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傲寒梅

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段往事,仔细回忆从而思绪万千,在脑海反复认真琢
磨,去一点一点的想,随着记忆被唤起,时光似也倒流……回到从前。
小兰……「花儿开了吗?」
人说寒梅傲雪最是清冷高贵,我从小便喜欢梅,喜欢梅的清雅芳香,当梅花
绽放的时节,拿着一册书本漫步窗下,一股股梅花的暗香袭来,冰枝粉叶,白雪
皑皑,父亲和我便一齐煮杯温酒,全家人在一起评花喝酒,好不开心。
又是一年冬天来到,第一场雪迟迟不来,让我好是苦等,小兰知我爱梅花,
平常对家里梅花格外爱护,而我父亲是有名的爱花之人,由他栽培出来的花,娇
嫩美丽,或如牡丹高贵,或如梅花清冷,各色各样,远近闻名来赏花的人,一年
四季络绎不绝。
小兰拿来一件披风盖在我肩上,被冻的红扑扑俏脸好看极了,她容貌娇俏美
丽,一只雪白手儿掩住自己小嘴吃吃笑道:「没呢,您总盼望着花开,这老天爷
却也不给开,估摸着要等些时候哩。」
我放下书本仰脸看向窗外梅树,天气已是转凉,小兰怕我冻着,认真帮我系
好披风咯咯笑道:「老爷说您总是痴,其实老爷却不知道,您痴也是跟着他学的,
家里喜欢花儿得人太多太多啦,所以就给人家取了个小兰的名儿……」
她取来玉冠束起我长发,认真束好长发,取来镜子让我看看,镜子里一张颇
为俊秀的少年脸颊,他眉目清秀,肌肤白皙,只是略微显得有些病气了,小兰咯
咯直笑道:「这么好看的公子哥,一出去还不迷死那些大姑娘们。」
我忍不住一笑,回她道:「你可别乱说,小心我爹知道又要罚咱们两个吃苦
了。」
小兰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道:「人家知道啦,您要出去吗?」
总是闷在家里读书,未免有些枯燥,有时候常常偷偷和小兰跑出去游玩,为
此两个人没少挨骂,小兰是孤儿,被我父亲收养在家里,从小和我一块儿长大,
在这家里,数和小兰私下关系最好。
和小兰一块儿出去时,她穿了件粉红的衣裙,乌黑秀发挽鬓,肩头秀发飘飘,
俏脸美丽,以前的小姑娘这些年也出落成了一个美人坯子。
我们俩出来玩耍最爱出城去山上游玩,城外不远也就是有名的一座佛寺,佛
寺香火鼎盛,附近百里赶去烧香的人颇多,我和小兰并肩走在城外大道上,冬天,
野外杂草树木尽皆干枯,一派素杀。
小兰性格活泼可爱,不失温柔,总能有各种办法讨我开心,这时候借去寺庙
上香的名义跑出来,两个人想的都一样,就是好好的在外边玩耍一番,猜诗会,
看晚上的花灯,总之就像没长大的小孩子。
佛寺叫做慈业寺,据说香火很是灵验,前来求子,还愿,许愿的人早就人山
人海,卖各种玩具,吃食得也是数不数胜,我和小兰买了两个泥人打算带回家玩,
就这么随着人潮,步步登上高山佛寺。
小兰抓着我胳膊怕被人挤,我们俩一路直登半山腰,都累的不轻,小兰娇喘
吁吁,抚着栏杆欣赏山下风景道:「这儿真热闹呀,一年来几次每次都有新感觉。」
我很她并肩靠在一起欣赏山下来来往往的人群,下山的,上山的构成最热闹
的风景,小兰张开手臂迎向大山,发丝乱舞拂过我脸颊,女孩儿香气四溢十分迷
人,小兰欢呼一声,娇道:「您看呢,那是梅花!」
眼下全城的梅花都没有开,却哪里来的梅花,我顺着她目光看去,却真的见
到人群来来往往中,一只女子玉手拿着一枝非常纯净的红梅,隔着远远的,我似
乎已闻到那芳香淡雅的梅香。
而我却紧跟着愣住了,那女子一袭水绿绣裙,在人群里犹如最美丽的风景,
动人心魄,脸上蒙了一层雪白的面纱,把那美丽的容颜遮住,她如同一枝最秀雅
的梅,瞬间把我的心给沦陷了……
后来我该,感叹,她遇见我又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我好像失去了魂,目光由那女子身影越走越远,再也回不来了。
也记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家,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脑海里只有那
女子美丽身影,那一枝冰清玉洁的梅花……
整个人不再想别的事情,思念成疾,没过几天就病的心痛,小兰急的掉泪,
家里人都认为我中了邪,被妖人夺去了魂,请来好多法师做法,结果一点也没用,
直到一个信念浮上心头,我要去找她,找到她……
彻夜寒冷的天气,我又披上那件黑色的披风,趁小兰在床边睡着的空隙,腰
间别了把剑偷偷溜了出来,我漫无目的的乱走,又冷又饿,寒风吹的身体寒冷不
止,犹如刀割,我踉踉跄跄的胡乱前行,城外空无旁人,唯我一人迎着皎洁月光
前行,说害怕吗?
