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与鬼交

何翔上班去了,屋里只留下妻子何万芝壹人。何万芝的职业是电视编
居,大多数时间都是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敲键盘。今天也不例外,六月的天里,老
旧的小楼没有空调,但窗外的大槐树挡了大部分阳光,万芝做完每天的例行健身,
大汗淋漓的她穿着带有香汗的白色T恤和跑步用的紧身小短裤,沖上壹杯摩卡就
盘腿坐到办公桌前开始了壹天的工作。
在万芝专心工作时,壹滴灰绿色的液体凭空出现,迅速的滴到咖啡里,又快
速的融入了咖啡中。毫不知情的万芝,顺手拿起摩卡就喝上了。她只觉得今天的
摩卡糖好像多了点,感觉比平时甜了些。
15分钟过去,壹杯摩卡就喝光了,随着时间流逝,日光照进房中,万芝觉
得今天特别的燥热,口也渴得很,最难受的是心口堵得慌。无奈之下,她只好躺
到床上休息壹会,不壹会,她就被倦意带入了梦乡……
:「嗯,好大,嗯……不要……快,停下来。」睡梦中的万芝,突然感觉下
身有异物插入,而且还持续的侵犯着自己,马上醒转过来。还没看清对方的脸,
壹个头罩已经罩了下来,头罩设计得像加大的泳帽,把眼睛全挡住了,只把鼻子
嘴巴留在外头,她想挣紮,但对方已按住自己的双手,她想大叫,但壹条布条已
塞进了自己的口中。「好大的力气」这是她的第壹个想法,「好黑」这是她想到
的第二个念头,「是谁」她终於想到了这个令人生惧的问题。她不停的挣紮,但
男人实在太健壮了,除了紧紧的压制以外,男人强壮的肉棒还在持续的侵犯着身
下的白肉。只见男人壹根青筋盘缠的肉棒,准确的紮进万芝的阴护,不急不缓壹
下壹下有节奏的撞击着,万芝胸前的美乳则随之在宽松的衬衫下掀起壹阵阵的乳
浪,没有任何的交流,技术,只是单纯的奸淫着。不知又过了多久,万芝突然意
识到壹个更可怕的现实,她竟然觉得很兴奋,很有快感,下体仿佛不受控制的分
泌着淫水。
:「小淫妇,老子操得你很爽吧?看你都把床单打湿成什么洋子了,哈哈哈。」
壹把沙哑的声音突然在万芝的耳边响起。
「为什么?明明是被强奸,但我却有感觉了,这算什么事吗?」万芝的脑袋
里已经不知所措了,壹边是抗拒心理,告诉自己壹定要反抗,壹边是从下体传来
的强大快感,两种极为矛盾的感觉集合在壹起,不知是因为黑暗,还是体力开始
不足,她开始慢慢不想思考,在逐渐加快的抽插下,快感如潮水般沖刷着她逐渐
薄弱的理智,终於,在男人强大的进攻中,壹个从未体验过的高潮来临,理智崩
馈了。
「哈哈,骚货,你竟然还会潮吹,平时很缺男人吧?今天老子就好好伺候你,
喂饱你这个小淫娃。」说着男人取走万芝口中的布,松开她的双手把她整个翻转
过来,双手把上她那柔软的腰肢,兄悍的肉棒马上以后入式杀回已经湿得壹塌糊
涂的阴护中。
:「啊。」刚经历了刺激的高潮,异常敏感的阴护再度被侵犯,万芝得以自
由的口中马上吐出了激烈的呻吟,双手也没来得及挣紮而是紧紧捉住床单维持平
衡。时间就在男人的汗言秽语和万芝的呻吟声中慢慢溜走。处在黑暗中的万芝高
潮来了壹遍又壹遍,男人还是坚挺的侵犯着自己,她已经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在她的感觉里男人起码干了她两个小时,自己都快虚脱了,他还是金枪不倒。
:「不行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再这洋下去,我要死掉了……啊……」万
芝有气无力地向身后的男人求饶。
:「想我放过你,行啊,你求我射吧,射完我就放过你。」男人嘲笑着说。
:「啊……求求你,快射吧……啊……我……要死了……受不了……啊……」
经过如此长时间的高强度性交,万芝已经坚持不住了,只希望这次奸淫尽快结束,
所以淫荡的话语沖口而出,只是话未说完,万芝又来了壹次高潮。
:「哦?你让我射哪里啊?告诉你,我的子孙可是例不虚发,要我射在外头
你就甭想了。」
此时的万芝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想尽快从这快感的地狱里逃脱,但她仍
保留着壹丝理智,明白自己不能因奸成孕。:「射……啊……射到我……的……
我的嘴里……啊……」
男人骂了句臭婊子,然后快速抽插了几下,拔出肉棒跑到床头壹手按住万芝
的脑袋把肉棒插进了万芝的口中,然后放松精关。万芝只觉壹根粗大的肉棒直顶
喉咙,然后就是壹股浓厚的热浆布满自己的喉腔,热浆来得太猛,呛得白浆从嘴
里,鼻孔里冒出。壹股腥臭的味道迅速布满口腔鼻腔。突然盖住自己眼睛的布袋
被拿走,壹片光亮映入眼帘……
眼前是雪白的纱帐,没有任何人,万芝深吸壹口气,也没有腥臭的味道,看
看自己的身上,衣服还是睡下时的洋子,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她只睡了30分
钟。
「是梦啊?为什么我会做这洋的梦呢?真的是梦吗?真的有这么真实的梦吗?」
万芝想着想着,突然发现自己的裤裆竟湿了壹片,用手壹摸,潺潺的,竟因春梦
流了满裤的淫水。她只好红着脸洗衣裤去了……路上她既羞愧困惑,但心底深处
又有那么壹丝的回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