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老婆骚起来

雖然結婚六年了,仍然細皮嫩肉,留著及肩的短發,瓜子臉,柔嫩雪白的雙乳堅挺,和老婆作愛時,她最喜歡我邊揉搓乳房與邊吸添乳頭,小腹雖有些贅肉,但身材仍顯得那樣的凹凸有致,大腿晶亮豐滿,很有豐姿,在兩腿之間的騷屄,有著濃密而柔軟的陰毛覆蓋,兩片粉紅色的陰唇嫩肉閉合著,每次我用雞巴插入時都感到很緊很溫暖,想射在裡面,當然我還喜歡添老婆的騷屄,渾圓雪白厚肥的臀部,每次從後面插老婆騷屄時都激動不已,在雪白的臀部之間是迷人的菊花蕾,我插過三次,比前面的騷屄還要緊,插入時把我雞巴箍的很緊,上個月最近一次我把精液射在她的屁眼裡,還有老婆馬晴的那小淫嘴,也吸添過我的肉棒,不過還沒有在她嘴裡射過精液。

我老婆嫁給我時還是處女,所以她的小淫嘴、小騷屄和屁眼都是用我的大雞巴開的苞,至目前為止還只有我一個人插過她,想起來真是激動不已。

老婆馬晴是一個淫蕩性慾強烈的人,經常要我用大雞巴操她,而且每次我都要弄她一個多小時她才能滿足,為了好好教訓淫蕩的老婆,我準備讓老婆馬晴玩次4P,4P就是三個男的操一個女的,我準備找兩個性能力強的男人和我一起操我老婆,當然性能力強的人種中非黑人莫屬,所有我設計了一個調教淫蕩老婆的夜晚。

二、夜晚淫蕩的欲火

我在一個老外多的酒店裡開一個套間,準備了一些道具,道具中還有活的。然後告訴老婆馬晴說,要和她度過一個淫蕩的夜晚,讓她作淫蕩的打扮。

晚上馬晴穿了不常穿的一件迷你緊身衣,以展現她的身材。這件白色的衣服非常的緊,而且相當地短,她必需相當小心,以免穿幫而露出我買給她的丁字型內褲,她還穿了一件相當合身的胸罩,將她的胸部整個托了起來,同時穿上雙黑色鏤絲的吊帶襪,一個美麗、細腰、長腿、豐乳的女人,極其吸引人的注意力,她還穿了一雙白色細跟的七吋高跟鞋,走在街上象是一個淫蕩的裱子妓女,許多人都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剛開始時,馬晴有些不自在,但是不久後,她開始喜歡這樣了。

我們走進酒店,進入電梯,到酒店頂層的酒吧,我開的房間在18樓,電梯中沒有人,我將老婆馬晴抱在懷中,輕輕的吻了她,她熱情的回吻我,很顯然地,今天歡樂的氣氛已經點燃了她的慾望,我能感受到她的舌頭在我的口中熱情的探索,她的呼吸異常的沈重,當我們的長吻結束,馬晴輕聲對我說:「我想要你,阿旭。」我回答:「我也是。」她不懷好意的說:「在這裡插我好嗎?」我很驚訝我的老婆居然會提出這種點子。

我以實際的行動回答她,我讓老婆馬晴的背靠著牆,輕輕吻著她的肩膀和脖子,讓她開始興奮,馬晴將一條腿擡了起來,她的裙子也因此拉高,露出了內褲,那條高叉又袖珍的內褲幾乎蓋不住她的陰戶,她為了穿這條內褲,還特別修剪了陰毛,我很輕易的拉開內褲的邊緣,輕輕撫摸她的陰戶,她自然而然的發出了呻吟。

馬晴將雙眼閉起,把頭往後仰,沈醉在我的手指所給她的感覺之中,整個陰戶都濕淋淋的,她呻吟著說:「搞我,阿旭。」,我從來也沒看過她如些這般的熱情。

我拉下我的拉煉,掏出我那早就硬起來的肉棒,拿開原在馬晴陰戶上活動的手,改讓我的龜頭在馬晴的陰戶上磨擦,讓她顯得更需要我的家夥,她以急促的呼吸低聲說:「請乾我吧,拜托你。」,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說「乾」這個字,很明顯地,這是她有生以來最需要的一次。我也一樣很需要,我要插老婆馬晴那又濕又熱的小穴,當我將我的龜頭插入馬晴的穴內,她開始痙孿而且發出叫聲,我慢慢地將我的肉棒插進馬晴的陰戶內,直到我的陰毛碰到馬晴那經過修剪的陰毛,在我開始拔起陰莖準備下一步時,我聽到了一些聲音,而馬晴也聽到了。

