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奸美女记者

欧哥懒洋洋的躺在自己床上,朦朦胧胧的又做起了那个梦,可是,梦做一半,
被一声尖锐的喊叫声吵醒了:『不得了了,XXXXX的孩子掉水里了,大家快
来救人啊!!!!!』欧哥一骨碌的爬起来,想出去看热闹,与母亲打了个招呼,
就匆匆的出门,正好看见徐颖的背影,徐颖一路小跑,两个浑圆的屁股上下随着
跑动而很有节奏的扭动,欧哥想了一下,又回房拿了工具,再匆匆忙忙的往外跑,
跑了不到二十秒,见到徐颖蹲在地上,捂着左脚脚踝,看来她是不小心扭伤了脚。
欧哥追上去,见四下无人,拿出手帕,倒了些哥罗芳,向徐颖靠近,下午刺
眼的阳光,让欧哥的影子早早的斜射到了徐颖的面前,徐颖看见地上的影子,刚
想抬头说什么,欧哥迅速的冲上去,转到徐颖身后,用右手抓着手帕,牢牢的捂
住徐颖的嘴,左手顺势把徐颖的双臂锁死。把徐颖整个人向后拖,面对这突如其
来的危险,徐颖双手死死的抓住欧哥的右臂,嘴里想大声的呼救,可是因为手帕
捂得太紧,只能发出低微的声音,她努力的想看清楚是谁,可是下午刺眼的阳光,
晃得她眼睛都睁不开,眼泪顺着眼角,慢慢的流下,她也似乎忘记了左腿的疼痛,
双脚不断的敲打着地面,欧哥的右臂上被徐颖的指甲抓出了一道道血痕,疼的欧
哥双手的力量加大,徐颖渐渐体力不支,被欧哥的右臂夹得几乎窒息,双腿无力
的在地上蹭了几下,在哥罗芳的药力作用下,身体渐渐的软了下去,最后双臂无
力的垂了下去。
欧哥见她不反抗了,送开双手,拍了拍她的脸,见她没反应,回顾下四周,
确定没人之后,把徐颖横腰一抱,扛在肩上,迅速的往家里跑。徐颖长长的头发,
一直垂到了欧哥的膝盖后面,脑海里的意识虽然消失了,但是,她用尽最后的力
气,看见地上,自己的照相机,离自己越来越远,又看见,路面不断的移动,以
及,一双健壮的后脚跟……
欧哥扛着徐颖,回到家,打开自己的房门,还没来得及把徐颖放下,母亲被
问起来,『怎么样了?谁家的孩子掉水里了?救上来了吗?』欧哥回答:『哦,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过去的时候,看见有人把孩子救上来了,应该没事了吧。』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母亲如释重负,摸索着,回到自己房间里,关
上了门。
欧哥赶紧把徐颖放到床上,然后关上房门,然后转过身来,细细的观察徐颖,
徐颖长长的头发凌乱不堪,两眼紧闭,眼角边的泪痕清晰可见,高挺得鼻梁下,
鼻孔有些发红,比鼻孔更红的是她薄薄的小嘴,看来,刚刚捂得太紧了。
欧哥双手开始在徐颖身上游走,直接把手从徐颖白色的吊带下伸进去往上摸,
徐颖的肚子与乳房上,有些湿,看来是刚刚剧烈的抵抗,让她流了不少汗,欧哥
干脆的把徐颖的吊带脱掉,顺势把她黑色的胸罩也一并脱掉,徐颖两个娇小的乳
房立刻左右分开,『上次没有看清,这次,可要好好看看。』欧哥坐在徐颖的大
腿上,弓着腰,两手把徐颖的乳房捏住,用食指和拇指夹住她的乳头,嘴凑上去,
边舔边吸,乳头上有股淡淡的咸味,经欧哥这么一吸,咸味消失,乳头骄傲的站
立起来,伴随着欧哥大力的搓揉,娇小的乳房也变大了一点。
欧哥玩腻了她的乳房,坐在她的身边,解开徐颖牛仔短裤的扣子,看见她的
内裤上,绣着个粉色蝴蝶,把短裤的拉链拉下,看见她穿的原来是条黑色内裤,
欧哥把左手伸进徐颖的内裤,中指顺着阴道慢慢的摸索到阴道口,在软软的阴道
口前,蹭了两个来回,便顺着阴道口,一下把中指插进徐颖的阴道内,也许是因
为天气炎热,徐颖的阴道里温度感觉并不高,但是由于不够湿润,使得她的阴道
很紧,欧哥用中指在她的阴道里一阵乱插,右手,摸索到徐颖凉凉的小嘴,把食
指,轻轻的插进徐颖的嘴里,来回的玩弄着她的舌头。在双从的挑逗下,徐颖梦
见了她正与男友激烈的吻着,男友的手正温柔的挑逗着她的下体,让她飘飘欲仙,
很快,就流出了水来。
玩了一会,欧哥拔出中指,见上面有一些白色的液体,于是把徐颖的牛仔短
裤与内裤一同拽下,脱掉徐颖的鞋,让徐颖全裸,然后,把徐颖的两腿分开,拿
出手机,为她的阴道来了张特写,而后,挺着站的笔直的老二,对着徐颖的阴道
口,猛力一刺,徐颖的眉毛,微微一皱,随后就舒展开,温暖湿润的阴道内壁,
紧紧的包裹住欧哥的老二,欧哥轻轻的拔出老二,再猛力的一刺,快感直冲大脑,
