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摧花手册之狼穴羔羊》(全本)

从修车厂残破的窗口可以看到天空,刘梦恬一边呻吟着,迎合着那些男人,一边望着窗外黑洞洞的天空在曙光中慢慢变亮,又渐渐被暮色所取代,直到再一次看到点点星光出现在天上,然后又慢慢地暗淡下去。经过这整整一天一夜间,几乎没有一刻停歇的凌辱和蹂躏,刘梦恬已经筋疲力尽,她的全身沾满精液,尤其是她的脸上和胸口都已经完全被精液覆盖,刘梦恬的阴户和翘臀也已经被白浊的精液濡湿,她的小腹也已经被灌满她子宫和直肠的精液撑得微微鼓起,而那二十多个男人也终于彻底发泄了他们的全部兽欲。
「这个鸡还真不错…够骚…」在刘梦恬身上发泄的最后一个男人淫笑着对她说,「怪不得屁股上还有个骚字…」
「伺候了哥哥们这么长时间,我也有点累了…」刘梦恬看着那些男人疲惫而满意的脸色,小心翼翼地作出一副淫荡的样子,用可怜的语气和哀求的口吻对那些男人请求道,「哥哥们能不能放了我,让我好好洗一洗,睡一觉,以后再来伺候各位哥哥?」
「哼哼,放你走?放你走了你还会来么?」男人的一句话让刘梦恬的心几乎停跳,但是那男人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让刘梦恬的心重新搏动起来,「算了,反正我们也关不住你,你走吧,从地上随便拿两件衣服穿…」
「谢谢哥哥们…」刘梦恬赶忙随手从地上抓起两条衣裤,拖着被长时间蹂躏而极其疲惫和憔悴的身躯,一边穿上衣裤,一边慢慢地走向修车厂的门口。而就在这时,刘梦恬眼前的那扇门突然被踢开,一群男人冲了进来,用枪指着刘梦恬和修车厂里的那群混混。看到那群男人,刘梦恬顿时眼前一黑,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因为刘梦恬马上就认出冲进修车厂的这些人正是那些无数次凌辱和玩弄过她的台湾毒枭。眼看即将逃出生天,摆脱悲惨的折磨,却又瞬间被拖回地狱,命运的捉弄让刘梦恬崩溃而绝望地趴在地上,痛不欲生地号哭起来。
那些男人让被他们收买的警察花了一天一夜,仔细检查了附近的所有监控摄像机拍下的监控录像才找到这里。那些小混混被枪指着,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甚至有几个还吓得当场尿了裤子。在刘梦恬绝望的哭声中,一个男人给刘梦恬注射了麻醉剂,在麻醉剂发作以后,两个男人把刘梦恬抬上了门外的一辆车,然后先开车离开了。而另外那些男人没有放过这些给他们添了大麻烦的小混混们,为了灭口,这些男人残忍地用钢丝圈把这些小混混们活活勒死,甚至连那些被混混们掳来,并被灌下迷幻药的女孩们也没有逃脱这样的厄运。
刘梦恬重新落入那些台湾毒枭的魔掌时,南美正是下午,如往常一样,刘梦纯正跪在她的牢房里一边撅着屁股,让她身后的那个南美男人把粗壮的阴茎插进她的肛门里抽插着,一边用嘴唇包裹和吮吸着她面前那个男人蠢蠢欲动的阴茎,用舌尖舔舐着那男人的龟头,品尝着男人在射精前分泌出来的咸腥体液,等待着那个男人在她嘴里喷射出腥臭的精液以后,喝下她的「下午茶牛奶」,而墙上的显示器正播放着刘梦恬和麦若仪被香港毒枭轮奸和调教的录像。