「快點,有人來了。」我說,我從馬晴那尚未滿足的陰戶中拔出我堅硬的陽具,痛苦地將它塞回褲子之中,馬晴則放下腿,拉平裙子。

馬晴靠著我,說:「我們回去做未做完的事吧。」我想慢慢地滿足我饑渴的妻子,所以我提議還是去酒吧,等會在到房間裡去,老婆馬晴不情願的同意了。

三、酒吧

我們喝著酒,談論今天的趣事,並且放聲大笑,我的性慾一直存在,老婆馬晴也一直存在慾望,在我耳邊說:「回房間,搞我,我需要你的大雞巴」,我說:「這麼淫蕩,大概需要三個男人操你騷屄才滿足,可我只有一個大雞巴,想試試黑鬼的大雞巴嗎,酒吧的撞球間有幾個黑鬼,他們的雞巴又粗又長,我可以幫你找兩個」。老婆馬晴說:「看著,我很有吸引力的,自己能找到。」她要我看著,轉身慢慢的走進了撞球間,透過門上的玻璃,我看到四個除了職業運動選手般的黑人大漢立刻對她狼嚎、吹口哨,老婆馬晴停了下來,面對那些用饑渴眼神看著她的黑人們。馬晴問他們,喜不喜歡他們現在看到的女人,他們報以更大聲的狼嚎,其中一個家夥說,她是他今年看過最美的女子。在他們的誇贊之下,老婆馬晴看起來更大膽了,開始對一群黑人賣弄風騷。只見忽然,老婆馬晴的小錢包掉在地上,彎下腰去撿起它,這使得她的短裙拉高了,露出她的臀部和內褲,這麼做引起了更多的狼嚎,老婆對著這些黑人微笑,還是沒有直起身來,這也使得她的乳溝暴露在這些黑人面前,那些黑人貪婪的看著馬晴。一個黑人要馬晴和他們一起玩,老婆馬晴告訴他們,她沒辦法留下來,因為她要去換衣服,那些黑人異口同聲懊惱的發出「噢」的聲音,馬晴噘起嘴,似手不想讓他們失望。其中一個家夥說道:「妳為什麼不在這裡把衣服脫了?這裡沒有其它人了啊?」馬晴聽到這句話,慢慢的將手移到裙子的邊緣,那些黑人們又開始狼嚎了,馬晴將裙子一吋吋慢慢的拉高,將她的腿呈現在這些黑人面前,當裙子上移到馬晴的三角地帶時,那些黑人的眼睛好像快掉了下來。

馬晴繼續將衣服往上拉,超過了她的腰部,當拉到胸部時,馬晴把速度放慢,也順勢擠了擠她的乳房,這使得她的乳房在胸前輕輕的晃動,她最後終於將外衣脫了下來,滿臉性感的表情,用她的高跟鞋將她的衣服一腳踢開。狼嚎又再次響起,馬晴踩著高跟鞋走向一個黑人,之後馬晴坐在一個黑人的腿上,因為汗水和興奮,老婆馬晴的胸罩和內褲已經濕透了,所以變得透明,老婆馬晴現在幾乎已經是一絲不掛的坐在這四個男人之間,她袖珍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膚,與這四個全身黝黑的壯漢在一起,成了明顯的對比。馬晴很興奮,她輪流坐在每一個黑人的腿上,最後好像打算離開這裡了,聽到他們的談話,馬晴說她的房裡還有一些酒,她邀請其中兩個去我們的房間。

四、火熱艷舞

我提前回到房間,緊跟著馬晴走近房間,走到我跟前說:「我需要三個男人同時操我!」,我看見後面的兩個黑人,老婆馬晴的三角地帶已經有點濕的痕跡,透過她濕了的衣服和胸罩,可以看見她乳頭的樣子,而那件白色的衣服也因為濕了而顯得透明,她好像一點也不在乎,轉身對兩個黑人說:「山姆、傑克,這是我老公,他可是很猛的,你們和我老公比比,看誰更厲害。」,兩個黑人目不轉睛的看著老婆馬晴身上重要部位,兩個黑人的褲襠開始澎脹,老婆馬晴跟我說:「老公,你可不能輸給他們,今晚好好操我」。我的陰莖也開始勃起了。

