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最好朋友的妻子

男女之间的感情,往往很是微妙。

    两个完全丝毫不可能的人,却也能勾起天雷地火,最后陷入背弃婚姻和友情的情欲深渊不可自拔。可以说,长期与朋友老婆偷情是我这辈子最不应该做的事情,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种极不道德的禁忌关系所产生的强烈感官刺激就像吸大麻一样,明明知道这样做是在玩火,可一旦染上就彻底无法戒掉。


    我有一个很好的哥们叫杨,以前是大学同寝舍友,现在是住在同一小区的邻居。作为好朋友又是近邻,彼此相互间自然时常聚会、互相帮衬。我是正常的上班族,而朋友在搞海外电商创业,也就是卖高仿品等假货。朋友的老婆雅是我公司另一个部门的同事,当年正是我撮合她跟朋友认识的,每天上下班一直都是她搭我的车。而我老婆生完二胎后就辞职在家带娃了,但白天也会帮我朋友打理一下电商生意,主要是帮忙在国外网站上打广告引流。


    这样就产生了一种比较颠倒的现象,我们平时跟对方老婆待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自己老婆还要长。有次两家做在一起喝酒撸串,朋友酒喝多了,提起这事儿,半开玩笑地说干脆咱们把老婆换一下得了,我也嘿嘿笑着随口说了句好呀,结果两个女人顿时很配合地互换了一下座位,紧挨着对方的老公坐下佯装依偎的样子,杨借着酒劲儿把手放到我老婆腰间抱了一下,我老婆顺势就倒在他怀里了,不过两人就那么意思了一下赶紧分开,但这种酒桌上玩笑自然大家都不会往心里去。


    中间我去卫生间放水,杨也踉踉跄跄跟着进来了,我看他裤裆里的帐篷撑得老高,甚至连解开拉链都困难了。他嘴里叼着烟吸了两口,有些无所顾忌地说,被你老婆搞得难受死了,操,真骚,就问你刚才说的话算数吗?我一愣,说什么算不算数?他一边放水一边说,嘿嘿,换老婆呀,你敢不敢?我们家小雅也被不赖的。我一时语塞,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就问,小雅真的答应啊?杨不屑地扫了我一眼,说,傻啊你,你可以追她啊,我允许你追,但不能强迫。反过来他又问,你让我追婷不?我说随你好了,你追得上就追吧。我知道他在耍酒疯,婷是看不上这种人的。


   我妻子婷颜值、身材、情商都是没挑的,在我把她追到手前,一直是我心里的女神。但是,婚姻敌不过生活的平淡,特别是生二胎之后,老婆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孩子身上,除了对孩子的关注、讨论,两个人交流沟通变得很少,基本很少分享彼此的想法,而我每天下班到家很晚很累,正常的夫妻生活也可有可无了。最初,我回来晚她都要打电话问到哪了,现在我一宿没回来也不会关心。整体就是抱着手机,有时半夜醒来发现她还在玩手机,她解释做网上海外广告,现在是美国时间。我也没太在意,但手机频繁的震动,遮遮掩掩的,表明她其实再跟别人聊天。


   雅是一个有点强势、冷艳的女人,1米68左右的高佻身材,虽然也是生育过的女人了,但整体看着还像90后,女人味十足,高冷的脸上总带着一种若隐若现的妩媚,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眸,顾盼间总有种春水涌泛的灵动神采,让人过目难忘,与她对视时总忍不住会想入非非。


   我上班的地方离家将近三十多公里,基本每天都是开车先把两家娃送幼儿园,再带着雅一起去上班,以致于幼儿园的老师一直误以为雅是我老婆。我跟雅每天上下班在车里相处的时间就得两个多小时,中午也会约着一起下馆子吃饭或陪她逛街买衣服。我了解到,雅与扬的夫妻关系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融洽,吵架、隔阂、冷战成了生活的主旋律,杨在外面一应酬喝酒回来就撒酒疯有家暴倾向,如果不是已经有孩子,这样的婚姻她无法再坚持下去,精神上一度出现了抑郁。我没想到她的家庭问题如此严重,作为介绍人我有种把别人推到火坑的感觉,但当然只是各种劝慰,说杨本质上还是一个可以托付的人。


   虽然男人都好色,但朋友妻不可欺,最初我是断然不敢对朋友的老婆有任何非分之想的。尽管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也会把身下的老婆幻想成雅,但现实中还是保持着与雅的距离,我从不敢想象有一天我会真的把我好哥们的老婆压在身下蹂躏,因为那无异于玩火自焚。然而,女人在情感的控制上就比较弱了,随着我跟雅朝夕相处的时间渐久,我注意到她看我的眼神中总有股掩饰不住的炙热,这让我感到害怕,一般会回避与她的目光相接。我们之间有种谁也不愿捅破的暧昧,彼此能感应到对方所想却都讳莫如深。


