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的虐

有很多读者对女主NTR男主虐的是谁这里有疑问。我觉得女性在 出轨时,也会伴随着刺激与悔恨。并非每个女人都会像AV里的痴女,一被大鸡 巴操就身心俱失。所以,女主有这种酸痛的快感,我认为是正常的。 还有就是,女神被一个老头或者乞丐干了,心痛的肯定不止屌丝,女神本人 肯定也会心痛的。这里特别说明一下,女主因为幻想出轨,凌辱自己而产生了给 男友戴绿帽的想法。我一直认为,凌辱女友、调教淫妻什么的,其实就是凌辱自 己。把性别换一下,同样成立。 当我突然听到欢欢把奶子露出来给一个老头欣赏时,我的心是崩溃的。连我 都没有完整看过女友的奶子,想不到却被一个猥琐的乾瘪老头捷足先登。这一刻, 我别提有多嫉妒了,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欢欢看我脸色不对劲,吐了吐舌头,抱着我的手一边摇晃一边娇声道:「哥, 你别这么小心眼好不好,我知道你对欢欢最好了。你刚才说陪我玩的,我也跟你 坦白了,你可不许耍赖皮。」 说实话,我最招架不住的就是欢欢撒娇,从小到大,她只用这一套就能把我 吃得死死的。而且我刚才也答应过她了,不能食言而肥,我无奈说道:「欢欢, 我既然答应陪你玩这种游戏,就一定会做到,但是相同的,你也答应我的条件, 这样才公平。」 「什么条件?」欢欢听我这么说,也不闹了,看着我。 「一,以后不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玩这个游戏,二,只能在我知情的时候 做,三,尺度我说了算。这些能做到吧?」我这是不放心欢欢,万一玩过火了就 麻烦了。 可这番话到了欢欢耳里,只见她好像发现了什么非常惊奇的东西一样,捂着 小嘴说道:「哥,你果然是变态,居然想亲眼瞧着欢欢勾搭别的男人。」 「滚,欢欢,你这是恶人先告状!」我气得几乎要跳起来了,明明是欢欢自 己想玩,可到了她嘴里,好像全是我的责任似的。 「矮油,哥,生那么大气干嘛呀?来,妹妹给您揉揉,您消消气。」欢欢掩 着嘴偷笑,伸出小手在我胸口安抚着。 我平复了下心情,又想起欢欢露奶给房东老头看的事,心里酸溜溜的,忍不 住就问道:「欢欢,你真的给那老头看了?」 欢欢歪着头看我,说道:「哥,你吃醋了呀?」 我没有否认,说道:「还不都怪你。现在我的条件也说出来了,你以后可不 准违反,否则我会生气,后果很严重!」 「知道了,知道了。」欢欢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欢欢都听你的。」 「话说,那老头没有把你怎么样吧?」我问道,想起一只乾瘪枯瘦如鸡爪的 手攀在欢欢胸部的样子,我心里泛起了微微地异样,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 觉。 欢欢又用那种暧昧的眼神看着我了,说道:「你猜呢?」 我瞪了她一眼,「猜你妹,老实交代!」 「没有啦,他哪有那个能耐呀,看见人家的咪咪,心脏病都差点发作了!」 欢欢没有丝毫羞耻的觉悟,反而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 我心里那醋劲又上来了,欢欢的乳房,那可是一对货真价实的巨乳,只要瞧 上一眼,就能让人惦记好几天。如果袒胸露乳的给人看,女人会嫉妒得抓狂,男 人会兴奋到喷血。那老头更加不用说了,我都能想象出他一边喷鼻血一边流口水 的模样。只是欢欢已经如此做了,我就算嫉妒吃醋又有什么用呢?少了一半的房 租,也不算白看,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欢欢,你啥时候也让我看看你那儿,过过眼瘾啊?我可是你的正牌男友!」 我一想到欢欢的身体,心里就火热无比。以前的我,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毕竟 欢欢是我的女友,她迟早是我的人,把吃相搞得太难看完全没必要。但是现在又 不同了,我知道了欢欢表面清纯,内心闷骚,甚至可以说有点淫荡,那我乾脆就 投其所好。 「不行啦,等下你会把我吃掉的。」欢欢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我又不是大灰狼,吃你干什么?来,妹妹听话,哥给你做个体检。」说这 番没脸没皮的话,我也是豁出去了。 