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药和熟女


当张晶走出去时,李倩差点喊出声,想叫住她,说自己一切都听话,
愿意当一个性奴隶,只要她别丢下自己。可是,最后的一点矜持,让她忍住了。
房门关上了,房间里再次一片宁静,窗户玻璃上的树影在轻轻摇摆着,仿佛
是被微风吹动。李倩开始用力挣扎起来,但是没有用,她的身体上有好几道卡箍,
把她牢牢的固定在玻璃箱子中央,那些卡箍的位置都非常巧妙,恰好是人身体最
不受力的地方,却又能最在限度的限制人的活动。李倩现在就是一只困在蜘网中
的蝴蝶,只能等着蜘蛛来品尝自己的猎物。
胡啸天在监视器上,看着李倩在玻璃箱里徒劳的挣扎着,欣赏着李倩那布满
血痕的身体,鲜血顺着条条鞭痕渗出来,沿着完美的曲线向下汇集,最后从脚尖
上滴落。
真美啊, 胡啸天不禁感叹, 张晶还真是有他妈的那么一点天才。 身
后的房门打开了, 回来了?下一步怎么办? 胡啸天头也不回的问。
姓胡的,把我妹妹抓到这里,想干什么? 李茜气愤的声音传来。
啊,凯曼,你别闹了。 胡啸天叹了一口气,从座椅上转过身来。 啊!?
凯曼,哼哼,我终于知道这个假扮我的女人的名字了。 李茜说着,用手里
的枪点了点手抓着的 李倩.胡啸天这才看清楚,假李倩凯曼双手反铐在背后,
嘴里被塞了一条手绢,发不出一点声音。而李茜手枪正指向自己的胸口。
李警官,你,你怎么…… 胡啸天只觉得嘴里发苦,不知说什么才好。他
用余光扫了一眼房门,那里没有一丝动静,显然李茜已经把通道里所有的人都打
倒了。他又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距离下一班警卫的换岗
还有一个半小时。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李茜把他杀三回的了。
好了,自己双手铐起来。 说着,李茜丢过了一副手铐。
这个,李警官,有话好…… 胡啸天还想打个哈哈,拖一拖时间。可以李
茜根本不给他任何的机会,眼睛一瞪,手里的枪指向了他的头。 好,好,我铐,
我铐。 胡啸天连忙把手铐戴上。
扣紧,再紧一点。 李茜说。
这个……是,扣紧。 胡啸天无奈的自己把手铐又紧了几扣,手铐的钢齿
都咬进了肉里。你等着,小婊子,等我脱了身,看我怎么炮制你。胡啸天恨恨的
想。
一边去,趴在地上。 胡啸天顺从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趴到了墙角边。
你也过去。 李茜把手里的假李倩向那边一推。双手被铐在身后的假李倩
根本掌握不住平衡,一个没站住,重重地倒在胡啸天身上,压得他哼了一声。
这时,房门再次打开,张晶走了进来。看到了李倩,脸色就是一变。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不让你来吗?事情我一定会办好的。 张晶说。
哼,原来你就是红蝎子。让我好找。 李茜看到张晶微微有些变色, 我
让你把我妹妹李倩调教一下,为了防止被人发现,让你派一个假的李倩来。但是,
我没想到你还想对我下手。 什么,对你下手? 张晶一愣,随即看向倒在胡
啸天身上的假李倩,笑道, 哈,我知道了。原来是她啊,那可是一定的。她可
是有名的拉拉一族呢。算啦,这只是个意外,我保证,她没有恶意,只是真的想
和你好而已。 我可没有这个闲心,赶紧把我交待的事情办好。你有你的事,
我也有我的事。 李茜不为所动, 今天只是给你提个醒,下次别再出这种问题。
说着,李茜把手铐的钥匙丢给了张晶: 等我走了再给她们打开。告诉她,明
天继续回去扮演李倩,不过别再打我的主意。 说完,李茜就向门口走去,但张
晶却没有动,挡住了她身前。
还有什么事? 李茜不耐烦的问。
既然来了,就看看你所要的货色的下场吧。 张晶面无庚日说, 我没想
到你居然会如此无情,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手。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谁让她
知道了我的那些事,本来只想催眠她,让她忘了就算了,毕竟她是我妹妹,但没
想到,她那个男朋友发现了我催眠她的事,居然想解开禁制。没办法,只好让她
消失。 李茜冷然的说。
变成性奴隶吗? 张晶说。
至少她还活着,组织只要求我不让她能告发,并没要求她死。如果她变成
了花痴,至少我还可以到这里来看看她。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而且,我让
她感受到了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有什么不好。 李茜无情的说。
对,还可以给你赚钱。 那只是顺便罢了。谁也不会,嫌钱多。 用
妹妹卖身的钱买来的包包挎着是什么感觉? 张晶点点了李茜身上的真皮鳄鱼挎
包。
妹妹送的包嘛。同事们都夸我有福气呢。是不是啊,妹妹? 李茜说着,
看了看倒在墙角的女孩。
给姐姐送个包,应该是嘛 ,尽管倒在地上,凯曼还是一脸笑容,声音甜
腻,象是在和姐姐撒娇的小女孩, 妹妹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好,好一
个姐妹情深。 张晶哼了一声, 既然这样,你今天来的正是时候,看到那个紫
色的按钮了吗?按下去,身体改造就会开始,你要不要亲自动手。 这个吗?
