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岁富婆传(1-21)


 
(1-21)



小老公单名一个旦字,我喜欢叫他蛋蛋。我俩同居的时候,蛋蛋还不到18岁。我们一起生活已经五年,去年冬天我俩正式结了婚,婚礼当天是蛋蛋22岁生日。这一天我已经56岁多,小老公比我小34岁还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老妻少夫中年龄差距最大的,但我知道蛋蛋是全中国年龄最小的合法丈夫。
22岁生日这天能做我的合法丈夫,是蛋蛋最大的愿望。

常常有人问我,再过十年,你与小老公的婚姻还能维持吗?

说实话,我没想得那么远,我只是把握着当下的幸福。我可以说,现在和可预见的三五年内,我一点也不担忧。现在,蛋蛋最怕的是我休了他。我们的婚姻由我主导,平常的生活,也包括床上。

婚姻的千秋稳固和爱情的天长地久决定于什么?我最清楚。

因为我是一个多婚女人,与蛋蛋的这次婚姻是第五次。我不敢说这是最后一次,因为我把握不了自己。不过我清楚,只要自己不提离婚的事,蛋蛋不会提,或者说不敢提。

两个人的时候,蛋蛋最喜欢说,也是我最喜欢听的话,就是: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更是我最后一个女人,你是我的唯一。

有人说婚姻的基础是爱情。这话应该没错,但问题在于爱情是易碎品,非常娇嫩,犹如温室里的花朵,需要浇灌,需要滋润。

不同时代能够滋润爱情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以往时代是什么我不清楚,但当下这个时代,我知道,那就是财富。

中国的传统是男权社会,所以,老夫少妻具有长久的历史,古时候八十老翁娶二八少女会成为美谈。时至今日,这种现象才些许被颠覆,姐弟恋才成为一种时尚。?a href=http://www.687bo.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疲盒∶貌蝗绱蠼悖蠼悴蝗绱舐琛N裁矗拷砸虼蠼阃刃∶糜星舐柙蛲却蠼愀星L热粢桓龃舐枋歉銮钇抛樱壤锨页螅制臼裁慈醚艄馑男』镒影浚?br>
在这个吧里,一个大妈说声要找小弟,下边就会有一长串QQ号留下,一个比一个年轻。这些小帅哥心里当然想着爱情,但我知道他们的爱情是要金钱来滋润的。

所以,在今天,即使一个年过五旬的女人照样可以赢得年轻的爱情,只要她有一定的财富。即使她长相平平,只要敢于打扮敢于装嫩,就会有不止一份爱情来追逐。如果她会洒几分风情,又会动点心思,那么她足以丰收成片的爱情。
 〈把话题扯开了,还是说说我的小老公蛋蛋吧。

我和蛋蛋是在一次婚礼上认识的,他是新郎的亲侄子,新郎兄长的儿子,当时他还在读职高,离18岁生日还差半年。他很阳光很活泼,婚礼上他拿过司仪手上的话筒唱了好几首歌。看他唱歌,我有种惊艳的感觉。他唱的歌我都不熟悉,不象后来他唱的全是我熟悉和喜欢的歌。当时我没有听懂他唱的是什么,我只是惊讶于他的模样,他的嗓音,他的人。因为他的模样像极了我姑娘时代的白马王子!

我是从杭州赶回绍兴参加婚礼的,当夜就住宿在酒店里。婚礼散场之后安排有余兴节目,棋牌还有唱歌。原本有人约了我打麻将的,可蛋蛋却要拉我去唱歌。那会儿我自然还不叫他蛋蛋,和他父母一样叫他小旦。小旦的嘴很甜,唱歌的时候一直恭维我比新娘子还漂亮。那一天我还真的是精心打扮过的,着实装嫩了的。正是五一期间,天气比较暖和,我穿的清凉得很,衣裙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三十岁。
小旦的模样太阳光了,个子有一米七多,比我高出一个额头,唱歌的时候浑身散发出一种令人为之颤动的青春活力。开始的时候有好几个人在唱,后来就只剩我们两个了。我们唱得很迟,到11点过才结束。结束之后他又到我的房间里坐了一会,直到他父亲打完麻来叫他才离开,这时已过12点了。