欢欢骂道:「谁是你妹妹呀?噢,我明白了,原来你是变态妹控,哥,你好 坏喔!」 「去你的!」我瞪着欢欢,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小娘皮,今天你从也 得从,不从也得从!」双手就要去抓她的咪咪。 欢欢一巴掌拍开我的禄山之爪,说道:「色哥哥!哼,人家自己来。」 「还不是被你勾引的,欢欢,你瞧你这儿这么大,可馋死我了。」我露出坏 笑。 「哥,你可千万别馋死了,那样岂不是便宜了别人?」欢欢眉头一挑,笑道。 「我这不是夸张吗?就算为了你胸前这对宝贝儿,我也要拼命活下去啊!」 欢欢吐了吐舌头,一只手伸到背后去解开胸罩,「哥,欢欢要脱了,你看仔 细点,不许眨眼睛啦!」 我吞了口唾沫,眼镜死死盯着欢欢的胸部,好像要把衣服都穿透似的,在我 发呆时,只见欢欢T恤微微抽动,然后一个白色的带着体温与幽香的东西挂在了 我的头上。 欢欢俏脸通红,看我傻呆呆地模样,娇嗔道:「看傻了吧!」 我抓住头上的胸罩,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呼吸着欢欢那淡淡的体香,肉棒刷 的抬头敬礼。 「哥,胸罩有什么看看的?难道比人家的咪咪还好看吗?」欢欢食指勾住衣 领子,往下一拉,一只白嫩嫩,圆滚滚,胀鼓鼓的酥乳弹跳了出来,乳肉雪白如 凝脂,顶端嵌着一粒娇嫩的粉红樱桃,让人恨不得一口就含在嘴里吮吸咂摸。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欢欢的乳房,但马上就被这只饱满的乳房给迷住了,这只 乳房太白了,白得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乳肉里的血管,这不但不影响美感,反而 多了一丝异样的淫媚,蜜桃一般的乳型更是接近完美,仿佛天生就是让人握着把 玩的,光凭想象就能知道,要是把这只奶子握在手中,绝对爽翻天啊! 欢欢只让奶子露出来几秒,就嘻嘻一笑,把衣领放了回去,胸部的春色被掩 盖。 「哥,还想看吗?」欢欢问道。 「想。」我脸上带着渴求的神色。 「想看就把鸡鸡掏出来,这样才公平嘛。」 我立马掏出了胀痛的肉棒,期待着欢欢再次露奶,手也不由自主的缓缓撸了 起来,好让肉棒不那么难受。 欢欢轻佻的看了我一眼,小手拉开衣领,另一只手把乳房掏出来,本来蜜桃 般的大奶,这么一抓,变成了肉饼一般,说不出的淫靡。 我兴奋的不行,肉棒硬得跟钢管一样,右手开了马达似的撸得飞快,马眼里 的透明液体不断流出,浸透了我的指缝。 「欢欢,我好舒服,欢欢,我想要你,怎么办?」我语无伦次地说道。 「不要啦,这么大的肉棒,会把人家插死的。」欢欢嗲嗲地说道,两条大长 腿却故意分开了,小手伸到小短裤里抚摸。 我把这淫荡的一幕都看在眼里,心脏突突突到处乱跳,「欢欢,你怎么会这 么骚啊?我受不了了!」 「男人不都喜欢女人床上是贱人,床下是淑女吗?人家这样你不喜欢吗?」 欢欢把手从胯部抽出来,湿漉漉的手指放在我眼前,「哥,帮人家舔乾净嘛!」 我的头皮都快炸了,欢欢这模样简直比岛国动作片里的那些女主角都风骚百 倍啊!心头一沉,我就含住了欢欢那纤纤玉指,舌头缠着那两根手指,将上面的 水渍尽数吸食。 「人家的髒东西你也吃得这么开心,真是变态。」欢欢将手指从我嘴里抽出 来,把手指上我的口水都抹在了裸露的乳房上。「人家的咪咪美吧?」 「美……」我打着哆嗦,对着欢欢的奶子狂撸。 「嗯哼……想不想把你的髒东西射在这上面?」欢欢揉了揉奶子,呻吟了一 声,轻轻地揪着那粒粉嫩的樱桃。 「可以吗?」我全身都在发抖,不敢置信。欢欢这么做太他妈下贱了吧? 「当然是真的啦,今天大放送,哥,你真的很幸福呢,我这样的女友打着灯 笼都难找。」欢欢挺直了不足一握的小蛮腰,让那只乳房显得更加浑圆饱满。 我站了起来,把肉棒对着欢欢那雪白的奶子,狂乱的套动肉棒,心里的刺激 无以复加,我这动作不就像小便一样吗?欢欢就像马桶一样,扬着小脸,迎接我 的雨露滋润,我看着欢欢那翘嘟嘟的红唇,要是把肉棒插进去,往里面舒舒服服 的撒上一泡尿,那是多么痛快啊!我可耻的幻想着,肉棒开始微微抽动。 「哥,快射嘛,我要你射给人家嘛。」欢欢瞧见我快到射精的顶点了,骚媚 地勾引道,一边盯着我的肉棒,一边用猩红的舌头舔着嘴唇。 我哪里忍受得住,伴随着似是痛苦又似爽快的呻吟声,我把肉棒对准欢欢的 大白奶子,射出一鼓鼓浓厚且浑浊的精液。 「哥,射吧,射吧,欢欢最喜欢男人精液了,欢欢是大奶小骚屄,是给男人 发泄欲望的破鞋!