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的骚母亲

志遠朦朦朧朧的剛清醒,想起爸爸昨天剛剛去市裏出差了,需要一周
才能回來,而媽媽還在裏屋睡覺。于是說:「你進來小點聲哈!我媽還在睡覺呢
!」

執拗,門開了,正興穿了一身運動服,一雙球鞋,並沒有看到他拎什麼東西


志遠剛要關門的時候,猛地被推開了,正是李陽、王明輝和李立志,志遠剛
要說話,三個人一起做了個噓的動作,示意他不要說話。反正都是好哥們,就都
進來吧,志遠又把門插上了。

回過頭來,志遠發現這三個好哥們也穿得有點怪異,好像剛剛從被窩裏面爬
起來一樣,基本上批了一件衣服就出來了。

明輝更甚,穿了拖鞋,批了一個毛巾被就來了,從半截大腿到腳都光著,漏
著濃密的黑毛,當然,他的連篇胡子也好像有一周沒颳了。

志遠詫異的問「你們來幹嘛?」正興首先說話了:「嗨,也沒什麼大事,男
子漢說話算話嘛!記得上次最後和你說的話嗎?今天我要兌現一下!」

因為好幾天沒有說話了,志遠隻記得幾天之前和正興幹了一仗,哪還記得什
麼話啊!

「你說的是啥?」

正興色眯眯的看著志遠隻穿了個校內的裸體,走近了,用調戲的動作談了談
他的小弟弟,然後字正腔圓的說:「操…你…媽!」

還沒等志遠反應過來,正興已經走向正屋,推開門,昏暗的屋裏,能看見炕
上躺著一個長發的女人,安詳的在睡著。

志遠剛想跑過去阻攔,就被剩餘的三個人截住了,想過也過不去了,雖然志
遠體力不錯,但三個人站在他面前,他也無可奈何。

志遠心裏雖然對媽媽覬覦已久,但是礙于這畢竟是自己的媽媽,總不好亂倫
吧!但是這種被其他人幹媽媽的事,自己也不能忍吧!

「都給我滾開,正興,你他媽的是人不!我今天幹死你信不信!……」剛想
繼續罵,被三個人不知從哪裏找到的繩子捆了起來,塞住了嘴,然後放在屋裏的
椅子上,正對著炕,讓他來親眼見證,接下來將會發生的一切。

這時,李陽、王明輝、李立志也圍到炕周邊,正興從志遠媽媽背後把被子掀
起來,偷看一眼,女人的背後裸露無疑。

立志找了一下,把燈開開了。發現她穿得是一個紅乳罩,一條大紅的小內。
其實,最初的時候大家並不能確認那就是女人的內褲,因為兩跨的部分基本上隻
有一根繩的寬度,而屁股上也是窄窄的一條,但是確實是從雙腿根部一直延伸的
,所以肯定是內褲了。

正興感慨:「這騷娘們,內褲竟然這麼性感!扒起來很方便啊!」

立志也感慨,這麼窄,好像都不用扒了吧!

正興是離得比較近,自然安奈不住烈火,雞雞早已脹起來了,于是他直接順
著志遠媽媽的姿勢從背後抱住她,蓋上被子,讓自己的雞雞直接頂在她的臀部。

這種被溫暖的東西全包住的感覺還從來沒有過,這種爽,讓他情不自禁的叫
了出來「啊…」,右手往她的前胸一伸,直接觸摸到了大大的奶子,柔軟而富有
彈性。

這個時候正興已經沒有理智了,動物的本性讓的手指直接摸向奶頭,哇,是
個大大的奶頭,也不知道為什麼,摸起來很爽。于是他就不停的揉搓著大奶子,
搞的志遠媽媽身體也微微的蠕動。

正興的雞雞也一下一下的頂在她的屁股上,太舒服了,正興,伸手把褲子往
下一擼,雞巴整個露出來頂在她的屁股上,熱熱的身體的溫度立刻傳遞到正興的
雞巴,以及所有和志遠媽媽挨著的身體的各個部位。實際上正興都沒有穿內褲,
因為他知道,今天要讓自己的小弟弟爽一爽。

明輝他們三個看的鬱悶,因為被被子蓋著,啥也看不到。他們幹脆把被子掀
開,也都脫了鞋上了炕。這個時候,已經形成了四個男人包圍著志遠媽媽的局面
,而其中的一個正在從背後揉搓她的奶子。明輝也安奈不住,不知道那紅色的小
內褲下面藏著什麼東西,不如伸進去摸摸看。

「哇!」明輝從來沒有摸到過這麼柔軟的東西,而且兩個小肉片中間還有一
條縫,伸進去,好溫暖啊!

這種情況,誰能不醒!她醒了,驚恐的看著周圍,發覺有個男人從側面抱著
她,揉她的奶子,而且還用一個肉棒頂著自己,還有一個人直接把中指伸進了自
己的小穴。這種情況,她從來沒有遇到過,下意識的想要跑,剛做起,就被正興
和明輝按回炕上。她大腿的掙紮,讓正興的雞雞脫離了溫暖的女人身體,很是鬱
悶。于是正興發話了:「臭婆娘,給我老實點!今天好好伺候大爺!知道不!」

志遠媽媽還是掙紮,明輝直接把毛巾被扔到一邊,大家都看到了他渾身上下
隻剩一條黑色的內褲,而內褲已經變成了一個帳篷,明輝蹲下來,把志遠媽媽的
雙腿按住,不管她再怎麼掙紮,也都無計于是。

這個時候,由于志遠媽媽的掙紮,導緻大腿向前翹,背對著正興,正興的大
龜頭正好頂在紅內褲上,他開始有節奏的頂,過了不到1分鍾,不知道是正興的
液體,還是志遠媽媽的液體,那周圍已經濕濕的一大片了。

