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美脚臭

宋期,来自农村,混迹在奉天,今年28岁了,有一个普通的工作,一
个普通的家庭,一天忙忙碌碌累要死也没赚到什么钱,挤在地铁里,或许在我这
平庸无味的生活中,唯一能让我觉得有一抹亮色的可能就是我的妻子吧。
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20:09,时间不早了,做了一天的工作真的
有些累了,可是看到手机屏幕上那个漂亮的女人我却又从心里往外涌起一股暖流

为了她什么累都值了!我的爱妻叫宁凝,今年26岁,在银行工作。
宁凝她有一张美艳娇俏的瓜子脸,雪白的玉颈,硕大柔软的巨乳,浑圆丰满
的臀部,还有一对能玩上一辈子的修长性感的大腿,就连她的小脚丫都是勾人魂
魄的利器。
也许看官们都会奇怪为什么宁凝这种女神会愿意委身下嫁于我这种屌丝,其
中缘由切听我慢慢道来。
宁凝是我在大学的学妹,当时她便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女神,追她的男生好似
过江之鲫,在这群「鲫」
中,也不乏官二代,富二代。
可是宁凝就是不为所动,直到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宁凝居然是一个女同,那
些追求者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绝大多数都放弃了,也有少数的人心存幻想,意淫能
收服宁凝,然后再来个买一送一。
不过很可惜,现实是残酷的,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有人成功。
我是个屌丝,但是却也是个严要求高标准的屌丝,作为一个癞蛤蟆我始终有
着一颗与天鹅做革命战友的心,所以我一直都没有放弃对宁凝的追求。
我的表现给宁凝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亲切的称呼我为,煞笔(关外的姑娘
就是这么猛啊),并且对我保留着十二分的鄙视…后来毕业了,步入社会,我依
然坚持与宁凝联系。
我大二,20岁遇见宁凝,她18岁,大一。
我一直不放弃,被骂最煞笔,被鄙视,但革命热情不减,一直坚持。
直到我27岁那年,一切发生了转机。
那年宁凝的女朋友出轨了,是的,她的女朋友出轨了,时间让人改变,宁凝
的女友考虑到舆论,经济等多方面因素,最终选择了一个51岁的土豪结婚生子
,去美国享受人生了,空留下宁凝一人流泪到天亮。
于是我的机会来了,我辞了工作去陪她,安慰她,慢慢的我们的感情好了起
来。
我又闪电般的向她求婚。
她看着戒指问我,能不能等她从阴影中走出来再发生关系。
我同意了。
今年年初我们举行了婚礼,她成了我的妻子。
虽然我们结婚半年了但是我还没有和宁凝发生过实际的关系,但是我们的感
情很好,而且宁凝也用其它的方法为我排解欲望,我相信不出一年,宁凝一定会
真正的属于我。
回到家中,一进门我便看见了东倒西歪的一双高跟鞋,鞋里塞着团成球儿的
丝袜。
一股脚汗酸混着皮革的怪异味道充斥着我的嗅觉。
好吧,有一件事必须说明,宁凝有一个难言之隐,她有着十分严重的足部异
味,当然这也叫汗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的女同情节和这个也有些关系。
好多初,高中时,一些追求她的男生知道她这个怪病之后都纷纷由仰慕变为
嘲笑,她也很少会对人说,只有父母和一些密友知道。
在我们结婚之前她也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我,我除了一些惊讶之外,并没有觉
得有什么不妥,反正美女什么都好,脚有异味?这叫莲香(当然。
要是丑女就是恶心了…没办法,看脸的时代)而且时间长了我也不觉老婆的
美脚味道不好,反而觉的充满了雌性荷尔蒙。
每次闻都会充满了性趣。
我将妻子的高跟鞋摆好,顺手将丝袜拿了起来,肉色的短丝袜,有些湿,放
在鼻尖浓郁的味道充斥着我的大脑。
宁凝听见开门声从卧室里出来,正好看见我享受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
斥道:「变态!放下我的袜子,有什么事冲我来!」
老婆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抬头看过去,老婆穿着一件半透的居家睡衣,丰胸
翘臀美腿秀足,各种美好的词汇集于一身,我根本就控制不住,一个饿虎扑食将
老婆搂在怀里,往卧室冲去。
嬉闹着将老婆扔到床上,我飞快的将衣服褪下来,一个猛子就扎进了被窝里