一個家夥說:「小美人,妳不是要給我們一點酒嗎?」

她笑著說:「山姆,我可沒說要請你們喝酒喔。」

她從冰桶中拿出酒,並且倒了四杯。其中一個家夥,名叫傑克,他打開音響,放一些熱情的音樂。山姆說:「這是今晚狂歡的音樂。」馬晴問他:「什麼狂歡?」。

山姆答:「這是男人的狂歡啊!」,「我要美女跳個騷屄舞!」

傑克說:「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比妳還騷,馬晴,快開始跳騷屄舞吧!」

老婆馬晴說:「你們真的覺得我該跳支舞嗎?」

我說:「當然,一定要露出騷屄嫩肉!」馬晴聽到這句話,露出了一個淘氣的笑容。

馬晴將音樂轉得更大聲了,然後站起來,身體開始前後擺動,隨著音樂搖她的屁股,「轉過身來,蕩婦,讓我們看看妳的屁股。」傑克命令她,我叫道:「老婆,可以開始脫衣服了,讓我們看看你有多騷。」老婆馬晴笑了笑,迅速拉下衣服的肩帶,當她脫下衣服時,豐滿的乳房還因為脫衣的動作而在她的胸前跳動。只見老婆馬晴將衣服慢慢的褪至臀部,最後完全脫了下來,她將脫下來的衣服一腳踢開,再將手伸到背後,解開她的胸罩,慢慢地將她的乳房釋放出來,山姆又說:「彎下腰來,讓我們看清楚你的騷屄。」只見老婆馬晴轉過身去,將屁股對著我們,慢慢的彎下腰去,脫下她的內褲,現在她除了那雙高跟鞋之外,什麼都沒穿。用連我都沒看過的姿勢爬上了床,然後擡起一條腿,露出了她那粉紅色的陰戶,只見老婆馬晴拔自己的陰唇,伸出食中兩指插進自己的陰戶內摳弄著,另一只手不斷撫摸自己的屁眼,傑克命令到「婊子,自己操自己的騷屄,讓我們看看」,只見老婆馬晴兩只手的食中兩指插在自己的騷屄與屁眼中進出,過了一會,馬晴張開雙腿,用手撥開陰唇,用極性感的聲音說:「現在該你們了。」

五、老婆馬晴被黑鬼奸了

我和山姆、傑克立刻脫光了衣服,走到老婆馬晴的身邊,老婆馬晴看著山姆的肉棒,說:「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人家說和黑人做愛最過癮,而且我也知道你為什麼叫山姆了,你的東西有多大?」山姆驕傲的回答:「20吋長,直徑七吋」

馬晴說:「你是說,現在還不是最大的時候?」

山姆笑著說:「還沒,現在不過才一半大而已。」

還不止這樣,傑克陰莖都超過了15公分長,我的雞巴有25公分長

馬晴舔了舔嘴唇,問山姆:「我可以摸摸它嗎?」

山姆立刻移了移身子,將肉棒送到馬晴面前。老婆馬晴說:「它好黑,而且好軟。」

說著將頭靠近那根肉棒,張開了嘴,含住那根陰莖,然後將頭慢慢的上下移動,舔著那根陰莖的每一個地方,她甚至還將肉棒拉起,舔他的睪丸。只見老婆馬晴對山姆笑著說:「我要嘗嘗黑鬼的雞巴弄我騷屄的味道,今晚用你的大黑雞巴好好奸我的騷屄」,傑克笑著說:「還不止呢,淫賤的蕩婦,我還要用大雞巴操的屁眼與淫嘴,讓你受精」

山姆戲弄老婆馬晴似的把陽具由老婆馬晴的口中抽了出來,老婆馬晴想將那只陰莖再含回口中,山姆揮著他的肉棒不斷的拍著老婆馬晴的臉頰,傑克則蹲著用肉棒拍著老婆馬晴的大腿。

老婆馬晴發出抽噎的聲音:「…拜…拜托…你們」

傑克問:「拜托什麼?婊子妓女」

老婆馬晴蹶著嘴說:「拜托你放進來。」

傑克又問:「放進哪裡?」

老婆馬晴張開雙腿,用手撥開陰唇,說:[把又粗又長的雞巴放進我的騷屄裡]。

傑克對我說道,[哈,你的騷屄老婆真淫蕩,像個婊子樣,要我們用雞巴乾她!」

老婆馬晴說:[老公,. 我那小穴.... 好癢.... 好癢,插進來,我要你大雞巴]

我說:[是讓我插你,還是讓黑鬼奸你]

