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种黑情人


我可以说既被上帝祝福,又被魔鬼诅咒过。大自然赐予我一对硕大的睾丸,可以制造巨量的精液,但到了传输系统,却变成了一根不到五公分长、铅笔般细小的阴茎!
我的老婆凯经验很丰富,跟我说小阴茎很适合口交。她能轻易地将我整个棒身含进嘴里,即便是在我完全勃起後,也不会呛得乾呕。而我只是个普通男人,普通身高、也不够健壮。
凯特是斯堪的纳维亚人,金发碧眼,身高163公分,体重95斤,即便生了两个小孩,她还保持着完美身材。对凯特来说,性爱是生活的重要组成部份,不同於其他女人,她每天都渴望性爱,手淫、口交、肛交或者直接性交每天至少一次,她的性爱玩具能让好多情趣用品店看起来都空空如也。
你可以说她的性爱玩具都是我的杰作,自从她生了第二胎後,她的阴道被扩张得极其宽阔,我那细小的阴茎塞进去总让她觉得空无一物。从此之後,让凯特获得极致的性快感就成了我人生当中最重要的大事,我给她买来越来越粗大的假阳具,直到我为她宽敞的小穴找到一条足够粗壮的阳具。
我给她买了一条粗大的黑色假阳具,足有20公分长、5公分粗,相比起来我的阴茎就像一根小手指头。当凯特打开包装盒拿出来看时,她戏谑地说:「小可爱,你跑哪里去了啊?」我们俩玩耍着这条新的黑色大肉棒,未曾预料到将有一天,她会享受到一条跟这个一般大小的真正肉棍。故事发生在我们的第二个女儿出世之後,我俩终於意识到我的小阴茎在欢好时一点用都没有,除了偶尔插进凯特紧窄的小屁眼里,一般都是69式口交了。
我俩最喜欢的姿势就是我躺在凯特的身下,她伏在我身上为我欢快地吮吸肉棒,而我呢,则拿出那条最粗大的黑色假阳具插进她湿滑的小嫩穴,不停摇晃。
看着那又粗又硬又长的肉棒在她粉嫩多汁的骚穴里快速进出着,我开始幻想某个强壮的黑人正在我老婆屁股後面狂野地撞击着,粗大的黑鸡巴一下下深深捅进她淫荡的骚穴里;而我呢,鸡巴正被她含在小嘴里疯狂舔吸。
也许是这条假的黑阳具让我老婆很爽,她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喜欢黑鸡巴,竟然会评价在网上浏览到的黑鸡巴的尺寸和色泽,是否能操得她舒服。
某一天,我半开玩笑地跟她说,要不要找一个黑人来一起玩。她一听我的话就暴怒了,质问我是不是不爱她了,我赶紧想法子哄她开心。可到了夜里,她变得比平时更风骚,臀部像装了电动马达一样,小骚穴疯狂地吞吐着那条黑阳具,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最终筋疲力尽地沉沉睡去。
我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想像着我那性感的小娇妻被压在黑壮男身下,被他那恍如怪兽的黑鸡巴死命蹂躏。我不时给凯特看一些黑人操白人妻的图片,也给了她一些黑白配的网站。凯特很少发表评论,但每当她看完黑人狂操白种美女的图片後,在床上她就像吃了大量春药一般,异常火辣。
一天晚上我俩和几个朋友去参加一个派对,遇到了一对混种夫妇,黑人老公和白人妻子。凯特忍不住不停地偷看他们俩,我还看见她过去和那个妻子说了些什麽。我们回到家,她喝得有点高,不停地说,怎麽能找到一个黑人,还确保他没什麽不乾净的病之类的。