李茜看着那个紫色的按钮,然后转头看着墙上大屏幕里,在玻璃箱中扭动挣扎
着妹妹, 对不起,小倩。如果不这样作,我只能杀了你,组织的命令是不能违
背的。 她咬了咬牙,走过去,狠狠的按下紫色的按钮。
啪啪啪…… 张晶鼓着掌, 好,够狠,够毒。你走吧,5 天,我会按期
交给你一条只知道撅着屁股求人来干的母狗。 李茜看了一眼监视器中,由于玻
璃箱下方涌出液体而拼命挣扎的李倩,把高级挎包紧了紧,转身走了出去。
房间里的灯光突然熄灭了,虽然窗外的阳光还很灿烂,但磨砂玻璃使得光线
暗淡了不少,因此房间里显得有些阴暗。摇曳的树影投射到地上,有一种让人心
悸的感觉。
光线的突然变化,让李倩眼前一花,随即一阵低沉的嗡嗡声从脚下响起,她
低头一看,只见玻璃箱底部出现了众多小孔,从中渗出了大量无色透明的粘液。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 李倩惊慌地叫着,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
本能的感觉到危险,于是拼命向上缩着身子,想躲开它们。但是被十几个卡箍牢
牢锁住的她如何躲得开,只能看着那些粘液一点点的上升,很快就触到了脚趾。
当粘液没过了脚面时,李倩除了感觉有些凉凉的滑腻腻的,并没有其它的不
适,心里也就渐渐的放下了心。可是仅仅过了几秒,粘液沾到了小腿上的伤口时,
李倩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非常厉害。
那些粘液一沾到伤口,李倩就觉得仿佛像是无数的钢针从伤口刺了进来,剧
烈的疼痛让李倩的额头瞬时就挂满了汗珠。好在小腿上的伤口还少,只有几条,
李倩还能忍受,当大腿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伤痕被浸没时,真正的酷刑开始了。
啊——呜! 李倩用力一挣叫了出来,可是一声惨叫只喊出了一半,就被
堵住了。原来这一次李倩一用力,双手不自觉地握紧,结果嘴前的假阴茎随之伸
长,直插入喉咙,把她的叫声闷了回去。嘴里的假阴茎很粗,让李倩觉得自己的
下巴都要脱臼了,顶在喉咙上的龟头几乎让她窒息,一股浓烈的男人气息从假阴
茎上散发出来,充实着她的鼻腔。李倩想用舌头把它顶出去,可是毫无用处,随
着她双手的用力,不但嘴里的假阴茎继续伸长,插得得喘不上气,手中的两根也
同时伸长了,两个龟头直接抵到了李倩的乳头上。
李倩想放手,可是这时粘液已经漫过了腰,被张晶反复抽打的屁股像是被烧
红的烙铁炙烤,李倩痉挛着想抽紧身子,蜷缩起来,可是各处的卡箍让她这个小
小的愿望都无法达成,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肌肉抽搐,撕裂般的疼痛。很快粘液就
充满了整个玻璃箱,当被打得血痕累累的乳房也被粘液包围时,李倩的双手握得
更紧,几乎要把手里的假阴茎捏断,双臂挣扎着晃动。随着她的用力,嘴里的假
阴茎再次伸长,几乎突破了喉咙,插进了食道里。敏感的喉头第一次被这样刺激,
