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发狂的女人


我的名字叫韩晓东,今年刚过十五,虽然年纪还小,可我离开学校已经有了两年光景。之所以辍学,不光是因为家境困难,因为我本人根本不是读书的料,小学废了好大劲才毕业,可到了初中,就完全不会了。

其实这也并不全怨我,因为我老娘在生下我之后就离开了这个贫穷的家庭,一去不返,没妈的孩子总是遭人歧视的,再加上父母天生没有给我一副好皮囊,我个子极矮,相貌也丑陋,所以在学校也总是被人欺负,因此我便常常逃课,到了后来,老爹也怨我没有出息,索性就不再去上课了。

不上课以后,我到是彻底脱离了束缚,老爹一个人整天外出工作,我就游手好闲的去镇子里四处游荡。

因为自小没有妈妈的缘故,我对女人即充满了仇恨,也无比的渴望。不瞒大家说,我11岁就学会了手淫,从此以后乐此不疲,每次被别的孩子欺负以后,我都找没人的地方,靠撸管转换心情,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每天不自慰几下,连觉也睡不好。

偷看女人上厕所和洗澡的事更是没少干,也被人抓到过几次,不过因为我年纪小的缘故,只是被骂几句,打两下就完了,因此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有一次我在村边闲逛,看见了一个5岁小女孩正在逗弄着小狗玩耍,又见四下无人,就起了坏心,走上前问:「小妹妹,你想不想看魔术,大哥我变给你看怎么样?」
「啊,我想看。你要变什么给我啊?」

我脱下了裤子,将鸡巴露了,来回搓弄着,不一会,它便硬挺挺的竖立了起来。

「啊变大了!」小女孩叫了起来:「我的弟弟也也这个,只是他的都是小小的,你的怎么能变这么大呢?」

「那我就教你吧。你先背对着我,再把两腿分开。」

小女孩乖乖的照做起来。于是我就将鸡巴塞入她的两腿之间,慢慢的蹭了起来。

正在我享受的时候,突然一声吼叫吓的我瘫坐了地上,原来是小女孩的外婆发现了我的恶行,冲上来给我一顿痛打,接着还不算完,他家老老少少知道后,都杀气腾腾的冲到了我家兴师问罪,我那可怜的老子又是赔钱,又是下跪,几乎花光了家产,可对方仍然不依不饶,只因那时我年纪小,警察也抓不了,才勉强逃过一劫。

我老子看实在没办法,才拜托了在城里当包工头的堂叔,将我拉到了城里避难。

进城以后,五光十色的城市生活让我流连忘返,可我知道,那些都不属于自己。因为自己年小体弱,钢筋班,木工板,我一样也干不来,只好当个小工,和沙子,搬材料,为别人打打下手,唯一能比别人强的就是至少我还可以和大叔两人住一间宿舍,自由的多,而不必像其他人一样去挤通铺。

今年我们来到了一家国企盖办公楼,望着那些正式员工趾高气扬的样子,不禁让我感叹人生的不公,他们有钱有闲,衣着入时,几乎都不会用正眼看我,可今年应当是我的幸运年,我很快便抓到了一个机会,不但狠狠得报复了这些家伙也让自己的小弟弟吃了个饱。

原来那看起来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刘秘书居然是一个大变态,偷拍了很多女同事的照片,因缘际会,这些照片落入了我的手中,因此我便利用这些狠狠得威胁了他一番。

其实他拍的那个娘们,长得真是不赖,奶子大屁股圆,我一来就注意到了,只是无法下手。后来有次在她办公室,我迷倒了她后将她扒的精光,眼看就要正法时,却被那变态的刘秘书打断,不过好在我留了照片为证,因此我的心中就有了一个计划,今天,就是它实行的日子,不管是否严密,反正我现在真是有些精虫上脑,不管不顾了。

因为早就知道她的QQ号,所以就把自己拍的照片发给了她,其实那时我心情还满忐忑的,可没想到一切却顺利的不得了,那看起来聪明的不得了的大美女被我牵着鼻子团团走,答应了和我在宾馆开房。