我们发现隔壁市里有一家夜店,里面经常有许多混种夫妇在。一天晚上我和凯特开车过去踩点,我们一坐到点好的桌子上,一个长相不赖的年轻黑人就走过来邀请凯特跳舞。她望着我,徵求我的同意,我微笑着说:「随便你啦!」凯特犹豫了一小会,然後羞涩地跟着他走进了舞池,可没过多久,她就彻底沉醉在舞步之中了。
我坐在那,看着她和舞伴跳舞,这支舞曲节奏比较快,没什麽肢体接触。一曲终了,她的舞伴牵着她的手请她再跳一支。这曲旋律很慢,我老婆和他靠得很紧,身体厮磨在一起,我能看到黑人下体肿起一团,不停地在我老婆下身摩擦。
跳完後,凯特风情万种地走过来,我发现她乳头硬了起来,像手指头一样撑在她胸前,看得出来她已经非常兴奋了。
凯特还没喘过气来,就又上来一个黑人邀请她跳舞。整晚上不停地有人和她共舞,她像一颗耀眼的明珠,散发着灿烂夺目的光彩。我俩一回到家里,她就立马脱掉那一层薄纱,变身饥渴少妇,疯狂地和她那一堆性爱玩具搏杀在一块。
吃到这一次的甜头,过了一个焦躁的礼拜,周末老婆就央求着我继续去那家酒吧里玩儿。上次和凯特共舞的那个男人还在,他俩跳了几支舞後,凯特就带他过来向我介绍。
他叫亚瑟,聊了一会,我发现他非常健谈,而且和我非常投机。凯特看起来很喜欢她,我觉得她已经被他的魅力征服了。亚瑟问我晚上要不要回家,我因为要回去照看孩子,不得不早点回去。亚瑟试探性地问我,是否介意他约凯特明天出去玩,我竟然脑袋一热同意了。可能是小脑袋一热吧!天呐,凯特可是我的小娇妻啊,我怎麽能允诺她和别的男人「约会」呢?
一路上,凯特絮絮叨叨地和我说着亚瑟的事情,那样子,似乎他就是她的小情人一般。突然间她意识到什麽,闭嘴不再言语,她凑过来,挽着我的胳膊,认真地看着我,认真地问我是否真的不介意。
回家後,我们让保姆回去了,然後促膝长谈好几个小时。凯特正准备不再参加这样的活动了,也许是长久的期待,也许又是头脑一热,我竟然跟她说,我希望她外出寻欢,亦不用对我负疚。
躺在床上,凯特就像禁慾了一辈子,将那条黑色假阳具安装在我的嘴上,一屁股坐下,紧紧地套弄着这粗大的肉棒,臀部像安装了电动马达疯狂扭动,也许内心里正幻想着被亚瑟的黑鸡巴操得死去活来吧!她头埋在我两腿之间,樱唇不停吮吸我的肉棒,射出来,再舔硬了,直到只能射出来稀薄的精水了。
第二天我脑子里全是凯特被亚瑟压在身下狂操猛干的激情镜头,完全没精神想我的商业会谈。一开完早会,我就打电话确认下午会谈的事情,被告知关键人物因病无法过来了,我们调整了会议的时间,於是我就请假回家了。
回家路上,我寻思着要不要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告诉她我晚饭後回来,但想想她也许取消了她的约会,於是我决定给她一个惊喜。快到家时,我发现保姆的车停在车道上,我只能将车停在车库中。进屋後,小孩子一看到我就开心地笑起来,将保姆打发回去,和小娃娃玩了好久,才将他们哄睡。
看了会电视,有点累,就爬上床。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停闪着我老婆和她的黑情人缠绵的淫靡镜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发觉浴室的灯亮了,应该是凯特回来了。我听到她在碎碎念什麽,大概是没看到保姆的车,很担心孩子,但在车库看到我的车子後就放心了。