老婆馬晴說:[老公,我的小騷屄只被你插過,你願意讓別的男人奸我嗎]。

我說:[那我讓你嘗嘗黑鬼雞巴奸你騷屄的滋味]。

我對山姆與傑克說:[阿,我老婆騷屄只有我操過,但今天晚上就讓她嘗嘗你們雞巴奸她的騷屄的滋味]。 [你們誰先來奸我老婆這又騷又淫賤小騷屄];

傑克走上前來,挺著他15公分長的大雞巴。

我對傑克說:[我來幫你的雞巴操我老婆的小騷屄]

我把老婆馬晴的雙腿擡起放在傑克的肩上,將老婆馬晴的屁股墊高,最大限度的露出老婆小騷屄,用手扒開老婆馬晴的陰唇,扶著傑克的肉棒,用傑克的龜頭在老婆馬晴的騷屄口慢慢地滑動研磨著。

老婆馬晴低聲呻吟起來,[老公,傑克要奸淫我了] 。

我走到傑克身後說到:[用你大雞巴,奸我老婆的小騷屄],用力一推傑克的屁股,只見那根雞巴黑色粗硬15公分長的大陽具一挺,我老婆馬晴那有兩片粉紅陰唇的騷屄陰戶就這樣第一次被別的男人陽具插入。

老婆馬晴呻吟:[喔,老公,我被奸了] ,[黑鬼的的雞巴好棒 ....好棒,我的騷屄被別的男人雞巴奸了,黑鬼的雞巴插進我的小騷屄了]。

[還.... 還沒插到底.... 你.... 你再向上頂],說著老婆雙腿鉤住傑克的腰部,環抱式的抱著傑克,讓傑克的大雞巴能插的更深。

傑克對我說:[你老婆的小騷屄真緊,我的大雞巴被夾的好舒服,我要好好操你的老婆]。

老婆馬晴說:[黑鬼,你的雞巴好粗,我的小騷屄除了老公,第一次給別人操,讓你插的好漲,你的大雞巴好棒]。

傑克說:[那就用你小騷屄把我雞巴夾緊點,我要當著你老公面奸你騷屄]。

只見老婆馬晴的騷屄內冒出了許多淫水,傑克開始抽動,粗大的陰莖在老婆馬晴的騷屄裡不斷的一進一出的抽插著,撞擊著老婆馬晴屁股,發出一聲一聲「啪!啪!啪!」的肉聲。

傑克雞巴越插越深,老婆馬晴開始全身搖動,有時呼吸沈重,有時抽噎。不斷呻吟著:

「啊﹍﹍老公﹍﹍傑克雞巴好粗好強﹍﹍我﹍﹍好舒服﹍﹍騷屄被插的好爽﹍﹍天哪﹍﹍我不行了﹍﹍啊,老公,傑克大雞巴﹍﹍好長﹍﹍好長的﹍﹍都插到我子宮了,我﹍﹍我﹍﹍完了﹍﹍]

「啊….快….我….又要….出來….了….唔……. 傑克用力….乾…快…..用力一點….耶……」

傑克在老婆馬晴的呻吟聲中狂抽急送,龜頭次次都抽到她的花心,越插越深,老婆馬晴馬上得到了高潮。

六、老婆馬晴喝黑鬼精液

傑克不久彎下身來,吻著馬晴的乳房,一路吻向馬晴的嘴,馬晴讓傑克將舌頭伸入她的口中,也將自己的舌頭伸入傑克的口中,兩人舌頭吸添著對方。

在長吻結束後。傑克說對我道:「你老婆身材苗條性感,胸部又豐滿,騷屄淫水又多,我奸你老婆奸的真夠爽,我要在你老婆的騷屄裡射精,幫你下種,讓你老婆子宮受精懷孕」。

老婆馬晴呻吟道:「請別在我騷屄裡射精,我的子宮只給我老公下種。」

傑克大聲的說:「賤貨,我從來不射在外面,要不就射在妳的騷屄裡下種,要不就射在妳的嘴裡!」

老婆馬晴說:「那射在我嘴裡,我老公還沒有射過」。

老婆愛撫著傑克的睪丸,嘴裡說著:「快射呀,我要你的精液」

傑克開始發出呻吟,加快了雞巴在老婆馬晴的騷屄裡的抽插,看來傑克快射精了,傑克拔出陰莖,大聲的說:「賤貨,張開嘴」然後立刻將雞巴移到老婆馬晴的面前,老婆馬晴立刻擡起頭張開嘴含住傑克的陰莖。