我早早的开好房间后,就躲在了宾馆马路对面的柳树下,毕竟,如果她还有可能报警,我可不能傻傻的坐在房间里束手就擒,风头不对,我就离开这里去别的城市流浪,就算最不走运的结果,也不过是被抓。不过我现在还不到十六岁,被抓也不会判刑,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这样,我望眼欲穿的等着宁莉莉夫人的大驾光临,果真这城里女人就是守时,快两点的样子,我看见了一台熟悉的白色途观SUV,再定睛一看车牌号,嗯,果真是她。

车子开入了后院,不多会,一个美丽的身影就走出了小院,虽然我对这女人不陌生,但还是觉得一股电流通遍全身。只见这美人全身包裹在一片黄色的连身裙中,曲线凹凸玲珑,身段挺拔修长,雪白的皮肤在阳光照耀下分外耀眼,而随着袅袅婷婷的碎步,丰满的大腚左右摇摆,高耸的胸脯也一步三摇,散发着浓烈的女性荷尔蒙。

旁边一堆下棋等活的民工都如饿狼般贪婪的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倩影消失在宾馆的大门中,也不愿收回那猥琐的目光。

这时我已经感到小弟弟有了反应,可我的理智仍然告诉我先等等,又等了几分钟后,确定没人跟随,我便也快步走向了宾馆,当我走过那几个席地而坐的民工时,偶然听到了他们的议论声。

「我操,看见刚才那女的的没有,那屁股快赶上个小磨盘了。」

「是啊,看那娘们一脸的骚像,奶子跟他妈奶牛似的,走路一晃一晃的,说不出的风骚,看着就是欠操样。」

「说不定是小姐呢。你没看见她进了小宾馆吗?妈的,也不知多少钱能睡她一晚,不如我们就等在门口,等她办完事再问她,哥几个组团嫖她一次怎样。」
「做梦吧你,那样的女人可不是咱们这号玩的了的。」接着就是一阵哄笑,而我听到他们的议论,不禁有些飘飘然,哼哼,你们就只能意淫了,老子一会却要真枪实弹的跟她大战一场呢。

三步两步我就走到了房间前,进房前,我深呼一口气,暗暗对自己说:「韩晓东,这是老天看你活的太苦,给你的一个机会,你可千万不能让她跑了啊!」
打开门后,只见一个美丽修长的身影忽地从床上坐起,饱满的胸脯随着动作划出了条优美的弧线,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充满了惊恐,随后就化为了难以置信。
「啊,原来是你,你是……」

「我叫韩晓东,我说宁夫人啊,咱们也没少见面,你现在还连弟弟我的名字也叫不出,实在是不够朋友啊。」

这时,宁莉莉那两张娇艳欲滴的红唇一张一合,似乎有话难说,我的眼光随着红唇一路看下,连衣裙中两团丰美的大奶子鼓鼓囊囊,好像两个大皮球,而平滑柔和的腰身下,那美艳无双的硕臀从正面看就没那么夸张,而浑圆修长的双腿裹在纹理细密的高档丝袜中,显得无比诱人。望着这尤物,我不禁舔了舔嘴唇,只觉得胯下一阵燥热。

一阵沉默后,宁莉莉终于开腔:「真没想到居然是你,可是你怎么会……」
「不用想,想你也想不明白。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奶子和骚逼被全国人民看到的话,你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宁莉莉那美丽细长的双眉此时已经拧成了一个v字型,眼角也开始泛起了泪光。

「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的家庭。小弟,你年纪还没姐姐我一半大,不要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好不好。姐姐这次带了钱来,你看看,要是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再取。」