我跳下床,走出卧室,抱起我老婆,给了她一个激情的深吻。舌头一探进她嘴里,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精液味道,肯定是亚瑟的。急於欣赏我老婆被人尽情享用後的肉体,我伸手解开她衣服的扣子,娇美的胴体让我差点就射在裤裆里。
在我的目光下,凯特显得异常紧张,很担心我知道她和别的男人共渡床上美好时光了,脸上烫得一片绯红。
边脱她的小短裙,我和她拥着走向卧室,裙子从她平坦的小腹和挺翘的臀部上滑落,我发现她竟然没有穿内裤,金黄的细绒毛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半乾的乳白精液。雪白的乳房上遗留了被宠爱後的痕迹,粉红的乳头高高挺起,如同手指头一般。从那一片雪白中的点点绯红,我猜到这一片本属於我的高地受到了某个男人着重的恩宠。
凯特显得很慌乱,急於去浴室冲洗,此时的她浑身乱糟糟的,残留着疯狂性爱後的丝丝乱像,她可我没想到我竟然在家里。我将她拉到怀里,双双躺倒在床上,嘴巴点上她的红唇,柔声在她耳边低语:「老婆,我爱你!」慢慢地,凯特开始放松,双手轻轻抱着我,不再试着挣扎着脱开我的怀抱。
凯特结结巴巴地跟我说:「你……你是不是疯了,让你老婆被人约走,还和他上床了?我没想到会这样,可他的魅力让我无法拒绝。」我紧紧抱着她,用一阵热吻回答了她。接着跟她说:「我没疯,自从我答应你可以同他出去玩时,我就猜到你们俩会发生关系的。」凯特眼里噙满了泪水,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她有多麽爱我,我对她如此好。
我试着想擦乾她脸上的泪水,她难过的扭过头去。
「请让我说完,我……我让他插了进来。他说他不喜欢戴套子,他的阳具很大,套子太紧了,不舒服,可以在最後关头拔出来,不射在我里面。可和他做爱的感觉真美妙,我俩都忘记了这事,就让他直接将滚烫的精液射在我体内了。他的精力好旺盛,射了之後竟然一点都不软,接着他又干了我两次。跟你说哦,老公,亚瑟的鸡巴足有咱们买的那条黑色假阳具那麽粗,蛋蛋和你的一样大。」吻掉她脸上的泪珠,我温声说:「老婆,没事的。」我静静抱着她,两人都不发一言。过了一小会,我开始向下轻吻她的脖颈,接着是那雪白高耸的乳房,我尽情品嚐着怀中美妻的味道,她浑身散发着性爱後的迷人色泽,乳头依然挺立着,在我嘴唇里微微悸动。
凯特低声呻吟,但无力地挣扎着:「别,亲爱的,我这麽脏,让我去洗一洗再来伺候你。」我无视了她欲拒还迎的反抗,一路向下亲吻着她的小腹,越接近她的小骚穴,性爱後的气味就更浓烈,还散发着亚瑟精液的强烈味道。很快,我整张脸就埋没在凯特那糊满精液的小骚穴上了。
凯特放弃了所有抵抗,更为风骚地将我的小阴茎含进小嘴里。我用手指掏出一大团亚瑟遗留在我老婆穴里的乳白色精液,舌头不费吹灰之力地就钻进了我老婆湿淋淋的小骚穴里。
以往在我操完她之後,我也会为她舔穴,让她也达到高潮,但这是我第一次品嚐别的男人的精液。若非我爱她至深,绝对不会觉得不同,现在我一点都不感到受威胁、甚至屈辱。再次掏摸出一大团精液,我觉得亚瑟的精液足以让我老婆怀上他的孩子了,因为凯特可从来不采取任何避孕措施的。
脑海里快速忆起老婆最後一次例假的时间,计算着她是否处於受孕的时期。
诡异的是,当我计算出凯特可能已经错过了她的排卵期後,竟然感到一丝失望。
我震惊了,我竟然期盼我老婆怀孕了,被别的男人操得怀孕了,还是一个黑人!
这些念头不断地在我脑海中闪过,我愈发地希望我老婆被她的黑情人搞大肚子!