我只怕找不到她,后来才明白自己想法是有多么的傻,多么的痴情……
远处的佛寺灯火渐渐稀少,我走在茫茫大山深处,越走越远……再也回不了
头……
月光雪白洒在茫茫大山,给大山披上一件雪白的银色衣裳,夜空如洗繁星点
点,我衣衫被划破,披风上满是被荆棘刺穿的破洞,脑海里浑浑噩噩的,不知道
什么力量在支持着,当再也走不动时,我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哭声悲切无比,也许是感动了上天,她真的就出现在了我眼前,还是曾经那
个样子,还是那一枝令我迷恋的梅花,我惊奇发现自己如处仙境,身边梅花树竞
相绽放,粉红梅花一颗接着一颗,芳香阵阵,月光温柔照在她身上,仙女一样。
她手沾梅花扶我一起坐在梅花丛里,仰头欣赏天上明月,我闻着她身上纯净
清雅的香气,那是梅花的香气,我陶醉了,欢喜了,我不知不觉握住她的手,彼
此倾诉对梅花得热爱。
我告诉她,我的相思之情,说明自己身世来历,她手沾梅花,向我摇摇头道:
「蒙君错爱,小女子实不能再让君子吃苦……」
我看着眼前的她,那么美丽的脸遮着雪白面纱,让我看不清楚她的容貌,我
看着眼前的她,冰肌玉骨,冰清玉洁,如同姑射仙子一样不食人间烟火。
她走了,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家里了,昨晚的事情好像是一场梦,小兰
抱着被荆棘刺破的披风泪珠直掉,我躺在床上无力伸手抚摸她俏脸安慰她别哭,
小兰扑进我怀里,哭的说不出来话。
家里人求神问佛,为我治病,过了几天我也好了许多,经常一个人去寻找哪
夜的梅花林,可惜再也没能找到,经过此事,人憔悴的不成样子,病态更浓,年
纪轻轻的没有丝毫生机,我做好了死的准备,大白天跑去找她,人没找到反而晕
倒了。
是别人把我送回家的,我几乎大急问我家人是谁送我回来的,父亲哭着说,
是个蒙面的绿衣女子,长得很美。
我不顾一切疯了一样跳下床,一路跌跌撞撞跑出去在街上胡乱寻找,大喊:
「梅,梅……」
我不知道她名字,只知道她手里的那枝冰清玉洁得梅,人群来来往往,有人
笑我傻,有人远处指指点点,有人指我颠,我全都不在意,我泪水忍不住直掉,
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直到轻风吹来那熟悉的梅香,她来了,她在阳光明媚下,一步步朝我走来,
温柔的抱住我,给我温暖,我闻着她秀发香气,紧紧抱着她哭……
后来她就留下来了,我们相恋了,令人欢喜的是,没过几天一场大雪夜里来
临之时,家里的梅花第二天全都开了,我开心的围着院里梅花直打转,探着脑袋
去闻梅花清新淡雅的香气,她蒙着面纱依偎在我怀里,我隔着面纱吻她的脸,吻
她的唇,怀里的她是如此诱人,我感受着她身上阵阵温热的幽香,手掌在她美妙
销魂得身体游移……
她娇躯在我怀里喘息,修长玉体紧紧贴着我,我是大人了,很清楚知道对她
的渴望,天上雪花飘飘,满院梅花绽放,她在我面前第一次取下脸上的雪白面纱,
绝美容颜第一次展现在我眼前,我如同雷击,那是多么美丽的一张脸,一双眉目
秀美如画,眼眸如水一样投射着温柔目光,俏脸肌肤冰清玉洁,如同梅花一样,
清冷高贵,红唇轻启吐出阵阵如兰香气……
我再难忍住,颤抖的去吻她的红唇,当含住她柔软红唇时,梅花沁人心脾的
幽香盈满口鼻,我沉醉无比,舌头伸进她嘴里胡乱挑逗纠缠,她轻声呻吟,在梅
花绽放的季节,在大雪飘飘的天气,院落里我痛吻她唇,吻她的唇,吻她得脸,
吻她的脖颈,衣裙一件一件掉落在地,我们却感觉不到冷,有的只是热情如火…

她靠着一侏梅树,美丽玉体冰雪一样令人惊叹,我销魂无比,低头含住她胸