「哦,钱啊……」我心中有些动摇,不置可否的说道。

这时宁莉莉会错了意,以为看到了一丝曙光,便急忙返身去拿自己的手袋掏钱,一不小心,就把那丰盈肥硕的美臀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只见修长的大腿自然的打开,黄色连衣裙的裙边慢慢被翻起,露出了带着蕾丝边的粉色内裤,那狭小的布片只够将两片臀肉中缝隙遮盖,而圆润洁白的臀肉则裸露在外,我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几缕弯曲黝黑的阴毛游离于内裤之外,因为这内裤实在细小,两片肥嫩的大阴唇的形状清晰可见,那迷人的肉穴似乎正在向我发出邀请。

这时我在也无法忍耐,于是便冲了上去,狠狠将宁莉莉压在了身底,我的嘴在她的粉颈上一阵狂吻,同时手没没有老实,开始撕扯起了她的衣服。

此时宁莉莉显然被我吓了一条,急忙开始激烈的反抗,粉拳如雨点般砸在我的头上背上,可我却全不在乎,只是对着她压低声音说道:「别乱叫,不然让别人撞见这丑事,你这辈子就完蛋了,我烂命一条,可不在乎这个!」

此时宁莉莉果然也不敢声张,只是更加激烈的和我在床上推搡,虽然她比我身高体重,但毕竟只是个平日里养尊处优的阔太太,怎么能是成田在工地捶打的我的对手,没三两下,并被我压服在床上,动弹不得,娇喘连连。

〈她不再激烈反抗,我再接再厉,三两下就把她的衣服剥了个光。

当她那两颗分量十足的肉球被我从粉色胸罩中掏出时,她无奈的发出了一声呻吟,娇滴滴的声音让人销魂。

〈着这两颗沉甸甸的美乳和粉嫩如樱桃般的乳头,我不禁深吸了一口气,用我粗糙的双手把玩着她。

随着我的接触,巨乳也在微微颤抖,我连忙将整张脸都贴了上去,一种令人窒息一般的感觉让我如上云端,接着就用嘴巴含起了那娇嫩的乳头,就好像在吮吸着两颗美味的樱桃,这一双雪白如椰肉般的美乳被我来回抚弄着,乳肉柔软,弹性极佳,用力一抓,手指就陷入乳肉之中,只有些许乳肉从指间溢出。

我不断的将她的乳房揉拉成各种形状,但只要我稍一松手,这美乳便自动弹回原状。在我津津有味的啯吸着她的大奶头时,宁莉莉却不断用手将我的头向下压,似乎无比抗拒,但力量却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变成了用手环抱,唯一的反抗也只是几声喃语:「啊……啊……不要……求求你……别……」

我伸手摸向了她的下身,只见那粉红色小内裤的裆部已被淫水浸透,我用力想要将这最后的屏障褪去,就在这时,宁莉莉为了保护这最后一道防线,又来了精神,抓住了我手腕,让我无法的得逞。

「他妈的,你还真会装,都湿的好像水帘洞了,还有什么放不开,你那老公是不是很少操你啊,被老子啯了几下奶子,底下就湿成了这样,你就是一个淫妇臭婊子。跟谁睡觉不是睡,让我爽了这次,我就放过你!」我口吐秽语,威逼利诱,开始了心理攻击。

「不是的,不要……啊……」她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了一阵呻吟,原来此时我已经将一根手指挤入了她的引道之中,粗糙的手指在娇嫩的肉壁中来回转动,带来了难以言喻的激烈快感。

虽说我也是第一次碰触到女性那隐秘的部位,可我却出乎意料的表现良好,无师自通,其实我想,就是换了别人,看到这白滑丰满,奶大臀圆的娇媚少妇即将成为自己的胯下之臣,恐怕也不用别人来教,只要依靠自己的男性本能行事即可了。

⊥趁着此时她片刻的松懈,我迅速的剥下了宁莉莉的内裤,这样,我俩之间就再无寸缕阻隔。

望着那如白玉般洁白无瑕的大腿根部和两腿中间的芳草凄凄的肉山,我也不由得呆愣了半晌,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哪怕是一周前,我都不敢奢望和如此的艳遇,可她现在却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那些欺负过我的同学,穷其一生,也不过只能操到自己那貌丑肤糙的老婆,而那些嘲笑我童子鸡的民工们,也只会找一些膀大腰圆的中年妓女发泄,对比他们,自己真是无比优越,处男之身就可以在这城市美妇身上告别。