徐颖,也随着欧哥下体的简单动作,全身都上下移动了一下。在她整齐的阴毛下,
一个像「人」字一样的器官,微微发红。
欧哥抱住徐颖的右腿,让它紧贴着自己的肚子,下体快速的抽动,不一会,
欧哥把嘴凑到徐颖脸上,胡乱的舔着,最后与她激烈的热吻,并且把大量的口水,
送进徐颖的嘴里,徐颖脸上刚刚被他舔过的地方,散发出阵阵淡淡的口水臭,此
刻,徐颖的梦中,正与自己的男友激烈的做爱,男友对她边吻边插,使得她高潮
一波接一波,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梦里与现实中,都在进行着激烈的性交。
欧哥看着这个大城市里的小记者,上下两张嘴都在被自己第2次蹂躏,难免有些
兴奋。
在抽插了不知多久,欧哥感觉到要射了,在射之前,理智的拔出了老二,将
满腔热情,撒在了徐颖的乳房上,欧哥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男人与女人的味道。
欧哥翻个身子,让徐颖枕在自己的左腿上,用手拨开徐颖的嘴,把软掉的老
二放进她的嘴里清洗,徐颖的嘴里有不少欧哥吐得口水,欧哥两腿并拢,夹着徐
颖的头,用软掉的老二在徐颖的嘴里慢慢的抽插……可能是由于睡眠不足,或是
某种神奇的原因,欧哥居然睡着了,朦朦胧胧的,又做起了那个怪梦……
当梦醒来,欧哥翻个身子,又压在了一丝不挂的徐颖的身上,分开她的大腿,
用老二对准她的阴道口,猛力一刺……『好久没有肛交了,过会干脆来个肛交吧。』
欧哥刚有这个打算,他房间的大门被一脚踢开,欧哥的父亲,怒火冲冲的瞪着欧
哥,欧哥吓的魂不附体,父亲没多说话,关上门,到院子里去了,欧哥赶紧从徐
颖身上下来,穿好衣服,追到院子里去,父亲见欧哥出来了,转身就走,欧哥只
好跟在父亲身后,父亲一路直走,头也不回,来到城镇里一个取款机前,用几张
卡取出全部积蓄,转身对欧哥说:『拿着这个钱,你马上走!有多远走多远!以
后永远不要回来!』欧哥结结巴巴的辩解道:『爸,我们……其实……』父亲怒
不可遏:『你还在这边跟我狡辩!你是什么货色老子不清楚!?就凭你那熊样,
人家能看上你!?我在回来的路上捡到徐颖的照相机,就奇怪了,XXX家的孩
子说你扛着一个女人在玩,我就知道你个混蛋不会在干好事!胆子大到迷奸女人
连窗帘都不拉,是不是找死!?现在还在这边跟我废话什么,还不赶紧滚!』父
亲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欧哥还能说什么,拿了钱,立马跑路了。
父亲回到家后,赶紧把徐颖的衣服帮她穿好,毕竟是为个年轻女人穿衣,所
以有些混乱,胸罩也没扣紧,也没找到她的内裤,就帮她把牛仔短裤穿上了,然
后,趁李奶奶不在家的功夫,把徐颖送回李奶奶家,然后就回去了,……
就在父亲回家不到5分钟的时候,徐颖的男友来到了李奶奶家,他见李奶奶
家门没锁,就直接进去,叫了几声,没人答应,见徐颖平常住的房间门开着,就
走进去看,看见徐颖正躺在床上睡觉,于是叫想喊醒她,可是,怎么也喊不醒,
于是就轻轻的亲了她的嘴一下,就是这一亲,发现了端倪,他觉得,怎么她的嘴
有这么股腥臭的精液味呢?在看看她的胸,不对啊,如果徐颖是正常躺在家里睡
午觉,怎会不关自己的房门?还有,她的胸罩怎么会穿的那么乱,使得她的胸比
以往高出很多,抱着这个态度,他把徐颖的衣服掀起,发现徐颖的胸罩戴的参差
不齐,完全不符合她以往的穿衣风格,掀开胸罩一看,见乳房上很多红色印记,
脱下她的牛仔短裤发现她居然没穿内裤,而且,她的两片阴唇与阴道口居然有些
红肿,用手一摸,还很黏,『完了!』他心中明白了十有八九。
晚上,徐颖终于醒来了,她睁眼看见男友正坐在自己身边,低头抽着闷烟,
她知道,男友只在遇见极不开心的事情的时候才会这样,她努力的坐起来,男友
见她醒来了,问她是否记得发生什么事了,她努力的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男友低头不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肯定,并且告诉了她他的推测。
震惊!恐惧!伤心!徐颖抱着男友失声痛哭。复仇的火焰,在男友身上燃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