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里觊觎已久的美丽人妻

我躲在黑暗中,瑟瑟发抖,因为两天没有进食,身体冷的像冰坨。可我还是
蜷缩在床上,用厚厚的被子把自己捂在里面,窗帘拉的紧紧的,不让一丝光线漏
进来。我怕光,只有黑暗才让我有安全感,只有黑暗才能让我感觉不到时间流逝
的可怕。当窗外猛然传来警车的声音,我的身体就骤然紧绷,紧张的情绪让我喘
不上气来。这都是因为2天前,我干了一件蠢事,一件奇蠢无比的事,可也正是
这件蠢事让我蜷缩在黑暗中还可以慢慢回味,一边悔恨自己的愚蠢,一边又为自
己的壮举而沾沾自喜。
两天了,我依然蜗居在自己的房间里,无人问津。一方面我为自己还仍然留
在这个房间里而庆幸,另一方面也足以证明我的人生是如此的失败。
「两天了~」,我暗自嘀咕着,「警察叔叔没来抓我,那就只证明了一件事,
那个女人没有告发我」,我不由得为得出这个结论而窃喜,「果然,是我心目中
的女神呢,」甚至有点热泪盈眶。「要好好的报答她。」
我爬起来,拉开窗帘,温暖的阳光照进放进,有些刺目,不过好温暖呢。沐
浴着阳光就像获得新生一样的感觉。我要去找她。

两天前:
那时候,我还是个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只是色心大了点。
当我发现了一个秘密,一切都变的不一样。本小区第一的美女,那个在院子
里,大庭广众之下,可以毫无顾忌的在老公怀里撒娇的单纯女子。她的魅影,每
天都萦绕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发现她在每天中午都会独
自一人回家。于是我不可自拔的开始了每天蹲守。
11:30,准时的从楼梯上传来轻脆的脚步声。果然,又是这个时间,本
小区第一美女再次准时出现。
猎物~一旦暴露自己行踪的规律,就会陷入危险之中。
我从楼梯的上方向下俯视,恰好能看见那个女人走上楼梯,今天她披散着秀
发,穿着一件清凉的薄衫和短裙,从上方望下去还能隐约的看到她领口里露出来
一抹白嫩的酥胸。人未至而淡淡的幽香已然飘来。
我装作下楼,打算和美女擦肩而过的时候轻轻碰到她,可是这女子灵巧的轻
轻一躲就闪了开去,只留下我内心隐隐的忧伤。
说起来,这已经是我连续一周在这个时间「恰好」与她擦肩而过了。难道这
女人就没有一点察觉么。一瞬间,一股热血猛的直冲脑门,我的胆子突然大了起
来,事后想来色胆包天就是这个意思吧。
我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轻轻的跟她说:「嗨~」,说实话,我的脑子一片空
白,完全不知道接下去该做什么。
女人诧异的停下来转过身疑惑的看着我,一双俏目中眼波轻轻流转。
我一时看着有点呆住。
「没有事么?奇怪」,她说着就想转过身子继续上楼。
我从发呆中醒转过来,心脏在砰砰砰的狂跳,如果这次机会不把握住的化,
可能就再也没有接近她的机会了。
我猛冲过去,把她抱进怀里,死死的抱住,以后会发生什么,我完全没有考
虑。
「快放开我」,她吓了一跳,因为我突然的袭击,力量没有把握好,眼下两
个人都失去了重心向后倒去,结果我把她紧紧的挤压在楼梯的墙壁上。
不过让我有些惊喜的是她没有大声的喊叫呼救,那个是我最害怕的吧,如果
她那么做了,也许我会放开她,第一时间逃跑也说不定。可是现在她的口气虽然
很严厉,但我却不害怕。相反,倒是有些享受她的这种反抗。
「我喜欢你」,我有些激动的在她耳边呢喃着然后顺势想要去吻她的嘴唇。
我明显感觉到她听到我的话身体一瞬间有些僵硬,但当我的嘴唇快要触到她
的嘴唇时,她猛的扭过头去,于是我就亲在她的脖颈上。丝丝的乱发弄的我有点
痒痒的,不过我一边不管不顾的亲着,一边吸着她脖颈上的香气。头稍稍往上抬
嘴唇就触到她的耳朵,于是就把她的耳垂吸进嘴里,用力的吮吸。
「呜啊~」女人忍不住哼了一声,然后手臂用力的想推开我。我紧紧的搂着
她,不让她得逞,一边用力的在她的脖颈上亲着。
时间过的好快,感觉只过了十几秒,但我已经有点脱力,呼呼的喘息。女人
在我怀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胸脯也剧烈的起伏着,喘息着。毕竟是女人,僵
