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奸的快感

当李峰听到卧室内妻子畅快的淫叫声时,最后一丝侥幸瞬间破灭了。他简直不敢相信,妻子居然真的……难怪最近她对他那么冷淡,他早就有了一丝预感,但一直心存侥幸,他一直觉得妻子还是爱他的,直到这一刻……

愤怒、伤心、绝望……各种情绪一股脑涌上心头,李峰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嘴唇不受控制的哆嗦着,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抬脚狠狠的踹在卧室门上……
「哐当!」

一声巨响,李峰仿佛把那可怜的房门当成自己的妻子,当成那个诱拐自己老婆的王八蛋……

门开了,李峰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自己的妻子和一个男人赤身裸体的紧紧相拥,男人的那玩意还插在妻子的身体里……

「哈哈哈……」

李峰居然笑了,他以为自己会冲过去暴打那个男人一顿,又或者狠狠的扇妻子一个耳光,又或者……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这么沉得住气,「啪啪……不错,不错,真精彩啊……」

李峰拍了两下巴掌,用悲愤又嘲讽的语气到……

「啊!」

李峰的突然出现,让男子惊恐万分,那个东西一下子痿了,男子一咕噜滚到床下,抓起自己的裤子尴尬的挡在下体前,「我……我……」

「真不是个男人……」

妻子小芸到没有一丝惊慌,仿佛正做的是一件在正常不过的事,她轻蔑的看了一眼滚到床下惊慌失措的男子,不屑到,「穿上你的衣服滚……」

「小芸……我……我……」

—慌失措的男人仿佛想解释什么……

「滚!」

回答他的依然是小芸轻蔑的声音,她缓缓的把目光投向因为愤怒,身体还微微颤抖的李峰,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你都看到了……很生气吗?」

她说的那么轻描淡写,仿佛一点都不在乎李峰的感觉。

男子闪电般的穿上一条裤子,抓起衬衫连滚带爬的出了李峰的家……

「你!」

〈到妻子冷漠的表情,李峰都快气炸了,指着妻子的手不住哆嗦着……「你……」

『她居然这副神情,居然一点不觉得愧疚!』李峰悲愤的想……

「我还以为你不会生气呢?」

小芸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表情,「我还以为你一点也不在乎我的身体呢?…
…」

「你……」

「我什么我?」

小芸略带些不屑的质问到,「不是吗?你在乎过我的身体吗?你爱我吗?你在乎的只是我的脚……」

「我……我……」

妻子的质问让李峰心虚的低下头,在没有了刚才的趾高气昂。小芸算不上出众的美女,但那双美腿、玉足确是千里挑一的,他和小芸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刚开始并没什么感觉,直到那年夏天看见小芸穿着凉鞋的玉足,那修长的脚型,芊细的足趾,诱惑的足踝一下子深深的吸引了李峰,之后在李峰的追求下,他们走到了一起……

「怎么了?心虚了?不威风了?」

小芸冷冷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半夜里偷偷舔我的丝袜、内裤,捧着我的高跟鞋手淫……」

小芸的脸上露出浓浓的不屑和一丝厌恶,「你真让我恶心」「我……我……」

妻子的轻蔑让李峰羞愧难当,他突然觉得很对不住小芸,每次做爱的时候90%的时间他都在舔妻子的脚,腿,甚至臀部,却不愿意碰妻子的上半身,每次亲吻都那么不情愿,弄得小芸每次都无法高潮……而碍于颜面,他也不好太过火,所以每次都等妻子熟睡之后偷偷舔着妻子的高跟鞋丝袜疯狂的发泄……

「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像条狗!」

小芸轻蔑到,「既然你不要我的身体,那我想给谁就给谁!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我……我……」

李峰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移到小芸的玉足上,妻子的羞辱让他无地自容,但却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兴奋,现在的小芸看起来是那么美,那股不屑的神情,轻蔑的语气让李峰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他好渴望这样的小芸,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让李峰扑通一下跪了下去,跪在妻子脚下,他疯狂的抱着妻子的玉足舔舐着,一边呢喃道,「小芸,让我做你的奴隶吧,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求你……」

〈着李峰跪在自己脚下,像狗一样舔舐着自己的脚,小芸一阵厌恶,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一股股怨气随之而来,她狠狠一脚把李峰踹在地上,站起身疯狂的踢着脚下的李峰,「你真是个变态,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你,你给我滚,滚……」

「求你,小芸,求你!」

妻子的虐待让李峰极度的兴奋,那个东西不住的痉挛起来,他不能让这种幸福溜走,李峰抱住妻子的小腿,哀求着,「求你,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玩弄我,虐待我都行,你和别的男人上床都行,求你,小芸,让我做你的奴隶吧,求你!」
说着虔诚的亲吻着妻子的玉足。