我用双手紧紧的抱着她柔嫩修长的白腿,将她的下身固定的死死的,紧接着就将脸孔贴到了她如凝乳般柔滑的小腹上。用舌头舔舐着她每一寸的肌肤,并缓缓向下,向着神秘禁区一路吻来。

「不要啊,不要……呜呜……」

神情迷茫的宁莉莉开始小声的抽泣起来,同时用双手护住了那因强烈刺激而鼓涨硬挺的乳头,双腿紧紧闭合夹紧,阻止我的深入,而我也用双手用力的抚弄起了她雪白而充满肉感的肥臀。

几次攻防之后,欲望的大门边缓缓打开,宁莉莉好像再也无法抵抗,两条圆润修长的美腿无力的顺着床沿搭了下来,双腿微微张开,将整个肥美的阴部显露在我的面前。

我一个小处男,又怎能抵挡这神秘美穴的诱惑,飞速的将头整个埋入她的胯间,对着小穴疯狂的吮吸起来,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宁莉莉的小穴实在是真真正正的名器。

我此时却只觉得阴唇厚实,密道幽深,两片被淫水浸湿的大阴唇高高隆起,颜色白中带粉,小阴唇只探出一点,颜色暗红鲜嫩,整个私处给人的感觉肥嫩饱满,白净可人,完全不像我在工地厕所偷窥的那帮忙做饭的中年妇人,黑黝黝,皱巴巴,即使是这样,那些饥渴的民工仍是围在她身边转个不停,实在是没见过世面。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进入这秀美的桃源乡,我不禁幸福到有些眩晕,急忙将肿胀欲裂的阴茎抵了上去,还被包皮裹着一部分的龟头刚一接触到宁莉莉的阴部,就感觉到了她的身体开始有些颤抖,自己马眼上漫出的前列腺液和她分泌出来的淫水渐渐混杂在一起,房间中渐渐开始弥漫出了一股男女交合的味道。

因为我处男的缘故,一时之间,我竟不知从哪里插入,虽然黄色电影没有少看,却完全没有想到理论和现实竟有如此大的差距。

我接连顶了几次,只是在肉缝上下滑进滑出,虽然对准了肉核,却根本无法插入,我只好单手把握住肉棒,对准宁莉莉那两片肥厚阴唇的中央,然后屁股猛地向前一冲,接着就感到那两片嫩肉已被自己滚烫的阳具慢慢推开,然后自己的龟头就顶住了一个湿润滑腻的小肉洞。

我这时也已明白自己找对了路,用腰狠狠一挺,整个龟头就陷入了一个温热湿润的腔道之中,粘滑而又充满压迫感的肉壁带给了我前所未有的的舒畅感觉,一种蚀骨快感涌遍周身。我又试了试往更深处探索,肉棒却被腔壁裹得死死的,不得动弹。

妈的,是谁说生过孩子的女人下面松松垮垮,这娘们几乎要夹断老子了我在心中暗暗骂道,而在我插入的同时,身下的宁莉莉如遭电击一般,剧烈的抽搐耸动起来,两颗硕大的奶子就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望着满面泛红,楚楚可怜的肉感美人,我似乎又填了无上气力,更加野蛮的向深处插入。

「啊,老公,我对不起你……」失贞的美少妇喃喃低语着,两行清泪不知是为粗心大意的老公,还是委曲求全的自己,静静的流淌了下来。

这肥厚无比的美穴中,阴肉层层叠叠,越向深处去,带给肉棒的快感就越强烈,这紧窄的阴道将我的肉棒包含的天衣无缝,不单如此,还会缓缓的蠕动,使我的小弟弟酥痒难当,即使不前后抽插,就可以体验极致快感,随着宁莉莉刚才的一阵抽动,肉壁的蠕动也剧烈起来,我再也无法忍耐,只觉得全身上下一个激灵,便精门大开,只感到自己的万千子孙喷薄而出,一泻千里。

