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的美

过年的时候,读大二的儿子忽然跟我们说要带女朋友回来给我们见见,当时就觉得儿子一下子长大了,也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大年初五的早晨,我和老婆早早起床了,把个家好好的整理了一番,儿媳第一次上门总得有个好气像吧,别显得家里太邋遢了。

一直到下午快黄昏的时候,老婆还一个人在厨房间里烧饭洗菜,忙得不可开交,我呢,当然是坐在电视机前面悠闲地看看报纸啦!

对了,忘记介绍下本人了。鄙人姓刘,本来是在学校当政治老师的,后来下海经商,现今开了家服装公司,也算是个小小的经理头衔了,不过这年头路上十个人九个是经理,外加一个副经理也没啥好奇怪的了。

儿子单名一个龙字,平时他妈也就叫她小龙了,就读於上海交大,也算没给我这个老爸丢人吧!

「叮~~咚!」门铃声把我从一片思绪中拉了回来。

「是儿子回来了,赶紧去开门啊!老头子,你还楞在那干吗?你这个老不死的!」老婆从厨房冲了出来,也顾不得摘了围裙就去开门,整个一副上海弄堂女人的真实写照。

我也赶紧站了起来,起身往门口去。门开处,儿子傻乎乎的站在那里,身后站着的女孩却让我不得不佩服儿子的眼光:高挑的身材,特别是那两条腿,细细长长的彷彿两条竹竿,瓜子型的脸上洋溢着清秀的色彩,害羞地站在那里。
「爸,妈,这是小慧。」儿子介绍着。

「叔叔,阿姨新年好!我叫陈洁慧,祝你们身体降,万事如意!」

小姑娘说完却盯着我看了两眼,那眼神彷彿是曾经见过我般的,我却没有这种感觉,不由得问道:「我们以前见过吗?怎么你好像认识我似的?」小姑娘却笑了笑:「不是啦,叔叔,我是感觉你跟我的一个大伯伯好像哦!」

这年头的姑娘怎么见面都爱说这话?我心里觉得好笑。

「新年好、新年好,快进门来说话,别楞在门口。」老婆在那里张罗着。
把孩子们让进门来,我更加仔细地打量起这个新来的小女孩:穿一件圆领子白毛衣,外面套着一件粉红色大衣,一条米黄色的长裤外加一双高跟皮鞋,略有些许成熟的样子。

〈着她弯腰脱高跟鞋的样子,浑圆的臀部高高耸起,好丰满的屁股啊!让人不由自主地有种想抚摸的感觉,我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冲动。

〈着她挺起身,脱下外套交到老婆手里,羊毛衫上显露出两团隆起物,在这样的冬天里,穿那么多衣服还能显得如此挺拔,毛衣完全无法遮掩胸部的风采,两团嫩肉呼之欲出的感觉油然而来,我拼命压抑着那熊熊燃烧的烈火。

〈着她脱去外套后,修长的身材更加如实地展现在我的眼前,腰肢是如此柔软,以至於我产生想去环抱的热情;当她的手整理了一下长发,那似瀑布般的柔丝如水般的披在肩头,那种美丽逼人的感觉彷彿一下子把我的老二从深沉睡眠中唤醒,我拼命压抑着那股勃起的冲动。

「嘿,小姑娘你有多高啊?」我忍不住问了句。

「1米68啊!叔叔,怎么了?」小慧好奇地问。

「呵呵,你长的很高啊l坐,坐下说。」我客套着让孩子坐下。

老婆进厨房里端出茶水,我拿着过去递给小慧,小慧赶紧站起来双手来接,她弯腰的一刹那,我顺着那圆领和头颈的间隙间深深地望了一眼,洁白的头颈深处,那一条深深的乳沟缝隙竟现眼底。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也不好意思多看,我赶紧回到自己位子上坐下。