噢,哥!」欢欢不断用语言刺激我。 「你这贱货,噢……噢……我不行了……」我这次射精实在是爽到了极点, 足足喷了十几次,腰眼不挺的抽动,几乎把我存货全部抽出来才算完。 「哥,你看。」欢欢用手指轻轻地揩着胸部上的精液,「好臭,都是你的髒 东西。」 我脸一红,连忙拿来纸巾,给欢欢擦拭身子。 欢欢擦了精液,说道:「哥,刚才你骂我了。」 「没有吧?我怎么会骂你呢?」看到欢欢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决定暂时选择 性失忆。 「我都听到了,你骂人家是贱货呢。」 「没有啦,你听错了。」 「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哼!」欢欢转过身,背对着我。 我大窘,说道:「好啦好啦,我刚才是说了,谁让你刚才那么那个……」 「哪个?」欢欢把脸贴过来。 「骚……」 「你刚才说的不是骚。」欢欢的眼镜笑得瞇成了月弯弯。 「下贱行了吧,不知道你脑子里装的什么,骂你还这么开心!」 「我喜欢,怎么了?」 「行,你下贱,你淫荡,你骚屄!」我一冲动,张嘴就把这些髒话说了出来。 哪知欢欢却闭着眼,身子也软软的靠在了我身上,「哥,你骂得欢欢心里好 难受。」 「怎么了?」我连忙问道,「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骂你的。」 「笨蛋!」欢欢粉拳砸了我一下,嘟嘟嚷嚷道:「我还想听啦,哥,你继续 骂,怎么骂都可以。」 靠!难道欢欢是变态,喜欢别人骂她?我大吃一惊。嘴上又骂了几句,都是 侮辱人的词彙,如烂货,破鞋之类的。欢欢听着听着,身体就开始颤抖了,我这 才注意到,她不知什么时候把手插进了小短裤里,手臂快速的抽动。 「欢欢,来,把手拿开,哥来帮你。」我义不容辞的说道。「这种粗活交给 我来干就好了!」 「哥,你好不要脸哦……」欢欢迷离地瞥了我一眼,「要干也只能让别人干, 不给你。」 「让谁干?」我问道。 欢欢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说道:「房东老头,咯咯。」 「呵呵,那老头都六十多了,早就不中用啦,还是让哥来吧。」我其实有些 生气,但是欢欢正在兴头上,我也不好打断,不然真的就是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 「那更好嘛,这样既可以插进去,又不用怕把处女摸插烂了。」欢欢认真的 说道。 欢欢这话说得我心里阵阵抽痛,一股气憋在胸口发泄不出来,「婊子,你这 么想给我戴绿帽啊?」 「哥,你不高兴了,对不对?」欢欢到底是了解我的,听我语气就知道我不 高兴了。 「没有,你那么想当婊子,我给你介绍个人。」我瓮声瓮气地说道。 欢欢定定的看着我许久,忽然吃吃笑了,说道:「好啊,你说吧。」 欢欢的回答就像锥子一样,戳进了我的心口。我觉得受到了莫大羞辱,这时 也不管她的感受了,张口就说道:「就东胖子怎么样,你看他肥头大耳,膀大腰 圆,跟头肥猪一样,压在你这花一般的身子上肯定刺激得很。而且他鸡巴又粗又 长,跟根大茄子一样,给你这婊子破处最合适不过了,这一插进去,直接插到你 肚子里,你这贱货还不爽翻了天?」 东胖子就是我现在的室友,跟我在一个小企业上班,欢欢去我那玩时,一来 二去也就认识了。东胖子为人其实不错,就是长相粗了点,也不太会说话,所以 至今还是光棍一个。我经常看到他夜里守着岛国动作片撸管,不过他的屌确实大, 让我从心里有点自卑。 我的话下流不堪,语速又急,欢欢给我说得直翻白眼,手指在跨下发了疯似 的抠挖,嘴里咿咿呀呀不知道说些什么。我看她爽得不行的样子,知道她肯定在 顺着我的言语意淫,心里那醋意简直就要爆炸,又接着骂道:「东胖子一个人肯 定满足不了你这婊子,要不找几个大叔来搞你怎么样?你看看那些工地上四五十 岁的农民工,又髒又臭,一年到头来没摸过女人,鸡巴都没洗过几次,你可以去 送送温暖嘛,十几个大叔一起安慰你,臭鸡巴插到你的骚屄里,总该满足你了吧?」 「噢!不要……哥!」欢欢背高高弓起,显然是爽到极点,喊了一句哥,身 体抽搐了几下,马上又瘫软了下去。 我清晰的看到欢欢胯部已经被淫液浸透了,大腿根处流出一道液体。我这时 突然发现自己的肉棒居然直挺挺的竖了起来,一个令人牙酸的念头从心底涌起来: 「我他妈的难道真的有被NTR的癖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