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开始玩吧

仓库里的奸淫和调教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男人们满意的从女人身上抽 出沾满淫液的鸡吧,仓库里的女人现在都被操的软软的爬在地上呻吟着,身上被 射满了精液,赵芳满脸精液的趴在铁笼子上,身体因为高潮不停的颤抖着,满脸 惊恐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老五和老七操完之后又有两个男人过来宠爱了赵芳,其 中一个在走的时候还在赵芳逼里插了一根电动棒,威胁赵芳如果敢拿出来的话就 永远也见不到她父亲了! 过了一会整个仓库又回复了平静,偶尔会听见几声轻轻的哭泣,赵芳明显已 经忍耐不了电动棒带来的快感,双手抓着铁笼,屁股来回的扭动着,不一会从赵 芳的小穴里喷出了一股股的尿液,整个仓库的女人目光都被赵芳的大声的呻吟声 吸引了过来。 「妹妹,你坐下会舒服点。」旁边一个30左右的女人小声的说。 赵芳害羞的满脸通红慢慢的扶着铁笼坐下,对面的女人靠过来背对着赵芳, 「拿出来吧,不然你会受不了的!还要很长时间才会来人」。 「不,我……能……坚持……嗯嗯」虽然嘴上说的坚强,但天生就敏感的赵 芳其实早就受不了了,但为了父亲赵芳还是强忍着。 「你……真的不用这样,其实你父亲已经……死了!」旁边的女人有些哽咽 的说着。 「不!不可能!不……啊!告诉我我爸爸没死!他没死!」赵芳猛的转过身 抓住女人的细滑的肩膀拼命摇晃着! 「他真的死了!你再这样下去也会死的!你明白吗!」女人伸过铁笼扇了赵 芳两个嘴巴。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难道你瞎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赵芳一把拔 出电动棒扔到了一边,拼命的摇晃着铁笼。 「省省力气吧!这里是地狱!上天看不见的!」女人无奈的看着赵芳发疯似 的狂叫,仿佛看见自己刚刚来的时候一样,她没有阻止,她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个 发疯似的小姑娘也会变得和自己一样,麻木的认命。 过了许久,没有一点力气的赵芳终于安静了下来,坐在地上默默的留着泪。 「妹妹舒服些了吗?看你的样子也是被人害进来的吧!陪姐姐说说话,这样 会好过一点」。 「我……是被我的院长强奸……」。两个裸体的女人就这样小声的聊了起来。 赵芳把自己的遭遇全都跟这个姐姐说了,说了之后赵芳感觉整个人好多了。 「姐姐你……呢?」赵芳试探的问。 「我是一个老师,本以为一辈子会很平淡的过去,谁知道我老公因为生意失 败迷上了赌博,后来又借了高利贷,最后我就被他下了药,卖到了这里」。 「怎么会有这种男人!」赵芳气愤的说。 「好了,时间快到了,他们又要来了,你还是把电动棒拿来插上吧!不然一 会他们一定会打你的!」。 「他们又要来!」赵芳想到刚才的场景身体开始颤抖! 「不要怕!一会他们来是给我们送吃的,但要记得少吃点!那里面有春药和 避孕药,吃多了你一天都会难受的!但是不吃你就会挨打!」。 「春药?」 「嗯对,是春药!一会吃完饭,顶上就会喷水,把我们冲干净,然后会给我 们穿上各种性感的制服,之后就是等着我们药性发作,然后……我们就会主动发 骚的去求他们的客户草我们!直到他们的客户满意为止!」 刚刚说完,就传来一阵脚步声和男人的呼喊声「小婊子们开饭了,吃了饭你 们就会舒服了!哈哈!!」。 赵芳赶紧捡起电动棒插进自己的小穴里,颤抖着等待着下一轮的奸淫! 