前两颗红梅一样的乳头,轮流吸吮舔吃,她酥胸美丽至极,肌肤滑腻娇嫩,我把
脸埋进她乳房里胡乱舔吮,舌头舔的她乳房全是亮晶晶口水,她美腿修长,我几
乎是跪在地上贪婪的强行吻她腿心玉穴,哪里丝丝阴毛乌黑明亮,动人心魄,玉
穴嫩肉娇嫩粉红,如同冰玉,我张大嘴凑脸含住她玉穴,舌头拼命舔她敏感玉穴,
如获至宝,令人惊叹的是就连她玉穴也散发着花儿幽香,两条雪白大腿娇颤,咬
着自己红唇发出阵阵令我失去理智的呻吟。
我两腿中间已坚硬如铁,几乎红着眼睛压在她身上,我唤她梅,梅,硕大阳
物一点一点挤进她神圣的玉女仙道,她下体落红点点如同梅朵,我们两个在梅花
树下,在冰天雪地里交欢缠绵,我的阳物如同饥渴的人,频繁深入她玉穴深宫,
似品味着宝贵的琼浆玉液。
我不停起身去看两人结合处,那么粗的一根阳物整根陷入我女神的阴道里,
我动作激烈,爬在她身上疯狂抽插,她娇喘不止,化为欲女,我把她翻过来让她
背对着我抱住梅树,我挺着阳物从后边直插进她美臀中间,我兴奋抽插,听着肉
体摩擦的淫声,一边抚摸她雪臀,时而趴在她后背上,像狗一样交欢缠绵,她娇
躯被我猛烈攻势干的左右摇摆,紧紧抱住梅树,一股快感来临,我闷声乱挺,爬
在她后背上抓住她两团酥胸用力揉捏,阳物亢奋抖动不止,在她玉穴射出滚烫精
华……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只喊她:「梅」多么优雅美丽的名字……
她喜欢雪,于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去城外散步,她带我到她住的地方,那是一
个世外桃源的所在,没有城市的喧哗,亦也没有不开心的事情,梅花树绽放美丽,
花瓣晶莹,我们相处谈笑,而后交欢缠绵,冰天雪地里拥抱着缠绵,在梅花树下
见证男女的海誓山盟……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再回家,梅和我一直住在大山里,过着与世隔绝的日
子,父亲不喜欢梅,他觉得梅不如小兰懂事,当然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小
兰。
住在深山里的日子,不知家里如何,而我乐此不彼每天每夜都爬在梅的身上,
彻夜求欢,梅温柔体贴,话不怎么多,我抱着她说:「给我生个儿子好吗?」
梅手里拿着一枝朱红的梅花,笑的温柔似水,依偎在我怀里,无声的点点头,
我带她重新回家,向父亲母亲提起婚事,父亲对梅没什么好感,总认为她来历不
明,不是正经人家的姑娘,母亲倒大方,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拉着梅的手,夸她
人漂亮。
我许久没有见到小兰,有些想她,却没有说出口,父亲对梅的偏见越来越严
重,我不知为何一向明事理的父亲对梅总是这么讨厌,我曾问过他为什么,他闭
口不言,一句话也不说,总之,脸色很难看。
梅有怕火的习惯,她不喜欢火,甚至是害怕火,房间里的蜡烛她也不敢点,
我想似她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怕火很正常吧。
想起婚事,我就开心的不得了,也许是我福薄,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父亲
声严厉色骂我纵欲过度,其实我自己想想也是,我贪婪梅到发狂,缠着她交欢缠
绵的次数,越来越多,以至于梅也蹙眉怪我纵欲过分,每天不停缠着她欢好,她