好性感的儿媳啊!将来在床上一定是个淫荡胚子,我不由得想。

不一会儿老婆烧好了饭菜,一家人就来开桌子上了饭局。

「今天是大过年的,应该喝点酒,小慧你会不会喝酒啊?」我问道。

「不是很会喝,不过喝一点点就没关系了啦!再说,过年也应该喝点酒热闹下的。」

「说得好!孩子他妈去厨里拿瓶葡萄酒出来。」我道。

随后就是一家人四个高脚杯里都倒了满满的一杯葡萄酒。

「首先祝叔叔、阿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小慧端起酒杯敬酒。

「爸妈身体降,一切如意!」儿子也端起了酒杯。

「好,祝大家都身体降,特别是你们两个小孩子要以学习为重。来,为小慧第一次见面庆祝。第一杯,喝乾了啊!」我边为大家祝福,边灌孩子们酒。嘿嘿,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儿子也是属於不太会喝酒的,几杯酒就能打发的那种,也应该要多锻炼锻炼才行。再看未来的小儿媳一杯酒喝下去,脸上升起了两朵红晕,更增娇羞之色。
老婆则回厨房间继续烧她的菜去了,留下我独自赏阅着这未来的小儿媳妇。其间小姑娘又敬了我两次酒,每次我都让她喝完了,并乘着她敬酒的机会有两度领略了她领口内的风光。

我也和儿子乾了几杯,几个人就着菜居然喝了两瓶葡萄酒,也算是破了家里人喝酒之记录了呵!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美的儿媳也不能这么一直看下去是吧,於是饭局就结束了。

吃完饭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休息,老婆照例到厨房里张罗,然后儿子就倒在沙发上,已经有点睡眼惺忪的样子了;小姑娘看样子也喝得有点多,一副头晕晕的样子,看那样子有点像要呕吐的感觉。

於是我问她是否要到卫生间里呕吐,她说胃有点难受,要去洗手间,然后我就起身带她过去卫生间。

其实我家里的卫生间有两个,一个是挨着厨房的,老婆现在就在厨房里;还有一个是在我们卧室里,我自然而然就带她去了那个卫生间啦!因为那个卫生间在我们卧室里面,所以我当时想: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可以赚点便宜,而老婆他们因为在外间因此暂时看不见。

我替小姑娘打开了厕所门,看着她踉踉跄跄地走到水池边半俯下身子做乾呕状,她背向着我,此时我看见的是她浑圆的臀部正对着我,两片弹力实足的小屁股把个裤子撑得鼓鼓囊囊的。

我不由自主地走了上去,下身轻轻的贴住了她的臀部,我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小慧,怎么了?是不是酒喝多了?要紧吗?」完全是一副长辈安慰小辈的样子。

小慧口里模糊不清的说着话:「没事……叔叔,我只是头晕,好像呕不出来什么。」

〈着她全部心思都花在控制自己的胃上,我抓紧机会又好好地磨蹭了两下,狠狠地感觉着那柔软的部位带给我的刹那快感。

毕竟是初次见面,我也不好太过份了,毕竟将来要经常见面的,说不定哪天还有可能改口叫爸爸的,难不成第一次见面就把她糟蹋了不成?我不得不好好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路要一步一步的走,肉要一口一口的吃,我心里对自己说,然后就回身到客厅里去了……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老婆看两个孩子都喝得有点多了,一副头重脚轻的样子,就提议儿子早点送女友回家休息了。本来老婆想叫我开车和儿子一起送小慧回去的,后来她看我也喝了酒就作罢了,於是我说:「让我和儿子送小慧到车站吧!」

儿子和小慧起身穿衣服,当小姑娘穿上高跟鞋的时候,才真正能感觉到她身材的惹火,简直让人着迷,披起粉红色的大衣更显得高雅,魅力四射的感觉。
老婆本来叫她扣上大衣扣子,别着凉了,儿子却说不用了,这样看上去更好看,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看他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还拉着小姑娘的手领路,我不禁想笑。