王春月开始像往常一样上班了,真的是像往常一样,院长刘猛还没有回来, 邻居王朗可能也是因为自己说要公安局心里有些害怕,也没有来找自己的麻烦, 只是有时在电梯里遇见,王春月感觉自己就像赤身裸体的站在王朗面前,身体也 会因为紧张莫名的有反应,阿豪也没有再来找过自己,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但是王春月心里却有些不安,因为王春月知道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晚上下班,王春月正换衣服的时候,手机里的一条信息让王春月楞了一下, 之后王春月很平静的穿上外套,给阿豪恢复了一条信息,「刚下班,现在过去」, 一切的动作和表情是那么的自然,此时王春月的心里没有了紧张,而是多了一分 说不出的踏实感!或者是满足感! 王春月来到阿豪家门前,深吸了一口气,敲开了房门,因为正好楼道里有人, 王春月还装作很自然的和阿豪打了招呼,「表弟最近忙什么呢?」。 「表姐来了,快进来吧!」阿豪没有看见楼道里有人,手一把就按在了王春 月那被性感的屁股撑的圆圆的粉色短裙上,把王春月揽到了怀里。 「你……你疯了……快放开……有……有人!」王春月娇羞的在阿豪怀里小 声哀求着。 「怕什么,门都关上了,就是看见了又怎么样,我又没操你,是吧表姐!」 阿豪的手伸进王春月的短裙里,隔着内裤扣弄着王春月的小穴。 「你!!……哎呀……痛……别弄了……啊……阿豪……别……啊……混蛋 ……啊……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嗯啊……别……把衣服弄破了……啊」 王春月被阿豪扣弄的立刻有了感觉,在阿豪的怀里象征似的挣扎着。 「坏了再让我姐夫给你买!他不是最疼你了!」阿豪完全没有理会王春月的 挣扎,扒下了王春月紫色的内裤,手指插进了王春月的逼里,来回的扣弄着逼里 的嫩肉。 「啊……啊啊啊……嗯……不要……不许提你姐夫……否则我……啊啊啊… …」 「否则怎么样啊?」阿豪猛的加快了手指的速度,亲吻着王春月滑嫩的脸蛋, 舌头在王春月的嘴边舔弄了几下,王春月就主动伸出了舌头,和阿豪亲吻了起来, 逼里传出的快感和偷情的刺激,让王春月整个身体都发热了起来。 亲吻了一下,阿豪突然放开了王春月,这让刚刚有了感觉的王春月一时有些 不知所错,满脸绯红的站在原地,阿豪拿起桌子上的相机,打开了开关,对着王 春月用命令的语气说「把衣服脱了,表姐,然后换上这套,」。 「不……我不要……你别拍了。」。虽然嘴上说着不要,到没等阿豪在说话, 王春月就开始慢慢的退下自己的那条被阿豪扒到一半的内裤。 「表姐你现在的样子好淫荡,我好喜欢,快!!脱了裙子!」阿豪一边拍摄 着王春月,一边隔着衣服揉着王春月的奶子。 王春月满脸通红的不敢看摄像机,低着头慢慢的把短裙退了下去,漏出雪白 的屁股和一片乌黑的阴毛,王春月的阴毛不是很多,稀疏的一小块成倒三角形。 「把腿张开,让我看看你的小穴,」阿豪拿着相机围着王春月转了一圈,然 后把相机对准王春月的下面命令着。 「不……不要……很难为情……你还是……直接来吧……」王春月用手捂着 小穴,哀求阿豪直接干她,她心里实在接受不了这样的凌辱。 「直接干什么?」阿豪挑逗着说,拿开王春月的手,抚摸着王春月的阴毛。 「你!!!!干……我」为了快点结束这种凌辱,王春月又气愤又无奈的小 声的说出了她都不敢相信的话。 「哈哈!好淫荡,不过别急一会有的是时间干……你!把腿打开!」阿豪没 有想到自己的表姐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一时兴奋的真想上去干她,可是还不是 时候。 哀求无果后,王春月也只好闭着眼睛慢慢的张开了那嫩滑的大腿,将粉嫩的 小穴完全暴露在阿豪的相机前。 「好美,表姐你是不是等不及了,这里好像流水了呢,果然好湿啊!阴唇也 很粉嫩,怪不得操你时候那么紧呢……」。 