持没多久,她胳膊上推拒的力量就一下子小许多,放弃了。只是用胳膊据在胸前,
挡着我,头歪在一边,任我的嘴唇在她另一侧的脖颈上亲吻。
我也感觉到胳膊有些酸麻,但是那种兴奋感让我再次收紧臂弯,把她的身体
紧紧的收入怀中,那种征服和占有的感觉让我激动的发起抖来。
「真没用,」我骂自己,强行的镇静下来,也微微松开怀里的女人。
女人转过头来,望着我,眼光复杂的看着我,什么也没说。我也看着她,但
她的目光让我有些自惭形秽。我的行为连我自己都有些不齿,觉得自己很卑鄙。
我们就这么互相对视着,有些尴尬,我觉得自己身体都开始变得有点僵硬。
楼上传来开关门的声音,紧接着是有人下楼。
我冒了一层冷汗,凑上前大胆的要吻她。女人微微往一侧低了下头,于是我
只亲在她的嘴角。我松开她,逃也似的飞奔下楼。心中既有激情也有悔恨。逃出
楼去,望向远方,公安局的小黑屋似乎已经为我开启。如果亲戚朋友父母知道了,
身败名裂,呜呜~,未来的黑暗让觉得全身冰冷。

11:30,我坐在楼梯上,等着那位全小区最漂亮的美女。三天前我疯了
一样的在楼梯上强抱了她,然后我以为我一定会去蹲小黑屋了。可是三天过去了,
我还是能看到蓝色的天空,温暖的太阳。
三天后的今天,逃过一劫的我本该记住教训,可是却又再次色胆包天的渴望
着与她相遇。我一定是疯了吧。食色性也,可我的未来到底会怎样,作死的节奏
么?我没有答案,却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
我焦急的等待着,思维有点混乱,不由自主的就出了神。这也好,我变得没
那么紧张,直到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把我唤醒过来。
我还没有从坐着的楼梯上站起来,美女已经出现在楼梯的拐弯处。看到我坐
在那里,想必也是心知肚明我的来意。
但她还是显得很惊讶,「你怎么又来!」她有些生气的说,「我是看你年轻,
所以就放过你一次,你要是再敢乱来,别怪我不客气,报警了啊」。
我站起来,脸上带着无所谓淡淡的微笑,朝她走过去,说起来真像死过一次
又活过来后的感觉。
怎么形容,反正上次就该去小黑屋的,逃过了,那么这次就以当白拣一把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说,「我就是喜欢你,你也可以说我有病,也
可以说我不了解你,不是真爱,只是因为你长得漂亮才喜欢你。这些我都承认,
不过我现在就是喜欢你,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理直气壮的说。
我真佩服自己居然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来。事实上,我好像也就是这么想
的啊。精虫上脑的人是没法理喻的。
女人紧绷着脸,原本白皙的脸上因为缺少点血色变得更白了点。可是美女就
是美女,做什么都有无比的魅力,让人更加的欲罢不能。
「不要过来,伤到你我可不管,这可是正当防卫」,女人说完从口袋里掏出
把小刀,看来她也是有所准备。
只是我看了下那把小刀,就觉得有点可笑,那是一把比指甲钳全部伸开也大
不了多少的小刀子,用来削水果皮可能都不够。看着那厚厚的刃,估计连刃都没
开。这样子哪可能防身么。
不过就算这把刀子是把真的能伤人的匕首,我也不会放弃的。只要能和她亲
热一下,死在她的刀下,也是不枉此生啊。
我完全无视她的小刀,走过去,用力的把她搂过来,压在后面冷冷的墙壁上。
而她的刀子终究没有刺下来,反倒成了她的累赘。因为不敢伤人,所以她拿着刀
子的手无助的垂在一边,不知所措。
我没收了她的刀子,默许她用胳膊架在胸前挡着。然后就去吻她。
她仍然不让我吻她,把头偏向一边,于是我再一次在她香香的脖颈上亲着,
在她的零零碎碎的发丝里拱着,最后再次把她的耳垂含进嘴里吸吮。
她的胸口剧烈的欺负着,却忍着一次也没有哼出来。
「你,你,可以了吧,都半分钟了,松,松开我,要不然,我真的要,要报
警了!」她有些气喘,在我的吮吸下,断断续续的说。