本来要送他们去到车站,然后我和儿子一起回来的,结果才到了楼下儿子却说他自己送就好,让我先回去,小姑娘也在旁边说:「叔叔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让小龙送我就可以了啦!」

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小孩子要有一点自己的空间吧!我示意让小慧早点回家,别在外面呆太久了让父母着急,就自己管自己往回走,两个小孩则牵着手去车站。

§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眼,却看见他们两个朝小巷子那边走去。
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的是,我们家是新搬到这个居民区来住的,由於搬来的时候比较早的缘故,这里住的人还不是很多,所以无论是交通啊还是购物啊,都不是很方便。

从家里出来的话,如果要乘车有两条路,一条是沿大路走就可以,转个弯走到底就是车站,路两边也有路灯,是属於那种已经整修过的大马路。但是走这条路到车站就比较远,大概需要十五分钟的样子,所以后来有些人上下班开始走捷径,就是从车站到小区直接走,沿途需要经过一些还未完工的建筑工地,还有需要越过一个草坪。

这条路是居民们自己踩出来的,若走这条路的话,时间可以节省一半,但是缺点就是路太难走了,而且都是经过一些未完工的建筑工地,白天走走还好,但是到了晚上就根本没有什么路灯的,完全靠星星指路了,所以一般晚上下班的单身妇女很少有走这条路的,主要是怕出事情吧!

这时候我看见他们两个往那里走去,我算了下,今天是大年初五,外地民工都还没有返沪,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然后我忽然灵光闪过,两个小傢伙这时候从那里走,夜深人静的肯定要在那里卿卿我我一番吧!想到这个未来儿媳妇俏丽的脸蛋和高耸的双峰,下身不由得一阵充血,我决定去偷窥一番,於是回过身远远地跟在他们后头。

前面说过,这里有很多未完工的建筑物,这时候都成了我的掩护,远远地看着他们往前走,儿子的手搂着小慧的细腰,两个人的脸还不时地磕磕碰碰。
两个人的动作越来越亲热,周围偶尔传过几下零星的爆竹声代表着这是过年的季节,而我们的小区实在是人气太少了,这条小巷静悄悄的,好久也没个人走过。

他们的步子已经停了下来,儿子的手开始不安份地在小慧身上游走,从敞开的大衣里摸了进去。这时候他们是侧身对着我,我看见儿子的手已经伸进去了小慧的毛衣里,胸口鼓鼓地隆起了两团,靠,在给乳房做按摩啊!

两个人的距离如此之近,儿子的嘴凑上了小慧的唇,两人热烈地吻了起来。小慧的手紧紧勾住儿子的头颈,两个人的头呈90度的夹角,正狂热地进行着深吻。

儿子的手本来环绕着小慧的细腰,这时候逐渐往下去,压在了她丰满的臀部上,两手又捏又抓,这个未来小媳妇的大屁股好有弹性,一块块肉绷得紧紧的。
儿子的手好不老实,在外面摸了还不够,我看见她把小慧稍微推开点,把手去摸她大腿根部。我看小慧本来外表还挺清纯文静的,这时候也不阻止儿子的行为,反而把双腿稍微分开了一点,让儿子摸得更加舒服。

儿子的手隔着裤子在小慧的下身扣弄,弄了几下还不够,就从她腰里直接伸到裤子里面去了,然后我就看见小慧的裤子根部凸起了一大块,儿子的手在里面动着。

〈小慧的脸上那种既痛苦而又满足的感情,简直是个大骚包嘛!这下我知道这个未来儿媳妇的真实情况了,有机会也要在那里弄几下,不知她会不会乖乖顺服我呢?