迎合着那两个男人在她的嘴里和肛门里泄欲,然后又在另外几个男人的胯下婉转呻吟,用她性感迷人的身体为这些男人带来快感和享受,让这些男人把白浊精液喷射在她的阴道,肛门,嘴里和酥胸上以后,刘梦纯瘫软在床上,稍作休息,等待着下一个男人走进这间牢房来玩弄她。而让刘梦纯吃惊的是,走进牢房的那个南美毒枭手里竟然还牵着一条体型彪悍的高加索犬。因为曾经看到过「母狗」被那些毒枭的狗多次兽奸的可怕场面,刘梦纯对那些毒枭养的狗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一看到这条高加索犬,她就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贱奴?你就是贱奴吗?」这时,牢房墙壁上的那个显示器屏幕上本来播放的那一段录像突然终止,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亚洲男人的脸,那个男人的双眼看着镜头旁边,淫笑着继续说,「果然是亲生姐妹,你和骚奴长得可真像啊…」
「亲生姐妹?妹妹?我妹妹怎么了?」听到那个男人提到她和妹妹长得像,刘梦纯马上忘记了对于高加索犬的害怕,她看着屏幕,关切地问道,「你…你是谁?你把我妹妹怎么了?」
「别急,你马上就能见到你妹妹了…」那个男人继续淫笑着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你还记得詹百鸿吧?哦,现在应该叫他高卓扬了。我就是他在台湾的生意伙伴,和他一起做毒品生意。他把调教你和令妹的录像都给我看过,能玩到你们这对那么性感的极品美女姐妹花,他可真艳福不浅。他把令妹,也就是骚奴调教成性奴以后,就把令妹送到台湾来,让我看着令妹在台湾做妓女。可惜,令妹不怎么乖啊,前两天还从她做妓女的地方逃走,幸好很快就被我们找回来了。所以,我们就要给令妹一点点小小教训…」
说着,那男人做了个手势,屏幕上的图像突然切换成了刘梦恬满是眼泪的娃娃脸。看着刘梦恬痛苦扭曲的表情,刘梦纯心痛地哭喊起来:「小恬,小恬…我是姐姐…你听得到我吗?」而屏幕上的刘梦恬似乎听到了刘梦纯的呼喊,她的双眼转向镜头旁边,也痛苦地哭喊起来:「姐姐…姐姐…你的身上…天哪…」刘梦纯听到刘梦恬的哭声,知道刘梦恬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的样子,也看到了自己双乳上到处都是瘀青,牙印和精液的悲惨模样,她想起牢房的各个角落里的摄像头,明白那些毒枭是在进行双向直播,所以她和刘梦恬都能同时看到对方。
这时,镜头从刘梦恬的脸上慢慢地向下移动着,屏幕上很快就出现了刘梦恬性感的双乳,刘梦纯清楚地看到刘梦恬的双乳乳头都已经刺穿,分别戴上了一枚沾满血迹的金黄色乳环,想到刘梦恬娇嫩的乳头被刺穿时有多么痛苦,刘梦纯的心中一阵抽痛。而随着镜头继续向下移动,令妹陈块就更加恐惧和心痛地看到刘梦恬的一片光滑的阴唇也被刺穿,并被戴上了一个同样沾满血迹的金黄色圆环,鲜血从刘梦恬稚嫩阴唇上的伤口里不停地渗出来,染红了刘梦恬的白皙阴户,又滴落在她身下的地上。
「不!小恬…」看着刘梦恬敏感的乳头和阴唇竟然被残忍地硬生生刺穿,并被带上了羞辱性的圆环,刘梦纯痛彻心扉地哭喊起来。而刘梦恬终于在刘梦纯失踪两年多以后第一次看到了饱经蹂躏和摧残的姐姐,想到自己曾经遭受的那些折磨和蹂躏姐姐一定也曾经承受过,刘梦恬也痛苦地哭喊着:「姐姐…姐姐…天啊…谁来救救我们…」
「为了防止骚奴再次逃走时,我们找不到她,所以我们专门给骚奴戴上了乳环和阴环…」在姐妹的哭声中,刚才那个台湾毒枭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三个圆环当中都内置GPS芯片,可以随时定位,这样骚奴就再也逃不掉了。如果想把这三个圆环取下来,那可没那么容易…」那个台湾男人停顿了一下,得意地听着刘梦纯刘梦恬悲惨的哭喊声,然后继续说了下去,「除了这些,骚奴刚才还被用辣椒水灌肠,然后还被电了屁眼,估计现在屁眼还是麻酥酥的呢…」




附件设置隐藏,需要回复后才能看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