「啊……不……」宁莉莉发出了凄惨的哀叫,阴道迅速紧缩起来,将我的肉棒箍的死死,我的精液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喷洒在了她的体内,几乎就是在我射入的一瞬间,宁莉莉突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将我撞下了床,但为时已晚,我已经完成了射精,她也只能茫然的看着自己阴道里缓缓淌出的浓稠精液发起了呆。

此时房间内是无比的安静,只有两人喘着粗气的声音,她沉默不语,只是盯着自己的下体,而我也有些羞愧,难得的第一次,居然连连活塞运动还没做就射了出来,真是丢脸死了,不过虽然射过了一次,我的肉棒却并没也软多少,仍然还能感到从体内源源不断涌出的力量和血液凝结在其中。

而这时的宁莉莉渐渐喘匀了气,如花般娇艳的面容上,此时却是愁云惨淡,泪痕连连,心中既有愤怒,悔恨和羞愧,又夹杂着难以言说的惋惜。紧接着,这所有的神情又化为了一股令人背脊发凉的冷漠。她用秀美的眼睛盯着床下的我,声音充满了鄙夷的对我说道:「好了,我可以走了吗,既然你已经达到了目的,就不要再烦我了,今天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你走吧……」

哼,这就想要我罢手,你想的可真美,我在心中暗说,不过刚才的早泄真的让我有些无言以对。

于是我便没有吭声,只是看着宁莉莉起身拿衣服,望着我眼前随着身体的动作而来回摇晃的雪白巨乳,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肉棒居然恢复了状态,那狰狞恐怖的劲头比第一次有过之而无不足,宁莉莉这时也发现了我下体的变化,不禁也有些目瞪口呆,美丽的双眼瞪的圆圆,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奇之色。

趁着她还在看着我的肉棒发呆,我突地站起身来,又将她推倒在看床上,肥美白皙的身体再次成为了我的美餐,我发疯似的在她光滑的身体上乱吻乱摸,好像一只饿狼,而宁莉莉却一副认命了的表情,不再那么排斥,只是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但在我的一阵乱顶后,还是慢慢的分开了,这时我的阳具顶住了那温热的小洞,只一下,两片阴唇便包裹住了我的龟头。

「啊,好暖,好紧……」我禁不住叫出了声,接着插入,毫无阻挡,轻易的就突入了阴道口,在她一连串的呻吟声中,我终于将整根肉棒没入了她的阴户。此时的宁莉莉也好像松了口气般,紧绷的身体一点点瘫软了下来,我如入梦中,只感到温暖裹挟着自己的分身,湿热的壁肉随着她紧促的呼吸有节奏的张合着。
我的阳具在这桃源乡中稍事休息,接着就如野兽一般,开始了疯狂的抽动,此时耳边尽是娇喘,眼前就是美人雪白如椰肉,肥大如玉兔一般晃动的乳房,鼻间还残留着诱人酮体散发出的阵阵体香,一切感官的刺激将我推上了高潮。
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抽插的幅度越来越大,她的小穴也一改第一次的排斥而不断的吮吸着我的肉棒,我的下体狠狠得敲击在她宽阔的胯部,发出了一阵肉体碰撞时特有的「啪啪」声。

此时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下体在不断的分泌着汁液,顺着我们交合的部位,被我的阴茎带出,一点点的流在了她雪白肥美的屁股上,就这样,在一个狭小破旧的房间内,一个身材高挑,肥美白皙的少妇正被一个年纪比自己小一半,丑陋黝黑,瘦骨嶙峋的少年冲击着,发泄着,这是多么淫靡的一副画面啊。
随着我越来越有力的抽插,两人的肉体似乎都开始适应了对方,渐入佳境起来,宁莉莉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啊……啊……老公……」