「求你……求求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啊……」 「表情好淫荡啊表姐!快点脱了其他的衣服,换上桌子上的那套我专门为你 定制的衣服,我都硬的不行了,表姐你真迷人,好想草你,来……先给我含含, 边含边脱!」。阿豪解开裤带,掏出鸡吧,把王春月按在自己跨间,一下把鸡巴 插进王春月的嘴里。 「哦……舒服……用舌头……舔……对……表姐……你好棒……技术好厉害 ……给我姐夫含过吗?……哦……表情好淫荡……」。 王春月嘴里含着阿豪的肉棒,一点一点脱光了上衣,只剩下一件紫色胸罩, 丰满的奶子已经漏出了一大半。 「哦……好棒的奶子……舒服……深点……妈的本来想你换了衣服再草你, 等不了了!趴着让我的鸡吧先爽爽!」阿豪把王春月按在餐桌上,扶着鸡吧插进 了王春月的逼里。 「好多水啊……骚货……舒服吗?……干死你!」 「啊啊啊……嗯……舒服……啊……快……点……阿豪……啊啊啊……」算 下来王春月也有很多天没有做爱了,现在被阿豪粗大的鸡巴猛烈的抽插着,快感 猛的占领了她的全身,舒服的感觉让王春月这个自结婚以来像守活寡一样的美丽 少妇,彻底放弃了她坚守的忠贞,她上半身趴在桌子上,一只手被阿豪拽到后面, 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桌子的边缘,为了配合表弟的鸡吧,王春月把屁股努力的往 上抬起,使得双脚已经微微的离开了地面,整个桌子在阿豪的猛烈撞击下一点一 点的在向前挪动。 「啊。啊啊啊……不行……阿豪……好痛……放我下了……啊啊啊啊啊啊… …好痛……」,大腿和桌子的边缘长时间的撞击让王春月有些受不了,阿豪也很 怜香惜玉的把王春月放了下来,只是鸡吧却没有停下继续在王春月的逼里抽插着, 拽着王春月的双手慢慢的往沙发上走过去。 阿豪猛的一挺鸡吧把王春月重重的撞到沙发上,然后做到旁边,拍打着王春 月雪白的屁股,「表姐怎么样?舒服吧!别客气,自己上来吧!」。 被操的浑身无力的王春月像中了魔咒一样,挪动身体,岔开双腿,扶着阿豪 硬挺的鸡吧对准自己的小穴慢慢的做了下去。 「哈哈!表姐你现在真是乖巧的让我好兴奋啊!是不是喜欢上我的大家伙了, 一会你就离不开它了!」阿豪双手揉弄着王春月丰满的乳房,鸡吧快速的抽插着。 「啊……好舒服……啊啊啊……阿豪……给我……啊啊啊……我离不开你了 ……快点……啊啊啊……」王春月现在已经完全放开了,甚至连和自己的老公林 萧做爱都羞于说出的话,现在都大声的喊了出来,阿豪的肉棒操的自己太舒服了, 加上是自己坐在上面,每一下阿豪的鸡吧都深深的顶到了自己的子宫,那酥麻的 快感是王春月和老公做爱时从来没有体会到的,那种快要死去的感觉。王春月甚 至主动回头和阿豪激烈的亲吻着,现在她的心里只有自己逼里的那根来回抽动的 肉棒。 「啊……要……死了……啊啊啊……阿豪……救我……啊啊啊……救救我… …死了……啊……」王春月的身体剧烈的摆动着,屁股在阿豪的大腿上猛烈的摇 晃着,粉嫩的小逼紧紧裹住阿豪的鸡吧,王春月高潮了,瘫软到了阿豪的怀里, 阿豪也有些坚持不住了,猛的操了几下便将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王春月的逼里。 「啊啊啊啊……」滚烫的精液让王春月又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好表姐,你现在可真是骚的可以啊,我都有些不认识你了!」。 「混蛋……你……再说……我就……啊……啊啊……别……怎么这么快又… …啊啊……」阿豪的鸡巴竟然又硬了,开始在王春月的逼里抽动。 「厉害吧!是你今天太骚了,真想好死你这个美人,不过我们要开始进入正 题了。一会再草你,你先忍耐一下吧!表姐!」。