李倩不停的干呕着,喉头的痉挛紧紧夹着龟头,胃里的酸水不停的上涌,却又被
堵回,呛得她眼泪横流。
就在李倩觉得自己要被憋死的时候,突然她感觉三根假阴茎在微微的颤动,
没等她反应过来,三个龟头同时喷出了一股白色的液体,力道之猛让李倩的乳房
都一颤。而嘴里的假阴茎虽然已经直接插入了食道,让这股白液直接射进了胃里,
但那么大的量还是有一些呛到了李倩嘴里。那液体带有一股腥味,粘粘的,李倩
一下就反应过来,那是男人精液的味道。
就在李倩觉得很恶心的时候,突然发现身体的疼痛减轻了,虽然不是没有,
但已经能够忍受,肌肉也不再抽搐,她连忙松开手,于是那Y 字形的假阴茎全缩
短了。当假阴茎从嘴里退出的时候,李倩连连咳嗽起来,她觉得刚才的几分钟,
就像几天,几个月那样漫长。
很简单嘛,晶奴。我看不出这有什么效果。 已经解开手铐的假李倩坐到
了监视台前的椅子上,看着李倩喘息着,脸上又现出不屈的神色,奇怪的问。
鹃主子,请您再等一等,这才是第一次,刚刚开始。身体的修复要8 个小
时,现在不过只有15分钟。很快您就能看到效果了。 张晶跪在一边恭恭敬敬地
说。
是吗?我说张晶,算了,你还是站起来说话吧。虽然这次需要我们几个帮
忙,不过你可是老板看重的人才,而且,嘿嘿,姐姐也是真心喜欢你哟!起来,
来,到姐姐这里来,让姐姐好好疼疼你。 假李倩说着,张开了双臂,向张晶示
意。
谢鹃主子。 张晶又弯腰打了一躬,才站起来向椅子走去。
嘿,嘿!等一下啊,老母鸡,把我放开,放开啊。 躺在墙角的胡啸天叫
道, 你解开自己不就成了,为什么还把我又铐上,还两副手铐交叉铐,很疼的,
你知道不知道?快点放开,我是你三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嘿嘿,三哥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妹有了漂亮的女娃子在身边,就看不上你们这些臭男人了。
等小妹爽够了,就放开你。 假李倩说着,把张晶一把搂在怀里,一只手熟练的
拉开她背后的拉链,另一只手向下一拽,张晶两颗丰满饱涨的乳房就弹了出来,
在空中晃动着,颤出引人心动的乳波。接着她一低头,就含住了张晶的一个乳房,
用力吸吮起来。
啊,嗯,嗯,不要,鹃姐,不要。 张晶的身体一下子就软瘫在她怀里,
嘴里发出一连串销魂的呻吟。双手交叉到假李倩头后,用力向怀里抱着,自己挺
起胸,让她能含得更多更深。
嘿嘿,小晶晶的乳头最敏感了,当年我最喜欢吃。过几天要出任务,可是
又得好几天吃不上,今天我得吃个过瘾。 一边说,假李倩一边把张晶的女王皮
衣扒光,双手在她细腻光滑的胴体上抚摸着。不一会,她的右手就滑过了张晶的
屁股,两根手指插进入了张晶那已经泥泞不堪的阴道里。
啊,啊,再来,再来。我,我要。 张晶的头用力向后仰着,双手插进了
假李倩的头发里,大声呻吟着。
哼,重色轻友的家伙。 胡啸天看着两个人交缠在一起,从椅子滑落到地
毯上,无奈的低声骂道, 看你下次需要我帮忙时,我怎么…… 你说什么?