第二天我就回了杭州,我本来以为自己应该会忘了小旦,谁知竟然一直忘不了。和老公**时,我的脑子里也会出现小旦的身影,以至于要把老公幻想成小旦才能达到高潮。

当时的老公是第四任,他是杭州某所三流大学的老师,副教授职称,比我小12岁。我们俩是通过婚介所认识的,他结过一次婚,有一个上小学的女儿。离婚后房子和孩子都归了女方。副教授人长得有模有样,就是穷了点,于是就想找个有钱女人,见了一次面之后,他就盯住我不放了,又是送花又是写情诗。在他的诗里,我成了仙女女神和王母娘娘。我从来也没有收到过这么多情诗,而且每一首都写得那么肉麻。肉麻如果在公开场合,那是很不好受的。但只在两个人之间,却是很受用的。我被他恭维得飘飘然起来,于是就答应了他的求婚。不过,我毕竟是一个到了五十的女人,该清醒处依然清醒。扯证前跟他签了协议,定下了约法三章,规定婚姻存续期间,他只能属于我一个人,而我却可以有别的男人。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但为了钱他答应了。

这年暑假的一天,小旦突然跑到杭州来找我。我在杭州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赚点小钱,每年有三五十万利润。我花在公司的精力不多,主要兴趣是炒房。1997年从绍兴来到杭州,我结识了一个温州女人,她带我走进了炒房行列。在炒房过程中,我认识了省市一些官员的夫人,自己炒房,也帮她们炒房。这样一来,也为自己积累了不少人脉。

小旦的到来令我既意外又惊喜,更令我惊喜的是吃晚饭的时候,他居然说他爱我,而且是非常非常爱我。听了他的话,我的脑子顿时一片浆糊,吃罢晚饭就把他带到了转塘那边的一处郊区别墅里。

在杭州我有两处家,一处在滨江,是个复式结构,180多平米,是我和副教授的家。另一处就是转塘这边的别墅,这是我和另时喜欢的男人的家。这个夜晚,我和一个不到18岁的少年几乎干了个通宵达旦。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把一个懵懂无知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一个骄傲的大男人。这样的感觉太过奇妙,以至于我后来总是特别渴望享有这种感觉。处男真的很特别,他们那种不可复制的茫然和惊慌,以及之后的贪婪和和疯狂劲,真的能让你心醉。

整个暑假我几乎天天晚上和小旦缠绵,把副教授老公就凉在了一边。

我与小旦的感情进展很快,不到一周我就把他在小圈子里公开了,我们俩像夫妻一样出双入对。

暑假快结束,小旦说想转到杭州来读书。这个比较容易,转塘镇上就有一所职高。我找了个熟人帮忙,不费什么力就解决了。小旦父母听说我肯出学费和生活费,也没说什么话,只是打了电话来,说有我照顾小旦他们很放心。

小旦转过来读的是高三。刚刚通了人事的小男人热衷于床上生活,他提出要通校,因为通校的话他就可以每晚住在我的别墅里,每夜都可以和我翻云覆雨。
不过,我可不想每晚都来,一则是我吃不消,他太猛了;二则我也不想只吃他一个,一棵树和一片森林的关系我还是知道的么。我对他说,你现在是读高三,要努力一些,要住校,在学校上晚自习,必须考上高职,弄个大专文凭。如果真想做我的男人,一张职高文凭是不行的。这些话吓住了他,于是不敢再提通校的事。职高是双休日,有周五周六两个夜晚拥有这个小蛋蛋,我足够了。

一年之后,小旦不负我望,考上了杭城的一所高职院校,学校在下沙。不知是偶然的巧合,抑或是有意为之,小旦就读的这所学校竟然就是我那副教授老公就职的学校。我曾经问过,蛋蛋你是不是故意的?他只是笑而不答。

小旦去报到那天,他执意要我以女朋友的身份送他去入学。我很是犹豫,不好意思答应。因为之前,我们只是在我的小圈子里出双入对,这是无所谓的。我的那些朋友几乎个个都是这样,几个年龄大的都有比自己儿子还小的男朋友。见我犹豫,小旦就纠缠不休,最后我没有拗过他,便说,好了好了,就依你个臭蛋蛋。