放过,怎么可能。相反,这一次我可是要来复仇的啊。要像个男子汉,哪怕
会去蹲小黑屋。被恐惧折磨三天之后的人,一旦想清楚就不会再怕什么。
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啦。
我的一只手滑到她的大腿上,她穿着短裙,真是方便呃。
沿着她滑滑的大腿一路向上,探进她的打底裙下,握正她的下体,虽然隔着
软软的小内裤,但丰腴的弹力和一股热力还是传到手中。
「啊~」,这一次她开口惊呼了一声,双腿猛的夹紧,把我的手牢牢的夹住,
让我的手一动也动不了。
不过手指还是可以动的,我微微用力,中指勉强可以微微弯曲,于是我用力
弯曲中指,用指肚向上顶去。
「嗯,」她身体扑在我的怀里,那是因为她努力的把自己的臀部向后挪,想
避开我手指的触碰。只是后面是坚硬的墙,于是她不得不又向上踮起脚尖,地方
狭小,于是她的上半身只能靠进我的怀里。
我用另一只手环着她的上半身,搂着她。底下的那只手却毫不客气的继续用
力往里推。每一次当我狠狠用力的时候,她弓着的身体都会猛的躲一下,但是她
的后面是冰冷的墙壁,无处可躲。每一次我都可以多握住一些。直到我的手完全
的把她的下体握住。只是被越夹越紧。
我用膝盖顶在她并拢的双腿的中间,打算分开她的腿,但是她死死的不让。
于是我改变策略,不再用强,握着她阴部的手也不再搞小动作。
经过刚才的僵持,我俩也都累了,女生体力尤其弱,那一股劲过去后,立刻
就松散下来,不一会,我就能感觉到她夹着我手的大腿已经变得没有力气。于是
我轻易的就把我的膝盖连同小腿都插进她两腿之间。当我的手再次无理的把玩她
的下身的时候,她已经一点办法也没有。
「呜~」,她弯下腰,身子彻底靠在我的怀里,原本在胸前隔着我的胳膊离
开了位置,伸到下面抓着我的胳膊,想把我的胳膊拉出来。而她丰满的胸部就压
着我,她那粉嫩的小脸搁在我的肩膀上。这是我才发现,她那白嫩的小脸上已经
有了汗意,粉嫩了许多,鼻子两边和鬓角都微微湿漉漉的闪着润泽的光,更漂亮
了。
不过,她那两只小手怎么可能阻止我呢,果然,她虽然用两只手抓着我的胳
膊,可我照样可以隔着她的小内裤揉着她私密之处。
我的胳膊上猛的传来一阵剧痛,这是女人使出对付男人的杀手锏,扭和掐。
好痛,估计胳膊那里一定都被掐紫了。
吃亏了要补回来,我手指挑了挑,立刻便钻进她的小内裤里面。按在她的肉
唇上。那里还有些毛毛。于是肉,手指和毛毛,纠缠在一起,肆意的揉弄。
「呜」,这一次她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太疼了。估计那里要终身留下一个
大牙印了。
那是我欠她的。
我忍住疼,手指动的更厉害了,在她身子下面软软的肉里才拨弄几下,我的
手指就忽然陷进肉唇里。原本只是粘在一起软软的肉,现在裂成了一条湿湿的热
热的有些烫手的肉缝。
我的手指在她的肉缝里滑动着,里面越来越滑,越来越水,肉缝扩张的也越
来越开,最后,我的手指再次揉开两片小小的肉唇,彻底划开她原本密合的阴部。
我兴奋的摸索着,原本只有岛国大片经验的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紧张的搜
索着传说中的女人终极的密宝,小穴。
我得承认,理论知识再多没有实践也是不行的。还好,女人的阴部的构造说
白了是为了性交和传宗接代服务。因此,弄错了几次之后,那个隐秘的小穴终于
被我的手指探到,那个地方的确有些隐秘,以至于我几次过其门而不入,但终究
从那里面越涌越多的淫液带着我的手指找到了那里。
我的手指现在它的外围打着旋儿,感受着那漩涡般的诱惑力,然后轻轻向里
面一捅,食指的指肚就没了进去。
「哇,」附在我肩头的女人已经放弃了咬我,话说有半响没了动静,任我揉
弄。这时候她的双手再次紧紧的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的手指再进入,她抬起头,
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我,一大滴泪水泛了出来,顺着她的脸颊留下去。
「求求你,不要进去」,她说话的声音带着点哭腔,「我现在还不想背叛我
的老公。那里是要留给老公的,求你了」。