傑克邊射精邊說到:「把我的精液喝下去!賤貨!」

不知道傑克射了多少,我只看到老婆馬晴在一直的吞,還有一些精液由老婆馬晴的嘴角流到了胸部。最後,傑克射完精了,但是老婆馬晴不停的舔著傑克的陰莖,吸著傑克的龜頭,想把所有的精液都吃進嘴裡,老婆甚至還颳起滴在胸部的精液,送進口中。

老婆馬晴吃完精液說:「精液原來這麼好吃,老公我今晚也要吃你的精液」。

這時山姆走近老婆馬晴,將他的大陽具送到馬晴的嘴前。

「先吃吃我的精液,賤貨」山姆說道。

當山姆將陰莖插入馬晴的口中時,我扒開老婆馬晴的騷屄陰戶,用我的舌頭舔著老婆馬晴的陰蒂。

七、老婆馬晴屁眼被操

山姆抓住老婆馬晴的頭髮,粗暴的用陰莖把老婆的嘴張開到了極限,但是老婆馬晴還是只能將山姆的龜頭含住而已。

老婆馬晴剛剛被傑克奸過的騷屄,我則不斷的添著,騷屄混合著傑克的雞巴與老婆淫水氣味,我伸長舌頭,細心的添著老婆馬晴的騷屄,從外面的大陰唇開始,一點一點的添向小陰唇,時不時的用舌尖震動老婆馬晴的陰蒂,讓老婆的臉上又出現了慾望。

老婆認真的含著山姆的陰莖,努力的讓那巨大的陰莖再深入她的口中,含進傑克陰莖的龜頭,看來要將山姆更大的陰莖放入口中。大概含了十公分進去。

但是山姆還不滿足,他命令道:「我要插到妳的喉嚨裡,賤貨!」

只見老婆馬晴不停的更換了她嘴巴的角度和方向後,居然又多含進了五公分。

山姆兩只手固定老婆馬晴的頭部,將他的陰莖抽出了一點,屁股用力一挺地往老婆馬晴的口中插,山姆每一次這麼做,都讓他的大雞巴插進老婆馬晴的口中更深,我看到老婆馬晴的咽喉變得更粗了,山姆現在已經全部插入了。山姆還在持續地用力往老婆馬晴的口中插,最後老婆的鼻子碰到了山姆的陰毛,下巴也碰到了山姆的陰囊。

老婆馬晴的頭開始移動,用她的喉嚨緊緊的包著山姆那根大陰莖上下套動,將山姆的大雞巴從口中退出,在將大雞巴整根深含到底。

山姆呻吟的:「大雞巴真舒服,比我操過的所有的騷屄都要爽,賤貨淫嘴真帶勁」

最後,山姆將那大陰莖從老婆馬晴口中拔出,對老婆說:「賤婊子,淫嘴我操過了,現在我要操你的騷屄了。」

老婆馬晴說:「我老公把我的騷屄添的好癢,用你的大雞巴操我的騷屄,給我止癢吧!」

「妳是賤婊子,淫蕩的妓女」山姆說道

老婆馬晴說:「我喜歡當婊子妓女,用你的大雞巴在我老公面前奸我騷屄吧。」

「啊哈,」山姆又對我說:「你這妓女老婆要我當你面奸她的騷屄,你老婆可真淫蕩,我要用大雞巴奸你老婆,操爛你老婆的騷屄」

我說:「我老婆是個淫婦,好好操我淫蕩老婆的騷屄,強奸我妓女老婆」。

老婆馬晴有點急迫,說:「沒錯,我是個淫婦,我是妓女,我要山姆奸我,我要山姆大雞巴操我、奸我的淫嘴、屁眼、騷屄,奸我所有的騷洞」。

山姆說:「我嫖妓從來都是要戴套子的,嫖你這個騷婊子妓女也不例外,我要戴著套子乾騷屄」

只見山姆戴上套子,粗魯的拉過老婆馬晴的身體,讓老婆的騷屄對準他的肉棒。

老婆馬晴說:「把你的大雞巴插進我騷屄裡吧」。

山姆把自己的肉棒摸了摸,讓原來就沾在上面的馬晴的唾液塗得更均勻。

山姆將黑色龜頭壓入馬晴濕潤粉紅色的花瓣裂縫中,將老婆馬晴陰唇粗魯給剝開,當那長大的陰莖一下子的填入花瓣的裂縫內時,強烈插入感,使得老婆馬晴不自覺的仰起頭,身體向上蠕動,發出呻吟:「大雞巴插進我騷屄裡了,老公,我的騷屄又被別的男人奸了,喔……,老公,我的騷屄今天被兩個男人的大雞巴操了」。