我强烈地渴盼能观看他们在我面前翻云覆雨,迫切地看着他那粗大坚硬的黑鸡巴深深顶进我老婆金毛覆盖的小骚穴,看着我老婆在他强壮身躯下兴奋地扭动娇躯。我渴望我老婆肚皮里孕育着她黑情人的黑宝宝,随着时日递增,肚皮慢慢鼓起,然後生下来一个完全不像我以及我们其他孩子的黑娃娃。
我在她下身卖力地为她舔吸着小骚穴,她含着我的小阴茎,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声。我老婆绯红肿胀的小阴唇在我面前像鲜花一般盛开,强烈的刺激让我很快就到了爆发的边缘,我屁股耸动,一阵抽搐,一大股一大股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凯特像只满足的小猫般将所有射出的精液都吞进肚子里。
我知道我那巨大的阴囊里还储存着大量的精液,只是没有巨大的管道将它们排放出来而已。再次将她吻上高潮,凯特就将我的大脑袋推开,不停求饶,原来今天亚瑟那怪兽般的大肉棒已经操得她小穴隐隐作痛,实在不堪我的玩弄了。
她伏到我下身,继续努力想法让我射出更多精液,我则体贴地轻轻爱抚我老婆吹弹可破的娇美身躯。我再次在她的小嘴里喷射,静了一下,我问她是否想让亚瑟再来操她。本来她在温柔地为我吮吸肉棒,一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然後继续为我吮吸。
过了好几分钟,我都以为她不打算回答我了,她抬起头,盯着我看了好久,慢慢地说:「他不喜欢戴套套。」然後低头亲了几下我的蛋蛋,接着我为我的肉棒清理。
当她愉快地为我的肉棒服务时,我考虑着她的回答。要是我告诉她,我不介意她和亚瑟无套做爱,差不多就是告诉她让她的黑情人搞大她的肚子了。一想到这个令我无比刺激的可能,我爽得蛋蛋都抽动了。
我试着理性地去考虑这一切,所有应该纳入考虑的因素,我和我老婆都是白人,但却有一个黑白混血的孩子,让周围的人怎麽看啊?但鸡巴被老婆迷人的小嘴包裹,情慾战胜了理智,我整理了下思绪,平静下来,告诉凯特,我想亲眼看亚瑟操她。
凯特再次停下口活,仅将我的肉棒含在嘴里,脑袋枕在我大腿上。她偶尔也会为我轻吸几口,接着就停下来了,就这样,无声地过了大半个小时。我知道她正在慎重考虑我刚才的主意,每次她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时,都会如此。如我所言,性爱是凯特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份。
当我们准备买一辆新车时,凯特在拿定主意前为我舔了好几个小时的肉棒;当我们商量着要换一套房子时,那一个礼拜,她每天都要舔我的肉棒好几个小时才决定好;当我们讨论着要为她找一个大鸡巴情人时,她信誓旦旦地跟我说,绝对不会离开我,因为除了爱我至深之外,很难找到这麽一条好舔的肉棒了。
还是我和凯特恋爱的时候,她就有了几任男朋友,并和他们发生了性关系。
当她知晓我阳具尺寸很小时,她就告诉我,那几个男人的阳具也并不比我粗大多少,而且这也不是关键。但事实上我後来得知,我胜出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有个很硕大的阴囊……凯特让我的小鸡巴滑出她火热的红唇,依偎到我身侧。嘴唇上还留着我俩的蜜汁,她就吻上我的唇,然後魅惑地说:「所有人都会知道那孩子不是你的种,你不感到恼火吗?」我在额头上轻吻一下,温声对她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这才是我在乎的。我知道会有人在背後指指点点,但有你在身边,一切又有什麽好在乎的?你在,我的生命才有意义;你若不在,我的世界全都崩塌。」说完,我拥着我老婆柔软温暖的娇躯,沉沉睡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