那天送小旦入学,我一早就起来打扮,穿什么戴什么都是由小旦说了算。他内心里肯定也希望我能年轻些,所以这一天的模样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五十好几的人穿的是二十岁少女的衣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有怯怯,却又有几分欢喜。

小旦学校的学生公寓四人一间,我们到的时候其余三个都已经到了,一个来自淳安,一个来自宁海,还有一个是杭州的萧山区。他们有些猜不透我的身份,嘴上没有说什么,心里肯定在嘀咕。没想到小旦却开宗明义的向他的室友们大声宣布了,说我是他的女朋友,38岁,杭州某某公司董事长。这一下,那三个室友惊讶得炸开了,发出了好几声「哇哇「大叫,其中淳安来的那个惊讶得立即跑出门去,迫不及待的去告诉了他的新同学们。

很快就一大帮人涌了过来,就这样入学第一天,大家都知道了小旦有一个38岁的富婆女友,开一台银色的奔驰600跑车。

我终于看出了这是小旦的「诡计「,我也乐于看到他的诡计能够得逞。
每个周五下午,我都开车去接小旦,而且是以女友的身份。我的老公就在同一所学校,此前我从来也没去过这所学校。



小旦是个古怪的小三,他的诡计就是逼得那个副教授和我离婚。

 ∩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副教授焉敢和我提离婚呢?除非他甘于净身出户。

小旦上了大学,学校里只知道我是他的女朋友,却没有人知道我是那副教授的合法妻子。我和副教授结婚只是扯了证,并没有请客办酒。所以,副教授的同事朋友只知道他娶了一位富婆妻子,他住的房子开的车子都是妻子的,却不认识他的妻子。所以,每当我出现在学校里,大家也只以为我是小旦的女友,而不可能想到是谁的老公。

终于有一天,老公向我诉说了他的委屈,言语透着责怪,以及弱弱的不满。
针对老公的不满和责怪,我撇了撇嘴说,这是我的权利,婚前就作了约定的,我可以交男朋友。你要无法忍受,就提出离婚好了,我随时都答应。这是老公的软肋,是我拿捏得住他的把柄。

老妻少夫的婚姻,要想稳固,老妻一方必须要有一定的手腕,更必须要有对自身的清醒认识。一个比你年轻得多的男人愿意与你结婚必定对你有所企求,这种企求是一眼可以看穿的。尤其是在当今这种物欲泛滥的商品社会,十个有十个是为了钱。婚姻离不开谈情说爱,不说爱不言情的婚姻是无香无味的。不过,爱情总只是一种装饰品。在香甜可口的爱情下面,实质是一种金钱交易。

前面提过,我和副教授是通过婚介所认识的。当时,他其实并不满足我的条件,我的要求中有一条是未婚男子,而他是离异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答应与他结婚,也是被他漫天飞舞的爱情所征服的。不过,我虽然被爱情征服,但对爱情下面的实质仍很清楚。婚前的最后一次交谈,我谈了实质。我把一份事先拟好的协议交给他看,他看完后,我轻轻的说了一句,你签上字,我们明天就去扯证。要不同意,此刻便分手。他看了我一眼,取出笔就签了字。这份协议把夫妻双方的权利义务写了个明明白白,我的义务只是给钱,其余都是权利。他的权利只是在尽了各种义务之后能获得一笔丰厚的钱财。协议中有一条便是他不能主动提出离婚,除非愿意放弃一切。只有我提出解除婚姻,他才有权得到协议中写的数目。
小旦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男孩,有趣乖巧讨人喜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活力。我喜欢听他唱歌,喜欢他在我面前裸舞。他并没有经过专业的舞蹈训练,舞得很随意,但非常有节奏有力度,足以激发一个女人的无限遐想。

与小旦在一起,我有一种震颤、恐惧和惊粟的感觉。一个人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对自己说,结束这场游戏I是一接触到小旦,就一切都烟消云散了,身体和心灵便就只剩下了一个欲望,那就是把他深深的嵌进自己的身心里。

与小旦同居,我几乎一直处于一种欲取还惧欲罢不能的折磨中,既不敢答应他的求婚,又舍不得拒绝他抛开他。

我所拥有或曾经拥有过的男人中,有比小旦更年轻更英俊,也有比小旦更壮硕更伟岸。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很放得开,取舍予夺毫不犹豫,绝无这等患得患失的心态。只有和小旦在一起,我才有既兴奋又恐惧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又让我特别留恋。这里面的原由我清楚,但又不敢去细想。

还记得我说过,与小旦认识是在一次婚礼上的事吗?知道我参加的又是谁的婚礼吗?其实,那是我女儿的婚礼,婚礼上的新郎就是我的女婿,而小旦却是新郎的亲侄子!