「你这个变态,贱货!」

小芸快被丈夫气疯了,她狠狠的甩开李峰的手,抬脚把玉足踩在李峰的脸上使劲的碾压,「你不是想舔我的脚吗,我让你舔,我让你舔……」

「呜……呜……」

李峰被小芸踩的快要窒息了,脸憋得通红,可下体那个东西激烈的抽搐起来,他顶着玉足的压迫,努力的用舌头舔舐着小芸细腻的足底,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声……那种极度的羞辱感让他欲罢不能……

「咔咔咔……」

听见看门声,李峰赶紧从厨房跑了出来,跪在小芸脚下为她脱下高跟鞋,换上拖鞋,「你回来了,累了吧!」

李峰献媚的道。

脱去外衣,小芸冷漠的从李峰身上跨了过去,径直进了卧室。不一会李峰端着一杯咖啡,和一个果盘走了进来,小心的放在电脑桌上,「先吃点水果吧,饭马上就好!」

从那次以后李峰就成了小芸的奴隶,洗衣做饭,收拾屋子,擦鞋、洗脚无微不至的伺候小芸,自己的工资卡也交给小芸掌管,他赫然成了家里的奴仆!
刚开始小芸只是赌气,想惩罚这个变态老公,慢慢的她居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现在在家里自己简直是个女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连洗澡洗脚都有李峰伺候,李峰简直就是天生的奴隶,对自己的服侍简直是无微不至,连自己把男人带回家他也不闻不问,还躲出去给她们创造私人空间。

而这个奴隶不仅不用花钱,还每月交她钱。天下居然有这样的好事,有时想想小芸自己都觉得可乐,找这样一个「老公」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喝着美味的咖啡,小芸和QQ里的好友随意的聊了会天,时间不长李峰就做好了晚饭。

「小芸,饭好了,你现在吃吗?」

李峰小心翼翼的问道。

「跪下!」

「扑通!」

李峰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五体投地的匍匐在小芸脚下。

小芸站起身骑跨在李峰身上,不用说话,李峰就乖乖的驮着小芸爬到了饭厅。
吃饭的时候,李峰就跪伏在小芸脚下,为小芸做足底按摩。小芸舒服的享受着,连看都不屑看李峰一眼,现在她已经完成不把李峰当丈夫看,甚至不把他当人看……

「晚上,小田过来……」

小芸淡淡道,小田是她新认识的男友,一个很俊俏的小伙子。

「好,一会收拾完饭厅我就出去!」

李峰屈辱的答道,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上床,自己还要腾地方,那个男人能心甘情愿?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无力反抗……

「不,你留下……」

「啊?」

李峰诧异的抬头望向小芸,她竟然要自己留下,留下看着他们做爱吗?
「怎么了?不愿意?」

小芸带着一股戏谑俯视着脚下的李峰到。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小芸轻蔑到,「我想让你看着我和他做爱,而且我做爱的时候希望有个奴隶伺候我的脚,你觉得不好吗?」

说着小芸抬起玉足戏谑的在李峰嘴上蹭了蹭……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很喜欢羞辱李峰,很喜欢看他那副尴尬却又渴望的贱样,有时候她自己都觉得对李峰有些残忍,可是,她就是想,或许是想看看李峰到底能贱到什么程度吧……

「恩……恩……」

小芸的挑逗和羞辱让李峰一下子兴奋起来,「可是……」

∩一想到要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做爱,他怎么能……

「可是什么!」

小芸的声音突然严厉了起来,狠狠的一脚踹在李峰的脸上,冷冷道,「不愿意就滚,以后别回来了……」

她现在一点也不能容忍李峰的违拗。

「别……别……我愿意,我愿意还不行!」

小芸的翻脸立刻让李峰深深的恐惧,他像小狗一样抱着小芸的小腿,不住的哀求着,「我错了,我错了,我愿意,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哼!」

〈着李峰的贱样,小芸轻蔑的哼了一声,起身狠狠的把李峰的头踩在地上,使劲的碾压,「就不能给你好脸,贱货!」

说着从李峰身上踩了过去……

小田早已知道李峰的存在,所以当看见看门的男人时,他并没有多少惊讶,他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似乎是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能容忍自己的老婆和别人上床。

小芸特意穿了一件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黑色的长筒丝袜,外面套了一件薄薄的红色纱裙,把诱人的躯体衬托的若隐若现,性感非常,让小田一进来眼睛就直了,原始的欲望一下子就激发了出来。