天人交战,稍用力我的手指就可以彻底插进这个女人的阴道,可是她现在却
在低声下气的求我。也许我应该像岛国大片或者那些小说网络小说里面写的,当
女人说不的时候就要勇敢的做,进入女人灵魂最快的方法就是通过他们的阴道。
也许当我强行操干她后,她就会臣服。之前的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也许,也许~。
然而,我还是有些心软,当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哭着求你的时候,我无法下
手。除了性欲,我对她的那种复杂感情里还有一份爱,一份莫名其妙的怜惜。她
不是我的女人,我来晚了,如果不是我精虫上脑,也许就始终只是擦肩而过的缘
分。当我冒着这么大风险的不顾一切后果想要得到她的时候,还是因为她的一句
话而踯躅不前。
「可是我的手指已经在里面了啊」,我苦笑着说。
「没有,这里不算啦,再往里面才算。」看到有转机,她的心情貌似一百八
十度大转弯,有点雀跃的样子,趁热打铁的劝说我。
「噢,原来这里不算,那这样也不算呗。」我把中指指肚也插进她那柔滑小
穴的入口,好想再在插入第三根。
「你好坏」,她低下头,靠在我的怀里,「别再往里弄了,会痛的。」
我叹了口气,「那不弄那里,别的地方总可以吧?」
「你还不知足?还要弄哪里?」她忽然又凶狠起来。
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居然开始威胁,女人的确是不能惯着的。
我的两根手指又往里塞了一点,「呜~」,她的眉头紧缩着,「别再弄了,
别的都可以,总行了吧。」眼泪又流出来,重新变得惹人怜爱。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说,手指从她的阴道口里慢慢退出来。
「郑香筠」,她呢喃着说道。好听的名字。
「除了你老公,你就是我的人了」,我大言不惭的说。
楼梯毕竟不是可以久呆的地方,我在她裙子下面作怪的手拿出来,拉着她走。
只走了两步,她就停下来,「你要带我去哪?」她问到。
「我住的地方」,我说。
「我,」她顿了顿说,「不行啊。我中午要喂孩子的。」
「你有孩子了,」我有点震惊的看着她,她身材苗条,腰也很细,完全不像
是当妈的人。
「刚4个月,要不然我每天中午跑回来做什么。」她说,眼角里居然带着一
丝笑纹,她望着我,脸上的表情隐约的像是觉的给了我一个重击似的。
女神变成人妻,又变成人母。这打击的确有点大。但其实我不在乎,对一个
浑浑噩噩连恋爱都没谈过的草根来说,这又算得上什么。
她在我眼里,还是女神。事实上她的容貌,身材,说话跟女神没两样啊。她
有个孩子什么的貌似跟我没啥关系,她老公日日夜夜干她与我其实也没有什么,
想起来并不觉得伤心,相反意淫着有一天也可以这样操干她到更令我兴奋。
但是对于一个要尽到职责的母亲,我一时也很无语。
「那你家里现在有人么?」
「有,家里还有保姆在啊。」她说。
「那我先回去了。」她接着话说到。
我黑着脸,把她拣起的包拿过来,拉开拉链翻找着,而她无奈的等在一边。
我找到里面一大串的钥匙,拿出来。
「哪把是你的门钥匙?」
「这个」,她指着其中一把说道。
「好,你回去吧,」我把那一大把钥匙都装进兜里。
「给你20分钟,把那个保姆支开,20分钟后我就用这把钥匙打开你的家
门走进去,如果被人看见,后果自负,反正我是不怕的。」说完,我不再理她,
径自上楼离去。
过了一会,我听见她也开始上楼,不多久传来敲门,开门和关门的声音。
我有点后悔,不知道事情会往哪个方面发展。装X害死人啊,刚才应该趁机
再多占点便宜,居然忘了趁她被威胁的时候要求吻她和摸胸。真是太可耻了。没
想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发展,当发现吃定她的时候去却让她走了。不知道以后还有
没有机会。如果她不肯支走家里的保姆,那我就没有机会再靠近她,如果她打电
话给老公,或者报警。我也许就真要去小黑屋了呢。该做的没有做,真是赔了呢,
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