随着儿子的扣弄,小慧偶尔发出几下「嗯嗯啊啊」的叫声,我估计儿子可能是挖到她里面去了。操,就这个在外边也能搞起来啊!我真是很佩服他们,下身已经紧绑绑的了。

儿子弄了一会把手抽了回来,藉着月光我彷彿看到他手上沾着些许黏液,这小兔崽子居然还放到嘴里去,咂巴咂巴地吸吮。小慧则爱怜地用小拳头垂着他,儿子乘势把她搂在怀里,两人再度热吻起来。

两人吻得是如此激烈,以至於小巷对面走过来三个男人他们也没发现。
那三个看上去像流浪者模样的男人一路说话一路走过来,手上还提着个酒瓶子。直到离儿子他们很近的距离,小姑娘才发现有陌生人过来,赶紧推开儿子的脸,一副忸怩的样子。

那三个人说着话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也没有什么想闹事的样子,其中一个男人回头看了一眼小慧,可能是感觉到了她的美丽,不由自主地吹了声口哨。
本来是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的场合,儿子居然像发酒疯似的回头骂了人家一声,这简直就是自讨麻烦嘛,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啊!

然后那个被他骂的男人回转身回来,另外两个人也回转身一起过去,三个人呈扇形把两个孩子围在当中。

我并不是很紧张,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曾经学过擒拿格斗,所以对这种小毛贼没怎么放在心上,我想先看看儿子是如何应付这种场面的,实在不行,我再出面解决这三个傢伙。

我看见儿子回身拔拳就要去揍人家,结果被人家抓住手脚,在小肚子上揍了一拳,弯下腰就没什么声音了。

小慧可能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一下子就被吓到了,赶紧跑到儿子边上去扶他,嘴里说:「各位大哥,对不起!他……他喝醉了,你们别和他计较。」
这时候那三个男人才看清楚了小慧的样子,本来都是沖着儿子去的,结果现在都掉转枪头。

为首的那个男的沖着小慧说:「小姑娘,你男朋友刚才骂我们,你看见了,我们现在是沖着他来的,和你没关系,你赶紧走开,让我们好好教训教训他。」
「各位大哥,他不是故意的,他是喝醉酒了,我给你们道歉,你们大人有大量。对不起,对不起啊!」小慧害怕地说。

「放屁!他妈的,他喝醉酒就能乱骂人了吗?这么说他杀人也行了?你给我让开,要不连你一起揍!」

「求求你们不要动粗,有什么话好好说,我代他给你们道歉啊!」

「那好吧,看在你这个小姑娘的份上,我们可以放过他,只要他以后别再乱开口。那你说吧,怎么样道歉啊?」为首的男人步步进逼。

「我……我道歉还不行吗?你们想怎样啊?」小慧步步倒退。

「那这么着吧,我这里还有剩下点酒,你把它喝了吧,我就饶了你们。嘿嘿嘿……怎样?」为首男人一阵淫笑。

「不要喝!小慧别喝!」儿子这时候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喊了声。

「叮」的一声,一把弹簧刀出鞘,明晃晃的刀尖直逼儿子的喉咙:「兔崽子你再叫,信不信我废了你?」旁边一个男人拿着刀恐吓儿子,儿子被吓到了,一阵发抖的样子。

「求求你们别乱来,我喝,我喝,求求你们,各位大哥。」小慧苦苦地哀求着,接过了那瓶酒,放到了嘴边。

我靠!那可是烈性酒,小慧晚上在我这里已经喝了不少酒了,再这么喝,不出人命才怪!我当时想,如果她要真喝,我只能出面制止了。

⊥在小慧把酒瓶快放到嘴边的一刹那,她把整个瓶子往地上一扔,酒瓶砸在地上的那一刻,小慧朝我家的方向拼命跑。

但是一个弱女子又怎能逃得过三个恶魔的掌心呢,由於小慧是朝我这个位置跑,我看得更加清楚了,那三个人中的一个只几步就追上了小慧,从背后猛地抱住了她,我看见两个魔爪狠狠地握住了胸口那两团嫩肉。

小慧死命挣扎,直到那人握住她双峰的手放开,但是随之一把刀也放上了小慧的头颈,「别动,也别叫,不然杀了你们两个!」那人威胁着。

小慧这时候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整个人都软掉了似的,被后面那个男的死死扣住脖子。