阿豪说着拔出了鸡巴,失去鸡 吧的小穴马上瘙痒空虚了起来,刚刚有了感觉嗯王春月心里有些不满阿豪拔出鸡 巴,但是又不好太表露出来,不然自己的表弟更会以为自己是个婊子,只好有些 不舍的慢慢从阿豪怀里下来,心里还在想着阿豪说的进入正题是什么?难道草自 己不是正题吗? 「去,自己把桌上的东西穿上!」阿豪打了一下王春月的屁股命令着。 「呀……很痛的……混蛋……变态……!」王春月嘴上骂着阿豪,但心里已 经开始接受这种不伦的事情了,甚至说是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这种有些被虐待又 刺激的性爱,王春月边骂边走了过去。 桌子上放着一堆红色的东西,仔细一看这哪是衣服啊,根本就是几根红绳弄 的网兜嘛。 「你要我穿这个?」王春月拿起那个红网兜的,质疑着问阿豪。 「对,还有下面的项链和手铐!」阿豪又拿起摄像机对着王春月拍摄着。 王春月这才看见地上的黑色的手铐和阿豪说的项链,可那哪是项链啊!分明 是个红色的狗链子。 「混蛋……你太过分了……我……是你表姐……死变态……去死吧你!!!」 王春月把红网兜扔在阿豪身上转身捡起地上的衣服想要离开。 「哎呦,舒服完了就忘了刚才自己怎么骚的了!这衣服怎么了?玩玩呗,总 得找点东西助助兴呀!」阿豪放下相机,手指一下就扣住了王春月的小穴,小穴 还是湿湿的夹杂着阿豪刚刚射出的精液。 「啊……滚开……死变态……找狗去助兴吧!……你把我当什么了???… …啊啊……」王春月挣扎着阿豪的扣弄继续骂着。 「表姐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忘了你的视频了?再敢动我立刻把它发网上去! 让你继续你的贞洁!」阿豪说完果然起了作用,王春月没有挣扎,随着阿豪的扣 弄也放下了手上的衣服。 「这就对了,刚才你玩的不也很开心吗?赶紧换好衣服我们继续啊!表姐!」。 阿豪拿起相机,把红网兜扔给王春月。 「这……怎么穿?……」愤怒和忠贞还是没有战胜王春月心里的恐惧,她最 怕的还是被自己丈夫知道这些事,为了这点王春月忍着愤怒捡起衣服尝试着往身 上穿,可穿了几次也没有成功,最后还是在阿豪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整个人就 像被红绳捆绑了一遍一样,其中一根红绳还紧紧的勒住自己的小穴,让王春月很 是瘙痒。 随后王春月又捡起项圈手铐带上,满脸通红的站在阿豪面前,她感觉自己现 在真是下贱。 阿豪一手拿着项圈的铁链,一手拿着项圈命令到「趴下!跟着主人去卧室了, 小乖乖!」。 「什么?!你不要太过分!阿豪你混蛋!我是你表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怎么?小畜生不听话?不听话可要受到处罚的!」阿豪猛的拽了一下链子, 王春月险些摔倒。 「啊……很痛的……混蛋!……啊……啊……啊……?啊啊……我趴……啊 ……别打了……啊……好痛……」阿豪重重的拍打着王春月的屁股,一阵阵的疼 痛终于让王春月屈服了。王春月乖乖的趴在地上,被阿豪拽着爬进了卧室。 卧室的床上放着一张纸,阿豪把纸扔到地上。 「好好看看,这是老子给你写的规矩,以后还会试情况增加」。 王春月趴在地上,拿过纸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愤怒了。这分明就是 奴隶嘛! 「1,要忠于我!绝对的服从主人!2。不能对主人撒谎3愿意穿主人给的 一切衣服道具」。 「看完了吗?」阿豪又拿来两个手铐,把王春月平躺着拷在了床上。 「变态!」王春月不敢反抗,但心里很反感阿豪弄的这些。 阿豪点了一根蜡烛,在王春月的肚子上滴了两滴。 「啊……啊……阿豪你干什么?」 「既然看完了就要乖乖的,不然就会受到惩罚!骂你的主人当然也要受到惩 罚!」 