宁凝看着猴急的我,发出了『嘻嘻』的娇笑。
我几下子就将自己脱个精光,露出了充血后显得极为狰狞的男根。
宁凝伸出猩红的香舌头在调皮的在我的马眼上快速的滑动了几下,虽然只是
几下但是却十分的精准,我全身就像是过来一般,舒服的我不禁打个哆嗦。
宁凝低下头又开始吮吸我的肉棒,宁凝的口腔湿滑又紧凑,那调皮的小舌头
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游走,我做爱的次数并不多,但是也和一些女性发生过关系
,但是她们的口活儿加在一起绝对不及宁凝的一半,宁凝的高超的嘴上功夫,都
得益于她的蕾丝情节,她与之前的女友做爱时最主要的方式就是互相舔,她的女
友舒服不舒服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的确很爽!不过半分钟我就感到精关松动,
我示警般的轻拍了拍宁凝的小脑袋,示意她我要射了。
小妖精媚眼如丝的横了我一眼,一副鄙视的小模样,搞的我是又好气又好笑

宁凝松开檀口,将我那沾满粘稠香津的男根吐了出来,她转了个身,把玉壶
口送到我面前,这时宁凝的翘臀压了下来,我便开始舔弄她的蜜穴。
「啊……好老公……嗯……好舒服……啊……你是不是老是想霸占我,想要
我的身子,天天让你插。不过你还要……啊……还要等人家……啊……老公……

舔弄吸允着宁凝微酸的粉嫩蜜壶的我听了宁凝的话心中也是一阵激荡,乖乖
,小嘴儿就要我半分钟缴枪,要是钻这小蜜壶,那还不得上天啊!「要不要试试
新花样?」
宁凝笑着问我也不等我回话,翻身坐到我的胯上,用她的小嫩穴压住我的肉
棒,前后摆动纤腰摩擦起来。
以前我怕自己把持不住,一直尽量避免用肉棒直接触碰宁凝的小穴,想不到
宁凝主动送上来了。
也不知是身体上的快感还是精神上的兴奋,我感到一种异样的舒爽,好奇的
问道「哪里学到的……嘶嘶……呼……慢点,是不是看岛国杂技了?」
宁凝习惯性的鄙视了我一下,嗔道「我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屌丝,这叫磨镜子
啊,女同技能,老娘看家绝学,也不知多少浪女骚货被老娘这电动小马达斩落马
下,给老娘舔脚唱【征服】,让你试试算便宜你了,切!」
切,都舔脚唱征服了,你的女朋友不还是被土豪给插吸管了嘛,说不定现在
有可能大着肚子穿着情趣被土豪插呢……卧槽,我咋这么邪恶呢,一定是憋得…
不过以后有机会倒也可以尝试尝试,不过又看了看骑在我身上玩的乐呵的小妖精
,不禁觉得路似乎还挺远…小妖精似乎发现我没认真,从我身上起来,把一只香
喷喷的小脚丫塞进我嘴里,所有的思绪被堵了回去,另一只脚丫肆无忌惮的摩擦
我的肉棒。
「呦,官人,想啥呢?跟老娘玩还敢走神儿?!」
说完还调皮的眨眨眼,我瞬间被她刺激的想要『兽化』,猛地起身将她横身
抱起,好的一阵激情热吻过后,又经过几番缠绵。
今天晚上我在宁凝的口中射了一次,她用脚给我做了一次,又用她的磨镜子
给我来了一次。
做完这一套,我不禁昏昏的睡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