现在的情形是这样:儿子和小慧大约隔开有五、六米的距离,两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把刀子架着,而他们的老大这时候就走到小慧面前,一只手托起小慧的下巴:「小妞,想跑?跑得掉吗?你把我的酒瓶也打碎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啊?」

「对不起,我赔你你钱。大哥,我们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嗯,你的钱放在哪里啊?」他们的老大问道。

「在我裤子口袋里,我给你拿,我给你钱,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小慧苦苦哀求着。

「不伤害你们当然可以,只要你乖乖听话,别乱动就好。我来搜搜看,有多少钱可以赔的。」老大说着,本来托着小慧下巴的手慢慢往下,顺着头颈直到绒线衫上那两团凸起处,然后轻轻的抚摸着。

「不要,不可以,我求求你。」

「别叫,别动,不然放你的血!」她身后的人威胁着。

老大的手就这么隔着衣服揉捏着小慧的乳房,小慧软软的挣扎根本不济事。那人捏了几下以后觉得不够劲,猛地把小慧的毛衣掀了起来,露出里面的内衣。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

无助的哀求只会激发起色狼的无尽欲望,大手已经进了内衣里面,往上去,然后我就看见胸口的地方有两团高高的隆起,是两只魔爪在肆意乱抓。乳房被抓在坏人的手里任意蹂躏,我看见小慧的头无力地歪向一边。

我奇怪儿子看见这样的行为怎么会无动於衷呢?是胆子小吗?还是有凌辱女友的天性导致他更兴奋呢?

这时那人的手却已经绕过了小慧的身子去到背后,手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小慧的乳罩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是那种无带式的,难怪这么好解开。

我看见那人把乳罩拿在手上把玩,玩了一会就把胸罩往自己口袋里一放,将小慧的衣服全部都撂了起来。天!两个挺直的乳房就这样裸露在冰冷的空气里。我看见了,是如此的挺拔,乳尖高高耸立。

那人的手猛的按了上去,抓住乳尖死命捏了一下,「啊!」小慧发出痛苦的哀叫。

那人就这样拧着小慧的乳房把玩,然后另一只手却是伸到小慧下体,隔着裤子搓揉,小慧则死命地摆动身体想躲避过去,然而那根本没有用处,大手仍死死地按在大腿根部,顺着裤裆搓揉和摩擦,然后好像还不够劲的样子,开始去解小慧裤子的皮带。

女孩子的柔弱在这个时候总是能激起人类的无限欲望,皮带被解开后,裤子里的空间变得更加宽敞了,无论小慧怎么挣扎,欲望的魔手最后还是顺着松开的裤缝伸了进去,小慧的裆间隆起了一只手型,大手已经彻底进入了少女的最隐私的部位。

忽然地,我听到小慧发出一声「啊」的哀叫,那是一种拼命压抑着喉咙所发出的声音,我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手指已经抠进了小慧的阴道。

小慧那一声呻吟的发出,代表着她已经被彻底征服,本来拼命扭曲想要闪躲的躯体一下子软了下来,变得软软地靠在她身后的男人身上,而此时在离她前后不到十米的地方,她的男朋友和她未来的公公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

在她背后的男子本来是死死拽住她的,刀子也横在她喉咙上,这时候却变成是扶着小慧,任由她倒在自己怀里,拽着她的手现在已经变成从后面握住她的乳房并且把玩起来。

老大还在抚弄着小慧的下体,我看见小慧本来并拢的大腿在那男人的玩弄之下居然变得微微伸展开,像是让那人可以玩弄得更加畅顺一点。那男人也发现了这个变化,於是更加买力地抠弄她的阴户,嘴里还说:「真是个大骚包,今天运气真好,他妈的新年行大运。」