「哼,你老公可不在你身边,现在操你的可是我啊!」我嘴上这么说着,下身的抽动却更加卖力起来,每一次都笔直的插入了宁莉莉的阴道,直到整根都没入才肯罢休,这时美少妇的脸上已经一改愁容泪意,而是满面红潮,一头棕色的波浪卷发也披散开来,媚眼如丝,口吐香兰。

不知不觉间,我已抽插了百余下,只感到肉棒被那蠕动的阴道一点点的拉到了子宫口,好像有一张小嘴在舔舐着我的龟头,于是我便缓缓的抽出了阴茎的少许,接着又猛地插到底,每次狠狠的插入,都换来了宁莉莉的淫叫,而随着淫水分泌的越来越多,每次抽插除了「啪啪」声外,又传来了一阵「噗嗤噗嗤」声为这淫乱的交响乐带来了新的和弦。

我身下的这个女人,此时似乎已完全被快感包围,两条丰韵修长的白腿不自觉的夹住了我全是骨头的腰身,就好像奴隶一般在我身下驯服的呻吟着。硕大的龟头狠狠的顶住了花心,两人结合的是如此的紧密,肉壁与肉棒间全无缝隙,极致的快感如惊涛骇浪喷涌而出,阴道中的嫩肉裹挟着我的阴茎,几乎就在同时,两人都发出了沉闷而愉悦到极点的嘶吼。

「啊……爽啊……爽死了……」我也忍不住呻吟起来,只感到浓稠的精液大量的喷射而出,我又一次将我的精华播撒在了这大都市美少妇的子宫中。而这美妇,却如同死去的小鱼儿一般翻着白眼,随着我的喷射无意识的痉挛。

此时的我气喘嘘嘘,并未将肉棒从蜜穴上抽出,只是伏身在她的美乳之上,嘴仍然不安分的咬着肥美挺立的乳头,似乎还想要啯出些奶水来,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因为宁莉莉那紧窄壁肉的压迫,半软的鸡巴居然慢慢的又开始在阴道中肿胀坚硬起来。

我情不自禁的又缓缓抽动了几下,那大妞却再次把修长的大白腿勾在了我的腰间,两眼微闭,全身香汗淋漓,一副极乐模样,此时我完全恢复了少年人的神奇活力,再次开始了凶猛的抽插,让这胯下丰美的夫人倒吸凉气,颤抖不已,口中的呻吟之声不绝于耳。

一次一次的深入,搅得美穴中水花四溢,把两片饱满的阴唇都翻带了出来。
「啊啊啊,嗷嗷嗷……」

如同母畜一般的叫床声伴随着女人扭腰提臀的大力迎合,使我的快感指数直线上升,下身的的抽插也更加有力,陈旧的木床好像快要散架一般,发出了吱吱呀呀的怪声。

又是势大力沉的几百次抽插后,宁莉莉雪白的身体开始了一阵剧烈的抖动,我只感到她的体内也汹涌的奔腾出了一汪热腾腾的的淫水,原来她泄了身。
一次又一次,在短短的几小时里,我竟然令人惊奇的在她丰润的肉体上发泄了9次之多,每次都是内射进了宁莉莉的体内。以至于后来连起身都有些晕乎乎的感觉,而她也是几次似乎都已短暂的昏死了过去,两人的体液充分的混合着,将我们的阴毛都粘成了一团团的,整个被单被浸湿了一大片。

我瘫软在床上,感觉骨头都要散了架,而她则是神情恍惚中带着满足,静静的整理着衣服,满面通红,美丽的小嘴边,还残留着一点点的白沫,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我们两人再没有言语,甚至没有眼神的交流。几分钟后,穿戴整齐的她缓缓的走出了房门。

我注意到,宁莉莉在离开时,似乎连腿都有些合不拢了,摆出了一副怪异的内八字,接着隔音极差的走廊中传来了阵阵抽泣声,不过此时的我已完全不管不顾,只是沉迷于巨大的快感中,头脑里飞快的运转着,构思着下一个淫邪计划。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