……噢……」不到一分钟,燕又攀上了快乐的顶峰。但我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於是问她:「你是不是世界上最浪的浪货?」「喔……我就是个浪逼……啊……啊……世界上最欠操的……浪逼……快一点……啊……快一点……啊……」燕又到了高潮:「老公,我要你……啊……要你的大鸡巴操我……嗯~ 恩~ 啊……」我的鸡巴早就被燕叫的高高挺立,我把电动鸡巴拔了出去,把燕翻了过来,让她像狗一样四脚着地的趴在我的面前。燕把屁股分得开开的,露出被电动大鸡巴操的通红的逼。

「你这个贱逼刚被别人操过,还要挨操啊?」我一边问她一边带上避孕套。

「要操,要操。要被你一直操到死。」燕扭动着雪白的大屁股寻找着我的鸡巴,两只硕大的奶子在胸前跳跃。看到这情形,我再也忍不住,『扑茨』一声,把鸡巴直插到底。

「嗯~ 」燕强烈的呻吟了一声。然后随着我的抽插,开始新一波淫声浪语:

「喔……喔……喔……喔……喔……好舒服……用力……干我……啊……对……干我……啊……啊……」我卖力的干了燕大概五分钟,可使刚才的刺激实在太大,有点不行了:「不行了,老婆,我要射了!」「啊……喔……啊……小贱逼也要到了……别停……别停……啊……嗯……啊,唉!」随着燕的叫床声,我射出了白花花的精液,交卷了。

我顾不上摘下避孕套,就一把搂过燕,问她:「怎么样,老婆,舒服吗?」燕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淫荡,脸红红的对我说:「舒服,特别舒服。要是最后你要能再坚持一下,我就更舒服了!」「呵呵,我也想。可是听着你叫得那么淫荡,我哪受得了啊!」我调侃她。

燕轻轻的打了我一下:「讨厌。」

我很高兴,以为这样就可以慢慢缓解燕的性冷淡,可是好景并不长。在后来我们俩又用了几次电动鸡巴,但是燕嫌那大鸡巴太粗了。后来说什么也不用了,倒是跳蛋用的次数更多一点。但慢慢的,燕又开始不怎么做爱了。我只好上网继续寻找解决的方法,毕竟我还不到三十岁啊!

新的改变,从那天我无意的进入到那家网站的那一刻,开始了。

第三回偶然间网上识交友心顾虑解惑靠视讯

我是在网上无聊瞎逛的时候进到那家网站的,夫妻123,很怪的名字。我点进去,注册了会员,开始在论坛闲晃。论坛上好多帖子都是描写自己和别人换老婆做爱的,我看了觉得很反感,总觉得弄得好像交换一种货物似的,对女人没有一点尊重,况且我一直认为一个男人的精力是不可能同时应付两个女人的。

我正要推出网站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帖子的标题吸引住了--三人行后老婆爱上了做爱。我好奇的点开内容开始阅读,内容大意是说,他的老婆性冷淡,后来他说服老婆找别的男人做了一次3p,老婆的性感带被完全开发了,结果再也不性冷淡了。

看完之后,我觉得既刺激,又不可思议。刺激是因为以前在黄片上经常能看到两个男人操一个女人,一直看得很爽;不可思议是因为把自己的老婆交给另外一个男人操,除了根本不爱自己老婆的人,谁也受不了啊!於是我抱着矛盾的心情,在网站的三人行专区里仔细的浏览每一个帖子。

渐渐的我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像的那样,进行三人行的夫妻都是特别恩爱的、毫无隔阂的,是因为爱妻子才这样做的。

最后,我看了一个技术帖,楼主说:「性是爱的基础,但不是爱的全部。因为男女生理构造的不同,其实一个男人很难让一个女人得到特别满足的性愉悦。

而自私的丈夫就以爱的名义把妻子绑在身边,结果就是妻子无法充分感受性的快乐。」看过之后,我思考了好几天,觉得楼主说得很有道理。於是给楼主回了帖:

「虽然如此,但是三人行得前提条件一定是夫妻双方都心智成熟,都懂得性是游戏,爱才是彼此的唯一。」过了几天,楼主回帖说:「没错,兄弟,如果破坏了家庭,那就是婚变了,所以找单男的时候也要找遵守游戏规则的。祝你和夫人在三人的世界里玩得愉快」心结解开之后,我开始和燕说起此事。燕是一个非常正统、有着中华女性传统美德的女人。

第一次听我说完,虽然没有破口大骂,但是也非常的不高兴,以为我不再爱她。可久而久之,架不住我反覆的说明我只爱她一个,是因为爱她才想让她享受做女人的快乐,我再提起这事的时候,她不再强烈的反对了。做爱的时候,我每次说让第二个人,其实也就是电动鸡巴操她的时候,她都特别激动,淫水留得特别多。

在我又一次提起的时候,燕终於开口了:「可是,我怕到时候紧张。再说我总觉得在家里你拿什么操我都行,但是找别人会不安全。」听了燕的叙述,我觉得也很有道理,毕竟我们是正经夫妻,不想卷进什么色情事件里。

怎么办呢?突然,我看见了电脑旁的视讯!於是对燕说,可以找个人,在视频里互相不漏脸,先试一试。燕想了想,满脸娇羞的点了点头。

上网,发信息,仔细地筛查人选。最后我确定了几个合适的人选--有长期固定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正当职业、同龄人。我觉得这样稳定的人不会愿意因为性而影响彼此的生活,这也是我想要的。我为燕申请了新qq号,让燕和他们交流,然后选出燕喜欢的。就这样,一个月后的一天,燕选中了小李,并约定当晚视讯。