〈着这样一幅淫糜的场面,让我更加熟悉了这个未来儿媳妇的性格以及征服她的手段,或许未来的某一天,她也会在我怀里娇喘吧!我要让她既作为我的儿媳,更要让她作为我的奴隶,供我淫乐,任我玩弄。

心里想像着儿媳在自己胯下香汗淋漓、吐气如兰的样子,口里还叫着:「好公公,亲爸爸,快点来插我啦!来干你的好儿媳啊!」我下身不由得高高耸立。
我从混乱的思绪中清醒回来,却发现场面更加淫乱了,老大强托着小慧的下巴,四片唇已经靠在一起,舌头也已经伸了进去,看不清楚小慧是在躲避还是在迎合。接下来那老大居然把自己的老二从裤子里拿了出来,用一只手在搓揉……
天!如果再这样子下去,我不知道场面会不会失控,说不定真的会把小慧给强奸掉呢!我的本意只是想凌辱一下这个未来亲亲小儿媳就好了,要是真的被别的人真枪实弹地干过就不好玩了。

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古人说英雄救美,他妈的今天我来个公公救儿媳妇。打斗的场面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我从阴暗处飞身而出,在那两个歹徒还有没有反应过来以前,迎面一脚踹中那个老大的太阳穴,然后把小慧从另一个男人的手里拉过来顺势搂在怀里,然后就是一拳打中了那人的面门。

随后我抱起小慧冲到押着儿子的那个男人面前,在他还张大口的那时间踢掉了他的刀子,随即用另一只脚跟踹中他的下阴。

地上一下子倒了四个人,各位看倌不禁要问,不是三个坏人吗?怎么倒下了四个人去呢?

说来惭愧,还有一个当然是我儿子了。他并没有被坏人伤着,我也不知道他是酒醉不醒人事还是被刚才的场面吓晕了,总之他也倒了下去。

怀里的小慧挣扎了一下,我赶紧放开她,原来刚才那一搂,不偏不倚地正好搂在她的乳房上。

我来不及照顾儿子,先替小慧整理衣服。正要替她放下衣服的时候却看见她一脸痛苦之色,我俯下腰仔细视察一下,见到小慧的乳房上被那个色狼狠狠地掐出两个红印子,好像有瘀血的样子。

「很痛吗?」我问道。

「嗯。」小慧一脸痛苦。

说话时,我不由自主地替她轻轻按摩了几下乳房,两只乳房就这样被我轮流各摸了一会儿,在我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我的爱抚完全是出於本能,只是轻轻的用手在乳房上搓揉。彷彿我们两人忽然想起彼此间的关系,小慧轻轻推开我的手,把衣服拉了下来,脸上不由得泛起一轮红晕。

小慧刚才在我抚摸她胸部的时候并没有显出尴尬的表情,反而让我这个未来公公握着她的奶子任意把玩,难道算是对我救她的一种报答?

我轻轻把小慧搂在怀里,她并没有挣扎,一副顺从的样子,我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顿时有种好温柔的感觉,彷彿小慧不是我的准儿媳,而是我的小情人一般。

过了一会儿,我们的心情都平静下来,我让小慧把衣服好好整理下,然后我去把儿子扶起来,他呆呆的像是被吓傻掉的样子,哎,好一副孬种的样子,真是不争气啊!

〈着小慧整理好衣服后又重新显出一副青春可爱的样子,其实她的底子却早被我掌握到了,我心里已经想好怎样进一步的凌辱计划了。

后面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先把小龙带回家,我好好训斥了他一通,大路不走走小路,自己没事找事,还好小慧没有被坏人强奸,要是真的发生了那种事,不是害了人家一生吗?

唠叨了半天以后,我让儿子先睡觉,然后亲自送这个未来小媳妇去车站。我感觉和小慧的距离忽然拉近了,觉得这个未来小媳妇对我本来尊重的感情变成了一种崇拜加依恋,嘿嘿!

〈着这个俊俏的未来小儿媳妇,我发誓一定要把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我一一舔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