   压倒雅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杨的生意垮了,他因为销售假名牌鞋子被查,在号子里蹲了近一年才放出来。杨被放出来后好长一段时间没工作,整天酗酒无所事事,脾气也更大了。那期间,雅整日以泪洗面,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直到有一次我陪她逛街,在从车库上来时走的是步行梯,可能是楼道里灯光阴暗,雅下意识地拉住了我的手,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用手揽了一下她的腰,她顺势靠在了我怀里,只是一瞬间就分开了,但就是在那一瞬间,我嗅到了她秀发里的芬芳,这一下子引爆了我的情欲。


   我环顾楼道里四下无人,然后一下子将雅推到了墙上,她靠在墙上先是一惊,然后捂着嘴咯咯的笑,眼神里的魅惑和炙热夹杂在一起,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在挑衅,等着我的下一步动作。最终,我天人交战还是没敢继续,便抬手松开了,她脸上浮现出失望的表情,鼓起嘴不满地嘟囔了句,你还是不是个爷们!


    下班回家途中,我心里好像有蚂蚁乱爬,于是就中途下了高速,把车开到一个偏僻无人处停下来。雅坐在副驾驶上歪着头,似笑非笑地问,你想干什么?!我粗鄙地说了一句干你,然后一把抱住了雅,把她的身子往我这边带过来一些,然后低头狠狠吻住了女人潮湿温润的嘴唇。


   雅象征性地推了我一下,没有推开分毫,被动地被我亲了片刻,当我要松开时,她反而搂着我脖子激烈地回应了起来。两个人唇齿相交,彼此舌头很快搅在了一起,大口吞咽着对方的口水,啪叽啪叽的接吻吮吸声和女人的喘息声在耳边回荡。


   到了这个时候,我心中仅存的一丝道德感也被抛诸脑后,接吻的同时将手探进了雅的上衣里,解开她后背上乳罩的卡扣,手掌覆在她一个温热、浑圆、胀满的乳房上,指间夹着柔嫩挺拔的乳头揉捏起来,浑然忘记了对方是我最好朋友的女人。 雅的上半身完全瘫在了我的怀里,两颊绯红,双眼迷离,嘴里断断续续的喘息和呻吟刺激、鼓励着我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游走着。


   最后,我解开雅裤子上的扣子,把手探到她的胯间,摩挲着被水打湿的柔滑絮毛,那里早已泛滥如潮。雅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张开口狠狠咬了我胳膊一下,我吃痛地把手从她胯间抽出来,手指间流动着亮晶晶、粘滑成丝的液体。我一时兴起,把手指放到嘴里吮吸了一下,有股淡淡的腥味,我的下面硬成了石头,女人的水比任何春药都要来的猛烈。


   雅见我吮吸她的液体,一下子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啐了一声说,你真是个大变态,连好兄弟的老婆都不放过。她的这句话让我一震,自责感涌上心头,伸手就去拧车钥匙准备开车。雅用手捶了我肩膀一下,说我被你搞得不上不下的,浑身难受死了,你就要走人不管了么?我问那怎么办,雅说你着急回家不?我说家里没啥事儿,雅打开手机地图就指了指,说附近有个酒店,得去洗一下身子。


   到了酒店房间,雅没有去卫生间,直接把包甩到桌子上,然后脱下鞋子,仰面朝天躺在了床上,望着我咯咯地吃笑。雅把一条腿翘起来,黑色的丝袜、工装挑动着我的神经。我匍匐在床下,把脸贴在女人修长的腿上摩挲,而她屈身扯下了自己湿漉漉的内裤抛在我脸上,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双腿并拢一下夹住了我的头,挑衅地说,你不是喜欢吃吗,让你吃个够。


   我愣了一下,于是把头埋在女人的胯间,舌头撬开两片软肉吮吸舔舐起来,雅的身体急剧地筛抖哆嗦,慢慢扭曲起来,环住我脖子的两条腿像金箍棒一样勒的我喘不过起来。啊——嗯——,女人忘情的呻吟声在房间里回荡。我的坚硬已到了极限,于是脱下裤子,分开女人的双腿,没有戴套直接往前一挺进入了她的身体。啊——雅情不自禁扬起脖子尖叫了一声,整个身子弓起像一只美丽的天鹅。


   女人的身体像熔炉一样,我感受着那里湿热、紧凑和深邃的极致体验,舒服得快要飞了起来。我扛着雅的双腿,腰部用劲儿慢慢耸动起来,此时雅完全抛开了往日里的羞涩,粗俗地说好粗好深好胀,让我动作慢一点,但我浑然不顾反而节奏加快,她那原本精致美丽的脸庞顿时扭曲变形,像吃了摇头丸一样,头疯狂地在枕头上左右甩动着。我则如同一个全力发动的打桩机,不知疲倦地重复着一个夯击动作。