温柔善良,为了躲避我干脆搬到一处小院子里居住,每三天只准交欢两次,再多
不许。
可是我身体状况越来越严重,渐渐的的脸色发白,咳嗽不止,床也下不来了,
母亲这时候也不夸梅温柔漂亮了,反而一个劲怪梅是狐媚好色的女人,父亲更是
严厉,口口声声说梅的各种不是,请来的大夫也无可奈何,我咳嗽不止,他们不
让梅来看我,梅好几天没来了,直到一天我病的不能说话,我似感觉到梅在我床
前偷偷流泪,我伸手摸她,却是空无一物。
这个时候小兰出现了,父亲母亲一致决定,要冲喜!我要成亲了,新娘不是
梅,是小兰。
不知是不是因为冲喜得缘故,我的身体康复了许多,被人搀扶着可以走路了,
小兰一身红嫁衣,美丽的令我目眩,少女发育长成的身材,愈来愈迷人,可我心
里想着的是梅……
掀开红盖头,小兰如花似玉的容颜展现在眼前,她的清澈美丽,好像会说话
一样,我们手挽手,喝完交杯酒,我和小兰入洞房,她一身嫁衣坐在床上,等待
我的宠幸,我为她宽衣解带,神秘的两只雪乳很快就露了出来。
也许冲喜冲的过头了,我神智有些不清,似透支自己的生命一样,爬在小兰
雪背上,像狗儿交欢一样,挺着阳物噗叽噗叽猛插小兰玉穴,小兰里边夹的我好
舒服,我抓着她乳房,胡乱舔她雪白香肩,阳物暴涨一次一次整根插进小兰身体,
小兰叫床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尤其是她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身体,此刻终于被我
完全占有,我脑袋里昏昏沉沉,有的只是发狂交欢。
最后把小兰摆成小母狗那样,我握着自己阳物用力的插进她嫩穴深处,小兰
张着红唇忘情呻吟,我摸着她美臀,挺腰抽插不停,如发威的将军,在她迷人肉
体驰骋疆场……
到了深夜,不知不觉睡醒起来,我摸摸索索着偷偷溜出房间去找梅,梅的小
院里灯火未灭,我听到男女欢好的声音,是父亲欢愉到极乐得声音,伴随着梅的
呜咽……
我如五雷轰顶,身不由己的偷偷刺破窗纸,那一个画面,我毕生难忘,梅的
房间里布置典雅,整洁,纤尘不染,床边墙壁上还挂着一枝最美丽动人的梅花,
梅跪在地上,娇躯穿着她最喜欢的水绿裙子,秀发挽鬓,容颜清丽脱俗似仙女一
样,只是这张仙女下凡一样的容颜此刻却有些扭曲,她那诱人纯净的红唇里含着
一根粗长狰狞的黝黑肉棒……
她衣裙不整,胸口衣衫被男人撕开,露出内里两团雪白饱满的酥胸,男人抚
摸着梅乌黑的秀发,挺腰摆臀把一根狰狞肉棒不停插进梅的红唇里,梅的唇角流
着晶莹口水,那根粗长肉棒黝黑强壮,撑的她俏脸鼓起,那双动人清澈的美眸,
泪光盈盈,随着男人舒服至极的呻吟声,那根肉棒猖狂的侵略声,男人仰起脸爽
的呲牙咧嘴,那根肉棒猛插数记,他啊啊乱吼,两手紧紧抱住梅的秀发,把她俏
脸埋进自己腿心里,梅呜呜呻吟,脸上香汗如雨,男人粗长肉棒整根插进梅的嘴
里,低吼着沉默良久,从梅嘴里拔出肉棒,梅的红唇里沾满浓白污物,她恶心的
大呕,男人却兴奋的不得了,那张脸是父亲的脸……
我气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父亲竟不知用了办法逼迫梅屈服他的淫威,梅跪在
地上,楚楚可怜,她依旧倔强,玉手遮起自己被撕开的衣襟,声音哀求道:「解
药……我夫君的解药……」
父亲如同禽兽一般,完全变了个样儿,模样丑陋无比道:「今天晚上给他喝
了一半儿解药,效果很不错,你再弄得爹爹舒服些,另一半解药给他又无妨」
梅似无从选择,却不敢相信,她沉默很久,几乎是颤抖的语气问:「我怎么
相信你?」
父亲哈哈一笑道:「要不是为了你,爹爹也不会给他下毒,谁让你这么美?