「你真美,宝贝!」

小田一把抱起小芸,一阵疯狂的热吻,双手贪婪的在小芸的臀部抚摸起来,已经坚硬的下体隔着内裤狠狠的抵住小芸的私处。

「咯咯……」

小芸的身体一阵燥热,玉手缓缓的滑到小田的那个上,挑逗的拨弄着,「瞧你猴急的,有人看着你呢)咯……」

说着妩媚的看了一眼一旁跪着的李峰。

李峰羞辱的低着头,听着自己的妻子和别人打情骂俏,他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屈辱,他的身体稳不住微微颤抖着,那种另类的刺激感让他处于一股病态的兴奋中……

「抬起头来,贱货,我要你看着我们,咯咯……」

小芸妩媚的娇笑道。

「你真坏!」

小田戏谑的到,「不过,我喜欢!」

说着狠狠的把脸埋进小芸的双峰里,疯狂的舔舐……

「恩……恩……咯咯……」

小芸舒服的呻吟起来,燥热?a href=性嚼丛角苛遥椴蛔越幕繁ё⌒√锏牟弊樱冉徊娼艚舻墓丛谛√锏难稀?br>
「干我,宝贝,干我,用你的大鸡巴插我,快啊……(⊙o⊙)啊!(⊙o⊙)啊!……」

「撕拉……」

回答她的是内裤被粗暴的撕裂,小田粗大坚硬的东西狠狠的插了进去……
「(⊙o⊙)啊!……」

一股撕裂伴随着燥热的快感传遍全身,小芸放情的淫叫着,两人疯狂的在沙发上翻滚……

〈着妻子和那个男人疯狂的做着,李峰都奇怪自己居然没有一丝愤怒,只有一股极度的羞辱感,但下体兴奋的痉挛却在明确的告诉他,他喜欢渴望这种羞辱感……

另类的羞辱,另类的兴奋,让他也渐渐狂热起来,下体极度的兴奋让他忍无可忍,他不顾一起的爬过去,抱着妻子的一只玉足贪婪的舔舐、吸吮着,一只手紧握着坚硬如铁的下体不住的抽动着……

「恩……恩……」

他兴奋的呻吟着,不一会那个东西就喷涌而出……可没多久那个东西又再次兴奋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小田野兽般的嚎叫,配合着小芸极度兴奋的尖叫声,二人达到了高潮……

兴奋的红晕布满了小芸的脸庞,让此刻的她看起来说不出的妩媚,她慵懒的伏在小田的胸口上,看着仍旧在痴迷的舔舐着自己玉足的李峰,美目中浮起一股戏谑?a href=性幼徘崦锏难凵瘢刚庋阋材苄朔埽慊拐娴募。┛?br>
说着玉足肆意的拨弄着李峰的脸,弄的李峰一阵神魂颠倒。……

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肆意的羞辱着自己的「老公」小芸的下体又一次湿润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变得这么变态,「去,给我们弄点夜宵,贱货,一会我们会很累的,咯咯。」

吩咐完,小芸的目光转向小田又一次坚挺的下体上,慢慢的俯过身,用小嘴含住小田的那个痴迷的吸吮起来…………

在小芸和小田又一次颠鸾倒凤中,李峰屈辱的为自己的妻子和她的情人准备好了夜宵。

虽然小芸已经不是第一次带男人回家,但他却是第一次亲眼看着妻子在别的男人身下委婉求欢,那股强烈的羞辱感让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凄凉。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底却深深的渴望这种感觉。

妻子和情人吃着自己弄的小云吞,煎蛋,李峰讨好的跪在小芸脚下,仔细的为妻子按摩腿部和玉足。

一阵翻云覆雨,小芸真的有些饿了,吃了一个煎鸡蛋,几个热乎乎的小云吞,小芸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舒服死了。

〈着脚下小心翼翼伺候着自己的李峰,小芸内心深处涌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傲然情绪,她现在越来越喜欢羞辱李峰的感觉了。

「给我舔干净,贱货!」

小芸微微的叉开双腿,让李峰把嘴伸到自己的胯下道。「这里还有田田的精液,一定要清理干净哦……咯咯……」

「唔……」

小芸的羞辱让李峰一阵幸福的呻吟,虽然对做爱不感兴趣,但他却很喜欢跪在妻子脚下,用舌头伺候妻子私处的感觉。深深的把头埋进小芸的胯下,李峰伸出舌头轻柔的舔舐着小芸阴唇的四周,清理一圈后,用嘴包裹着小芸的阴蒂卖力的吸吮,舔的啧啧有声……