「你……死变态……啊……变……态……啊啊啊……不要……啊……我…… 错了……啊……」。 「错了要说什么?」。 「对……不起……啊……」。 「对不起谁?」。 「对不起……主……主人……」此时的王春月肚子上已经被滴满了蜡滴。 「好,这就乖了,现在我们继续!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王……春月……啊……我都说了为什么还弄啊……啊……」。 「回答的时候要说主人!你结婚了吗?」。 「结……婚了。主……主人。」。 「你老公叫什么名字?」。 「林萧……主人……」。 「很好,真乖,主人赏你个好东西」,阿豪拿出了上次调教王春月的跳蛋, 插进了王春月的逼里,打开了开关。 「嗡嗡嗡」跳蛋开始在王春月的逼里快速的跳动着。 「嗯……啊……啊啊啊……嗯……」。王春月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在床上 来回摇晃着屁股。 「很好,继续!你的婚姻幸福吗?」。 「啊……幸福……啊……主人关了……啊……」。 「幸福怎么还出来找男人啊!分明在说谎!」。阿豪弄了一大滴,滴在了王 春月的脖子上,巨大的刺激加上跳蛋的快感,让王春月颤抖了一下。 「我……没有说谎……啊……啊啊啊……好痛……我错了……主人……不要 ……我错了……不幸福……我不幸福……所以我才找男人……啊……不要……啊 ……」。 「这就对了,乖点就不会有事了。你被几个男人操过?」。 「……两个……主人……啊……啊……三个……三个……不要啊……啊啊啊 啊……四个……真的是四个……啊……阿豪……不要……主人不要……啊」。王 春月的心里此时已经彻底崩溃了,本以为事情到了这样无非就是是不是的被这几 个男人操一顿,没想到却受着比被阿豪草还要感到羞辱的事情,她只希望这些羞 辱能快点过去。 「四个?都是谁?」。 「我……老公……你……啊……不……主人……主人……还有……还有我的 邻居……王朗……还有……我的院长……刘猛……」。 这次阿豪没有滴王春月,因为王春月说出四个的时候让他也感到意外,他只 知道王朗,却不知道原来自己表姐这么骚,被自己的院长都操过了!自己姐夫林 萧的绿帽子戴的够多的。想着想着心里的浴火就起来了,阿豪扔了蜡烛,拿出跳 蛋,握着粗大的鸡吧就插了进去,手上的相机还在拍摄着王春月。 「想不到啊表姐,你敢背着我勾引别的男人,说你们院长操你在我前面还是 后面?」。 「啊……操我……操死我吧……?阿……阿豪……用力……啊啊啊……」王 春月实在忍不了这种羞辱,只好装成淫贱样来避开阿豪的问题。 「怎么?不想说吗?」阿豪又拿起身边的蜡烛威胁着王春月。 「在你后面……啊……阿豪……放过我吧……啊啊……别在羞辱我了……啊 ……」王春月被阿豪羞辱的哭了,泪水沿着王春月细滑的脸蛋上流了下来,加上 被操的舒服呻吟的表情,显得王春月这个美丽少妇更加的楚楚动人了。 「哎!别哭吗?现在想起我姐夫忏悔了?有点晚了吧?来我给你看个惊喜! 小宝贝自己爬出来吧,」。阿豪边操着王春月边对着衣柜喊了一声。 很快衣柜的门开了,一个全身赤裸脖子上带着和王春月一样项圈的性感少女 爬了出来,短发的少女双手双脚也都被手铐拷着,慢慢的爬到床边抬起头。 「王……王莹!」王春月看见少女的一刹那整个人呆住了,怎么可能!为什 么她会在这?我该怎么办?我刚刚说的她都听见了吗?天啊!她听见我说她爸爸 草了我!完了!我的一切都完了!怎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不用我介绍了吧!这个小性奴可是很听话的呦! 来,给我的表姐展现一下你的舌功!」阿豪拽着王莹的铁链把王莹拽上了床,一 场别样的3p盛宴就这样开始了!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