你没有选择,况且他也是我儿子,乖女儿,过来用舌头舔……」
梅无从选择,父亲不给她迟疑的时间,扑到梅身边,挺着他那丑陋的肉棒直
接插进梅的红唇里,梅的嘴唇似梅花一样冰清玉洁,最令我引以为傲,此刻却被
我的父亲用如此肮脏的手段玷污,父亲舒服的呲牙咧嘴,摸着梅乌黑秀发道:
「啊,就是这样,用你的舌头舔,梅为了讨好他,似也放开了一切,红唇大口吞
吃着父亲的肉棒,我默默转身离开,背后传来男女交欢的呻吟声,梅呻吟的香魂
欲断,她正被禽兽糟蹋。……」
第二天就有下人送来一碗汤给我喝,我没喝,这是梅用她最珍贵的东西换来
的,我死也不喝,昨夜我想救她,却如何也不敢面对,我闯进去阻止时,父子相
见反目成仇,梅受此侮辱,以她的性格怎么受得了,我不敢,也不能,我想杀了
他,立刻杀了他!
我取出家里珍藏的宝剑,一路咳嗽着要去杀他,父亲正在读书,他又恢复了
平常圣人君子那般模样,他见我拿剑,显得很恐慌,我打起全身力气,奋不顾身
刺向他,他躲开了,我摔倒在地,再也起不来。
后来我才知道那碗汤不是解药,而是剧毒无解的鹤顶红,梅不见了,也从人
间消失了一样,我被认为是妖孽附体,被打断了双腿,逐出家门任我自生自灭,
我不停地找梅,渴望能找到她的下落,大雪纷纷,我在地上像狗一样往前爬着,
夜色越来越深了,又下着大雪,我无处安身,就朝破庙里爬,哪里是乞丐们住的
地方,地痞无赖们安身的场所,我双腿骨头全断,软泥一样爬进破庙里。
我听到地痞无赖们的欢呼淫荡声,他们笑的无比淫邪,一大群穿着破破烂烂
衣服的叫花子们围成一团,似在争抢什么宝物,我看到一对赤裸的女子玉足,洁
白无瑕,冰清玉洁,我真的好熟悉,我奋不顾身,如同发狂,呜呜乱叫着爬进人
群里就咬,草堆里躺着一个女人,那是梅,她再也睁不开她美丽清澈的眼睛,她
再也不能对我露出甜美的笑容了,她紧闭双眼,雪白美丽的玉体被人抓的青一片
紫一片,她的两只雪乳被咬的布满牙印,身上风干了,或粘稠的污物到处都是,
腿心娇嫩的玉穴被糟蹋的不成样子,粉嫩的玉洞大张,浓白的男人精液不停流淌
出来,这群畜生,我血泪齐出,嚎啕大哭,这群畜生竟这么糟蹋我的梅,这天底
下最肮脏的一群人,却把他们的精液射进梅冰清玉洁的身体里,我恨天恨地,看
着梅遍体鳞伤的身体,我疯了一样爬在地上咬这群畜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