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学一起玩他老姨

小区里面明显站街的女人少点,借着路灯端详,都是些姿色不行的老鸡,越
看越倒胃口。正走着,路过一家小超市,冷不防里面有人喊我名字:「胡明!」
我侧头看去,收银台站着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男人,仔细回想一下,我也招
呼起来:「赵旭海!你怎么在这?」
赵旭海是我小学同学,关系还不错,当年初中他没能上县一中,我去省城上
高中的时候还见过他,那时依稀记得他爸给他找了人,去机床厂子弟学校读书,
后来听说他也就读了一年,机床厂效益不好,读出来也不包工作,之后就再没他
的消息了。
「我就在这开个小超市,混口饭吃。」赵旭海笑笑说道:「不像你出息了,
去了南边大城市发展啊!」
「都是混日子。」我搭讪道:「记得你不住这一带啊?」
「我老姨住这,我和她一起开店。」赵旭海忽然表情一变,带着几分坏笑道:
「你怎么往这边来的啊?找乐子?」
「没……没,在家吃多了,出来散散步。」我有点不自然,明显是怕他看出
来我刚刚搞完一炮。
「这里有什么可逛的啊……除非……你老婆还没回来吧?」
「还没,她还没放假。」
「那就好!」赵旭海眼色一亮,上前把我拉进他的小店里,说道:「这一带
有的是乐子,咱都是男人,兄弟帮你找找?」
我正待推辞,赵旭海没容我说话,接着话头说道:「都是熟人,兄弟给你推
荐个好的!」
说罢,只听他向超市里面招呼了一声,一个女子的身影从货架后面闪了出来。
我定睛一看,差点吓一跳:「旭海,这不是你老姨吗?」
的确,来的人正是赵旭海的老姨,叫杨秀梅。这杨秀梅是赵旭海老妈最小的
妹妹,由于赵旭海老妈生他早,其实杨秀梅也就大我们五六岁,此刻正是个风韵
犹存的熟妇,比刚才那对母女中的母亲还要年轻些。
「哟,这不是明子吗?」杨秀梅热情招呼道:「咋了,过来玩啊?」
赵旭海说道:「老姨,明子回来一趟不容易,你来陪他玩玩?」
我惊得合不拢嘴:「旭海,这是怎么回事啊?」
「明子,这一带都是干这个营生的,我老姨干了好久了,活好,陪你玩玩正
合适!」
说着,赵旭海拉着我的手放在杨秀梅胸前嗤笑道:「你看这大奶子咋样?小
时候我就看着馋,现在每天能干她都不解渴!」
杨秀梅像是不好意思一样,将赵旭海的手拿开,嗔道:「没大没小,我那是
做生意,哪里便宜你个小王八蛋。」说罢拽着我往里屋走,赵旭海嘻嘻哈哈地在
她身后拍了她一下屁股说:「那老姨你要上点心,好好伺候明子啊!」
我几乎是懵着被杨秀梅拽进里屋,这里是超市的后堂,我原以为是个小仓库,
谁知收拾得干干净净就是个卧室,虽然小点,但摆了张大床,看来这是杨秀梅日
常「工作」的地方。
「梅姨,这是咋回事啊?」
「还喊我梅姨啊?」杨秀梅一脸笑意说:「我也没别的本事,就这一身肉、
一张屄还能赚点钱,总不能饿死是吧?」
「那你男人呢?」
「哪里有男人哦!」杨秀梅一边说一边开始脱衣。
我后来问了赵旭海才知道,杨秀梅的生活相当地坎坷。
杨秀梅自小容貌出众,到了发育的时候,身材更是没得说,出落得蜂腰肥臀,
一对豪乳在同龄人中堪称波霸。有了这份姿色,原也是不愁嫁的,杨秀梅初中毕
业后就被招进厂里,搞文艺工作,一来二去被某领导看上。这位领导中年丧偶,
虽然贪图杨秀梅的美色,倒想明媒正娶把她迎进家里,可惜造化弄人,由于效益
不好,工人们闹事,上级派了工作组,最后把这位领导查处了,说他贪污、挪用
公款,抓了进去。工作组走了以后,杨秀梅虽没被波及,但立时少了个大靠山,
还摊上了意想不到的灾祸。
那位领导的罪状公布了以后,不少人纷纷议论,杨秀梅是他的小三,和领导
一起,贪了厂里的钱,所以大家才拿不到工资的。虽然调查组也找过杨秀梅谈话,
但最后结论是没有问题,可工人们不这么想,心想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定是
陪上面睡觉脱了身。闲话一天天酝酿着,终于有一天,杨秀梅一人回家的时候,
发现一群蒙着脸的人在家。那些人等着她回来,大声质问她钱在哪里,杨秀梅被
吓傻了,哭哭啼啼地说没有。在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以后,那群人依然愤愤不平,
把杨秀梅按在地上,一个男人揉着她的胸,说不管怎么说,这婊子是老头的小三,
老头亏了大家的钱,大家就玩她的婊子来抵债。这个提议不消说得到了众人的赞
同,于是杨秀梅一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一下子被剥个精光,成了男人们泄欲的
工具。
那个晚上,杨秀梅数不清被玩了多少次,阴道、肛门都被插肿了,奶子还被
人用皮带抽。不仅如此,听到动静赶来的人里面,男人大多数也「义愤填膺」地