我和燕早早的吃过饭,洗了澡坐在电脑前。刚上线,小李也出现了。我们按照约定都没有露脸,互相打过招呼后陷入了一段沉默,因为我们都没有经验。最后,我说小李:「你把内裤脱了,让我老婆看看你的大鸡巴吧!」小李顺从的脱下内裤,他的大鸡巴比我的略大一点,已经有些硬了。我看了看燕,她脸红红的,喘息声有点粗了。我知道这是燕第一次看到别人的鸡巴,有点紧张也有点动情,於是我把手伸进燕的睡裙,开始抚摸她有弹性的胸。

「嗯~ 嗯……」燕长出了一口气,扭动了一下身体,开始要进入状态了。我对萤幕那边的小李说:「我老婆喜欢别人说流氓话,喜欢别人叫她贱货,你告诉她想怎么操她,我来照着你说的替你操她。」「我要一边亲小贱货的小嘴,一边用手用力的抚摸她的大奶子」小李也没多客气:「一直揉到贱货的奶头开始发硬。」我按照小李说的在燕身上动作,并且附带脱掉了燕的睡裙。燕在我的爱抚和陌生人的注视的刺激下比平时更快的进入了状态,不但没有反对我脱掉她的衣服,而且自己开始把手伸向下体。

小李很配合的说到:「然后我就在背后抱着小贱货,用两只手不停的又抓又揉她的大奶子,然后脱掉她的内裤,让她手淫给我看。」我一把扯下燕的内裤,内裤里已经满是燕的淫水。蹂躏着燕雪白的双乳的我看到燕有一丝紧张,好像不太好意思在陌生人面前手淫,於是在她的耳边轻轻对她说:「老婆,玩就放开一点,别紧张,我永远爱你。」燕听了我的话,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把手伸向下体。我赶紧调整了摄像头的角度,让燕背对着坐在我的腿上,把逼和阴蒂正对着视讯。燕调整好姿势,雪白的手指开始在阴蒂上运动。

「哦……哦……啊……哦……哦……啊……」燕对着麦克淫荡的呻吟着,小李的鸡巴已经立正了,龟头的顶端流出透明的爱液。我的鸡巴也挺立了起来,顶在燕的屁眼处,燕的手指偶尔划过我的龟头,留下酥麻的感觉。

「喔……喔……喔……喔……」燕持续着动作和舒服的感觉,我问她:「贱货,让别人看着你自己手淫爽吗?」小李也一边套弄着自己的鸡巴一边问:「小贱逼喜不喜欢让我看着手淫啊?」「嗯……嗯……啊……喜欢,喜欢手淫……给老公和小李看……噢……爽死了……爽死小贱逼了……噢……啊「「贱货,那你还不叫我好听的?要不然我不让你手淫了!」小李套弄着自己的鸡巴,用语言刺激燕。

「哦……啊……哦……哦……小老公,你是小贱逼的小老公……哦……小贱逼到了……啊……嗯~ 恩……」在强烈的外界刺激和羞辱感下,燕的高潮来的前所未有的快。视讯画面里,她的逼和屁眼剧烈的一伸一缩,把逼里的淫水都挤了出来,流了我一腿。

小李见状,对我说:「操她,我要狠狠的用大鸡巴操这个贱货!」我听了小李的话,停下蹂躏燕雪白双乳的动作,扶着自己早已挺立的鸡巴,让燕坐到了上边。听着燕长长的嗯~ 了一声,我问她:「怎么样,要不要你的小老公操你?」「要,要小老公操」燕说着就要以上一下的动起来。

「等等,你这小贱逼不要大老公啦?我先操你,一会再让小老公操!」说完我开始狠狠的进出燕的贱逼。

「喔……喔……喔……好舒服……用力……干我……啊……干我……啊……“燕卖力的一上一下,配合着我操她的动作,淫声浪语不绝於耳。对面的小李特别享受的套弄着鸡巴,欣赏着这一切。他的龟头已经开始充血放亮,看来也激动得很。我怕他射出来,又怕燕得感觉中断,於是赶紧拿过早就准备好的电动鸡巴,把我的鸡巴换了出来:」小老公来干你这贱逼了,你应该怎么办啊?「毫无准备的燕被比我粗大的多地大鸡巴猛地一顶,身体舒服的抽动了一下,和刚才全然不同的感觉让她舒服的不能自已:「啊……喔……啊……救命啊……小老公,你好棒……我要让你弄死了噢……好粗……好爽啊……啊……啊……「小李被燕淫荡的表现刺激的再也控制不住了,直接把白花花的精液都喷到了视讯头上。燕看见小李射了,也不再满足於大鸡巴的动作,开始自己一上一下的配合:「哦……哦……啊……别停……喔……操我这个浪逼……啊……啊……欠操的……浪逼……快一点……啊……快一点……啊……「在两个男人的注视下,燕被电动鸡巴操到了高潮。

我让小李关了视讯去清洗,把燕扔到床上,把鸡巴一插到底,开始活塞运动。

燕高潮的余韵还未退去,又接受了突如其来的刺激,也享受的大声浪叫:

「哦……啊……小贱逼不行了……啊……啊……噢~~嗯「伴随着燕的又一次高潮,受到视觉上和心理上超大刺激的我也射了。我无力的趴在燕的身上喘息,燕也被从来没有过的高潮带走了全身的力气,过了很久我们才分开。

「真的好爽啊,老公。我从来没这么舒服过!」燕先开口对我说道。

「这里有你小老公一半功劳呢!」我打趣地逗燕:「要不明天我给你小老公打电话,让他出来真的操你!」「讨厌!」燕满面娇羞的扎进了我的怀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