假李倩在张晶在帮助下,正脱着上衣,听到胡啸天低声的埋怨,回头问。
啊,没有,没有,小妹你好好玩,尽兴玩,哥不急,我再练练身体柔韧度。
胡啸天连忙说。
嗯,这还像话,给你个奖励。 假李倩嫣然一笑,把胸罩丢到了胡啸天脸
上。
不,啊…… 胡啸天没说完,胸罩已经落到了脸上,一股女人的清香直冲
进进来。他只觉得下腹一热,粗大的阴茎就挺立了起来,偏偏身体扭曲着,裤子
绷得挺紧,阴茎被卡得生疼。
哈哈,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我背后说胡话。 假李倩笑着,又扑到张晶身
上。
果然是镇定剂,李倩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定下神来。身体各处的伤口虽然还
有些疼痛,但已能忍受,她又可以思考了。
这种药水看来对身体有很强的刺激,而这个东西,李倩想着,双手轻轻地握
了一下,嘴前的假阴茎又是一涨,吓得她连忙松手,让它缩了回去。好恶心啊,
跟那些男人的东西一样。
李倩看着眼前的这根假阴茎,虽然她的处女已经被胡啸天夺走,上次也公开
暴露过,但是还没有近距离见到过男人的阴茎。脸前的这个虽然是假的,但造型,
颜色,气味无不惟妙惟肖,刚刚在李倩嘴里发射过一发,由于李倩没有最后吸吮
清理,所以龟头中的尿道孔上还有一丝丝白浊的液体残留着。
恶心,恶心,恶心。李倩扭过头去,不再看脸前的那个东西。可是仅仅过了
没有5 分钟,李倩恐怖的发现那些粘液再次发挥了作用,而这一次不是疼,而是
痒。仿佛无数只蚂蚁,爬进了伤口,用力咬噬,伤口处又痛又痒又麻,接着这些
蚂蚁像是从伤口进入了她的身体,在皮肤下游走,麻痒开始遍布全身。如果不是
被完全固定住,李倩恨不能将身体抓烂。
李倩想咬紧嘴唇,用疼痛来抵御麻痒,但那些蚂蚁仿佛也爬进了她的嘴里,
布满了舌头,她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双唇只能不停的颤抖。
镇定剂,对,镇定剂。李倩突然想到了这个救命的稻草,她连忙双手用力握
紧了假阴茎,同时张开嘴,用力向前探着脖子,把原来自己最厌恶的东西紧紧的
含住,用力吸吮。快点,给我,给我。李倩的双手不自觉的前后晃动,两根假阴
茎在她手里被撸动着,很快她就感觉到了那种颤动,啊要出来了,要出来了,李
倩兴奋地把假阴茎吞得更深,双手更加的用力。然后假阴茎地颤动猛然加剧,一
股白色的药液射了出来,然后三根假阴茎都萎缩下去。
不—— 李倩长长的哀号起来。原来那股白色的药液只是从左乳前的那个
龟头里喷出,可李倩嘴里的那根什么也没有出来。原本的希望突然破灭,让李倩
倍感失望,觉得麻痒更剧烈了。 不要,给我,给我。 李倩大声叫着,双手拼
命用力,捏着,撸动着,可是那些假阴茎就像一条条的死蛇,动也不动。
啊……,要死了,痒死了,求求你,给我,给我吧,我痒,我痒。啊……
呜呜, 李倩哭叫起来,虽然身边没人,但她还是哀求着, 我听话,听话,求
求你们,谁都成,给我药,我受不了了。 李倩觉得如果再没有药,自己绝对会
疯掉。
你想要那些药吗? 张晶的声音突然出现。
要,要,要,要—— 李倩嘶声叫着。
那好,听我说,你的双手不要那么用边,轻一点,半握成拳,手心要空,
要轻柔, 张晶的声音响着, 笨蛋,告诉你了,别用力,用力就没有了。轻一
点,对,轻一点。 李倩已经被那种麻痒完全打败了,她几乎是本能地顺从张晶
的声音,双手轻握,在那两根假阴茎上,强忍着让人发疯的麻痒,快速前后晃动
着手臂。
对,一点点的加力。 随着李倩手的滑动,三根假阴茎果然又开始伸开。
张开嘴,伸出舌头,用舌头舔龟头中间的马眼,对,小心,一点点的舔。
李倩的脑子完全被获得镇定剂占据了,她用最大的克制力,按张晶的声音,用
舌头,把眼前的龟头一点点的舔遍,刚才还觉得无比恶心的东西,如今,她觉得
那是自己最喜欢,最珍爱的宝贝。
好,张开嘴,把这个鸡巴含起来。记住,这叫鸡巴,脑子里要想着,我爱
吃鸡巴,我最爱吃鸡巴。要不停的反复想,反复想。 我爱吃鸡巴,我爱吃鸡巴。
李倩已经推动了思考的能力,在脑子里不停的喊着。
小心你的牙,不要咬,要用舌头,用你的舌头把你最爱的鸡巴裹住,用舌
尖把龟头后面的小沟舔干净,一次一次的舔。不要停。 李倩就像机器人一样,
顺从的作着。她感到自己每舔一次,龟头的马眼中就会渗出一点点的药液,虽然