加入了惩罚「贪官小三」的队伍,尽情地把对生活的不满发泄到一个弱女子身上。
我小时候听说过北方农村有群体施暴这种恶行,没想到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能
接触的社会范围内。杨秀梅被不知多少男人奸得奄奄一息,幸亏厂保卫处听到消
息赶来,把她送进医院。此事由于涉案人多,后来没有处理,公安和厂里商量,
给杨秀梅家做了补偿,想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此后,杨秀梅性情彻底变了,凭这件事,十里八乡她是别想嫁出去了,人
们总是在她背后指指点点,有人说她可怜,有人说她是烂婊子,更多的是男人看
到她就联想到她被压在身下的情景。原本厂里还给补助的时候,杨秀梅好歹能生
活,可后来机床厂彻底破了产,杨秀梅连一次性补偿都没能拿到,当年补给自己
就是这套房子,还好是在一楼,她也要咬紧牙关活下去,就商量着在这边开了个
小超市。
周遭都是下岗职工,超市哪有什么生意,可由于是开门做生意,总有男人来
店里晃悠。杨秀梅看旁边越来越多女人做起了皮肉生意,心想自己被一大堆男人
搞了个遍,为什么不用这身子来赚钱呢?于是,这家超市半是做正常生意、半是
杨秀梅自己卖身,生意还不错。
此刻,杨秀梅正在卖力舔弄我的老二,她经验相当老到,一口深深地将我的
阳具尽数没入口中,两只手还不停地搓着我的睾丸,好不舒服。刚射过一轮的老
二,在杨秀梅的吞吐中逐渐硬了起来,杨秀梅一个深喉,我浑身一激灵,阳具彻
底地勃起了。
杨秀梅见状吐出阳具笑道:「明子啊,刚刚才玩过吧?鸡巴上还有味儿,带
套了吧?」
「嗯嗯」我有些尴尬,杨秀梅却不在乎:「男人来这就是玩的,来,梅姨帮
你搞爽了,看看是你梅姨厉害,还是那个小骚货厉害!」
「嘿嘿,就进门那家,我看是母女俩,图个新鲜,哪有梅姨你好啊?」
「冯佳和她女儿卢秀玲啊?冯佳那老骚货不咋地,她女儿也是生瓜蛋子,还
是兼职的!」
「啊?那她正职干啥?」
「干啥?干你!」杨秀梅媚笑一声,坐在我身上,我一根阳具已经没入她的
体内。我当时不知道她的遭遇,以为她没有婚假,保养得好,阴道相当紧致。后
来梅姨告诉我,她天生这个体质,虽然每天做爱好多次,但阴道却不比未经人事
的女子要松垮。这种特异体质让她越来越沉迷于做爱,男人们也喜欢光顾她,说
她被玩开了,玩得爽。
「哟……小坏蛋……你本钱很大嘛!」杨秀梅一边扭动着腰肢,一边淫声秽
语地挑逗我:「老婆不在,看把你憋得吧?来,梅姨给你爽!」
这种女上男下最省力,看来梅姨知道我刚刚搞了一炮,帮我节省体力。我双
手抓着她的豪乳道:「梅姨,以前看你这对大奶就心动动的,不想现在真的摸到
了。」
「小坏蛋,梅姨的奶子你摸了,梅姨的屄你也玩了,哟……你……插得梅姨
屄屄直冒水,骚南傍国!你好坏!」
「梅姨,你这奶子……咦?」我揉搓着大奶,却不想乳头中冒出奶水来,我
几乎是本能地坐起身,叼着奶头吸允起来。
「臭明子,还说你不骚?梅姨……梅姨的奶你都要吃!」梅姨已经娇喘连连,
一手用力挤压左边的乳房道:「来吃吧,吃得梅姨好爽。」
「啧啧,好梅姨……」我嘴里塞着奶头,含糊不清地说着:「你是我长辈,
喂我两口奶还不应该吗?」
「那……那你……也要喂我……」
这时,赵旭海突然走进来,嘻笑着说:「老姨,你这么没长辈的样啊?不能
偏心明子,来来来,我也来了!」
我见赵旭海来了,转过身去让梅姨背对我坐在我腿上任我抽插,正面留给赵
旭海这小子,只见这小子低头埋在梅姨一对大奶子上咂吸,过了一会道:「来,
老姨,我和明子一起搞你吧!」
「臭小子,你不要赖账啊!」
「看你说的,明子来了,都记我账上!」
说罢,赵旭海示意我起身,用老汉推车的姿势从后来干梅姨,他在前面干梅
姨的嘴。这么多年没见的老同学,谁知见面却是以这么刺激地形式搞一个长辈级
的女人。我抱着梅姨的腰,奋力冲刺着,梅姨嘴里呜呜呜地吸着赵旭海的阳具,
场面十分淫靡香艳。毕竟我刚射过一次,比较持久,赵旭海不一会一声闷哼,在
梅姨嘴中射了出来,我还没射,赵旭海喘着气说:「老姨,你不行啊,我看你都
被干得出水了,人家明子还没射呢!」
「臭小子,敢说老姨不行!」梅姨一边喘息,一边回过头对我说:「明子,
你刚玩过一次,这次不容易射,搞老姨屁眼吧,老姨天天洗,干净的!」
我正有此意,于是抽出阳具,一下塞入梅姨的肛门里,热乎乎的直肠夹紧了
我的鸡巴,我大力抽插起来,慢慢积累着感觉。
「呜……呜……明子你太会玩了……你要把梅姨玩坏了,不行……不行……
你等等……」
感觉到我阳具的膨胀,梅姨突然身体向前脱离了我,回过头来,一把拽掉保
险套,将我的阳具吞入口中,舌头来回骚弄着龟头马眼,我快活地叫出声来,把
今晚的第二泡精液射给了梅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