    雅的尖叫声像断了线一样,脸色潮红眼神迷离涣散,随着我的冲击,她那坚挺的乳房在空中甩出了一道道完美的弧度。我抚摸着女人平坦光滑小腹上因剖腹产手术留下的细长疤痕,望着她精致的脸庞,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们竟然做出了这种背叛家庭、背叛友情的不道德行为,而这种交合偷情所带来的快感像烈性春药般异常猛烈。


   我一边耸动一边问雅,我和杨谁厉害。雅白了我一眼,说你这时候不要提他的名字,感觉我们这样有些对不起他,说到这里她竟嘤嘤地哭了起来。我连忙停下动作安慰,低头吻她的眼泪,她则不满地抱怨说浑蛋,谁让你停下来的,快点操我,来操你哥们老婆,操死我好了。我扛起女人的腿,立即恢复了战斗。雅反过来问,她和婷那里谁更紧致更舒服。我说当然是跟你,一个自然生产,一个剖腹产,那里的紧凑和包裹性能一样么?!


     雅喘着气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有非分之想的,我说很早就有了,一直压抑着。雅白了我一眼,但显得很高兴,说早就知道你是个坏人,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这些天总梦到你侵犯我,就像现在这个样子,没想到梦境成真了,我们真的上床了。啊——,太深了,你不要那么用力~呜呜~要被你插穿了呀。


   我和雅在床上尝试着各种交合姿势,望着女人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精致面孔,我总有种做梦般的错觉,我竟然把自己铁哥们的老婆给上了,这种背德的偷情负罪感非但没有让我停下来,反而使我的动作更加疾速猛烈,抚摸着女人雪白的脊背,拍打着她浑圆挺翘的臀部,望着交合处溢出的白沫,一股行窃征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我再也忍不住了,最后在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释放了自己。


   发泄过后,是深深的空虚和自责,我不敢想象自己竟然堕落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跟谁偷情不好,偏偏是最好朋友的女人,这太损阴德了。雅靠在我的怀里,小声问,怎么,你后悔了?我沉默不语,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雅又说,如果你后悔了,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我不会缠着你的,说着她的眼泪就落下来。我一见她神色凄楚,心就软下来,叹气说,真不知道怎么面对杨,这真是畜生不如了,要是这事一旦被发现,咱们俩就完了。


    雅沉默了一会儿,把头靠在我怀里,说你别自责,我知道你一直拿杨当最好的朋友,但人家可未必如此。我一愣,问她这话什么意思。雅歪着头看了我好半天才说,你一点都没有觉察到吗,他们两个整天待一块,难道你就这么放心你老婆呀?!我听了心顿时一沉,说你在胡说什么呀,他们是不可能有那种关系的!我说这话时声音都开始颤抖,我不敢相信也不敢想一向贤惠的妻子会跟我哥们偷情出轨。

      雅又半天没说话,好像在下很大的决心,最后说,你想看证据么?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抓住了雅胳膊问,你有证据,快拿出来?!雅说你捏疼我了,我放手,她拿出手机来,说,要不然我们赌一把,我赌他们两个也像我们一样在啪啪。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雅说不信地话自己看,她说着点开了一个APP图标,大概几秒钟后,屏幕展现了一个视频画面,画面正中有什么东西在动。我揉揉眼睛,那是两个抱在一起作爱的男女。

     我疑问地望了雅一眼,她淡淡地说,这是她家的卧室,她偷偷地安装了一个摄像头,屏幕上的画面是正在实时发生的。我把脸贴近屏幕,眼神聚焦到那两具蠕动的身体上。画面中,女人一丝不挂仰面朝天躺在床上,秀发遮住了半边脸庞,在她丰满白皙的身上趴着一个黝黑色的男人身体,两个黑白分明的身体贴在一起,女人胸前的乳房被挤压得扁鼓欲裂。但因为距离比较远,是无法确认两人身份的,所以我不禁迟疑地瞅了雅一眼。


    雅点击屏幕放大画面,可能是高清摄像头的缘故,画面像素并没有相应变得模糊,画面中男女交合之处的细节都无比清晰,可以看到男人黝黑粗硕的阴茎在女人肉穴中进出的场景,浊白色的液体从交合处流淌,把两个人乌黑的毛絮黏在了一起。那个男人是杨,他那黝黑的肤色是标志性的,而他身下的女人偏了一下头,面孔正对着镜头,神态迷离,那赫然是我的妻子婷。她张着嘴在叫喊,尽管听不到声音,但那样子是完全沉浸在交合的快感之中了。

      我整个人如遭五雷轰顶,一下子呆若木鸡!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