沒多久,山姆陰莖插進了約20公分,看起來是插到底了,插到了老婆馬晴的子宮裡。

山姆將大肉棒抽出來一大部份,緊接著,山姆又用非常快的速度,用力的將肉棒插進馬晴的陰道,這一次進去得更深了,而山姆又重施故技,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來越快。

老婆馬晴在山姆猛烈的抽插下,達到了高潮開始說出一些下流字眼

「再快點乾我,好舒服對,就是那裡,大雞巴插到子宮口了,大雞巴用力插我的小騷屄!,~不要停~~還要插深些,我的小騷屄除了被老公大雞巴弄,還要被你的的大雞巴操,」

山姆的體力過人,在老婆馬晴的第三次高潮過後,他終於慢了下來。

「你為什麼停了下來?」老婆馬晴抱怨道:「我正覺得舒服呢!」

「我要你的大雞巴插我小騷屄」馬晴呻吟道

「我會再插妳的,但我插你的屁眼。」山姆答道

老婆馬晴說:「噢!乾我的屁眼,我屁眼只給我我老公乾過三次。」

山姆粗魯的將老婆馬晴頭髮抓起,將老婆馬晴往下按成狗爬式,命令老婆馬晴:「把你的小騷屄移開,我的大雞巴要插你淫蕩的屁眼。」

老婆馬晴移動身體,慢慢地讓山姆陰莖離開肉穴,一會兒,陰莖已經完全拔出來了。

「像條母狗一樣的趴著!」山姆命令老婆,他用手指沾了沾口水,塗在老婆馬晴的屁眼上,接著插了一根手指進去,開始抽送,過了一會兒,又插進一根手指開始抽送,直到插進了第三根。

馬晴一直在呻吟。「老公,我的屁眼也要被別的男人操了,傑克的大雞巴要插我的屁眼了」

山姆覺得差不多了,命令道:「蕩婦,扒開你的屁眼,我要在你老公面前操他老婆的屁眼」。說著,按住自己的龜頭抵住老婆馬晴的屁眼,慢慢的插進去。

馬晴叫得更大聲了,「喔,老公,我的屁眼也被別的男人乾了,喔,山姆慢…慢一點…我的屁眼,我老公只乾過三次。」

接下來插進去就比較順利了,現在山姆大概已經插進20公分左右了。

山姆那麼大的黑屌,插進我美麗老婆馬晴肛門中了。

老婆馬晴開始移動屁股,自動幫山姆抽送自己。

老婆馬晴說:「快點用力乾我的屁眼,你這個黑鬼!」

山姆對我說:「你老婆的屁眼真緊,比前面的小騷屄還要緊,就像還未開苞一樣,把我雞巴箍的真舒服。」

我說:「我這婊子老婆的屁眼我只用大雞巴操過三回,射了一回,還很緊,不象前面的小騷屄操了很多回,你要好好享受我老婆的屁眼」。

山姆開始加快速度乾我老婆的屁眼,老婆被山姆乾身體前後搖擺,頭髮在空中飛揚,乳房在胸前跳動,廿秒後,老婆又達到了高潮。

不久後,山姆老婆馬晴她說:「來吧!我要射精了,張開你的淫嘴,我要射在你這蕩婦的嘴裡!」

山姆將陰莖拔出來,老婆馬晴立刻轉過身來,山姆將剛剛還插在老婆馬晴肛門的陰莖,插進老婆馬晴已經張開的嘴中,山姆那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進老婆馬晴的口中,老婆馬晴立刻開始吞咽,但是山姆射出來的精液實在太多了,還是有許多精液由老婆馬晴的流角流出來,滴在她的乳房上,沿路流到她的陰毛,最後流到她的陰核上。

山姆射完精,老婆馬晴用舌頭將他肉棒上的每個地方都舔乾淨,特別是龜頭射精的地方,添了又添,接著又把乳房上的精液用手颳乾淨,送入口中,甚至還將手伸到下體,把流到陰核上的精液也颳了起來,吃了下去,還把手指插入陰戶,再把手指拔出來,舔著手指上所沾染的分泌物。

老婆馬晴說道:「真好吃,老公,我的淫嘴、小騷屄、屁眼騷洞都被別的男人雞巴操了,該你弄了,我三個騷洞都讓你弄,都讓你射精」。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