「恩……恩……」

小芸舒服的呻吟着,一边戏谑道,「没想到你的舌头还挺好用,贱货,虽然鸡巴不怎么有用……咯咯……」

「唔……唔……」

听着小芸的『夸奖』,李峰舔的更加卖力了……

「咯咯……」

〈着胯下丈夫的贱样,小芸突然有种变态的想法。「去,给我的田田把鸡巴舔干净,咯咯……」

李峰迟疑了……他怎么能……

管很喜欢小芸奴役他,渴望小芸羞辱甚至虐待他,但他绝对不能接受去舔另一个男人的东西,这……太恶心了……

「你听见没有,贱货!」

小芸狠狠的毫起李峰的头发,声色俱厉道。

「不要……不要……求你,小芸……不要」李峰可怜的祈求着,对这个命令,他内心激烈的抗拒……

「不要你妈,贱货,我让你去舔……」

小芸冷冷的骂道,「假装什么清纯,你他*的比狗还贱,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去,给我舔……」

说着使劲拽着李峰的头发,试图把李峰的脸按在小田的鸡巴上。

「不要……不要……求你,别让我……」

李峰拼命的往后退却着,不住的哀求,「求你……」

「草你妈的,贱狗!」

李峰拼命的抗拒,让小芸彻底怒了,她才不在乎自己的命令多让李峰为难,现在在小芸眼里,李峰就是一条可以任意被她玩弄的狗,让他做什么就得做什么,一丝一毫的违拗都是不能容忍的。

小芸一脚狠狠的把李峰踹在地上,起身,对着李峰的头又踢又踩,「妈的,你这条贱狗,竟敢违抗我,恩!……」

「你不是喜欢被侮辱吗,贱货,装他妈什么装,我让你去吃屎你也得吃,因为你他妈就是一条狗!」

小芸不停辱骂着李峰,顺手抄起小田的皮带,把皮带的金属扣对着李峰的身体,没头没脑的一通抽打。

「嗷!嗷!……啊!……」

李峰疼的不住的在地上翻滚,不停的哀嚎着……

「哼哼!」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地上痛苦的李峰,小芸没有一丝怜悯,她不住的冷笑,娇颜上挂起一丝兴奋的红晕,「爽吗,贱货,你不是喜欢我虐待你吗,贱狗,爽不爽……哼哼……」

回答她的是李峰的痛苦的惨叫声……

夜,小田和小芸相拥入睡,可怜的李峰却被处罚在楼道跪了一夜……

第二天,李峰昏昏沉沉的上了一天班,特意提前下班,买鱼买虾,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讨好小芸。

管昨天小芸的要求很过分,但他没有一点埋怨妻子的意思,反而要相信办法讨好妻子,祈求妻子的原谅,他现在一刻也离不开小芸的羞辱……

一听到开门声,李峰迫不及待的跪在地上,惶恐的爬到小芸的脚下,抱着妻子性感的小腿可怜的哀求着,「我错了,我该死,小芸,求你别生我的气,求你原谅我……」

「滚!」

小芸厌恶的一脚把李峰踢开,「我让你进来了吗,贱货!给我滚,我不需要不听话的奴隶!」

说着甩掉脚上的高跟鞋,从李峰头上跨了过去。

「我错了,小芸,求你……」

李峰跪爬着,追逐着小芸的玉足,一边爬一边不住的哀求,「你怎么罚我都行,求你,原谅我这次吧,小芸,求你!」

「哼!」

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脚下不啄头祈求的丈夫,小芸轻蔑的冷哼了一声。
她现在越来越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觉得李峰越下贱,就越能体现出她的高贵。

「我觉得你还不够贱!」

小芸冷漠道,「所以我决定换一个奴隶!换一个够贱的奴才!」

「不要,不要,小芸……」

李峰一下子慌了,他太害怕失去眼前的一切,他一把抱住小芸的玉足,疯狂的哀求着,「我一定更贱,做你脚下最贱的奴隶,求你……」

「小芸是你叫的吗,贱狗!」

小芸狠狠的一脚把李峰踢开,「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碰我的脚,懂吗?包括我的鞋,袜子,都不准碰,懂吗,贱货!」

「是,是……」

「是什么,贱货!」

小芸冷冷道,「要说,是,主人!奴才遵命~!你要时刻记住自己只是一条狗!」

「是,主人,奴才遵命!」

「一点狗样都没有!」

小芸轻蔑的道,「看来我以前对你太放纵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把你变成一条真正的贱狗!」

「是,是,主人,奴才渴望一辈子做您脚下的贱狗!」

「哼!把这个带上,贱货!」

说着,小芸从包包里拿出一个CB3000贞操控制器,「狗是没有权利随意发泄的,懂吗,贱货!你的幸福要完全有主人掌控,这样才能帮助你变成一条真正的贱狗!哼哼……」……

「是……是,主人!奴才遵命!」

管万分不愿,李峰还是乖乖的把CB3000套在自己的命根子上,冰凉的金属质感一瞬间让他觉得失去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这一刻他的生命将完全由小芸掌控,他再也没有一丝一毫抗拒的能力,完完全全成为了妻子脚下一条最下贱的狗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