这是乱伦吗?这不是乱伦吗?乱伦不乱伦,真是个大问题。

小旦考虑得远没有复杂,我俩同居不久,他就提出要和我结婚,说这辈子非和我结婚不可。只要有机会,他就催促我和那个老男人离婚。小旦总是称那个副教授做老男人,当着他本人的面也这样叫。副教授比我小12岁,但却比小旦大22岁。与小旦的青春年少相比,副教授自然就老了。过去,我一直不觉得,但被小旦说得多了,我也就觉得副教授有些老了!

事情有些让人抓狂,如果我真的和小旦结婚,那岂不成了自己女婿和女儿的侄媳妇?!小旦叫我女儿做婶婶,难道我也跟着叫婶婶!这个真的很恐惧,但又总是令我有种莫名的兴奋!

上了大学之后,小旦一直在步步进逼。我只得以年龄为借口推委。我说,你个臭蛋蛋,不要逼我好不好?你离22周岁还远着呢,到了法定年龄再说好不好?这种时候,小旦总是寸步不让的说,那好,我们立个字据,等我到22岁就结婚。我当然不会立字据,就是真的想好了跟他结婚也不会立,更何况我还没有想好。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变态,很不正常。

我们这个社会从本质上讲依旧是个男权社会,男人成功往往能够以正常的方式达成,而女人则往往不能。一个成功的女人强势的女人往往经历过严重的伤害,而所有的伤害又必然都来自男人。因此,报复男人也就往往是女人博取成功的强劲动力。

我有一个最好的朋友,叫吕玉娘,比我小五岁,我叫她玉妹子,她叫我芳姐。我和她联手炒房最多,每次都斩获颇丰,最多的一次是每人斩了一千多万。
吕玉娘在八十年代中期读的浙大,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浙大毕业的,姓魏,和她同系同级不同班。吕玉娘学习非常优秀,但人长得不咋样,一米五几的身高,且粗腰短腿。老魏则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材,要模样有模样,要学识有学识。只可惜浙大是一所工科院校,那年月能考上浙大这类工科学校的女生少之又少。物以稀为贵么,吕玉娘这种丑妹子也就成了抢手货。老魏是农村来的学生,能抢到她也算不错了。

毕业之后,两人都幸运的分配在杭城。老魏分进机关,吕玉娘则进了一家重型机械厂。两人很快就结了婚,不久就有了一个女儿,女儿长得像爹,十分漂亮可爱。差不多有十年时间,两人的婚姻很美满。即使现在回忆起来,吕玉娘仍认为那是她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日子。后来老魏,从副科长到科长,副局长到局长,最后当了某区土管局局长。老魏在当副局长的时候有了外遇,对方是一个刚分配的大学生,既年轻又漂亮。两年之后,老魏和吕玉娘离了婚,留给她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的地段很好,在岳王庙附近,离西湖不到两百米。这时已是1999年,女儿已经13岁,她主动说要跟父亲,理由是她长得像爸爸。这让吕玉娘很伤心,女儿分明是嫌她长得丑不好看。

离婚之后老魏立刻就成了家,新婚妻子不是原先那个大学生,而是一个更年轻的,才23岁。国土局长是一个肥缺,老魏在官场上如鱼得水,活得有声有色。吕玉娘却是屋漏逢上连夜雨,那年年底竟然下了岗,一度沦落到做钟点工。
2002年老魏出了事被双规。出事之前他就已?a href=http://www.687bo.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じ校蠢戏孔诱业角捌蓿颜庑┠昀吹娜克媒桓怂@衔憾月烙衲锼担歉雠耍ㄖ杆罄吹钠拮樱┛坎蛔。蚁肓擞窒耄荒馨颜庑┒鹘桓惚9堋H绻虑榕笪冶磺贡谢蛘吲谐ば唐冢阋谂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