而這時正興的獸欲也已經忍無可忍,摩擦的粒度更大了,直接在那個位置磨
出了一個小坑,而現在明顯看得出是裏面在流湯了,那種湯不止讓正興的龜頭濕
潤,還直接向下流淌到褥子上,大紅的內褲已經變成了深紅,而很多根陰毛也顯
露的更加明顯,在那一條深紅的布條周圍也有好多根陰毛茲出來。

正興繼續摩擦,這下他要往裏插了,使勁、使勁,總被什麼東西借助,當然
就是已經深紅色的女人內褲了,正興很著急,大手掌離開奶子,一跟手指將這攔
住了他雞巴的東西挑到下面,那黑黑的陰戶直接裸露了出來。李陽、王明輝、李
立志在不同的位置在人生中頭一次直接觀察到了女人的生殖器,而他們的雞巴也
漲的不行了,而志遠在地上的椅子上還在不停的掙紮。

這不是生物課,看幹巴巴的圖,這是真實的女人的生殖器,是處在興奮中的
流淌著小河的生殖器,是旁邊就有一個大雞吧在摩擦著的長著陰毛的生殖器。

李陽的耐力最弱:「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快把她擡起來,讓我設在
那上面!」正興配合他直接把志遠媽媽的內褲脫掉,並且將她的屁股拖起來。

李陽也直接把褲子和內褲一起脫下來,那漲的通紅的大雞吧直接對準了志遠
媽媽的那個焦點,一股濃稠的精液直接射在小洞上以及洞旁邊的陰毛上。

等李陽射完,正興就把志遠媽放下,再次用紅漲漲的龜頭在那兩片陰唇周圍
摩擦,這一段時間的摩擦,搞的志遠媽的感覺上來了。她開始扭動屁股,並叫到
「我的哥哥,快點給我吧!」

這時候,這個焦點太複雜了,在不過20裏面見方的區域,有陰唇、有流淌出
的女人的體液、有陰毛、有正興的雞巴,還有李陽剛剛射出來的精液。

為了好好的體會著美妙的時刻,立志不知從哪裏摸出來的相機,拍了10來張
近景圖片,這都將是以後珍貴的資料。

正興也沒閑著,繼續讓自己的大雞吧往裏插。看的入神的明輝非常擔心,這
麼小的一個洞,再看看正興大腿根部延伸出來的18cm長、大火腿腸那麼粗的東東
,真的要插進去麼?

正興繼續摩擦,但是沒有經驗,側著身畢竟不方便,于是她讓志遠媽平躺,
自己則坐起來。

這下容易多了,他身體往下挪了挪,脹氣的雞巴直接頂到志遠媽媽的小穴裏
,剛插進去一半,正興非常爽的叫了一聲「啊…」。

志遠媽媽也非常女人的叫了一聲「額!…」,從未有過的興奮,直接沖擊著
正興的大腦,他現在隻有一個想法,把大雞吧整個插進去,于是,2秒鍾之後,
屁股再一用力,雞巴的80%插進去了。

而志遠媽媽用近乎撕裂的聲音喊道:「啊!不要!」一邊想上使勁,想盡力
逃離這粗大的雞巴。

然而這種努力是無濟于事的,因為正興的兩隻手緊握著兩個大咪咪,明輝的
兩隻魔爪按壓著志遠媽媽的腳踝。

正興的臉上露出了黑社會老大的笑容:「你他媽的給我老老實實的伺候俺們
哥四個,我們今天給你們家帶來的禮物就是億萬個精子!你他媽的要麼用上面的
嘴吃掉,要麼用下面的嘴吃掉!立志,你還忍得住麼?上吧!」

立志三下五除二脫掉了所有的衣服,也露出大雞吧,他的雞巴和立志的不同
,他的有20cm,但是比立志的要略細一些。

立志握住雞巴根部,在志遠媽媽的頭部蹲下,用這陽具直直的指向她的頭。

正興的下體一邊抽插一邊命令:「趕緊含,快--點!你他媽的,聽—明白沒
有!快—點!」志

遠媽媽終于明白了,迫于無奈,隻能含住了立志的雞巴,一股騷氣襲來,因
為立志一般半年才洗一次澡,立志的動作雖然比較小,但是他的黑黑的陰毛確實
是不停的在志遠媽媽的眼前、鼻子前晃,那種騷氣趨之不去。

正興抽插的時候,明輝也看的清清楚楚,那個小洞被填的滿滿的,而且隨著
抽插的動作,小洞周圍軟軟的肉和陰毛也隨著動作進去或者出來,看著這些,明
輝的雞巴感覺都快要爆了。正興的雞巴,也不是鋼做的,雖然很大,但是畢竟是
處男雞巴,抽插了3分鍾之後,突然間動作非常快起來。

明輝知道正興快要射了,而這時志遠媽媽也不鬧,也不叫了,他放開她的雙
腳,伸手去摸志遠媽媽的小穴周圍。

這個時候正興正好經受不住壓迫的時候,志遠媽媽的小穴在明輝的撫摸下異
常興奮,所以把正興握的特別緊,正興也在這種壓迫下一洩如注。

「哥們真給力,我都快爆了,你他媽的射的還真是時候!」

明輝在小穴邊上蹲下,直接把他那12cm長的手電筒粗的雞巴對準志遠媽媽的
小穴,計劃插入。雖然洞口已經有好多精液,可是因為明輝的這兇器實在太粗,
所以還是費了半天勁,才插入,他的插入,讓立志的感覺非常舒爽,因為她的嘴
下意識的做了個閉嘴的動作。立志的感覺也上來了,猛烈的抽插後,他射在了她
的臉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