身上还是痒得让人发疯,但至少嘴里已经不那么痒了。于是,她不但用舌头舔,
还开始吸吮,力量大得双腮都缩了起来。
放松喉咙,把脖子伸直,让鸡巴向里深入,把嘴张大,不要让牙碰到,否
则,鸡巴会缩回去,你就得从头再来。 李倩连忙用力张大嘴巴,然后伸直脖子,
让假阴茎真接插入喉咙深处。
对,像咽口水那样,让喉咙收缩,夹紧龟头,听我的指令,咽,松,咽,
松。双手别停,别停,继续。 李倩不停地作着。
好,很快就有药了,快,继续作。 听到这话,李倩加倍的努力,双手也
更熟练的动着。那激射的颤动再次出现,希望的曙光就在眼前了,李倩兴奋着全
身颤抖,双手不自觉的用力。可是药液不但没有射出来,颤动也减弱了,三根假
阴茎甚至开始回缩 别,太紧,会软掉的。快,赶紧用力吸,双手放轻,加速。
呜,不,呜。 李倩惊慌的低低叫着,双手连忙放轻,嘴加紧吸吮,终于那
种让她迷醉的颤动又出现了。
用力吞,把它吞到最深的地方。用力,就要到了。 李倩听话的用力吞着,
可以看到她的脖子上都出现了阴茎的形状。突然,白色的药液从三根阴茎的龟头
里同时喷了出来。李倩贪婪的吞咽着,尽管那药液的量很大,但她仍拼命下咽,
不让一滴流出来。随着嘴里假阴茎的缩短,李倩仍不舍地细细吮吸,把残留在阴
茎里的药液都吸了出来。
很好,觉得舒服了吧,睡一会儿,睡一会儿。以后,只要觉得身体痒就这
么作。记得,每次吸都要想着,我爱大鸡巴,我要吸鸡巴。 身体的麻痒和疲累
让李倩昏昏沉沉,她想清醒一下,但是只觉得脑子里一片迷茫,只是想睡。她不
自觉的顺着那声音反复的说着: 我爱大鸡巴,我要吸鸡巴。
欧,很好嘛,才这么一会儿,她居然就能像一个下海多年的老妓一样,作
深喉,很不错啊。 看着玻璃箱中沉沉睡去,身体不时抽搐,嘴里不停念叨着我
爱大鸡巴的女孩,假李倩吃惊的说。
这仅仅是个开始。实际上最初的透明药液只是能起一些杀菌消毒作用,同
时修补身体的损伤。虽然痛,但不会对身体有什么改变。 张晶歪在假李倩怀里,
抓着她的一只乳房,轻轻的把玩着, 真正起作用的是喷出来的那些白色药液,
它们与消毒液一混合,就会产生强烈的刺激,会让人麻痒难耐。而且这是会改变
人皮肤敏感度的,如果皮肤上有伤口,效果会更大的作用。随着浓度的增加,身
体的敏感度也随之上升。
那就是说,她越动,射出来的药越多,就越痒。
是的。而且随着药量的增加,镇定作用越差。开始时能坚持30分钟,逐渐变短。
最后每次最多有3 分钟的间隔。她会完全失去意识,陷入对药的渴求中,最后2
个小时时,她必须不停的进行口交和手淫的练习,这些技巧将深深的印在她最深
的潜意识中,成为一种本能。这种深层的本能是无法忘却的,会伴随她一生。
张晶冷冷地说。
红蝎子之毒啊,果然不同寻常。 假李倩抱住张晶,两人长长的吻着,舌
头交缠在一起,唇分,拉出一条亮亮的丝线, 我们还要再看吗?
不必了,鹃姐,以后每当她清醒,就会有录音,引导她学习不同的口交和手淫
技巧。我已经命令96号他们8 小时后就是明天上午把她放出来前再打一针镇定剂
,让她先睡3 个小时,恢复一下体力,然后再开始下一波调教。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乐一下去呢?
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啊? 身边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声音让两个女人吃了一惊。没
等她们反应过来,胡啸天就用手铐把她们铐在了一起,然后站了起来,看着两个女
人在地上挣扎滚动,嘿嘿冷笑着解开了自己的裤子: 大老虎来喽! 猛的扑了上去。
呀,讨厌。
轻点,虎哥,饶命啊……
啊,嗯,啊,要死了。
激烈的淫声回荡在房间里,而监视屏幕上,李倩的身体抽搐正在加剧,眼皮抽动着,
第二波发作即将开始了。

丁香五月四房播播 丁香五月播播 丁香五月动漫 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打不开 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官方最新地址 开心五月天色进不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